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七章:再會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七章:再會


“……說實話,王對王,兵對兵並不是我一開始的打算。”

待到鄭吒遠去無蹤之後,複制體的楚軒才回過頭來看向了眼前數人,他抬了抬眼鏡道:“之前我的打算是以全隊優勢力量來和中洲隊戰斗,當力量差距到一定程度時,任何陰謀都不過是玩笑,而這一打算在之後才變為了王對王,兵對兵。”

楚軒向身後幾人招了招手,張痤奶H也不遲疑,轉身就向倉庫外沖了去,在外面就是他們的戰場所在,那四名惡魔隊成員之前已經表現出了他們的力量,無疑的,他們就是惡魔隊的主戰成員……和楚軒估計的人數倒有了些出入,至少羅甘道並不存在,不過昊天卻身在其中……

“哦?從什麼時候開始轉變這一想法的?”楚軒做完招手的動作後,這才問向了複制體的他。

“從得到了封神榜開始。”複制體楚軒根本沒什麼隱瞞,他直接就說道。

“封神榜?”

楚軒點點頭道:“封神演義中最神秘的東西封神榜?這就是你擁有部分全知全能的來由嗎?它有什麼功能?像封神演義里那樣,或者說一本曾經出現的漫畫那樣?一旦寫入誰的姓名,那麼誰就會死亡?因果率武器……”

複制體楚軒搖搖頭道:“確實是因果率武器,就如你我都知道的那樣,逆轉因果就是因果率武器最顯著的特征。而這個封神榜就是以逆轉所有事與物,包括時間,空間,能量,甚至宇宙地因果而設計的最終因果率武器,就如亞當的人類補全計劃是西方聖人與修真者的最終造物一樣,這封神榜也同樣是東方聖人與修真者的最終造物,你剛才所說的寫入即死亡,這不過是封神榜的其中一個很微不足道的功能而已。”

“封神榜包括兩方面,一是啟動封神榜的能源。二是使用能源來逆轉因果的主體,啟動封神榜地能源名為因果點。凡是人與人的交往,甚至是做出一些事情,只要能夠改變周圍,或者引發某些人地改變,這都能產生因果點,就如你我所知道的那樣,時間可以治療一切,這就是簡單的香蕉皮理論。你即使可以逆轉時間,回去一百年前的世界,當你要干掉一個可以決定曆史的人物,或者是改變什麼曆史時,無論如何你也無法完成你的目的,那怕是被一塊香蕉皮所滑倒跌死,這都完全有可能,而封神榜恰好就是逆轉這一因果的。無論是什麼樣地事情,只要你能夠產生大的變動,或者與別人產生因果互動,比如你打別人一拳,將他打死,或者將他打成半身不遂,讓他的親人照顧他下半輩子,或者是養個流浪兒。給他高級教育,這都能夠產生因果點,甚至是丟下一顆核彈在大城市里,這也能產生大量因果點……”

“但是很可惜,我們無法這樣去獲得因果點。這就是封神榜的第二個方面。能源的使用,一旦得到了因果點就可以啟動封神榜。它可以完成你的任務要求……沒有之一,也沒有大多數一類的話,只有任何要求,即使你要成神也能完成,但是會根據宇宙熵數來決定因果點的消耗多少,正如我們所知道地那樣,宇宙從一開始的奇點爆炸而產生,之後宇宙熵數不斷增加,從因到果,這果又是無數因的開端,整個宇宙只會從有序向無序轉變,而封神榜則是逆轉這一過程的武器,你所說的寫入誰的名字就讓誰死亡,而且根據我們所知道的封神榜在封神演義中的能力,那個人還是以極合理地狀態而死,也即是合乎天道自然,這就是說……封神榜逆轉了熵數,整個宇宙將會排斥這一武器和使用它的人,而主神空間已經演示了宇宙排斥的結果,那就是極其不走運,甚至極端時會以死亡來作為表現,那就是死神來了系列恐怖片,在里面就是宇宙排斥的結果,而且以因果而論,我們得到因果點就是使用封神榜的因,那麼得到因果點就會受到宇宙排斥了,得到越多則越會排斥,所以到現在為止,我們也沒有足夠因果點來寫入你們中洲隊地名字,甚至是創造一個第四階中級強者地因果點數都沒有。”

