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十一章:名為釣魚與回歸(三)  
   
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十一章:名為釣魚與回歸(三)


宮田倉木此刻的形象看起來極有性格……呃,用另一種說法就是太他媽“非主流”了,看起來真是說不出的詭異,不過隨著他這樣的打扮,整個人看起來倒是多了一份奇特氣勢,這也不由鄭吒不認真起來。

宮田倉木這次也不再往身上抹血,而是簡單的拿著日本刀向地面輕點了一下,他身上的黑色煙霧頓時洶湧冒了出來,將他身體周圍十數米的范圍都籠罩了起來,接著這些黑霧中逐漸出現了些黑霧實體化的物質,大部分的物質在宮田倉木的身後構成了一對符文翅膀,多余的物質則在他身體周圍形成了許多暗紅色的詭異眼睛。

“此招名為大黑暗天!所攻擊的方式則是以心眼為主,所謂心斬靈魂……達到極致時,肉體靈魂都可斬卻!”

宮田倉木的臉色再也看不清楚,竟然完全掩埋在了那如同實質的黑霧之中,這黑霧也仿佛鎧甲般將他籠罩起來,說話間,他竟然慢慢飛了上來,背後的符文翅膀並非好看的啊,卻是真正可以飛行的東西。

“波動眼光翼!”

宮田倉木身體周圍的眼睛劇烈閃動著,在他離鄭吒還有十多米距離時,他身後的羽翼以輪狀態轉動起來斬向了鄭吒,漆黑的一個鋸齒狀輪子翻滾著斬去,其速之快已經不為肉眼所見,鄭吒之前總還帶著些漫不經心,倉促之下只來得及拔出虎魄刀,當的一下金鐵交加聲響起,這一輪的力量竟然絲毫不亞于他使用“爆炸”時的威力。

宮田倉木吼了一聲又待沖來,鄭吒卻先一步啟動了“爆炸”直接一刀刷去。在宮田倉木持刀抵抗時,他已經一腳踢在了宮田倉木地胸口上。直接將他給踢出了千米開外,向著遠處的航空母艦落去。

“這里不是打斗地地方,到那邊去和你好好打過一場!”

這一腳絕對是實實在在的“爆炸”等級力量。但卻沒有破開宮田倉木那黑霧鎧甲。只是將他給踢飛了出去。不過這一腳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宮田倉木具備了這種程度的力量,卻沒有足夠地基因鎖來使用它……他地意識跟不上這種力量所帶來地速度,也沒有足夠地控制力,所以這種力量肯定不是他本身的實力,應該是屬于借力的范圍。

宮田倉木整個人重重摔在了航空母艦甲板上,嘭的一聲將甲板給壓出了個半米深的凹坑。不過這一擊似乎並沒有將他給重傷,這個男人腳下用力一擺就跳了起來,眼見鄭吒隨即追來,他刀向上又是猛力斬去。

“波動眼穿爪!”

從那刀上突閃出黑芒芒的五根爪尖。這爪尖化為厲爪直抓向了沖來地鄭吒。但是還沒靠近鄭吒眼前十米處,就被鄭吒隨手一揮給直接打散。那虎魄刀上帶著赤色刀芒。威力卻比這黑爪更強,輕輕一刷就將其震成了虛無,鄭吒也是絲毫不停。從天而降用力一腳踢來,直接踢在了宮田倉木滾開前的地面上,轟然一聲巨響。宮田倉木本來所站地面頓時凹陷了下去,深度達到了兩三米左右。若是人站在里面絕對是連尸體都成碎肉了。

“沒錯,你這次的力量極強。若是要用個形容詞的話……這股力量已經摸到了第四階邊緣了。但是有用嗎?只有屬于自己地力量才是真正強大地力量,若是無法對其駕馭,再強的力量也只是拖累。我猜得沒錯地話。這股力量應該是屬于心靈之光吧。”

鄭吒站在那里感歎地說道:“真是奇妙啊,沒想到‘主神’那里兌換的屬性居然也有類似功能。可以激發潛力,達到使用心靈之光的程度,雖然這種力量肯定是柄雙刃劍,傷人亦傷己,不,應該是傷己更多一些吧?我就不信以你現在地力量層次可以使用這股力量。”

宮田倉木的聲音沙啞的道:“沒錯,以我現在地力量確實無法使用它……但是!我之前都說了,那怕是死。我也絕對不會後退半步,所以了,當作一個武士最後的請求吧,將我殺掉!”說完,他跳起來又一次向鄭吒撲了過去。

“僅僅只是為了死嗎?記得我以前看過一本書,上面討論到了日本人地民族習性,只是說了這麼一段話,在那美麗的櫻花下,雪白地刀劍絢爛劃過,那怕是死也是極美麗地……是這樣嗎?那怕是死?”

