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一卷 第一百四十章 戒律之城  
   
第十一卷 第一百四十章 戒律之城

兩件裝備都是輔助類效果,而且都是水晶制品.

那個水晶球有點類似占卜水晶球,名稱叫誓約之眼.外形為一枚直徑20厘米的水晶球,球身為半透明水晶構成,顏色為朱紅色.

誓約之眼的特殊能力包括五種:天神之眼,可以在水晶球內看到三十公里范圍內的任意地點的情況,即使被遮擋也無所謂,而且能直接看到隱形狀態下的東西.凝視之眼,相當于封印,可以用這個技能封住某個敵人的任意一種屬性化能力,維持時間直到戰斗結束.懾魂之眼,僅對NPC生效,持有者可憑此技能催眠一定數量的敵人,具體操縱數量視雙方實力差距不同而不同.被控制者掙脫時間不確定,大致受雙方實力差距影響.反射之眼,可以用水晶球當盾牌使,效果是把攻擊完全反彈,前提是要准確的擋住才可以生效.聰慧之眼,專門用來偷學技能的技能,只要對方當面完整的使用出來,持有者在看到之後有5%的可能性學會這個技能.

那六對翅膀叫做誓約之翼,是由六對共十二片巨大的水晶羽翼組成的.外形和熾天使的羽翼大致相同,不同的是質地為水晶構造,而且具備半透明效果.特殊能力共種:魔力共振,相當于把翅膀變成了巨大的太陽能電池板,凡是周圍空間內的魔力都會被吸收進來補充給佩帶者,主要表現就是周圍敵對人員釋放魔法時魔力消耗上升,同時釋放速度下降,且自動抵消部分威力.震動捕獲,相當于拿翅膀當耳朵用,可以聽見一千米之內任何細小的聲音,但必須主動去聽,無針對目標時不生效.次聲波攻擊,以翅膀的微弱震動制造次聲波,無殺傷力,但可以讓目標出現眩暈,嘔吐等不良反應,且神術對此類症狀無恢複作用,適合于攻擊輔助和逃跑之前使用.光之翼,向翅膀內注入魔力使其發光,根據注入速度發光情況不等,平時可以當照明用,關鍵時刻突然大量注入魔力可起到閃光彈的效果.翼刃,由于是水晶翅膀,所以邊緣極為鋒利,可以產生物理攻擊力.

兩件裝備屬性都很不錯,考慮到他們的基礎屬性雖然看不到,但既然是神器,那就一定很不錯,所以,這兩件絕對是極品中的極品.不過相比之這些,更牛的在後頭.全套裝備組合完整和還有追加屬性.第一條稍微有些可惡,就是那個怎麼都拆不下來的屬性.這屬性叫靈魂固化,一旦穿上就下不來了.說明上提到這是為了充分發揮裝備的屬性,不這樣就必須像魔龍套裝一樣慢慢鍛煉才能發揮效能.第二條追加屬性叫水之守護,這就是為什麼我一開始把自己的胳膊劃的血肉模糊,這裝備卻一點反應都沒有的原因.這個屬性可以讓裝備快速修複,不管什麼樣的傷害,只要不是一次性打的灰都不剩,馬上就能再次修複.第三條屬性叫融合吸收,提示屬性是有一定可能性自動融合敵人的裝備,將對方裝備的屬性吸收,算是個很有威懾力的屬性.

看完全部屬性之後覺得好象也沒什麼問題,應該不是害人的屬性,可阿奴比斯剛才的表現實在是有些奇怪.這麼好的東西他也不用使這種辦法讓我穿吧?沒聽說送東西還得玩詭計的.

阿奴比斯看著我問道:"感覺怎麼樣?"

"屬性還不錯."

"還不錯?就僅僅是還不錯?四神之力你就給這點評價?"

"什麼四神之力啊?"

"咦?你沒看到嗎?"阿奴比斯很詫異的走了過來."就是手上那四枚戒指,你沒看嗎?"

