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六章:暗處的真正對手(二)  
   
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六章:暗處的真正對手(二)

美風暴是一部災難片,准確的說中洲隊和東海隊交戰處在這樣一個劇烈暴風雨的環境中,而且看起來比真實的完美風暴更加劇烈得多,至少真實的完美風暴不可能劇烈到紫雷橫落的地步。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不祥的預感啊。”

在驅逐艦內部大廳中,中洲隊的各人都在悠閑的自由活動著,比如王俠在看著名為無限恐怖的玄幻小說,趙櫻空則看著言情小說,還有張琠M程嘯雙雙玩著電子游戲,其余人等也都有各自的娛樂項目,整個驅逐艦內看起來悠閑一片,唯有蕭宏律不停扯著頭發在那里胡思亂想。

“哦?說說看。”楚軒頭也不抬的繼續看著文件,他只是喃喃問道。

“沒什麼預兆,甚至也沒有合理的推測。”擺手道:“唯有我的預感而已,以前我也說過吧,我可以看到即將死亡的人身上出現的預感,雖然在這恐怖片世界中,凡是輪回小隊身上都有這樣的預感,而且還非常強烈,所以也不足以作為推論的條件,但是……我,劉郁,王俠,我們三個人身上的死亡氣息無比濃烈,已經超過了正常水平太多太多了,我有些不好的預感啊。”

“呃,百分之八十七……繼續,可能性太小了。”楚軒依然頭也不抬的說道。

“百分之八十七?什麼東西?”些傻傻地問道。

“變數幾率……”

僅憑這四個字,以蕭宏律的智慧也馬上就知道了楚軒的意思,就是指面對東海隊的變數幾率問題,依照他們所掌握地情報與推理來看。所謂地百分之八十七都低了。東海隊出現變數的幾率只在百分之五以下才對。

(是我太敏感了嗎?)

蕭宏律自嘲一笑,將這一情緒慢慢收在了心中,但也不是絕對,他還是留了一份心不停計算。若是東海隊真的出現變數,那將是怎麼樣的一個變數呢?

當天下午。心中預感越來越強烈地蕭宏律終于忍不住找到了楚軒,並且詢問起了關于這方面的問題。

“如果東海隊真地出現了變數,這個變數只可能是他們隱藏了自己的力量,而且這個力量已經達到了我們不得不重視,或者足以給予我們重創的地步。這個力量可能是力。也可能是智,但是以目前的狀況來說。即便真的出現了那百分之十三地變數,唯一可能也只是力而已。照這樣說來,力地變數並不能對我們的布局造成太大困境。以力而言地話,鄭吒足以應對這一變數了,所以如果真的出現了變數,我們只需要防備偷襲就行。大部隊不需要分兵,那樣東海隊將不會有絲毫地機會,基本情況就是這樣的了。”楚軒推推眼鏡說道。

“確實是呢,無論怎麼推論都已經注定了東海隊地覆滅,那怕是他們運氣極好逃入了釣魚島,也不可能對我們造成任何傷害才對,如果真的要說有可能造成傷害。也只可能是強大力量者的偷襲,好吧,我贊成你的提議,我們絕對不能分兵,整個團隊集合在一起,給予東海隊地絞殺也以此為前提而進行吧。”

(但……那怕這個幾率只有百分之一,東海隊能夠給我們威脅的是智而非力呢?)

“……綜上所述,中洲隊。或者說楚軒基本可以肯定東海隊所擁有的是力而非智了,這是由之前東海隊的莽撞行動而造成的印象,不過和恰好是東海隊如此莽撞的舉動,才讓我有了布局的余地,而以此為概念,中洲隊接下來地行動一定是團結全隊,絕對不會給出任何一個分兵的機會。如此一來。接下來的布局才可以順利展開。”

自從東海隊聯絡天神小隊之後。整個天神小隊在恐怖片世界的行動已經完全停止,所以亞當有足夠的時間與精力在另一個世界中精心算計與布局。

“可是照你的計劃來看。最多只能殺掉幾個中洲隊的人啊。”在亞當身邊坐著一個又高又瘦的金發青年,他手上正玩弄著兩柄小飛刀,透明如琉璃般地飛刀看起來仿佛玩具一般,這個時間段是由這個男人在保護著亞當。

“幾個就夠了。”亞當溫和的笑了起來道:“你以為他們是誰?是中洲隊啊,除我們和惡魔小隊以外最強悍的輪回小隊,不,如果是現階段的話,說不定他們還略勝過我們,不要妄自菲薄,也不可盲目尊大,如果要對付整個中洲隊,或者是要滅殺鄭吒等幾個首腦,在完美風暴那個時代,只能發射核彈或者派出十只以上的艦隊,這才有可能達成,所以已經足夠了,能夠殺掉他們三人以上,用東海隊這樣的小隊伍來達成這樣的目地,已經完全足夠了。”

