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七章:原暗對洪荒……終結與開始(二)(完)  
   
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七章:原暗對洪荒……終結與開始(二)(完)


號稱最強者……

整個輪回世界的所有隊伍中,開啟基因鎖三階以上的人,一般都是有各自獨特的戰法,其戰斗力也已經超越普通人的極限,說得概括些,這些開啟了第三階基因鎖的佼佼者們,回到現實世界不說是毀滅一個軍的實力,至少對付一個師數量的人是絕對沒什麼問題的了,當然了,其中也有個別極端者,只在單獨作戰里厲害,對付大范圍敵人時就顯得有些不足,但總的而言,基因鎖第三階是評價一個輪回成員實力是否入流的大概標准,當然了,也並非絕對,某些第三階以下的人,擁有大量兌換器俱,屬性武器等等強得不到邊,這樣的人也是存在的,所以第三階僅僅只是入流,還未到絕對優勢的程度。

至于基因鎖第四階,那就是真正評價一個輪回成員是否屬于強者范疇了,凡是進入這一領域的角色,無論如何來說,都是一頂一的超級強者,在任何隊伍里也絕對屬于主戰力中的主戰力,這樣的人在整個輪回世界里也不超過二十之數,這些人可以認為是站在整個輪回世界最頂峰的強者,他們俯視著低于他們實力的任何人,那怕對方是一整只隊伍也好,都不被他們放在眼里。

而複制體鄭吒正是在這一極個別的人里,也是無敵的最強者,這樣的分量絕對的驚人,更何況惡魔隊本就是以叢林法則而存在的隊伍,在這樣一只隊伍里號稱輪回世界的最強者,沒有真正的實力,那確實是想都別想了,要知道,惡魔隊里可是有變態趙綴空的存在啊,沒事都能拉著你打一架,有這樣的變態在身邊。他還能穩穩的號稱最強,可見這個稱號確實是沒有半絲水分在其中,當真的名副其實。

鄭吒自己也是經曆了無數地戰斗。經曆了無數的生死考驗,一步一步不停變強的,每一次地改變,每一次的努力,每一次的感動,每一次的勤奮,這才造就了他足以挑戰複制體鄭吒的資格,但也僅僅只是資格而已,那怕是他使用出了洪荒。開天辟地,也沒有絕對保衛能夠干掉複制體鄭吒,那上百把黑炎武器確實是威力無窮,稍差一點的人被其圍住就是必死無疑了,但是對于號稱最強的複制體鄭吒而言……這個程度的力量還是太弱太弱了。

果然,當鄭吒使用出洪荒,開天辟地的力量後。已經不屬于這個層次地力量果然是無可匹敵,輕易破開了那上百把黑炎武器之後,第一次將複制體鄭吒的身軀狠狠打擊,這樣的傷勢已經足以讓普通人即可喪命了,可是誰知道複制體鄭吒被那黑炎一陣燃燒,傷勢竟然瞬間變好,渾身上下一丁點鮮血都看不到,當然了,若僅僅只是這樣也就罷了,鄭吒對于洪荒。開天辟地的威力可是深有信心,任何事物都有其極限,那怕是再恐怖的自愈也好,只要攻擊比恢複更加迅速與猛烈,那麼複制體鄭吒就將真正死去,但是……複制體鄭吒名副其實為最強者的招式也出現了,名為原暗,宇宙終結!

以剛才阻攔了虎魄刀的黑色薄膜為主體,四周地黑色火炎迅速融合在了其中,讓這黑色薄膜越來越巨大。但是也不知道這黑色薄膜是由什麼物質所構成,無邊無際的黑色火炎,竟然僅僅只是化為一絲一毫的黑色薄膜而已,當幾乎遮滿天空的黑色火炎俱化為黑色薄膜時,也不過只有一個長寬都為一米左右的黑色圓球。只是這圓球黝黑無光。四周的光線在靠近它的那一刻就被扭曲吸收了,地面上的岩塊不停被了拖起來。直接拉入到了黝黑圓球中,而圓球本身更是還在不停縮小,當這圓球縮小到乒乓球大小時,忽然向內猛的一縮,頓時,一個撕裂了空間的黑洞出現在了場地之中。

這個黑洞並不是天文學上廣泛意義地黑洞,這僅僅只是一個看不見其中的黑色巨洞而已,大約四五米高度,寬約三四米左右,就這樣撕裂了空間聳立在那里,看得人真是心中不停的發寒發冷。

“這是我給你的回禮,一種連我都感到顫栗的力量,順便說一下,十分鍾內一定要解決掉你,否則一旦我控制不住這力量,它就將真正成長為黑洞,除我以外無人可以活下來,我想你也不希望那樣吧……”複制體鄭吒看著鄭吒喃喃的說道,不知為何……或許是錯覺吧,鄭吒忽然覺得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落寞……在這個心志無限堅定的最強者眼中出現落寞?

“很好!我的洪荒,開天辟地也持續不了多久,既然這都是我們壓箱底的功夫了,那也就不用再多說什麼……來吧!複制體地我,這就是我對抗你的最後力量!”

