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十四章 有錢好辦事  
   
第十二卷 第十四章 有錢好辦事

一路追下來,鬼王時不時的就會丟下三兩個白銀人來攔截我們,不過也只有一開始的幾個能真正起到作用,之後的就全都等于送菜了.白銀人的戰斗力繼承了這些人偶一貫的特點,攻擊力不高,防禦卻出奇的好,而且白銀人沒有之前的兵種那種行動緩慢的特點,動作和一般人差不多,甚至可以說是相當的敏捷.

磕磕絆絆的一路過來,前前後後干掉了九十多個白銀人.我身邊的魔寵也被精簡成夜月,玲玲,二世,白浪和玫瑰藤五個.這些家伙魔抗太高,魔法攻擊幾乎無效,物理傷害雖然也不怎麼方便,但好歹能起作用.夜月和玲玲都是制造物理傷害的高手,白浪和玫瑰藤則是對付潛藏人員的高手,二世和我主攻物理傷害,也算克敵能手,我們六個的小型隊伍行動起來還相對快一點.

轟的一聲,一名白銀人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玲玲站他的背後正在往劍鞘里收劍."多少個了?"

二世道:"九十三."

"那就是還剩七個."

夜月有些疑惑的道:"你們說那個鬼王是不是傻瓜?"

"為什麼這麼問?"

"你們想啊!他這樣一路上留下斷後的力量,與其說是斷後,到更像是在給我們指路.我們只要不斷的追上這樣的攔截小隊,就可以肯定自己沒跟錯方向.而鬼王的人又不是無限的,死光了之後他打算怎麼辦?要是我的話肯定會把能留下來斷後的部隊一次性堵在某個地方,然後自己趕緊跑,沒道理這樣分成兩個三個的留下來被人練手吧?"

被夜月這麼一說我立刻就意識到哪里出了問題,因為鬼王不大可能干出這樣的蠢事,所以情況肯定不該像現在看到的這樣,但既然已經這樣發生了,反過來證明之前的推論有錯誤,那麼到底哪錯了呢?

我還沒想起來,玲玲卻突然一拍大腿."糟糕,中計了!"

"想到什麼了?"

玲玲道:"之前我還是守護天使的時候就曾經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今天是大意了,居然在一個問題上連續上兩次當."

"你上次遇到了什麼情況?"

"當時我們奉命追殺一群異端份子,他們之中有三個頭目和大群的部隊.但是在進入一片森林之後對方開始分段布置攔截部隊."

夜月打岔道:"就像現在這樣?"

"對.當時我們也是覺得很奇怪,對方的行為明顯不合邏輯,除非是不懂戰術的人才會想出這種愚蠢的方法,可偏偏我們知道對方的三個頭目中有兩個是戰略高手,不該犯這種低級錯誤."

"那後來呢?"

"後來我們只好繼續追,因為光明神殿專用的追蹤鳥和我們隊伍中有經驗的追蹤人員都一致判斷出了對方的方向,而且一直不斷出現的阻擋部隊更堅定了我們相信敵人在前面逃竄的信心.然而這一路追下來,我們消滅的敵人幾乎就等于對方的全部人員數了.可是在最後我們遇到了一群比較大的攔截部隊,然後把他們消滅之後我們居然再也找不到對方的蹤跡了.那些家伙好象是消失了一般,我們最好的追蹤者也沒能發現任何敵人的痕跡."

"那他們人呢?"夜月忍不住問道.

玲玲道:"後來我們分析過了那次的事情,但是怎麼也想不到對方到底是怎麼跑掉的,可是之後一次意外中我們抓到了那三個首領中的一個,從那個家伙的嘴里我們得到了答案.當時在進入森林後我們確實在一直追著敵人跑,而且最後也確實把被我們追的敵人都給干掉了,可是我們卻不知道,在我們遇到第三隊攔截之敵的時候就已經錯過了真正的目標."

"什麼意思?說詳細點."

"對方有一大群人,在進入森林後會留下很明顯的痕跡,例如被踩倒的植物什麼的,這個幾乎是個人都能追蹤他們的方向.在第一個攔截隊被干掉之後我們就開始追著痕跡繼續前進,並繼續發現了第二個攔截隊.這個時候我們當然是確定自己沒有追錯,而事實是當時確實還是在走正確的方向,只是當我們發現第三隊的時候就出了問題."

"什麼問題?"

