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四章:空(一)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四章:空(一)


十方輪回陣乍一立下根本看不出什麼要緊變化,但是隨著羅應龍的離去,兩人再度開戰時,整個地面大約數十千米范圍的土地卻逐漸開始上升,仿佛地震一般,而接下來的情況果然如羅應龍所說那樣,黑炎對土地的燃燒力下降,而鄭吒的力量所造成的破壞也在下降,之前是一劍下去波及數十米,現在則只有十多米,而且看其下降程度還在慢慢增加。

這個十方輪回陣並不是什麼大陣,准確的說倒真是為修真者戰斗所准備的陣法,不過那不是什麼生死戰斗,而是羅應龍學習修真的恐怖片世界里,那些修真者門派比試時所使用的陣法,這個陣法的特點是吸收陣法中戰斗者所溢出的能量,以這些能量來強化場地,與此同時也會強化陣法,讓里面的人很容易出來,而外面的人則很難進去,以達到防禦干擾比試的效果,而同時,多余的溢出能量本著不被浪費的精神,通常作為天地靈氣散在賽場四周,而羅應龍現在則直接將這些天地靈氣據為己有,換句話說,隨著鄭吒二人戰斗強度的增強,那防禦外界干擾的效果也會逐漸加強,而羅應龍所得到的後備能量也會增加……這還真是雙贏的結果,看似如此。

羅應龍布置完這個陣法後,默默的踩著飛劍懸浮在半空中,他不停的用神念搜索四周,雖然比不得精神力控制者那樣地毫微畢現。但是終歸是修真者的仙家手段,至少也能探索到數百公里以外的事物。

(不行,還是看不到羅甘道的存在……莫非他真是個路癡?不應該啊,心靈之光又不是什麼擺設,而且還是AT力場這麼高級的心靈之光,即便比不得複制體鄭吒的黑炎心靈之光,卻是要比鄭吒的潛龍變心靈之光強出甚多。為什麼偏偏無法感應到強者戰斗地波動氣勢呢?詭異得很……莫非又是“他”在搞鬼?這倒有可能,畢竟其余強者們的戰斗還沒有分出勝負。連楚軒他們地勝負也是,看來還需要時間去拖延呢,若是太早將羅甘道這麼一個大殺招給露出來,那麼結局就會變得充滿變數了……)

其實羅甘道的失蹤倒真是因為AT力場的緣故。准確的說是突然間獲得了太過巨大地AT力場。就仿佛是一個只有第四階初級,還沒有徹底進入中級地人,突然間有了第五階的力量一般,他出現了一個最主要的問題,那就是控制力不足的情況,這個問題雖然不足以對他強橫到變態的肉體EVA產生什麼反噬作用,但是卻會影響到他自身對A力場的應用,比如說最基本的感應力之類。

所以羅甘道偏著方向飛出了上千公里,之後更是朝另一個方向飛出了更遠的距離。直到看見海為止,接著再往另一個方向飛出了不下于這個距離的長度……相比于整個地球而言,EVA實在是太小太小了,比人類捏著螞蟻還小得多……

時間不停流逝下去,羅甘道開始慢慢熟練他地AT力場。羅應龍則不甘心的繼續搜索。還有王俠等人則開始討論是先去幫助楚軒呢,還是向著鄭吒戰場前進。時間不停流逝下去……

“當!”

一聲脆響,兩個人影在半空中相交分開,接著就消失在了地面上,因為速度實在太快,已經超過人類的動態視覺太多太多,所以基本上只能看到黑影一閃而過,除此以外是什麼都無法看到的了。

“青澀的小蘋果終究有成熟地那一天呢……這種期待收獲,還有即將結束地感覺,真的複雜到我想殺人呢……”

趙綴空突兀出現在了空地上,他手上地血紅色匕首小巧透紅,看起來倒是可愛無比,仿佛是一把裝飾品一般,但是在這個煞星手上時,卻是比任何現代化武器都可怕的東西,只見匕首微微顫抖了起來,視線中的匕首仿佛忽然變得了模糊,接著在趙綴空前方的空間也突兀開始變得模糊不清,片刻間,以趙綴空為發生點,他前方百米以內的土地和物體都碎裂開來,化為了比黃豆還小的沙岩顆粒,同時他又隨手向另一個方向輕輕一揮手,在那里的虛空處忽然迸出一些血霧,趙櫻空的身體也從那里顯現了出來。