鄭吒身深吸了口氣,大吼一聲,提著虎魄刀就向複制體鄭吒沖了過去。

“寂寞啊……”

隱約間,鄭吒仿佛聽到了複制體鄭吒如此的話語,但是此刻的他已經來不及多想些什麼,使用著洪荒的他,借著無比地速度飛馳而去,閃過那個詭異地黑洞,整個人已經閃到複制體的身邊,同時虎魄刀灌注著巨力,猛地向複制體一斬而去。

此刻,整個輪回世界的戰斗已經到了最火熱化的時刻,決定著最強的隊伍,最強的個人,這樣的最終一戰已經將要落幕,而中洲,惡魔,兩個隊伍的最頂級實力者早已經拼得兩敗俱傷,除開不知所蹤的昊天以外,還能夠影響到最終一戰結局的人,除了兩個鄭吒以外,就只剩下兩個楚軒了,這也是王對王,兵對兵戰術的最可怕結局……雙亡!

“……又平衡了,果然……”複制體楚軒忽然神色一動,隔了數秒,他才對面前的楚軒說道。

“不,不是又平衡了,而是一定會平衡,以這樣的方式來進行的最終一戰,才是真正的最終一戰。也是唯一符合目的的最終一戰。”楚軒忽然仰起頭來看向了天空,他也說道。

此刻二人依然是懸浮在半空中,在複制體楚軒身後還有一個女孩子的存在。那是正握著封神榜地張小雪,從最開始的打斗,直到現在,二人已經打斗超過半小時以上,別說是楚軒那已經半白的頭發與臉上地皺紋,僅僅從張小雪那鐵青的臉色來看,雙方其實已經筋疲力盡了。

複制體楚軒深深看了楚軒一眼,這才說道:“……唯一符合目的最終一戰嗎?我是憑借封神榜知道的,你手上也有修真科技。所以知道這些也就不足為奇了……話說回來,你還有多少生命力可以揮霍?你現在的肉體年齡是多少,四十?五十?還是六十?”

“你那邊呢?因果點還有多少?已經受到了世界多大力度的排斥?普通的天災都無法消滅這股排斥的話,會有小行星降落嗎?或者說,你們將會被無限大的排斥力給直接驅趕出這個宇宙位面,不知道你地選擇會是什麼?”楚軒也不遲疑,他當即就回答道。

“……都有可能吧。可是讓我感覺到好奇的是,你一直讓東皇鍾不停吸取四周的游離能量,除開一部分你可以恢複生命力以外,大部分的能量都被儲存了起來,你想要干什麼呢?讓我猜猜……你打算干擾那最終一戰的結局?”複制體楚軒又開口道。

“……這也是我的好奇,因果點什麼的我無法知道還有多少,但是你身後地那個女孩體內也開始儲存起了能量,你又打算干什麼呢?”楚軒也隨即回答道。

“哦,是嗎?”複制體楚軒倒似乎比較詫異,他默默看了張小雪一樣。也不動聲色,然後繼續對楚軒說道:“此刻已經不需要我去多做些什麼,複制體鄭吒的實力一定可以穩勝鄭吒,所以繼續拖延下去也無妨,我最多只是受到排斥,只需要離開這個宇宙位面即可,而你呢?一旦失敗了則死無葬生之地,你已經完全處在了劣勢上。”

“……憑你如何,我早說過,把隊員當作棋子。就是你失敗早定,你惡魔隊成員的力量何止比我隊里成員的力量強上數倍?不也已經兩敗俱傷了,你不是想知道所謂的感情是什麼嗎?這最終一戰即將來到的結局,這就是給你最好的答案……我要強攻了!”

兩個楚軒都默默看向了對方,他們的表情永遠是那麼冷淡而沉肅。只有在他們之後的張小雪神色才略顯緊張。她畢竟不是兩個當事人,也不是沒有感情的楚軒。作為這顛峰之戰地旁觀者,也是最主要的“武器”,她此刻的心情絕對是又擔憂又緊張,還有一絲若有若無的不好預感……

(莫非,真要使用那最後的因果點積蓄?只是那樣一來,我和他都是生死難料了……)

兩個楚軒終于是完全開足了全力,一個搖動東皇鍾,陣陣波動震蕩百里,在這百里內仿佛連時空都完全凍結了一般,唯一不受影響的只有張小雪和她手持的封神榜,在楚軒數道信念之力直射而來時,那封神榜又是一抖,扭轉了乾坤因果,這數道信念之力無一射中複制體楚軒,俱都射向了遙遠外的地面,而隨著封神榜的使用,複制體楚軒也從東皇鍾的禁錮中脫身而出,轉手也是數道信念之力射去,隨即就被東皇鍾地震蕩給湮滅消失,雙方又開始了如方才那樣的激烈對射……只是不知道是偶然還是故意,兩人戰斗的方向已經越來越靠近兩個鄭吒的主戰場。

(真是無趣的打法,兩個知根知底,相互之間實力也相差不大,甚至連整個人都是完全複制地情況下,要在短時間內分出勝負實在太難……鄭吒,堅持下去,這個局最後地破局手段馬上就要送到了……)

楚軒默默看向了極遙遠外一眼,接著就再也不看那個方向任何一眼,滿心神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複制體楚軒身上,兩人邊打邊飛,不多時,已經飛出了數十里地距離,離兩個鄭吒的交戰處更是接近了。

同時,另一邊的鄭吒已經與複制體鄭吒的原暗,宇宙終結對拼在了一起。說也奇怪,那黑洞分明已經是撕裂空間的一種,但是竟然也能如同黑炎那樣被他輕易使用。在鄭吒以洪荒級的速度與力量直襲向複制體鄭吒時,無數細小如黃豆大小地黑洞顆粒就懸浮在了複制體鄭吒的身體周圍,虎魄刀一斬到黑洞顆粒上就是虛不受力,隨即刀上的力量以極快速度不停流逝消失不見,而那黑洞顆粒卻是絲毫未曾改變,原本是什麼形狀依然是什麼形狀,原本大小如何依然大小如何,眼見如此,鄭吒也不敢像之前那樣用肉體攻擊。s只能猛力一刀劈在了二人間地地面下。

(我就不信這黑洞顆粒連你腳下的空間都能防禦,即便我一念即生,你的戾炎就能自主防禦,但那也要有防禦的移動速度吧?我洪荒……呃?)

