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三章 我就是太陽  
   
第十二卷 第三章 我就是太陽

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正在爐子外面聽我的動靜,忽然聽到我的喉叫聲都嚇了一跳,不過他們很快就意識到我還關在爐子里,于是立刻囂張了起來.鬼手信長對著我大聲道:"有本身你出來啊!出來才算你狠."

我沒答禮他,直接拿出一粒神力精華塞進嘴里.系統提示瞬間響起,傷口也愈合了.這下我升到了937級,除了我之外目前的全球最高等級大概也就九百級左右,我這下起碼比他高出三十多級.

傷口愈合加狀態全滿,我再次凝聚了全身魔力准備再來一次.外面的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突然發現了爐子里的紅光,立刻驚慌了起來.他們認為這個技能只能用一次到沒錯,但那是只普通情況下.像我這樣用超級升級藥品來補血的情況可不是時常能見到的,不過今天我打算讓他們開開眼界.

"逆流——龍卷劍爆."

神野一戶聽到了我的聲音,驚叫起來:"又是那招,快跑!"

這次我沒給他們時間,沒有第一次的活動脛骨,直接就切了下來.一道豎著的劍芒飛射而出,神野一戶瞬間被一劈兩辦.沿路的地面和人員都被切開,但是離神野一戶只有一步之遙的鬼手信長卻一點事都沒有.這攻擊威力太集中,之前那次是橫著劈,多少還有個寬度問題,現在豎著劈只能傷到一條直線上的人了.

雖然沒碰到,但這下還是把鬼手信長嚇的跌坐在地,他們背後的廢墟再次多了一道溝.我毫不遲疑的再次吞下第二枚神力精華,然後和剛才那一擊間隔一米又是一個豎劈.這道劍氣依然沒干掉鬼手信長,不過卻切掉了他的一條胳膊.趁著這個勁我再次服用第三枚神力精華,然後就著兩道豎縫的下緣又是一道橫著的劍芒射出.再不停頓,第四枚下肚.最後一道激動人心的劍氣威力明顯上升,畢竟現在我已經967級了,這個等級下劍芒自然也跟著加強了不少.

四道劍氣完成,中央的正方形區域卻沒有掉下來,我估計大概是卡住了.吞下最後一枚普通的神力精華,升到977級,然後用上全身力氣撞向那個方塊區域.

咣的一聲悶響,本來以為應該能沖出去的,沒想到卻把我自己撞的滿眼金星.那個方塊猛的向外彈出了一厘米多,但是又迅速停了下來,緊跟著那些冒水的地方明顯能看到誰流停了下來.我直到這個時候才發現原來這個爐子有自我修複能力,一開始第一刀後來不冒水了我還以為是金屬自己的伸展性把縫給堵上了,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這個該死的東西居然會自我修複,這下可是真的完蛋了.只要這個東西會自我修複,我就不可能在它修複好第一道傷口之前把另外三道給打穿,所以沒辦法組成四邊形,更沒辦法出去!

這倆家伙說要拿我煉丹,我可不想被人變成藥丸子,可問題是這個大丹爐實在是太結實了.其實結實的不是爐子,而是外面那層魔力.單論硬度,沒東西能擋的住永琲漱螺,這爐子肯定是受魔力固化過.要是猜的不錯,這上面大概還有神力,只是因為我有神力之石,所以才能切開爐子,但就算抵消神力,剩余魔力依然足以把我困住.這個東西果然是專門針對我設計的,防護力是恰到好處,剛好能把我封在這里出不去.

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全都掛了一次,但是很快又再次複活回來了.看到爐子里已經安靜了,神野一戶又再次到了爐子邊上嘲笑我."你的技能可以連著用嗎?試著多切幾次,反正我不怕被你干掉.死一次最多掉兩級,回頭吃一粒從你身上提煉出來的祈神丹就可以升50級,你殺我二十五次也就一枚祈神丹的問題."

"我怕你吃不到."我在里面回答著.

"那就看看我們誰說的對了."鬼手信長居然比神野一戶還要囂張.

這個丹爐雖然能自我修複,但總是需要時間的,打了這麼多個洞,里面的水已經漏了不少出去了.我現在還需要再試一下另外一個方案,但是具體成功與否就只能看老天給不給面子了.在執行之前我得先把這里的水再放掉一點,現在的水位還是有些高,而且我需要爭取時間,不能讓他們這麼快就把我給煮了.

"逆流——龍卷劍爆."

"還能放?"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在外面嚇了一跳,但是這次我發射的方向不是對著他們倆的.

一道劍芒直接從爐底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把丹爐下面的一堆奇怪燃料全給轟的四散飛濺.這些東西都是高效燃料,帶著火星飛出來的燃料溫度相當高,周圍的人又被砸倒一片.

鬼手信長凶狠的道:"你炸掉燃料也沒用,這東西我有的是,你炸一次我就再堆一次,遲早把你煮熟嘍.來人,重新上火."

