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四百一十二章 赤練之行(十七)  
   
第四百一十二章 赤練之行(十七)

第四百一十二章 赤練之行(十七)



不過我一到達目的地,不得不先停下來休息的,這樣全力施展瞬間趕路確實有些累人,尤其是神識這方面,我發現萬年靈乳對于恢複神識這方面不是很完美.泡*

如果一天之內服用的次數太多了,就算能將法力全部不滿,但是對于恢複神識的效果越來越低微了.

再了,現在能不服用靈乳這種東西就盡量別服用了,畢竟這種東西不是隨便在一個地方就能撿到的,而是一種極其難求之物.

接著我就找了個比較隱蔽的地方,拿出曾麗萍給我的那張玉玄化虛符,往自己身上一帖並且也將氣息收斂到了極致,對打坐的周圍布下了禁止之後就開始打坐了.

不過在打坐恢複期間,我還是取出了一些恢複法力的靈藥,這些靈藥屬于非常適合元嬰期與分神期恢複的靈藥,所以我在這些靈藥的鋪助下,只用了半天的時間法力就恢複的七七八八了.

等法力一恢複過來,我立刻開始出去尋找燕玲瓏的任務品了,燕玲瓏所需要的是一種叫做靈蓮的靈物,據這所謂的靈蓮與池塘中的蓮花非常相似,只是花的顏色是血一片而已,而且還有一股股香氣從中傳出.

一開始我還以為她的這種蓮會生長在,一些靈氣十足的靈池之中,不過按照燕玲瓏所告知的,這種蓮不但不長在池中,反而生長在一些有流岩的地方.

當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差點就潑口大罵起來了,你想想一顆植物就算太再怎麼有靈性,他老母滴竟然能在數萬度高溫的岩漿中存活下來,這完全就是顛覆了自然界原理了,這也不得不天下之大無奇不有,尤其是像這種靈氣十足的修真界.

不過我在這一地帶尋找了數個時之後,硬是沒有發現任何靈蓮的影子,不過在其中一些天才地寶倒是被我收了一些,而這些十三四階的靈草,屬于用來煉制精進分神期修為的靈藥的,可見這種靈草的珍惜程度了.

只是我都已經將這一帶方圓方圓萬余里都搜了一遍,硬是沒有發現哪里有著流岩的地方,我就想不通了,難道這一帶的流岩只河被埋了不成?

但是按照燕玲瓏給我那些信息,就在這一帶錯不了了,難道是她從哪里得來的消息其實也是假的,還是我剛才飛來的時候位置飛偏了,但是想想這兩種可能第二種基本被排除了.

但就在我為此事大感焦急之時,突然間我又想到了一個可能,不會是這里曾經發生過大戰,導致這一帶山崩地裂,最終因為一些崩塌的山土將那個流岩池給埋了吧.

如果是這樣倒也不是很難找,其實剛才我猜的可能性非常大,因為在修真界來,不單單只是人類修士出現搶地盤奪資源的事,就連那些妖獸異族人都是如此,所以這里曾經發生過大戰也並不稀奇.

我在萬般無奈之下,祭出巨劍往下面一劍劈去,倒要看看眼前的這座山峰之低,到底是不是有著一個流岩池的存在.

不過當劍氣劈到山峰的瞬間意外發生了,原本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座山峰,在巨劍一擊之下竟然沒有被劈開,好像被山峰上的某種禁止擋住了.

"轟隆隆……"接著就是一陣爆炸之聲傳來,似乎剛才的一劍也將那座山峰上的禁止破除了,等爆炸聲過後,之前的那座有著近千米高的山峰此時完全消失不見了.

見此景我可不相信,剛才我沒用全力的一擊,怎麼可能將偌大的一座山給劈沒了,果然,等那座千米高的大山消失之後,下面真實的況映入我的眼中.

馬上就有一個方圓三四里大流岩池進入我的視線內,而其中有著大大數百朵靈蓮,大的有七八米的直徑,的也有臉盆般大,其中以直徑丈余大的居多.

見到這些靈蓮我頓時心若狂喜,但是一想到這里之前竟然被人布下了幻術禁止,其目的肯定是用來遮掩這些靈蓮的,就是不知道布下這座幻術大陣的主人在不在這里,如果要是在的話恐怕就有些麻煩了.

畢竟能將幻術大陣布置到我都快認不出的地步,想來布下這座大陣的主人,一定是這里面的一只化形期的古獸,這古獸化形了一般可是還虛期的修為啊.