鄭吒剛剛一刀劈向地面,將整個地面劈得碎裂開來,還沒等他跳身而下,原本連他毀滅級速度都反應過來的複制體鄭吒。竟然用和他不相上下的力量與速度踏步向前,狠狠一拳轟在了他的肚子上,任憑他的潛龍變如何堅韌,這一拳的力道依然將其肚子都打出一個並不太深地凹洞,同時鄭吒也被轟飛出了千多米開外,將遠處的大地深深壓出了一條溝渠來。

“這是我的力量……你怎麼可能也擁有洪荒,開天辟地的力量?慢著……黑洞,吸收……你的黑洞可以吸收力量,然後化為你的力量嗎?”鄭吒只覺得喉頭一甜,他硬將這口鮮血給吞了下去。這才看著複制體鄭吒驚聲問道。

“雖然是黑洞雛形,但是畢竟還不是那宇宙間最狂暴最終極的力量,否則黑洞產生地那一瞬間,我們都將被吸入其中化為最原始的元素或者誇克……你想看看那種力量嗎?”複制體鄭吒似乎也有些驚異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對于從鄭吒那里吸收來的力量,那怕只有一絲而已,畢竟也是洪荒級的力量與速度,這樣的程度讓複制體鄭吒也是心中暗驚不已。

話音落時,複制體鄭吒腳下用力一踏,竟然造成了和鄭吒移動時不相上下的誇張情形。地面整個迸裂,而人已經沖出了千米距離來到了鄭吒附近,只見鄭吒猛閃開,速度和反應力雖然不俗,但是在複制體鄭吒此刻的力量與速度面前。也完全做不到像之前那樣無聲無息了。只見複制體鄭吒微微一招手,無數的細小黑洞顆粒已經將兩人包裹在了其中。而鄭吒更是前後左右俱都布滿了黑洞顆粒,這下卻是想閃也閃不開了。

“看清楚吧,這就是吸收了力量後地原暗真實面目……”

複制體鄭吒又是一招手,懸浮在四周的黑洞顆粒猛的向周圍最大顆粒凝聚而起,不單如此,每多凝聚一顆黑洞顆粒,被凝聚的那顆黑洞顆粒的吸扯力也就越大,一個呼吸間,鄭吒竟然感覺到自己正在慢慢向天空懸浮,在他頭頂上,一團籃球大小的扭曲空間正在成形,這扭曲空間又與之前所見黑洞略有不同,用肉眼看進去,仿佛看見無數的空間正在形成與碎裂,若是把之前的黑洞空間比作靜止的黑洞,那麼現在的扭曲空間則是動態地黑洞,雙方間的吸扯力絕對不可同日而語。

鄭吒的龍翅猛的一扇,強行用力將自己固定了起來,但是隨著四周吸扯力的逐漸增強,憑他洪荒,開天辟地地力量竟然也覺得了有些阻礙,要知道這可是洪荒等級地力量啊,比不得毀滅級數,以這股力量都覺得了阻礙,可想而知這些扭曲空間的吸扯力有多麼巨大了。

(不過……這也是個機會……)

鄭吒心頭猛動,他忽然發現密布在四周地黑洞顆粒已經變得了異常稀少,組成了數個扭曲空間後,他與複制體間的通道竟然已經漸漸展開,雖然之間還有兩個扭曲空間在把守,但是對于鄭吒而言,這不異于一次絕境通道。

也不及細想,鄭吒猛的將渾身力道凝聚而起,此刻距離他發動洪荒,開天辟地已有一分多鍾的時間,幾乎已經快到他肉體的極限承受力了,即便有在魔戒中才習到的技巧來幫助,但是也無法將這一狀態一直維持下去,所以這唯一的機會很可能也是他最後的機會……

短短零點零幾秒間。鄭吒猛的從原地飛起,巨大地力道讓他仿佛旋風一樣輕易飛過黑洞顆粒或者扭曲空間,只在最後那兩個扭曲空間把守的通道前用翅膀硬擋了一下扭曲空間。一瞬間而已,從那扭曲空間里出現了一股難以想象的恐怖撕扯力,仿佛比之洪荒,開天辟地地撕扯力更加威猛,只聽到嘶的一聲輕響,堅韌無比的潛龍變肉體猛的撕裂,兩只龍翼也被整個從背上撕扯了下來,而鄭吒猛的使出月步,逃開了這扭曲空間的吸扯巨力。這期間甚至連虎魄刀都掉落在了地上,不過也終于是沖到了複制體鄭吒的面前。

