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敗公孫云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敗公孫云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大敗公孫云



也不知道公孫云使用的是何種秘術,只見他突然怒吼一聲,並且一口精,血噴出,然後迅速打出一串奇怪的手印,只見他身邊不遠處的妖魔突然消失不見,下一刻公孫云的身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丈許高的黑影,而這個黑衣正是之前那面目猙獰的妖魔怪獸.

現在的公孫云就好像穿上了一件高大妖魔鎧甲一樣,接著他又再次暴喝一聲,擰起拳頭就往翼旋神光砸去,同時他的大嘴也在不停的狂吼,一陣陣強大的音波也往翼旋神光襲去.

不過他的這些攻擊肯定都是徒勞的,不過在下一刻我還是『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雖然公孫云魔影上的音波攻擊對翼旋神光絲毫效果也沒有,但是他拳頭對著翼旋神光一陣狂轟,竟然能讓翼旋神光微微一頓,不過他的這些攻擊最終還是徒勞的.

翼旋神光還是毫不留的繼續往公孫云本人襲去,才不過短短的一呼吸間公孫云就感覺到快撐不住了,身上的魔影巨身也開始被翼旋神光上的吞噬之力,慢慢的被吞了進去,原本公孫云還是不死心想用靈寶攻擊的.

但是幾招攻擊下來,不但毀去了他兩件四級靈寶以及一件五級靈寶,就連一件封印級的六級靈寶,也被翼旋神光的吞噬之力吞噬的靈光暗淡,公孫云見此臉『色』變得陰沉無比.

"可……可惡……唐道友在下認栽了,還望唐道友快些住手吧."公孫云驚恐的道,同時他不得不全力防禦翼旋神光的進攻.

當他認輸了之後,我立刻將天蠶地網與翼旋神光都收了起來,然後就等著裁判的宣布了,雖然這一場斗法最終獲勝的還是我,不過在這期間其中有好幾次我心中暗驚不已,其實公孫云真正的神通應該與我不相上下才是.

如果要不是他一開始就將幾手強大神通施展而出,導致他的那些神通被我一一破除,要不然他的那些神通都使用的保守一點,等我使用誅仙弑魔弓或者翼旋神光時,他再將他那些神通同時施展而出來防禦,這樣一來我還真奈何不了他了.

甚至到時候誰奈何誰也不定,只可惜他一開始也同樣不知道我的神通到底如何,更是不知道我每次與人斗法的時候,『射』出了一箭誅仙箭之後短時間內無法再『射』出第二箭,這也是誅仙弑魔弓在封印完全解除之後,使用時需要的法力實在是太多了,其實原本就應該是還虛期以上修士才能使用的.

可惜的是,公孫云他輸了就是輸了,誰讓他一開始就如此囂張殺手锏盡出,不過現在我師傅令狐俠他老人家親自在場,公孫云他也敢如此大大咧咧的對我下重手,如此來不是萬重山的刑長使本身就與令狐俠有些過節,就是公孫云他對我太過嫉妒了.

由于我把還虛期九聖的第二打敗了,在場的修士幾乎都沸騰起來了,尤其是之前那些弓背老者的擁護者,總是在私底下與人道,其實我的實力不如九聖前三的玄武上人的,還不是仗著自己有個了不起的師傅把對方嚇著了,玄武上人不想得罪令狐俠才會認輸的,

開始的時候一些腦殘還一直認為,既然玄武上人都被威脅被迫認輸了,那麼九聖中的第二第一,恐怕也難逃主動認輸的下場,不過當公孫云上台不但不認輸,反而與我神通盡出轟轟烈烈的打了一場之後並且我取得了勝利,那些在背後非非語的修士頓時啞口無了.

現在在場的修士,除了那些合道後期以及少數的合道中期以上的修士,其余的修士看向我的時候眼中都流『露』出一絲敬畏之『色』,這就是弱者看強者的眼神,其實如此一幕連那些合道期的修士自己也不敢想象,他們堂堂合道期的修士竟然見了分神中期的修士,眼中還閃爍敬畏之『色』.

要是在平時就算對方是大乘老怪的嫡系後人,那些合道期的修士見了,眼中最多流『露』出一絲恭敬之『色』,畢竟對方有個神通廣大的大乘老祖,想要對一人有敬畏之『色』,起碼也得那人本身的實力超過他們一大截才行的.

