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七百章 逆風幡  
   
第七百章 逆風幡

第七百章 逆風幡



"這……難道就是傳中的逆風幡,咦!它不是八級靈寶嗎,這會怎麼變得如此安靜了."我看著一旁已經縮成數尺大的幡道.

"哼!你看什麼看,這件寶貝可是我拼了性命奪來的,你要是敢打它的注意我就把你抽魂煉魄了!"靈花冷哼一聲道.

"切!你現在搶到手了也沒用啊,據先天靈寶可是不會隨意認主的,就算你強行搶到手中了,以你大乘期的修為最少也要經過兩三年的煉化,才有可能將寶物煉化,如果自身人物屬性與功法都與靈寶相克,起碼要祭煉上百年之久才能煉化的,而且就算煉化了最開始也就能使用一半的威能,想要將靈寶徹底煉化沒個數百上千年是不可能的."我故作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

"哼!就算是這樣又能怎麼樣,只要我現在藏身于此祭煉數年的時間,將逆風幡煉化成自己的寶物,到時候各種一些追查無主靈寶的寶物,或者是一些秘術都已經無效了,那時候前來尋寶的異族修士都會自行散去."靈花不屑道.

但是她看我的眼神還是像防賊一樣,如此倒是讓我覺得尷尬不已,但就在此時我突然又想起了調戲她的話來了.

"呵呵,花花啊,我們現在都是老夫老妻的拉,你看你怎麼還像防賊一樣防著我啊."我笑眯眯的道.

"你……哼!要不是看在那卦象所……我才不會讓你活到現在,不過現在我已經是你的人了,我也只好按照預上的來做罷了."靈花又氣又羞的道.

"額!花花!你別那麼氣嘛,讓我看看那逆風幡總行吧."我還是有些不甘心的道.

"你……花花也是你叫的嗎,不過我告訴你,逆風幡可是先天八級靈寶,就算你是風系仙靈根也未必能讓它主動認主,有什麼好看的,你……你看著我干什麼,給你看看可以不過你最好別打其他的歪主意."靈花道.

雖然我搞不清楚她為什麼對我那麼好那麼溫順,但她願意將逆風幡借給我看看,我倒是很樂意的,不定還真能從上面看出點什麼門道來呢.

"嘿嘿,還真不愧是先天靈寶啊,要是它能主動對我認主就好了,如此一來此寶就直接變成我的靈寶了,就算以我現在的修為,最少也能發揮出一兩層的實力來啊."我接過逆風幡對著一翻打量道.

"你……真是異想天開,你以為你是天仙不成,一件八級靈寶也會對你主動認主?如果真要是這樣那就明這是天意,大不了我將逆風幡送給你就是了,不過等有朝一日到了仙界的時候,你過的……啊!天啊你這是在干什麼!"靈花不屑道.

但她的話還沒有完,只見我真的將一滴精,血滴到了逆風幡之上,並且在下一刻意外的事發生了,頓時只見逆風幡上靈光閃閃不斷,更是擺脫了其他約束自行飛到了空中.

同時從逆風幡之上,一金一銀兩種色彩符文從其上浮了出來,密密麻麻的讓人無法數清的樣子,但詭異的是,上面最開始有一股深不可測的靈壓好像消失了,反倒是產生了一股與我自身氣息非常相似的氣息,靈壓強度似乎在六級靈寶與七級靈寶之間.

"啊……不!你快給我住手!"靈花見到如此一幕驚慌道.

下一刻我發現自己身形不由自主的一晃,竟然就這般出現在靈花的身邊直尺之處了,只見她一只潔白的玉手像我的脖子掐來,但我知道這只潔白玉手的威力,絕不會像表面上這般只是好看的,想也不想心神一動閃了開來.

"慢著!花花,剛才你自己了什麼的,你不會想就此失吧,如果真是如此今後你必定會種下一道心魔."見靈花想再次出手的時候,我感覺解釋道.

"你……我剛才只不是而已,誰知道逆風幡竟然真的會認你為主,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靈花很是不甘心的道.

"呼……花花,你看我與逆風幡只見的主仆契約就要完成了,你還是讓我繼續進行下去吧,想必你直到現在也沒對我下殺手,自然是有一些原因的吧,好!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在此對心魔發誓……"見靈花的緒越來越不穩定,我最終只好承諾道.

直到毒誓發完了之後,靈花的緒波動終于慢慢穩定下來了,而且她再看向我的時候,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樣還有生疏之色,而是換成了含脈脈的眼神,突然想到了什麼臉頰終于為之一.

而我發的毒誓,想起她之前的那些話,似乎要等我到了仙界的時候需要幫助她什麼之類,再者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于是就以永不拋棄她會永遠保護她為主的類容,來發了這麼一個毒誓……

話逆風幡,這次我也想不通是怎麼回事,其實一開始當我的精,血滴在其上的時候,也如同靈花所的那般,除非我是天仙否則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反應的,但事就在下一刻逆轉了.

就在逆風幡毫無動靜的時候,我突然感覺到我體內的陰陽太極石,突然發出了某種頻率震動波,讓逆風幡也跟著產生了一定的震動波,接著才有了逆風幡出現異常況.

最終逆風幡還是將我當成了它的主人,雖然我感覺到它不是很願意的樣子,好像是因為陰陽太極石才會認我為主的,但它終究還是認主了.

但唯一有些遺憾的是,在它對我認主的同時,因為我修為的緣故它也將自身的威能封印了大半,現在逆風幡上的靈壓在六級靈寶與七級靈寶之間,應該有一件正常八級靈寶十分之一的威能了.

"你……你……真是氣死我了,逆風幡怎麼會認你為主了呢,唉……"靈花又氣又急的道.

不過話于此她好像懶得再什麼了,而是靜靜的在看著我手上拿著的逆風幡,從她的表來看,反而好像並沒有真的失望,而是有些興奮的樣子,只不過當時我並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而已.

其實我更加不知道的是,就在逆風幡已經認主的瞬間,那些拿著能尋找逆風幡大致位置寶物的修士,還有一些真正施展血祭類秘術查找時,都發現與逆風幡徹底的失去了聯系.

而這個消息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幾乎就已經傳遍了整個天狼族境內,而那些大乘期老怪物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一個個臉色都變得難看無比.

反倒是妖族的幾名大乘修士,得知了這一況之後非但沒有失望,反而有些興奮的樣子,只是他們殊不知其實奪得逆風幡真正的主人,並非他們妖族的修士,而是人族的一名分神期修士.

因為在他們看來,靈花已經將逆風幡搶到手了,而且她的元神燈一直到現在也沒有熄滅,雖然在前一段時間暗淡了不少,但是最近元神燈從新大亮了不久之後,也是逆風幡有了主人的同時.

如此一來只能明靈花成為了逆風幡的主人,這也意味著從此以後妖族中又多了一件先天靈寶,這對于整個妖族來還是有好處的.

就在這事的第二天開始,所有在天狼族境內的異族大乘期修士,都開始撤離天狼族了,而他們在天狼族刷了如此之久的流氓也該回去了,而天狼族最近也是有苦不出,因為在這段時間里,他們天狼族不知道有多少貌美的女修,被異族的大乘老怪給糟蹋了……




上篇:第六百九十九章 靈花     下篇:第七百零一章 異族曆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