鄭吒冷冷的笑了起來,他也不去理宮田倉木如何使招,或者是什麼樣的招式形象,反手正手就是用虎魄刀連刷,那赤色刀芒威力絕倫,每一刀刷來都能夠粉碎宮田倉木地攻擊,而宮田倉木也不得不向後跳起來躲避刀芒,所謂地以力破巧在這個情況下完全顯露了出來。

“真是幼稚呢,以為死亡就是大膽,就是什麼都不怕嗎?恰好相反!活著才需要更大的勇氣!”

鄭吒大聲吼道:“活著是為了貫徹自己地信念!活下去,和伙伴們一起活下去,和大家一起活著回去現實世界!只有活著才能夠得到更好的未來,你僅僅只是為了死嗎?”

宮田倉木沉默了,但片刻後他身上地黑霧卻突然變得更加劇烈起來,他也沙啞著聲音吼道:“她現在就是我的信念了,沒有了她,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我從來都想要活下去,那怕是好幾次絕望,那怕是許多次失望,我也想要活下去改變周圍,你又知道些什麼?我是日本人沒錯!我是軍人家庭出生的沒錯!我的父母長輩都是右派沒錯!可是我想要這樣嗎?我想要的是改變啊,我希望得到的是更正常的童年,而不是拿著竹刀不停和父親對打,然後滿身傷痕的背著戒條!我想要地不是讀著那修改的曆史,不是去看那修改地教科書,不是想要仇恨對著仇恨。不是想要藐視著別人來抬高自己……我只想要平凡的和一個愛人活下去,然後有一份工作。然後有朋友一起高談闊論……你又知道些什麼!啊!”

******

宮田倉木大聲吼叫著,他身上地黑霧不停的洶湧澎湃,然後合著他身邊的眼睛一起化為了一個巨大地黑色眼睛。這個眼睛似乎將周圍百米內都籠罩了起來,而鄭吒也就在這個范圍之中。

“我說了。那怕是死。我也絕不後退!大黑暗天!”

那雙巨大的黑色眼睛猛地張開。鄭吒忽然發現宮田倉木地速度變得了極快,快到超越了他“爆炸”地速度極限,嘶的一聲輕響,宮田倉木已經越過他的刀芒沖近了他的身邊,一刀從他手臂上劃過。也虧得他反射力驚人,才在日本刀斬掉手臂前躲了開去,不過即便如此。他的手臂上也被斬出了好長一條豁口。

“速度變快了?透支生命力嗎?”

鄭吒摸了摸手臂上地傷口,他好奇的問道。可是宮田倉木卻根本沒回答他。直到他發現宮田倉木踏過的地面上,那灰塵騰起降落地速度不對勁時,心里忽然恍然大悟。

“不對。不是你的速度變快了。而是我地速度變慢了……真是奇妙啊,這樣一個空間,是屬于高級催眠。也即是對靈魂攻擊地一種手段嗎?”

鄭吒用力刷了幾刀,將逼進的宮田倉木又給逼退了回去。他這才笑著說道:“我之前就說了,我和你們不同。我除了力量與速度就沒有特殊的屬性了,這也是我經過生死間得到地最好戰斗方式,我們地力量層次相差實在太大。雖然這對于你來說並不公平。但這里是輪回世界。所以我也沒什麼好內疚的了,那麼……現在是‘毀滅’!”

航空母艦上發生了激烈的戰斗,從遠處看去。整個航空母艦上籠罩起了一層黑色霧氣。但這黑色霧氣風吹不散,而且也只籠罩在那甲板一大圈上。外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發生了什麼事。

“沒關系吧?楚軒,他們進去一個多小時了,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蕭宏律看著遠處擔心地問道。

楚軒卻是頭也不抬的說道:“沒關系地……鄭吒比你想象的更強,經過了無數次地生死戰斗,這種強悍已經深入到了他的骨髓里,可以說,整個輪回世界除了他的複制體以外,沒有人能夠勝得過現在狀態地他。在他複活之後,就一直為了最終一戰在鍛煉和達至顛峰狀態,他比你想象地更強,直到最終一戰時面對他一定會面對地敵人前,他絕對不會敗。”

“……楚軒,你什麼時候會說出這麼有哲理的話題了?”蕭宏律卻是聽得一愣一愣的。

“我對于心理輔導很得意,需要我為你輔導一下嗎?”楚軒依然是頭也不抬地說道。

“……免了。”

就在這時,嘭地一聲一個人影直飛而出,宮田倉木用日本刀擋下了鄭吒一腳踢來的力量,但是這太過恐怖地力量他根本無法負荷,當即就讓那日本刀粉碎開來,整個人也被這股力量踢著直飛出了千多米開外,然後重重跌落在了水面上,震起了數十米高的水花,而另一個人影以更快的速度直沖而出,在宮田倉木落水的一兩秒後就將他給撈了起來,這個男人身上的黑霧竟然被這一腳給徹底踢散,他整個人已經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了。

