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二章:主戰場……各自的戰斗(二)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二章:主戰場……各自的戰斗(二)


程嘯大聲吼叫了起來,雖然他的聲音根本傳不出這轟鳴亂響的龍卷風,但是隨著他的吼叫聲發出,在他身體周圍的風壓頓時開始變得劇烈起來,更多的流風附著在周圍,順著整個龍卷風的旋轉,程嘯周圍的流風力量大到已經根本不由他所控制,此刻根本就像是流風強行壓著他瘋狂旋轉一般。

(風的協同,那種感覺,仿佛自身是風一樣,即便產生再多的流風變化,我也是身在其中,我就是風……不是控制風,而是引導風,將這龍卷風徹底化為我的力量!)

慢慢的,動了……整個龍卷風產生了一絲不和諧的移動,並非是按照軌跡線的向前移動,反倒是從底部向上斜起,慢慢的偏離了從上而下的形狀,反倒變成了一個橫向旋轉的詭異龍卷風,這樣的情形頓時讓得意萬分的偽娘一臉驚訝,他還從未見過如此模樣的龍卷風,看起來完全不符合自然規律嘛,這樣橫向旋轉也可以產生龍卷風嗎?

答案是不能……至少不可能自然形成,換句話說,眼前這個怪異的龍卷風就只可能是人為改變的產物了,只可能是身在其中的程嘯對其進行了影響,而且這種影響是針對整個巨大龍卷風而言,由此可知程嘯所具有的力量了,絕對是遠超偽娘的想象,當然了,偽娘也不是白癡,看見龍卷風這樣突兀的變化後,幾秒後他也猛然想到了這些,當即就不管不顧的打算向後飛去。只可惜……他明白的時間已經太晚了。

橫向地巨大龍卷風不停解離,其中的車輛岩塊之類的東西也不停被拋飛出來,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的發生不過都在數秒間而已,龍卷風解離時所爆發的巨大吸扯風壓讓偽娘根本無法離開,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龍卷風變形變小。接著連程嘯地身影也能夠模糊看到了,但也僅止于此。因為隨著程嘯的舞動,這段龍卷風竟然向他卷了過來。

這段時間其實極短,從偽娘想要逃跑到他被旋轉氣流給卷住為止,這一切地發生不過只在一兩秒而已。接著程嘯舞動起的小型龍卷風已經狠狠轟在了他身上。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旋轉氣流集合體了,而是以程嘯舞動的氣壓為核心,旋轉起來地拳勁風流,在接觸到偽娘身體地瞬間,這名以美麗小女孩為外表的偽娘身體馬上就被轟得四分五裂,連骨頭都被旋轉氣壓給卷成了碎塊,這還沒完,即便是小型版的龍卷風,這個龍卷風的直徑也在十米以上。帶著程嘯……是的,你絕對沒有看錯,是小型龍卷風帶著程嘯,而不是程嘯控制著小型龍卷風,就這樣橫向穿過棟大樓。猛轟在了一大片坡地上。轟然巨響,仿佛小型隕石墜落地面一般。一朵蘑菇云從地面升騰而起,雖然沒有火光爆炸,但是產生的破壞卻絕對不差,在坡地上方的幾棟樓房已經轟然倒地,而這坡地出現了一個寬度近百米,深度數十米的巨大坑洞,光從視覺上而言,和小型隕石撞擊的效果實在是差不多了多少。

龍卷風是旋轉地氣流,那樣的凝聚度與旋轉起來的切割力,和鑽頭接觸木頭的感覺幾乎一樣……當然了,威力大是大矣,不過身在其中的程嘯實在是希望這龍卷風地威力能夠變小一些,至少不會出現眼前這麼誇張地情形,將他撞在地面後,又隨著氣流升騰到數十米的高度,接著再次向地面墜落下來,若不是他地拳法特殊,這一下就足以摔死他了,即便是如此,一落到地面,程嘯馬上就癱軟在了地面上,根本不顧及周圍是否會有什麼危險。

“媽的,骨頭都碎得差不多了,這樣的狀態別說是駕駛綠魔滑板,隨便跑一只什麼喪尸出來就可以把我給生吞了,媽的,要死了要死了……那個偽娘沒想到那麼厲害,他在惡魔隊里實力如何呢?肯定是排到前三之列吧?”