我獲得了此場比試的勝利之後,在場的修士先是一愣,但沒多久之後也不知道是誰起了個哄,全場數以萬計以上的修士頓時沸騰起來了,我更是發現有不少女修的目光把我鎖的死死的,這種萬眾數目的感覺讓我覺得非常不舒服.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我並沒有直接挑戰姜天云,而是先回到我的位置上進行打坐恢複去了,我信息憑著梅德海前幾天給我的幾瓶特效靈丹,只需一邊打坐一邊煉化,不出一個時辰我的法力也應該恢複的差不多了.

可是我這次剛剛煉化了一顆靈丹,法力也才恢複了兩三層,突然聽到令狐俠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道:"你上為師這里來,為師有話要與你."

一開始聽到令狐俠的聲音時,我頓時為之一愣,這時我才想起其實令狐俠以及另外十幾名大乘老怪.一直都在這個場地的,不過他現在親自傳話與我,不過是什麼事我也得過去與他上幾句的.

我立刻身形一閃飛到了令狐俠的身邊,恭恭敬敬的一拱手道:"弟子唐書海見過師尊,不知師尊叫弟子前來有何事要進行吩咐的."

"嗯!你先伸出一只手來."令狐俠用欣賞的目光看著我微微頭道.

雖然不知道令狐俠究竟是何意,但我相信他對我絕對沒有惡意,而我也老老實實的將右手伸了過去,這時令狐俠也伸出一只右手抓住了我的手,一開始我還有些疑『惑』令狐俠這是在干什麼.

但是在下一刻我立刻明白了,因為此時此刻我正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暖流,從令狐俠的手中傳到了我的手上,並且這股暖流迅速的進入到了我的體內,而且還是以極快的速度往丹田處湧去的.

話那股暖流也非常奇怪,當它進入到了我的元嬰之後,我體內的元嬰就好像在享受一般,而且沒多大一會我就發現我體內的法力竟然在快速的恢複著,雖然這種恢複速度還比不上萬年靈『乳』的速度,但是也已經是相當的快了,才不過幾個呼吸間的時間,我就感覺我體內的法力已經恢複的七七八八了.

又是幾個呼吸間之後,令狐俠突然放開手看著我淡淡道:"好了,以為師的雙蓮靈嬰恢複能力,現在你體內的元氣,法力與神識應該都恢複至巔峰狀態了,而且其他的一些負面狀態也已經全部恢複,現在你立刻與還虛期的第一人進行一場決賽吧,為師也很想知道你真正的實力究竟如何."

"是!"我只是應聲道.

但其實此時此刻,我的心里早就已經樂開了花,沒想到剛才令狐俠使用的那什麼雙蓮靈嬰,不單單只是讓我體內損耗掉的元氣,法力與神識,全部都恢複至全盛狀態,就連今天服用了數次萬年靈『乳』的『藥』『性』抵抗也全部消失了,也就是現在我的狀態又全滿了!

令狐俠真不愧是渡劫期的老不死滴,竟然連狀態全滿的神通法術也會,不過聽他起那種神通的名字,我覺得應該是一種需要一些特殊天才異寶才能煉成的神通,不過我現在也沒有時間與他請教太多的東西了.

當眾人見我現在就重返擂台,並且立刻對姜天云發起了挑戰時,在場的修士都在此認真起來了,如果要是平時,我之前剛剛與公孫云打了一場死拼的大戰,消耗已經非常大了,才恢複沒多久又繼續向姜天云挑戰,那些修士一定會覺得我如此舉動一定是腦子有問題.

但是現在眾人都不敢懷疑這一點,因為我們也都親眼見了,見到令狐俠親自施展了某種神通瞬間將我的狀態複原,這對于一般修士來是不敢相信的事,但是在他們看來人族第一修士令狐俠的面前,有什麼事不可能發生的?

就在我再次回到擂台上不久後,幾乎在與此同時只見擂台的另一邊,靈光一閃姜天云的身形也顯示出來了,當我們兩人都站在擂台上的時候,整個場地完完全全的安靜下來了,此時不要沒有人低聲話了,就算是傳音聊天的也沒有一人了,真的是安靜到了極點.

"呵呵,唐道友我們又見面了,不過老夫在與道友交手之前,有一件事還想請教唐道友一翻的,當然了,如果唐道友覺得此事不可透『露』大可不就是."這時姜天云看著我淡淡一笑道.

"哦!不知道姜前輩有什麼事要問的嗎,如果唐某可以回答的話一定如實相告的."我當即『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道.

"我記得這次與唐道友見面,距離上一次還不到一年的時間吧,不知道唐道友以前是隱藏了修為呢,還是真的只用了數月的時間,你的修為就從元嬰期提升到了分神中期,這速度也實在是太逆天了吧!"這時姜天云只是嘴唇微動對我傳音道……




上篇:第六百二十五章 神通大比拼     下篇:第六百二十七章 一招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