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三章:應龍本色(一)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三章:應龍本色(一)


在中洲隊與惡魔隊主力瘋狂對戰中,除開兩個楚軒的交戰變數極大,威力極大以外,若是只論威力而言,還有一處戰場也不亞于兩個楚軒的交戰威力了,那就是修真者的對訣。

修真者……這是一類不同于解開基因鎖的另一條變強道路,若是根據種種已知線索來推論,修真者的始祖當是聖人之一,雖說之後的修真者中並未有聖人的存在,但是光以修真的威力就足以對抗其余聖人,並且爆發了浩大的洪荒大戰,還逼得聖人們只能停戰,由此可見修真的威力當真是不可想象。

若說聖人的成長是屬于開啟自身力量,以自身引動宇宙威能的話,那麼修真就更像是科學了,以符文科技制造出種種威力巨大的法寶,以符文科技鍛煉自身,以達到不遜色聖人的地步,種種而言,修真法訣的最大的威力正在于其最初知識……符文科技!這才是其真正的精華。

眼下的兩個修真代表人物,一個羅應龍只具備修真鍛煉自身的法訣,但是卻極其正宗,乃是從輪回世界中得到的修真者典籍,這卻是外人無論如何也沒得到的東西,另一人則不但有鍛煉自身的法訣,也有複制體楚軒用科技代替符文科技制造出來的武器,只是其所得卻並不那麼正宗,法訣不全,武器也不完整,但即便是如此,二者相拼,也讓方圓數十里完全化為灰燼,真如核彈轟擊了一般。

卻說踏劍男子利用神秘器具引發了天道威力,竟然將促不及防的羅應龍深深轟入到了地底深處。之後更是身合天道雷霆,仿佛自爆一般將威力源源不斷打向羅應龍,當這一切攻擊停息之後,地面已經多了一個長達數千米,深度不可測的隕石巨坑,讓人驚異地是。踏劍男子居然還沒有死掉,只是面色蒼白無比的虛懸在半空中。但看他的樣子,實在是已經離死不遠了。

(真元力消耗太大,連帶的生命力和心靈之光都搭上了,最多還能活著幾分鍾而已……楚軒果然沒有說錯。這天道雷霆威力無窮。我最多只能發揮它百分之一的威力,若是已經度劫成仙,說不定這一擊下去大陸都會波蕩,果然是堪比魔動炮的修真頂級武器……羅應龍應該死了吧?那麼小妹地性命也就可以……)

“……我們都只是棋子罷了,何必呢?何苦呢?”

一個深邃的聲音出現在了踏劍男子地腦海中,也不知道這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來,隨著這個聲音的出現,從那深深巨坑中一道青光如電射出,卻是停在了踏劍男子面前巍然不動。這道青光正是一柄飛劍,而羅應龍安然無恙的站在了飛劍上。

也不能說完全安然無恙,至少羅應龍身上的衣物已經破裂得差不多了,而且連他護體地數面旗子也完全裂開,除此以外。他看起來至少要比踏劍男子好上許多。只是讓人奇怪地是,他的眼神里一片虛幻。並非是開啟基因鎖時的雙眼無神,而是眼中仿佛有大千世界存在一般,看不透底,望不到邊,而他的神情更是前所未有的嚴肅,一點也沒有以前那副調笑的神情存在。

“罷了,既然已經露出實力,他也一定已經知道,那還何苦繼續裝作弱者呢?”

羅應龍歎了口氣,忽然雙掌一搓,掌中頓時放出千道青光,每一道青光都是一道銳利無比的劍氣,短短數秒間,方圓千米內都被這些青光所籠罩,無論是岩石還是鋼鐵,在這青光面前都被削成了粉末,踏劍男子更是一聲都來不及吭,直接落了畫餅,變成灰灰了。

(該死,這一戰受傷太重,連本命法寶都損毀掉了,卻是再也布不出都天神煞大陣,雖然之前已經知道我會在這最終一戰里死掉,之後憑借鄭吒的主角氣運複活在中洲隊里,再與鄭吒他們合力最終與他一戰,或可以脫身出來,成為那掌棋之人……本來以為煉得了都天神煞本命旗之後,可以憑借神通強行度過這一劫,誰知道神通終究不敵天數,還沒有和我的克星羅甘道分出勝負,先就把本命旗給破敗在了這里,唉,看來終究是要死上一回了……)

