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五章:聚集,最終一戰!(一)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五章:聚集,最終一戰!(一)


戰斗依然繼續,那怕是死掉的人再多,只要雙方還有余力,這最終一戰都將繼續下去……

就在中洲隊其余人都陷入到戰斗中時,張琱]正處在他個人的宿命之戰中。

張瓻亃j……若是無關于信仰,堅持,毅力,勇氣什麼的話,單論實力的他極其強悍,若是配合完美的話,他甚至能夠對鄭吒和複制體鄭吒造成威脅,而且是絕對致命的威脅,可以說,即便是他的實力發揮起來波動極大,但是也穩入中洲隊前五之列,這就是他實力的強悍了。

同樣的,剛才就已經提到,張琲犒磥O發揮波動極大,要麼強到足以威脅最強者的地步,要麼弱到一個女人也能殺掉他的程度……比如眼前這個女人。

銘薇和張琲犒嚝啎w經進行了好一會,先前張琱@直在逃跑,倒不是說他要放棄這場戰斗,只是遠程對遠程時,擁有預感能力的銘薇幾乎具備壓倒性的優勢,若不是她也心有猶豫,說不定早就一箭射殺掉張琱F,而直到對峙射箭,其實也是她想同死而已。

雙方的箭終于射了出來,這麼短的距離當真是瞬間即到,不過也不知道算不算人的本能,在每個人臨死之前,都會感覺到時間過得極慢,仿佛是時間停頓下來了一樣,兩個人的肉體雖然無法移動,但是精神上卻清楚感覺到那越飛越近地箭矢。兩個人仿佛都無力的看著箭矢刺入自己,然後帶走生命一般……

(琚I一起死吧……)

(……還不能死,我還不能死,明明都有活下去的勇氣了,怎麼可以就這樣死在這里?)

兩個完全不同的心態,而所代表的,也有著完全不同的存活理念……

當銘薇的箭射到臨體時。張琩迨W忽然冒出了劇烈地綠色光芒,仿佛一顆小型綠色太陽一般。他也不抵抗,任憑那箭矢從他心髒處穿透而過,不過話說回來,他即便是抵抗也是無用。無論他怎麼躲避。在射箭之前銘薇大概就已經知道他如何反應的了,這一箭無論如何也會從他心髒處透射而過,所以他也干脆沒打算躲避,直接硬撐下了這一箭。

而張琣a箭矢同時也穿透了銘薇的……手臂,是的,從她握弓的手臂上一穿而透,直接將她握弓地手臂給射斷,不過也僅止于此了,這枚箭矢帶著血跡已經飛向了遠處。

“……為什麼。為什麼又是這樣?你這個膽小鬼,你還是想要獨自一個人逃跑嗎?”

直到雙方箭矢已經飛出了老遠,銘薇才猛地回過神來,她也不理已經斷掉的手臂,只是看著張痝銙鉿蛬y。在她眼中已滿是那深深的絕望。

張琤狗搕f心髒處一個碗口大的空洞。那里面別說什麼心髒了,甚至連肺葉都已經看不到。直直的可以從空洞出透看出去,這樣的傷勢別說是張琱F,那怕是楚軒之類也是必死無疑,但是讓人奇怪的是,他不但沒有倒地,反倒是緊握著他的古弓射天狼,張大了眼睛看著銘薇,而他胸口那個大洞反倒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停愈合起來,短短十多秒間,這個足以致命地傷口已經徹底愈合了起來。

“我的心靈之光剛好是生命力具現化的屬性,只要心靈之光未曾耗光,那麼我就可以算是不死之身……喂,你還想射!”

