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四章:空(二)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四章:空(二)


按照通常情況而言,基本上都是解開基因鎖第四階初級得到心靈之光,而第四階中級度過心魔後,才會根據自身的特點讓心靈之光個人化,也就像是羅甘道的心靈之光是AT力場,複制體鄭吒的心靈之光是戾炎,而鄭吒的心靈之光是潛龍變一樣,每個人的心靈之光具體表現形式都會有所不同,基本情況是這樣沒錯,但是也有極個別的天賦超群的人,比如昊天,甚至還沒有達到第四階基因鎖就有了個人化的心靈之光,比如羅甘道,雖然自身實力極弱,但是憑借EVA初號機的合體,也有了個人化的心靈之光AT力場,再比如趙櫻空和趙綴空,他們也確實沒有度過心魔,但是也有了個人化的心靈之光,這幾人就是屬于那天賦超群或者有特殊原因的人。

趙櫻空輕輕笑了一下,這才說道:“我也是與副人格合體之後,這才領悟了我自己的心靈之光,雙人之鏡……是這心靈之光的名稱,最開始,我是我,她是她,之後合體了,我不是我,她不是她,可是隨著這心靈之光的出現,我還是我,她還是她,戰斗的時候,哥哥可要面對兩個我了哦,那麼哥哥呢?哥哥的心靈之光又是什麼呢?”

“我的心靈之光嘛……”趙綴空溫柔的笑著,那雙眼睛卻逐漸充滿了血絲,看起來似乎滴染了鮮血一般,看起來甚是駭人。他一字一頓地說道:“寸地。”

“哥哥……終究還是放不下心中的執念,終究還是無法度過心魔嗎?)

其實以趙綴空的實力而言,早就應該擁有第四階中級的實力了,事實上光以力量而論,他確實是這個檔次的強者之一,但實際上他一直沒有度過心魔,或者說他本人就是心魔……

(寸步嗎?從名字上可以認為是……)

趙櫻空沒有機會再想下去。因為趙綴空接下來的攻擊已經到了面前,僅僅只是普通的沖過來一刺。卻讓他產生了避無可避地感覺,雖然鮮紅色的匕首就在眼前,但是趙櫻空地感覺卻是那匕首從四面八方刺過來,無論她向任何一個方向移動都會被刺中。這樣的感覺實在是不妙。

(氣勢的威壓嗎?不可能吧。我怎麼可能會被氣勢的威壓所影響?)

趙櫻空也不多想,身軀一閃間消失在了原地,同時另一個趙櫻空則出現在了趙綴空身後,無形重劍橫向斬向了趙綴空。

“刷!”

一聲輕響,在無形重劍剛觸碰到趙綴空身體時,趙綴空依然毫無遲疑地將匕首刺向了前方,結果卻是讓人驚奇,趙綴空那一劍明明刺向了虛空,但是在他身後地趙櫻空肩上卻猛的暴起血花。那整個肩膀都被匕首給刺穿了,那重劍也握不住力道,兩相比較,趙櫻空果斷的向後跳了出去。

“趙綴空!你怎麼刺中我的?”

趙櫻空滿臉寒霜,絲毫沒有之前那溫柔笑著時的嫵媚。雖然整個人的容貌未變。但是那種嫵媚一旦消失,整個人看起來就多了一種英氣。偏為中性的小臉看起來倒有了另一種美麗,她就是副人格的趙櫻空。

“小蘋果呢,哦,變成了青澀的那顆小蘋果……學著已經成熟地小蘋果吧,靠人不如靠自己,如果要弄明白我為什麼刺中你,那就自己去想好了。”

趙綴空溫柔的笑著,笑著時還一匕首輕輕刺出,在他身後的趙櫻空又是瞬間消失,新出現的趙櫻空更在他數十米開外,但是這一匕首依然是在她身上造成了一個傷口,也虧得趙櫻空及時舉起重劍擋了一下,才讓這傷口只是傷到了手臂。

“小蘋果,你一直護著她,那可是永遠只能成為生澀的小蘋果哦。”

“……可是也總比被哥哥強行摘下地強吧?”趙櫻空溫柔地笑著說道。

(我的心靈之光是形成兩個獨立地我,雖然在同一時間只能出現任意一個我,另一個我則像藏在鏡子里一般處于異空間,無法攻擊,無法傷害……換句話說,只要一個我吸引敵人,另一個我趁機去到安全處,那麼中短距離戰斗中我就先處在了不敗中,那麼他又是如何打到我的呢?)