“抓住你了……我知道你背負著什麼,但還是不得不告訴你,你的道路錯了!我不能告訴你什麼是對的,但是我會打敗你,超越你!因為我背負著比你那些仇恨,瘋狂。所有負面情緒還要重要得多地負擔!我一定可以超越你!”鄭吒猛的一把抓住了複制體鄭吒,也不管他是否還能使用出洪荒,開天辟地的力量,只是瘋狂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也不給他摔飛出去的權力,一只手抓著他,另一只手則瘋狂不停的向他展開著攻擊,一次一次,不停地擊打他身上的重要器官,複制體鄭吒的整個腹部首先被打得粉碎。然後是心髒和胸膛,接著是兩條手臂,正當鄭吒想要一拳轟碎他的腦袋時,卻猛的看見複制體鄭吒露出了冷笑的神情。

“超越我嗎?以什麼來超越我?你的力量?還是你的器量?或者說你那所謂的信念?”

複制體鄭吒仰頭哈哈笑了起來,同時他單腳一踢,一股完全媲美鄭吒洪荒級的力量就踢在了他肚子上,同時無數股巨大地吸扯力也出現在了鄭吒身後,將他整個人一寸一寸的向那數個巨大的扭曲空間吸去,這些扭曲空間的力量比之前還要巨大了許多倍,以至于連他洪荒級的力量也終于無法強行逃避了。

“……看清楚吧。我們的器量的差距。”複制體鄭吒身上燃起了黑色的火炎,與此同時,他的肉體也開始逐漸恢複原樣,直到這時,他才默默伸出了一只手來。而當他身軀移動時。鄭吒才看清楚他的表面上有什麼,一層極薄極薄地黑色薄膜就緊貼在他表面。剛才的那每一次攻擊,都在讓他的原暗,宇宙終結變得更加強大,以至于現在那扭曲空間已經終究無可逆轉了。

(敗了嗎?我要敗了嗎?背負著伙伴們的信任,背負著伙伴們的犧牲,背負著他們給予我地信念,這樣地我,也終究要輸了嗎?)

鄭吒全身瘋狂的扭動起來,企圖掙脫那扭曲空間地吸扯力,但是黑洞的吸扯力何等之巨大,即便是這不完整版的黑洞也是如此,他的洪荒,開天辟地……特別是他已經漸漸無法再使用這個層次的力量時,這洪荒終究已經敵不過黑洞了……

“鄭吒……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特別是當我的心靈之光融合到你體內後,消耗的程度也會越來越大,短時間內一擊解決敵人吧……還有,隊長,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能和大家在一起戰斗,這是我有記憶以來,最開心的日子,謝謝大家……”

就在鄭吒心底里絕望無比時,一個清淡的女聲出現在了他耳邊,這聲音聽起來應該是趙櫻空的聲音,只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呢?而且以這扭曲空間的吸扯力,方圓十里以內根本不可能存在人煙,她又是如何潛到自己身邊的呢?還沒等鄭吒心中想出個答案,他忽然覺得一股清清涼涼的東西進入到了自己體內,這種感覺實在是難以形容,仿佛是過了一瞬間,又仿佛是經過了宇宙輪回的一量劫,刹那與永琤擐穧b此刻重疊,接著,鄭吒渾身一抖,身上猛的爆發出一股巨大混沌氣流,這股混沌氣流充塞住了扭曲空間的吸扯力,而鄭吒腳下微微一踏,整個人已經跳出到了數百米開外,整個人仿佛呆了一般站在那里。

“這就是你所處在的層次嗎?複制體的我……這種感覺,還有四周的各種微型顆粒,還有各種能量在體內流動,整個宇宙間一切的軌跡線……這就是你所處在的層次嗎?第四階高級。臨近第五階的層次?”鄭吒默默看著自己地雙手,他又看向了複制體鄭吒道。

複制體鄭吒卻仿佛一點也不吃驚于鄭吒的脫離,他揮手之間就讓那團扭曲空間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唯一一個扭曲空間,就這樣停立在他身前,他默默的道:“突破了?在這生死關頭地瞬間,突破到了非人的層次了嗎?不,你身上有別人的心靈之光?而且只有不完整的心靈之光才能短時間內融合到別人的心靈之光中……是了,他的布置是這樣啊,否則憑你的力量,怎麼可能活得過剛才那一擊?”

“他?對了,第四階高級。可以感覺到只有精神力控制者才能感覺到的精神波動,我的伙伴們……”鄭吒默默看向了自己手腕上地繩子,密密麻麻掛了一手腕,除了楚軒,劉郁,林俊天三人的繩子未曾飛來以外,其余團隊伙伴們俱已經死亡。其中在詹嵐的那根繩子上,更是留有了一段留言,只是現在的鄭吒也沒有心思去仔細觀看,他的全部心思已經放在了眼前這個唯一的敵人身上了。

“複制體的我,現在我也終于有了和你對戰地資格……背負了太多太多東西的我,已經無法承受再一次敗給你!我一定可以超越你!”

鄭吒猛的一咬牙,他單手一招,那柄在地面上的虎魄刀已經順手飛回到了他的手上,作為已經初步窺視能量領域的第四階高級基因鎖而言,這樣的小技巧幾乎相當于本能。除此以外,對于入微的控制達到了原子與能量級別後,技能的威力更是大得超乎想象。

鄭吒腳下輕輕一動,再沒有之前使用洪荒移動時的瘋狂姿態,腳下甚至連泥土都沒有帶起半分,可是速度卻是與洪荒等級地速度不相上下,此刻的他依然還保持著洪荒,開天辟地的狀態,第四階高級水准的最大改變之一,那就是對于能量的入微了……萬法皆通。運用兩種能量的沖擊,只要能量存在,這種沖擊就可以一直維持,只要不超過身體自身負荷就毫無關系,換句話說。此刻的鄭吒幾乎可以無限制時間的使用洪荒。開天辟地!

