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十章 內部斗爭  
   
第十二卷 第十章 內部斗爭

"我不想招惹你們,你們也別打我的主意."沙夜子看著我們道:"就這樣離開,可以嗎?"

"本來是可以的,但是現在……恐怕不行了!"我微笑著看著沙夜子.這個妖女可絕非善類,要是現在不把她制伏,難保一會她能干出什麼事情來.目前看來她能吸收別人的力量而強化自己,剛才吸收了那些領主之後她的力量起碼是上升了十幾倍.我不確定她的強化屬性到底是可以無限強化下去,還是有個臨界點.她現在不敢動我們是因為她暫時還不是我們的對手,但如果現在不對付她,等她吸收了太多的力量,選擇權就不在我們這邊了.

沙夜子用非常幽怨的眼神瞄了我一眼:"哎……!小女子真是命苦啊!大人們都想得到小女子的力量,沒有人同情我的遭遇.既然大人這樣說,小女子也不抵抗了,大人想要便拿去吧!"說著她就閉上了眼睛站在那里不動了.

我從夜影背上跳了下來,順手把頭盔和手套摘下來收了起來.走到沙夜子身邊之後我和她保持著一米多的距離圍著她轉了一圈,然後再次走到她的前面.沙夜子在此期間始終保持著不動,看起來是真的放棄抵抗了,但我從不相信餡餅會從天上掉下來.

向前邁了一步,走到沙夜子的面前站定.伸出右手撥開她的長發,用食指沿著她的眉線緩慢的滑到她的額前,然後把整個手掌按在了她的額頭上.鬼物畢竟不是活人,她的額頭雖然非常的細滑,但是卻冰涼一片,仿佛一塊寒玉.我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閉上眼睛,接著我的手心發出了一點微弱的光芒.

就在這瞬間,沙夜子的雙眼突然睜開,但是和剛才不同,她的眼睛變的血紅一片.同時,她的嘴猛的張開,露出了一嘴鋒利的牙齒,舌頭也像條蛇一樣伸了出來.她的雙手猛的抬起,鋒利的指甲伸出來一尺多長,幾乎瞬間由靜立的少女變成了厲鬼形態.不過就在她伸頭准備咬向我的脖子的時候,地面上一個太極圖突然一亮,接著沙夜子的身體就突然不能動了.她驚慌的愣了一下,然後使勁想要掙紮著撲上來咬我,可她就是無法移動分毫.

"不用費勁了."我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知道我為什麼先圍著你轉一圈嗎?"

沙夜子的身體已經無法移動,但是腦袋還可以小范圍的活動.她低頭看了眼地上依然亮著白光的太極陣,立刻就明白了我剛才做了什麼.圍著她繞圈可不是試探行為,我那是在布陣.太極鎖魂陣對活人是沒什麼用,鎮鬼到是十拿九穩.

"你果然很卑鄙."

"喂,是你先詐降的好不好?"

"是你先不肯放我走的."

"是你先不肯見我的."

"是你來見我,我沒有義務一定要見你."

"你掃了我的面子,我有權利報複."

"是你打算報複我,我有權利使用包括詐降在內的計謀逃生."

"你想跑,我當然要用這個東西把你圈起來."

"你你你……!"沙夜子終于你不出來了.我可是制造歪理邪說的行家,想把責任推給我是不可能的.

"老老實實的給我做魔寵吧."我再次把手按到了沙夜子的額頭上.

"等等等等."沙夜子慌亂的叫了起來,並且再次恢複了純潔少女的形象."我知道一些東西可以補償你,放了我吧!"

"喂,你給點面在好不好?"凌走過來對沙夜子道:"我當初可是自願做魔寵的,差點都沒趕上,你有這麼好的機會居然還不願意,真是傻蛋!"

"你才傻蛋呢!"沙夜子焦急的道:"被收做魔寵,跑都來不及,你居然自己往上撲,你是不是腦子進水我不管,別把我也拉下水啊!我不要做魔寵.喂,這位大人,我給你別的補償吧?"