楚軒聽到這里時點點頭,他說道:“那麼長距離觀察,或者是簡單的全知一類,則並不會造成太多地障礙,因為在這部恐怖片開始之前,我們並不處在這個宇宙空間里,那樣即使你們知道我們所有事情,我們也依然沒有因果可論,你們也不會被當時所在的宇宙空間所排斥……所以之前得到封神榜後,你一定仔細觀察了我們,得到了我們的具體實力等級,這才做出了王對王,兵對兵的選擇吧?那麼現在為什麼要對我說出這些話呢?僅僅為了告訴我封神榜的功用?”

“造化玉碟。”

複制體楚軒忽然雙眼狂熱的說道:“作為最終因果率武器,封神榜其實是東方聖人與修真者為了對抗盒子制造者,甚至越出盒子所制造的東西,它的意義並不僅僅只是為了給輪回小隊當武器而已,不過不能使用的武器根本毫無意義,所以這封神榜並不完整,就如我們神話里所知道的那樣,除了神秘無比的封神榜以外,還有一樣東西也是神秘莫測,這就是造化玉碟了,我們所知道的神話里只知道它是先天神器,可以看破這個宇宙以達到大道的層次,當然了,這是我們東方的神話體系,所謂的大道之類玄之又玄的東西,其實從邏輯推理和思維判斷上來說根本無法去准確認知,不妨講大道……就認為是盒子的所在吧,那麼這個造花玉碟應該就是打破盒子的重點。而造化造化,其實也是因果地另一種說法,換句話說,我們的聖人與修真者早就將最終因果率武器,與啟動這個武器的鑰匙留在了我們的神話中,封神榜需要造化玉碟來啟動,這才能達到完美,完全無視宇宙排斥的效果……我要你身上的造化玉碟!”

“可以。”

楚軒也不遲疑,他直接從空間袋里取出了一直無法分析的造化玉碟,接著他將這個玉碟拋向了複制體的他。同時說道:“這交易很合理,給予我們中洲隊公平一戰的權力。而你則得到這造化玉碟,但是要使用它卻還要完全擊敗我們中洲隊,否則這完整版封神榜則會成為我們的東西了。”

複制體楚軒接過了造化玉碟,他將這玉碟交給了身邊地張小雪,這才說道:“雖然我是給予了中洲隊公平一戰的權力,但還是有些事超過了我地預料,以至于變成了眼前這個勝負五五分的局面,從這一點上來說。我已經敗了一場,敗給了變數……”

這一點,楚軒心里非常的明白,那就是中洲隊的實力與惡魔隊相比確實弱了一些,若是在惡魔隊沒有封神榜之前,倒不妨利用中洲隊有兩個智者的優勢來進行一場合力布局,就仿佛現在他讓蕭宏律所做的事情那樣,還有五成可能戰勝惡魔隊。至于王對王,兵對兵,則是對中洲隊最有利的情況了,占據強勢地位的惡魔隊肯定會避免這個情況地發生。

直到之後惡魔隊得到了封神榜……這是一個轉機,讓惡魔隊實力更加強大,但是變數卻忽然加劇的轉機。

用封神榜得知了亞當的人類補全計劃與天使聯盟的真相,讓複制體楚軒不得不去設法抹殺天神隊,或者將天神隊的威脅降到最低。這是第一個變數,第二個變數就是封神榜的使用後果,一旦得到了這個東西,它的持有者即便不去使用它,一旦與人發生關系。也會造成因果點的累積。從而引發宇宙對其地排斥,而根據因果關系。是有了惡魔隊才有了這個人持有封神榜,所以整個惡魔隊都在被排斥對象中,這是第二個變數,運氣,至于第三個變數則是複制體楚軒提前得知了中洲隊的實力,特別是關于鄭吒的實力層次,除開複制體鄭吒以外,可以說整個輪回世界已經找不出能夠匹敵他的人選,所以既然複制體鄭吒能夠穩勝正體的鄭吒,那麼為什麼還要采取冒險的混戰呢?雖然混戰是幾乎絕對可以勝過中洲隊,但是慘勝的惡魔隊又能剩得下幾個人呢?這就是之前正體楚軒對中洲隊幾人所說的意思了,經曆決定了思想,因為惡魔隊對複制體鄭吒地絕對信任,而中洲隊對正體鄭吒的同樣信任……所以,王對王,兵對兵才能夠完美實施,這是第三點變數,雙方所壓的最大籌碼,鄭吒!

