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一章:天煞難度與唯一希望(一)  
   
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一章:天煞難度與唯一希望(一)


51區被毀,在其中的外星人飛碟,乃至所有防空設備,空軍戰斗機,到還有其中的研究人員等等一切,這些已經全部都化為了烏有!

得到這個消息時,最吃驚的人倒不是劇情人物,反倒是鄭吒被狠狠嚇了一跳,他和其余團隊成員不同,因為考慮到這部恐怖片還有另一個團隊存在,所以干脆也便時常待在了總統等重要劇情人物身邊,防止他們可能會被另一只團隊突襲暗殺了,至于中洲隊等人實力足夠強悍,又有楚軒,趙櫻空這等強人存在,當是不會懼怕西海隊的突襲了,至少也可以拖延到他去救援。

當國防部長說出51區被毀的話來時,鄭吒就是整個中洲隊最早聽到這話的人,本來他還有些恍惚,待到數秒後他想清楚這話的意思時,整個人頓時跳了起來道:“什麼?51區被毀了?開什麼玩笑!誰毀的?怎麼毀的?怎麼可能啊!”

劇情人物們本來也是聞言心驚,但是一和鄭吒的反應比較起來就什麼都不是了,無論怎麼看,鄭吒的反應都是太過火了一些,而且一看就知道他在以前就知道了51區的存在。

國防部長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他低著頭悶聲說道:“51區被外星的堡壘給攻擊了,那里現在完全變成了一片空白,什麼都沒了……什麼都沒了!”

這番話說出來時,總統的反應最是激烈,他一把將那國防部長給衣領給提了起來道:“為什麼那51區我會不知道?我究竟是不是這個國家的總統?還有這51區的資金預算從那里來地……我真後悔委任你當我的國防部長啊!現在國家一有急事發生,你那邊卻什麼都指望不上。好吧!從現在開始你被解任了!”

國防部長本來就被51區完全毀掉的消息給震住了,再聽到這段話時,他的表情就更是愣神愣神地了,他只是傻傻的看著總統說道:“你……你不能這樣做!”

“他已經這樣做了。”

在國防部長正站著那名總統女秘書。她微笑著說道,接著就看向了總統道:“接下來我們該飛向那里呢?空軍一號還能持續飛行十一個小時,參謀部的意思是飛到紐約洲的洲空軍指揮部,臨近兩個被毀的城市,方便于前線指揮,但是副總統他們希望我們能夠飛到西海岸,遠離前線炮火……”

總統沉默了下來,他坐到了沙發上道:“副總統他們都沒事……我妻子呢?沒和他們一起登上飛機嗎?”

女秘書也沉默了下來,她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終歸是一句話也沒說出來。只是黯然的搖了搖頭。

在原電影劇情中,總統的妻子和一批政要在紐約會見什麼人,而當外星人堡壘主炮攻擊時。他的妻子因為撤退慢了而卷入了炮火中,之後雖然被人救起,卻因為救起的時間過晚而治療失敗,最後只能黯然死去,但是眼前這外星人的主炮威力大增加。看起來他妻子可能已經死在了主炮攻擊之中。

“……去紐約洲地洲空軍指揮部吧,現在已經不是撤退的時候了,首要的任務是徹底打敗外星人……鄭吒。你有什麼別地建議嗎?”總統說出這個決定後,忽然卻看到鄭吒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他隨口就問著道。

鄭吒茫然的搖了搖頭,他已經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去做才好了,楚軒在這部恐怖片里來了個徐庶進曹營,一言不發,光憑他模擬蕭宏律數成的智慧來思考布局,只能想到利用51區的飛碟進行戰斗,要知道蕭宏律本就不擅長布局。而且又並非是蕭宏律地原本智慧,能想到這一切和之後的團隊安排,這已經是他的極限,誰知道一場劇情大變動,他所設計好地團隊安排整個報銷,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了……如果楚軒真的不說話,難道他們在這部恐怖片里就只能一直逃避?