可是又能怎麼樣?複制體鄭吒的原暗更是威力無窮,防禦。進攻俱是完美,而且還可以吸收進攻者的力量,讓這扭曲空間威力更加巨大,這幾乎已經是聖人們才有地技巧手段了,沒想到複制體鄭吒僅僅第四階高級就已經創造了出來,難怪他能夠號稱最強者,果然是名副其實。

鄭吒腳下一動,轉換間已經沖向了複制體鄭吒,首當其沖的就是那吸扯力驚人的扭曲空間,複制體鄭吒又將扭曲空間分為了數十份,除開環繞他的扭曲空間以外,剩余的扭曲空間更是向著鄭吒不停地飛去,而鄭吒也不敢用肉體觸碰這吸扯力奇大地扭曲空間,而是用虎魄刀橫向一斬迎向了其中一顆扭曲空間,轟然巨響聲中,這顆扭曲空間竟然被虎魄刀完全斬成虛無,連一丁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來,而鄭吒也不停息,轉眼間又是幾顆扭曲空間被斬為虛無,照這樣下去,仿佛他只要消耗光複制體的扭曲空間,那麼勝利地就一定是他了。

“是了,第四階高級啊,你的攻擊已經深入原子和能量,一擊之下化為虛無,那刀若是斬在我身上,那怕是戾炎也一定無法再次愈合……可惜啊可惜,直到現在才達到第四階高級,而且還是憑借別人的幫助才達到,你真的認為自己還有絲毫希望嗎?莫非你真以為之前引誘你打我那幾十拳,上面的力量都是虛無的不成?”

複制體鄭吒冷笑了聲,扭曲空間再次組合在一起,一顆兩米左右寬的扭曲空間就將複制體鄭吒包裹在了其中,而鄭吒身邊是再沒有任何一顆扭曲空間了。

“從黑炎到虛擬黑洞,再吸收足夠的力量之後形成扭曲,若是再次注入力量,那時扭曲將成為真實的縮小黑洞……若是一開始的黑炎到虛擬黑洞時你有現在的力量,說不定我還真敗在了你手中,但是到現在為止,這一戰也終于結束了……”複制體鄭吒搖搖頭,他眼中的落寞神色卻是越發濃烈起來。

“白癡啊。相信著你所謂的信念,相信著那些弱者們給予你的期望,相信著明明是偽善地軟弱心態。你根本沒成長到我所期望的地步……算了,留你何用?”

鄭吒也不知道聽清楚他的話沒有,只見這個男人猛地一咬牙,抬起虎魄刀就向複制體鄭吒體外的扭曲空間斬了去,可是這一刀卻並不如之前那樣以力破巧,虛空了所碰到的一切,反倒是如泥牛入海一般,巨大的力量不停消失,而扭曲空間卻是越發膨脹。待到扭曲空間已經幾乎要碰到他的身軀時,他才抽刀而退,但是此刻卻是為時已晚,那扭曲空間猛的向內一縮,全都縮到了複制體鄭吒的前胸兩米處,一顆如同針尖大小的漆黑一點出現在了那里,接著。一股完全難以形容的吸力猛然而起,地面地泥土整個崩潰騰空,天上的云彩竟然也向地面被拉了下來,而首當其沖的鄭吒雖然還可以勉強抵抗,但是他身上的力量卻漸漸流逝不見,最多數秒之後,他將徹底被這縮小黑洞所吞噬,名為原暗,宇宙終結的力量……

(伙伴們……)

時間回退到一分多鍾前,楚軒與複制體楚軒的交戰范圍已經臨近了兩個鄭吒的交戰范圍。甚至在天空地他們還可以看到遙遠外的圓柱型戰斗場,不過也僅到此為止了,雙方似乎都沒有再前進一步的想法,彼此就在這里瘋狂交戰了起來,不說楚軒的模樣如何變得蒼老,甚至連複制體楚軒有封神榜來扭轉因果,竟然也開始變得了蒼老,雙方可以說都已經到了燈枯油盡的地步。

楚軒忽然放下了高斯手槍,他也不攻擊,只是用東皇鍾震飛了幾道信念之力。只是開口問道:“複制體的我,你為什麼而活著?”

“……我想超越。”複制體楚軒也默默放下了高斯手槍,他點點頭道。

“超越什麼?那麼感情呢?”楚軒又問道。

“超越什麼你我都明白,說出來反倒不美了……至于感情,那只不過是被凡人智慧汙染了的象征。或者是軟弱者給予自己逃避時的理由。正體的我,你連這一點都看不清楚嗎?又或者……你已經被中洲隊的人汙染過了嗎?”

