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二章 你猛我更猛  
   
第十二卷 第二章 你猛我更猛

被扔進煉丹爐的感覺可不好,何況周圍還全都是些惡心人的東西.和我一起泡在爐里的盡是些古怪玩意,而且一個比一個惡心.我在水里瞎撲騰,好不容易才把腦袋伸出水面.但是這樣依然很痛苦,水面和頂蓋距離只有五六厘米,必須仰著頭把臉貼著頂蓋才能把鼻子伸出水面.忽然感覺腳底一滑,好象踩到了什麼東西.伸手把那玩意摸上來一看,居然是個腐爛的很厲害的骷髏頭.

先不管我在這里的情況,地點還在這里,但是把時間向前推十分鍾.

同樣的一大群日本人正在手舞足蹈的跳著奇怪的舞蹈,那個滿身日本盔甲的男子正站在那個長袍法師身邊."神野,這個儀式到底管不管用啊?"

法師反問道:"我是說謊的人嗎?信長君不用那麼擔心,失敗了也無非是損失點小錢而已."

這兩個人的地位在日本可謂非常之高.由于在多次和我們行會的交手中日本方面屢次受挫,所以松本正賀和田中正太的威信一再下跌.最近這次支點城戰役居然還讓我們在日本領土修建了永久性的灘頭駐地,這對他們兩人的威信可以說是最致命的打擊.不過,雖然這兩人的威信受打擊,但日本還是需要領導者的.于是現在這兩個人就冒了出來.

這個穿著日本武士鎧帶著鬼面具的人叫做鬼手信長,主要職業是日本特色職業中的日本武士,而第二主要職業則是鬼族領袖.這兩個職業都很強,單論戰斗力,這個鬼手信長大概可以排的上是日本第一.不過這個人的謀略水平僅僅只比松本正賀高了那麼一點點.不過這並不重要.領導者不一定要是最聰明的人,要不然軍師這種職業就該和主帥合並了.能夠產生向心力才是領導者的主要工作,這個鬼手信長戰斗力強,自然受到大家的崇拜,所以完全勝任這種工作.另外,鬼手信長自己也掌握著一個半大不小的行會,實力雖然遠不如黑龍會,但戰斗力卻相當強.這個行會以精銳人員組成,講究的是精銳化,會里人人都是主戰職業,打起仗來所向披靡.對于上次戰斗中嚴重受挫的日本來說,一支帶有精神領袖性質的隊伍非常重要.就像二戰時日本人崇拜軍國主義一樣,現在的鬼手信長也在扮演同樣的角色.

鬼手信長身邊那個穿著奇怪長袍的法師名叫神野一戶,和鬼手信長不同,神野一戶是個非常聰明的家伙.他的職業是陰陽師,而且即使在這個職業中也不算高手,但是他後面發展出了一麼奇怪的職業分支,那就是神巫術.這個術法類似巫術,但是還摻和著神術,因此叫神巫術.這個法術不能提高正面戰場的戰斗力,卻能用來干很多奇怪的事情.其中就包括正在完成的這個法術.這個神野一戶是鬼手信長的好朋友,兩個人各自管理著一個自己的行會,現在鬼手信長上去了,神野一戶自然也跟著地位提升,成了日本集團的軍師型人物.

自從松本正賀倒台,黑龍會雖然沒有跟著解散,但是勢力已經土崩瓦解,大批會員退會轉投別家.目前的黑龍會連鼎盛時期人員數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大部分的人都轉到了鬼手信長的手下去了.

此時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正在准備的這個大型儀式就是神野一戶的神巫術,完成這個儀式花費了不少資金和一些很珍惜的材料,另外,它還要求必須犧牲三名玩家的一個人物位置.這種犧牲是永久性的,而且是不可逆轉的.三名玩家將被以祭品的形式送入那個大煉丹爐里熬成人湯,此後著三個人物將無法再次建立.因為一個人只能建兩個人物,有一個被徹底清楚,則只能剩下一個號了.雖然可以用小號當祭品,但畢竟是永久清楚,很多人還是會覺得犧牲很大.

不管怎麼說,反正神野一戶是征集到了這三個人,最後這爐人湯也完成了.就是之後我看到他們向爐子里加的那些水,其實就是這爐湯,只不過當時我距離還比較遠,沒看出來而已.後來被扔進爐子路之後,我以為是里面加的那些東西把水染成了那種黃白色,根本沒想起來那其實人鍋人湯.