我笑了笑."收你做了魔寵之後你知道的東西一樣要告訴我,這不能成為交易的籌碼.老老實實的別抵抗,讓我幫你加上印記,抵抗的話你受的痛苦會更多."

"不要啊……"

噗嗤.魔寵技能沒啟動就被打斷了,因為我的右臂上釘了三支箭.每支箭都射透了,而且全都帶著犬牙倒鉤,這要是拔出來非得撕掉一大塊肉不可.看箭上微微閃爍的熒光就知道這是魔法箭,要不然也不可能射穿魔龍鎧.

"小姐說了不要."一個男子保持著開弓的姿勢站在村口,他身邊還有四個人和他一起站著,其中一個女忍,一個武士,一個陰陽師外加一個不明職業者,懷疑可能是妖魔獵人.

我放下手緩慢的轉過來面向那五個人,看了下被射穿了的手臂,再抬頭看了下那些人."請問一下你鼻子下面那個洞是屁眼嗎?"

對方明白我的意思,帶著嘲笑般的笑容道:"對你這樣的人只能用武力說話."

"那還等什麼?"我打了個響指."絞碎了肥田."

轟的一聲那些人周圍的地面突然暴烈,無數根蔓藤從地下鑽出來把他們包了進去,然後整體拉入了地下.一旦被玫瑰藤帶入地下深層,就算你再厲害也沒用.玫瑰藤最擅長的伎倆就是弄塌上方的土地利用大地本身的壓力制伏敵人,反正玫瑰藤自己是不怕壓力的.對付不同實力的敵人只要把對方弄到不同深度就可以了.

我再次看了看手上的箭,無奈的搖了搖頭."小純,阿嫡娜,出來幫忙啊!"

隨身攜帶護士就是方便.小純用我的永睎飢琝熀b杆削斷,然後阿嫡娜使用治療魔法暫時先幫我陣痛,抽出箭杆之後直接讓小純以神聖治療術恢複傷口.活動了一下胳膊,還好,看來是恢複正常了.

轟.那邊玫瑰藤吞了五個人的地方再次發生了大爆炸,一道光柱者射天空,跟著碎石亂飛,五個黑影從里面飛了出來.其中一個身材比較嬌小的黑影落地後立刻再次彈起向我這邊飛了過來.對方速度很快,眨眼就到我前面了.當.一聲脆響伴隨著火星,黑影瞬間又跳了出去.夜月疑惑的發現自己的劍上多了張紙.

"封魔印?"小龍女反應到是快,飛過來在符文上一點.

那邊那個黑影已經在自己人身邊站定,正是那個女忍者.她迅速的結了個手印."爆."

什麼都沒發生,符紙正在小龍女手上晃蕩著."這東西你跟誰學的啊?"小龍女拿著符紙晃了晃."怎麼把封魔印做成這樣了?這樣的印一啟動就會爆炸的,你們不知道嗎?"

"你在胡說什麼?"那個女忍生氣的說道:"那是我們忍術中的上級爆破符咒,你居然連認都不認識,還說什麼封魔符."

小龍女無奈的道:"喂,拜托你們有點謙虛精神好不好.偷學了我們仙門道術就偷學了嗎!我們又沒說不讓你們用,非要改個名字叫忍術,煩不煩啊?再說了,學你們也學完啊!這都是什麼鬼畫符啊?這張明明是封魔印,你卻給畫錯了.此印應該是吸收被封印者的力量反過來封印他自己,這樣幾可以往複不熄,永遠封印下去.結果你卻把法力反噬的部分寫錯了,結果就是符咒吸收的力量送不回去,最後就會超過符咒自身材料存儲法力的上限而發生爆炸.你們這幫笨蛋居然還就這麼沿用了下來,真是服了你們了!"

"你亂說什麼?不懂別亂說."女忍很生氣的再次沖了過來."地遁之術."女忍跑著跑著突然進入了地下.

小龍女不急不慢的把一只手按在了地上."大地之龍,地脈之氣,封."

噗.在我們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土地表面突然開了個小洞,一道血箭噴出來兩三米高,連續噴了好幾秒才停了下來.

