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九章 吸血干尸  
   
第十二卷 第九章 吸血干尸

"給你們一分鍾,再不打開白骨之井就把你們全都殺光."又一個首領發話了.

村民們顫抖著一聲不吭,顯然是對這些人非常的恐懼,但是他們卻堅強的堅持不讓步.我指揮夜影略微向前走了一點,然後對那些村民道:"商量個事情如何?"

村民中一個年紀比較大的拿著張簡易長弓的婦女走出來顫抖著聲音問道:"大人有什麼事情?"

"你應該注意到了,我和周圍的這些大人們不一樣,我只是路過這里.本來我是不認識那位沙夜子小姐的,但是你們的行為讓我對她很好奇,如果我幫助你們,最後可以讓我見一見這位小姐嗎?"

"大人,沙夜子小姐是不見外人的."

"不如你們去詢問一下,說不定她今天心情好,想要見見外客呢?"

"這個……!"

"不詢問一下試試,這可以嗎?被這些家伙全部干掉,然後再讓他們沖進去把小姐搶走,這樣也可以嗎?"

"喂,你是什麼人,敢來擋我們三十六府的人?"

"我是什麼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回答,我在等."我的目光鎖定在那個老年婦女身上,給她以足夠的壓迫力.

她好象還是太害怕了,不得不點頭道:"我詢問一下."說著她轉身跑到井口,然後對著那口古怪的井里說了些什麼.

還沒等她回複,一個領主已經等不及了."一分鍾到了,最後問一次,是你們打開井口讓我們進去,還是要我們殺光了你們再砸開井口?"

那個老年婦女忽然轉身對我道:"對不起大人,小姐說不見外人."

果然是很高傲的鬼,居然這樣請求也不見,既然如此,當護花使者就行不通了,那麼我就改行當流氓算了.從某種意義上說流氓和護花使者的最終目的應該是一樣的,只是因為不同的條件選擇了不同的方式而已.要是那位小姐同意了我的建議,我當然可以干掉這些什麼三十六府的人當護花使者,但是她不同意,我只好加入他們當流氓了.

我點點頭:"你不用道歉,這不過是你們的選擇而已.不過根據你們的選擇,我的選擇也同步完成了."我看向側面:"開始吧?大家還等什麼呢?"

那些人互相看了看,然後用很不屑的目光瞪了我一眼,接著一起沖了上去開始了單方面的屠殺.村民雖然有幾百人,可在那些士兵面前就和豆腐差不多,再說三十六府每一府帶的人都不多,可三十六府加一起可不少.村民們雖然殊死抵抗,最終依然被全部消滅了一大半.

"不幫忙嗎?"凌問我.

我反問凌:"你認為必須消滅的敵人的定義是什麼?"

"威脅到我的利益的就是敵人,但必須消滅的敵人只有沒有利用價值的敵人."

"很好,那麼看看這些人.有誰符合這個標准?"

"大致明白了."凌點著頭不再說話了.

三十六府的人暫時正在幫我打通到達沙夜子小姐面前的道路,在完成這個工作之前他們等于是在幫我做事,所以此時我不應該動他們.至于村民,目前為止他們才是阻擋我到達目標的人,但既然有人幫忙,我干嗎要插手?

所有村民相繼戰死,最後只剩下那個老太婆站到了井里繼續頑抗.到現在我才發現原來井沿下面一米來深的位置有層封閉的隔板,開始我還以為會一直通到地下呢.老太婆就站在隔板上拿著弓對外射擊,三十六府到現在為止只死了兩個忍兵,而且全是這個老太婆射死的.雙方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老家伙,最後問一次,開不開井口?"一開始那個領主凶狠的詢問著.

老太婆沒有說什麼,而是突然拿出一張符紙塞進了自己嘴里.

"快!"一個領主叫了起來.

喀嚓,老太婆半含著符紙的腦袋滾到了井外,睜著眼睛,含著符紙.

那個喊出聲的領主噓了口氣:"還好動作快,讓她吞了附地符就完蛋了,以靈魂封閉的大門沒個三五年是撬不開的."

