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四百八十二章 圖雷阿德  
   
第四百八十二章 圖雷阿德

第四百八十二章 圖雷阿德



當時我一路跟著娜仁進入了岩石部落,一開始的時候有些守衛都還想阻攔我的進入,但是娜仁嘰里咕嚕的幾句話,那些守衛又都乖乖退回去了.

直到我們來到了他們族長的住處,我們才剛到那里就聽里面一陣陣嘰嘰咕咕的話傳出,反正我是一句也沒聽懂,但是我大致也推算出是那幾人在那話,然後就有了娜仁也沖進去嘰嘰咕咕一陣話語.

當時我納悶的很,聽不懂他們那些巫族在什麼就算了,偏偏眾人對于我到來被忽視了,我也就發現他們其中一位坐在大廳上位上的一位老者,對于我的到來微微皺了一下眉頭.

然後就是娜仁的一陣訴,估計她是將她遇難的經過,以及最後是被我所救的經過,都給眾人了個詳細.

這不,當娜仁完了之後,在場的眾人看向中間三男一女的時候,都是一副極其厭恨的目光,估計要不是那名有著巫尊修為的老者在場,只怕此時眾人都群撲而上,將那四人就地正罰了,反正他們在場的大巫師也有七八個.

這時老者對中間四人怒道了幾句,立刻祭出了一件相當于三級靈寶的巫寶,那四人見此自知大事不妙想要逃跑,但是他們四人在如此多的大巫師以及一名巫尊面前,想要逃跑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結果在那名巫尊老者的幾招之下,薩仁連同另外三名大巫師都被擒獲了,但就在那名巫尊老者把他們巫術禁錮了,並且叫人把他們壓下去的時候,那名叫薩仁的女子開始大吼大叫了.

從她的表中可以看得出,好像對娜仁非常不滿一樣,因為她一邊在些什麼的時候,一邊又惡狠狠的看著娜仁,如果她的眼神能殺人娜仁早就該損落了.

其實我當時不知道的是,就在圖雷阿德要將四人暫且壓下去,等明天噠騎部落的巫尊來了再另作打算的,可誰知就在這時候.

"哼!我不服我不服,我們巫族的聖女憑什麼讓一名外族人來當,而且還是那女巫一名與仙人的野種……"薩仁怒視著娜仁大聲道.

不過還不等她繼續下去,圖雷阿德突然暴怒大聲吼道:"薩仁!夠了,如果你還敢在此胡八道,你信不信我將你殺了,把你的元嬰封入萬蠱壇中祭煉!你們都還愣在這里干什麼,還不快點把他們都帶下去."

"慢著,阿德族長大人,你還是讓她下去吧,其實我也一直想知道我真正的身世,你們以為你們以前所的那些我全都相信了嗎."這時娜仁突然打斷老者的話道.

但是她又立刻轉向薩仁道:"薩仁,我現在以聖女的身份命令你,把我真正的身世告訴我,要不然就憑你今天以下犯上的罪名,足夠將你們的元嬰封入萬蠱壇中祭煉了."

哪知圖雷阿德聽了娜仁的話,最終也只是歎息搖頭不已,也許他心里也非常清楚,既然現在事都到了如此地步,恐怕娜仁真正的身份再也無法隱瞞下去了,所以他最終也沒有阻攔的意思,干脆讓薩仁出來算了.

"哼!誰會聽外族人野種的命令,就算你不命令我,我今天也要把那兩百年的事出來,其實……"接著就是薩仁的一段長編大論,她起碼了近二十分鍾才完.

由于我聽不懂他們巫族的語,也不知道那名叫做薩仁的女子了些什麼,只是她的那些話,竟然把娜仁聽得直搖頭,好像是一副打死也不願意相信一樣,最終娜仁還是忍不住眼淚嘩嘩的流.

其實薩仁當時正在娜仁身份的事,不過她話都快要完的樣子了,也不知道她最後又把目光轉向我,然後又嘰里呱啦的了些什麼,的在場的巫族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我的身上,並且他們看向我的目光都充滿了敵意.

雖然我不知道當時的薩仁了些什麼,但是我知道她一定了我的什麼壞話,這才引起那些巫族看向我時產生了敵意.

不過就在這時,圖雷阿德下令讓人把薩仁等四人帶下去了,就連娜仁他也下令讓人陪她會她的住處去了,短短時間內這里的人可謂是人去樓空啊.

"這位遠道而來的仙人朋友你先別走,我想我還有很多話要問你的."就在我也打算跟著眾人先出去的時候,那名老者卻將我叫住道.

"呵呵,想必您就是岩石部落的族長圖雷阿德了吧,在路上的時候娜仁給我提起過你,當然了,如果族長有什麼話要問的話盡管問吧,如果在下知道的一定知無不答."沒想到圖雷阿德竟然會修真界的話,但我還是很客氣的道.

"你就是娜仁的唐姓仙人了吧,仙人友還是先坐下吧,不過我們巫族可沒有像你們仙人那樣,有極品靈茶可以上給客人的,我們這里只有一些秘制的烈酒,還請這位仙人友品嘗一點吧."圖雷阿德很客氣的對我道.

實話,當時圖雷阿德對我太過客氣了,我反倒感到有些不安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與我些什麼東東.

"想必這位友是從北面的天南修真界來的吧,呵呵,友以元嬰中期的修為就敢獨自一人硬闖荒蠻沙漠,膽量之大還真令老夫佩服的."圖雷阿德仍是一副很友好的語氣道.

"呵呵,圖道友真是真是過獎了,在下也就是隨便出來曆練一翻而已,聽荊州修真界的高手眾多,而且修真資源也極其豐富,在下自然要去那邊探索一翻了,至于在敢孤身一人硬闖荒蠻沙漠,實話,在下還真不把這里的危險放在眼里."我一副輕松至極的樣子道.

"哈哈,來也是,剛才聽娜仁都了,你可是從地龍沙中心把她救出來的,想必友的實力一定非同可吧."見我得輕巧圖雷阿德哈哈一笑道.

"要神通也還算可以吧,對了,剛才道友可是有事要問在下,不知道道友有何事要詢問的."我趕緊把話題岔開道.

"不過在正是問友一些問題之前,老夫想順便問一句,不知友可曾認識一名潘姓的分神期仙人,他在兩百年前曾經去過你們慕蘭的."圖雷阿德突然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潘姓的分神期修士,而且又是在兩百年前去過的慕蘭,這你讓在下如何好回答你呢,估計就算是問是千八百慕蘭修士也問不出點消息出來."聽了圖雷阿德的問題,我嘴角一陣抽搐道.

"呵呵,老夫也只是隨口問問而已,如果道友確實不知也沒什麼的,不過此次老夫想問友的是……"圖雷阿德滿不在乎的道.

接下來他又問了一些,有關與我是何時救下娜仁的,甚至連我是如何救下娜仁都問得清清楚楚了,對于他這樣的問題,在想起一開始我救娜仁時的方法,突然一股心虛感從我的心里升起,要不是在關鍵時刻我體內的神識決突然自行運起,真不知道我的心跳會加快到什麼程度.

"咦!"這時他與圖雷阿德都是一聲驚疑,都紛紛驚訝的看著對方,好像要從對方的身上看出點什麼來一樣.

"不知道圖道友剛才的舉動是何意啊,如果道友有什麼話想問的話就直吧,在下可不希望因為某些原因,從而與道友鬧得不和最後搞得大打出手的."我看著圖雷阿德冷冷的道.




上篇:第四百八十一章 娜仁的身世     下篇:第四百八十三章 跟蹤與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