羅應龍心中千思萬緒,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好半天後終于是想到了自己即將到來地死劫,心中又有些忐忑不安起來,畢竟鄭吒的主角氣運還有些轉折,兩個鄭吒都是鄭吒,誰是主角也並非一成不變,這最終一戰雖然並非是真正的最終一戰,但是對定下主角之位而言卻是名副其實,若是他的選擇有誤,主角是複制體鄭吒的話,那他地複活一事也就成了鏡花水月,所以最好地辦法還是不死為上,此時他的最大憑依都天神煞旗已經被破,天知道該如何去迎戰死劫呢?

(唉,若是八卦陣圖還在就好了,若是能夠使出兜率八卦爐,也是不下于都天神煞陣地了,而且以八卦陣的朱雀真火焚燒那EVA,說不定效果比召喚都天神魔更好一些,唉,卻不知道那八卦陣圖旗鄭吒是否還保存完好呢?)

羅應龍卻是不知道,鄭吒的那八面旗子早就用在了成就真元力的實驗上了,正所謂有道修仙則易如探囊,無道修仙則難如登天,鄭吒一無修真法訣,二無修真體質,硬是通過楚軒的幫助成就了真元力,那八面小旗卻是功不可沒。林雷

(罷了罷了,還有一件因果未了,雖然已經算出她是必死……但是亞當既然已經成功補全,為什麼還會輸呢?也好,若是亞當不死,他也一定不會安心,說不定我們這個世界頃刻之間就會毀滅,而且亞當不死。被他吸收的靈魂也就無法複活,終歸是件好事……罷了,先去見見亞當吧,將這段因果了卻,然後全力去拼上一拼吧。)

羅應龍又是深深歎息了聲,接著他望向了某個方向。駕著飛劍就向那方飛了去。

在羅應龍完全展現自身實力的同時,遙遠外地亞當正被羅甘道吞噬掉。而中洲隊活下來的幾人也開始向繩子飛出的方向而去,在大戰之後的場地中,只有那個被光團包裹的EVA存在。

“嗷!”

EVA本是外殼機械,內部生物體的半機械生命體。巨大地身體足有數十米高大。此刻的EVA那身體外地機械殼已經大部分解開,除了少數關節或者重要部位的機械依然存在以外,整個身體已經全被紫色的肌肉所充斥著,還有背後那十多對光翼,此刻也已經延長到了三四十米的長度。

(這里是什麼地方?我記得之前融入了EVA中,然後打算和羅應龍還有中洲隊地那些人一戰,他們被我殺掉了嗎?或者是逃跑了嗎?)

羅甘道動了動手腳,他一時間似乎還沒有從混亂中徹底蘇醒過來,他左右張望了一下。發現四周一片廢墟,似乎經曆了什麼殘酷戰斗一般,而這樣地場面似乎並非是他的EVA所造成。

(真是奇怪了,我和什麼人打了一場?是我的心靈之光耗盡了,所以脫離EVA蘇醒過來嗎?那對方居然沒殺掉我?或者是我把對方給徹底干掉了?)

羅甘道有些莫名其妙。他又動了動手腳。這時才猛然發現自己竟然是懸浮在半空中,而且雙眼所見的手臂也不是人類的手臂。竟然是紫色的巨大手臂,這分明是EVA的手臂啊,居然已經變成了他的肉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力量,我體內的地力量究竟是什麼啊?!源源不絕的心靈之光從靈魂深處迸發出來,天啊!這力量……這是解開第五階基因鎖的力量嗎?)

羅甘道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雙手,准確地說是以EVA初號機地眼睛看著EVA初號機的手臂,只見他輕輕一甩,在EVA手臂上頓時出現了肉眼可見地方塊形AT力場,這一甩之下,就將這大約一兩立方米的AT力場拋到了地面上,這方塊形的AT力場剛一沾地就放射出太陽般劇烈光芒,接著就轟然爆炸開來,將地面方圓數百米內都完全炸成了粉碎,那騰起的灰塵甚至將半空中的羅甘道都完全掩蓋了起來,直到整個EVA仿佛紫色閃電樣射出為止,半空百米以上都已經被騰起的灰塵所籠罩住了。“哈哈,哈哈哈哈……我終于可以報仇了!這股力量!用這股力量絕對可以干掉中洲隊所有人,誰也無法再阻止我了,哈哈哈,誰也無法再阻止我了!”