"當我們和第二隊攔截隊戰斗的時候對方已經在前面一些的地方把隊伍一分為三,那三個主要目標帶了十幾名精英人員先行離開,剩余隊伍則分成了兩隊在原地待命.當我們干掉第二隊攔截者之後追到他們分開的地方,此時主要目標和精英隊員已經離開了一小會,而我們只看到了大部隊.對方故意再次留了一部分人攔截我們,另外一大部分人裝做被我們追上了一樣慌忙逃竄,當然,他們逃竄的方向和精英人員離開的方向完全相反.我們干掉第三隊攔截隊之後根本沒有原地搜索敵人的痕跡,畢竟我們是看到對方向哪個方向跑的,不需要再找痕跡了."

玲玲說到這里我已經明白到底放生什麼事了,接著玲玲的話繼續說道:"于是你們當時就追著這個大部隊跑了出去,並且一路不斷遇到這樣的攔截部隊,而實際上在這個時候開始你們就已經走錯方向了."

"是的."玲玲點點頭."對方使用了丟卒保帥的戰術,分兵阻攔根本就不是戰術失誤,而是故意讓我們以為自己正緊跟著他們,實際上是一直在把我們向岔道上帶.當對方這個准備被犧牲的隊伍只剩最後幾個人的時候他們就干脆停下來和我們做了最後的戰斗,我們消滅他們之後自然是不可能再找到任何痕跡的,因為根本就沒有人逃跑,所有被追的人都死在這里了.可以說除了意外,這個戰術幾乎是無法被識破的,但前提是這個逃跑的部隊必須人數足夠多,而且那些准備做卒子的人必須已經做好犧牲的准備,否則只要任何一個人被抓住並說出了事情的真相,那計劃就完全失敗了."

夜月立刻接道:"鬼王的隊伍都是魔法人偶,除了主人的命令從不計較別的東西,他們完全適合做這種可以被舍棄的卒子,而鬼王的隊伍人數也足夠多.看來我們是真的中了一模一樣的計了,這個家伙肯定在之前就已經跑掉了."

白浪回過頭來問我:"那我們現在還追不追?"

"追,但不是這邊."

"小心."夜月一把把我推開,一個銀人從我們頭頂的樹上跳了下來.二世動作迅速的上去一腳把這個家伙踹飛了起來,玲玲在半空中一劍斬下,銀人落地時已經變成兩斷了.

"你沒事吧?"夜月過來拉我.

"發現了點東西."我從草叢中站了起來,手里還多了具破衣爛衫的骷髏.冥界也是有墓地和死尸的,不過能死在這邊的一般都是比較強大的存在,正常生物死亡後下來的只有靈魂,肉體是不會進來的.所以相比之人間,冥界的尸體和墓地都很罕見.

"骷髏?"夜月詫異的看著我.

"是的骷髏."我在那骷髏的腦門上敲了一下."喂,老兄,醒醒,別睡了."

"說實話我不認為你的辦法可行,不過如果你真要試的話,至少把應該把這個撕掉."夜月順手從骷髏的骨架上撕下了一張嶄新的符紙,不過那東西剛一被撕下來就立刻燃燒了起來,並很快成了一小撮黑灰.

我再次晃了晃那骷髏."喂,別裝死,快點說話."

"我本來就已經死了,你在說什麼傻話?"手上的骷髏突然伸手打掉了我的手.他四下張望了一下才開口道."感謝你幫我撕掉那玩意,我也知道你想問什麼,雖然被封印了,但是我的靈魂可沒瞎."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辦了.快點告訴我那些家伙的人數和組成,還有我要知道其他亡靈的位置."

那個骷髏的手指動了動,做了個世界通用的姿勢,這明擺著是在要好處.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盯著骷髏的手.

"當然是好處了."骷髏跳看半步道:"一點點妖力或者鬼力,要麼魔力也可以."

夜月道:"我們剛幫你解開了封印,回答個問題你居然跟我們要好處?"

"我又沒讓你們幫我."

"那好極了."我一把抓著骷髏的脖子把他拉了回來,右手在空中畫了幾個圖形."天師鎮鬼符."一張魔力凝結的符咒出現在我的右手上,對著骷髏的腦門就按了過去.

"不不不不……!冷靜."骷髏連忙喊停.

我的手停在了他的腦門前不到一寸的地方."剛才我們沒事找事的幫你解開了封印真是對不起啊!"