(如果51區的飛碟無法指望……那麼能不能趁飛碟來襲擊時,搶下一兩艘飛碟呢?唉,還是和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吧,這下劇情徹底改變,又有西海隊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偷偷潛藏……感覺情況很複雜啊。)

鄭吒揉著自己的眉頭企圖理清這複雜的情況,但是他越想越覺得所有線索都朦朧不清,又要進攻,又要顧忌自己沉睡著的同伴,又要活捉對方的精神力控制者,還要預備好逃生的辦法,這萬般的難事俱都湊在了一起,實在是讓鄭吒頭疼得很。

趁著飛機向紐約洲飛去地時候,鄭吒離開會議室就向中洲隊所在機艙走了去,他人剛走到門口,卻聽到里面傳來陣陣歡呼聲,除此之外,隱約間還有個小男孩的聲音存在,他心頭一動,緊趕著就沖入到了機艙中,果然看到蕭宏律正坐在沙發上和張痟X人有說有笑。

“你醒了?”鄭吒上前幾步,驚喜的說道:“你果然可以憑自己的力量就突破心障,感覺怎麼樣?是不是一種大徹大悟的感覺,哈哈……”

蕭宏律本來還想打聲招呼,但是聽到鄭吒如此在說,他頓時就露出了苦笑,這個少年捏了捏自己額前的頭發道:“不是我自己醒來的,那場噩夢一直糾纏著我,翻來覆去,讓我在那朦朧中痛苦了好久,但是卻總無法從那睡夢世界里逃脫出來,★7:幾次我都想到了死,或許那種痛苦只有死才是最好的解脫,不過估計當我意志消沉想到死時,也真的就會死在這夢里了吧……”

除開不知道猛鬼街詳情的新人以外,鄭吒和中洲隊其余人都是全神貫注的聽著,待到蕭宏律說完時,鄭吒才好奇的問道:“不是你自己醒過來的嗎?莫非是有人幫了你?誰啊。楚軒?”

蕭宏律忽然呵呵笑了起來,他地笑漸漸變成了冷笑,直笑得鄭吒幾人莫名其妙時,這個小男孩才說道:“從我複活時就已經發現……你太過迷信楚軒了。不,不單是你,整個中洲隊都是這樣,你們太過迷信一個人了……

鄭吒看了看遠處默默沉坐的楚軒,他尷尬的咳了一聲道:“我們不是一個團隊嗎?相信一個人總不至于……”

“是啊!我們是一個團隊!”蕭宏律拍了拍手,他大聲說道:“正因為我們是一個團隊,所以大家的力量不都是那麼重要嗎?零點地遠程狙殺,張琲獄殿{高威力攻擊,王俠的爆破,我的智。你的力……我們中洲隊不單單是只有楚軒的!我承認,楚軒的智已經遠遠超過了我,但是在團隊需要的時候。我還是有勇氣負擔下我的責任!這次恐怖片世界,布局任務就交給我吧……”

鄭吒愣了一下,他也不多話,只是將體內的基因鎖第三階給解開了,在他認識中。蕭宏律雖然是個十多歲地小男孩,但是性格著實堅毅,雖然對自己有些自負。但那也是他有足夠的智慧才會如此,突兀醒來,說話又是那麼突兀,他一定是想要表達什麼,而這表達的什麼又有某種忌諱……

(……要從睡夢世界地夢魘中醒來,只可能有兩個辦法,一是靠內力,憑借自己的力量醒來,悟通了心障。從此心無牽掛,二是靠外力,靠精神力控制者的幫助一舉破開夢魘,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是詹嵐幫助了你嗎?”鄭吒忽然開口問道。

蕭宏律很直率的點了點頭道:“是的,她告訴我楚軒以某種辦法聯絡到了睡夢世界里地她,但是她一時間還沒有辦法靠自己的力量醒過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讓我醒來,讓團隊度過這個最危險地關頭……沒有楚軒的關頭。”

鄭吒下一秒已經拔出了虎魄刀,在所有人反應過來時,那虎魄刀已經對准了楚軒的脖子,直到這時,他才問向了蕭宏律道:“楚軒被掉包了?對方團隊干的嗎?什麼時候?用什麼辦法?”