"戒指?"阿奴比斯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誓約套裝是有四枚戒指的,可是剛剛看屬性里居然沒有它們的屬性.我趕緊重新查看了一遍,結果發現這四枚戒指的屬性是單獨列出的,不在套裝范圍內,也就是說它們不算套裝的部件.可是不對啊!套裝名稱標記中明明把四枚戒指列了出來,可為什麼不算套裝范圍呢?

阿奴比斯忽然拍著腦門喊了起來:"看我這記性.忘記還有道封印了!你等下."阿奴比斯一陣風一樣的跑了出去,房間里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幾乎是瞬間,一個邪惡的笑容浮現在我的臉上,可惜我還沒來及動手阿奴比斯又卷回來了."給你."

"這什麼啊?"我從阿奴比斯手里接過了一個小瓷瓶,很小心的拔開了塞子."哇!這什麼味啊?"瓶子里飄出了一股綠色的煙霧,那味道聞起來像臭腳丫味,熏的人想吐.

阿奴比斯捏著自己的鼻子用很怪的聲音道:"這里面裝的是惡臭死神草,據說曾經臭死過很多人,所以得名.不過這個東西的真正作用是殺蟲.你手上的戒指被一種名為神魂蟲的生物寄生了,只要它們不離開,戒指的力量就不會生效.你把戒指依次放到瓶口熏幾秒就可以了,以這惡臭死神草的威力,絕對一熏就死."

"這個我相信,我都快熏死了!"我趕緊把第一枚戒指放到了瓶口,幾乎是瞬間,一團綠色的煙霧突然從戒指里冒出來,在空中聚集成一只蟲子後又掉在地上,然後蹬著腿死掉了."果然是死神草,威力真夠大的!"

阿奴比斯道:"那是.上次佳莫斯那個笨蛋不小心在冥殿里弄翻了一瓶,害的我干脆把自己的住所搬到無境黑海去了.其他神也不得不各自找地方,冥殿荒廢了三十多年才有人敢回去."

"靠,比生化毒氣還厲害!"

"什麼?你說那什麼毒氣是什麼東西啊?"

"沒什麼.對了,我來把這些戒指全熏一遍.這味太正了,再不快點我都快暈了!"

阿奴比斯也慌忙點頭."這都得感謝我們周圍的水牆,也就是這房間淨化能力強,要是在外面打開蓋子你現在已經暈了."

我慌忙把另外三枚戒指熏過重新封上瓶子,順手就塞自己身上了.阿奴比斯這小子注意力到是不錯,眯著個眼睛看著我,手指勾啊勾的.我無奈的把瓶子又摸出來還給了他."切,一瓶臭草也這麼小氣."

"這可不是臭草."阿奴比斯很氣憤的搶過瓶子."這是我的秘密武器,神仙聞了也要趴下.管你用什麼防禦武器都擋不住,對付高等生物最管用.它的氣味實際上是種魔法,根本不是防護就能擋的住的."

"你怎麼知道是魔法?"

"因為我發現木乃伊也怕這味道,按說他們連鼻子都沒了,不該能聞到味道的,既然他們都有反應,那這臭味十有八九是一種很強的催眠魔法."

"這到是有可能.打個商量,勻我一瓶怎麼樣?"

"沒的商量."

"我拿東西換."

"你的東西我不稀罕."阿奴比斯意志堅決.

我摸出了一枚石頭在手上拋啊接的."可惜啊!有好東西居然換不出去."

阿奴比斯在看到寶石的瞬間眼睛都直了."戒律之石?你怎麼會……?"

"太小看我了吧?眾神會議我都有本事當裁判,這戒律之石我能沒有嗎?"

阿奴比斯伸手就要搶,我一轉身讓了過去.還別說,這套裝的屬性加的真夠可怕的,阿奴比斯的速度我居然也閃的開."慢著,這東西可不是拿來個你交換用的.我的意思是把戒律之石裝上戒律之環後允許你借用幾次它的力量.要知道只有各方勢力的上位者才有資格使用這個能力的,我允許你使用已經是開後門了.不過先說好,這塊寶石搖到什麼戒律我可不管."