這次攻擊的效果很不錯,在爐子底下打洞水流自然加快,很快就把水給放出去一大灘.鬼手信長有些擔心的問神野一戶."這里面水都快放干了,不會出問題吧?"

"只要沒干就行."神野一戶轉身對周圍的人道:"快點去把黑焰木拿來,順便多帶點沙土過來,地面都濕了,."

我在里面看看水也漏的差不多了,迅速切換到銀月模式.紫日這個大號講究的是防禦力和突擊能力,以前銀月這個小號裝備比較爛,所以不怎麼好用,但是現在不同了.有了這套神器,銀月這個小號的戰斗力也不下于大號了.而且對付這種具備自我修複性的丹爐,講究絕對威力的銀月才是最適合的破壞者.

"斑儂枷蘭,和體."

"遵命."斑儂枷蘭一閃身再次與我和體,直接強化了我的魔法攻擊力,本來就和我和體的幻影也把力量集中到了攻擊力上.

我舉起了太陽之杖.這東西在爐子里剛好是頂天立地,幸好這爐子夠大,不然還拿不出來了呢!"太陽召喚."這招可以暫時借用太陽神阿波羅的力量,平時只要使用這個技能,我的魔力就會見底,但現在我有斑儂枷蘭輔助,加上本身等級以及很高了,使用這個技能還可可以剩下不少魔力.趕緊吃下一粒定向神力精華,當然我選的是之後拿的兩枚之一,之前那枚是阿奴比斯的神力精華,後面兩枚是水神的神力精華,性質是不一樣的.水神的定向神力精華一下肚,我立刻聽到了升級提示.本來我以為這個東西只是強化單向能力,沒想到也能升級,但是它只能提升五級,不過這也夠了.升級之後屬性全滿,趁太陽召喚還沒有失效,我緊跟著我又使用了第二個魔法."太陽領域."這個魔法的需要完美狀態才能釋放,效果是在自己周圍制造一個超高溫區域,盡管只能支持很短的一瞬間,但其威力卻是無與倫比的,尤其我現在是以太陽神的神力狀態下使用這個魔法,其本身威力就會大幅度提升.

本來這個溫度就夠了,但我怕萬一失敗,沒有時間來第二次了,所以干脆來個雙保險.伸出帶著烈焰之戒的那只手."以火焰之神阿摩拉德的名義,燃燒這里的一切,讓火焰開始舞蹈吧!"

煉丹爐外面的鬼手信長他們只看到爐子內突然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緊跟著整個煉丹爐都開始逐漸變紅.支撐煉丹爐的支腳很快就失去了硬度,被爐身的重量壓扁成一灘紅色的金屬溶液.上面的爐身也沒好到哪去,紅色的爐體已經開始發出耀眼的紅光.啪啦一聲,爐體四周特制的超級水晶觀察窗同時爆裂,火焰瞬間從觀察口噴了出來,外面的人明顯感覺到溫度突然升高,離窗口最近的幾個人身上瞬間燃燒了起來.

鬼手信長一邊用劍氣擋著火焰一邊向後退."這個混蛋又在里面干什麼?神野一戶,觀察窗爆裂可以自修嗎?"

神野一戶也是支撐著高溫退後道:"不行,看來煉丹爐快要封不住他了.這家伙的破壞力怎麼這麼大啊?"

爐子內的高溫依然在向外宣泄,整個煉丹爐都在迅速變形向下癱軟.整個靖國神社上面都變的熱浪滾滾,突然旁邊的一座建築開始冒煙,然後很快躥起火苗.周圍的建築陸續開始起火,高溫之下木結構的房屋非常容易著火.場地中央的煉丹爐眼看著就癱倒在地,我混身燃燒著赤紅色的火焰,長發順著熱浪向上飛舞,有如火焰神降世一般的站在煉丹爐溶成的鋼水中央,四周的地面都在冒煙,高溫幾乎把廣場四周的建築全部點燃.

我轉頭看向了退向廣場邊緣的鬼手信長和神野一戶."是誰說要拿我煉丹的?"話一出口我自己都覺得很驚訝,我的聲音居然變成了一種帶著顫音的音調,聽起來仿佛是從遙遠的星空傳來,又好象是在一個巨大的地下室內說話.音調震顫的頻率很高,使我的聲音變的相當清晰,這種音調可以在聲音不大的前提下讓遠處的人也聽的很清楚.我不知道自己的聲音為什麼變成了這樣,估計可能是熱浪造成的.

神野一戶只是個輔助戰斗職業者,不算主攻人員,看到我出來立刻就退向後方.鬼手信長可不一樣,這家伙好歹是日本目前的戰力第一,算是最強之人了.他凶悍的喉叫了一聲,然後雙手從背後抽出了兩柄奇怪的長刀.之前我的劍芒已經把他的刀切斷了,但是現在他卻抽出了兩柄新的長刀.這兩柄刀依然是日本刀式樣,但是略微有點不同.這刀的刀刃是直的,雖然看起來和一般刀差不多長,但因為這個直刃,它的實際長度應該是比一般的日本刀要略短一些.除此之外這兩柄刀還有個顯著特點就是它們的刀刃是暗紅色的.到顏色的兵器我見過不少,除非是非戰斗類玩家買的裝飾品武器,否則顏色鮮豔就一定代表武器很厲害,有那麼點警告色的味道.