凌從旁邊一招手,那些飛起來的血水自動彙集成了一個球,然後飄浮到了沙夜子面前."既然你不久就要成為我們的同伴了,幫你增加一下實力也是應該的.這個女忍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是有總比沒有好吧?"

那個女忍也真是的,這邊有條龍,她居然用土遁,這不是找死嗎?她要是用別的忍術,小龍女未必能簡單的搞定她,但是土遁這個法術一旦被破,麻煩也是最大的.剛才這個女忍就是土遁術被破,然後被夾在土地中活活擠死的.

對面的人全都傻眼了.五個人從地下爬出來不到三十秒就少了一個人,按這個速度,剩下的四個堅持不到兩分鍾.

事實上兩分鍾是高估他們了,世界情況是剩余四個人三十秒就完蛋了.玫瑰藤被這五個人從地下跑出來,所以非常生氣,又追了上來.無數蔓藤飛舞之下那個陰陽師和那個職業不明者就這麼掛了,剩余的日本武士被凌的一個魔法炸飛,然後被玫瑰藤穿成了肉串.最後剩余的那個弓箭手遭到了夜月的襲擊,不擅長近身戰的弓手在十秒內被切成了人片.

五個人出現的突然,死的也突然,不過他們到是給我留下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啊?"我拿著那個看起來像寶石一樣的東西問沙夜子.那些玩家攜帶了大量這種東西,那就是說肯定是有用的東西,但是這個東西沒有屬性顯示,也完全沒有任何算得上有用的特征.說它是寶石,總覺得有些輕,好象一團棉花一樣.透光度不高,沒有裝飾價值,硬度也很差,還怕火,實在不知道這種東西到底能有什麼用.不過這東西既然在冥界發現,說不定沙夜子這個本地人會知道.

沙夜子果然點頭道:"我是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你放了我我才會告訴你們."

"不是說了,收了你之後你什麼都會說的."我不耐煩的把手重新按上她的額頭.

"等一下."

"又什麼事啊?"我看向沙夜子.

"我成了魔寵之後可能會忘記一些東西的哦."

"你不會."凌站在旁邊單手托著一個黑色的球體."你的記憶我都幫複制了一份,忘記也不怕."

"那說不定我的力量會下降,也許不適合做魔寵."

"我的魔寵攜帶量很多,不在乎浪費一個,再說我看你的實力不錯."我說著不管她繼續在那亂叫,啟動了手上的技能:"捕捉."

白光閃耀,結果失敗.再閃,又失敗,繼續閃,還是失敗.一連三十多次居然全失敗."靠,不是吧!沒見過這麼低的命中率,你就不能放送點嗎?"

沙夜子拼命的搖頭:"我不要做魔寵."

"不要也得要,拜托你配合一點,又不疼的."我再次把手按上去."捕捉."

暈!又失敗.這次一連試了幾百下,居然全部失敗.別說我幸運值超高,就算一般人也沒低到這種程度吧?

我無奈的再次給沙夜子做思想工作."你就放松點好不好?反正遲早要成為魔寵,你不要抵抗,忍一下就過去了."

我突然轉身,左手捏住了一支箭,夜月和斯哥特同時出手,一人磕飛了一支箭."又是你們?"

那五個人居然又回來了.這才多長時間啊?難道附近有複活點?不對啊!這里是冥界,怎麼會有玩家複活點呢?對了,這些人肯定是有特殊任務獎勵,所以可以在冥界複活.

"你的實力不錯."那個箭手站在對面的村口對我們道:"如果可能的話我不想和你打,但是你的行為讓我不得不這麼做."

"是啊!你說的很對.為了讓這個世界的和平我必須得消滅你們."我盯著那個箭手分毫不讓的頂了回去."這里是游戲,虛偽也得有個限度吧?別干什麼事情都非要扯個大義的旗幟,我又不是人民公敵,你也不是救世主."

"那就說點實際的."那個開始被干掉的不明職業者走到了前面."把我們的東西還回來,我們就不和你們計較."

"不不不."我搖著腦袋."先問一下,你們實在下達命令還是打算談判?"

"這是威脅."那個日本武士到是很直接,他一揮手,一大堆像軍隊一樣的武士從後面的山林中走了出來.