“知道我現在想什麼嗎?”楚軒看著眼前二人,他淡淡的說話道,同時雙手一抖,兩把高斯手槍已經落到了他的手掌中,這個男人接著已經擺出了槍斗術地起手式。

“……是關于小分隊戰斗地情況吧?那是我要你拿出造化玉碟的謝禮,雖然不知道你給中洲小分隊究竟下了什麼樣地指示,但既要抹殺天神隊,又要面對我派出的惡魔隊所有非主戰成員,在我們的戰斗結束之前,他們都無法遠離那里了,再加上你所投放的超級病毒,有理由相信,這些炮灰基本上是死定了,最終一戰的結果……將由我們來決定!”

複制體楚軒說話間也是雙手一抖,兩把手槍同樣落在了他的手掌中,這個男人擺出了與正體楚軒幾乎完全一樣的槍斗術起手式,兩個人除了衣著以外,看起來就仿佛是鏡子的里外。

“……你果然敗了,僅僅只把非主戰成員當成炮灰的話,複制體的我,你真的敗了……”

“經曆決定思想,這才是我正在想的事……”

楚軒閉了一下眼睛,當他再次張開眼時,雙眼已經變成了一片熱血沸騰,接著,他對著眼前二人扣動了扳機。

經曆決定思想……兩個同樣的自己。在兩個不同的環境下,形成地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卻說複制體楚軒果然是沒有把中洲隊到來的消息告訴其余四人,除了張小雪持有封神榜而知道事情詳細經過以外,其余四人都是被瞞在了鼓里,這四人分別是複制體銘薇和複制體昊天,還有另外二人卻是中洲隊員們未曾見過的成員,分別是一個持古劍的男子,一名身穿華服的少女,這四人的反應實在極快,乍見不對就已經分散到了四周環境中。只可惜附近也沒有精神力控制者存在,所以他們也無法通過心靈鎖鏈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又從倉庫中竄出了四個人時,這四人才停止了暗思暗想,認真看起了那中洲隊四人。

(楚軒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先後調走了兩批人,就留下我們幾個守在這里……莫非我們被他算計拋棄了?)

這四人心里都暗暗嘀咕著,不過中洲隊那四人一出現,其中二人的眼中就是一亮,除開複制體銘薇死死盯著張琤H外。還有那持古劍的男子也死死盯著了羅應龍。

在張睇P羅應龍這個層次的人,對于殺氣一類地感覺實在是極端敏銳,張琤輕N是遠程射手,對于感知一類實在是他的本能,而羅應龍也是元嬰級以上地修真強者,其敏銳感知自然是不說了,在二人死死盯著他們時,張琠M羅應龍已經疾速的向旁邊高樓密集處竄去。而其余二人程嘯和伊莫頓微微一愣,一人運行南斗水鳥拳跳動間竄走,一人則直接化為風沙消失不見。

(張琚K…)

銘薇雙眼滿是血絲,看起來仿佛要滴血一般,她看著張睇極h的方向暗暗念叨了幾句,接著拿起了放在手邊的亮白色巨弓,抬手就向天上射出一道能量矢,啪的一聲脆響。這道能量矢射入到了天空百多米處,接著爆炸迸發,一朵亮白能量花消散在了半空中,直到這時,銘薇才持弓緊隨在了張琱妨寣C也沒入到了無邊樓區中。

惡魔隊其余三人都靜靜待在原地。雖然此刻他們沒法交流,但是作為以叢林法則為生存基礎的惡魔小隊成員來說。在任何惡劣情況下的戰斗,配合,生存,乃至交流,他們都有自己獨特的一套,剛才銘薇射出地那一箭代表了她已經尋找到自己的獵物,而且是個人獵物的宣言,若是有團隊成員想要插手……那麼這名團隊成員將面對兩個敵人,一是銘薇,二是那個中洲隊成員。

(……除了趙綴空那個變態,居然還真有別人會使用個人宣言?)