雙刀代表雙倍攻擊速度,相對更短的刀身意味著更靈活的機動力,這刀是速度型武器.直刃不利于拖刀,不能增加傷害,但是破防效果更強,這刀肯定走的是頻繁造成小傷害的路線.直刃不容易彎折,可以用來刺擊,要害攻擊可能也是用法之一.刀身短,抗變形能力強,且雙刀占用了盾牌的位置,所以這刀應該是能當隔擋工具用的.分析出刀的特性,鬼手信長的戰斗方式我也大概明白了.

"鬼力招徠."鬼手信長突然再次大吼一聲,緊跟著他的身上突然滕起了一層紫色的火焰,他的頭發瞬間變成了銀白色,整個人似乎也變的更加高大了."紫日,煉丹爐燒不了了,我就直接砍了你."

"那要你有這個本事才行."

鬼手信長一矮身向我沖了過來,他身上的紫色火焰似乎能隔絕熱量,我的高溫對他幾乎不起作用.我舉起法杖向他一指:"火龍噴射."平時使用火龍術不過是冒出一個小火龍頭而已,現在這種強化狀態簡直爽到家,法杖尖端一聲嘹亮的龍吟,八條藍白色火焰組成的中國神龍互相交纏著沖了出去.鬼手信長發現這個魔法攻擊范圍太大,根本來不及躲了,干脆把雙刀一交叉擋在了身前.

火龍頭一撞上鬼手信長立刻被一道紅色的氣障擋了下來,火焰分流成兩道從他的兩側沖了過去,鬼手信長身後的房子瞬間被沖的渣都不剩了.火龍持續噴射了四五秒才結束,鬼手信長用力的把交叉的雙刀向兩邊一揮,劍風吹滅了刀身上剩余的火焰,接著鬼手信長又開始向我沖了過來.

我這次一轉身把左手對准了他."以創造神盤古的名義,結晶吧空氣!"

喀嚓一聲,我面前的空氣仿佛凍結了一般瞬間凝固成了一面水晶牆,只可惜我能借用的神力似乎太少了.鬼手信長毫無停頓的嘩啦一聲撞碎了水晶牆,接著雙刀一個交叉斬砍了下來.

我趕緊再次舉起左手:"以水神的名義,奔騰吧河流!"

一道巨大的水柱仿佛突然出現的河流一般沖向了鬼手信長,鬼手信長立刻再次舉刀抵擋,但是水流和火焰不一樣,它們很有分量,自然沖擊力也很大.鬼手信長被水流硬推出了十幾米之外才停下來,但是水流一消失周圍立刻就升起大量白霧.鬼手信長手上喀嚓一聲,他一低頭發現自己的雙劍上出現了好多裂縫,他的盔甲也是一樣的情況.他的紫色火焰似乎不能完全隔熱,高溫已經讓他的盔甲變的很燙了,突然被冷水一澆,炸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他的裝備似乎也不是一般貨色,幾乎只過了幾秒,盔甲和武器上的裂紋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如初了.

"你不能把我怎麼樣."鬼手信長很囂張的吼道:"你確實是中國最強,但我也是日本最強.國家的強者是平均的,你不能戰勝我."

"我能,因為強者也是有區別的."我先把最後一粒水神的定向神力精華吞了下去,銀月這個小號立刻升級到了828級,進跟著我結束了太陽召喚技能和太陽領域技能,再這樣消耗下去我一會就沒有魔力和鬼手信長戰斗了.周圍旋風一閃,我又回到了紫日模式,吞下阿奴比斯給我的那枚定向神力精華把紫日這個帳號升到九百八十二級,同時狀態全滿.定向屬性似乎明顯提高了我身上的黑暗魔力濃度,我已經能感覺到帶著冰寒氣息的魔力了."我是雙生子帳號,你認為自己一個可以對付我這里兩個嗎?"

"當然不行,但我也不是一個人."鬼手信長身邊突然多了兩個和他一模一樣的人,而且他們說話的動作都一樣."我上可以分身的,三對二,我贏定了."

"比人多可不是好主意,你忘記我是什麼職業了嗎?"我笑的很邪惡.鬼手信長臉上的表情說明他剛剛太激動,把這茬給忘了.我是馴獸師,他居然想和我比人多.

"確實是忘記了那麼一會."鬼手信長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他很自信的道:"但是你也忘記這是哪里了."

糟糕,我忘記這是靖國神社了,召喚魔寵當然是我多,可如果鬼手信長召喚山鬼妖精,我的魔寵就未必有他多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二章 你猛我更猛     下篇:第十二卷 第四章 陰與陽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