羅甘道瘋狂的笑了起來,或許是突然間擁有無法想象的力量,讓他精神狀態真的瘋狂起來了,剛剛吼叫完畢,他身後的十多隊光翼猛的一展,身後頓時迸出十多立方米厚度的AT力場,接著AT力場爆炸的威力,這巨大的EVA速度當真如電一般,眨眼間已經去到了天邊遠處,突然就消失不見。

羅甘道吸收亞當之後,就一直陷入在沉睡狀態中,這段時間很是長久,在他離大約半分鍾後,從他飛出的相反方向一道青電直射而來,正是羅應龍踩著飛劍疾馳而來,但是他來得確實是遲了一些,至少亞當已被吞噬,而羅甘道也順應成了他真正的死劫。

(果然是神通不及天數,沒想到羅甘道竟然因禍得福,成長到了現在這個程度,應該也是他的算計才對……)

羅應龍卻也不急著去追羅甘道,他反倒是停下飛劍,降落到了之前亞當補全的所在地,就見他從懷里掏出了一個龜殼,又拿出了幾塊非金非木的圓牌,就坐在地上擺弄著這些東西。

只見他將圓牌放入到了龜殼中,接著就輕輕搖晃起了龜殼,慢慢的越搖越急,神色也是越加的嚴肅,大約數分鍾後,他猛的吐出一大口鮮血來,恰好噴在了那龜殼上。整個人已經順勢軟倒在了地面,好半天後他才立起身拿出龜殼,在那里面的圓牌卻已經變成了粉末,這些粉末隨風一吹,羅應龍身邊四周都彌漫起了粉末。

“是了,是這樣補全地嗎?將所有生命體化為最基本的生命單位。氨基酸,基因鏈。各種細胞一類,形成如同羊水般的存在,然後吸收其生命體本身的心靈之光,而這些心靈之光則通過合並成為獨一無二的……解開第六階基因鎖的最終生命體。是這樣地一個存在。只是這個最終生命體並不完整,或者說亞當在補全的最初階段就被重創,以至于需要吸收大量地心靈之光才能再次補全,而這個時候就被羅甘道……”

羅應龍喃喃自語著,他單手一招,那些粉末再次轉變,又還原成了圓牌落在他手上,直到這時,羅應龍才再次站了起來。

(亞當一開始被重創是巧合。之後中洲隊的秘密武器是巧合,再來羅甘道的恰好時機出現也是巧合,若是他再早些或者晚些,都只能被亞當給吸收掉,這一切的巧合都發生在一起。這概率可能性實在是只能用奇跡來形容了……不過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麼奇跡。這一切地發生都只可能是一個意志地舉動,他……他太害怕亞當的第六階基因鎖了。太害怕亞當沖破這宇宙空間,所以……)

羅應龍呼了口氣,腦海中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假設。

(莫非……他只對于我們這個世界是獨一無二的至高存在,對于他身所處的世界僅僅只是個弱者嗎?)

不過現在想那麼多也沒用,羅應龍在這里已經耽擱了太久的時間,也不知羅甘道是否已經去到了鄭吒與複制體鄭吒戰斗之地,那里的戰斗將決定主角氣運的存在,絕對不能夠被外人所打擾,雖然不敢肯定此刻的羅甘道是否已經有實力對付鄭吒和複制體鄭吒,但是他可不敢冒險讓羅甘道去打擾他唯一的存活機會,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去阻止這個煞星。

整個最終一戰已經到了火熱化地最後時刻了,每一方的戰斗都已經交手甚至已經結束,比如三大決定性力量之一的天使聯盟徹底覆滅,亞當補全計劃的不完整啟動,還有化為最終生命體的他已經被吞噬,這一切地變動都足以改變結局……當然了,真正決定結局地所在,還是那兩個人宿命般的決斗。

“……終于再見了!”