“小蘋果,你的成長只到這一步了嗎?還是像腐朽的果實呢……”趙綴空伸出舌頭舔了舔他手上的紅刃,這才微笑著說道。林雷

趙櫻空微微一笑不說話,她的肩上和手臂上明顯有許多傷痕,雖然不致命,甚至十多條傷痕的出現還是染紅了她的上衣,也虧得是解開基因鎖與身體素質超人的輪回小隊成員,若是普通人的話,不能及時愈合外傷的身體早已經流血而死了。

(真是難辦啊,速度實在是太快,已經快得超出想象,是三馬赫?還是五馬赫?或者十馬赫以上?這樣的速度根本不像是人類所能擁有的速度……)

趙櫻空心中不停的思索著接下來的戰斗方式,作為主人格,也即是刺客世家真正的百年天才而言,戰斗對于她來說就仿佛是本能一樣,即便是處于極度劣勢之中,也無法將她的戰斗意志給擊垮。

(騙人的哥哥,你的心靈之光根本不是什麼念動力,應該是速度一類的心靈之光吧?這樣的速度即便是鄭吒的毀滅狀態也遠遠超越了,雖然還沒有到洪荒,開天辟地的程度,但也不是人類所該有的正常速度了,而且從另一方面來講,即便是鄭吒的速度與力量那樣超群,也是他用能量作用的結果,可是哥哥的速度一直那麼塊。又沒有絲毫副作用,只可能是人體本身地心靈之光在產生作用呢……)

“可是該怎麼辦呢?莫非要用壓箱底的功夫了?”趙櫻空微微歪了歪腦袋,這個樣子的她看起來甚是嫵媚,而且主人格的趙櫻空也明顯不同于副人格,雖然眼神中滿是冰冷,但是表情卻是女孩子特有的可愛與嫵媚。

“哦哦哦,我可是聽得到哦。小蘋果,我的耳朵可是尖得很呢……還有什麼壓箱底的功夫?若是再不使用地話。接下來可就晚了哦。”趙綴空溫柔笑了起來,邊笑他邊慢慢走向了趙櫻空,雖然還沒有攻擊,但是兩人間的氣氛又再次冷肅起來。

趙櫻空也不動。她忽然開口說道:“貌似很不公平呢。哥哥你對我很了解地樣子,是不是複制體楚軒把我的資料都告訴了你?真是的,我們這邊的楚軒一點都不負責,還經常拿我們當誘餌,所以呢,哥哥不如回答我三個問題吧,給我一些資料才能讓我發揮全部實力,哥哥覺得呢?”

她在賭……或者說憑著她內心那僅僅一絲地猜測,她在賭……

“呃。聽起來似乎蠻不錯地……好吧,你問吧。”

(賭贏了,那麼哥哥內心的打算就是……)

趙櫻空微笑了起來,她也不多想,直接開口問道:“若是你和複制體鄭吒打。你能夠傷害到他嗎?或者說。能夠給予他致命傷嗎?”

“……能夠。”

“第二個問題,哥哥如果抱一個人再跑的話。還能跑那麼快嗎?”趙櫻空繼續問道。

“……不能。”

“謝謝哥哥,那麼我的壓箱底功夫也使出來吧,作為哥哥回答我問題的回報……”趙櫻空笑了起來道。

“第三個問題呢?我可愛的小蘋果。”趙綴空忽然也笑了起來,同時他微微一揚匕首,在他遠處的趙櫻空則瞬間側移開了數米距離,在她之前所站位置的地面上出現了一條溝痕,並不寬,但是卻極深。

“還沒想好呢,哥哥,我的心靈之光,我最終地殺招,看好了哦。”

趙櫻空倒提著透明的勝利與誓約之劍,一步一步向趙綴空走了過去,接著她和趙綴空同時現實在了彼此視線中,而四周的地面上不停出現窄而深的細痕路。

在兩個人的眼中,趙櫻空地身影還是清楚無比,雖然速度極快,但是兩人地反應力和動態視覺也並非常人,在這樣的速度下,趙櫻空地身影也還是被趙綴空盯得死死的,只是趙綴空的身影就明顯模糊,時不時的離開所處位置,閃到了趙櫻空視覺中的另一方位。之前的交戰中,趙櫻空幾次想要靠近趙綴空都不得,她的戰斗力最主要就是近戰的小巧騰挪,中遠程的戰斗對于她而言並不擅長,特別是在面對趙綴空這樣的絕頂強者時,她的中遠程攻擊基本上可以無視了,若是真想打敗他,那可非得是小巧騰挪的攻擊不可……這一點從她與鄭吒的比試就可以看得出來,若不是鄭吒以洪荒那樣級數的壓倒性力量攻擊的話,普通的毀滅狀態也絕對不敢在近處與她纏斗。