其余三人都是驚怪不已,要知道這個人宣言除了表示與敵對者不死不結以外,還包括了對團隊其余成員的挑戰,這里是叢林法則的團隊,要活下去就要比別人強,狠,可怕,而除了楚軒布局以外,整個惡魔隊並不禁止團隊成員相互戰斗,比如趙綴空就利用個人宣言連續抹掉了數個惡魔隊新進強者……是抹掉而不是殺掉,那些人估計死之前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死掉……

其余三人可不是什麼新進強者,或者外強中干的菜鳥一類,他們是惡魔隊的主戰隊員,也深深知道銘薇地實力,自然不可能在這個和中洲隊大決戰的時候,去干些什麼打擾自己人的傻事了,現在的他們有更加重要的任務……中洲隊員還剩下三人。

持劍男子深深吸了口氣,他接著忽然仰天長嘯,同時將那長劍拋出浮在了半空中,那柄長劍並沒有發出劍身自帶的青鋒之色,反倒是放出一種詭異的灰白暗色,這個男子就這麼踩在長劍上也直飛而去。

(還有兩人……)

惡魔隊剩余的二人,昊天和華服少女心里都暗暗嘀咕著,他們知道這個持劍男人選擇地肯定是才進入中洲隊的修真者羅應龍,那麼中洲隊還剩下二人……

(……剩下的,就看楚軒的了……)

昊天和華服少女都默默看了一眼倉庫方向,在那里是惡魔隊實力排行第二的人戰斗地地方……或許,擁有了封神榜後,他地實力已經足以挑戰鄭吒了……

當然了。作為惡魔隊實力排行第四的趙綴空,所有人都不敢輕視他,甚至包括了複制體鄭吒在內,之所以他地實力還排在了獲得EVA初號機的羅甘道之後,最關鍵的原因是自從他在幾部恐怖片世界前得到某個信息後,就再也不隨便和人動武了……也沒有人敢和他動武……

“……兩個人的合體……”

趙綴空微笑的看著眼前女孩,他輕輕說道:“我們的精神體,或者說心靈之光有著致命缺憾,也即是不完整,這點應該是從培育我們的方法從根本上就錯了。心靈之光是個整體,從肉身到靈魂。是生命體進化的最大標志,如果僅僅只為了心靈之光那解開基因鎖和強大力量地功效,以此為目的而制造出來地生命體,從根本上來說就是畸形兒,也就是我們……”

趙綴空看著手中那把深紅色匕首,他自嘲一笑道:“看來我們都使用了同樣的辦法,那就是心靈之光的補完,因為我們的不完整。所以才能提前使用遠遠超過我們當時基因鎖水平的力量,但是同樣的,因為不完整,我們的壽命,精神,乃至是心靈之光都有極大的隱患,到了一個特定地時候,我們就會……”說到這里。趙綴空微微閉了一下眼睛,接著他又張開了雙眼,臉上布著溫柔的笑容。

“……所以了,我的小蘋果,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沒有殺掉你嗎?因為我們都是心靈之光的缺憾者,即便是采用兩個自己的補完方式來重新得到了那缺失部分,但是我們終究是不完整體,無論是力量。心靈意志的堅韌,還是肉體的強度,作為完美進化體培育的我們都屬于失敗者……呵呵,我親愛地小蘋果啊,在你青澀時就一直好好保存著你。直到現在的你也終于成熟了。我可愛的小蘋果呢,終于可以吃咯。童顏巨乳的極品呢……”

說到這里,趙綴空的下半身竟然慢慢凸了起來,那話兒看起來倒真是堅挺而巨大,不過這個家伙實在是有些變態傾向,竟然在這麼一個對決的關頭做出了這樣的事,實在是太……

“唉,哥哥,你終究是被心魔給吞噬了呢……”