程嘯躺在地上罵罵咧咧,心里簡直是郁悶到死,隔了好幾分鍾,他才忍著劇痛拿出了金針盒子,慢慢的用唯一還能動的右手握針,不停向身上各處插了去,直到他全身上下都插滿了金針後,這才慢慢盤膝坐了起來,整個人一動不動的靜坐著,在他頭頂上則緩緩冒出了白煙。

(給我些時間來恢複力氣,這時間千萬不要來什麼喪尸之類的東西啊,如果沒死在龍卷風里,反而死在了這些小東西嘴里,那我可是冤枉到死了……)

很顯然,程嘯的祈禱確實有了成果,因為龍卷風的強大破壞力,這附近確實沒有任何一只喪尸什麼的,不過……喪尸沒有出現,兩個楚軒卻出現了。

“……你的生命力還有多少?即便你有符文科技的造物,可以轉換能源為生命力,但是能量守琠w律同樣存在于這轉換之中,除開轉化時的能源消耗以外,還有散發的能源也要計算在內,即便是將我們兩個人的能源同時轉換,能有多少變成你的生命力?百分之二十?三十?”

“同樣的話我也回答給你……因果點還有多少?使用了如此多的因果點,你和你的隊伍,被這個宇宙位面所排斥的程度又有多少?可能一會就有一塊石頭掉過來砸死你,你覺得逆轉因果真的會很輕松嗎?”

“原話奉還吧,不單是我和我所在隊伍里的所有人會被世界排斥……同樣的,作為我現在的敵人,還有另一個我,你同樣也會被這個世界排斥,只是我們之間程度的不同而已。”

兩個楚軒渾身不停散發絢爛的光彩,那是-driv使用時的外在表現,也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真有主宰,這兩個分在不同隊伍。有著完全不同的經曆與認知地同一人,他們選擇的竟然是同樣的攻擊方式,以-driv為攻擊主力,輔助的是自行領悟的槍斗術,只是一個楚軒頭頂上懸著一個古樸小銅鍾,另一個楚軒身後不遠則飄浮著一個手拿紙張的女孩。

頭頂古樸小銅鍾地楚軒忽然槍口光芒死射,那絢爛的光彩簡直是比彩虹更燦爛。只是這燦爛背後卻是死亡地光輝,在光芒四散的同時,兩顆高斯子彈已經射向了另一個楚軒,也即是複制體楚軒。

這兩顆散發著絢爛光彩的子彈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間就射到了複制體楚軒面前。但也不知道他干了什麼,這兩團絢爛光彩竟然繞過他的身體射向了遠處,直接轟在了三人下方地一棟樓房處,這兩點細小地絢爛光彩相比樓房而言,就和人類腳下的一個小螞蟻一般大小,但是當這兩點細小的光芒射在樓房牆壁上時,那視覺效果卻足以讓人瞪暴雙眼,就仿佛一只小螞蟻咬了一個人一口,然後那個人瞬間被螞蟻吞進肚子里一樣。林雷這棟樓房接觸到絢爛光彩的那一點猛的迸裂,接著絢爛光彩化為劇烈的沖擊波,將這棟大樓連同其後百米內的大樓一同轟碎,看那威力實在是應該稱為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才對。

封神榜……扭轉因果,倒置乾坤……

複制體楚軒也不含糊。抬手也是兩道絢爛光彩射向了正體楚軒。這兩道絢爛光彩光射到正體楚軒正面處,那古樸小銅鍾自行一搖。一陣清脆的鈴聲發出,兩團絢爛的光彩竟然靜立在了半空中,仔細看去,不單是這團絢爛光彩,連四周地微塵,還有不遠處的複制體楚軒與那小女孩都同樣靜止不動了,直到正體楚軒移開身體時,四周的一切才猛的又開始行動,那兩團絢爛光彩同樣在地面上形成了巨大沖擊波,比之先前兩道絢爛光彩毫不示弱。

東皇鍾……鎮大千宇宙,鎮鴻蒙萬物……

程嘯看著越來越遠去的三人,他嚇得滿腦袋冷汗,剛才那兩道絢爛光彩就射在他一左一右處,將他給獨處在了中間,也虧得他地位置夠好,否則光是那兩槍就足以要掉他地小命了,看來果然是珍惜生命,遠離楚軒啊……他不能再待在這里了,這是會出人命的!

想到這里,程嘯二話不說拔腿站起,雖然又痛得癱軟了下來,不過好在他有金針刺穴地封閉痛覺手段,再次起來時渾身已經遍插金針,但是整個人畢竟得以行動,他連忙抽出了綠魔滑板,想也不想就向楚軒三人的反方向而去,反正按照程嘯的想法,真的是珍惜生命,遠離楚軒……

程嘯VS偽娘……程嘯勝!

