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又是你?  
   
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又是你?

一條巨龍飛在天上沒道理看不見的,但是下面的生物們都沒空看我們,他們只是掃了一眼就不再關心我們,而是急急的埋頭趕路.大批的妖魔鬼怪們彙聚成龐大的人流向著一個方向前進,那個地方必然就是爆炸的發生之處.

我們還沒趕到,爆炸的地方就先鬧了起來.老遠的就看到那邊各色的光華交替閃爍著,巨大的聲響隔著幾公里都聽的見.我拍拍幸運."加快速度."

"你們坐穩了."幸運扇動起巨大的翅膀加速向著目標地點沖了過去.

幸運速度很快,我們只用了幾分鍾就到了目的地.這是一個巨大的祭壇廣場,周圍密密麻麻的聚滿了妖魔鬼怪,但奇怪的是他們全都圍在外圍沒有一個打算進入祭壇中,盡管外面擁擠無比也依然如此.

幸運圍著這個地方飛了三圈,實在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下面滿滿當當的站滿了人,唯一的空地就是那個祭壇平台.至于在遠處就看到的閃光則是這里的一些妖怪正在互相戰斗,而原因好象是因為過于擁擠造成的.

我指了下下面."幸運,直接在祭壇上降落."

凌有些擔心的道:"這樣不好吧?"

連沙夜子也提醒道:"外面那麼擁擠都沒人肯上去,應該是有原因的,我們這樣冒冒失失的落上去會不會引起什麼不好的事情啊?"

我邪惡的笑了笑:"其實這個很好解決的."

沙夜子疑惑的看向我,等著我解釋怎麼個解決法.我沒說,只是向幸運適意了一下.幸運不愧是我的第一只魔寵,和我的默契程度簡直無與倫比.他在空中再次盤旋了一圈,然後飛到了遠一些的地方,再以比較平滑的角度降低高度向祭壇滑翔俯沖了過去.快到祭壇邊緣的時候,我們已經是貼著下面那些妖魔鬼怪的頭頂在飛了.幸運突然用兩只前抓向下抓了一下,兩只龍爪中分別抓了三五個鬼怪.然後幸運突然一個拉高,同時松開了爪子上的妖怪.那幾個被帶飛起來的妖怪因為慣性被扔進了祭壇里面,我們則直接拉高飛了過去.

那幾個倒黴蛋剛一落地就像觸電一般的顫抖了起來,緊跟著就開始逐漸干癟萎縮,最後變成了一堆灰色的沙子掉落在祭壇上.我們全都轉頭看向了沙夜子,沙夜子也意識到這個情況和她的吸收能力很像,連忙解釋道:"我那招是高級鬼魂都會的東西,我和這里的祭壇可沒什麼關系."

凌轉移話題道:"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地方看起來有些有些眼熟呢?"

小龍女突然叫了起來:"我想起來了,是在那個乾坤葫蘆里."

被小龍女這麼一說我們全都叫了起來:"那個玉人陣!"

當初在乾坤葫蘆里我們曾經找到了一個很像秦始皇陵的建築群,當時那里有大量的石人和玉人,還有個刀槍不入的首領.當初我們能從葫蘆里出來也還多虧了那家伙打開了葫蘆里的通道,不過他後來就下落不明了,沒想到會在這里再次遇到.不過說起來這里也只是建築風格比較類似,也未必就是那個家伙的躲藏之地.

我剛想把自己的這個想法說出來,沒想到下面已經先一步出現變化了.祭壇一般的陵墓中央有一座奇特的建築,看起來像半埋在地下的古代房屋,但我知道那東西實際上應該叫陰宅,是死人住的地方.

陰宅忽然從地面下升了起來,它完全的升到了地面上,緊接著它的正面打開了三扇大門,中間一扇最大,兩邊的兩扇相對小一些.從這三扇大門里面並排著走出了成隊的戰士,而且這些戰士如我們當初所見一般全是石頭雕刻成的石人.

如果說一樣的兵種還不能說明什麼的話,那一樣的建築安排就可以算是另外一個證據了.大門內走出的戰士數量非常之恐怖,他們幾乎是源源不斷的向外走,一會工夫就走出來上千人之多,後面好象還有更多.當初在葫蘆里的那個陵寢的主殿中就是連接著一個巨大的密道,現在這個肯定也連著相同的結構,那間小房子是無論如何也裝不下這麼多人的.