"你怕什麼?"旁邊一個家伙嘲笑著這個領主."你們仁川府不是號稱打洞天下第一嗎?哈哈哈哈……"

"你們有空的話就慢慢聊,今天沙夜子小姐我就帶走了."

"去你的,大家什麼實力都心知肚明,今天想獨吞是不可能的.我們三十六府分了怎麼樣?"

"滾你的.我們天水家族是不會放過這個提升實力的機會的."

一個年紀比較大的武士道:"都安靜點.沙夜子小姐的力量是非常強大,但是想吸收下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而且為了爭奪她而打起來的話,勝利者也未必有機會去爭奪王位.我看不如還是按最初的提議分掉.為了公平,我們可以把沙夜子小姐研磨成細粉,然後攪勻.大家按重量分配,這樣各位也不用為得到的部位不同功能有差別而抱怨了."

鬼領主們討論的十分熱鬧,我卻是越聽眉頭皺的越緊.剛開始我還猜想這個沙夜子小姐可能實力非凡,大家想招攬回去,後來認為可能這些家伙是想和沙夜子結婚,然後從她身上吸取什麼特殊的好處.現在看來他們是打算把她吃了,直接轉化成自己的力量.

那些家伙仿佛當我們不存在一樣商量完了事情,然後開始挖那口井.這次他們的行為又讓我奇怪了,他們不是從井里打洞下去,反到從外面挖了起來.不一會這個井口附近的土都被挖了出去.這個時候終于知道為什麼這些家伙不從井中間挖了.原來這個井的上面只有一米深,確切的說那根本不是井口,而是一只半埋在地下的大缸.缸底有根手指粗的管子深入地下,那些家伙正順著管子向下挖.

在挖了二三十米深的時候終于挖到了新的東西.這里埋著一個石頭制作的物品,體積和賣冷飲的冰櫃差不多,不過是豎著放的.上面那根管子就是連接到這東西里面的.開始我覺得這個可能是口棺材,後來想想也太小了點,隨即認為這可能是超空間,就像游戲里的酒點一樣,門面小里面大.

超空間在被破壞的瞬間會和主空間斷開聯系,按說這些家伙應該采用比較溫和的方式打開這個東西,但是更讓我奇怪的是他們居然直接拿起了鋤頭開始砸這東西.還別說,這些石頭真夠硬的,砸了半天愣是只崩了點邊子.

一個領主著急的走上前推開那些士兵."我來."說著他拿出自己的刀對著石頭側面猛的一削,喀嚓一聲石頭盒子的頂部就不見了.但是里面並沒有看到什麼空間,反而是顯露出了一個木頭盒子的頂蓋.

那些人放倒大石盒,從里面抽出了那個木頭盒子.這個東西完全由一種帶有美麗花紋的木料制作,外表沒有上色,能看到天然的木紋.盒子表面沒有任何雕刻和裝飾,但是打磨的很仔細,居然連拼接縫都找不到.盒子成長方體,高約九十厘米,寬五十厘米,厚度僅四十厘米.幾個領主全都圍攏上去,把士兵們推到了一邊.那個年紀較大的領主實力也最強,所以由他來開這個木盒.

木盒沒有石頭那麼硬,很容易就被撬開了.里面的東西讓那些領主興奮不已,卻讓我差點暈過去.我還以為這個沙夜子小姐是個美麗的女鬼,至少也是個美麗女妖,沒想到盒子里面的卻是一具褐紅色的干尸.我現在算是知道這些家伙干什麼要把這個沙夜子小姐研磨成粉了,她這個樣子,估計那些鬼領主想吃的話還得有副好牙口,不磨成粉誰也啃不動.

我聽說日本是有這種把活人埋在地下制作成干尸的行為,不過那好象都是高僧干的事情,而且這些被埋的一般都是年紀很大且威望很高的高僧.這些高僧知道自己快要圓寂了,就會讓人把他自己裝在個盒子里埋到地下只留個通氣管在外面,這種行為都是自願的.等過一段時間之後高僧死在盒子里,並且慢慢變成干尸,就可以修建寺廟放在里面祭拜了.而這種干尸就是肉身佛,號稱可以保佑附近的人民.