張畯W笑了聲,忽然看到銘薇又要用剩余的那只手臂去揀地上的長弓,他嚇得直接沖到了銘薇地身邊,一把將她給抱在了懷里,也不理她地掙紮,先用純綠色的心靈之光給她止了血,然後一腳將旁邊地長弓踢飛出老遠,也不理銘薇又咬又撕的掙紮,他只是大聲說道:“放心吧,我說了會負責就一定會負責,以前的罪我一肩挑著,我絕對不能現在就死,不但是無法贖我的罪,也辜負了伙伴們的信任,所以……”說完,他也不理銘薇的掙紮,將她給扛在了肩膀上,接著抽出綠魔劃板就跳了上去,也不管銘薇在多說些什麼,自顧自的就向某個方向飛了過去。

直到這時,銘薇才知道張甯O真的不同了,尋死是懦弱,那不過只是為了逃避曾經的罪,或者是痛苦……無論是她也好,還是張琱]好,都是如此,否則的話,生化危機二時,她不可能想要和張琣P歸于盡,而張琱]同樣是在尋死,兩個人心中都放不下曾經的記憶,放不下對方,但是同時又無法去面對對方,無論是她也好,還是張琱]好……

只是到了這最終一戰,張痝熊M真的已經蛻變到了這個地步,不但是能夠勇敢與她戰斗,更是有勇氣將過往的一切承擔……即便那些罪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忘卻和償還,但是他畢竟真有勇氣去面對了,這樣的張琚K…銘薇真的是想象不到。

(……可是我,心里為什麼會覺得又酸又甜呢?即便被那樣傷害了的我,也還可以信任這樣的他嗎?我……)

張琱艅蓮O既緊張又無奈,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應對這個複制體銘薇,若說是正體銘薇的話,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雖然兩人關系還沒有什麼太大的進展,但是倒不會是敵人吧?可是這複制體銘薇卻是從一開始就站在了與他對立面,兩人從根本上來講本就是敵人,而且複制體銘薇身在惡魔隊這樣的環境下,別說是什麼解開心結了,沒有徹底入魔已經說明她心底里還有著善良,這樣的情況,張琱S怎麼可能勸服得了她?連正體都還沒搞定呢。連續搞定兩個……他還沒那實力。

但真要說殺,即便是複制體地銘薇,他也是下不去手,畢竟都是銘薇,如果真要殺的話,他倒甯可被殺也不會殺她……所以無奈之下,只能先一步制服了她。反正沒有了弓,她的戰斗也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先走到這一步再說吧。

至于未來會如何……真要面對兩個對他帶著恨的銘薇,未來如何……他不知道。

(唉,還是先將這最終一戰給完結了再說吧,感覺到那里有兩個很強大的氣勢正在對戰。或許就是鄭吒的戰場。先過去幫助鄭吒取得勝利再說,未來的事就由未來去決定吧。)

張皕Q到這里,心神一定,身體頓時微微顫抖了起來,剛才那一陣治療實在是消耗了他太多地心靈之光,他畢竟只是第四階初級水平,這還是他在星河戰隊里曆練時勉強進入的層面,並沒有奢侈使用心靈之光地實力,若是再出現一次剛才那樣的致命傷。他是真沒辦法再行治愈了……話說回來,他為什麼覺得前面的兩個人很熟悉呢?

“……跑錯了!這不是鄭吒的戰場,那是兩個楚軒地戰場,媽媽地,這不是整人嗎?”

張睅r駛綠魔滑板輕易就飛出了老遠。直到他飛臨那兩個強大氣勢的戰場范圍時。才發現前面幾個黑點都懸浮在半空中,待到他仔細看過去時。才看的到前面幾個黑點是兩個楚軒和一女子,兩個楚軒都肆無忌憚的使用著信念之力-driv,用槍斗術將這一戰斗技能發揮到了極限,在他們四周,一道道信念之力光亮團不停射出,造成地面一股股沖擊波形成又湮滅,直看得張皕t暗膽寒。

“哼,又想逃嗎?看到足以威脅你性命的事,就又想逃跑嗎?”銘薇此刻也沒有了掙紮,她看著遠處的兩個楚軒,冷笑著對張睇★D。

“……呃,戰斗和送死,這兩個概念完全不同的,我覺得沒必要介入到他們兩個的戰斗里,呃,還是先去看看鄭吒那邊的情況吧,只要鄭吒取得了勝利,那麼這最終一戰我們就能夠勝利了。”張畯W笑了聲回答道,接著調轉方向就往另一邊疾飛而去。