時間回轉到鄭吒與複制體地他見面的那一刻,之前複制體鄭吒一直守在地下實驗室山谷的入口處,不但用他的黑色火炎封鎖了整個谷口,連他所在的小山都徹底封鎖了起來,普通人根本別想靠近這一處,直到鄭吒飛來猛力一斬,竟然將將那無邊的黑色火炎完全斬為兩段,複制體鄭吒也沒有再放出火炎,反倒是平靜的看著鄭吒走到了他面前,兩人就這樣面對面的看向了彼此。

“好久了啊,你終于追上了我的步伐……之前,我一直認為再沒有人能夠追得上我,沒想到第一個追上我的居然會是曾經被我殺掉的自己……”複制體鄭吒坐在巨大岩石上,他默默的看著鄭吒說道。

“不,不是追上……曾經我一直在追著你的步伐,我以為只要能夠超過你的力量,那麼我就能夠不再失去,但是我錯了,而且錯得很徹底……力量並非是我的全部,我只需要擁有足以保護我信念的力量就可以了,我並不需要追趕你的腳步,因為決定我是否能夠戰勝你的並非是我們所擁有的實力高度……而是我是否擁有守護的信念!”鄭吒握著虎魄刀沉穩的說道。

他頓了頓又說道:“越是接近你,越是感覺到你的強大,我們的實力差距依然是如此巨大,或許比之生化危機二時確實拉近不少,我卻依然只能仰視著你……但是這並非是我輸的理由,我沒有理由輸給你!我有我要守護的人,還有我們說好了一定要讓中洲隊站在輪回世界的最頂峰!我不能輸,我沒有理由輸!複制體的我,戰吧!”

複制體鄭吒一直仔細看著他,直到他的話已經完全說完後。這才搖搖頭望天歎道:“本來以為我們是同一人,在經曆過一次全滅之後,你會和我一樣變得強大,但是誰知道……你竟然走到了和我完全相反地道路上,忘記那一切吧!所謂的感情,信念。守護什麼的,那不過只是弱者軟弱的借口罷了。那不過只是為了掩飾自己器量的狹小罷了,來吧,讓我告訴你什麼叫作真正的力量!”

話音落時,複制體鄭吒從巨岩上一跳而起。巨大地黑炎長劍凌空斬下。當的一聲脆響,黑炎長劍和虎魄刀重重撞在了一起,但是結果卻是讓人詫異,複制體鄭吒借著從上而下地力量,反倒是被一動不動的鄭吒一刀震開,光以力量而論,鄭吒實在是比複制體鄭吒更要強得多。

“用你的黑炎吧,光以力量而論,十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畢竟我們地變強道路並不一樣,我地道路就只有力量而已……”鄭吒也不追上攻擊,他抖了抖虎魄刀說道,冷冽的刀鋒上竟然裹了一層黑色火炎無物自燃,被他一抖間就化為了虛無。

倒飛回去的複制體鄭吒一展肉膀。整個人就凌空虛停住了。他也不說話,而是默默仰頭看向了天空。當他低下頭來時,身上的黑色火炎猛的一盛,身邊兩米處都被黑色火炎所環繞,這黑色火炎仿佛有生命意識一般,只是環繞著他的肉體和巨劍,也不飛離,也不接近,比之寵物還要聽話。

“這是我的心靈之光,戾炎,是我心中的仇恨,暴戾,軟弱,還有一切的負面意識形象化產物,想要看我真正地力量嗎?那就活著和我戰斗下去吧!”

複制體鄭吒單手一招,一條匹練似的黑色火帶直掃向了鄭吒,而鄭吒也不敢怠慢,雙手持起虎魄刀,已經運行瞬間毀滅狀態在雙手之上,這一刀用力斬下,巨大的力量何止千鈞,若是被斬得實了,小山都會被攔腰斬斷,但是虎魄刀接觸在了黑色火帶上,卻仿佛刀入棉花一般著不住力,根本不似之前那樣輕易斬斷了火炎牆壁,竟然讓火炎順著虎魄刀就要卷上鄭吒。

“恩?”