趙櫻空心中不停的思索著,剛才趙綴空說得倒是不錯,副人格的趙櫻空畢竟不是主人格,她無法像主人格那樣在任何情況下都冷靜思考,可以說,這就是兩個人格天分的差距。

(寸步寸步,如果說是空間性質的能力,莫非是指……)

趙櫻空又擋了幾次趙綴空的攻擊,每次都無奈的讓身上添傷,每次都只是簡單一刺,明明那處只是虛空,但幾次都被刺中,連續幾次之後,趙櫻空終于找到了那其中的規律。

“寸步……哥哥,你的心靈之光是指在某個范圍內,所謂的空間都只是你一步內可以到達的嗎?換句話說,是指縮短空間?難怪了,你的匕首可以攻擊到百米之外,只是輕輕一揮就可以達到,我之前還真以為是念動力造成的呢,看來這根本是哥哥的心靈之光呢,寸步嗎?”

古時就有所謂的十步一殺,也即是在十步以內任何位置都在其一擊范圍,而所謂的寸步,不也意味著四周任何距離,都在他寸步所移的范圍內嗎?想那匕首何等之小,若真是只有寸步的距離,趙綴空隨意一刺還真是百刺百中,也難怪趙櫻空無論如何騰挪也躲避不開了。林雷

(若是如此的話……那就不能一直躲避了,哥哥,你的意思就是這樣嗎?想要快些解脫嗎?)

趙櫻空微微一歎。不過她馬上就振作了精神,嘴上說道:“哥哥,抱歉……我是絕對不能敗地,那怕是……我也絕對不能敗在你手上,我的伙伴們還在苦戰,縱然我已經無法去幫助他們,也絕對不能讓哥哥去傷害他們。所以哥哥,和我一起……”

話音落時。場中的趙櫻空卻忽然消失不見,四周也再沒有出現另一個趙櫻空,這卻是真正的消失不見,和之前一人出現一人消失完全不同。任憑趙綴空如何查找也找不出一丁點端倪。

“小蘋果。光是躲著可沒辦法……”

趙綴空的話還沒說完,從他身後一道重劍已經刺了過來,他也不轉身,凌空輕跳時就是一匕首向前刺出,但是身後的那柄重劍還沒有消失,忽然他刺出的那柄匕首上卻壓著了一只輕巧柔和地小手,趙櫻空就這麼巧笑倩兮的立在他面前,兩人間相距不過只有數十厘米而已。

“哥哥,抓住你了哦……”

趙櫻空地手順著匕首輕輕捏在了趙綴空的大拇指上。說時遲那時快,這一切的發生不過在零點零幾秒內,從重劍出現,趙綴空跳起,到趙櫻空出現並且捏住了他握匕首的手指。這一切地發生眨眼間就完成了。接著趙綴空卻是渾身放松,只有沒有握住匕首地另一只手輕輕抖動了一下。

“所謂小巧騰挪也是需要力才行。哥哥對我真的很熟悉呢……可是,你真的不用力嗎?”

趙櫻空微笑著,也不繼續攻擊,反倒是將眼睛稍微閃了一下趙綴空的身後,那里竟然還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趙櫻空,只是這個趙櫻空看向趙綴空的神色全是仇恨,還帶著一種無法描述的茫然,而她的手上正持著那柄無形重劍。

“哥哥,我的心靈之光可是有兩個哦,我地心靈之光是湮滅,可是將對方的心靈之光湮滅掉,而她的心靈之光則是雙人之鏡……懂了嗎?哥哥這次可再也無法逃開了。”

