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四集:生化終戰(一) 第二章:伙伴們(一)(二)  
   
第十四集:生化終戰(一) 第二章:伙伴們(一)(二)


趙櫻空默默的站在“主神”下方,她有些茫然的站在那里,雙眼無神,這並非是開啟了基因鎖,而是整個人真正的無神沉默,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

是的,真是不知所措,一方面是因為上一部恐怖片世界得到了太多的獎勵點數,加上自己還擁有的支線劇情數,她完全可以兌換很強的屬性或者技能,但是面對這一切時,她卻有了一些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對于她的內心而言,也是同樣如此。

她的記憶是虛幻……是自己主人格模擬出來的虛幻,記憶的真實有著相同的結局,卻是完全相反的人物……自己該恨他嗎?或者說她與他之間還是仇敵嗎?她不知道……

眼看著最終一戰臨近的時間慢慢到來,這種感覺也越來越明顯了,她對于最終一戰非常的茫然不知所措,這就是她一直默默站在這里的原因。

“主人格的我……我僅僅只是你創造出來的替身嗎?為了躲避那段記憶,或者如楚軒所說的那樣,為了躲在暗處增加實力,所以才創造出了我嗎?”趙櫻空閉著眼睛喃喃的問道,她並不知道主人格能否聽到她的話語,只是內心那份沉甸甸的感覺一直壓迫著她,讓她不得不開口問出這番話來。

……自算了,我知道你是不會回答的,和自己創造出來的玩偶說話,我想你也不會那麼無聊……”趙櫻空自嘲一笑,她苦澀的張開了眼睛,開始在“主神”那里查詢起可以兌換的屬性或者技能,為最終一戰做著准備。

………艾麗斯仙境丹?這是什麼?”

趙櫻空正在查詢屬性和技能。但是她意識一動,一絲不屬于她的意念忽然查詢到了另一個不屬于屬性與技能地東西,這是一枚煉金造物,兌換價格卻是昂貴的4000獎勵點數與一個C級支線劇情。效果寫的是讓自己深入自己的內心,這個效果似乎……

趙櫻空略一猶豫,就直接將這枚煉金造物給兌換了出來,這是一顆如阿斯匹林樣地白色小藥丸,和修真造物的丹類藥品完全不同,看起來實在是普通得很,卻不知道這麼小一枚藥丸,為什麼需要那麼高的兌換價格。

“……這是你想要的嗎?主人格的我,你想要這個東西干嘛?”趙櫻空握著手里的藥丸,她對著虛空喃喃的問道。可惜虛空中並沒有聲音可以回答她,等待良久後,她只能歎了口氣就向自己房間走去。雖然很無可奈何,但她還是決定將這藥丸給吃下去,無論如何,她必須要與主人格的她一見,那怕僅僅只是為了最終一戰也一樣。

回到房間後。趙櫻空倒了一杯清水,她接著看向了手心中的那枚藥丸,這藥丸看起來普普通通。就如同一般的感冒藥一般,趙櫻空深深呼了一口氣,將這枚藥丸放入嘴里,又喝了一大口清水,接著她就默默坐在那里等待著什麼,等待著改變……等待著主人格地出現。

漸漸的,四周空間仿佛鏡面玻璃一般破碎,在破碎之後四周只留下一片黑暗,那黑暗無邊無際。趙櫻空就仿佛站在宇宙黑暗深處一般,沒有上沒有下,沒有過去與未來,只有她和她身後所站的人。

“是你嗎?主人格地我……”趙櫻空沉默了許久,她終于忍不住的問道。

“恩啊,是我……你很茫然啊,有什麼想要問我的嗎?”她背後的那個聲音清脆的說道。

“……我累了。”

雙方頓時都沉默了起來,好半天後,主人格才歎了口氣道:“無論你相不相信,最開始創造你地目的其實真的是我想就此死去,或者是至少一直沉睡,我不想再面對他……這些記憶你應該已經獲得了吧?這是我最初地想法……”

“但是呢?雖然這是你的最初想法,可是到最後還是把我當成你度過心魔的憑依,僅僅只是任憑你吸收的一個負人格罷了,這樣的事,這樣的事……”趙櫻空低著頭喃喃說道。

在她身後,同樣有一個低著頭的小女孩,其身形和容貌與她完全一樣,甚至連臉上那黯然的神色都完全相同。

“……這真的是一個意外,我原先並不知道我們兩個意識融合在一起後,可以突破到第四階中級,心魔是你,心魔也是我,這種突破心魔地方式雖然取巧,但也是凶險無比,可是這一切我們都度過了……這一切都是當我蘇醒之後才知道的,創造出你,其本意並非是要吸收你啊。”她身後的小女孩低頭回答道。