中洲隊主力與惡魔隊主力的對戰,除開兩大楚軒戰斗得持久以外,其余人的戰斗卻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卻說中洲隊這邊也有一人去強化了果實屬性,那伊莫頓本來就是古代符文秘法所造成的異物,不但可以化沙成形,更可以使出許多古埃及秘法,只要能量不滅,其身體就可以無限複活,只是他在輪回世界多時,也知道這輪回世界里強人無數,他的能力對付普通人自然是絕對無敵,但若是對付輪回世界里的頂級強者,像什麼鄭吒,複制體鄭吒,楚軒之類的人,說不定反被秒殺了,在中洲隊這麼多部恐怖片世界後,他也有了足夠的獎勵點數與支線劇情,于是干脆強化了一個很配合他自身能力的屬性,沙沙果實。

再加上伊莫頓自身的能源比人類來多出百倍不止,雖然還比不得偽娘那樣憑借楚軒造物可以毫不忌憚的使用果實力量,但是當他使用出來時,其浩大聲勢也絕對誇張無比。

奈何伊莫頓的敵人昊天,恰好是克制住他的人,這人的來曆有些不明,似乎是和楚軒的基因制造有些關系,而且自身實力極其強悍,未入輪回世界時就已經天生可以使用心靈之光,進入輪回世界後雖然在中洲隊碰壁,被楚軒狠狠玩弄了一把,接著又被秒殺,但是其潛力極大,不但入了惡魔輪回小隊,更將自己的心靈之光念動力給進化了。成了什麼聖光氣,恰好可以對伊莫頓的能量產生極大傷害,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是並不想和伊莫頓死斗,抓住機會就打算逃跑一般,所以雙方才相峙了下來。否則還沒等伊莫頓使出沙沙果實,可能已經被這聖光氣給重傷了。

但是伊莫頓已經使出沙沙果實。方圓數千米內逐漸沙化粉碎,其真身更是隱藏在其中,每一次攻擊都是諾大一個沙人突兀出現,千米內地沙子都聚集在一處。沙人足有百米高度。搖搖晃晃,砸起拳頭仿佛打螞蟻一般轟向昊天。

昊天也實在了得,他對于心靈之光的使用異常熟練,早在他還身處現實世界時,就已經擁有了最基本的心靈之光意念力,而後進入輪回世界後實力不停增強,意念力無論質量還是數量都大幅度增強,直到質變為止,成為了攻防一體化的聖光氣。簡直是堪比EVA的AT力場,不單如此,因為他從很早以前就開始使用心靈之光,達到了目前的程度後,對于心靈之光地控制力實在是驚人的好。每一次防禦。每一拳擊出,所使用地心靈之光都恰到好處。沒有多一點也沒有少一點,即便是持久戰,即便他本身的能源沒有伊莫頓的充沛,但是照這樣比拼下去,先支持不住的人一定會是伊莫頓。

“喂,我說那個啥,呃,我們干脆講和吧,讓我走怎麼樣?我又沒偷你老婆槍你存款,媽地,干什麼一直追著我打啊!”昊天邊躲避著巨大地沙拳,邊不停大聲喝問道。

“少廢話!我的任務就是干掉你!”

伊莫頓也不含糊,准確的說是他是騎虎難下了,沙沙果實的威力確實不俗,乍一使用就引發千米內的土地徹底沙化,而且整個人對于能量的攻擊也有了些許抗性,不再是之前那般一被金光觸體就差點崩潰,這些沙子明顯可以有效阻斷金光,雖然無法豁免,但是畢竟比之前的硬碰硬好多了,但這也正是束縛住他的一點,若是不使用這沙沙果實的話……說實話,他真地沒把握能夠抗住昊天的攻擊,所以只能一鼓作氣的一直壓著昊天打了。

昊天心里也是憋屈得很,不知道為什麼,在這最終一戰之後,楚軒就再沒有給過他任何任務,但反常即詭異,這樣的情況反倒讓他心里揣揣不安,所以在對戰開始之後,他的第一想法根本不是什麼交戰,而是馬上逃離附近,越快越好!天知道楚軒又在設計什麼陰謀,他可不想平白無故就被當成炮灰啊,特別是在這最終一戰里……

“拜托啊!我是真不想和你打!你干什麼非得逼我啊!咱們好好打聲招呼,然後各自逃命不好嗎?”昊天又一次爆發出聖光氣,一大團金光擊碎了一只二三十米巨大地沙化手掌,說實話,直到現在為止,昊天心里也帶著了怒氣,所以他最後再一次大聲呼叫著,這也是他最後地努力。

伊莫頓根本沒有停下,准確的說是根本沒敢停下,他再一次發力,又一只百米以上沙人聚集了起來,張嘴就是一大團風沙吹了過來,隨即將昊天整個人都掩埋在了其中。

“媽地!”