就是這樣的狀況,之前趙櫻空一直打算逼近趙綴空,那怕是拼著被攻擊也要追上他,這樣一追一退,按道理說再怎麼也會被逼近,除非趙綴空一刀不出,或者是速度已經超過趙櫻空太多太多,不過真是那樣,雙方的實力差距就會大得離譜,趙綴空至少也得是解開基因鎖第四階高級才有可能,所以趙綴空的速度雖快,卻也沒到在趙櫻空緊逼中能同時從容而退的地步,只是讓人奇怪的是,趙櫻空每次在即將靠近他身邊纏斗時,他的速度都會陡然增加,以一種奇異的速度竄向遠處,每次都是這樣,讓趙櫻空實在是無法靠近。

若光是這樣還好,趙櫻空也有其它的辦法與他戰斗,但還有一點卻是讓趙櫻空不得不停下來了,那就是趙綴空的攻擊方式,那匕首每次揮動時都可以隔空攻擊,距離最遠可達兩百米左右,趙櫻空最開始的推論是極快的速度震蕩念動力。以達到這樣地攻擊力與攻擊距離,但是每次趙綴空以極詭異的速度突然加快時,她明明已經躲避開那攻擊軌跡線了,但是那軌跡線卻仿佛偏過方向一般斬到了她身上,這樣累積下來,其實她的傷勢比她表現的還要嚴重許多。

(或者說,從一開始的推論就錯了。哥哥所說的念動力……那是騙人的?)

趙櫻空腦海中出現了這樣地疑問,她接著就問出了之前的那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想弄清楚趙綴空是否是憑自身地速度與念動力來達到目前實力的,第二個問題則是確認趙綴空是否在第一個問題上撒了謊。

這兩個問題暫且不提,當兩人又開始對攻起來時,趙櫻空依然是不顧受傷也要逼近趙綴空。而趙綴空這次突然加速時臉上卻帶著了微笑。那柄匕首竟然不是只揮動一次,而是不停震蕩了起來,接下來他眼前一切都開始碎裂,若是從二人的動態視覺中看出去,仿佛連虛空都變成玻璃碎開那樣一塊一塊的,整個地面被切割成黃豆大小地碎塊,而做出這一切地趙綴空卻倒飛了出去。

本該在這一擊攻擊范圍內的趙櫻空忽然出現在了趙綴空數十米處,而趙綴空在發出這一擊的瞬間,他的肚子和胸口上已經被連擊多下。甚至還有一道劍痕更是貼著他左胸口劃到肩膀,雖然只劃破了皮膚,但這一劍的刺出位置卻是心髒處,幾乎是一劍斃命的要害攻擊。

“奇怪的攻擊,親愛的小蘋果。你的心靈之光真是不錯呢……可是我為什麼覺得像是在面對兩個敵人呢?一個攻擊了我。另一個則逃開了我地攻擊范圍……”趙綴空從地上慢慢站了起來,他低頭看了看胸口上的傷痕。忽然微笑著對趙櫻空說道。

(敏銳……這種近乎野獸直覺的敏銳觀察力,說不定……哥哥你才是刺客世家有史以來最強的天才呢。)

趙櫻空微笑著也不說話,兩人都沒有再次互攻,一時間氣氛有些沉靜下來。

“小蘋果……你知道這最終一戰的意義嗎?”趙綴空忽然抬頭看向了天空,好半天後他才開口說道。

“……哥哥是什麼意思?是要和我說什麼宿命或者是繼續裝瘋賣傻嗎?”趙櫻空奇怪地問道。

“不,不是那樣地小事……”趙綴空低下了頭來,他臉上依然帶著微笑,只是那瘋狂的神色卻消失不見,他說道:“是另一種感覺,我也是最近才感覺到一丁點……不過你不知道也好,若說宿命地話,我們之間的戰斗算不算宿命呢?一天一天期待著小蘋果快點成長,一天一天期待著小蘋果快點成熟,沒想到小蘋果真的來到我面前時,心里卻有了一些不舍呢。”

“是寂寞吧?哥哥……”趙櫻空溫柔的笑了起來,那眼神中再沒有一絲一毫的冰冷,只有一種仿佛看見親人的溫柔,她說道:“我和哥哥一樣的寂寞呢,但是我沒有哥哥的擔當,可以把那些罪和痛苦都背負在自己一身上,而我卻只能像個孩子一樣的一直沉睡,哥哥,所以你才會殺掉另一個人格的我吧?是因為舍不得,還是因為寂寞?”

