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網游之邪修 第七百六十七章 聯手禦敵  
   
第七百六十七章 聯手禦敵

第七百六十七章 聯手禦敵



不過從雙方斗法的況來看,不管是哪一方都已經全力而出了,最多還有那麼一兩手殺手锏沒舍得施展出來而已.

"主人你可終于出現了,屬下等人在此恭候您多時了,不過現在的況對于我們兩人來還是很麻煩的,還請主人相助一二將這些可惡的魔族統統滅殺了吧!"就在我正仔細觀戰的時候,一個聲音直接在我腦海傳來.

沒錯就是從大腦內傳來,我知道這種傳音之術絕對不是一般的傳音,而是用意念對另外一人傳音才能做到,只是這種傳音之術還是有一定距離限制的,而且不管傳送與接收雙方,兩人要麼就是雙修道侶關系,要麼就是奴仆關系才能用這種"心傳音"

"你能聽到我話嗎,我現在還沒有弄清楚況之前,首先要知道你們與我的前世有什麼關系,還有,以你們的修為怎麼可能被困此地如此之久."我傳音道.

接著那個聲音又在我的腦中想起了,按照他的解釋,他只是我前世一縷分魄的仆人,而他們也同樣認識羅黑的,其實他們也算是羅黑當初新收的十數名忠實屬下之一.

其實當初他們的實力都是上仙初期,由于當時羅黑的那些屬下大半被滅殺,只剩下他們兩人逃到了魔界這種地方,可誰知那些所謂的天兵天將還是追殺到此,也幸虧來的人不是很多,殺不死他們只是將他們封印在這片區域了而已.

但由于他們當初被封印在這里的時候,自身也已經身受重傷了,起初被封印的時候,他們的實力還只剩下大乘後期了,要不是他們正好拿著我前世其中的一件本命法寶,只怕他們早就被滅殺了!

可由于魔界的魔氣與靈氣稱帝太低了,兩人不知道經過了多少萬年,就算把傷勢慢慢調息好了,但修為最多只能恢複到天仙初期就再難精進半步了,而且他們在這種封印地最多只能發揮七八層實力.

這些信息幾乎瞬間灌入我的腦中,而我也只是幾個呼吸間就將這些信息消化了,可就在這時那邊的魔祖們好像也都發現我們的存在了.

"咦!不好,那里怎麼會出現兩名幻界修士,不知道各位道友有誰願意去把他們解決了,反正我等現在都已經占了不少上風了."其中一名魔祖發現我們之後對其他魔祖道.

"哼!老夫見了他們也覺得非常礙眼,既然只是一名大乘中期與還虛後期的存在,那就讓老夫去解決他們吧."其中一名大乘後期的魔祖道.

話著他施展出幾招狠招之後,突然遁術方向一邊往我們這邊疾馳遁來,明明有數萬里的距離卻只是七八個呼吸間跨過.

"哼!你們這些幻界修士還真是大膽,知道我等在此有大事要辦,竟然還敢在此逗留,既然如此那就都留下吧!"那名魔祖一邊疾馳而來一邊道,手中的法術更是已經在醞釀了.

"切!不就是大乘後期的修為嗎有什麼了不起的,靈花,這次我們就聯手一次,讓他知道我們的厲害!"我不屑道.

靈花也不多什麼,直接祭出一片片尺許大,數以萬計的花瓣,但是這些花瓣卻是一套七級靈寶,正好與眼前魔祖的一擊互斬到一起.

但對方畢竟只是一招法術攻擊,兩者相對不久之後靈花的那些花瓣占了上風,不過這時魔祖的第二擊已經出手,只見他雙眼沖著我所在的方向一瞪,兩道暗之色的光柱向我襲來,速度之快猶如閃電般瞬間而至.

但我感應到其中的威力非同可,本能的身形一閃想一閃而過的,但誰知我身形才來得及移開十余丈,那兩道暗色的光柱化為孤行繼續向我襲來,而且速度比之前更快幾分,最重要的是而且距離之近讓我避無可避.

甚至我連祭出防具的時間都慢了一些,暗色的光柱已經擊在我的身上了,但好在偏偏在這種最危險的時刻,逆風幡與陰陽太極石主動出現護主.

因為兩者都不是一般的靈寶,就算是大乘期的一擊又如何,還是被輕易的擋下了,但就算如此當時我還是被驚出一身冷汗來,幸虧我有先天靈寶護體,不然剛才的一個大意足以讓我當場損落了.

反倒是那名魔祖見自己的一擊攻擊沒效果感到驚訝,但時間不允許他來得及多想,因為這時我與靈花的反擊都一一襲來,首先是靈花的禦雷簪祭出後,立刻化為一道七色雷電向魔祖襲擊而去,速度之快猶如瞬移一般讓他無法避開.