外圍的妖魔們都很懼怕這些家伙,紛紛開始向後退,那些石人就當別人都不存在一樣在房子前列陣站好,而且後續出來的石頭人則開始在兩邊形成新的方陣.

"好家伙,看來這下面有好幾萬石頭人啊!"幸運感歎著.

"知道我怎麼想的嗎?"

幸運不了解我什麼意思,追問道:"你怎麼想的?"

"我想如果等他們都出來之後我們鑽進那個洞里再把洞口轟掉,你說會發生什麼事?"

"亂套是肯定的,但是具體會怎麼樣我不確定."

凌道:"沒必要搞那麼誇張吧?這些石頭人的戰斗力也不怎麼高."

小龍女也道:"是啊.上次你不是帶回行會好多這些石頭人和玉人嗎?會里那些人測試後都說除了防禦力也沒什麼優點了,到是那些玉人還有些水平.後來我們在那個基礎上還改進出了鐵人,可惜自身太重,道路不好的情況下容易陷下去."

沙夜子看看我們問道:"我們有行會的嗎?"

凌拍著沙夜子道:"你新加入還不大清楚,其實我們的行會非常的大,你要是喜歡的話,回去我們可以帶你參觀.哦對了,我們行會出產兩種東西你一定喜歡."

"什麼啊?"

"魔力之源和邪氣之源.對亡靈來說那些可都是大補."

"聽著是很誘人."沙夜子開始動容了.系統強制的魔寵契約威力還是很強的,忠誠度一上去自然而然就會表現出親切感,這個到是不用太擔心.

下面的石頭人整整跑出來三萬多才結束,跟著後面就開始出玉人和銅人和鐵人.本質上說他們都差不多,全都是由單一物質雕刻而成的人形雕像,通過魔力驅動後能夠自主戰斗.這個東西在天庭仙術里到是有不少分支,就是不知道這些算不算其中一脈.這三種人的不同就是材料.玉人是由一種黃綠色的玉組成的,銅人就是青銅組成的,鐵人就是黑色的生鐵組成的.

三種特殊兵種中的銅人,鐵人上次都沒見過,所以也不知道特性如何,但是玉人我知道相當厲害,除了防禦力超高之外速度也很快,屬于相當麻煩的兵種.既然銅人,鐵人能和玉人一起出現,那想來屬性不會差太多,甚至會更強也說不定.好在他們的數量不多,三種都只有一千人.

我本來以為這後面就該上次那個鬼王出現了,誰知道出來的居然又是一種新兵種.這次的東西是更離譜,居然是白銀人,鑽石人,黃金人.不管這些家伙到底能不能打,反正我知道他們一定很值錢.黃金打造的人該值多少錢啊?根據依然遇到過的石人和玉人的情況來看,這些黃金人和鑽石人什麼的應該都是實心的,這個價格肯定能讓人發瘋.不過貴重物品當然不可能量產,三個兵種中只有銀人數量稍微多掉,達到了一百人,而金人只有二十人,鑽石人更是只有四個.

在最後這四個鑽石人之後還有東西,我想這次總該輪到鬼王出山了吧,誰知道出來的依然不是鬼王.跟在鑽石人身後的和之前的部隊完全不一樣,這次出來的是女性人物,而且是全瓷的,外表有鮮豔的釉彩,顯得相當豔麗.這些陶瓷美人大約有三十來個,全都拿著各種樣的工具,但全都和戰斗無關,在她們之中我終于發現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鬼王,這家伙就是上次逃跑的那個家伙.和上次不同,他的身體看起來完全就像個普通人類,而且身上的服裝怎麼看怎麼像秦代的大將軍鎧,只不過由于鎧甲過于豔麗,怎麼看都像禮儀裝備多過實用武器.盡管變化比較大,但是他的相貌到是很好認,我可以確定就是他.

鬼王出來後本來是打算向下面的妖魔說些什麼的,但是他掃視全場之後卻把目光移動到了天上的我們這里.畢竟周圍的都是在地上的,就我們飛在半空實在是太惹眼了,想不被發現都不可能.鬼王顯然也認出我來了,搞的他剛剛想發表的演講沒講出來反而被嗆到了,居然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小龍女的眼睛到是很尖,她立刻提醒我道:"這家伙好象已經修成人形了,剛才他好象被口水嗆到了,所以才咳嗽了起來,但是石雕人是不會有口水的,他現在這個樣子應該已經是個完全的人類了."