除了湯,還有料.加入爐子內的有大量藥材和一些特殊礦物,最後還扔了一堆水晶粉進去,恐怕這一爐干貨的價值就要十多萬水晶幣了.

鬼手信長看周圍的人都准備的差不多了,才從身上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個盒子.他小心的打開了盒子,盒子里有絲絨襯墊,中央放著一枚紅丸,"神野,你真的確定不會出問題嗎?祈神丹可就這麼一顆,萬一失敗了,我可就賠慘了!"

"放心吧."神野一戶一把搶過了那個盒子."你這一枚才能提升五十級,要是儀式成功,我們就能把紫日的等級都抽出來.那混蛋少說也有八百多級,你至少能再拿到十六枚祈神丹,一比十六,這個風險值得去冒."

"好吧.不成功便成仁,拼了!"

神野一戶道:"先說好,事成之後這枚還歸你,新產生的祈神丹我要一半."

"沒問題."鬼手信長很爽快的答應了.反正也不是他的東西,拿到就是賺了.

神野一戶拿著那枚祈神丹走到了爐蓋旁邊,然後把爐蓋上的一個小洞打開,然後把手里的祈神丹放了進去."這樣就好了.之後只要抽出紫日的等級來複制我們的祈神丹,用不了多久我們就能有十六枚祈神丹了.哈哈……啊!"

神野一戶笑到一半突然卡住了.一道虛影一閃而過釘進了爐頂上的那枚祈神丹之中.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看清楚,那個飛過去的東西是枚帶有倒鉤的銀針,而且針的後面還連著一根很長的銀線.至于線的那一頭,則連接到旁邊的高塔頂部,那里站著一個人,手里正拽著線的那一頭.

鬼手信長閃電般躥了出去,順手拽出腰上的武士刀一個上挑.可惜樓上的人動作太快,線已經被拽了起來,這一刀沒切到線上.對方收線把那枚祈神丹也拽了出去,下面的人都眼睜睜的看著丹藥飛了上去.

"給我追!"鬼手信長拿刀指著塔頂上的人怒吼著.

塔頂的人一縱身飛到了牌廊之上,然後縱身向下跳了下來.這個時候山門口的侍衛還不知道上面出了事,看到一個人飛了下來立刻叫了起來."什麼人,快出來,我看見你了,別跑."這就是我在山下時聽到的那句喊話,之後的事情就是那個人和自己的人接頭然後分開跑了,侍衛不清楚祈神丹到底在誰那里,所以三路一起追.我則在這個時候開始上山.

鬼手信長本來也想追出去,但是神野一戶卻一把拉住了鬼手信長."你不是還有一枚祈神丹嗎?"

"干什麼?"

"儀式一旦啟動就不能停了,否則的話神巫術反噬會讓我和這里參加儀式的人全部完蛋的.而且那些祭品和材料全都要報廢了!你先把另外一顆拿來代替,那枚追的回來就追,追不回來起碼我們還能拿到十六枚用紫日提煉出來的祈神丹,損失不會太大的!"

鬼手信長恨恨的一甩刀."哼,暫且放過他們!你快點吧."說著他又拿出了一枚祈神丹.

再往後的事情就是我的出現了.現在把時間恢複正常,我依然在那個巨大的煉丹爐里.扔掉那塊已經沒了肉的骷髏頭,我又在水里摸到了一塊毛茸茸的東西,拿上來一看,居然是只小動物,但是已經爛的認不出是什麼了,只知道皮毛還不錯.

"混蛋,放我出去."我猛敲著蓋子.

"紫日,你知道我們是不會放你出來的."神野一戶的聲音出現在外面."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神野一戶,今天抓住你的這個東西就是我設計的.感覺怎麼樣?很舒服吧?"

"你們這群混蛋,難道還打算學妖怪吃人啊?"

"我們不吃人,只是想把你的等級抽干而已.多忍耐一下吧.三十分鍾之後你就會變成一堆丹藥,然後你將在複活點複活,不過那是新手村的複活點,不是這里.感覺怎麼樣?有點怕了嗎?"

"我怕你媽不夠漂亮,玩起來不過癮.就你這破爐子也封的住我?獸化."這個爐子太大,剛才泡在里面腳碰不到爐底,所以使不上勁.獸化之後剛好就能夠到了.我把肩膀和脖子全都頂在蓋子上,雙腳站在爐子的底上.然後全身使力."啊!"