“……但結果依然無法改變吧,為了最終一戰,為了對抗那兩個他……如果你不吸收我,你就根本無法與他們對抗,實力暫且不談,光是戰斗時間這一點上就徹底輸了……你想要輸掉最後戰斗嗎?所以到最後,你也一樣會將我給吸收掉……”

趙櫻空黯然的說道,她腦海里回想起了進入恐怖片世界以來的種種經曆,從第一次的生死戰斗,到第一次與伙伴並肩而戰,到受傷,到死亡,再到被複活,再到對鄭吒產生好感……一切的一切,雖然她進入輪回世界已經很久,但相比于她在現實世界的日子而言,這段時間其實並沒有多長,但是留下的深刻記憶卻比以前的記憶多出十倍,百倍,這些記憶都是她珍若性命的寶藏,要讓她放棄這些記憶……談何容易。

“……或許不是吸收。”

趙櫻空身後的女孩忽然說道,這話一出口,趙櫻空就是渾身一激靈,她不敢置信的轉過頭來,恰好看到身後的女孩也微笑著轉過了頭來,兩個背靠背的女孩終于第一次看見了對方。

“這就是你嗎?主人格的我……”趙櫻空伸手摸向了這個女孩的臉,但是在靠近她們之間地中點時,卻被一層看不見的東西給遮擋了起來。她就仿佛是對著鏡子看向自己一樣,鏡子的里面是自己,鏡子的外面也是自己。

“這是我們……你就是我,我也是你。我們是不分彼此地啊,你的那些記憶我全都知道,每一次歡笑,每一次痛苦,每一次與伙伴的並肩戰斗,每一次生死關頭的喜悅,這些我全都知道,這份記憶不會消失的,消失的僅僅只是我們之間的這一點隔閡,我們將變成一個人。而不是一個吸收掉另一個人,我們啊……不,我啊。這是我的記憶,你給了我記憶,我也還給你記憶……”

趙櫻空對面的小女孩微笑著將手貼在了中點上,和趙櫻空的手重疊在了一起,瞬間。兩個女孩都沉靜了下來,她們一動不動地望著對方,整個時間似乎已經停止了下來……

在現實世界中。趙櫻空就閉著眼睛默默坐在椅子上,整個人仿佛已經沉睡了過去……只是蘇醒過來時,不知道她卻會是那一個她了……

相比于趙櫻空的迷茫,別的團隊成員則表現得或多或少帶著一些興奮,不單是得到大量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地興奮,還因為最終一戰即將到來的興奮,這種興奮不能簡單的以為是高興之類,也有恐懼與心虛的成分在里面,全部糅合在一起。這就成了目前中洲隊大部分人的心理狀態了。

“伊莫頓,我們參加最終一戰……我能活下去嗎?”

在伊莫頓與安蘇娜地房間中,他和這個埃及古代第一大美女相擁在一起,這兩人在現實世界里就已經是許多年待在一起了,又經曆了天煞里的真情考驗,兩人對彼此的感情實在已經是深入靈魂,從這點上來講,他們確實是相當恩愛了。

******

只是這兩人都不是普通地善男信女,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他們應該屬于常人心理中的壞人,至少不會是忠信之人,所以到了某些關鍵時刻,他們也會考慮一下自己的出路問題,比如此刻面對即將到來的最終一戰時。

………那些丹藥確實可以大幅度增加你的壽命,但是要和我一起長久活下去,關鍵還是要提高你的實力,這次你雖然兌換了太陽祭祀的B級強化屬性,但是光靠兌換根本無法發揮這一強化的力量,你還需要用它來鍛煉和戰斗……”伊莫頓看著安蘇娜說道。

說到這里時,伊莫頓停頓了一下,他輕輕呼了口氣,親了安蘇娜一口後才說道:“我們兩個人都還有複活名額,我死了用死亡真經複活就可以,你死亡了的話也可以依靠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來複活,所以……”

安蘇娜愣住了,她那雙美目認真地看向了伊莫頓,這個光頭帥哥一臉嚴肅的表情,他認真說道:“我想和中洲隊一起經曆最終一戰……和他們在一起很讓人安心,而且很有趣,比現實世界那沉悶的生活要有趣得多,既然我已經放棄了去統治全世界的想法,那麼在這個奇特的世界里和他們一起戰斗……這樣的生活其實也不差。”

安蘇娜也認真看著伊莫頓,好半天後她才輕輕一笑,接著就將自己的紅唇印在了伊莫頓的嘴唇上,親吻片刻後她才抬起頭來說道:“我會跟在你身邊的,如果我死了的話……你一定要複活我啊,就像很早很早以前,我在地獄里等待你的複活一樣,我知道你一定會來,那怕是經曆了無數苦難與痛苦,那怕是被人變成木乃伊千萬年,你一定也會來救我吧……”

“……恩,我一定會來,那怕是死亡,那怕是再次被人變成木乃伊,那怕是沉睡千萬年,你所在的地方,我一定會來,我會來找你的……”

“我來找你了!”