"變成人類更好,上次就是因為這家伙刀槍不入才沒抓住他,這次可不能讓他再跑了."

"是你們!"下面的鬼王終于從咳嗽中緩過來了,指著我們大叫起來.

"我們這是第幾次見面了?"我看著下面的鬼王.實際上離開葫蘆之後我們也不是真的沒再見過,而且幾乎次次都和他打起來,當然大部分時候我都不在場,全都是本行會的人描述曾遇到他的蹤跡並交戰過,只可惜次次都被他成功逃走.

鬼王咆哮了起來."全都給我聽著,誰能干掉他們我就給他淨化妖力."

被鬼王這麼一說,下面嘩啦一聲,幾十萬雙眼睛一起看向了我們,這還不包括那些人偶.鬼王的話不是說給他的部隊聽的,那是給那些妖怪們聽的,而且很不幸這些妖怪還就吃這一套.漫山遍野的妖魔全都像盯著肉骨頭的餓狗一樣盯著我們,明顯是打算響應鬼王的號召了.

幸運回過頭來問我:"看起來情況不怎麼好啊!要撤嗎?"

"不撤難道留下來等著給那幫家伙啃的連骨頭都不剩嗎?看那幫家伙,都開始流口水了."

沙夜子忽然道:"那些家伙其實並不一定對付不了的."

"你有辦法嗎?"

"當然."沙夜子伸出一根手指:"回去之後那些魔力源泉和邪氣源泉里產生的東西,我要敞開享受."

凌笑著道:"那些魔力都是自然散發的,不吸收也會散掉,你不要求也會給你的."

"那就好."沙夜子直接道:"降下去一點,給我加個擴音魔法."

凌迅速使用了擴音魔法,沙夜子則從幸運身上跳了出去.身為靈魂體,飛行是不成問題的.沙夜子懸浮在半空中對著那些妖魔道:"我有吸收能力,你們幫忙拖住外圍的這些雜兵,我會吸干這個家伙,之後我就能得到他的力量,一樣可以幫你們淨化."

越來越覺得沙夜子這個魔寵收的不虧,她的智力居然也這麼高,知道挑撥分化的戰術.下面的妖怪明顯都有些亂套,不知道是誰先帶頭的,突然有妖怪動手撲向了最近的石人,可是更讓人驚訝的是居然有個妖怪半路把這個妖怪給擋了下來,明顯是打算幫著個鬼王對付我們了.最後的結果兩方都沒撈到什麼好處,妖怪們各自支持一方,有的真的想幫我們干掉那些雜兵最後讓沙夜子來幫忙淨化,而另外一些則更相信鬼王,所以拼命的阻止其他的妖怪攻擊鬼王的軍隊,最後就成了妖怪們自己打起來了.

比起那些石人,妖怪的數量要多上幾十倍,混戰的場面極為壯觀.幫助我們這邊的妖魔似乎要稍微多一些,因為盡管妖怪們自己在打,但是居然還有妖魔能騰出手來對付最外圍的石人部隊.鬼王大手一揮,石人部隊立刻也加入了戰局之中,只可惜雙方混雜在一起也不好區分哪對哪了,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大烏龍也變成了家常便飯.

幸運到是機敏,越過那些外圍的士兵直接一頭紮向中央的鬼王所在地,鬼王到也痛快,一招手帶著人就鑽進了房子,連那些個什麼玉人,銅人,鐵人都開始跟著後退.

我們落地的時候那些玉人立刻圍了上來,其他兵種立刻退入了房間.幸運一尾巴掃飛了大群玉人,然後連房子都給轟掉了,不過就像上次一樣,房間中居然又是一個大地洞,那些士兵正在向里面撤退.

這個地洞沒有葫蘆里那個大,也沒那個深,從上面就可以看到底下,而且洞口過小,幸運這樣的大個子是進不去的.先撤退的部隊已經都不見了,洞口剩余的只有少量的銅人和鐵人.

我放出晶晶,玲玲加上我自己和二世在前面做肉盾,其他的魔寵在後面直接開始魔法轟炸.說起來挺郁悶的,這些銅人和鐵人攻擊力並不比石人高多少,行動速度甚至還不如石人,可是他們的防禦真的是強的沒話說.物理攻擊對這些家伙行同瘙癢,除非有我的永琠峈怓竅穠爾t劍那一類的超級神兵,能一次把他們砍斷,否則用一般兵器慢慢砍,最多削掉金屬塊下來,對他們根本沒多大殺傷力.