"什麼!九級靈寶這怎麼可能!"誰知魔祖見到禦雷簪立刻震驚道.

雖然他對禦雷簪有幾分忌憚之色,但也絕不可能就此速速就擒的,只見他雙目凶光一現,單手憑空一抓一把燃燒著黑色火焰的魔劍憑空出現在他手中,並且立刻將他體內的法力注入其中,對著禦雷簪一斬.

只見一道黑色劍氣向禦雷簪斬去,兩者交鋒的瞬間就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不過此時另外一邊的斗法更凶狠,所以剛才的巨響倒也不是很驚奇的.

可黑色劍氣才與禦雷簪對立不到一個呼吸間,劍氣就已經被禦雷簪上的七色雷電融化掉了,魔祖見此大吃一驚,要知道,剛才他劈出的一劍可是用了他十分之一的法力,正是因為對方有九級靈寶他才會如此賣力的.

誰知道不敵的這種況還是發生了,見勢不妙他竟然有了扭頭就跑的舉動,可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光一閃而過,正是突然襲擊而出的血靈匕,但那名魔祖也不愧是大乘後期的存在反應奇快.

手中魔劍再次一揮,正好擋住了襲來來的血靈匕,但血靈匕斬在其上震得他雙手發抖,但同時他另外一手結出一道法印,完成之後對著靈花一點.

一個魔焰沖天骷髏頭向靈花撲去,並且瞬間就漲到了數十丈大,可靈花豈會是一般的修士,見此輕輕揚起其中一根玉指對著骷髏頭的門心一點,一道粉色的靈光輕易的從骷髏頭門心穿透而過.

沒想到看似厲害非常的骷髏頭,在那一擊之後突然一震,接著骷髏頭突然燃燒起數十丈厚的沖突魔焰,並且在下一刻自爆開來,如果要是一般的合道期在這種范圍內只怕難以生還,但是對于我們來引向不大.

魔祖見自己的神通一連被迫,光是與靈花交手,就已經被她的靈寶與功法克制住了,在加上我在一旁的打擾,讓他大感辣手.

不過他剛才的幾招手段,倒也為他爭取到了一定的時間,身形再次一閃想要轉身而走.

但就在這時禦雷簪突然靈光大放,魔祖掉頭的前方突然變成了一片雷池,而他也因此來不及瞬間穩住身形一頭紮入其中,一進入其中之後,只聽里面一片漫罵聲傳出,估計那老魔也在雷池中喝了幾壺飽的.

可才持續了不過一個呼吸間的時間,也不知道老魔在雷池中施展了何等秘術,隨著幾聲巨響傳出後,一道魔光從中一飛而出,正是那名魔祖本人,不過此時他也已經狼狽無比了,全身上下的衣物猶如乞丐.

而他的身體更是偏體鱗傷被燒焦了,他出來了之後反倒是讓靈花為之一驚,因為她最清楚剛才禦雷簪那一招的威力了,能從其中脫困而出明他果真有幾分本身.

這時我已經注意到了,原來他手中的魔劍竟然是一件先天魔寶,也就是魔族口中的八級真寶,難怪之前魔劍在手如此靈犀的,可他能從禦雷簪的天雷池中硬生生沖出來,自身也損失不的.

他體內法力只剩六層左右了,而他手中的魔劍更是魔氣大跌,臉色一會灰一會白的難看無比,可就當他認為終于可以順利逃走的時候,突然又暗淡一聲不好.

因為他發現自己此時已經身處于一個陣法之中了,而且這個陣法還是一個頂級劍陣,無數風刃呈現一種既有規則,但他一時間又無法參透的規律在運行著.

到了此時他不得不再次一狠心,手中的魔劍再次魔氣大漲,似乎認准了某個方向之後,對著困住他的劍陣某個方向斬去,當時我見到如此一幕也大吃一驚,沒想到萬鳳仙奇陣唯一的幾個比較薄弱的地方,他只是瞬間就看出來了.

由于他使用的是先天魔寶,萬鳳仙奇陣自然是被一擊而破,可就在大陣奔潰的瞬間,他還來不及逃遁數以百計的風龍已經像他圍攻而去,緊隨其後的是一個白色旋窩從頭頂一壓而下.

"哼!區區手段也想留住本尊不成,給我破!"魔祖見到這些攻擊,話後大吼一聲.

立刻從他身上飛射而出數以百計的劍氣,幾乎瞬間就將所有的風龍滅殺而淨,而翼旋神光更是被他隨手一扔,扔出了一座像山峰一樣的寶物嵌入其中,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翼旋神光竟然就此被破除了,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有人輕易破除我這招神通的.




上篇:第七百六十六章 禦雷簪與天雷閃     下篇:第七百六十八章 苦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