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七百零九章 螞蟥老祖  
   
第七百零九章 螞蟥老祖

第七百零九章 螞蟥老祖



其余六人見到我數個照面就滅殺了他們兩人,此時他們已經開始打退堂鼓了,只是就在他們微微一愣神的瞬間,一張數百丈大的巨網將其中一人網住,同時一顆火雷球在他們當中炸開了花.

"轟隆隆……"

但是隨著一聲巨響之後,另外一名合道出去的赤血螞蟥族人傳來一聲慘叫,只見一把尺許長的青色飛劍瞬間就將他切成了七八塊,而被困在網中的那麼修士,此時正在享受著瞬發一百多道破空指疊加的空間斬.

"不!各位兄弟快點救我!啊……"結果他才抵擋了一呼吸間,最終還是被空間齒輪絞成了一片血霧,元嬰也與他的肉身一起損落掉了.

倒是另外一名被斬成了七八節的修士,只見他的那些碎枝一個模糊,再次在百丈之外出現的時候又重新組合到了一起,而他身上的傷口也完全複原了,好像剛才根本沒有受過傷一樣,不過此時他的臉上蒼白一副元氣大傷的樣子.

但就在此時其中一名修士想開溜了,當他才來級跨出數十丈,一把數十丈之巨的巨劍當頭斬下,等他全力防禦的時候又不得不將遁術停了下來.

其中兩人分別被兩道元氣斬纏住,又有一人再次被天蠶地網攔住,之前他們可都是見識過天蠶地網的厲害,絲毫不敢再去硬碰的樣子了.

至于另外兩人臉色變成蒼白無比,因為一個被正好被翼旋神光拉住了,而且拼命的想掙脫但無濟于事,反而翼旋神光離他越來越近了.

最後一人被我用拉了滿月的誅仙弑魔弓對准他時,頓時感覺到自己已經被鎖定了,全身有些顫抖起來了,不過誅仙箭在下一刻詭異般的,出現在他前面數丈之外,而他也做了拼死防禦,一股腦的祭出了數件防具以及三連三口精,血奉上.

但是他這樣的防禦是徒勞的,誅仙箭還是無的穿過了他那五六件防具,然後就是他的本體,等他肉身化為一片血霧的時候,一百多丈之外某處虛空突然一陣空間波動,數個空間齒輪憑空出現.

隨著空間齒輪的破壞,硬生生將那里虛空中的元嬰打了出來,元嬰一個踉蹌跌落出來之後還來不及任何反應,就已經被空間齒輪撕的粉碎.

而于此同時另外一人也被翼旋神光絞殺掉了,這時還有一人被困死在天蠶地網之內,至于剩下的兩人,再也不敢做無味的反抗,都紛紛往各自的身上噴上一口精,血,化為一道血色的遁光一閃就要消失在天際了.

但是兩人才遁出近千里,突然感覺到頭頂上空有人突襲而來,來人都不約而同的出手相抗,隨著數聲悶響巨劍,青元劍,元氣斬,緊接著風神舞的萬道風刃狂襲而來.

但下一刻其中一人被上百道空間齒輪淹沒掉了,而另外一人驚慌的再度領教了誅仙弑魔弓的威力,兩人分別都沒能堅持多久都先後損落而亡了,也就在這時,我單手一招天蠶地網被召到了我的身邊.

被困在那里面的赤血螞蟥族修士驚恐的看著我,就好像眼前的我根本不是什麼分神期修士,而最少是一名大乘期化身或者大乘本體的存在,不過就算他現在裝得再可憐我也不會放過他的,誰讓他之前願意上鉤呢.

可就在我准備動手,將最後的這名赤血螞蟥族修士滅殺掉時,一個如同雷聲的聲音從遠邊的天際傳來:"住手!"

同時一股強大到令人感到壓迫的氣息傳來,看來來人定是一位大乘期的存在,應該就是赤血螞蟥一族中的兩位老祖之一了.

"哼!你殺你的不用管他!"就在我猶豫要不要將最後一人滅殺之時,靈花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我的身邊道.