"我不接受威脅,好了,談話結束."我把空間門向前面一放."斯哥特,帶邪靈騎士滅了他們,我這邊還得浪費點時間."

邪靈騎士對付那些鬼武士是絕對沒問題的,真正的麻煩在我這邊.沙夜子無論如何都不肯接受魔寵化,我的強制封印下多少次都是一個結果,完全不起作用.

"本來想斯文點的,現在看來只好換別的招了."我用邪惡的眼神盯著沙夜子的脖子."你有血嗎?"

"你……你想干什麼?"

"沒什麼,學習一下你的經驗."我露出了一個還算和善的微笑,但是嘴邊露出的兩枚正不斷伸長的犬牙看起來卻相當嚇人.好歹我還從維娜那里繼承到了一部分吸血鬼的血統,不管怎麼說,先把沙夜子抽干,她沒有力量之後應該比較好收服,大不了之後給她找點實力形魔獸讓她吸干再補充回來.不過,吸血鬼血統我是有,吸人血我卻很少干.怪只怪游戲里的東西太逼真,使用這個技能時真的能嘗到血腥味和那種蔫呼呼的感覺,我又不是真的吸血鬼,當然不喜歡那種味道.不過現在情況特殊,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一會找點水多漱兩次口.

沙夜子看著我不懷好意的向她走近,連忙的緊張的想向後躲,但她的身體是被困住的,能動的只有腦袋,躲閃實際上沒有什麼效果.我用手摸了下她的脖子,還好,雖然皮膚沒有血色,但是她的血管到是很明顯,稍微用力就可以按到,居然還能感覺到強勁的脈搏.夜月說她身上有生氣,看來果然不錯.一般的鬼別說脈搏了,連血都不會有.

我一口咬上了沙夜子的脖子,沙夜子叫的很淒慘,一開始她被人用刀捅了個對穿的時候也沒叫這麼大聲過.我用力吸了一口,結果居然沒抽動.松開嘴巴看了一下,她的脖子上確實有兩個小洞,但是只滲出一點點的血,居然沒咬到血管.

沙夜子看不到我在她脖子上干什麼,光感覺到我咬了她一口又松開了.她顫抖真聲音問道:"你在干什麼啊?"

"這個……出了點小意外,好象沒找准血管.你放心,我多來幾次就行了."果然什麼職業都需要鍛煉,吸血鬼這行也得有起碼的訓練才行,居然連咬血管都能咬偏的,以後得多鍛煉.

沙夜子一聽我還要試,連忙又叫了起來:"滿著."

我被她一喊,動作沒協調好,一口還是咬上去了,只是有偏了."喂,你別亂動好不好,一會再多來幾次你的脖子就成篩子了."

"打住."沙夜子連忙喊了起來:"我投降還不行嗎?"

"投降?"我詫異的繞到她前面."你剛剛說什麼?"

"我投降.你直接給我一滴血吧,我願意自主認主."

我疑惑的上下審視了一下她."剛剛還抵死不從,這麼快就變卦啦?你當我三歲小孩啊?"

"不是,不是."沙夜子慌忙解釋:"我脖子上很銘感,受不了人家那個……!你明白的嗎!"沙夜子的聲音簡直像在撒嬌,不過我並不在意就是了.

反正最終目標是收了她做魔寵,她願意自己配合那就最好了."這還差不多."我把手指切了一道小口子,放了一滴血點在沙夜子的額頭上.本來以為就這麼結束了,哪知道沒聽見魔寵確認,卻發現眼前一閃,沙夜子居然不見了.

"人呢?"我四下尋找.旁邊的戰場還在打,我們附近卻沒人在,她不可能突然消失的.

忽然我的右手自動動了起來,它突然抓起永睄C向我自己的脖子上削了過去,嚇的我趕緊用左手壓住右手."幻影,怎麼搞的?"

"不是我,是那個女鬼."

"封住她."

"不大好辦,她好強啊!"幻影的聲音很無奈.

我的聲音更無奈."女王,趕快幫幫忙啊!"

"我正幫著呢!"

"靠,不是吧?我們三個壓不住她一個?"