眼前這個干尸顯然是非常不對頭.第一,這里是冥界,不是人間,這種行為相當不正常.第二,被埋的都是高僧,這個沒有哪個僧人的法號會叫沙夜子小姐吧?可是埋個女人算怎麼回事啊?第三,就算是高僧也是快死的時候才提前幾天告訴人家把他埋下去的,這個女人被稱為沙夜子小姐,那就應該年紀不大才對,哪有埋小丫頭的道理?第四,這個干尸竟然還是個人棍,身體上沒有四肢,只有腦袋,顯然被埋之前四肢已經切掉了.這麼殘忍的行為為的是什麼呢?第五,剛才那個老婦女似乎還和她溝通請示過,這到底算是她騙我還是這個干尸依然有思維?

就在我非常疑惑的時候,那些領主中的一個突然慘叫了起來,其他的領主紛紛後退讓出了一個環行區域.只見那個領主似乎抱著什麼東西在掙紮,直到他轉過來我才看清楚原理他抱著的就是那具干尸,不過仔細看一下可以發現他不是在抱著這個干尸,而是正試圖把干尸推開.干尸此時正依附在他身上,嘴巴咬著他的脖子,似乎在吸吮著什麼.

難道是吸血?我立刻明白過來.這個沙夜子小姐應該正在進行某種提高實力的儀式,可惜被這些人提前發現了,所以沒能完成儀式.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那個領主開始顫抖起來,他胳膊上的盔甲忽然淅瀝嘩啦的全掉了下來.原來他的身體正在迅速干癟下去,變成干尸的手臂已經固定不住盔甲了,所以盔甲全都掉了下來.沙夜子的干尸松開了那個領主,把他的干尸拋了出去,尸體倒在地上後那露在外面的干癟手臂很快變成了一地灰色的沙子.能把人吸干不算什麼,吸血鬼都會這招,但是能連法力凝結的肉身都吸成沙子,這水平就實在太厲害了.

第一個受害者倒下後干尸立刻向第二個目標沖去,附近立刻亂套了.那些家伙慌忙的拉開距離重新組成隊形,但是這個時候地上已經多了十多堆裝沙子了.讓我奇怪的是吸取了這麼多人的力量,這個沙夜子的干尸竟然還是干尸,除了皮膚顏色變淡了一些之外沒有什麼大的變化.

由于那些領主都跑的比較遠,我們就成了最近的目標.本來以為這個干尸不會靠過來,沒想到她卻毫不猶豫的向我們飛了過來.凌把法杖一舉,站到了我的前面."九芒星空."

一顆九芒星出現在我們面前,金色的光芒一閃,那個干尸立刻慘叫一聲轉了個方向向旁邊的一群領主沖了過去.她果然還是有智慧的,起碼還知道我們是她惹不起的.

那邊整理好隊伍的領主們也不再慌張,沉著的指揮著士兵們退到了後面,自己卻沖到了前面.不是這些領主多麼偉大,他們決對不會把這些小兵看的比自己重要,之所以在這麼危險的場合還要身先士卒反而說明他們怕死.現在的情況傻子也看的出來,那個沙夜子的干尸正在吸血,而所有有關吸血的傳說中,其直接結果就是吸血者會越來越強.領主們不讓士兵先沖上去就是怕沙夜子吸了太多士兵後強的他們也對付不了了,到不如自己先上,能贏就是萬幸,失敗也沒辦法.

三十六府只剩三十五位領主,看起來戰斗力都還不錯,和那個沙夜子的干尸打的上躥下跳,卻勉強還能支撐的住.不過情況很快就出現了變化,有一個領主在躲避過程中被地面上剛炸出來的坑絆了一下,結果沙夜子的干尸一下就咬住了這家伙的脖子,周圍的領主根本不在乎這個領主的生死,沖上去就是一頓亂砍,想把沙夜子和那個家伙一起干掉.反正他們三十六府互相之間也是敵對關系,少了人反而能多分點.可惜的是沙夜子的速度太快,他們剛砍上去,沙夜子就先一步飛開了.那個領主雖然沒被沙夜子吸成沙子,卻被其他領主砍了太多刀,居然死在剛才的同伴手里.