楚軒聞言。似乎在回憶著什麼,好半天後才說道:“僅僅只是超越而已嗎?還記得父親帶我們去看地星星嗎?那樣的事情……”

“……你真的已經被汙染了,正體的我,從我所知道的情況來看,惡魔隊的生存法則比中洲隊的生存法則要強出許多,或許對于正常的人類社會而言,需要偽善和懦弱才撫平社會的波折,但是對于能夠有超越機會的掌棋者而言,你地思想已經只能成為你的負擔。”複制體楚軒搖搖頭,他又舉起了高斯手槍,默默的對著了楚軒道。

“人的感情含有無限的可能,處在完全不同地兩個環境地我們,你始終貫徹我一開始的做法與想法,一切唯利益最大化,而在我經曆了許多,也明白到他們所擁有地潛力並非只是數字而已,比如犧牲……惡魔隊的人大概從來不會知道這個詞語的意思吧?”

楚軒看見複制體楚軒抬起了高斯手槍,他竟然慢慢閉上了眼睛,而根據東皇鍾的特點,他在第一時間內就找到了鄭吒的所在,此刻鄭吒已經一刀斬在了扭曲空間上,而真實版縮小黑洞正在形成,同時,他注意到的還有鄭吒手腕上那密密麻麻的繩子。

“伙伴……多麼陌生而熟悉的詞語啊,這種感覺……好溫暖……”

“楚軒,想看星星嗎?”

“星星?”

那一刻的那一幕,用雙眼真實的了解這個世界,或者說用雙眼了解這個世界真實的一幕,而非只是數字和文字,那一刻,他心中仿佛有什麼東西解開了……

白發蒼蒼的父親死亡,那種難過得心揪起來,卻無法表達,無法形容,無法哭泣。那樣的事情好難受,不想再次經曆……

中洲隊的人真是幼稚啊,竟然還開口閉口說起善良與伙伴。難道他們不知道出賣得最爽快的人,往往是自己的伙伴嗎?

可是這種感動又是什麼,複活之後的所見所聞,那種比戰友更堅固,同生共死地並肩于共,這樣的事情,他根本無法去了解……這就是伙伴嗎?

那怕是鄭吒的故意揍他,那怕是程嘯總是以故意地方式“背後”說他壞話,那怕是周圍人故意露出的小心。那怕是……很溫暖啊,這種的感覺和第一次看到星星一樣,像是看到這個世界最真實的一面那樣……

所以了,為了這份難得的溫暖,為了這份好不容易才看到的真實,他不惜可以毀掉擋在前面的一切!

楚軒用東皇鍾的特殊性能感受著那些繩子中寄托的精神印記,那種死亡時一刹那最真實地精神印記。每一個人的,最純粹的伙伴們的感情,數秒,楚軒眼角忽然滾出兩滴透明液體來。

“我……哭了嗎?這就是哭的感覺?還有淚水,這是什麼……”楚軒猛的一驚,他摸著自己眼角邊的淚水,喃喃說道。

“這是因為你軟弱地標志,被凡人的智慧所汙染的象征……”複制體楚軒心中也是一驚,他神色不變的說道。

“不,這是……我想要和大家一起活下去的淚水……”

楚軒忽然猛的抬起了頭來。他眼中的神色從未有如這一刻般的堅定過,那怕是帶著催眠眼鏡時也是如此,與此同時,他眼中的符文圖形也浮現了出來,將離他極遙遠外的鄭吒戰場處也完全掃描了進來,接著,他竟然用手將托在頭頂上地東皇鍾給拿了下來。

“複制體的我,你不是想知道這東皇鍾內凝聚那麼大的力量是想要干什麼嗎?現在我就告訴你吧,有一種值得信賴的關系叫作伙伴,有一種值得付出生命的誓言叫作並肩。有一種我們兩人最大的差距……叫作感情,鄭吒,這是我最後的幫助了,勝利吧!”

楚軒說話完畢,渾身就散發出了絢爛無比的信念之力。這信念是如此的強大。複制體楚軒槍口上的絢爛光彩與之比起來簡直是螢火蟲與明月地比較,而接下來。楚軒將渾身上下的所有信念之力完全壓入到了那東皇鍾里,待到這一切做完,他輕輕將東皇鍾向複制體楚軒拋了過去。

(……伙伴?或者……親人們……有你們在身邊,真的感覺很溫暖啊……)

東皇鍾拋出之後,楚軒的肉體隨即如同化灰一般漸漸散去,除了那一小絲灰燼以外,整個空間已經再也找不到他的絲毫留存痕跡,仿佛從未存在過一般,而唯一象征著他唯一存在過地痕跡,東皇鍾則順著被拋軌跡線撞向了複制體楚軒,隨著複制體楚軒兩道信念之力擊在東皇鍾上,這力量卻是如同泥牛入海,絲毫不見了蹤跡,不單如此,這東皇鍾離複制體楚軒越近,鍾身就變得越加巨大,任憑封神榜如何扭轉因果,竟然也無法將東皇鍾移開,說時遲那時快,張小雪已經發瘋一般向封神榜內輸入因果點,但是隨著東皇鍾輕輕撞在複制體楚軒身上,這封神榜竟然從中撕裂為了兩份,同時,東皇鍾輕輕一震,複制體楚軒地肉體輕易也被震成了粉末。

(是嗎?我敗了……感情……是什麼?)

