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五百八十七章 師前獻丑  
   
第五百八十七章 師前獻丑

第五百八十七章 師前獻丑



就這樣又是五天時間過去了,不過這一天的時候我終于從那個該死的密室中出來了,只是這次我出來的時候,臉上帶著一絲興奮之色的同時,眼神中卻又帶著一絲疲憊之色.

經過了近五天的時間煉化,洗淨靈液終于被煉化到我的眼睛中去了,當然了,這也只有令狐俠那樣的大乘期老不死的才有這個能力,而且這個煉化過程中時,那簡直就是一種生不如死的折磨.

因為那所謂的靈液一旦滴到眼睛上去之後,不像我心想的那樣是涼涼的感覺,反而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燒灼感覺傳來,在那一刻我感覺到我的雙眼就像是要被燒穿了一樣,疼的我差點就暈了過去.

當時我差點就要疼得在地上亂打滾了,並且出口就直接罵期令狐俠那老不死的來了,幸虧那老不死的脾氣也好,沒有趁機進行更嚴重的報廢行為,只是狠狠的訓斥了我幾句之後,然後就把我的身形徹底定住了.

就在我被他定住身形的那一刻,我總算知道了什麼叫做地獄般的酷刑了,當時我就處于這種狀態,先不眼睛已經被燒灼的睜不開了,而且當時疼痛了好偏偏叫不出來也動不了,估計就算是被人抽魂煉魄也沒那麼慘烈啊.

更要命的是,在接下來的幾天中令狐俠幫我煉化那洗淨靈液時,雙眼上的那種燒灼的感覺越發強烈了,有幾次我只差那麼一點就疼暈了過去,如果當時暈了也就罷了就算再疼也不管我的事了.

可偏偏每次在我快要暈過去的時候,令狐俠突然對著我腦門一點,一股涼意瞬間沒入我的腦海里,差點要暈過去的我就是沒能暈過去,當時那種折磨真的是生不如死,而且連吼叫與掙紮的機會都沒有.

在這樣的折磨中我竟然奇跡般的挺過了五天,不得不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跡,同時我也算是知道,為什麼令狐俠這老不死的家伙,自己有洗淨靈液也不用了,一定是怕自己受不了這種生不如死的艱難折磨.

好在當第五天快來臨的時候,整滴洗淨靈液總算煉化完成了,當令狐俠收工了並且把鎖定住我的定身術也解除了,當時我還是傻愣愣的在原地呆呆的坐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只是後來令狐俠的一番話我總算感到好受了一些,據他道,如果將這滴洗淨靈液徹底煉化了之後,現在我不但擁有了強大的靈目神通,就算在平時沒有特意將法力輸入雙眼,也能看穿一些隱遁之物或者禁止之類的.

如果一旦用法力輸入到雙眼催動靈目的話,雙眼會發出絲絲綠色靈光,但是以我現在的修為,方圓千里之內就算在高明的隱遁也得無所遁形,甚至有一定幾率看出大乘期修士的隱遁.

而且還有著極其變態的透視效果,當時我得知了這種能力之後腦子立刻興奮起來了,這種所謂的透視可非比尋常啊,最薄可以用老透視女修身上的衣物,讓其整個赤裸裸的身形暴露在我的眼前.

至于穿透一些城牆禁止根本不是問題,據連一些修真界中能阻擋神識的特殊煙霧也能透視,在幻界之中只有極少的幾種特殊禁止,才能阻擋這種靈目的透視.

現在得到了這種強大的"火眼金睛"之後不得不興奮異常啊,只是現在馬上就要到九聖天下第一斗法大會了,我與令狐俠出來了之後,就直接一路往西南方向外面飛去.

好像令狐俠是為了故意考驗一下我的遁速一樣,這次他沒有帶著我飛行,而是招呼了我一聲之後,就自顧自的往前面飛去了,絲毫沒有一點要等我的意思.