金發青年冷笑了起來,他略帶嘲諷地說道:“真是好笑,一

沒有任何盟友地隊伍,真值得你如此重視?不是你說一戰時有三種戰斗可能,一是王對王,兵對兵,不過這只適合有著超強大個人戰力的隊伍,比如惡魔輪回小隊,我們,中洲隊,二是隱秘作戰,在廣闊的地域中以偷襲,暗殺,或者是特殊方式作戰,主要是強化了特殊屬性或者技能的強大個人,通常為養殖隊的戰斗方式,接著最後一個作戰方式,就是團隊聯合作戰,以強大力量者為主體,所有的成員以及盟友配合,層層推進,以此來消耗打敗所有的超級強者,只有這三種作戰方式吧?我不覺得中洲隊會是我們天使聯盟的對手。”

“呵呵,那是因為你見識太過淺薄。”亞當依然一副溫和無害的表情與語調,只是卻說著刻薄地話道:“以你的見識和智慧。也僅僅只能重複我的話而已,要去評價如中洲隊這樣地強大隊伍,你還沒有資格。”

金發青年臉色頓時大變。他握著飛刀的手指猛的一緊,但是從他身後猛的傳來一股殺氣,讓他頓時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冷汗更是止不住地從毛孔間流出來。

“宋天。這麼早就回來了?”亞當表情不變的看向了金發青年身後,在那里正站著一名身背古樸長刀的亞籍男子。

宋天默默點點頭道:“幸虧我回來了,不然我們小隊就會少一個人,對于數量本就極少的我們小隊而言,隊員不能損失在這樣無聊的事情上。”

直到宋天坐下後,金發青年才仿佛虛弱般軟了下去。不過他馬上就跳了起來不停後退,直到退出宋天十米距離。這才小心的坐下來,而眼睛就一直盯緊著宋天了。

他是最近才加入天神小隊地別隊隊長,因為已經開啟了基因鎖第三階,而且強化屬性和自創技能都是飛刀,攻擊力極強。對于自身的實力也有著極大地驕傲,他甚至一度認為自己是天神小隊中數得著的強者。在幾部恐怖片世界中也出過大力,所以對于天神小隊的隊長亞當就難免有些藐視了,畢竟他也曾經是一個隊伍的隊長。

但是誰卻知道,平時不顯山露水的那個沉默男人,光是憑殺意就讓他在瞬間不敢動彈,在那一瞬間,他覺得身後仿佛有一把銳利無比地刀鋒正對著他的脖子。若是他有絲毫動作。那柄刀就會毫不留情地斬殺于他,直到宋天坐下來後,他這才敢退後並且注意宋天。但即便如此,扣著飛刀的他依然不敢出手攻擊,宋天只是隨意的坐在那里,卻仿佛山一般依然威壓著他,讓他連一丁點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新人啊,給你的忠告。別對天神小隊其余人出手,能進入這個隊伍的人不可能是庸手,而且如果你想要活過最終一戰,那就保護好我們隊伍的智者吧,若不是他,天神小隊早已經團滅好幾次了。”宋天看了金發青年一眼,接著就慢慢說道。

金發青年在壓力強迫下不由自主地點點頭。直到他點頭並且將飛刀收起來後。宋天對他地威壓才慢慢減弱。直到徹底消失為止,眼前的他又變成了普通無比的一個帶刀男子了。

金發青年呼了口氣。他坐在那里至少沉默了十多分鍾,這才驚奇地跳起來叫道:“不可能吧,你那麼強,還有亞當的智慧,也曾經輸給過中洲隊嗎?”

宋天和亞當對望了一眼,亞當才溫和的笑道:“輸就是輸,沒什麼值得驚奇的,畢竟誰也不可能保證絕對無敵,所謂的無敵都是相對而已,比如你對普通人就是絕對無敵,複制體鄭吒對我們就是絕對無敵,當然了,宋天,羅應龍他們對你也是絕對無敵。”

“不可能吧!”金發青年頓時跳了起來道:“那個雜耍的氣管炎(妻管嚴)?別開玩笑了,我再怎麼差,瞬間殺傷力也絕對……”

“麻煩一下,要說壞話也最好在別人不在地時候說吧。”

就在金發青年叫鬧起來時,羅應龍和一歐美血統的女孩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他一臉的鐵青色,似乎對于那氣管炎三個字特別敏感,而他身邊的女孩卻是一臉笑容,看起來似乎特別開心一樣。

“實力不是表現的炫耀,而是自身的真實。”亞當笑著說道:“當你明白這一點時,那你就會明白他們的強大了,放心吧,我們不是惡魔輪回小隊,不會以殘酷地叢林法則來對待隊員,但是也別用你地那一套來對待我們,否則我就真地很遺憾了。”

亞當依然帶著溫和的笑容,但是金發青年卻有些不寒而栗,這是一種生命體本能上地危險感,其強烈程度甚至超過了之前宋天對他進行威壓時,直指他的本心,在這瞬間,他也終于明白眼前這個男人絕對不簡單,他並非是只有“智”的存在……

“那麼我也回答你之前的問題,中洲隊確實並非掌握了聯盟,首先

有我們掌握的異世界信息通訊裝置,也沒有惡魔小隊能力,總而言之,他們只有一只隊伍。這方面你的話倒是沒有任何問題,但是你猜錯了兩點,一是中洲隊和我們與惡魔輪回小隊的關系。是敵人,但並非是死敵,全輪回小隊最大地死敵是惡魔輪回小隊,這點大方向在最終一戰時不可能改變,二,就是你對中洲隊實力的猜測……錯極了!”