銘薇雙眼略顯無神,她喃喃地問道:“這最終一戰結束了又如何呢?未來還不就是那樣……”

“不,未來會不一樣!”張琱j聲打斷了她的話道:“我說不一樣就會不一樣!那怕你一直恨我也好,那怕是永遠無法忘卻也好……我都站在你身邊,一直都在,無論開心也好,難過也好,恨我也好,絕望也好,還是幸福也好……這次我是再也不會離開的了!(騙人……)

銘薇沒再說話,只是任憑張琣玥萓菑v,向著最終一戰的決戰場所……兩個鄭吒的戰場而去。林雷

另一邊,在張睇溶楹落荂A接著又疾速而去地空隙中,其實兩個楚軒都看到了他地到來,甚至連他肩上扛著的人也都看到了,只是兩個楚軒都沒有什麼表示,任憑他疾速離去,彼此間反倒是攻擊得越發頻繁了些。

“……這就是你暗藏地伏手嗎?最後的殺招,被張痡a到鄭吒主戰場的一個埋伏炸彈……被控制的銘薇?”

楚軒微微皺了皺眉頭,他在張畯落茠熔臚@時間就知道了他的情況,還有他肩上扛著的銘薇,正使用著東皇鍾的他,雖然僅僅只能發揮出東皇鍾百分之一二的力量,但也足以感覺到方圓百里的空間,時間,能量等等,那銘薇……她的大腦里分明有一枚機械化的控制器,這個控制器他也曾經制造過,只是他制造的是外控型,當初在魔戒一戰時,就是這個控制器制服了昊天,這才能夠輕易殺掉正體的昊天,而銘薇的腦袋里居然也有這樣一枚控制器……換句話說,從最終一戰還沒開始時,複制體楚軒已經將她當作一枚棋子了,而吞下這枚棋子的人……正是中洲隊張琚I

複制體楚軒也不答話,反倒是隨手一槍信念之力射向了他,這股能量在被東皇鍾的鍾聲震住後。他這才開口說道:“這最終一戰本是如此,萬物皆棋,作為操棋手地我們又豈能止眼任意一顆棋子?或者說,正體的我,你已經被所謂的感情所汙染,已經不再是真正的我了?”

萬物似棋,甯輸一子。莫失一先,與其戀子以求生。不如棄子以取勝,而複制體楚軒從這最終一戰開始,他就是這麼做的,相比之下。正體楚軒則選擇了與他完全不同的道路……

“……銘薇一旦到達戰場。她腦海里的控制器則會立刻執行你早已經安排好地指令,到時候促不及防下,主戰力張琤畢熊L疑,順帶的,無論在鄭吒主戰場上聚集地是惡魔隊員多,還是中洲隊員多,混戰絕對免不了,而深入中洲隊員里的複制體銘薇一旦爆發,中洲隊則必敗。不愧是複制體的我啊……”

楚軒呼了口氣,他閉上眼睛又猛的張開道:“我從一開始就告訴你了!將你地成員們當成了棋子,你從一開始就敗了!人非棋,棋亦非人,複制體地我。你已經敗了!”

“是嗎?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所謂的感情……對于你我來說,究竟算是什麼……”

感情究竟是什麼……是變強的契機嗎?還是懦弱的借口……

“……時間到了。正體的我,你准備好了嗎?”

複制體鄭吒忽然又看了看天空,在那天空上煙云滾滾,仿若天都要壓塌下來一般,而在地面上,鄭吒與複制體鄭吒所在地面已經升空數百米以上,即便兩人未曾使用全力,但是他們的力量實在太大,以至于泄露出來的力量已經灌滿了十方輪回陣,將這方圓百里的土地完全上升數百米,形成了一座圓柱體般的直立怪地,而兩個鄭吒就是在這圓柱體地柱子頂端上戰斗。