那些領主看沙夜子飛開,立刻又沖了上去,沙夜子卻突然從他們之中沖了過來再次撲到了那個死掉的領主身上一通猛吸,等那些領主反應過來,那具領主的尸體已經變成沙子了.更嚇人的是沙夜子在吸完這個領主後居然飛向了村子外圍的打谷場,在那邊的地面上堆積著剛剛被殺死的那些村民的尸體.在冥界,鬼魂死了也是會留下尸體的,不過他們不會腐爛,而是慢慢消散.剛剛為了挖沙夜子出來,尸體都被清理到了外圍去,現在沙夜子一下鑽進了尸堆,把周圍的領主都嚇了一跳.

那一大堆尸體眼看著就癟了下去,然後變成了一堆沙子,進跟著沙子里一陣蠕動,干尸又飛了出來,不同的是她的四肢居然全都長出來了.

"好象是進化了."凌在我旁邊道.

夜月則是滿臉疑惑的道:"冥界的生物都帶著死亡的氣息,這個干尸吸收了這麼多死氣按說應該全身僵硬變成石頭才對,怎麼居然反過來產生了大量的生氣呢?"

"生氣?"

"對."夜月道:"主人你也知道的,我是女媧的後人,對生命的感應很強的.這個干尸剛開始的時候就像這周圍的山石田地一樣屬于死物,可是吸收了這麼多亡魂卻反而越來越像人."

艾美尼斯道:"該不會是物極必反,吸多了陰氣全都轉化成陽氣了吧?"

"這個就真的只有鬼才知道了!"

沙夜子的干尸再次沖了出去,但這次的目標卻是那些領主帶來的士兵.沙夜子是越學越聰明了,她知道打不過這些領主,干脆先拿周圍的下手,打算等力量積攢夠了再一個個的對付這些領主.不過士兵雖然不如領主厲害,但好歹是戰斗人員,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趁這個空當,一個領主指著我們叫了起來:"先把他們干掉,免得一會撿我們便宜."

其他領主互相看了看,全都向我這邊沖了過來,把沙夜子交給了那些士兵對付.斯哥特帶著鈴音騎士們往我前面一站,然後等著那些領主沖了過來,雙方撞在一起,一通噼里啪啦的爆響之後二十一名領主倒飛了回去,鈴音騎士們則擺著剛才的姿勢站在原地.剩余的領主看看情況,于是招招手讓大家都退回去.警惕的看了我們這邊幾眼,然後他們紛紛跑了回去和士兵一起對付沙夜子,不再打我們的主意了.

斯哥特笑了笑:"一群廢物,我一個就能擺平八個."

我指了下沙夜子."她呢?"

"目前來看我一個能對付兩個她,但是按她這樣速度增加實力,一會我就要打不過她了."

我聽了斯哥特的話微笑了起來."我對她越來越有興趣了."

那邊和士兵混戰的沙夜子百忙之中還兼顧著觀察環境,領主們吃虧被打回來的情況她到是也看到了.連續吸干了三個士兵之後沙夜子突然飛離了包圍圈向我們這邊飛了過來.斯哥特把長槍一橫.沙夜子卻突然停在了我們前面幾米遠的地方沒有靠過來.她開合著近似于骷髏般的下頜,居然還能發出聲音."你就是之前想見我的人?"

我微微點了下頭.

"幫我一起干掉他們,我願意和你談談."

那些領主追到了沙夜子背後,把她夾在我們和他們之間,但是因為斯哥特這邊擺著攻擊的姿態,他們沒敢動.

我看了看那些人,然後對著沙夜子伸出一只手指搖了搖:"那是之前,當時我只是好奇.現在我已經看到你的樣子了,你不能讓我為已經得到的東西再次支付報酬."

"那麼你想怎麼樣?"

"讓我想想."我左右手分別指著凌和夜月道:"如果你吸干了他們之後能達到她們的水平,我可以考慮收你做魔寵或者控靈."

沙夜子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就沖向了那些領主,顯然是說明談判破裂.我在旁邊繼續看熱鬧,反正最後誰贏都無所謂.