蕭宏律頓時又啞然失笑起來,看著鄭吒拿刀對向了楚軒,這個小男孩笑得開心極了,仿佛在變形金剛里所受到的窩囊氣都已經出了一般,直待楚軒不耐煩的抬起頭來時,他這才說道:“不,他還是他,不過他也不是他……如果詹嵐在夢里告訴我的都是真的話,楚軒現在應該已經進入到了第四階的心魔狀態里……”

“心魔狀態?”

周圍幾人俱是一驚,張痤奶H驚疑地對望著,心里暗暗想著鄭吒曾經進入心魔狀態的情景,再一對比眼前這安靜得過分的楚軒,隨便怎麼看都不像是入了心魔,所以眾人看了幾眼,又把目光看向了蕭宏律。

“別看我。”蕭宏律從椅子上走了下來,這個小男孩的身高比起同齡人略矮,僅僅只高于鄭吒的腰眼偏上,他笑嘻嘻的走到楚軒身邊道:“我的猜測也是聽夢里詹嵐所說,不過看起來他真的和往常有很大不同吧?而且剛才我聽張琤L們說了說現在的情況,中洲隊果然已經陷入在了危急之中,楚軒卻還是一言不發,他入了心魔的可能確實極大,只是可能他有什麼辦法壓抑住了這心魔,讓他不必瘋狂發泄,卻也有異于平常……”

鄭吒默默收起了虎魄,他心里已經開始認同蕭宏律的說法,畢竟這個狀態的楚軒實在是詭異得異常,以往的他雖然也很沉默,但那只是他的個人性格而已,隱藏在沉默中的就是他那非人的智慧,這才是眾人所熟悉的楚軒……

“雖然是有些異常……”鄭吒忽然奇怪的問道:“但是目前我們的情況很危急嗎?即便楚軒他真的陷入在了心魔障礙中,我們也可以放棄這次團隊作戰,跟隨美國政府官員出去躲藏三天時間,不,應該還剩下兩天時間而已了,只要緩過這一場,等到楚軒安然度過心魔障礙,我們不還有更多的機會嗎?那里可能會有什麼危急?”

蕭宏律歎了口氣,他接著就不停冷笑了起來道:“都到這個時候了。還說什麼只要緩過這場就有許多機會……沒有了楚軒,你們連路都不會走了嗎?真是一群白癡,你們都不會想一想嗎?如果不是楚軒特意挑在這場恐怖片世界度過心魔狀態,他會這麼湊巧的在團戰時進入心魔狀態嗎?換句話說。這場恐怖片肯定有什麼他需要的東西,或者能夠幫助他度過心魔狀態地東西,我是這樣理解他這一系列行為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所謂的躲起來,不過是讓這個惡魔潛伏起來罷了,不徹底解決他地心魔狀態,很可能被解決的就是我們……懂了吧?除了拼命,我們無路可走!”

“而且……想要安全的躲上三天時間?一個有十多人難度的恐怖片世界,可以讓你安全的躲上三天時間?呵呵。危險正在眼前……”

蕭宏律的聲音剛剛落下,忽然整艘空軍一號已經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在眾人還在發愣時。嘭的一聲會議室大門已經被狠狠推開,從門外探入了一個腦袋,那人大聲叫道:“外星人飛碟來襲了!大家坐好!空軍一號正在迫降!”

因為美國總統的執著,空軍一號的飛行路線並不是向著未曾被襲擊地美國西部飛進,反倒是饒過被襲擊區紐約。直去向紐約洲的軍事前哨站,所以空軍一號離外星人空中堡壘其實非常的近,不過眾人卻沒想到可能會被外星飛碟追擊。因為據說這些飛碟都去襲擊5區了,怎麼可能還有多余地飛碟來攻擊他們呢?正因為要在那些飛碟回來前到達紐約洲前哨站,所以空軍一號才會行險飛行,誰知道還是被這些飛碟給攻擊了…”

整個空軍一號頓時一片大亂,大部分的人都是些政府官員與政客,他們可沒有軍人的規矩與素養,面臨這樣很可能會死的時候,他們幾乎都在那里無所作為的亂糟糟起哄,整個空軍一號上地情況看起來真是糟糕透了。不過還好,控制這架飛機的人都是屬于軍隊系統的,他們還沒有崩潰,而在得到被襲擊消息之後,鄭吒,王俠,張琚A零點等幾名遠戰人員也都跑去了機艙作戰室,有他們地加入,只要來襲飛碟的數量並不是太過誇張,那麼他們應該還是可以應付的。