"不是.絕對不是.剛剛明明是我死纏爛打求著各位幫我解開封印的,結果各位菩薩心腸的好人終于被我感動,伸出仗義之手解救了我受苦受難的靈魂.各位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我微笑著問道:"那麼我剛剛的問題……?"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你們正在追的那些人中,除了地上那個被你們切斷的之外還有十個."

"十個?"我愣了一下.

夜月也自言自語道:"難道數錯了?"

我立刻又問骷髏:"十個什麼樣的?"

"有六個和地上這個銀色的一樣,另外四個好象黃金組成的一樣."

玲玲道:"應該是鬼王分出了四名黃金人偶帶隊."

"那就是說另外一隊的人員數量只有三十個陶瓷人,十六個黃金人和四個鑽石人以及鬼王他自己了."

"這邊還有黃金人,我們是追還是不追?"夜月問我.

"你說呢?"

"以我對主人你的了解,你應該不會放過他們的."

我笑了起來."看來你了解的很透徹.那些家伙可都是黃金白銀組成的,丟了多可惜啊!反正就這麼幾個了,鬼王那邊要跑已經跑遠了,能追的上的話也不差這點時間.我們現在去追那剩余的幾個人,夜月,地上這個也別忘了,趕緊收起來."

"是我的主人."夜月有氣無力的打開了她自帶的特殊空間,只見憑空出現的山洞內大門敞開,而門內則堆了一大堆的人形白銀塊,只是形狀都比較怪,好象全是散的.這些當然就是一路上被我們干掉的白銀人,雖然不如黃金值錢,但好歹也是貴金屬,丟了多可惜啊!

我又對骷髏道:"其他亡靈的位置呢?"

骷髏伸手遞過一片骨頭片子."都在這里面,我用靈魂蝕刻上去的."

我點點頭接了過來,然後對大家道:"出發."

"那我呢?"被提著的骷髏問我.

我把符咒往他頭上一按:"繼續躺著."然後把他隨手扔在地上.接著我走了兩步又突然一回身用劍指著他的腦門."我的特長就是通靈,所以別在背後罵我.這是懲罰你的貪婪,封印持續時間三個月,之後你就自由了.在這之前老實躺著吧."等了幾秒,然後我滿意的收劍繼續前進.

前面還有十個人偶,也就是十堆會移動的錢.這幫家伙到是也沒讓我多等,走了不超過一百米就碰到了他們,而且和玲玲上次遇到的情況一樣,這些家伙的最後一次攔截使用了大團隊作戰的策略,可能是考慮到之前已經把我們帶出來很遠了,就算不繼續下去應該也夠了.

白銀人的戰斗力已經被摸的滾瓜爛熟,我們很輕易的干掉了這些家伙,但是那四個金人卻是始終沒動窩.不管怎麼說是高級兵種,不得不上去試試.第一個出手的是二世,他和我的屬性相等,他去試等于我去試,好歹他是魔寵,就算死亡還能撈個超靈體屬性再複活一次,我這個馴獸師就不湊這熱鬧了.

嘗試的結果顯示我擔心過度了,金人也不過就是比銀人的魔物防禦高一點,外加稍微增強了一些攻擊力而已,四個金人還不如八個銀人厲害.不過砍倒之後的價值反而要大的多,黃金的價格可不單是白銀的兩倍那麼簡單.

干掉了這些家伙之後我撫摩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接著紫色的瘴氣開始彌漫,很快散布到了周圍的叢林中.邪龍守護的邪氣散布並非純粹的戰斗技能,它的功能多的是,就看你會不會用了.

"喂,你還打算在那里吊多久?"我對著一個掛在樹干上,身體扭曲很厲害的骷髏問道.

那個家伙活動了下身體,發出了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你很強大,居然能釋放如此邪惡的瘴氣.喚醒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知道你是這里最早出現的死靈,聯絡一下附近的同志們,幫我找幾個人."我拿出了一小撮黑水晶粉沫."這是獎勵,完成任務之後還有另外一半."

那個亡靈看到水晶粉之後立刻問清楚了我要找的人的特征開始幫我聯絡起來.亡靈之間是存在特殊的聯系方式的,斯哥特也會,但是這里的亡靈互相之間的聯系方式和斯哥特會的不一樣,所以不得不找個當地人來做中間人.消息很快就傳回來了.骷髏指了一個方向:"那邊,和你說的人數以及特征都很吻合."