“不!絕不啊!還有,我還有存下來的因果點,楚軒!那怕是我死,你也一定要活著!”張小雪瘋了一般,她也不躲避東皇鍾,而是將一大股因果點輸入到了兩段封神榜中,卻不知道是不是封神榜被撕裂而產生地因果反噬,在張小雪肉體也被東皇鍾撞爛的瞬間,整個空間猛的撕裂開一條痕跡,將兩段封神榜俱都吸入其中,連帶的張小雪和複制體楚軒的殘缺粉末也被吸入了不少,接著縫隙乍現即閉,仿佛根本未曾出現過一般。

而東皇鍾撞殺兩人後,卻是迅速變為手掌銅鍾的大小,搖晃間一閃已經消失不見,當它再度出現時,已經撞在了複制體鄭吒胸前兩米處的縮小黑洞上,兩股同樣浩瀚無邊力量猛撞在了一起,一方鎮天地鴻蒙,一方卻是宇宙間最狂暴最極至的力量體現。對撞間竟然沒有絲毫爆炸或者沖擊波,只是一聲清脆的銅鍾聲響,那古樸銅鍾已經裂開了一條細小縫隙。當的一聲落在了地面上,而那細小如針尖的縮小黑洞也是消失不見,完全沒有了絲毫蹤跡存在。

兩個鄭吒都是愣住了,直到天邊一根繩子搖搖晃晃的飛到鄭吒地手腕上,他這才將心神放在了那些繩子上,開心用心感受著伙伴們最真實,最感人的精神印記。

“是嗎?楚軒哭了,這個家伙,終于有感情了嗎?”鄭吒喃喃自語著。他甚至沒有去看複制體鄭吒,而是完全閉上了眼睛。

“楚軒?他也被你們這樣軟弱的懦夫拖累了嗎?真是可悲啊,明明是那麼強大地人……臨死前還為你創造了如此好的一個機會,讓你有那麼一絲可能打敗我,這樣的人……真是可悲可歎啊,偽善者……”複制體鄭吒一聲冷笑,他也不再多話。身體外又浮現出無窮量的黑炎,接著黑炎直接開始凝聚化形,要再次成為那無可匹敵的最強狂暴終極力量,即便鄭吒不可能再次慢慢給他輸入力量,他自身的力量也可以自行輸入,只是所花的時間稍微久一點而已。

鄭吒也不去理他,竟然連身上的真元力和魔力都停了下來,他只是默默的感受著每一根繩子上地精神印記,良久之後,他的眼中熱淚止不住的往外流了出來。

“白癡。你也哭了?因為那些軟弱者拖累你的腳步?因為你害怕面對死亡?你根本沒有成長到可以和我匹敵的地步,你還是那個內心軟弱的懦夫!”複制體鄭吒更是冷笑不止,他邊說話邊不停凝聚起無數黑洞空間,其中心部分,已有少許開始向扭曲空間轉化,只要完全轉化為了扭曲空間,那他先一步就站在了不敗位置上。

““不,這淚水……是因為勇氣,因為力量,因為信任。因為伙伴……你不會懂的,從你踏上和我相反地路途時,你就永遠不會懂,我一定可以打敗你!我一定要打敗你!洪荒,開天辟地!”

鄭吒猛的抬起了頭來。他體內的真元力和魔力再次瘋狂混合在了一起。那洪荒,開天辟地的巨力又再次從他身體中形成。他一直都沒有錯!他的信念,他的追求,他的伙伴,他的勇氣……這一切都是他力量的來源,所以在這一刻,他一定要贏,一定要將那最強的稱呼捏在自己地手中!

“你不可能打敗我!只要你還沒放棄你的偽善,只要你心里還有那軟弱,你就絕對不可能……原暗,宇宙終結!”

複制體鄭吒仿佛是瘋狂了,他猛的卷動黑洞空間和少許扭曲空間,帶著無法想象吸扯力,猛的向鄭吒推了過去,這股力量是如此之巨大,即便是與洪荒,開天辟地的力量比較起來也絲毫不遜色,雙方的力量猛的對撞在了一起……

電光火石間,鄭吒整個身軀猛的旋轉了起來,以洪荒,開天辟地的力量旋轉起來的錐子,那簡直是連鑽石山也可以一鑽而透,他就這樣從全是扭曲空間地最強點硬沖了過去,即便這個過程里他失掉了兩肩兩腿上的不少血肉,也失掉了一只手的手臂,但是他畢竟是將整個黑洞區域給穿透了過去,也沒等複制體鄭吒再控制那些黑洞和扭曲空間,鄭吒帶著他身上最後一絲洪荒,開天辟地的力道斬在了複制體鄭吒的胸膛處,從原子間和能量間所產生地破壞,這樣地破壞直接作用在了複制體鄭吒的身軀上,那黑色火炎也將再無燃燒地權力……

“我的伙伴,楚軒曾經告訴過我這麼一句話,實力的強大,不光是力量的強大而已,使用者本身,與使用技巧才是真正決定實力是否強大的根本……”鄭吒默默的說道。

“是嗎?這個道理我早已經知道,但是複制體楚軒卻從來沒有告訴過我……”複制體鄭吒雙眼里的一片血紅已經消失,他忽然扇動翅膀飛到了圓柱體的邊緣,整個人就這樣默默向下看了出去。

“或許吧……正因為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所以看到別人擁有,才分外的想要去破壞……真想擁有你所說的伙伴們啊,還有我所心愛的女人……”

複制體鄭吒默默抬起頭來看向了鄭吒道:“最強之名……是你的了!但是我不會幫你,想要什麼樣地未來……自己去追尋吧!