女皇的聲音顯得很吃力,仿佛剛跑完三千米的人在說話."這丫頭似乎專長就是這方面,怪麻煩的."

"斑儂枷蘭,進來幫忙."

"來了."斑儂枷蘭剛在我身邊出現就一頭紮了進來.要不是金剛不適合和體我就連他也喊進來幫忙了.

我整個人像定格了一樣站在那里,但實際上里面卻已經亂套了.小龍女看我半天沒動靜知道我可能需要幫助,右手食指在自己眉心一按."原神出殼."一個白色的虛影從小龍女身上脫離出來鑽進了我的身體里.

凌是歐洲神系,這些靈魂出殼之類的東西她不會,急的圍著我打轉."進去這麼多人不會有問題吧?"

"應該沒問題,這和靈魂和體不一樣."夜月解釋著:"要是直接以和體的方式搶奪身體控制權,肯定都會被擠出來才對,既然進去這麼多人,那肯定是在里面使用了精神凝聚的方式打起來了."

"你能進去幫忙嗎?"

被凌這麼一問夜月才響起來:"你不說我都忘記了,我也會啊!虛化."夜月和小龍女用的顯然不是一種法術,小龍女的肉身還在外面,只是已經不動了,夜月卻整個人都不見了.

凌代替我召喚了鳳龍,然後對里面喊了起來:"你們誰會原神出殼之類的東西快來幫忙."

紅翎跑了出來."我會,怎麼了?"

"紫日被一個女鬼附身,進入一堆人到現在也沒動靜.我很擔心,所以想多找些人進去幫忙,多把手中好一些."

"你別急,我先進去看看."

紅翎好歹也是天火神姬,作為第一代狐仙,原神脫離這點小把戲她當然是會的.于是我的面前又多了個站著不動的狐狸形態的肉身,紅翎的靈魂也進入了我的體內.

紅翎剛一進入我體內就傻眼了,只見這里站了一大群人,就是我們剛剛進來的那些人.而沙夜子則正掛在前方一個桃子一樣的紅色物體上,紅翎馬上就認出來了那是我的心髒.

我正對沙夜子搖著手:"刀下留心啊!那可是我的心,千萬別紮.紮漏了就不好了!"

沙夜子得意的道:"誰要你剛剛欺負我,我說不做魔寵,你非要抓我.你們都給我退後,別靠近,再靠近我可紮了."

沙夜子做了個要紮的動做,嚇的我們周圍一圈人趕緊後退加求饒.心髒部位可是要害攻擊,她現在就抱著我的心髒,這一刀下去,管你攻擊力高低肯定完蛋.這就叫忽視防禦,媽的,防禦都在外面,誰能想到有人鑽里面來紮人家心玩啊!

"有事好商量."我趕緊先穩住沙夜子."這個,女俠手下留情啊!"

"這會知道叫女俠了?早干什麼去了?"沙夜子囂張的道:"你不是防禦很強嗎?現在看你有什麼辦法?你的心可是肉做的,我這一刀……嘿嘿嘿嘿!"

沙夜子越笑越誇張,但是她的話卻提醒了我.肉做的是嗎?

我向小龍女使了個眼色,她立刻明白過來,幾乎是原地蹦了起來:"你也別太囂張,雖然你現在能威脅我們,可你也不能在這里一直僵持下去,只要你出去,我們就有一百種方法對付你."

"你說什麼?"沙夜子占據主動權之下相當囂張,立刻和小龍女對罵了起來.

看小龍女成功吸引了沙夜子的目光,我趕緊對夜月小聲交代了幾句.夜月點點頭,悄然飛了出去.凌看到夜月出來先是一愣,但是她知道夜月肯定是有事,所以沒急著問話.夜月走到我的身體前,然後目鏡一閃,我整個人瞬間石化.

等的就是這一瞬.沙夜子幾乎馬上就發現了情況不對,但是等她注意到時我的心髒已經變成一整塊石頭了.她可不是物理攻擊型生物,對這個石頭心髒是完全沒有辦法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九章 吸血干尸     下篇:第十二卷 第十一章 不忠之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