"成交."阿奴比斯一伸手把瓶子拋給了我.

"謝啦!"我收起瓶子,然後把屬性打開,想檢查一下新開封印的四枚戒指.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四枚戒指分別叫做:生命之戒,創造之戒,流水之戒,烈焰之戒.他們的制造者就是女媧,盤古,努和阿摩拉德,而其屬性就是允許佩帶者借助制造者的部分力量.生命之戒是女媧造的,其屬性就是允許借用女媧的部分力量,創造之戒是借用盤古的創造之力,流水之戒是借用水神努的力量,烈焰之戒就是借用火神阿摩拉德的火焰力量.這些可都是十位上位神之一,盡管只能部分借用他們的力量,那也絕對是非常可怕的.

"這個……?"我看著阿奴比斯."借用上位神力,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那程度呢?能干些什麼?"

"這個我沒試過,你也看到了,這東西套上就下不來了,所以除了你沒人試過."

"那就現在試試."我用看實驗品的目光盯著阿奴比斯.

"你要干什麼?"阿奴比斯有些驚慌的看著我."你別亂來,這是上位神的力量,指不定有什麼能力呢!喂……你小心點!"

"火焰神力."我用帶著烈焰之戒的手指指向了阿奴比斯.

嘭.阿奴比斯圍在腰間的那小塊布料突然燒了起來,嚇的他四處亂跑,最後突然想起來這是水神的房間,于是干脆往地上一坐.哧的一聲火焰熄滅了,不過阿奴比斯的遮羞布也基本燒沒了.

我看著戒指點點頭."恩,看來還不錯."

"去死吧!"阿奴比斯一下跳過來把我撲倒在地,他這是第一次被人羞辱的這麼慘.不過我實際上不怕他,我知道他是開玩笑的.雖然阿奴比斯這家伙一直表現的很惡劣,實際上那是他的性格問題.實際上從表現上看阿奴比斯應該是和我比較講的來才對,他這種性格的人,肯和你搗蛋才說明他和你講的來,真不喜歡的人他連搭理都不會搭理的.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門口突然嘩啦一聲,我和阿奴比斯同時將目光轉向門口.暈!徹底暈了!門口站了一大圈人,有埃及的幾位神靈,還有那些和我一起做任務的玩家.可能他們發現我和阿奴比斯一起失蹤,所以來找我們的吧!不過此時的情景顯然讓他們誤會了.我現在還是銀月的狀態,一身華麗服裝,長發飛散在地.而阿奴比斯正騎在我身上,雙手按著我的肩膀.雖然我知道這個姿勢是打架的標准姿勢,但是當雙方的外貌一個極端女性化,另一個極端狼化後,其表現出來的情況就不象打架了.剛剛驚動我們的聲音是公主手里的托盤掉在了地上發出的聲音,其他人也是一個個張著嘴瞪著眼,用自己的表情向我們描述他們有多麼的驚訝.

定格了半天,智慧神特圖才咳嗽了一聲."那個……阿奴比斯,紫日,你們兩個就算很急也不用在這里就那什麼吧?"

我和阿奴比斯對看一眼,然後我把手舉起來對准了門口的特圖."祝你舞蹈愉快."轟,特圖的衣服也突然燒了起來.神都是有神力保護的,就算我有神力之石能克制神力,但他們本身魔法屬性就很高,火焰應該是傷不到他們的.直接點著一個神的衣服,絕對不是看起來那麼簡單的.不過現在特圖沒空分析這些,他正手舞足蹈的拍打著身上的火苗,來自上位火神的火焰是可以燒傷下位神的.

阿奴比斯一個縱身跳了起來."看到了?他剛才就是這麼對我的,我正在教訓他."