昊天一聲大吼,身上猛然迸發出刺眼的金色光芒,被這金色光芒一照,沙人仿佛雪遇驕陽一般融化了下去,這還不算,昊天這下也是發了狠,之前他三番五次想要逃跑卻都被沙人所阻,現在一旦下了決心也是殺伐果斷,渾身上下金光源源不絕,仿佛一顆小太陽一般立在半空之中,在他下方,那沙人不停縮小,片刻間竟然完全融入到了沙地里,仿佛已經被擊殺了一般,再也看不出絲毫存在了。

昊天心里明白,這個伊莫頓別的不強,但是生命力卻仿佛是小強一樣,這樣的攻擊根本不可能殺掉他,當即也毫不停息,只見他單手一提就聚起一顆金色光球,接著將金色光球輕輕一拋,猛的一腳踢在了光球上,這顆光球在他腳上被踢竟然沒有爆炸,反倒是像足球一樣被踢向了下方沙地。

光球剛一接觸沙地,頓時就化為一大片金色液體慢慢融入沙地之中,說時遲那時快,這金色液體不過剛剛出現兩三秒而已。在昊天下方處,那片被金色液體融入的沙地忽然猛烈爆炸開來,金色液體仿佛液態炸藥一般猛烈,下方百米內的沙地已經被炸成了虛無。

“怒了!你這個沙怪!媽媽地,老子又不是泥捏的菩薩,要死就一起死吧!”

昊天也不管什麼楚軒的恐怖了。他現在心里簡直是憤怒欲狂,身上的聖光氣不要錢的向下撒出。每撒出一段就爆炸一段,下方的沙地已經被炸得滿是坑洞,好半天後他終于也喘息著停了下來,可是他剛停下沒多久。下方地沙地又開始蠕動起來。漸漸的,一個沙人出現在了下方。

“……算了,我連生氣地力氣都沒了,只能做掉你,然後我再開始逃命吧!”

昊天苦惱的揉著太陽穴,他說著說著已經一腳踢向了沙人的頭顱,只見金光一爆,這個沙人頓時又被踢得粉碎,聖光氣確實不愧是進化了的心靈之光。其威力也絕對超越了意念力,僅僅這一擊之威,就不下于鄭吒地瞬間毀滅狀態了,縱然威力上還有些不及,但是對于能量方面地破壞卻是尤有過之。

看似攻擊凶狠。打得伊莫頓毫無反手之力。其實伊莫頓現在心中卻是漸漸安定了下來,之前他一直拼命攻擊。而昊天卻是有氣無力的回應,那時的他能量消耗太大,以至于想停也無法停下來,直到這時昊天雖然瘋狂攻擊,但是他卻可以借助沙地的優勢不停游走,其實他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此時情形已經徹底逆轉,他反倒不怎麼想結束了,反正只要纏著昊天不讓他逃跑就行。

就這樣,整個沙地上不停金光閃爆,當昊天一停下來想要離開時,又是漫天沙塵暴直飛,一個沙人頓時擋在了他離開的道路上,就這樣熬著,伊莫頓卻是心中竊喜,暗暗想著干脆就這樣慢慢磨死昊天得了。

就在兩人又處于對峙階段時,忽然見遠處一陣絢爛光彩發出,接著地面一股劇烈的沖擊波爆炸而起,將一連排數百米的樓房完全轟成了渣,二人抬頭就看見遙遠外天空上三個人飄浮在那里,兩個一模一樣的楚軒,還有一個懸浮在不遠處地女孩,一個楚軒頭頂上則懸浮著一個古樸小銅鍾,三人不停的疾速飛行著,好半天都沒有再發出一槍。

其實這是三人所處時間段和其余人不同的原因,因為東皇鍾和封神榜的作用,雙方都想要禁錮對方的行動,但是都被對方地能力所抵消,相互作用下,在外人看來他們地攻擊速度就變得了很慢,其實若是換一個人進入他們之間,可能瞬間就會被-driv給打得粉碎了。

雖然二人的攻擊頻率緩慢,但是不多時又各自射出了一槍,在地面留下了兩條巨大溝渠,接著二人才逐漸越去越遠……不幸地是,那兩條溝渠恰好一左一右的出現在了沙地邊沿,若是攻擊再集中一些,昊天和伊莫頓差點就被打中了。

“……伊莫頓,我們還是快點分出勝負吧?你覺得呢?”