和趙綴空平靜站在大街上的舉動不同,趙櫻空卻是隱藏在周圍地倒塌樓房之中,她的聲音不停從四周傳了過來,那聲音的出處時刻都在變化,讓人根本感覺不到她的所在位置。

“心魔?不,這或許才是真正的我呢,我可愛地小蘋果……我們中間只有一個人能夠活下來,究竟是你吃掉我呢?還是讓我吃掉你呢?那時我們將是真正地完整體,什麼鄭吒,楚軒,修真,EVA的,全都將是無法平視我們地弱者,興奮了吧?潮濕了吧?我可愛的小蘋果……”話音剛落,趙綴空整個人仿佛化為了一串幻影,肉眼難見的速度下,整個人已經沖到了之前趙櫻空聲音發出的地方,血紅色刀芒劃過,那只短小的赤紅色匕首竟然斬出了數米長短的血紅刀芒,轟然一陣巨響,在這片血紅刀芒前方百米內的樓房竟然同時崩潰垮塌,每一塊鋼筋混凝土都變成了沙子,這已經不單單是被匕首劃過了,而是一種類似于心靈之光的能量……或者說,這就是趙綴空的心靈之光。

“我的小蘋果啊,和你那近似于奇跡般的吸收所有能量的心靈之光相比,我的心靈之光實在是有些平凡無奇啊,僅僅只是念動力的外在表現而已,所以了呢,面對小蘋果時我都好自卑的說……”

趙綴空微笑著又一道血紅色刀芒劃過,他另一個方向百米以內的大樓又同時崩潰倒塌,那混凝土依然變為了沙子,這個男人只是悠閑的站在原地,看起來仿佛渾身上下都是破綻,但是潛藏在大樓廢墟中的趙櫻空卻是根本不敢攻擊。

(太強了啊……技能的強弱,與其使用者和使用方式有關,即便只是最普通的心靈之光表現方式,但是哥哥他真的是強得可怕呢……)趙綴空的速度快得變態,那是此刻的趙櫻空完全無法想象的速度,所以一貫喜歡近身短打地她反倒是隱蔽了起來,引得喜歡偷襲暗殺的趙綴空來追擊她……當然了。若僅僅只是速度的話,經曆過鄭吒“毀滅”狀態洗禮的她也未必沒有反擊之力,可是趙綴空並非只有速度而已,他的心靈之光的表現方式是念動力,而在他以一種莫名方式的使用下,這種念動力被他以極高速度震蕩了起來,沒錯,就是震蕩,當念動力以震蕩波的方式存在于他身體周圍時,那威力就仿佛是他身邊有無數的激光牆一般。大概除了鄭吒的“毀滅”狀態那極速極力可以攻破這層防禦罩以外,別地人都會為之無可奈何吧。

趙綴空的速度快得變態。那是此刻地趙櫻空完全無法想象的速度,所以一貫喜歡近身短打的她反倒是隱蔽了起來,引得喜歡偷襲暗殺的趙綴空來追擊她……當然了,若僅僅只是速度的話,經曆過鄭吒“毀滅”狀態洗禮的她也未必沒有反擊之力,可是趙綴空並非只有速度而已,他的心靈之光的表現方式是念動力,而在他以一種莫名方式地使用下。這種念動力被他以極高速度震蕩了起來,沒錯,就是震蕩,當念動力以震蕩波的方式存在于他身體周圍時,那威力就仿佛是他身邊有無數的激光牆一般,大概除了鄭吒的“毀滅”狀態那極速極力可以攻破這層防禦罩以外,別的人都會為之無可奈何吧。

在他們這個等級,簡單點說也即是第四階的強者們而言。真正的強大除了實質上的絕對強大以外,還包括了對力量地控制,與使用力量的方式,從這兩點而言,趙綴空都是一等一的超級強者。

(果然還是太勉強了,以融合的方式暫時形成了我現在的完整意識,終究比不得他以吞噬的方式形成的完整人格與肉體,而且我已經太久沒有和人打斗了。長久的沉睡讓我地實力比顛峰時期下降了三成左右,而他……我的哥哥啊,你的力量卻不停在增加呢……)

二人已經在這里對峙了許久時間,不知道為何,兩人卻並沒有進入到交戰狀態中。一言一語的談話。還有偶爾的出擊,但是二人卻都有著奇怪地克制力。這點卻是趙櫻空根本想不明白地情況,只是她的潛意識告訴她,不能這麼快就分出勝負……