“這就是我所謂的力量層次的差別了,以力破巧,以巧破力,關鍵是看力量層次地程度,與其余無關。”鄭吒呼了口氣,他也慢悠悠的解開了“毀滅”狀態。

就在這時,宮田倉木還沒來得及說話,遠處驅逐艦底部兩個精神力已經同時傳了出來,一個精神力馬上聯絡上了宮田倉木,另一個精神力則聯絡上了鄭吒等人。

“……歡迎歸來,詹嵐,霸王。”鄭吒在心底里默默的念叨了這一句,他又看向了手上提著的宮田倉木,這個男人已經快陷入到彌留狀態中了,不單是他的攻擊,他自身使用的那一招對他傷害更大。

鄭吒也不遲疑,他掏了口藥丸塞到了他口中,接著對著驅逐艦說道:“他生命無憂,帶他回去‘主神’空間全身修複吧,這次之後。我想他會變得更強才對。”

然後他又轉過頭來看向了宮田倉木道:“你們日本人稱釣魚島是尖閣列嗎?如果你想要改變什麼。先從這一點做起吧。”

“你走吧。不想殺掉你,以後告訴你的新隊員……釣魚島是我們中國的!”

說完。鄭吒轉頭看向了釣魚島方向,那里就是“主神”空間回去的入口……那里就是最終一戰地開端!

無限恐怖最終一戰之生化終戰

……自就這樣,凡是綁著這條繩子地。就是我們中洲隊地隊員,一旦死亡了……這繩子將回到我的手腕上,所以了,我希望看到地是我手上除了的繩子,別的一條也沒有,伙伴們,我想要和你們一起活下去!”

……

………是地。我承認從很早以前我都害怕死亡,在醫院里被人研究的時候,以前做出布局的時候,其實我很怕死的。因為除了死以外,我沒有值得珍惜的東西,很奇怪是吧?恰好是這樣我真的很怕死。因為我想要有值得珍惜的東西之後,死亡之後才會不寂寞,我才能夠安然地面對死亡……現在我已經有值得珍惜的一切了。所以是我贏了!亞當!以我的性命為誘餌,你輸了!”

……

“男兒難報國恩重。戰死沙場是善終……我王俠並不是不知道我們國家有種種弊端,也並不是不知道有許多人在默默忍受貪官。但是國家永遠是我的國家。我記得以前看過地書里寫到,美國西點軍校上說,不要問國家對你做了什麼。你為國家又做了什麼?我也是這樣問自己,我為國家做了什麼,不談黨,不談官,不談軍隊……和那些所有的一切都無關,我只愛我的國家,名為中國地國家!只有鄭吒勝了我們中洲隊才能回去現實世界,那麼現在是我死的時候了,所以我……死而無憾!”

……

“我……哭了嗎?這就是哭的感覺?還有淚水。這是什麼……”

“這是因為你軟弱地標志,被凡人的智慧所汙染地象征……”

“不,這是……我想要和大家一起活下去的淚水……鄭吒,這是我最後地幫助了,勝利吧!”

……

“你們這些偽善者,好吧,你們自稱為善良者,你們有你們地救世主,那麼我們這些惡人呢?我們被稱之為惡魔者呢?我們也有我們的救世主,我們惡人的救世主……那怕是我死,那怕我們被稱之為複制體,我也要讓鄭吒得勝!”

……

“……小蘋果,這是你對我地報複嗎?真是……讓我想要親你一下呢,從好久以前就一直喜歡著你,可是我們卻……”

“不,這不是報複,傻瓜哥哥……這是我對你的報答,這次,該我來推動這柄劍了,刺穿我們兩個人的心髒……這次由我來推動它吧。”

……

“我的心從來沒有這麼堅定過,所以我會為了補償而死,也可以為了補償而死……一輩子,急輩子都無所謂,我絕不後退!”

“如果我後退呢?如果我想要死呢?我不想你再次背對著我逃跑了……

“那麼就去地獄找到你,我絕對不逃!”

……

“白癡,你也哭了?因為那些軟弱者拖累你的腳步?因為你害怕面對死亡?你根本沒有成長到可以和我匹敵的地步,你還是那個內心軟弱的懦夫!”

“不,這淚水……是因為勇氣,因為力量,因為信任,因為伙伴……你不會懂的,從你踏上和我相反的路途時,你就永遠不會懂,我一定可以打敗你!我一定要打敗你!洪荒,開天辟地!”

“你不可能打敗我!只要你還沒放棄你地偽善,只要你心里還有那軟弱,你就絕對不可能……原暗,宇宙終結!”

……

“我不會幫你,想要什麼樣的未來……自己去追尋吧!”

“我不需要你的幫忙!未來我會一手開啟,什麼樣的敵人我也不會懼怕……還有,其實我們可以成為朋友的……”

“也許吧,未來……給你了。”

……

無限恐怖最終戰,生化終戰!

*=*=*=*=*=*=*

上篇:第十三集:暴風雨前奏 第十一章:名為釣魚與回歸(二)     下篇:第十四集:生化終戰(一) 第一章:訓練開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