趙綴空另一只手微微震動了下,可是卻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當趙櫻空捏著他手指後,他自身的心靈之光就以極快的速度湮滅消失著,當然了,有得到就必定要有付出,趙櫻空地心靈之光也以極快地速度不停消耗著,而且她的消耗是雙份才對,一個身體負荷著完全不同地兩個心靈之光,這樣的消耗大概也只有趙櫻空這樣等級的強者才能使出來吧,別的人,即便是天賦異稟的昊天估計也會被吸成人干。

趙綴空也不驚訝,他臉上依然帶著那種近乎瘋狂的微笑,是的,雙眼滿是血絲,眼中充滿了瘋狂,而臉上卻還是帶著微笑的表情,他也不移動上半身,只是腳下用力就跳了起來,可是他剛剛跳起,就看見眼前的趙櫻空笑意更是濃烈,而在他身後的那個趙櫻空,手上的無形重劍已經開始閃動劇烈的光芒。

那無形重劍一寸一寸的散發出劇烈白色光芒,整柄劍也從透明狀態中現出了真身,那是一柄金黃色的騎士重劍,古樸的劍身上刻寫著無名銘文,接著整個柄劍被趙櫻空揮動起來,一條白色絢爛光帶將趙綴空和主人格的趙櫻空沖在了其中,帶著二人疾速的向半空中沖去。

二人剛一被沖上天,趙綴空握著匕首的那只手已經劇烈抽了回去,因為雙方此刻完全是處在“力量”之中,雖然有心靈之光自帶的護體效果,這條劍光帶還殺不了他們,但是受到重創是一定的了,而且被擊中時的力量……雖然是被動的力量,但那也是力量,而趙櫻空在這種近身的距離小巧騰挪下,她每一個動作才是真正的殺招。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作為都已經擁有入微能力的二人,輕輕一動間,彼此都有了感應,在趙綴空猛力抽回手臂的同時,趙櫻空也順著這力道用力向前一揉,輕輕一聲啪響,趙綴空握匕首的幾根手指頓時被揉得了脫臼,這還不算,趙櫻空更是順著力道握住了趙綴空的手腕。

“哥哥,接下來你會怎麼做呢?”

趙櫻空輕輕笑著。說上又是一抖,輕易就將趙綴空地手腕給扭脫臼,不過也僅到此為止了,在手腕脫臼前,趙綴空剩余的幾根手指輕輕一挑,血紅色匕首已經被挑飛了起來,接著他一只手腕脫臼。趙櫻空順著這只手腕開始向他的手臂伸去。

趙綴空似乎已經完全舍棄了這只手臂,他也不管趙櫻空的動作。只是另一只手虛空在匕首柄上輕輕一彈,一股力道就使得匕首飛向莫名位置,而他自己則扯動自己被控制的那條手臂,自顧自的猛然一扭。輕易將手臂給扭斷了。仿佛根本感覺不到疼痛一般,扭斷手臂的時候他甚至還輕笑出聲,身體帶著一種仿佛興奮地輕微顫抖,任憑趙櫻空又將他的手臂給扭脫臼。

“小蘋果……一切都該結束了。”

趙綴空微笑出聲,那被他彈飛地匕首竟然不知何時飛到了他身後,貼著他被扭脫臼的手臂向前刺去,因為有手臂的遮擋,趙櫻空沒法看到匕首正向她刺來,而且因為正扭著那只手臂。所以離匕首的直線距離也是最近地……即便失去了空間性質地心靈之光,趙綴空也絕對不會是任人擺布的弱者。

“嘶!”

一聲輕響,匕首輕易劃斷了趙綴空脫臼的手臂,並且順著血肉直直刺入到了趙櫻空的手掌之中,同時因為手臂斷開而脫離趙櫻空控制的他。第一時間就使用心靈之光寸步。剩下的那只手輕輕一點,那柄匕首仿佛有一只手操縱著它一般。竟然自行旋轉了起來,這時它還卡在趙櫻空的手掌中,這麼一旋轉,竟然將趙櫻空的整個手掌都完全切了下來,這還不停,紅光一閃,匕首又向著趙櫻空的喉嚨刺了過去。

“哥哥,可沒有那麼簡單呢,沒有將哥哥給打敗,我怎麼可能會死呢?”