豹貓在旁邊搖著頭道:"紫日你太讓人失望了,本來還覺得你是個不錯的男朋友對象,沒想到你居然有斷背的習慣,對方還是頭狼,那叫什麼來著?人獸……?"

"這都哪跟哪啊?你們別亂發揮自己的想象力好不好?"我順手一指特圖:"水幕."

嘩!一大盆水從特圖的頭頂澆了下去,火是滅了,他也成落湯雞了."實驗了一下新獲得的能力,感覺滿不錯的.剛剛和阿奴比斯只是在打架,你們別亂想,我可沒那特殊愛好.至于豹貓小姐,我沒那愛好也沒打算另找女朋友."我亮出愛之環."能帶上這個你應該明白."

"開個玩笑,不用當真吧?"豹貓很自然的笑著.

阿奴比斯岔開話題道:"你們不是在詢問情況嗎?怎麼都跑這里來了?"

太陽神走了出來:"問題都問完了,該送他們回去了,發現少了一個人,所以來找找."

"那沒問題.我們這邊的事情也結束了."我向阿奴比斯道:"最後一個問題."我指了下自己的束腰."這個.為什麼?"

阿奴比斯指指上方.我點點頭."明白了."

阿奴比斯的意思就是水神交代的任務.這里是水神的裝備庫,東西又不是阿奴比斯的,他只是個看門的.沒聽說門衛可以隨便拿倉庫里東西送人的,除非他不想干了.但是水神好好的非要送我套神器到底是什麼意思呢?有關這十位上位神的消息實在太少,我暫時是沒辦法判斷他們的心思的.

簡單的告別一下這里的眾神我立刻被送回了開羅城的傳送陣.我向豹貓他們道:"任務算是完成了,大家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見了,那就此告別吧?"

大家互相告別了一下,然後各自離去,只有公主沒走.看到別人都傳送走之後她才對我伸出手:"剩下的部分呢?"

"這里不方便,跟我去酒館吧."

和公主一起找了間酒館,先恢複紫日形態,然後在包間里我把裝備拿除了進行了分配.公主之前已經拿了一套神器了,剩下的東西中又分了一些給她,把她應得的比例全交給她之後我們也告別離開.

現在應該先回去趕緊把那套國器追回來,這東西可不能放在日本人那里太久.系統新調整的規定中,國器不可以被下線隱藏,也不可以被空間收納,也就是說搶到國器的人沒辦法一勞永逸的收藏國器,而且國器不可破壞.已經被我破壞的日本國器系統自動重新生成了一件一模一樣的,但是依然在我手里,因為日本人沒把它搶走,所以歸屬權依然在我這里.不過,新規定雖然使國器無法處理,但卻不是不能藏.日本人拿到國器之後萬一藏到什麼地方我們找不到,那可就麻煩了.

想好之後我又啟動了愛之環,這個東西除了傳音之外還能每天一次召喚伴侶到自己身邊,而且這個屬性幾乎不受限制,距離和空間都不成問題.剛接通玫瑰那邊,還沒來及開口,她先說起來了."你到底在哪啊?"

"我在埃及呢,你不是知道嗎?"

"那個任務完成了嗎?"

"剛剛完成了.怎麼了?"

玫瑰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那邊沒什麼事情了吧?"

"恩,都結束了."

"那好,准備接受傳送,我把你召喚回來."

"好的."

愛之環的召喚超有個性,我在開羅城的大街上走的好好的,腳下突然一閃,出現了一個紅心,接著紅心邊緣升起了一道粉紅色的屏障,把我整個人包裹了進去,然後大心突然一閃毫無征兆的消失了.在艾辛格,玫瑰身上也閃著相同的粉紅色光彩,她正被包裹在一個大心之中,心內空間突然一閃,我出現在了玫瑰的身邊.粉紅色的大心邊緣緩慢降下,然後腳下的心形框逐漸消失,傳送結束.

剛一出來我就看到周圍站了一大群人,而且個個都是熟臉.我總算知道玫瑰十萬火急把我傳送回來是為什麼了.

