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重生之惡魔獵人 卷三:陰影 第二十九章 前奏  
   
卷三:陰影 第二十九章 前奏

"看著面前有過,面之緣四聯,年,葉奇的手已經搭在了閻魔刀上,微眯的雙眼閃過隱隱的殺機 不管對方為何而來,但這種跟蹤潛伏,已經讓超越了他的底線;尤其是他與金發少女合作的事情,更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等等!我沒有惡意,只是為了交易而來!"溫和青年連連擺手,阻止著馬上就要出刀的葉奇一 雖然他已經盡可能的對眼前的"同族.()做出最高的評價了,但是沒想到依舊小看了對方的實力,竟然能夠察覺出隱藏在周圍的他;而且面對這個血脈未知,但實力強大的"同族他可不想和對方進行一場沒必要的戰斗;看著絲毫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有所意動的葉奇,溫和青年立刻退到了包間的門口,做好了隨時退出包間的准備後,馬上大喊道:"我知道獵魔人殺手是誰!"

"是誰?.

葉奇並沒有因為對方的話而有所變化 一對手潛藏在包間中聽到他和金發少女談話的對方,此時說出這樣的話來當借口,並不奇怪;因此,葉奇嘴上在問話,但腳步卻依舊平緩有力的向前邁進,而搭在閻魔刀上的手更是已經握緊;見到葉奇的動作,溫和青年不由苦笑了一下;然後.後背立刻一用力將身後的門板擠碎,整個身形在一道刀光中沖出了包間.

"嘩啦!"

閻魔刀的鋒銳不僅使破硫的門板徹底報銷.就算連著門板的整個牆壁也在葉奇的一刀之下,一分為二.至于被攻擊的主要目標,溫和青年雖然閃躲的及時,但外衣依舊被閻魔刀的刀鋒劃開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帶血印的肌膚.不過這一絲血印瞬間就被一層花紋鱗片所覆蓋,然後等到對方肌膚再次恢複正常時,血印已經消失不見.

鱗片?黑暗生物!

葉奇當即一皺眉 雖然只是一刹那的事,但並不能逃過他的眼睛;對于在薩斯港突然出現的對方,他一直保持著足夠的警慢,哪怕當時對方是打著幫助他的旗號而來;而現在看到了對方一直隱藏的身份,再加上之前的潛伏,他更是將對方歸類到了不懷好意的黑暗生物中;畢竟,獵魔人在獵殺黑暗生物的時候,同時也再被黑暗生物獵殺著;而且某些黑暗生物的劣根性更是讓它們樂此不疲的尋找著值得獵殺的獵魔人",

"略!"

"嘩啦".

溫和青年這次沒有再多解釋,徑直飛身撞破了餐館的櫥窗,向外跑去 他雖然想解釋,但是現在卻明顯不是時候,一時魯莽的探測和血脈的曝光已經讓他此時無法獲得自己同族的信任;當然,如果他肯犧牲一下被閻魔刀砍上幾刀的話,依舊有可能挽回現在糟糕的情況.

但是先不說被閻魔刀砍上幾刀的後果,哪怕他恢複力超人,也絕對是死大于生;只是單單出于通過這段時間對他身後緊追不舍的"同族.的性格和習慣的調查,就讓他不敢冒這樣的風險 因為按照對方的性格就算懷疑,對方也會直接毫不猶豫的手起刀落的將他斬殺;畢竟,在他了解到的資料上,他的這個同族最擅長的就是斬草除根.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已經覆滅的德科家族

而且現在還有一介,更加實用的方法來消除他們間的誤會

緊跟在對方身後的葉奇,看著前方已經奔跑了將近二十分鍾的身影,不由小心起來 因為從對方奔跑的情形看,對方顯然是有著准確的目標,並不是毫無目標的亂竄.

埋伏?

葉奇不屑的撇了撇嘴角,立刻將能夠加持的法術全部加持到了身上,同時指尖耀眼的白芒再次閃耀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是英雄,可惜英雄都是死的最早的,甚至比炮灰還早;因此,他是絕對不會當英雄的;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半路將對方當街擊殺;至于目擊者和之後引發的其它事?自然會有獵魔人工會的"清潔工"和特勤處的人來收拾殘局.

五顆魔法飛彈跟在溫和青年的背後迅速的靠近著,任憑他怎麼躲閃,五顆魔法飛彈就像是帶著熱跟蹤儀器的導彈一般對他緊追不舍魔法飛彈的威力在葉奇的眾多法術中雖然只能算是一般,但是自動跟蹤施法人視野內目標的特性卻算得上是獨一無二的.

"砰砰砰. 五顆魔法飛彈一顆不落的撞在了溫和青年的後背上,盡管傷害並不致命,但他的速度卻不可避免的降了下來;而就是這一瞬間的降速,他就已經被身後的葉奇追上.看著近在咫尺的目的地.再看了看合身沖上的葉奇,他不禁苦笑了一 第一次感到了作繭自搏滋味的他.總算是體會到了其中的難受

"砰!"