就在這時,忽然從極遙遠外一道極亮閃光突兀暴起,一時間仿佛在地平線上多出了一個耀眼太陽一般,那並非是劇烈爆炸所迸發地光亮,而是一種並沒有高溫的冷光線,但是隨著這道亮光的突兀暴起,從極遙遠外傳來了劇烈的地質震蕩,就仿佛是小型地震一般,只是震度並非太過劇烈,而隨著光亮的逐漸黯淡,這波震蕩也逐漸趨于了平靜。

這道亮光才剛剛趨于平靜,在另一個完全不同的方向上,那處的天空忽然騰起萬丈黑炎,仿佛將那邊四分之一的天空都籠罩吞噬了一般,直到一股巨大力道直切開這萬丈黑炎時,從那個方向傳來了更加劇烈的威壓感,說不出什麼原因,趙櫻空只感覺到那邊的氣勢仿佛山一般壓了過來,即便相距那邊有數十公里乃至更遠,但是這股威壓依然無可匹敵。

“終于開始了嗎?”趙綴空也停止了瘋狂,他雙眼略略無神的看著那邊,直到那威壓變得稍弱時,他忽然又瘋狂大笑了起來,身體周圍十米范圍內,一圈圈仿佛漣漪樣的波動肉眼可見,他已經全力使用出了自己的心靈之光。

(終于開始了嗎?)

一絲奇怪的明悟,趙櫻空也從廢墟中默默走了出來,她雙手虛持著勝利與誓約之劍,眼中緊緊盯著了趙綴空。

“開始吧,哥哥,這最終一戰……也是我們的最終一戰,開始吧!”

卻將畫面回溯到黑炎暴起前的一段時間里,鄭吒在得到了複制體楚軒所給予的地圖位置後,當即就使用綠魔滑板向第七號實驗室所在駛去,那里的谷口處,也即是複制體的他所把守的地方,那是他們兩人最終對決的戰場……也是決定最終一戰勝利歸屬的最重要一戰……

(另一個我,在那生化危機二之後所給予我的痛苦,恥辱。還有警醒……直到現在,我終于可以一並還給你了!我要打敗你,還有你那已經病態的痛苦堅持!還有最重要地一點,我要讓中洲隊成為這輪回世界的最強!)

鄭吒心中情緒澎湃萬千,他只覺得胸口仿佛有火焰在噴薄一般,往事的種種盡在眼前,從生化危機一的進入開端,到與伙伴們的每一次拼死戰斗,再到伙伴們的犧牲與死亡,張傑的香煙與詹嵐的重生十字章。再到生化危機二時的無力感,那種伙伴們在眼前被殺。自己卻無能為力的被打敗,那種深入骨髓地絕望與無力……終于要面對了,整個輪回世界最強的男人,那個站在顛峰地另一個自己,抱著仇恨與悲劇而存在的男人……終于要真正的去面對了!

眼看著那山谷越來越近,鄭吒已經漸漸離開了城市的邊沿,忽然從左右兩個方向一共飛來了三個人,兩男一女。那女子正使用著精神力掃描鎖定著他,而其余兩個男人則一左一右的駕駛個人飛行裝置向他沖來,這兩個男人身上的氣勢都是不弱,一時間雖然還不能肯定他們實力究竟如何,但是很可能已經達到了第三階基因鎖頂峰,甚至是第四階基因鎖的程度上……他們是頂尖的好手,也是輪回團隊地絕對主戰力!

“是惡魔的成員嗎?難怪複制體楚軒那麼容易被我抓住,難怪在城里那六人中沒有精神力控制者。原來都被楚軒派到這里來阻擊我了嗎?”

鄭吒心中一動,當即就明白了這三人的來曆,除開天神隊有這樣的實力以外,那麼湊巧待在這里阻擊自己,並且還有這份強大的實力,除開惡魔隊已經不做第二人想,那麼複制體楚軒的目的就是非常明白了,他想用這三個棄子來削減他的實力……這才是複制體楚軒心目中王對王。兵對兵地伏筆嗎?

“白癡,識人不明……或者另有布局?”