"各位這也太快了點吧?"

站在我身邊的就是在冥河聖地見到的那些各勢力代表,不過這次到的人明顯更多了.可能是占有地理位置的優勢,天庭來了好幾百神仙,陣容頗為壯觀.佛門那邊距離也不遠,一口氣來了七八十人.妖組個海族的勢力也不少,幸運他老爹也帶了大批巨龍趕到.我就說這些家伙像蒼蠅嗎!一聞到味道就一起跑來了!

這次天庭的領隊是洪均教主,天庭真正的第一人.上次見到他,他都沒怎麼說話,這次卻很客氣的率先道:"我們也是覺得這件事情干系重大,盡快處理好,避免橫生事端."

"教主說的在理,那我們這就開工吧?各位的材料和勞力准備還了嗎?"

"當然."

這群混蛋為了自己的利益果然是很賣力,不過這樣我更高興.我要求建戒律之城當然不可能光為了放戒律之環,我還有別的用意.其實我是想把行會總部搬到這邊來,要不然我也犯不著把城市建到珠穆朗瑪峰頂上去不是?離國戰開始只剩一個月零幾天了,艾辛格的位置太靠海,一旦和日本真打起來,就算我把主戰場控制在日本境內,艾辛格也難免會被部分敵人滲透突襲,甚至于自己人里也可能出現叛徒之類的情況.總之艾辛格不再適合作為總部,而是應該改成前進要塞和物資周轉中心,反正那邊本來就是半軍事化建築.

把指揮中心搬到珠穆朗瑪峰頂上,不管國戰中出什麼意外,起碼我們行會不會遭到毀滅性打擊.畢竟名義上這里是戒律之環的存放地,各方神靈勢力對此地有保護責任,沒有哪個玩家行會有本事攻陷一座由這麼多神守護的城市,間接的,我們行會的總部就是絕對安全的.

戒律之城的實際圖紙由我們行會出,但是事情太突然,沒辦法詳細計劃,只好讓本行會的設計院把以前的圖紙拼湊一下弄個超級複雜的大城市就可以了.反正又不是我出錢,花別人的錢是不用心疼的.不過,考慮到本行會的女性成員所占比例依然偏高,城市的形象設計是絕對不能馬虎的.

眾勢力各派遣了兩名擅長設計的人員來協助我們行會設計圖紙,當然,他們的目的是為了盡快讓城市完工,而不是在為我著想.不過這些人的技術水平確實是沒話說.各方勢力派來的設計師都是一文一武,所謂文就是搞裝修的,武就是搞機關建造的.城市建成後是否美觀,全看裝修設計師,而城市實際的防禦能力則全靠機關設計師了.

我們行會的設計人員提出了大致的設計草圖,被那些人看到之後提通亂改,基本全給推翻了.我們本來想把城市修的整齊一點,這些家伙卻以安全為由把街道和房屋擺成了迷宮陣,最後居然是天庭派來的那個神仙給畫了張什麼六十四合天地大陣,說是不按地特殊規則走,神仙進去都出不來.結果別的幾派的設計師看完圖後紛紛暈菜,不住的點頭稱贊好陣.只有我們行會的人在旁邊發愁,這以後是不是要成立個指路隊,防止自己人在自己的城市里迷路被活活困死.

街道布局完成後,宙斯那邊派來的設計師又說沒威懾力,于是又修改了一下,結果這什麼六十四大陣又和一個大型魔法陣被整和到了一起,說是可以在城市范圍內制造琠w的損血法陣,敵對人員進入後會一直不斷損血,直到掛掉或者離開.迪坦斯從歐洲黑暗神殿派來的設計師又拿了張什麼超級重力法陣,號稱可以讓入侵者承受三倍正常重力,同時自己人行動如常.不過因為街道的形態已經被占用,所以這個陣只好依靠排水溝來組成.再然後各方又扔來不少大陣,我們不得不把能量管道和各種支撐梁都給用上,終于把其實百分之一的陣法安排下了,剩余的實在沒地方放了.