但是看他那飛行的移動速度也就在十萬左右,我知道他那是在故意試探我的遁速了,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在他的面前獻丑了,三靈翅一出禦風遁移施展而出,然後遁速全開往令狐俠追去.

沒想到現在在我禦風遁移也全力施展的況下,當時我的移動速度已經達到了十二萬多,也就是每秒兩百四十多里的移動速度,速度之快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分神期修士能擁有的.

"嘖嘖,想不到你子的遁術還有兩下子嗎,如果你的遁速要是還能再快一些的話,那麼合道後期以下就很少有人能追上你了."令狐俠見到我如此遁速嘖嘖稱奇道,但同時他也不忘了打擊我一下.

當時我聽了令狐俠這話心中暗驚不已,照他剛才的意思,明我現在的遁速還是有不少合道期修士能追上我了,不過一想到合道期的修士確實強悍無比,而且修為能修煉到那個境界的,哪個不是修煉了上萬年的老怪物,出一些遁術見長的也絲毫不奇怪.

不過就在令狐俠完了那句話之後,他又做出了另一個打擊我的舉動,只見他身形一閃遁速頓時又再次快了幾分,起碼達到了十五萬的遁速了,接著又特意回過頭來沖我齜牙一笑.

當時我見到他那挑釁的樣子還真是又氣又怒,原本我想直接用鯤鵬展直接追上他的,但是一想到那玩意可是我保命秘術,還是不要輕易施展的好,到時候要是遇上了打不過的人,完全可以用來保命了.

"嘿嘿,我我的好徒兒啊,我看你體內的法力有股強大的傳送之力,你要是有什麼類似大乘期修士挪移術的,就盡管施展出來好了,就憑你現在的遁速,可是與老夫的距離越來越遠了."令狐俠突然傳音挑釁道.

當時我聽了他這話心中又是一驚,暗道這令狐俠簡直就不是個人,簡直就是名妖孽般的存在,竟然連我現在大致修煉了什麼神通都看得出來,現在我對他那種能力開始有些嫉妒起來了,就是不知道我現在那所謂的"玄天法目"不知道有沒有這種能力.

不過想期他剛才那句挑釁的話,我倒也想在又他面前獻丑了,可是一想到人家是大乘期的老怪,那遁速根本不是我現在能與之匹敵的,就算我使用了精,血的加成也別想在這種人物面前逃掉.

不過就在我打算對令狐俠不予理會的時候,那老家伙竟然直接開口大罵起來了,什麼我的遁速實在是太差之類的,當時我知道他那一定是故意在激怒我的,但我就是一副不上當的樣子,反正現在離九聖斗法大會還有一段時間,我可是絲毫也不著急啊.

"哼!子你連為師的話也敢不聽,你要是不施展你那種秘術來給為師看看,信不信我把我分身給你的那些靈寶都收回來了."令狐俠終于還是忍不住潑口大罵道.

而我反倒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道:"唉!我師傅啊,如果我要是施展了那種秘術,你要是能給我一些好處的話……"但是還不等我的話完,只見一把巨劍與一個青色的葫蘆,從我的身上飄離了出去,飛往的方向正是奸笑不已的令狐俠,當時也嚇得我趕緊道:啊……別啊,我這就表演給你看還不行嗎."

接著我也只好照做不誤了,沒想到令狐俠這老皮膚,還真有隨時收走我已經煉化過的靈寶,當時我突然停下了遁速,接著三靈翅一出然後一道法決打出,接著陷決一掐同時我身邊飄起了一個若影若現的陣法圖案,再接著我的身形與那個陣法瞬間消失了.

等我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前面五千里的地方了,當時我懶得管還在口呆的令狐俠,自顧自的再次施展了一次鯤鵬展,等令狐俠回過神的時候嘴角一陣抽搐,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一樣.




上篇:第五百八十六章 洗淨靈液     下篇:第五百八十八章 人族正真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