程嘯大聲叫喊著,邊喊邊不停拍打著楚軒房間的大門,這個男人一臉的怒容,看起來真是恨不得殺人一般,在他的衣服上濺著點點血液,而下半身所穿褲子上更是有兩條大豁口,已經干掉的血跡看起來呈現暗紅色,幾乎沾滿了褲子的大半位置。

“老子來找你了!開門,楚軒!我要殺掉你!”

程嘯滿臉暴怒神色,真是說不出的猙獰,他邊拍打著大門邊吼道:“你給我做的手套。說什麼鑲嵌入B級風靈石就可以完全使用,媽的,一共鑲嵌了兩顆風靈石啊,威力大是大……但是為什麼這風根本不受控制呢?全他媽地向老子身上招呼來了。差一點我就變成了太監,你這個白癡給我開門!”說到這里,程嘯又用力捶了大門一下,卻不想大門啪的一聲竟然打了開來,促不及防下,程嘯整個人已經撲入了門內,並且向著地面跌去。

也虧得程嘯的身手極好,他身手在地面一拍一按,整個人已經翻身站了起來。

“下來吧,我在地下室里。”楚軒的聲音從地下室入口處傳了上來。伴隨著地還有一陣小規模的爆炸轟鳴聲,也不知道他在干什麼,實驗的話……這種爆炸聲算是正常嗎?

程嘯渾身打了一個激靈。他這才回過神來自己所站的位置,這里分明就是楚軒的房間啊,准確的說應該是楚軒實驗室的樓上,這種認知太恐怖了,如果不要命的話就去楚軒實驗室。這早已經是他們團隊一條不成文的規矩,而他居然膽大到來找他……真不知道是他膽子大,還是他已經發瘋。

就在程嘯心里打退堂鼓的時候。恍眼間不小心看到了大腿上地血跡,心里的憤怒頓時又迸發了出來。

之前他欣喜萬分的拿著楚軒給他改造地風神手套,這是一只可以引動激風突襲的手套,配合他的南斗北鳥拳對陣敵人,完全可以發揮出百分之二百的實力,不單如此,用這手套使用南斗水鳥拳時,使用的體能也要少得多,只可惜。這手套是一件低級地武修器具,也即是必須有真元力的武術修真者才能使用,他根本沒這份實力。

而得到修真典籍之後,憑借魔戒的能量轉換功能,楚軒確實做出了低當量地能量轉換器,可以使用各種能量石來轉換能量,相對于這低等級的修真道具,普通的縹級能量石已經完全足夠應付了,所以楚軒才答應給程嘯做一下手套改造。

改造過程暫且不提,且說程嘯拿到改造完畢的手套後,當即就興奮的戴上手套去了地下室,他想在那里試一試這手套的威力,結果自然是讓他滿意,准確的說是滿意得過頭了,南斗水鳥拳的威力提高了百分之五百都不止,但是卻有了一個極大的缺憾……控制流風地南都水鳥拳,竟然無法控制手套帶出來的颶風,這風的威力太大了,所以產生的拳勁四處飛射,其中兩道就劃過了他的大腿根部,僅擦痕一兩厘米的位置,他就會變成短暫性太監了……

“媽的,拼了,不過是去一趟他的地下室而已嘛,聽說蕭宏律之前也來過這里,不也安全離開了嗎?我的運氣應該沒那麼差吧……走!斷人子孫,仇不戴天,媽的!”

程嘯嘴上大聲罵了幾句,給自己鼓了鼓膽,接著就向地下室走了去。

楚軒房間的地下室可能是所有人中開辟得最大的了,到處都是程嘯叫不出名字的實驗器具,還有許多破銅爛鐵堆積在不遠處,這樣的東西一直遠遠排開,直到極限遙遠外,都還有一些形狀詭異的實驗器具,可以說,這里的一切全都是眼前這個男人一手一腳弄出來的。

“呃,來了嗎?”楚軒正全神貫注的低頭看著一個顯微鏡,在顯微鏡下是一塊細小肉塊輕微蠕動著,這個細小肉快被封閉在一個玻理窗中,而楚軒邊看著肉快,邊操縱玻理窗里的激光槍不停轟擊肉塊,這樣的情形持續了數分鍾之久,直到這個肉塊完全變成焦碳為止,楚軒這才抬頭看向了程嘯。

“有事嗎?”楚軒抬了抬眼鏡道。

程嘯本來是來得氣勢洶洶,但是奈何楚軒給他來了個軟處理,現在氣勢已經泄了不少,但他還是大聲吼道:“你給我造的什麼鬼手套啊,那風根本不由我控制,威力大是大了些,但我可不想一使用完這手套,現場就剩下我和敵人的兩堆碎肉,媽的,這不是和自殺炸彈一個道理了嗎?”