“你的要求可以滿足……”

二人的表情都是帶著一種後怕,剛才那攻擊可和聖光氣的攻擊不同,那是一種類似于能量湮滅的攻擊,波動之中就是深深的溝渠,除了被波動轟碎的岩塊沙石,溝渠中的東西卻是直接被信念之力給湮滅了,若是打在二人身上……他們簡直不敢想象那會是什麼後果,不是不可想象,而是不敢想象。

兩人都害怕了,他們第一時間就運起了各自最頂級的力量,在巨大的生存壓力下,兩人都再沒有什麼保留的打算,所謂珍惜生命,遠離楚軒,這對于飽受楚軒摧殘的中洲惡魔二隊成員而言,並非只是口號而已。

“知道嗎?聖光氣的秘密實在是太多太多,這是最頂級的心靈之光形式之一,除此以外,我所知道的最頂級心靈之光只有羅甘道的AT力場能夠等同它……或者鄭吒的滅世之焰也能超越它,但是也僅有這兩樣而已,一個等同,一個超越!”昊天大聲吼道。

其實昊天所說的倒是實話,除了這兩種心靈之光以外,他再沒有發現別的心靈之光可以達到聖光氣地高度了。或許是那些人的心靈之光外在形式還沒有顯露,但這也說明了聖光氣的強悍。

隨著昊天全力運行聖光氣,這金色光芒竟然漸漸物質化,變成了一件金光半身鎧穿在了他身上,除了頭部,胸口。腕部和少許要害部位被遮擋以外,手上更是出現了一柄金色長槍。在他身後一大片金色光芒仿佛羽翼一般,看起來倒真像是戰斗天使那樣威武……除了他的表情是害怕夾雜著瘋狂以外,別的地方真的是一點破綻也沒有。

至于伊莫頓所表現出來地形象也絲毫不差,那是一個完全實體化的巨大花崗岩人。其顏色竟然已經不是沙地土黃色。而是一種類似于紫晶般的花崗岩色彩,整一個巨大紫色花崗岩人的出現,身材雖然沒有百米高度的誇張,但是也有五十多米以上,光看一看就知道這厮此刻地力量如何驚人了,和天空上那小小地昊天比起來,伊莫頓看起來仿佛還要強上一些。

當然了,肉眼所見並非是真實,雙方的實力差距也並非只是肉眼所見到的部分。當這個花崗岩巨人出現後,昊天舉起長槍就從上而下猛降下來,短短百米高度,兩三秒內昊天就將長槍直刺入了花崗岩巨人擋在額頭前的手臂上,轟然巨響。這只粗有數米以上的手臂竟然被小小的長槍給直接刺斷。正在昊天准備一槍再刺向花崗岩巨人時,這巨人另一只手臂猛的轟了過來。從頂上一拳將昊天給轟入了沙地里去,同時花崗岩巨人甚至舉起了被轟斷的手腕,向著昊天陷入的沙地猛擲下去,每砸一次都迸起數十米高地沙塵,巨大的力量很快將地面砸出了一個深深巨坑。

“這是純能量的攻擊吧?媽的,沒想到你學得倒挺快!”昊天的怒吼聲從那深坑中發了出來,接著金色光華一閃,一個滿身是血地金色人影出現在了花崗岩巨人面前。

能量是相對地,不存在什麼絕對的相互克制,光明可以克制黑暗,黑暗同樣可以克制光明,昊天地能量可以消融伊莫頓的本體能量,反之也是同樣,只看雙方誰給對方的傷害更大一些罷了,這一頓好打,將昊天一直的優雅給徹底打掉了,這厮現在也像是接頭械斗的小混混那樣,卻是打出了真火。

昊天也不含糊,渾身上下金光大盛,在生存的壓力下(准確的說是在楚軒的波及壓力下),他爆發出了難以想象的戰斗熱情,即便被狠揍了一頓,他還是猛的從花崗岩巨人頭頂落了下去,一腳壓在了花崗岩巨人的頭顱上,金光爆閃,這花崗岩頭顱頓時如粉末一樣碎裂開去,花崗岩巨人狂吼一聲,整個身軀劇烈顫抖了起來,不過還好只是顫抖,並沒有被昊天一擊倒地,反倒是又開始揮動手臂砸向了半空中的昊天。