自從羅應龍布下十方輪回陣後,複制體鄭吒忽然仿佛失去了拼命戰斗的欲望一般,任憑鄭吒如何搶攻猛攻,他都一味的只是防守,任憑那黑色火炎被擊散又重聚,他體內的心靈之光仿佛無窮無盡一般,任憑鄭吒的瞬間毀滅狀態再厲害,也無法將其徹底打破。

鄭吒本待是立刻進入潛龍變,然後使用出真正毀滅狀態,那樣攻擊力瞬間提高百倍都不止,也足以攻破這黑色火炎了,但是不知道為何,他腦海中不停回響著複制體鄭吒之前所說地話,特別是關于“他”地存在,還有時間未到的言語,雖然不明白這些話地真正意義,但他心中還是產生了合該如何的想法,所以也就未曾使用這個層次的力量,讓戰局一再陷入到對峙之中,直到剛才為止,複制體鄭吒身上那股霸氣與殺氣才猛的爆發出來,本來沉靜如暗的他,此刻忽然仿佛洶湧爆發的火山一般,雖然還沒有別的舉動,但僅是這股氣勢的爆發,已經讓鄭吒忍不住後退了半步。

“……真是強啊,複制體的我,你究竟已經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了呢?”鄭吒神色嚴肅的看著地面他後退的半步,這才猛的大笑起來道:“放心吧,那怕你再強大,我也絕對不會輸給你!”

“是嗎?”複制體鄭吒默默的看著他,好半天才說道:“太上忘情……我雖然還沒有到達太上忘情的地步,但是你已經不再是我的對手了……讓我看看吧,是什麼樣的力量在支撐著你,以這樣卑微的力量來阻擋我的腳步,讓這樣卑微的你來戰勝我,讓我看看吧,你的力量!”

“……如你所願!這就是我的力量!”

當的一聲劇響,滔天火焰直燃上天空千米之處,那黑色的火炎無物不燃,仿佛連云彩都被燃燒了一般,方圓百里之外,中洲隊的成員們,包括王俠,包括才趕到的程嘯,還有惡魔隊的成員,那幾名本打算攔截鄭吒的人,他們全都看到了這火炎燒天的盛景,不過這滔天火炎只燃燒了數秒,接著一股巨大力量直轟而來,竟然將這一大片火炎給直直轟碎,接著所有人又聽到了當的一聲劇響,即使相隔百里以上,眾人依然覺得心神震撼。

“終于開始了嗎?”

羅應龍盤腿坐在他地飛劍上。此刻的他正在立于半空之中,他默默看了一眼鄭吒二人的戰場,接著就毅然回頭看向了東南方……那里極遙遠外正有一顆黑點疾馳而來,以羅應龍的目力看過去,那顆黑點正是巨大無比的生命體兵器……EVA初號機。

“王俠……你們務必要保護好鄭吒戰場不被打擾,中途無論出現任何事情,那怕是以性命去拼去賭。也一定要保證鄭吒二人戰斗不被打擾……切記切記,否則我們再也沒有一絲存活的機會。”

羅應龍迅速向王俠等人傳了數語。接著就站起身來一舉單指,控制著飛劍就向EVA初號機飛馳而去。

雙方速度都是極快,相隔極遠也不過是眨眼即至,不過數個呼吸間。羅應龍已經飛臨到了EVA初號機前數百米處。接著他又是雙手一搓,千百道劍芒密密麻麻籠罩住了EVA,雖然第一時間就被EVA自發的AT力場所隔離,但是畢竟也將它被迫停了下來,直到這片青蒙蒙地劍芒完全被AT力場消散時,雙方已經進入到了對峙之中。

“又是你!羅應龍!中洲隊和你究竟有著什麼恩惠?非得要一次一次來阻攔我?莫非你真的想死嗎?”

