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六百九十四章 夜叉族修士  
   
第六百九十四章 夜叉族修士

第六百九十四章 夜叉族修士



沒想到在接下來的三年里,對于我來與眨一眼的時間沒多大區別,因為在這三年我每天除了研究太極陰陽石上的禁止,就再也沒有做過別的事了.

當然了,也不排除每天到了下線時間的時候,回到現實中與四女調一翻,但由于不管是我還是她們都才進階不久,所以不適合經常發生合體雙修之事,這幾天來我在現實里倒也老實了很多.

並沒有再對四女做什麼,最多與她們交流一下心得,還有就是不忘到了一定氣氛的時候,出調戲她們一翻.

然而在這三年里,我並沒有在于玉清真人聯系太多,而是讓他自己發展修煉或者曆游去了,就算想知道一些事,最多也只是通過現實世界段干靈兒她們那里了解到.

再次話回三年以前,至從那一次地仙宮禁地之後,玉清真人的元嬰修為突然到了元嬰中期,更可喜可賀的是血鷹與獨角驢都進階到元嬰期了,這也意味著我終于有化形期的座騎了.

其實最大的收獲不是這些,而是地仙宮禁地的掌管之權也成了我的,但遺憾的是,那里之前的主人並沒有留下什麼寶物,只是留下一本頂級的冰火雙系的功法,只是那種功法只適合同時擁有四十點以上冰靈根修士.

原本這本秘籍想給端木憐雪用的,但是她的那本功法並不比那本差的樣子,最終給了一名劍南派新收的女弟子,而且還是一名剛剛加入劍南派不久的女修,中期的緣由現在也不多去問了.

對于我本人而,在這三年里的收獲頗大,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研究,我終于能布置出九道禁止疊加在一起,融合成一道非常厲害的大型禁止,威力之大要不預先的還要強上幾分的樣子,估計要是合道初期修士傳入九合一的禁止里面,逃生的可能不足三層吧.

其實掌握九合一禁止的技巧,早在第二年的時候就已經掌握了,只是最近我又發現,好像我對禁止的理解能力已經到了一個極限,也就算是遇到了難以跨越的瓶頸了.

也或許是我的修為實在是有些不夠,在接下來將近一年的時間里,我無法在繼續掌握更深層次的禁止秘術了,倒是到了這一年的第十個月份的時候,突然有一道傳音符飛入到了我的密室之中.

見此雖有些疑惑,但馬上將傳音符打開來看了一下,得知了里面的內容之後我也非常氣憤,但是上面另外附帶的一個消息,讓我不得不有了立刻出關的做法.

剛才傳音符里的消息,是在此坐鎮的一名合道期修士發來的,當初人狐聯軍為了不讓這片割讓地出意外,就連鎮守在此的四五名合道期修士,增加到了現在的八名合道期修士.

但是就在今天這里其中的一個礦脈還真的被劫了,據劫礦的修士應該不是附近幾族的修士,反倒像是不知道多少億里之外夜叉族的修士.

也不知道他們從哪里得知,這里其中有一座礦脈挖出了為數不的冰陰石,這種冰陰石也許對于一般異族修士來沒什麼太大的用處,頂多也就屬于一些非常難尋的煉器材料罷了,而且還是五六級靈寶煉制的材料之一.

只是對于夜叉族來,這冰陰石的價值遠不止這麼一點,在一些況來價值比六級靈寶還高.

因為冰陰石的里面,有一顆黃豆般大的夜叉精髓,夜叉族的合道期修士每服食一顆,煉化之後就能抵消數十年的苦修,這種東西對于夜叉族來簡直就是至寶的存在.

至于夜叉族闖到這里來劫持了一批礦,肯定是因為在天狼族那邊還很混亂的,肯定那邊剛好有一名剛剛從這里過去的幻界修士,而且對這里的況也了解一些,但剛好又被夜叉族的修士滅殺並且被抽魂煉魄,最終把這里的一些事泄漏出去了.

不過來這里劫持的夜叉族人共五人,而且各個都是合道中期以上的修為,其中更是還有兩名合道後期的修士.

人狐兩族再次鎮守的修士,要不是兩族當中還有為數不少的還虛期,與分神期的修士也鎮守在此地,憑那八名沒有合道後期的修士,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

最終這些夜叉族人得手了之後,就立刻往天狼族的境內飛去了,這時他們才讓我出手,一開始我覺得有些晚了懶得出關了.

但後面的那個消息是,就在數天之前,天狼族境內人人想奪,即將出世的那件先天靈寶突然出世了.

據那件靈寶出手之前反而沒什麼異象了,而是出世並且自行逃走了之後,眾人都才反應過來,于是天狼族境內此時亂成了一團糟,現在起碼有五六十個種族的異族修士在天狼族境內耍流氓.

原因正是因為才剛剛出世的那件先天靈寶,雖然自己跑掉了但並沒有跑出天狼族境內,天狼族修士各個都苦不堪,特別此時已經有幾個超級大族插手其中了.