物理傷害幾乎無效,魔法攻擊卻更郁悶.魔法體系中最直接的傷害性魔法就是火系和電系魔法,但是這些家伙是根本就不怕電,火焰也是基本免疫,非得燒好長時間才能有點效果.除了這兩系魔法外,精神系魔法對這些沒大腦的家伙顯然也沒用,他們連精神都沒有,精神攻擊該攻擊誰去啊?

剩余的魔法中,土系魔法的直接傷害類都類似于物理傷害,效果一般般.水系傷害性魔法本就不多,我們這里的人也不是很擅長.光明魔法和黑暗魔法到是能起點作用,但是這些家伙魔抗高的嚇人,我們的光明和黑暗魔法就根本無法發揮應當發揮的作用.

我到是想讓坦克來對付這些家伙,可是洞口過小,大型魔寵進不去,用魔晶跑擊又怕把洞口炸塌就更難辦了.沒辦法之下還是得讓小龍女和紅翎出馬.這些敵人刀槍不入,魔法無效,剩下的就剩仙術了.這些本來就是東方的兵種,仙術對他們的克制作用相當明顯.小龍女一道天劫雷就能轟倒一片,可是這個仙術的消耗也不是一星半點,敵人擺明了就是人多欺負人少,小龍女也不可能無限的扔下去.好在還有個紅翎.雖然我不知道天庭當初為什麼會封印她,但是她的實力真的是沒話說,一道神狐火就搞定了大部分問題.

進入垂直井向下大約十米就是一個入口,後面是條通道,跑了很長一段之後我們居然從一堆樹叢中鑽了出來.出口被這些植物掩蓋著,從外面還真不大容易發現.這個鬼王還真是會逃跑,這麼會工夫追出來居然連個人影都沒了.這家伙要是一個人還好說些,他可是還帶了百多號人的隊伍一起跑的,居然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白浪,看你的了."這種時候就該上軍犬了.

白浪雖然不是狗,但是鼻子比狗還好,一路聞著就追上去了.剛開始他還要在地上聞著走,後來就干脆直接抬頭追了.我知道這說明氣味已經強到可以不用在地上找就能直接追蹤的地步了.

追著追著白浪忽然停了下來四處聞了起來.

"怎麼啦?"我問白浪.

白浪繼續對著周圍猛吸了兩下."那些人的氣味中有幾個在附近."

我們都是配合很長時間的戰友了,白浪一說大家都明白了.對方肯定是留了斷後的部隊,只是這些人把自己藏了起來.

"玫瑰藤,搜."

有玫瑰藤在我們就方便多了,四處蔓延的蔓藤可以迅速布滿周圍的一大片土地,就算敵人沒被發現,只要他在我們經過時有任何想要攻擊的打算,立刻就會被發現.

對方終于還是忍不住了,一只手突然從地面下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腳腕用力捏了起來.這個家伙明顯是想把我的踝關節弄斷,但是他沒想到我連腳腕上都帶著武器.靴子底下的冰刀平時就是一直連接在腳腕後面做被背刃使用的,這個家伙一捏,正好把刀刃架在了自己手心.盡管對方是魔法人偶,力量比較大,但我的腿畢竟力氣也不小,用力一擰,借助背刃的鋒利,輕易的把這只手給切開了.轉身一個回旋踢,另外一個從樹上跳下來的白銀人被我凌空踢飛.由于他當時在半空中中腳,沒有地方支撐分散我的一腳之力,結果整個人一下就飛了出去.要不是他在空中,這麼大一塊白銀我還真踢不動.

行進徒中不少魔寵都被收了回去,剩余的夜月上前一刀刺入了我身下的地面,用力一挑就把那個半埋在地面下的白銀人給挑了出來.凌知道這些家伙不好對方,干脆一個空間魔法把這個家伙扔到異次元空間去了.也不知道具體進了哪個空間,反正以後是回不來了.

這次突襲我們的只有兩個白銀人,前面鬼王的隊伍里應該還有九十八名白銀人,二十名金人,四名鑽石人,三十位陶瓷侍女以及鬼王本人,數量不多,實力卻不容忽視.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十二章 亡靈的聖藥     下篇:第十二卷 第十四章 有錢好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