羅甘道在之前吞噬了亞當地心靈之光,這可不是單單一個第四階強者的心靈之光,而是人類補全計劃的最終產物,最終生命體的心靈之光。不得不承認,他地運氣真是好得出奇,那亞當在人類補全計劃地初始階段即被重創,以至于補全不完整,之後企圖吸收周圍人的心靈之光將人類補全計劃再度完整化。但是誰知道卻被中洲隊的蕭宏律布下一手好局。讓零點終于有機會對他一擊必殺,雖然未死。但是他這個時候無疑是最弱最弱的時候,僅僅只剩下心靈之光存在的他,第一時間就被EVA初號機給吞噬了,所以亞當真是輸得冤枉。

不過羅甘道卻是得到了大便宜,即便這最終生命體的心靈之光再衰弱,但卻也是遠超越普通人想象的最終生命體心靈之光,對于EVA初號機這樣的“主神”複制體而言,這團心靈之光就代表了無窮無盡的能量來源,讓這台EVA初號機徹底進入到了無懈可擊狀態中,那怕只有一個細胞未曾毀滅,它也將無窮無盡地複原。

“若是不來阻止你,那才真是想死……”羅應龍嗤之以鼻的笑了一聲,這才認真說道:“你我都是棋子,何必非得要爭個兩敗俱傷呢?不如我們停下手來靜待鄭吒的主戰斗結束如何?你們惡魔隊的人,不是堅信複制體鄭吒是無敵的嗎?那麼不如和我一起來靜看他和鄭吒之間地戰斗吧……”羅應龍心中還存了萬分之一地想法,打算借羅甘道信任複制體鄭吒的想法,來拖延這場要命地戰斗,這樣或許也可以過得了他的死劫。

“閉嘴!”羅甘道卻是瘋狂大吼了起來,他大聲咆哮道:“你認為我僅僅只是想要贏得勝利嗎?不,我是要複仇啊!用我自己的力量來複仇,來報複整個中洲隊,所以我為什麼要等他們的戰斗決出勝負來呢?我偏要親手殺掉鄭吒,殺光整個中洲隊的人!對于這樣的偽善者隊伍來說,毀滅才是他們最終的結局!”

“是嗎?”羅應龍歎了口氣,他雙眼深沉且悠遠,在其中仿佛有無窮的世界一般,他閉上了眼睛又猛的張開道:“那我只能與你一戰了!讓我看看吧,吞噬了亞當的你,此刻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好,那就先殺了你,再去將中洲隊員們一個一個全部殺掉,對了,第一步先殺了那偽善的正體鄭吒!”

羅甘道又瘋狂咆哮了起來,仿佛他與EVA合體之後,整個人就已經陷入在了心魔狀態里一樣,之前還可以說是暴走狀態,讓他本身的瘋狂意識無法顯現,但是吞噬了亞當之後,他的主體意識再次蘇醒,那瘋狂的意味又更加濃厚了,此刻眼見羅應龍擋道宣戰,他也多不想,咆哮起來後就是一拳轟出,兩人相隔數百米,但是這一拳卻帶出了無數肉眼可見的菱形方塊,透明卻有形,這分明就是顆粒狀地AT力場。

羅應龍也知道厲害。AT力場可是心靈之光的高級表現形態,可攻可守,威力都是大得不可思議,普通人里百萬千萬也不見得有一個人能夠覺醒到AT力場,由此可想而知這AT力場的可怕了,他也不敢托大,腳下的飛劍正體猛的飛出。而他自身則懸浮在了半空之中,任憑這飛劍迎向了那堆AT力場。果然,一陣猛烈無比的爆炸波動傳來,感覺威力仿佛小型核彈一般,羅應龍只覺得心胸一窘。僅僅只是這一陣劇烈爆炸。差不多已經消耗了他體內一成左右的真元力,可想而知這陣爆炸威力有多大了。

不過也虧得了他立下十方輪回陣,氣機運轉下,幾個呼吸間就將真元力給補足,而那柄飛劍則飛回到了他身邊,仿佛光帶一般在他身邊環繞不停。

“果然厲害,不愧是他所安排地最終戰力,難怪可以影響到那最終一戰的結局了……”

羅應龍呼了口氣,腦海里忽然閃過了前些日子在蜀山上修行地情景……

“應龍。知道為師為什麼叫你前來嗎?”

“……不知道,師父有什麼吩咐嗎?”