"哼!是哪來的人族子,你剛才的本事倒是不錯嘛,還有就是你區區一名元嬰期修士,竟然能深入到這里,看來你子的神通確實不是同階能比的."就在我想著那些問題的時候,突然有一名青年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等我回過頭去一開,臉色涮的一下蒼白無比,不知何時竟然有一名青年出現在我身後,而他的修為在我看來已經是深不可測了,這一瞬間我就想到了還虛期幾個字,並且被嚇得本能性的後退了數丈之遠.

"家伙,剛我問你的話還沒有回答呢."當我退遠了二十米之後,眼前的青年突然憑空消失,又憑空出現在我的身後對我道.

剛才他施展的根本不是什麼瞬移神通,而是某種高速移動的遁術,就連我的神識也只能勉強感應到,他這樣的舉動無非就是在警告我什麼.

"哦!不知道這位前輩是哪一族的修士,在下唐書海是人族的一名元嬰期游士,先前不知道這里是前輩的地盤多有得罪."我裝起膽子來道.

"嘿嘿,這麼這里是誰的地盤你也是剛剛才知道的?"青年看著我似笑非笑的道,可是在我的眼中看來,這人的笑容怎麼如此陰森可怕啊.

"對……是!"一時間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緒道.

"哦!那你倒是看到這里來做什麼,你可千萬不要告訴我,你是特意來這里偷這些蓮的."青年冷冷的道,語氣中似乎不帶任何一絲感,聽我渾身更加不自在了.

"呵呵,我想前輩您一定是誤會在下了,在下怎麼可能是來偷這些蓮的呢,其實在下是來拿這些蓮的."我干脆靜下心來道.

"哦!拿?哈哈,你你是來拿這些蓮的?不會是青某聽錯了吧,子,你以為這些蓮是你家的,想拿就拿的."聽我如此一青年語氣有些不快道.

"對!其實晚輩就是來拿的,這位青前輩是吧,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哥什麼東西,但是我知道向蓮這種東西總不會是你種植的吧,正所謂天地靈寶由天地所生,人人見者人人有份."我繼續道.

"嘿嘿,子你這人倒是很有興趣,見了本座竟然沒有畏懼之色,反而還敢與本座在這里嬉皮笑臉的,還有就是你剛才的話,青某也是覺得此話非常有趣,這樣吧,你不是天地靈寶人人見者人人有份嗎,那接下來青某就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除了中間那些較大的,其他的你自己看著辦吧但是只有十個呼吸的時間,那麼現在開始!"青年看著我笑道.

在這一刻我忍不住對他舉了舉中指,好在青年並沒有看懂是什麼意思,只是眉頭微皺也沒有問我什麼,不過我也不會輕易放過如此好的機會的.

雖然青年是有著拿我當耗子般戲耍一次,故意先給我十個呼吸間的時間,然後在我采集到了一定數量的蓮之後必定會逃跑,等十個呼吸間的時間一過,那就是他來追殺我的時候了.

雖然我把他的這些事都猜了個透,但就是不知道眼前的這名化形期古獸是什麼修為,如果是還虛初期那我還有得逃,但如果是還虛中期以上或者是以遁術見長的古獸,那真的是沒有什麼可逃性了.

其實等我下去采集了一顆靈蓮之後,已經是三四個呼吸間之後了,也就是我采集一朵蓮就花掉了十分之三的時間了.

青年一開始還以為我采集到了一朵之後,肯定會立刻遁離的,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我竟然得寸進尺的繼續采集第二朵蓮,不過這時他似乎有想到了什麼,好像對這一切又不以為然了.

接著他又在猜想我肯定會去接著采集第三朵,甚至有時間的話盡量采集到第四朵,不過再次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事又發生了,只見我采集到手了兩朵靈蓮之後,就立刻化為一道遁光往天際遠處遁去.

"哼!如果青某是你一定會采集第三朵,看來這麼人族的游士靈智也不怎麼樣嗎."青年見我遁離了之後輕聲嘀咕道.

不過我只是飛出了一段距離之後,就立刻使用天鵬翅的瞬移狂閃了,這樣一來等三個呼吸間的時間過了之後,也就是相當于六七秒鍾之後了,此時我已經身在近百里之外了.

不過這時候青年也開始向我迅速飛來,隱隱之中我還能聽到他口中道白癡二字,如果此時要是有那個條件的話,我還真想與那青年大罵一場.

接下來我倒要看誰才是白癡,而我有了這一百余里的距離做沖擊之後,再次心底一狠噴出了一口,精,血,然後又將禦風遁移術施展到了極致,我的遁速頓時狂漲了數倍之多,也不知道此時那青年有何感想.

更令我心喜的是,那青年好像並不是什麼遁術見長的古獸,修為好像也只是還虛初期,即便他全力飛遁也硬是比我慢了不少.




上篇:第四百一十一章 赤練之行(十六)     下篇:第四百一十三章 脫身與相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