(這邊的事情暫且可以不管,既然都是在空軍一號上了,是生是死全拜托給鄭吒他們了,這些事情已經沒有去思考的必要……別的事情還有許多啊,看來沒有了楚軒,中洲隊真的變得好弱好弱,完全不可能與惡魔輪回小隊,或者天神輪回小隊相互去比,唉,除了最強的力以外,果然智慧也是極其重要……)

蕭宏律看著鄭吒等人急匆匆的竄出艙門,他卻慢慢走回到了椅子上坐下,接著這個少年就輕輕捏起了自己額前地頭發,慢慢思考了起來。

(19區被毀……確實和原劇情完全不同了,不過應該還不至于絕望,畢竟除了51區以外,我們還有另一艘完好的飛碟可以使用,雖然那艘飛碟的味道可能會很糟糕……即使那艘飛碟無法使用,另一個團隊的存在也完全可以讓我們去到外星人總部里……我真正擔心的是楚軒啊……)

蕭宏律滿臉擔憂的看了一眼坐在他身邊看著筆記本電腦的楚軒,雖然之前就在他身邊討論了這許多事情,但是這個男人依然是一臉冷漠的坐在那里,絲毫沒有一丁點的其余變化。

(如果我的推論沒錯的話,楚軒是打算利用引導者來突破他的心魔吧,只是這樣一來,變數實在是太多了,稍微出現一丁點意外,整個團隊就有團滅的可能……楚軒啊,你還真是看得起我,要配合你的計劃,如果是以我的智慧水准的話……真的可以嗎?)

蕭宏律默默歎了口氣,手上用力扯下了一根頭發,這個少年將那根頭發放在了眼前仔細看著,接著他隨口一吹,將那根頭發吹得了無影無蹤……

鄭吒等人剛沖進美國總統所在的空軍一號指揮室,整個空軍一號就劇烈顛簸了起來,還沒等鄭吒等人說話,從門外已經沖進了幾名軍官來,為首那人當即就大聲叫道:“已經可以用肉眼看到了,數量大概有上百艘左右,密密麻麻的追在我們身後……”

話音剛落,空軍一號猛的一甩尾,除鄭吒等人以外,其余人全都被狠狠摔在了地板上,而鄭吒等人對望了一眼,接著就默契的竄出艙門,向著空軍一號的尾翼方向沖了過去。

“果然和蕭宏律所說的情況完全一樣,根本沒辦法安全躲避三天時間,那些外星人完全就和原電影劇情完全不一樣了,純粹就是窮追不舍!”

鄭吒邊跑邊大聲吼叫著,雖然因為在機艙里而沒有使用“剃”,不過他跑動的速度依然還是幾人中最快的一個,不過數秒而已,他已經沖到了飛機尾翼一處明顯裂口處,那是他上次踢開的地方,才被勉強堵上沒多久,又被這個暴力男給一腳踢了開去。

鄭吒踢開了那裂口,他當即就回過頭來對著張睇★D:“張琚A使用爆裂箭去試試那些飛碟的防護力!看看它們的防護層威力究竟如何……”

張琣僥氻]已經跑到了破口處向外張望,不過他只看了兩眼,馬上就滿臉苦色的說道:“距離太遠了,爆裂箭雖然可以射到,威力卻已經沒剩下多少,即使是三矢爆裂箭或者四矢爆裂箭也是如此,那飛碟離我們可是有萬米距離啊……”

鄭吒也不多話,他接著就直接看向了零點,而零點也干脆,他只看了幾眼就說道:“鄭吒,你把我弄到飛機頂上去,只有那里才能清楚的瞄准!”

鄭吒沉默了一下,他看了看零點的脖子,在那里依然吊綴著那塊龍晶項鏈,這是面對科技武器時最好的防護道具,而且還是可充能型的,只要有無限的能量對其充能,這龍晶項鏈就足以無視大部分的科技武器。

“那麼……就靠你了。”

上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一) 第八章:降落的外星人與……困境!(二)     下篇:第十一集:天煞反擊(二) 第一章:天煞難度與唯一希望(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