“也是,自從為師收下你之後,就只是讓你大師兄代師授藝,除了給你八卦旗那次見過你。之後就一直未曾和你再見。應龍,你可是覺得為師故意冷落于你?”

“不。徒兒從未……”

“仔細聽我說,應龍,雖然你並非是本世界的外來人,但是為師也一直真心待你,只是你畢竟非是本世界的人,終有一天也會離去,所以為師才不想多見于你,免得以後傷情傷神……不過你也真是天賦異稟,實力遠遠還未達到為師的程度,卻已經感應到了天道所在,這就是為師這次找你來地原因了……”

“天命?師父是說我感覺到地他嗎?那個一直注視著這個世界的意志,他不是個作……”

“不要說出來,大道無形,天道無情,誰能夠真正猜測出天道意志呢?整個蜀山,不,整個修真界,真正知道他存在的人也不過兩三個而已,只是你們外來世界的人稟賦不同,實力弱小時或許也能夠察覺到他的存在,所以為師要在這里提醒你一句……莫要逆天而行,那怕你們外來世界的人知道了再多的事,那怕你們真的有手段破天而出,也千萬不要逆天而行,若真是那樣去做,任憑你們實力再強,也終歸會落成畫餅,成了那灰灰,應龍,你若是能夠放下外來世界的恩怨,為師願意和其余幾個老不死地一切助你,斬斷你與外來世界的因果,讓你在這個世界真正落根,以你的天賦,多則百年,少則五十年,就可以成仙做祖,豈不是逍遙快活了嗎?”

“……不,師父,弟子在那個世界還有無數的羈絆,剪不斷,理還亂,弟子絕對不會逃避,那怕真是逆天而行,弟子也要去拼上一拼,要讓那掌棋的他知道,身為棋子地我們,也有布衣一怒地權力!”

“是嗎?唉……應龍,你的生機當在那擁有主角氣運之人地身上,這一代你們為主角,或許當真有機會能夠與他碰上一碰,只是那樣的機會未曾太過渺茫……”

“師父,你不是常告訴我們嗎?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卻還有那一線生機,弟子這一回出去,就將進入決定命運的最終一戰,師父……或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師父了,弟子再在這里最後拜一拜師父吧……”

“唉……罷了罷了,你既然已經知道自己的死劫所在,那麼師父也務必要助你這最後一次,那本命旗雖然強悍,但也並非是無物可破,可惜那八卦旗已經丟失,否則……也罷,應龍,我蜀山天傑地靈,但是卻也只有這兩柄先天靈寶級的寶物,一直以來作為我蜀山鎮山之寶,你此去生死未卜,我就賜你紫青雙劍中的青索劍以破死劫,但願這青索劍的氣運能夠助你度過死劫……”

“師父!我……”

“好了,不要做那小兒女姿態……去吧去吧……”羅應龍忽然猛地驚醒過來。他搖搖頭,仿佛要將之前的回憶搖出腦袋一般,他心中一顫,知道眼前這人確實是自己死劫所在,不然已經到了元嬰階段的他,又豈會如此輕易陷入在回憶中呢?應該是天人感應,那將來的死劫讓他不由自主陷入在了回憶中。

“師父!弟子要用青索劍了!”

羅應龍深吸了口氣。雙手捏了個劍訣,體內的真元力不要命的一般向那青色長劍灌輸了進去。這柄青索劍乃是蜀山至寶,威力當真是無窮,比之都天本命旗強上不知道多少倍,連那八卦旗也比不得這青索劍。只是以他此刻的實力別說是熟練使用青索劍了。連控制青索劍都需要他動用全身真元力才行,也虧得十方輪回陣源源不斷傳來真元力,讓他得以如此奢侈地使用能量,這可是他之前面對偽修真者也未曾使用出的壓箱底力量啊。

隨著羅應龍地力量運行,青索劍猛的青光大盛,那青光直透天際,仿佛要刺破天空一般,一道上千米粗細的巨大青色光柱直立在了羅應龍身前,他又是單手一揮。還不等羅甘道打過來,先一步控制青索劍直斬了過去,巨大的青色劍形氣勢浩蕩,在斬出地瞬間,二人身下地地面已經開始崩裂破碎。只聽到嘶的一聲輕響。青索劍已經斬到了的AT力場上。