其中首當旗手的就屬蛟龍族與靈虎族,還有其余數十個中大型種族的修士也加入到其中了,而且這些種族一旦派遣修士出面,基本上不是大乘老怪的身外化身就是干脆本體親臨.

如此來八級的先天靈寶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就是不知道這一次的靈寶之爭後,又要損落多少各種合道期以上修為的修士了.

當我出關的時候,發現有一名還虛期的修士,正帶著十幾名分神期的修士等在洞府之外了,應該是特意等待我的出關.

"唐道友你可算出關了,現在幾位合道期的前輩都去追那五名夜叉族人了,不知道唐道友你有何打算."話的,正是帶頭的那麼還虛期修士.

"你什麼也不必多了,你迅速告訴我,他們都往哪個方向逃去了,而且他們接下來最可能走的是哪幾個方向."我直接打斷他的話道.

"是……"那名修士見自己話太慢了,接著他干脆對我傳音了.

聽完了他的傳音之後,我直接身形一閃全速向天際的某個方向遁去,幾個閃動後就徹底消失于天際間了,這時我又再次祭出三靈翅,天鵬展連續施展.

以我現在一呼吸間五千多里的遁速,我相信就算是一般的合道期大圓滿修士,也別想能與我一比,除了那些大乘本體的存在,就算是大乘期身外化身也沒如此遁速的.

直到我往前追出了數萬里之後,已經追上了大隊的還虛期與分神期修士,只是他們都在使用一座巨型飛車在趕路而已,但是速度倒是不比一般的合道期慢多少的樣子.

如此算下來,想要追上前面的那十幾名合道期修士,還真不是短時間就能追得上了,現在我反倒是有些擔心起來了,不知道那八名合道期的修士,能否抵得過那五名夜叉族的修士,畢竟在實力上還是他們占上風的.

為了盡快追上前面的那些人,我更加不敢停歇的往前面全速遁去,直到一分鍾之後在我的神識感應中,終于發現在前方一萬多里之外感應到了他們的氣息.

好在人狐兩族的幾名合道期修士都還健在,只是其中有一名人族修士與靈狐族修士,他們的氣息有些較弱,看來那兩人都受了一定程度的傷了.

不過只是兩三個呼吸間的時間,我就已經身臨亂戰成一團,十幾名合道期修士不遠處的地方了,但就在這時夜叉族其中有一名黑衣女子,突然一轉身並對著剛顯示出身形來的我隨手一揮,一把煞氣極高的飛刀向我斬來.

口中更是道:"既然來了就留下吧,本宮真好缺你身上的那件遁術靈寶."

罷她眼神看向我背上的三靈翅時,眼神滿是貪婪之色,其中還有不屑之色,對此我反倒是露出了一絲鄙夷之色,也許是我這個的神色引起了她的注意,倒是讓她眉頭為之一皺.

"哼!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也想滅殺本座嗎."見到她的攻擊我露出一絲鄙夷之色道.

罷對著那邊飛刀一連數點,數個空間齒輪瞬間出現,硬生生的將飛刀的不乏阻了阻,然後以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刹那間結出數百道手印並且對著對方的飛刀一點.

靈光一閃,一團數丈大的三合一禁止憑空出現,將對方的飛刀占時困在其中,與此同時那名夜叉族女修頭頂憑空出現一把巨劍,並沒有對著她直接斬下,而是突然方向一變斬到了另外某虛空處.

"咦!不好!"這時那處虛空出一個聲音傳來,同聲一聲轟然聲傳出,只見一個人影被巨劍從虛空中斬了出來.

剛才夜叉族幾名修士擋在,其中有一人趁眾人微微分神的瞬間,想直接遁入虛空來偷襲我的,但他怎麼也沒想到我與另外一人斗法的同時,還是發現了他的存在,並且反被打得狼狽不已.

"哼!百鬼這名人族子是本宮的,這里沒你的事滾到一邊去."這時與我斗法的那麼夜叉族女修道.

"切!母夜叉什麼時候這麼人族修士又是你的了,也罷,老夫還是先幫厲鬼道友一把吧."那麼突然出現的夜叉族修士道.

到了這時我故意做出了懼意之色,更是將身上的氣息也故意收斂了一分,照成一副法力損失不少的假象,那名叫做母夜叉的女修見此,反而露出了一絲鄙夷之色來了.

見到有效果我立刻遁光一變,往遠處的天際飛遁而去,但母夜叉見此道:"子現在才想起逃你不覺得遲了嗎."

但我才遁出數千里就立刻停了下來,即便現在夜叉族的幾名修士發現不對勁了,也不可能短時間內來救援她了,剛才我引開這麼叫做母夜叉的修士時,早已傳音給人狐兩族的幾名修士,讓他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暫時死死拖住另外四名夜叉族修士.

"不好!母夜叉那名人族修士好像有些不對勁."正在這時其中一名夜叉族修士,對母夜叉提醒道.