“呃……你想要什麼樣的力量?”楚軒沉默了一下,他忽然問道。

程嘯愣住了,他撓了撓腦袋道:“呃,最好是又帥氣又瀟灑的力量,比如一揮手就是千萬顆流星墜落砸死敵人,然後一大堆美女可以沖我尖叫的那種……有什麼問題嗎?”

楚軒也不理程嘯的發傻,他轉過頭來在操縱台上按動著什麼,接著另一塊碎肉被放入了剛才的激光箱中,楚軒又將眼睛貼到了那顯微鏡上。

“很可惜的告訴你,這世界沒有這種力量,准確的說,力量不過是相對而言的稱呼,它的另一個稱呼可以是……犧牲,得到什麼就要失去什麼,得到力量的同時你就必須失去掌握這力量的東西,比如操縱力,比如控制力,或者是之前就已經慢慢失去的,比如時間,比如生命,你所謂的那東西不叫力量,那叫做夢。”楚軒頭也不抬的回答道。

程嘯估計也知道自己說的事情太可笑了,所以他只能繼續撓頭道:“好吧,我承認剛才的話是說著玩的,那麼你幫我把這手套再給改造一下吧,不要傷到自己就行。”

“你沒懂我說什麼嗎?”楚軒冷冷瞟了程嘯一眼,他又低頭說道:“得到什麼就要失去什麼,以你遠遠沒有達到武修層次的力量去操縱這手套,你就必須要為得到這力量而失去安全,傷人亦傷己,看看鄭吒吧,他的每一分力量都是如此得來,都是要失去很多才能得到很多,如果你連操縱這手套的所必須東西都不願意失去,那你就沒資格得到這強大的力量了,這手套不適合你,丟掉它吧。”

程嘯愣住了,好半天後他才苦笑著道:“雖然我知道你說得沒錯,但也不用說得那麼直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要掌握這力量必須要用心去鍛煉吧?而不是想當然的就可以完全去使用,那是屬于意淫的范疇,而不是現實,是這樣的吧?雖然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總是覺得讓人想打你,我終于明白鄭吒為什麼會想要打你了,說實話,現在的我也非常想要這麼做呢……”

說話間,他忽然看見楚軒操縱青台向那肉塊注射了什麼液體,猛然間,那肉塊仿佛是變成了生物一般,整個四分五裂開來,完完全全將那玻理窗給徹底占滿,不單如此,這肉塊更是分裂出許多觸手與眼睛,在肉塊中心處更是生出了一張猙獰的嘴與無數牙齒來,也不知道那液體是什麼,居然恐怖到了如此程度。

“T病毒源液ZZ基因變體融合劑,是TB病毒產生的變異產品,可以讓任何細胞在短時間內產生極度變異,得到的結果是產生出四階初的恐怖生物來……電腦,反粒子湮滅能量灌入,這玻璃窗內的變異生物只保留十分之一……”

楚軒對程嘯解釋了句,接著他就大聲對電腦命令道,一兩秒後,整個玻璃窗猛的一閃,那玻璃窗內仿佛出現了顆小太陽一般,雖然時間極短,但是程嘯還是痛苦的閉上了雙眼,待到他張開眼時,那玻璃窗內的生物絲毫沒有減少,反倒是增加得越來越多了,幾乎要將整個玻璃窗擠破的程度。

“……看來單是反粒子湮滅的能量不夠呢,好吧,電腦,雙微粒子湮滅堆再啟動開始,十秒後灌入足夠量能源,該生物只保留二十分之一……”

說話間,楚軒忽然從懷里掏了個小銅鍾出來,並且將其拋在了頭頂上,這個小銅鍾說也奇怪,它似乎違反了物理引力,只是飄浮在楚軒頭頂上,也不遠去,也不墜落。

楚軒轉過頭來看向了程嘯,他淡淡說道:“不要慌,只是有可能產生爆炸而已……”

“……楚軒!你X你……啊!”

上篇:第十四集:生化終戰(一) 第一章:訓練開端(二)(三)     下篇:第十四集:生化終戰(一) 第二章:伙伴們(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