全部布局決定完成之後就是各種設施的安放,結果各方又來了一次物資大轟炸.因為各方都擔心別人非法創入這城市偷走戒律之環,所以恨不得把最好的東西都用上,讓別人進不去最好.我站在一邊看著這幫家伙為了誰來安置大炮,誰來建造防禦法陣而爭的面紅耳赤.

最後防禦大炮的建造被平分到了各家勢力,結果就是城市里各個炮位上的魔法大炮沒有一門是重複的.全城三百多座炮台,個個不一樣,簡直是萬國武器庫.還好魔法炮不用實體炮彈,沒有口徑和彈種的限制,要不然我的後勤人員肯定會發瘋的.

魔法炮風波之後魔法防禦屏障又引發了新一輪的戰爭,設計室內稿紙滿天飛,眾設計室掄胳膊摞袖子的又准備干架,我只好再次出面制止.防禦陣我們是不嫌多的嗎!只要能相互兼容,我們是不在乎多放幾層的.于是乎最後方案看的我們自己都直頭疼.城市外圍被設計了三百多層各類魔法屏障,雖然所有魔法屏障都有比較好的通透性,但畢竟對光線還是有一點點阻擋,所以三百多層防禦屏障一旦全部啟動,城市里肯定會立刻變成夜晚,至少也是黃昏.再說我們的能量裝置也驅動不了這麼多防禦罩.最後沒辦法,由各勢力設計師講解自己的防禦屏障的優點,然後由我們行會的人篩選出三十種比較好的屏障,之後再抽簽去掉一半,這樣城市外圍還是要裝十五層防護罩,已經很嚇人了.

這些東西吵完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眾神雖然等的不耐煩,可又不肯放送自己的利益,無奈只好繼續吵.

玫瑰靠在我懷里道:"我現在算是知道國際談判是個什麼情況了."

我笑了笑:"國際談判比這狠多了,他們好歹只在會場里吵,人家在外面也照打."

第二天的爭論內容從城市的建築材料開始,各方都說自己的材料質地好防禦效果強.最後還得我來仲裁,先把材料拿來對比,明顯不如別人的直接剔除,性質相同的就合並,剩余的三十多種材料被疊在一起做成了複合裝甲的樣式,這下大家就沒的吵了.

下午新的爭論目標是各種城市內魔法偵察系統的安放,這個東西吵的最凶,以為比起防禦,偵測系統對這些神的防范效果更明顯.從午飯後一直吵到夜里,最後的結論是大家把城市劃分成若干個環狀帶,一家負責一個環狀帶.我在想真有人入侵的時候值班人員會不會被三百多種突然同時叫起來的警報器震暈過去.

第三天爭論內容移動到了城市機關的建設上,這次到是快,大家一致認為讓海族來搞比較好,人家是專攻技術活的.之後又開始商量特殊防護設施的安放,這次到沒什麼吵的,反正城市很大,多少特殊設施都能放的下.

其實說特殊設施也就是指機械或魔法移動物,主要包括魔像和魔偶之類的東西.各方勢力的這些東西都大致差不多,只有其中有幾家的東西比較奇怪.

天庭最缺德,給了我一屋子黃豆,號稱是用仙術處理過的.當時我就拿了三粒做實驗,隨手扔出去就變成了三名天兵.估計這一屋子黃豆要是全扔出去,那天兵能從這里排到歐洲去.

佛門也好不到哪去,這幫家伙把城里的所有噴泉水池里都種滿了蓮花.據說這些花在遇敵時可以幻化成羅漢,數量雖然不能跟天庭的黃豆兵比,但質量要高上一點.

南美來的瑪雅神殿給了我十三張面具,然後說需要時發給城市里的自由NPC帶上,然後這些應該沒有攻擊力的NPC會成為具備神一般戰斗力的個體.