鄭吒暗暗的罵了這一句,他已經顧不得去多想些什麼布局與陰謀的了,在這樣一個即將決戰的重要時刻里,他的全身心都已經只剩下了戰斗。同樣的。那怕是多出三個阻擊者,也無法阻止他前進的道路……

“滾開!”

鄭吒拔出虎魄刀一聲大喝。同時他雙眼複為一片清明,既不是開啟基因鎖的茫然,也不是戰意濃烈地激動或者冷靜,那是一種無法形容的清明之色,仿佛整個世界都在其眼中一般,同時,他身上迸發出了難以形容的威壓感,在左右兩人合圍上來時,他直接從二人間的空隙竄了過去,也不再理這三人的舉動,只是駕駛綠魔滑板漸行漸遠,而圍上來地兩個男人竟然呆在了空中一動不動,直到鄭吒已經飛出數千米開外時,那個女孩才著急地大叫起來道:“你們傻了嗎?快點追上去攻擊他啊!楚軒給我們的任務是盡量消耗他地力量,你們會被楚軒……”

“好可怕……”

這兩個男人卻並沒有去追擊鄭吒,而是仿佛感覺寒冷一般渾身劇烈顫抖起來,其中一個男人喃喃的說道:“好可怕,感覺仿佛已經死了一樣,如果攻擊的話……我們一瞬間就會被殺啊,說什麼實力才是趙綴空那個層次,開什麼玩笑,那股力量……分明已經是隊長那個層次了……”

鄭吒此刻可聽不到身後三人的竊竊私語,這樣輕易闖過三人的結果說實話他並不感覺驚奇,因為……這三人並非是中洲隊的成員,或者說複制體楚軒識人不明,他只是機械時的計算出了讓這三人伏擊以消耗他的實力,說實話那三人實力不弱,若是真要正面迎戰三人,那他的實力至少會被消耗一部分,可惜的是,他們團隊的團結終究還是像生化危機二時那樣,惡魔隊不過是個以力量團結起來的叢林法則之隊而已……

但是真有那麼簡單嗎?那個人畢竟是楚軒啊,即便複制體楚軒可能並不像正體楚軒那樣一心追求的是感情與感覺,但是……那個輪回世界最強智者,他的計謀真的僅止于此?肯定還有真正的一擊……

鄭吒帶著這樣的疑惑,迎向了那山谷氣勢迸發之處,在他剛才氣勢迸發的同時,那個方向也同樣冒出一股驚天氣勢來,那麼孤絕,暴戾,強大……

與此同時,從山谷入口處的小山上,一道黑色火焰直沖九霄,那黑色火焰仿佛無窮無邊一般,直達到了數千米以上的高空處,仿佛要將整個天空都吞噬一般,而小山也完全籠罩在了這股巨大無邊的火焰之中,鄭吒若是再繼續駕駛綠魔滑板的話,將會一頭撞在這黑色火焰的屏障上。

“我的宿敵啊……我來了!”

鄭吒大吼一聲,體內的內力與血族能量猛的運行起來,同時基因鎖也不停的向上開啟,短短數息時間,他已經進入到了潛龍變狀態中,同時也使用了“毀滅”等級力量運行渾身,在真元力輸入到虎魄刀中後,他已經舉刀猛斬而下,巨大的力量帶著真元力的撕扯力,竟然將那黑色火焰從中間豎著一刀而斷,整個人也義無返顧的沖入到了黑色火焰屏障里去。

這座小山已經被燒成了瓷瓦琉璃狀,這黑炎說來也是奇妙,能夠燒物而不傷主人,當火焰退去時甚至將小山土地上的熱量也一同帶走,鄭吒雙腳踏在這小山泥土上只感覺到一片冰涼,而那漫天無邊火焰已經消失無蹤無跡,仿佛之前的火焰沖天只是幻覺一般。

在那小山頂峰上,複制體鄭吒手持黑火巨劍,他依然還是那副模樣,臉上的刀笆,滿眼的殺伐,還有環繞在他身邊若有生命的黑炎與那對黑色翅膀。

“來了嗎?正體的我,已經等你好久了……”

“恩,我來了……複制體的我,我終于來了!”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六章:分戰!對戰!強戰!(二)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八章:戰斗!全面爆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