這一拳又砸得了硬實,將昊天足足砸出了百米開外,虧得這個男人有金光護體,否則這一拳足以將他給砸成肉泥了,不過花崗岩巨人顯然還不解氣,竟然撕扯著身上一大塊花崗岩,猛的向百米外的昊天扔了過去,嘭的一聲巨響,一顆金光球從下而上炸在了花崗岩石塊上,巨大的爆炸波動轟向四周,掀起的沙塵遮擋住了花崗岩巨人的視線,直到十多秒後,這一方的塵土才降了下去,在那塵土陰影中,昊天身邊足足出現了上百顆碗口大的光球,將這一片地面照得是金光燦燦。

“我真是個白癡,居然硬是和你這樣的弱者在這里耽擱許久……算了,拼盡全力也要干掉你,至于之後實力大降什麼的我也不管了,不干掉你我就會被拖死在這里,一切就聽天由命吧!”

昊天瘋狂的大笑著,他的身體明顯帶著顫抖,這次一下子放出如此多的聖光氣,以他的實力而言已經是透支生命了,如果這一次還殺不死伊莫頓,那他就是死定了,所謂的孤注一擲也就是這個意思。

伊莫頓明顯看出了好歹,這個凝聚起來的花崗岩巨人竟然開始慢慢解體,看來他又想要再次躲進沙底下,只是解體的速度比沙人而言卻要慢了許多,昊天也不可能等他慢慢躲開,這個男人又是猛的跳起,雙腳上金光大燦,帶著那上百顆光球一起猛踢在了花崗岩巨人上,隨著第一顆光球接觸到花崗岩巨人上,金色的光芒頓時仿佛液體一般遍布巨人體表,一顆一顆,一層一層,將那巨人身軀硬生生以金色液體給腐蝕了下去,昊天看似威猛的一腳,踢在花崗岩巨人身上卻是速度極慢,仿佛是陷在泥漿中一般,只是每一寸移下都會破開厚實的花崗岩軀體,連帶里面的黑色能量也同時腐蝕而去,十多秒後,這個花崗岩巨人已經被腐蝕掉一半身軀了,剩余的身軀早已經崩潰,變成了一大團黑色能量物。

這一大團黑色能量瘋狂向下沖突著,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金色光球壓頂的威力下,卻是一步都無法向沙地里鑽去,只能瘋狂的發出嘶吼聲,不停掙紮在光球壓頂的巨大壓力下,只可惜這股壓力十分之大,讓這暗影連動彈一下都不能。

“跑不掉了!死吧!”

昊天已經幾近瘋狂,他已經將全身心的力量都使用了出來,在之前他跳起來攻擊時,一部分的聖光氣已經潛入到沙地里,阻擋在了花崗岩巨人的退路上,這一下全面爆發,他體內連一丁點殘余的力量都沒有,離體的聖光氣,體表的聖光氣,沙地里的聖光氣,三股力道合一,鐵了心的要干掉伊莫頓,不多時,只聽到嘭的一聲,仿佛鍋蓋落地的聲音一般,昊天終于一腳踢在了沙地上,連最後一絲暗影也壓碎在了沙地中,隱約間,他仿佛聽到了一個男人大吼出安蘇娜三個字,接著就再也沒有丁點聲音了。

“我贏了……嗎?”

昊天一落地,當即不顧形象的躺倒在了地面上,看他的樣子實在是狼狽不已,最後的瘋狂攻擊,金光迸發的巨力將他身上所有衣物都已撕碎,此刻他已經是徹底的赤身裸體,連條內褲都沒有剩下,身體里更是沒有一絲一毫聖光氣,此刻的他別說是再來戰斗了,和之前程嘯的情況極是類似,多出來一只喪尸都足以殺掉他。

不過說起來也是昊天的運氣,之前和伊莫頓使用沙沙果實,幾乎將周圍千多米范圍都變成了沙地,再加上楚軒戰斗的波及,這附近還真沒有一只喪尸或者變異生物。

又過了好半天後,昊天才渾身顫抖的站了起來,他默默看了看身下的沙漠,歎了口氣拿出了綠魔滑板,接著就向天空上飛了出去。

“我們都不過是局中棋子罷了,生死都不由我們自己,為何非要斗得兩敗俱傷呢?何必呢?何苦呢……”

昊天VS伊莫頓……昊天勝!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二章:主戰場……各自的戰斗(一)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三章:應龍本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