爐子外面一陣晃動,接著頂蓋上傳來了一陣牙酸的金屬扭曲聲,但是蓋子並沒有明顯變形.神野一戶先開始稍微還有些驚慌,但是發現爐子沒問題之後立刻囂張起來."你是打不開這個爐子的,這可是天昭大神幫我弄來的高級神器.聽說你有把能砍壞神器的劍是嗎?你隨便砍,這東西你是砍不爛的."

我氣憤的迅速抽出永,然後猛的對著爐頂插了進去,但是就像神野一戶說的一樣.劍尖被爐頂擋住根本無法深入,這東西硬的超乎想象.

神野一戶可能是聽到了我擊打頂蓋的聲音."怎麼樣?現在相信了吧?這可是大神特地為我准備,專門用來對付你的東西.我們研究了你的全部屬性,知道你的所有力量,你是絕對出不來的.哦對了,你可以再試試使用傳送術,或者那個什麼愛之環,反正隨便什麼,你是離不開這里的."

我的確是試過了,這個不用神野一戶提醒,但是像他說的一樣,任何傳送都無效,我甚至無法打開大地之門和鳳龍空間.不過我是不會那麼簡單就認輸的.我打算先嘗試一下各種可能的方法,如果真的確定徹底沒希望了,那麼我就會啟動絕對秩序技能進行自爆.雖然用一次會掉一百級,但總好過真的像他們說的一樣被抽干等級回到新手村.況且那樣做的話我還能拉這個山頭上的所有人墊背,順便把靖國神社一起送上西天.但再此之前我還是要努力掙紮的.

將永琤艉_身前,魔力迅速向劍身中流動.啟動控靈法師技能將斑儂枷蘭召喚出來,但是空間不足金剛無法召喚.讓斑儂枷蘭和我和體,然後讓他幫我大幅度強化破壞力,甚至于降低防禦都無所謂."逆流——龍卷劍爆."整個爐子里的水全都跟著我一起旋轉了起來,永痤o出了刺眼的紅色光芒,即使是外面的人也可以通過爐子上的觀察口看到里面發出的恐怖光芒.

閃耀到極限的永甯藒M發出一身龍吟聲,整個爐子猛的一漲,發出了一聲仿佛洪鍾一般的鋼鐵碰撞聲,震的周圍的人全都東倒西歪,八百級以下人員全都躺到了地上,六百級以下人員全都雙耳流血,四百級以下的則是連鼻子和眼睛都一起開始流血,二百級以下的干脆直接被震死了.

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都是八百級以上的人,連耳朵都沒流血,而且也沒倒地,但是也都是遙遙晃晃的捂著耳朵,險些栽倒.神野一戶心有余悸的道:"好厲害的技能,我還以為要被他跑出來了呢!"

鬼手信長沒理神野一戶的話,而是神色凝重的盯著爐子上的水晶觀察口.那東西上面已經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紋,只是遠沒到破裂的程度而已."紅光沒有熄滅,他還有後招."

鬼手信長果然是高手,他猜的不錯.剛才那一下根本就不是攻擊,那只是劍體灌注能量過多的先期震蕩,只是我和永琤活動一下脛骨.下面才是真正的攻擊.我憑借聲音大概知道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的方位,此時將灌注全力的一擊對准了那個方向猛的劈了出去.

當……

洪鍾巨鳴,聲震百里.丹爐側面突然出現了一道整齊的裂縫,一絲薄薄的紅色劍芒從裂縫中射了出來.神野一戶早就准備好的防禦魔法瞬間成型,但是劍氣直接擊穿了魔法盾,然後從神野一戶的身體中央橫穿而過.鬼手信長站的靠後一點,立刻舉刀抵擋.只聽叮的一聲,日本長刀斷為兩截,紅色劍氣繼續向前,稍微偏轉了一點點,嘭的一聲,鬼手信長的盔甲下半部分掉到了地上,他自己則擺著防禦的姿勢原地定格.紅色劍芒依然不停,穿過了後面兩個鬼手信長的隨從之後又經過了一個石雕,然後飛進了後方的塔樓建築中才終于消失了.

時間仿佛凝固了,所有人都不知道為什麼,反正每個人都明確的感覺到周圍的時間出現了暫停.等了大約兩秒,爐子側面那道幾乎看不見厚度的裂縫上向外噴出了一些水,但是很快就停了.接著後面的塔樓中,一幅掛在牆上的畫突然斷成兩截,下面一半掉了下來.