那幫領主的戰斗力都還可以,可惜缺點也明顯,這幫人沒一個會飛的.沙夜子的干尸可以用很快的速度在半空中來回的轉悠,她隨意隨意決定下手的位置和時機,而那些領主卻只能等到她攻擊時才能反擊.

沙夜子顯然把目標放在了士兵身上,帶著那些領主繞了幾圈之後就開始時不時的找機會吸干一兩個士兵,眼看著這些領主帶來的兵都被吸的差不多了,連個別領主的貼身武士都被干掉了.相對這邊的人員減少,沙夜子卻是越來越厲害.那具干尸在不斷的吸食了這麼多人之後明顯開始膨脹起來,最明顯的是她的頭發已經由花白變成烏黑了,而且臉上已經開始有些肉感了,不再是骷髏一般的腦袋了.

沒用多長時間領主們就全成了光杆司令,而且期間還損失了幾個領主,最後只剩二十九個領主和沙夜子對峙了.現在的沙夜子已經能看出來像個女人了,只不過以人類的標准來看還是瘦的太過火了.和開始赤裸著不同,現在她已經找了套死去村民的破布衣服裹了起來.一開始她只是干尸,還沒什麼,現在再裸著就不大雅觀了.

隨著兩邊的實力此消彼長,沙夜子解決這些領主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剩下的十個領主打算跑,結果沒出二百步就全完蛋了.真是一群廢物,解決村民到是滿快的,碰個狠的居然這麼快被人家干掉了.算算沙夜子從離開那個木箱子開始到現在也才用了三十分鍾不到,這叫什麼速度啊?

此時的沙夜子已經完全沒有鬼怪的形象了,雖然身上的服裝極為破爛且很不合身,但沙夜子本身的美麗並不會被這些服裝所遮蓋住.這個女人或者說這個女鬼,有著一張非常美麗的臉蛋.中國男人喜歡長的小巧的女人,因為這能激起男性的保護欲,同時可以滿足一下大男子主義的心理需要.沙夜子的相貌正好得了日本女性的精華,本身身材苗條,體型小巧,五官也很細致.這種形象相當符合中國男性的審美需要,國際選美可能沒指望,但讓中國男人挑夢中情人的外貌,十個里面至少有七個是選這種類型的.

除了五官精致,身形小巧之外,皮膚好也是女人的關鍵所在.皮膚的要點有兩個,一是細致程度,二是顏色.皮膚細致程度主要看皮膚褶皺和毛孔,沙夜子的皮膚細致程度無與倫比,幾乎找不到皮膚附屬物.顏色方面主要就是白,白皙的女人一直是男人的天敵,不過沙夜子的皮膚實在是白的過頭了.想想也對,她是女鬼,皮膚森白才是正常顏色,要是有血色,那就是人了.

在我打量沙夜子的同時她也在打量我們,不同的是她沒我這麼輕松,可以觀察她的美麗程度.她正在做的是對我們這邊在場人員做戰斗力評估,她想知道真打起來的話她有沒有勝算,還有萬一真打不過是否有跑掉的可能.不過看了半天之後她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我們這邊出現的人不多也不少,從氣息上她感應不出我們的實力.開玩笑,艾美尼斯這個幻象女神就在我旁邊,連氣息都隱藏不住干脆買塊豆腐一頭撞死算了.不過氣息雖然無法判定,形象和剛才的接觸卻讓她對我們多少有個大概了解.鈴音騎士們剛才正面硬撼了那些領主,而且對方一招都沒擋住,可見鈴音騎士比那些領主強的多.凌的防禦結界沙夜子自己已經撞過一次了,瞬發魔法肯定不是施法者的頂峰實力,所以沙夜子大概能了解到凌的魔力水平.其他人基本沒出手,但是沙夜子大概能確定我這個中心人物不會簡單.另外兩個讓她忌憚的是小龍女和夜月.小龍女是條神龍,雖然不是轉門克制鬼物的,但是震懾效果依然存在.夜月好歹也是女媧的後裔,生命力量的波動是死靈們最銘感的東西,她不會感覺不到.

分析了半天之後沙夜子還是認為我們不好碰,盡管吸收了不少力量,可她依然沒有把握戰勝我們.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八章 弱小而強大     下篇:第十二卷 第十章 內部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