現在有了靈花做後盾,我毫不猶豫的將那人瞬間滅殺了,如果靈花沒有出現在我身邊也沒有那一席話,不定我還真要考慮考慮該不該聽那位螞蟥老祖的花.

直到最後一人也化為了一片血雨之後,靈花又毫不猶豫的祭出一個瓶子,將這些赤血螞蟥的精血,還有碎得成為了粉末的殘肢都收了起來,因為這些東西可都是靈花口中所,可以煉制治療大乘期傷體的療傷聖藥.

"可惡!原來是你."沒多大會一名四十余歲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我們前面十數丈外,看了一眼靈花道.

"哦!想不到一別萬年不見了,難得蟥老祖竟然還認得本宮."靈花見了對方臉色沒有絲毫表的道.

"哼!你不就是一萬年前才剛剛進階不久的那名妖族女修嗎,咦!不過不想萬年不見你竟然進階到大乘中期了,難怪剛才見了老夫持有無恐的樣子,吧,今天你們殺了我如此多化形期的族人,怎麼也得給老夫一個法,不然在老夫的地盤上你們能不能走出去還是問題."螞蟥老祖臉色一連變化了數次道.

"咯咯……交代,不知道蟥老祖你要我們給你什麼交代呢."靈花好像聽到了一件很好笑的事,突然咯咯一笑道.

"你……你,好好好,既然你們不想解釋什麼的花,那今天本老祖就算是拼著元氣大傷,也要將你們兩人永遠留在這里,嘎嘎……我的孩兒面都出來吧……"螞蟥老祖被氣得滿臉通道.

但他話間,竟然真的將附近方圓數萬里內的族人都召喚了過來,見此就連靈花也為之眉頭微微一皺,但我知道她一定想好了一個脫身之計,我甚至覺得都不用動手就可以離開了.

"蟥老祖,剛才本宮與你那麼多廢話,是因為本宮尊看你也算是話算話之輩,但在之前本宮可要提醒你一句,當初你們與以前那些大乘期修士立下的契約,難道你都已經忘得一干二淨了嗎."靈花冷冷道.

沒想到螞蟥老祖聽了這話,眉頭微微一皺絲毫真想起了什麼似地,但他又陰沉著臉色道:"契約之事老夫自然沒有忘記,但事錯在你們先殺我族中的化形期族人在先吧……"

不過還不等他的花完,靈花立刻打斷道:"真是笑死人了,剛才的那幾條螞蟥主動來攔阻我等的去路,難道被我們殺了也算違背了契約上的哪一條嗎,不過我就再次提醒你一句,當初你簽訂那個契約的時候,如果誰要是主動違背契約的話,可是要招受心魔反噬的!"

"你……但不管怎麼樣他們也罪不至死吧,那些家伙也只是不懂事阻擾了你們一二……"螞蟥老祖還是有些不甘心道.

只是他的話還沒有完,又再次被靈花打斷道:"既然蟥老祖都如此了,剛才唐道友也只是一時失手將他們全都殺了,蟥老祖不會再斤斤計較什麼吧."

"哈哈……好好好!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在廢話了,你們兩個趕緊滾出我的領地吧,如果今後再見到你們出現在我赤血螞蟥一族的領地,到時候老夫什麼也要將你們留下."也不知道怎麼的,螞蟥老祖最終還是氣不過暴怒道.

也不知道他現在真的很生氣了,還是因為此時他族中有不少化形期修士來此了,所以在面子上他不能丟啊.

"呵呵,蟥老祖早如此不就對了嗎,不過如果下次真還有機會進入飛云山的花,到時候我們還是要從貴族領空過的哦!好了不多了,唐道友我們走吧."靈花突然臉色一邊輕笑道.

完她將我裹入她的遁光之中,身形一閃接著一個挪移之術徹底消失了,遁速之快就連螞蟥老祖感應到了也眉頭微皺.




上篇:第七百零八章 赤血螞蟥族     下篇:第七百一十章 海王族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