沉悶宛如大錘敲地的聲音從遠處的圍牆內傳來,聽到這一聲動靜的溫和青年不由一喜,單;:,把幾乎與他身高相同的巨弓赫然出現在了他的年中 劫黑的箭矢宛如流星一般射出.

正合身沖來的葉奇立刻止步停身,但是等到他抽刀防禦後,才發現對方的目標竟然不是他,而是遠處的一面院牆.

"轟!"

箭矢帶著千鈞之力在撞上牆壁的一刹那就響起了宛如手雷爆炸一般的巨響;而在這聲巨響中,原本高大平整的院牆直接出現了一個直徑兩米左右的大洞,即使是站在遠處街道上的葉奇也能將里面的情景一覽無遺 白袍祭祀半靠在柱子上,一個全身冒著單單黑色煙霧的人正一步步的走向對方,而在他們周圍的地面上.十幾名護教騎士毫無生機的躺倒在那里,原本明亮的盔甲早已被血汙染成了紅黑色

院牆出現的巨響顯然吸引了院內的兩人.當兩人通過牆上的大洞看到外面的葉奇和溫和青年時.立刻臉上分別出現了一喜一怒;而葉奇在看到那叮.滿臉怒色的人時,卻不由自主的楞了一下,然後下一刻.最近一周來連續發生的三起事件就全部的被串聯了起來 難怪對方會這麼了解獵魔人們的行蹤,而且沒有搏斗反抗的痕跡,原來是西奧多

對于這叮,在海灣區任職了十年的前任分會長,葉奇並沒有太多的了解,但是這並不能阻礙葉奇做出正確的推斷 十年的任職足以讓對方對整個海灣區獵魔人工會的一切和教廷的勢力了如指掌,再加上對方利用自身原本的身份,完全可以讓海灣區任何獵魔人都放松警惕;哪怕是再警覺的獵魔人,在這個有著十年任職的分會長面前都會變得毫不設防,

掃了一眼溫和青年,葉奇從院牆的大洞走了進去 盡管到現在為止對方表示出了足夠的善意.但是這並不能否認對方是黑暗生物的事實;對于任何的黑暗生物,他總是保持著獵魔人應有的警惕;哪怕是有著迪凱思作為中介的魔女,他依舊會保留足夠的謹慎.

"吐奇!"

西奧多看著面前的葉奇.一聲從喉嚨里壓抑之極的怒吼就噴湧而出,原本只是淡淡的黑色煙霧,顏色也不由變深了數分;感受著黑煙中飽含的絕望與恐懼,葉奇的眉頭一皺 這種感覺他並不陌生,芬基勒希太那雙可以抵抗閻魔刀鋒銳的爪子上就帶有相同的氣息

愧儡?

看著面前被黑煙籠罩著的西奧多,葉奇很自然的聯想到了這一詞

很顯然對方的這種能辦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同芬基勒希太一般都是被萊文梵卓賜予的;芬基勒希太身為對方的得力手下被賜予這種能力當然是無可厚非的,但是西奧多這個毫不相關的人同樣被賜予這種能力.葉奇卻不會認為號稱屠戮者的萊文梵卓有這麼大方.

是為了攪亂我的視線?還是另有圖謀?

葉奇思考的樣子明顯激怒了西奧多 在得到了那位大人的賜予後,他感受著自己超于常人的能力,一拳打碎岩石,刀劍難傷的身體,奔跑如獵豹一般速度;即使是一整隊全副武裝的護教騎士在他的面前都猶如一群拿著玩具刀劍的孩子般不堪一擊;他從沒有想過這種站在巔峰之上俯視凡人的感覺是這樣的美妙,比之用權力和金錢換來的地位,這種用實力直接得到的俯視,更讓他陶醉,沉迷

看著往日里他只能仰望的白袍祭祀如同廢人一般匍匐在他面前.芶延殘喘的模樣,他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滿足;但是就在這時,那個奪走他一切的人再次出現了,而且依舊如同上次一般,對他不屑一顧.

該死的!

他要讓這個混蛋知道他已經不是往日的那個西奧多了,而是他們所有人都需要仰視的存在!

帶著怒吼,西奧多整個人就和野獸一般沖向了葉奇,扭曲的面目在黑煙的籠罩下,越發的猙獰恐怖;而葉奇則是身體微躬,雙眼微眯,將手微微的搭在了閻魔刀柄上.

叮叮叮

刀柄上的鈴鎖隨著葉奇的動作發出了陣陣清脆的響聲.

比顧廢先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還有,那個明天是新年第一日,所以頹廢准備爆發一當然,至于是兩章還是三章就得看情況嘿嘿,所以大家要多扔月票,多打賞,多訂閱,多保護頹廢才行新年的第一個月.頹廢准備沖一下分類月票榜只要五百票爬到前六就好果能夠沖到的話,頹廢保證玩命碼字更新,每天最少後感謝法西絲,傷心小劍,兩個的打賞和暮青絲,帥衫衫,瘋炎月,無言刃淚,"洲 昭及等等看不見的兄弟姐妹們的月顧廢鞠

上篇:卷三:陰影 第二十八章     下篇:卷三:陰影 第三十章 血脈.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