趙櫻空輕輕一笑,她也不看自己被切開地手掌,整個人看起來輕微一閃,當的一聲脆響,一柄無形透明重劍忽然擋開了血紅色匕首,只是再看時,她臉上的微笑已經消失,反倒是帶著一種仇恨。

“副人格?”

趙綴空只來得及剛剛反應,一只柔白小巧的手掌已經從他肩後穿了過來,輕易就從後方扣住了他的鎖骨,並且其中兩根手指還即將摸到喉結上,說時遲那時快,趙綴空剩余地手掌又是虛空輕輕一點,在他地心靈之光被封鎖前,血紅色匕首又被控制了起來,並且向著他自己刺了過來。

“哥哥,如果我們長大了……喂,哥哥,認真聽我說話拉,那時候我就嫁給你,然後再替蕊空找一個好老公……嘻嘻,那時候我們就永遠在一起,如果家族的那些老家伙們敢來煩我們,我們就先把刺客世家給毀滅了再說,你說好不好,哥哥……”

“……哥哥,我好難受,身體里面地惡魔好像要沖出來了一樣……哥哥,我還能壓制這惡魔多久?”

“……我說了很多遍拉,面對敵人時,要這樣一直微笑,只是眼睛里冰冷的看著敵人,不要那樣子傻笑拉,哥哥……”

“……不要死啊,我說過要大家一起活下去,我們找到辦法,把身體的隱患解決了,然後一輩子開開心心在一起……我不要一個人,我不要一個人孤單的活著,哇,趙綴空!我恨你,我永遠都恨你!”

曾經的過往,三個孩子孤單的相互守望著,彼此鼓勵對方活下去,彼此希望成為對方的***,也希望對方能夠成為自己的***,即便看不見未來,但是能夠看見彼此就已經覺得很幸福了……可是那一切終究已經結束了,剩下的是失去了***的黑暗與冰冷,在看不到未來的道路上,越走越沉淪……

(哥哥,已經找到了新的***的我……我絕對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孤單的沉淪了!)

轟然巨響聲中,糾纏著的二人轟然落地,將地面都深深壓入了一個坑洞,趙櫻空依然緊緊貼在趙綴空的後背上,而趙綴空則默默的站在地面上,若是不看四周環境和二人處境的話,他們看起來倒真像是一對情侶。“哥哥。可不行哦,又一次想要強迫我嗎?又一次想要獨自承受痛苦和孤獨嗎?哥哥,這次我絕對不會松手地!”

在趙綴空的正面處,那柄血紅色匕首竟然是向著他的心髒刺了進去,不過剛剛刺入半分而已,本來卡在他鎖骨處的小手竟然偏轉過來,用手掌死死卡住了這柄匕首。而趙綴空的單手則壓在匕首手柄上,企圖向自己心髒內壓進去。

“哥哥。這是吸血鬼之觸吧?雙A級的傳說魔法類武器,但卻沒有任何的屬性加成,它唯一地特點是可以吸收對方的心靈之光屬性,不是直接吸收心靈之光。僅僅是吸收對方心靈之光地特殊屬性而已。而且也僅僅只能維持片刻而已,若是對旁人來說,這是真正的雞肋,但是對于我們來說……不,對于所有刺客世家制造出來的不完整者來說,它就是我們能夠活下去的唯一救星。”

趙櫻空說著說著,她眼中忽然流出了淚來,她就這麼趴在趙綴空寬闊地背上流淚不止,手上地血紅色匕首已經割開了她的手掌。掌中的血順著匕首流向他的胸膛,兩人的血慢慢合在了一起。

“我們的心靈之光從出生開始就不完整,雖然某些方面比正常人強得多,心靈之光也是輕易就可以接觸控制,但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心魔就更是容易控制我們。而且越是接近第四階中級,我們就越是沒救。直到我和副人格合二為一時,我才真正知道了這一切……這吸血鬼之觸恰好可以補完我們缺少的那一部分,所以我才會去查詢注意,只要吸收的是同樣缺少部分的心靈之光,比如你和我……作為輪回世界里僅有地刺客世家成員,只有我們才是不完整心靈之光的攜帶者,而且強度也恰好差不多,一旦這匕首刺穿了我們,被刺穿心髒先死掉你的,你的心靈之光就會順著匕首傳遞給我,那時我就能夠以完整的心靈之光活下去了……哥哥,你這個大白癡!”