咚的一聲,那個被劍芒穿過的雕塑的上半部分突然從下半部分上面滾了下來,緊跟著,包括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在內的四個人的腰部同時噴出了紅霧一般的血水.四個人都不可置信的摸了下自己的腰部,然後看了下自己滿是鮮血的手,然後非常整齊的四個人一起倒了下來,全都是從腰部斷成了兩節.

還沒等周圍的人開始驚叫,後方那座建築突然發出了吱嘎一聲響,接著整棟樓在眾人癡呆的目光中轟然倒塌.滾滾煙塵撲面而來,瞬間席卷了整個廣場,但是有能力躲閃這灰塵的人卻寥寥無幾,因為剛才那最前面的一聲當已經將剩余的人都給震趴下了.

煙塵剛過去鬼手信長就和神野一戶以及一些剛剛複活的人從旁邊一座建築中沖了出來.靖國神社里就有複活殿,所以這些被殺的人很快就複活回來了.神野一戶第一個沖過到了煉丹爐旁邊,緊張的撫摩著爐子邊上那個噴射出劍芒的裂縫處.

鬼手信長沖到他身邊問道:"情況怎麼樣?"

神野一戶帶著驚訝和慶幸的笑容轉頭對鬼手信長道:"沒事!這果然是天昭大神搞到的超級寶貝,真是厲害啊!紫日那一下只切開了一道縫,但是沒能突破它.紫日現在依然被困在里面,他出不來的.而且這上面也已經不漏水了,說明爐子具備自動修複能力,煉丹過程不會受到影響,他還是得死."

鬼手信長放心的道:"那還好.掉一級到是沒什麼問題,關鍵是祈神丹一定要煉出來."說著他敲了敲爐壁."喂,紫日.你小子還活著吧?哈哈,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有本事你再來一次剛才那種攻擊啊?這種攻擊不能連續用吧?我就知道你用的不是一般技能.這下還不錯,居然隔著爐子還讓你干掉了我們,不過你也只能如此了.狗急跳牆術不好用了吧?我鬼手信長可沒有松本正賀那個家伙那麼笨,總是被你牽著鼻子打.我知道如何獲得主動權,而你,離死已經不遠了."

我在爐子里到是很想回罵一下,但是我做不到.我正以很悲慘的姿勢漂浮在水面上,剛才漏了些水出去,這里的水面到是下來不少.我那下攻擊已經消耗光了我的全部魔力和一半的生命值,另外我的體力也見底了.最糟糕的還不是這些,這里是封閉空間,射出去的那段劍芒到的確是出體,但剩下的部分依然威力不小.自己的攻擊對自己確實是不計算傷害,但來回激蕩的水流威力也不小.我現在實際的生命值剩余只有總量的三分之一,而且受傷嚴重,處于虛弱狀態,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我打算先換到銀月狀態試試那套裝備的破壞力是否有希望,不過一直和我保持和體狀態的幻影卻突然說話了."主人."

"什麼事?"

"你好象忘了東西."

"什麼東西啊?"

"在你的腰帶里."

我順手摸了下腰帶,臉上緩慢浮起了笑容.我摸到了一個小瓶子,里面裝的當然不是紅藥水.我練級從不帶紅藥水的,至少不會放腰帶里.這里裝的是神力精華,就是在埃及得到的任務獎勵.我這里一共有五枚神力精華和三枚定向神力精華.服用普通神力精華可以升十級,而定向神力精華據說是用來強化轉向屬性的.現在我要的不是升級後的力量,而是升級時的特殊效果.根據系統設定,升級瞬間所有傷害都會恢複,魔力,生命,體力全都自動補滿,這可是比十全大補丸還有效.只要傷害消失,我就可以再次使用那種全力一擊,而我這里有五枚能一次升十級的神力精華,也就意味著我能再用五次攻擊.不,為了出去後有能力戰斗還得留一次機會,所以只能再用四次,但這就夠了.剛才的情況已經證明了我是能切開這個爐子的,四次攻擊切開四條裂縫,剛好能組成一個正方形,等于在爐子上挖出一個洞口來,這樣我就可以出去了.

"鬼手信長你別囂張,等我出來,保准打的你媽都認不出你!"我突然從水里站了起來,對著外面喉叫著.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一章 被人煮了!     下篇:第十二卷 第三章 我就是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