那無物不防的AT力場也著實堅硬,這青索劍第一斬竟然沒有將其徹底斬碎。但卻也將整個力場給斬得滿是裂痕,羅應龍也不等羅甘道回過神來,哇的一聲吐出老大一口血,硬逼出了無窮無量的真元力灌輸在了青索劍上,青光大盛的同時,這一劍又猛斬了下去,啪的一聲脆響,A力場果然被徹底擊破,而青索劍則仿佛刀入熟肉一般,輕輕一過就將EVA給斬出了兩段,接著青光卷了一卷,兩段的EVA殘軀都給劍光卷成了虛無,再也沒有絲毫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了。

“呼,呼……不會吧?那麼輕易就解決了?或者說是這青索劍地威力太多巨大了?”羅應龍臉色蒼白的不停喘息著,運行那青索劍的消耗實在太大,即便有十方輪回陣的支援,他也絕對無法連續斬出兩次,這兩次的攻擊,實在是他拿生命在拼,生命元力不知道消耗了多少。

就在這時,羅應龍神識中忽然發現了異樣,在虛空中好幾十處都出現了一團團地扭曲肉團,這些肉團以極誇張地速度不停增殖擴張中,而兩個肉團一旦接觸,更是迅速合二為一,變成了一個更巨大的肉團繼續增殖,看那肉團顏色紫紅,分明就是EVA地複原肉體。

“……是了,青索劍斬進肉體時噴出的液體,不,是EVA的血液嗎?媽的,一些噴出的血液就可以複原肉體,這樣的複原手段誇張了些吧?真的是那怕一個細胞也可以無限增殖那種嗎?”

羅應龍臉色蒼白的看著虛空中逐漸成形的肉體,而那肉體也是越來越巨大,最多半分鍾左右,就有四分之一的軀體增殖完成,剩余的軀體看起來也很快就會徹底複原,剛才那青索劍的攻擊可以說是根本毫不奏效,完全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不,不可能!這世上那里可能有什麼完美生物?那怕你還沒有到真正完美的地步,卻也和完美相差不遠了,根本不可能!”

羅應龍又要運使青索劍,但是體內卻是猛的一陣發虛,他也不得不收回了這柄青色寶劍,待到體內從十方輪回陣吸滿了真元力,才能再次使用了,不過他也不會在這里站定不動,手上捏了幾個法訣,下一波攻擊已經發了出來。

“乾坤借力,八卦成形!”

“離!!”

“九昧炎!”

羅應龍手上頓時燃起一股亮白刺眼的火光來,看起來細細小小一團,卻散發著難以形容的高溫,他臉上的蒼白又濃了幾分,接著就見他將這團白炎拋向了那EVA殘軀,這團白炎也是遇物則燃,一路拋來的空氣都被燃成了火海一片,但是在靠近EVA殘軀時,卻被一團AT力場所阻擋住了,雖然不像之前地無數劍芒被徹底消融。但是這團白炎也無法穿破AT力場,只是和AT力場相互糾纏消耗了起來,只是讓羅應龍心神振奮的是,與此同時,那殘軀的複原速度竟然變慢了。

“是了!怎麼可能會有完美的生物?你有亞當的心靈之光,雖然是無窮無盡,但也和我依靠的十方輪回陣差不多。一定時間內只能接受或者使用一定量的能量,不可能在瞬間形成無窮量地能量。若真是如此的話,你當可穿破這個宇宙才對,所以,只要消耗光你在這一段時間內地心靈之光。那麼就可以徹底殺掉你。只要在你新的心靈之光能夠使用前達到這個程度就行!”

羅應龍心神一震,他也不再多使用技能去攻擊,反倒是一心一意的吸收起十方輪回陣傳遞而來的能量,同時他也不停在計算與思考接下來地打算,若是下一擊能夠仔細些,將所有血液,液體,細胞之類都籠罩在青光中,或許他還真有辦法能夠逆天改命……

只是。大道無形,天道無情,真地那麼容易就能夠讓他逆轉天命嗎?