趙櫻空眼中不停地流淚,她地小臉輕輕摩擦著趙綴空的後背。

“為什麼哥哥從一開始就會強迫副人格地我不停變強呢?那怕是以仇恨,那怕是以扭曲的心靈,那怕是以惡毒的語言和暴力的攻擊,也一定要副人格的我變強呢?因為哥哥在等待啊,等待我的心靈之光達到和你相同的強度,那時才能承受住你那一半的心靈之光,傻瓜哥哥,明明已經被心魔所控制了,偏偏還要蘇醒過來為我做這一切……你這個大傻瓜啊!”

說到這里,趙櫻空終于是忍不住哇哇大哭了起來,看那樣子那里還是什麼頂級強者,分明就是一個傷心無比的小女孩才對。

“……是很傻啊,偶爾醒過來的時候……”

趙綴空依然背對著趙櫻空,他的眼中已經再沒有血絲,也沒有了那種殘暴的微笑,只有一種仿佛回憶昨天的沉思表情,他喃喃的開口說道:“偶爾醒過來的空閑里,總是想到我們三個人還在一起的往事,每次都難以忘懷,所以……那怕是小蘋果你一個人也好,把我們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吧,知道你已經找到了自己的***,不會再在黑暗和孤獨里沉淪,我很開心……”說完,他的手上猛的用力,那匕首又向他心髒插入了數分。

“不,哥哥你好自私,又想要拉住我的手刺向自己嗎?以前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我討厭這樣子的哥哥……所以……”

趙櫻空忽然看向了不遠處,另一個趙櫻空出現在了二人之前,她神色略有些扭曲,仿佛身體不是她的一樣,機械的一步一步向二人走來。

“畢竟是副人格呢,那怕是短短數秒也好,這段時間還是讓我來控制好了……對不起,另一個我,讓你做這樣違心的事,不過,再也不會有下次了。”趙櫻空燦爛的笑著,她對另一個趙櫻空輕輕說道。

說完,另一個趙櫻空忽然舉起了那透明重劍,直直的對向了趙綴空胸膛,而在他胸膛之後,則是趙櫻空緊貼著的身軀。

“……小蘋果,這是你對我的報複嗎?真是……讓我想要親你一下呢,從好久以前就一直喜歡著你,可是我們卻……”

趙綴空微微一掙紮,但是體內的心靈之光已經完全被趙櫻空壓制住了,而她也拼了命的使用自己的心靈之光,讓他根本是動彈不得,無奈之下,他只能輕輕放開了匕首,將帶著血的手摸向了肩後,在那里,他的***緊貼著他的身體,那是他活下來的唯一堅持……

帶著血的手輕輕摸在了臉上,那血還帶著溫度,手指輕輕的撫摩著,仿佛親人,仿佛情人……

(哥哥,一起吧,這次不會再讓你一個人孤單下去了!)

“不,這不是報複,傻瓜哥哥……這是我對你的報答,這次,該我來推動這柄劍了,刺穿我們兩個人的心髒……這次由我來推動它吧。”

說話聲中,另一個趙櫻空已經推動無形重劍刺穿了二人,從二人的心髒中一刺而透,將二人深深的連在了一起……

(……另一個我,謝謝你,對不起……身體死亡的話,我的心靈之光大約還能堅持一個小時,這段時間,就由你代我去完成我們該完成的責任吧,一定要讓鄭吒贏得這最終一戰啊!還有……告訴大伙,對不起,謝謝……)

趙櫻空微笑著輕輕閉上了眼,而她的小手已經放開了那匕首,正要松垂下去時,趙綴空的手忽然伸過來緊緊握住了它,兩人臉上都帶著微笑,眼睛也都慢慢閉了起來……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三章:應龍本色(二)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五章:聚集,最終一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