不知為何。鄭吒忽然有些黯然,他說道:“我不需要你的幫忙!未來我會一手開啟,什麼樣的敵人我也不會懼怕……”

複制體鄭吒默默轉過頭去。喃喃說道:“羅甘道還未死絕,你地兩個小隊員大概快被攻擊了吧,去吧,拯救你的信念,拯救的力量……如果一直抱有這樣毫不懷疑的信念,或許,你的器量真的可以與他抗爭……”

“那麼……未來給你了。”

話音落時,複制體鄭吒向下縱身一跳,整個人還在半空中時。身軀就從胸口處慢慢散發出黑炎來,但是卻沒有一絲一毫的作用,這黑炎只是從傷痕處不停的向外迸出,騰起了數十米的長度,而複制體鄭吒地身軀,則慢慢的化為灰燼消散開來,到最後。除了一團黑炎還在燃燒,這個男人已經徹底消失……曾經名為最強的男人……

鄭吒一直看著複制體鄭吒完全消散不見,他一直沒有說出半句話來,直到許久之後,從下方傳來一聲巨大嘶吼,他才連忙拿出了綠魔滑板,向著圓柱子體外的地方而去……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趙櫻空給予他的心靈之光已經消耗完畢,但是他卻依然還保有第四階高級的能力,是在不知不覺中超越了嗎?還是這種能力會持續一段時間?不過都已經無所謂。他已經有了最直接的經驗,只需要少許時間,他就能夠真正達到並且鞏固這第四階高級,不過此時,先去救出兩個隊員更好。

劉郁二人所在位置,他們正在離EVA初號機很遙遠地千米高度上,兩個人的心神都隨著EVA初號機的行走不停顫栗著,這個怪物被連續如此多的打擊攻擊後,竟然還可以複原完全,雖然行走速度比起之前來更加緩慢了。但是看得出來它正在恢複,照這樣下去,它遲到可以恢複到之前被炸時的水准,或許還要更厲害,那時。他們兩個菜鳥即便躲在天上也是死定的了。

“……我們。我們趕快跑吧,趁這個怪物還沒複原完全。我們用綠魔滑板能有多遠跑多遠,那時它想找我們都不可能了,說不定,我們還可以熬過這最終一戰也說不定呢?”林俊天忽然開口說道。

“不!”劉郁忽然認真的看向了林俊天道:“林大哥,還記得王俠大哥臨死前說過什麼嗎?我們是終究要成為最強輪回小隊成員的人,所以我們一定要有擔當這個稱號的責任與負擔才行,我絕對不會逃走,哥哥如果你想要走,那就自己請便吧,我一定要變強,變強到足以配得上這個稱號才行!”

林俊天眼見劉郁說得如此認真,他也無法可想了,只能雙眼死死的盯著下方越走越快地EVA初號機,這時初號機的速度甚至已經可以用小跑來形容了,再這樣下去,一旦他的心靈之光恢複,那他們就……

“我是很怕死……可是怎麼也無法丟開一個孩子,獨自逃跑吧,反正死就死,逃跑也不過多活些天……劉郁,如果要變強的話,未來我們一起變強!”林俊天也猛的一咬牙,對著劉郁就肯定的說道。

不過還沒有等劉郁開口,一個聲音已經先一步說道:“有機會的,你們一定有機會變強下去,直到配得上最強輪回小隊成員的稱號為止,我們中洲隊的隊員!”

兩人一驚,左右張望時,才發現下方EVA面前出現了一個男子,這個男子渾身血跡,一條手臂也被撕扯斷掉,只剩一只手臂還拿著虎魄刀,看起來和幾十米巨大的EVA初號機完全不成比例,但是還沒等兩個人回過神來,這個男子只是輕輕一揮刀,EVA初號機忽然從中間處被斬為了兩段,其中一段更是徹底化為了灰燼,接著這個男人才拿出綠魔滑板向劉郁二人飛了過來。

“鄭吒大哥!”“隊長!”

兩人一見鄭吒,心中那股難以形容地放松就充斥滿了他們心神,一時間兩人竟然覺得手腳有些發軟,恨不得躺在地上才好,不過鄭吒卻是對他們笑了笑道:“好了,走吧,我們還要去第七號實驗室,就在山谷那邊……里面還有一場惡戰哦,說不定有許多個使用爆炸技巧或者毀滅技巧的我呢……”

兩人一時間也沒有反應過來鄭吒所說的話,只有林俊天看著下方的EVA初號機又開始複原,他才指著下方大聲說道:“隊長,他還沒死,你剛才把那一段化為了灰燼,不如再給他一刀吧?”

“不……我的伙伴們還在沉睡,要將他們都救活過來,納尼亞傳奇嗎?而且最終一戰地結局,還有我們地未來……他的存在,我還不可以就此完成最終一戰,我們接下來地戰斗還長著呢,盡快成長吧,當你們的實力足以配得上最強小隊成員時,我會把一切源源本本的告訴你們……”

鄭吒說到這里後又看了看腳下的EVA初號機,這才指著前方道:“走吧,開創我們的未來,一個真正自由的未來!”

(至此,終結吧,我所愛的世界,我所愛的無限恐怖,還有里面行行色色許多的人,下一本里,可能有人已經猜到是那里有人闖進去了,可我還是要說,佛曰,不可說,以上。)

上篇:第十五集:生化終戰(二) 第十七章:原暗對洪荒……終結與開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