卻說羅甘道被一劍斬碎,青索劍的巨大威力根本超越他想象,要知道此刻的EVA初號機。別說是AT力場了。光是肉體的堅硬程度就難以想象,而吸收了亞當之後的AT力場更是強悍得誇張。在他想象中,大概也只有複制體鄭吒才能夠擊破這層AT力場吧,但是誰知道那青光一斬一閃間,不但是斬破了AT力場,更是輕易絞碎了他的軀體,直到他的身體已經徹底複原完畢後,一時間竟然還沒回過神來,好半天後,他忽然仰天大嘯了起來。

“……最後再說一遍,羅甘道,停下來吧!我不管誰是善,誰是惡,那怕你是惡魔隊的人也好,你和中洲隊的恩怨我不想多管,不管你是複制體也好,還是正體也好,總之,讓我們靜待兩個鄭吒地戰斗結束,如何?”羅應龍還想最後試一次,他又開口說道。

“你們這些偽善者,好吧,你們自稱為善良者,你們有你們的救世主,那麼我們這些惡人呢?我們被稱之為惡魔者呢?我們也有我們的救世主,我們惡人的救世主……那怕是我死,那怕我們被稱之為複制體,我也要讓鄭吒得勝!”

羅甘道已經徹底陷入到了瘋狂之中,他仰天一吼,EVA初號機渾身肌肉猛的鼓了起來,本就巨大地人形生命體此刻顯得更加巨大,身上地許多金屬外殼都被肌肉給崩碎了,而羅甘道更是聽到一陣只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

“同步率百分之九十,九十七,九十九,超過臨界值百分之百……同步率百分之三百,同步率百分之……”羅甘道心里其實清楚,他雖然突兀間擁有了極大力量,其實心神依然還在第四階心魔狀態中,如此一來他所能發揮出地實力實在是有限,想要對付鄭吒這個級數的人恐怕還不行,所以他也有著自己的打算,之前那一陣迷路時,就已經想好了最後的手段……若是遇到他無法力敵的對手,那倒不如學著複制體鄭吒或者趙綴空那樣,身入心魔,然後以力破之……未曾吞噬亞當時,同步率百分之九十時他就無法保持自己的意識了,而直到此時,他再入心魔,同步率赫然已經達到百分之四百有余,只是意識卻是再也無法保持住了。

(那就放棄一切意識,放棄一起理念,只要記住一點,殺掉所有中洲隊成員,殺掉那偽善的鄭吒!所以,拜托了,我的身體!)

“吼!”

EVA初號機雙眼中紅光一盛,整個身軀猛的弓成蝦米狀,在羅應龍剛剛回過神來時,EVA初號機身後的AT力場一陣猛爆,產生的巨大推進力將EVA這麼一個龐然大物瞬間加速到極限,不過一眨眼間,EVA已經沖破了數百米距離來到了羅應龍面前,啪的一聲巨大拳頭狠砸在了青索劍上,巨大的力量甚至震得羅應龍倒飛出百米距離。

“……瘋了嗎?”

EVA初號機居然不去管羅應龍,反倒是捏住青索劍的青芒瘋狂發力,仿佛誓要將這柄青索劍給捏碎一樣,雖然青索劍本體不大,但是配合上青色劍芒卻足有十數米長短,被初號機給捏在手中一陣噼里啪啦亂響,那肉眼可見的厚實AT力場層層疊疊,厚實得幾乎讓肉眼都看不穿了,而被這無數層AT力場壓在中間的青索劍也不甘被困,不停嗡鳴著要逃竄出去,而遠處的羅應龍更是嚇得瘋狂輸出真元力,這青索劍可是他最後的底牌,若是失去,他真的是絕對死定了。

“這個怪物為什麼突然變強了呢?不可能!莫非是他又做了什麼事?當真是非要殺我不成嗎?我不服!我不服啊!”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四章:空(二)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四章: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