但剛剛追至的母夜叉,哪里可能完全將對方的話聽進去,不過有了對方的提醒,原本有些得意的她反倒感到有些不安起來了.

"哼!本宮倒是想看看,你一個分神期的人族子,到底還能有什麼手段與本宮抗衡,你可別指望他們會來救你,現在就算本宮離開他們也占不了上風."母夜叉先是了看了我一眼,又瞟了一眼正在斗法的十幾人道.

"哈哈……正是笑死我了,你區區一個合道中期的修士,也敢在本座面前如此囂張,實話給你吧,本座解決你三個呼吸間的時間足夠了!"我不怒反喜哈哈大笑道.

"什麼!好狂妄的子,好好好,今天本宮倒是想見識見識,你一個分神期的輩有何本事在三個呼吸間內將本宮解決."母夜叉大怒道,她這不發火還不要緊,這一發火她母夜叉的本性還真就漏出來了.

話著立刻出手了,而我這時心里要有多高興就有多高興,因為按照我目前實力神通盡出的況下,一般的合道中期還真只需三個呼吸間就能解決了,在加上我現在已經掌握了九合一融合禁止,就算對方神通比一般的同階強上幾分,也只需要三個呼吸間就足夠了.

這次我一出手,首先是將九合一大禁止迅速布出,當時母夜叉立刻就慌了,因為她發現自己的神通與靈寶,被那道禁止纏住之後頓時去掉了大半,偏偏想要破除此禁止又不是瞬間能做到的.

而我這時更是毫不客氣的神通盡出,先是將狀態提升至第三狀態,而後靈寶神通盡出,最終母夜叉在我眾多手段的合擊之下,被逼到到了一個死角處,這時天蠶地網對著一罩而下,翼旋神光更是緊接著而來.

雖然她還是施展了數種保命神通,但是翼旋神光的不霸道還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就在這時另外幾名夜叉族人終于感到不對勁了,其中一名合道後期的修士,與另外三人傳音了幾句之後,竟拼著大傷元氣全力向我們這邊趕來.

"不!李道友快點就我!"身處于翼旋神光中的母夜叉終于感到不對了,于是驚恐對飛來的那名修士道.

可惜她這樣的求救還是慢了,因為前來支援的那名夜叉族修士,不可能在刹那間內橫跨數千里,但是我剛才射出的誅仙箭卻已經將母夜叉的身體透傳而過了,隨著一聲慘叫母夜叉的肉身測底損落了.

下一刻她還在掙紮的元嬰,立刻被貪吃的翼旋神光吞噬掉了,當再一次慘叫傳來的時候,母夜叉算是徹底的被從這個世界抹除掉了.

當然了,在我得知一般還虛期以上修為的修士,部分都有身外化身的,就算母夜叉也有身外化身,但是她這具本體的修為絕對會降一個大階位,而且她身上有不少寶物都是我的了.

"你敢!"剛剛趕到的那名夜叉族修士道,只是一想起我與母夜叉的斗法經過,那名修士的臉色還是不好看,因為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實力是多少,決不可能在幾個呼吸間內就能滅殺掉一名合道中期的存在,除非他偷襲的非常成功還有可能.

"哼!又來了一個送死的."見到來人我淡淡道.

不得對方話立刻出手了,這次出手的手段與上一次大同異,只是眼前的這麼夜叉族的修士似乎得到了一些教訓,見勢不妙拼著可能掉落修為的危險,拼死抵擋住我各種攻擊,並且硬生生的破除了禁止逃了出去.

原本還被天蠶地網逮住了的,但他又不惜精,血的損耗,並且又施展了某種威能極強的秘術,硬生生的從天蠶地網中沖了出來,然後很瀟灑的對另外幾人了一句"走!"

就此擔任了一名先跑路的帶頭者,但他也同樣低估了翼旋神光的威能,自己的身形還是被翼旋神光強大的引力拉了過去,就在他快要掙出翼旋神光的時候,誅仙箭還是很默契的向他射去.

當時他見過我這樣的手段,只是在一些神通威能的逼退之下,他還是又要步入母夜叉的後塵了,但接下來的事還是讓我大感意外,就在誅仙箭跨越洞穿他的前一瞬間,他的肉身竟然突然自爆開來了.

他似乎在借助他全身精,血為代價,拼著肉身不要施展了某種自爆秘術,威能之大足以讓一般的合道期修士被炸的連元嬰都不剩,但這次大半威能被翼旋神光吸走了,不然對我來也要照成一定的麻煩.

但也正因為如此,翼旋神光強大的吸力為之一頓,而他的元嬰卻詭異般的出現在百丈之外了,而且還被分成了數百個之多,竟然是傳音中的分魂術,誅仙箭雖然瞬間擊殺了他不少分魂.

膽是這種秘術有個特點,只要他所有的分魂只要有一兩道不滅,那麼他就還有再次複活元嬰的機會……




上篇:第六百九十三章 先天禁止術     下篇:第六百九十五章 巧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