相比之這三方,北美巫教的東西更奇怪.他們給了我四具尸體.說是尸體,其實應該是四個傀儡.這四個都是人形生物,但是具體表現各不相同.第一個傀儡身高兩米多,明顯是狼人.第二個傀儡身高一米九,身材也比較細瘦,長的很英俊,看起來是個大精靈.第三個傀儡是個大惡魔的造型,第四個則是個天使.

四具傀儡都沒有靈魂,而且全都經過特殊改造,其本身能力已經遠不止本來種族的那點水平了.他們的操縱方式相當簡單,每個傀儡對應一枚奇特的徽章.操作時需要把徽章貼身佩帶,然後閉上眼睛就可以了.一旦進入操縱模式,自己的身體將會失去控制,然後就好象自己換到了那些傀儡身上一樣.經過實際測試證明,四具傀儡的戰斗力都頂的上一個比較垃圾的神靈,實力相當恐怖.

所有設計都敲定之後就是建設部分了.和當初選定方案材料不同,建設工作不用吵,因為已經說好了是耶和華那邊負責.神靈隊伍有神力輔助,修造速度簡直快的難以想象.商量圖紙用了兩天半,建城卻只用了一天.

新城市雖說是在珠穆朗瑪峰頂,實際上和山體根本不連,城市是以懸浮法陣定在半空中的.因為法陣布局的問題,城市被修成了正六邊形.城牆上只有一個大門,高度和珠穆朗瑪峰頂平齊,但是有五十多米的距離.大門口有一道石橋連接著城門和峰頂,但橋身實際上是架在山上的,和城市僅僅是靠在一起,並沒有真的連上.萬一有人攻擊,城市可以隨時升空,這樣陸地通道等于就切斷了.

除了陸路通道,城門對面的城牆邊上還有不少起飛平台,那是飛行魔獸和各路神靈降落的地方,反正他們這些神靈都會飛,起降平台反而比大門更重要.

城市整體布局就是個巨大的陣圖,每座建築都是一個魔法定位器,而且城市里有大量的街道使用了幻象和扭曲空間對接的方式制造迷宮,除非你懂怎麼走,否則進去鐵定迷路.至于直接飛進城市中央,那種事情想都別想.滿城市都被插滿了各方勢力送來的魔法反抗器,不想被炸的灰都剩不下還是別在城市上空飛的好.

因為基本沒有被人從陸路攻擊的可能性,所以城牆修的不高,只有三十來米,但是厚度卻有一百米,主要是各方的材料太多,一層層疊起來就成這樣了.城市底部為倒錐體,就像把一座金字塔倒過來對接到城市底部一樣.這個錐體里面是完全實心的,它的大小就是厚度,所以想從下面打進去,純屬做夢.

相比于那些實用部件,最麻煩的反到是外觀問題.各方勢力的東西全堆在一起,風格完全不同,想要漂亮談何容易.最後的解決方法是徹底裝修,所有的武器系統全部內藏式設計,實在不能包上的就上顏色,或者干脆用幻象魔法遮蔽起來.最後為了配合珠穆朗瑪峰頂的環境,城市被裝潢成了藍白色基調,白色的是城市的主要顏色,藍色的都是窗戶或者門之類的東西.整體看起來有些冷清,但是相當漂亮,有那麼點冰雪城堡的味道.

整個城市最突出的就是城市中央那座高塔上豎著的戒律之環.我們特意把它放在了最顯眼的位置.全尺寸的戒律之環體積很大,全城都看的見.支撐它的塔里有大量特殊機關,首先是可以帶動戒律之環在上面緩慢的旋轉,其次是萬一發生危險,塔身可以將戒律之環收納進去.雖然我們把它放在了這麼顯眼的位置,但其實直接沖過去拿是最愚蠢的方法,因為城市里最惡毒的超級法陣就藏在這個塔里.

塔身里藏有三十六道傳送陣,一旦有敵人從塔外接近,就可以將目標的身體分別傳送到三十六個不同空間中去,以後永遠也別想再拼回去了.而且這種傳送是連靈魂一起傳送的,就算某些神可以將自己能量化也一樣會被切割傳送出去,根本沒辦法接近.除了老老實實走塔底爬上去,根本沒有第二種方法接近戒律之環.