鄭吒手上力量一抖,虎魄刀上頓時出現了一陣刀芒,真元力輸入到刀力後,他也不抽回虎魄刀,而是順勢一刷,刀芒刷的就將火帶給撕裂了一段,而剩余的火帶也就勢卷回到了複制體鄭吒身邊,仿佛之前那條匹練火帶只是幻覺一樣。

“你地戾炎還有禦力地作用嗎?好可怕的屬性,剛才那一刀地力量怕是連你肉體都抵擋不住,這一小段火炎竟然可以抵擋……”鄭吒感歎了句,手上動作卻是不停,腳上使出了剃,瞬間已經閃到了複制體鄭吒身前,虎魄刀帶上閃閃刀芒已經順勢刷下,仿佛剪刀遇布一般,外圍的黑炎輕輕一觸就被刀芒給劃破,而在那黑炎下卻是複制體鄭吒舉起巨劍迎上了虎魄刀。

當的又是一聲巨響,這一次卻是雙方拼成了個勢均力敵,不知道為什麼,複制體鄭吒劍上有了黑色火炎加持,其力量竟然足以硬拼鄭吒的瞬間毀滅狀態,雖然只是一瞬間的力量,但是這股力量卻是如此巨大,看來這火炎除了燒物,防禦,禦力以外,應該還有別的神妙才對。

(合該是如此,不然光是以火炎的威力,他也不可能成為全輪回世界的最強者,而是一直以來所公認的最強者,這火炎不知道被他用出了多少奧妙……真正的強大,並非是技能本身的強大,而是看使用者與使用方法而定,這句話實在是再正確不過了,他果然不愧是最強者,複制體的我……)

鄭吒一開始就使用起爆炸狀態了,面對號稱最強者的男人,他也從心底里謹慎無比,實在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而即便是爆炸狀態,也不過和複制體鄭吒真正的身體素質差不多,算起來,複制體鄭吒不使用黑炎時的身體素質大約就是他的爆炸狀態了,而使用了黑炎後,卻和他潛龍變使用爆炸狀態差不多,而持了巨劍後的力量更是足以和瞬間毀滅狀態相抗衡,雙方一時間就陷入到了相持之中。

雖然看起來二人斗得你來我往,五五平分,但實際上鄭吒卻是心頭暗苦,畢竟此刻是由他來進行主攻,而且是不停使用瞬間毀滅狀態與各種戰斗技巧才能達到如此,比如剃,比如月步等等,而且那黑炎著實是讓人忌憚不已,別看他似乎是寸炎不沾身,那卻是不停用真元力與魔力在身邊交融產生的力量來隔絕黑炎,而看複制體鄭吒的樣子,似乎還尤有余力,雖說他也是在試探對方,沒有盡到全力,但是這樣的戰斗著實有些悶人。

“複制體的我!來吧,用盡全力來一決定勝負吧!”鄭吒猛的一聲大喝,身上的內力與血族能量已經運行起來,他打算使用真正的毀滅等級戰斗了。

“不,等等,還有些東西沒有到……是了,你還沒有達到這個層次,所以是感覺不到他的,非得要達到這個層次,或者是天賦異稟,這才能夠感覺到……”複制體鄭吒卻是忽然說出了這番莫名其妙的話語,讓鄭吒實在是不知道什麼意思。

“他?誰啊?楚軒嗎?”鄭吒一刀斬出,空閑下忽然開口問道。

“你可以稱他為最初,也是最末,你可以稱他為創造,也可以是毀滅,你可以說他是造物者,或者是作者……我給他的稱呼是,道標……我們未來的控制者。”複制體鄭吒喃喃說出了這番話,他閉了閉眼,接著卻是再也不說一句話了。

(真是無趣啊,這樣的另一個我還根本不具備擔當重任的器量,主角主角,主角氣運嗎?翻掌之間就能滅掉的對手,看著他擁有我已經失去的一切,在那所謂的“幸福”中慢慢腐朽嗎?真是無趣啊……)

複制體鄭吒呼了口氣,他又仰頭看了看天空,身邊的黑炎卻是越來越洶湧,慢慢的,將兩人所戰斗的方圓數十米內都一一籠罩,這一處,已經完全化為了黑炎的領域……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二章:主戰場……各自的戰斗(二)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三章:應龍本色(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