“中洲隊確實沒有聯盟,但是……他們比普通聯盟更強。如果天使聯盟沒有我們天神小隊存在。他們比其余小隊加起來還要強大得多!”

“所以,那怕只是殺到他們兩三個人,對于這個已經異常契和的隊伍而言,都是極為沉重地打擊,他們每個人都有其在隊伍中的定位,幾乎不可替代。所以了,拿東海隊換取他們兩三人的死亡。這筆交易非常合算!”

“說得那麼輕松!”羅應龍冷笑起來道:“對方可是楚軒啊。據說是在現實世界就勝過你一頭的人,你真的有信心算計到他嗎?”

“能!”亞當肯定的笑道:“只要不出現別的變數,以目前他所獲得信息來看,絕對可以算計到他!智者並非無所不能。之所以比普通人想得更多更廣。是因為我們地思考模式從根本處不同于常人,但是也需要足夠地信息來作為推理與判斷。如果要無中生有的布局並且勝利,那就並非智者了,而是先知或者……‘神’!”

“所以這次楚軒必敗!”

與此同時。在另一個世界中……

“另一個我失敗的可能性當在三成以下了……”

一個滿臉冷漠的眼鏡男坐在石塊上,他正拿著一份文件邊說邊看著。

“是嗎?幾率還是有三成以上啊……”

在他旁邊坐著其余一共十人,這里一共有十一人坐在一起,而為首的正是一名臉上有刀疤的男子……鄭吒,是地,這個男人的模樣正是鄭吒地模樣,只是多了一些沉穩與殺氣。

“恩,那怕是經過你出現地提醒。但是以他們目前所處的情況來看,被迷惑的可能性還在三成左右,畢竟東海隊之前莽撞的舉動確實是恰到好處,而亞當地出現也幾乎毫無漏洞,如果你沒出現,中洲隊這次戰斗至少要死三人以上了,幾率當在九成以上。”那個眼鏡男抬起頭來。他地模樣卻是楚軒!

鄭吒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他身邊隱隱約約出現了黑色氣息。雖然一閃即逝,但還是讓周圍人若有若無的躲避著他。

“中洲隊如果連我給予地提示都抓不住。那他們失敗了也活該,也就根本沒資格成為我們的對手了,而實體的你如果也失敗了,證明他早在中洲隊地環境中被汙染了,被那懦弱的思想所汙染,也不過是個普通人了,那麼殺掉他也就絲毫不可惜了……”道,說完,他誰人也不理的跳身而起,直接展開雙翅向天空飛了上去。

其余人也不吃驚,他們依然圍坐在地面上,直到好半天後,其中一個女孩才忽然說道:“楚軒!因果點使用完了,我再也無法監視他們了!”說完,這個女孩抖了抖她手上拿的一份報紙。

“已經夠了,能夠監視到這個地步,你兌換所消耗的雙S級支線劇情完全合理,這很可能成為最終一戰時我們勝利的契機,好好保管‘它’。”楚軒一臉冷漠的點點頭,然後又看向了手中的文件道。

那女孩恩了一聲也低頭不語,只有旁邊一人忽然說道:“楚軒,隊長地舉動好莫名其妙啊,他不是最痛恨中洲隊嗎?為什麼反而還要幫助中洲隊保存力量呢?而且你居然也幫著他想辦法,還使用了張小雪好不容易累積的因果點,真不劃算呢……”

“白癡……”

楚軒還沒回答,在他旁邊的一個青年忽然冷笑了起來,他抬起頭來時,這個人赫然就是中洲隊曾經的隊員羅甘道,他冷笑著說道:“這是強者的心態,正因為你不懂,所以你從來都不是強者,直到你懂了時,離我們的距離才會慢慢接近,白癡。”

這個男人頓時青黑著了一張臉,嘴皮動了幾下,似乎想要發作,那個名為張小雪的女孩馬上拉了他一下,這個男人才諾諾地坐了下來,也不再多說什麼。

羅甘道也從地面默默飄了起來,而他背上並沒有翅膀,事實上他就是這樣凌空飄浮,絲毫沒有使用任何器具之類。

“何止是隊長,還有我也不希望中洲隊現在死人,因為……我也要在最終一戰時向他們複仇啊!哈哈哈……”

話音落時,羅甘道也同樣向天空飄了上去,而那笑聲卻傳得極遠極遠……

上篇: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六章:暗處的真正對手(一)     下篇: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七章:多方智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