“不過我比哥哥幸運,因為在我身邊出現了值得托付的伙伴,負人格的我心里已經充滿了感情,那種感情甚至讓處于沉睡中的我也能感覺得到,是那麼溫暖那麼安心,所以我才更加的明白哥哥的寂寞,所以我才會蘇醒過來……因為我知道,這次該我負擔下這一切了,哥哥,這最終一戰的意義我不知道,但是對于我們來說,這就是我們的最終一戰!”說完,她已經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是嗎?”趙綴空也不移動,他忽然伸出手來揮向了側面,讓人奇怪的是,趙櫻空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了那里,雖然還是以奔跑的姿勢向趙綴空靠近,但是速度卻是越來越慢。

“小蘋果,這可不是我期望的答案哦……若你還堅持這樣的答案,那麼我也只能將你摘下,剝掉那柔嫩的皮膚,切開那溫暖的肌肉,然後把潔白的骨頭給挑出來……那樣的小蘋果將會變得腐爛呢,一想到這里,我就興奮得仿佛要射出來一樣!”

趙綴空猛的一抖匕首,一道肉眼可見的血紅色細線,順著匕首斬出的方向揮向了遠處,這條細線所經位置,所有的一切都被切割斬斷,仿佛連空間都是如此,出現了如同鏡子破碎樣的斷痕,而這條細線的斬出方向正是那速度越來越慢的趙櫻空,說時遲那時塊,一柄無形重劍忽然從趙綴空斜下方從左到右斬向了他,這一劍來得甚為突兀,趙綴空卻仿佛事先就知道一般,那匕首輕輕一擋,整個人就借著重劍斬來的力道移了出去。

可是就在趙綴空剛移出半米左右,在他移出的方向忽然伸來一只手掌,這只手掌潔白如玉,巧小可愛,但是趙綴空卻根本不敢讓這只手掌觸碰,在這只手掌伸過來的同時,他的身體又開始猛然加速起來,幾乎是順著手掌的反方向移動,不過一眨眼之間,趙綴空已經移出了近十米距離,離那手掌越來越遠,可是一柄無形重劍已經頂在了他退去的方向,這一加速,重劍直接從他後背刺入到了肚腹,雖然僅僅只刺入了數厘米就被他一晃間閃過,但是畢竟趙櫻空從戰斗開始第一次傷害到了他。

“真是漂亮呢,小蘋果……或者說兩顆小蘋果?”

趙綴空摸了摸後背,仿佛感覺不到疼痛一般笑了起來,在他身後正站著微笑的趙櫻空,她手上提著一柄透明的重劍,劍尖上還有些血珠顆粒,看起來仿佛虛空中懸浮著一些血珠一般。

“哥哥也不賴哦,明明心靈之光是空間效果,但卻說成什麼最普通的念動力,哥哥是在騙人呢。”趙櫻空輕輕的說道。

雙方都有些心照不宣,對于彼此的心靈之光,也都有了些認識。

心靈之光是生命體最深處的能力,每個生命體,那怕是細菌都有自己獨特的心靈之光,也可以說是一種生命印記,只是這種心靈之光沉睡在人類的意識最深處,比深層次意識更為深遠的地方,那里基本上可以認為是生命體最本質的所在。

除了極少數的天賦人群以外,大部分人一輩子也無法觸摸到自己的心靈之光,即便是那極少數的人,也最多是能夠感覺到心靈之光的存在,想要使用也是萬萬不能,不過話說回來,基因鎖的那個鎖字就可以很說明問題了,一步一步解開基因鎖,當達到第四階程度時,那時,每個人就能夠初步使用各自的心靈之光了,但是接下來,隨著心靈之光的使用,潛藏在意識最深層的惡魔也將被放出來,這也是所謂的心魔,當初趙綴空的妹妹趙蕊空正是直接接觸到了意識最深層,而被心魔所控,這才有了之後一系列的悲劇,可以認為,這是獲得心靈之光最後最大的阻礙。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五章:聚集,最終一戰!(一)     下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五章:聚集,最終一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