這座城市根本就是一座超級要塞,而且其防禦的目標是神,參加建設的各方勢力都自己估算了一下,確認即使自己這方傾盡全力也攻不進去之後才放心的承認工程完工.這城里光削弱法陣就有三四百套,就算是個神進來,被這麼多法陣同時削弱,最後恐怕連個普通人的力量都不到了,因此沒人敢說自己打的進來!有了這樣的東西國戰我就可以放心的帶人到日本境內打去了,日本人想通過破壞行會信物的方式達到斬首的目的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他們根本進不了戒律之城.

唯一可惜的是眾神都明確規定城市里的東西不得仿造,不能出售和轉讓,不能挪做他用,要是沒這麼多限制就好了!

新城市修建完成,我也可以放心的去找國器了.這三天多講起來我一直在這邊監督城市建造,實際上國器那邊我一點沒放松.我一直在利用這段時間派人到處收集情報.國器到了日本就失蹤了,沒有目標,就算我過去也沒用.所幸的是當初釘進日本的釘子發揮了重大作用.今天早上的時候派到日本的一群妖族強盜報告說發現了國器的消息.這些從本行會強盜培訓班畢業的妖族強盜可不光是擅長搶劫,他們實際上是被按照尖兵的方式訓練的.當初我還強調過要他們學習如何收集情報,明里是方便他們學會提前獲得搶劫目標的情報,實際上則是用來幫助我們行會獲得日本各地的情報.就像這次就用上了.

一只山怪在日本城市內無意間發現了最近行會要求注意的目標,于是他跟蹤了這個人.這個人就是潛入中國從影舞者手里接走國器的人,他把國器帶到日本後我們就找不到他了,沒想到被一個准備打探肥羊信息的妖族強盜找到了.而且很幸運,在跟蹤過程中居然發現對方和另外一個人談到了國器的事情.之後的線索正在追查,現在這邊的事情已經了解,我正好去日本查查看情況如何.

國戰開始決定不能沒有國器,這最後的一件拿不到手就等于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不成套的國器充其量只是套屬性還可以的裝備,利用價值大打折扣.日本人這次搞走我們的國器最後一件部件,就是要讓我們的國器無法發揮效力.

臨去日本前我讓鷹把風尹飄渺和煙雨都請了過來.阿修福德的熱血盟是中國老牌實力行會,煙雨的北方聯盟也是目前占著半壁江山的大型行會,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兩個行會和我們走的比較近.影舞者這個家伙的光明聯盟本來也算個不錯的大型行會,但是在競爭中被我們打壓下去之後卻開始走極端,現在居然還倒向了日本方面.前段時間北方聯盟圍剿了光明聯盟一次,但是影舞者又重新組建了新的行會,以銀彈攻勢收了不少人.我們三大行會對影舞者都有過剿滅,但是每次都不徹底,這次的事情已經敲響了警鍾.國內反對勢力必須肅清,國戰前就算不能完全讓大家齊心,至少明面上的反對派要全部清理掉.

對我的提議風尹飄渺是舉雙手贊成的,煙雨也沒有任何反對意見.我看他們點頭同意之後才說道:"丟的國器我去日本追,這邊剿滅行動我交給紅月負責,你們商量著辦,最好把影舞者趕到日本這邊來.他一過來必然會聯絡那些和他相熟的日本勢力,從他身上下手決定能找到國器的下落."

風尹飄渺和煙雨和我細商了一下就離開了,我則把玫瑰叫了過來,把從埃及搞來的神器全部交給她,讓她代為處理.安排好這邊的事情後直接從艾辛格傳送到支點城,然後騎上夜影離開了城市.

敢偷我們的國器,我會讓你們知道後果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阿奴比斯是個騙子     下篇:第十二卷 第一章 被人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