我把剩余的水晶粉交給那個骷髏."告訴沿途的亡靈幫忙指路,每人可以得到這分量一半的獎勵."

"好的."

交易就是一種互相之間交換利益的方式,低品級的黑水晶並不值錢,一塊水晶就能研磨出不少水晶粉,用來支付給亡靈是再合適不過了.黑水晶帶有邪惡力量,是亡靈都會喜歡的.

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我雇幾個鬼幫我當向導不算什麼吧?

為了加快速度,我把魔寵都收了回去,自己進入狼人狀態,在密林中飛快的蹦跳著前進.剛跑出不遠就看到一個腐爛僵尸站在樹邊伸著一只手指向一個方向,我速度不減的從他身邊跑過,當然早就准備好的水晶粉也直接灑到了他身上.水晶粉一接觸到僵尸立刻就被吸收掉了,那僵尸也爆發出一陣興奮的精神沖擊,使得下一站的亡靈更加熱心的去為我准備了.

繼續向前一段距離再次看到一個亡靈骷髏,他正靠在樹上指著一個方向,我同樣的快速跑過並交付水晶粉.就這麼在眾多亡靈沿途指向的方式下不用走冤枉路就快速接近到了鬼王身邊不遠的地方,我甚至都注意到了地面出現了被踩斷的樹枝.

最後一個指向的亡靈是個幽魂,比骷髏還,這家伙的語言能力還算不錯,交流了一下就得到了鬼王的詳細情報.這個幽魂居然還問我要不要幫忙,只要我願意,他可以幫我找來好幾千亡魂參戰,當然前提是要支付費用的.

拒絕了這個幽魂之後我迅速的沖到了前方的樹木之中,果然看到了鬼王的隊伍.可能因為知道我們被引走了,所以鬼王的隊伍走的並不快.

我沒有馬上撲上去,而是先召喚好幫手再行動.莽撞和果斷可不是一個意思,我果斷,但我不莽撞.在我的指揮下夜月,二世,玲玲和我同時撲了出去,鬼王看到我們出現嚇了一跳.他轉身就開始逃跑,並且一次性的丟下十六個黃金人偶攔截我們.

我可沒打算被這些黃金人偶拖住,但是又不能不打.不打的話就沒辦法拿到他們身上的黃金了,我可是財迷之王,怎麼能看著一堆黃金跑過去而無動于衷呢?留下二世,玲玲和新召喚出來的晶晶,小龍女一起對付這十六個金人,我只帶了夜月去追前面的其他人,就算到時候發現打不過,反正鳳龍空間里還有不少人呢.

追了沒多遠忽然聽到前面有水聲,很快我們就出了河流,結果嚇了我一跳.前方有條大河,更要命的是那河里的水居然是黑色的.在地獄里的水如果是黑色,那麼它一定通著寂靜之海,而且這水一定不能碰.哪怕是血水河我都不怕,但黑水就另說了.

我看到河的時候鬼王已經到河邊了,他回頭朝我笑了笑,然後就這麼向河里一指,河水居然劇烈的翻動了起來,進跟著就看到上游像發洪水一般掀起了一個巨大的浪頭.老天哪!一般的洪水就夠要命了,這黑水形成的洪水簡直是不讓人活啊!

"夜月,進來."我瞬間開啟大地之門,然後拉著夜月跳了進去.在黑色的洪水卷來的同時大門已經關閉了.我坐在大地母神的草地上喘氣,後面是鈴音騎士和邪靈騎士們.

斯哥特疑惑的問我們:"怎麼搞的這麼狼狽啊?"

夜月心有余悸的道:"洪水,而且是黑水."

"地獄的那種靈魂之水?"斯哥特問道.

"對."夜月點點頭.

斯哥特似乎陷入了沉思."不對啊!黑水是由死寂的靈魂組成的,從沒聽說其過風浪啊!"

"我怎麼知道,反正就是起浪了,而且還好大."夜月抱怨著.

我整理好呼吸道:"不管怎麼說先把鬼王那個混蛋抓回去再說,那小子手里肯定有煉制人俑的方法,行會里的人正愁搞不清楚怎麼驅動高級人偶呢,現在是想睡覺遇到個枕頭,不把他抓回去就太對不起行會里那些辛苦研究的技術員們了."

葉夜月道:"外面水差不多該過去了吧,我們開門看看吧?"

我聽了夜月的話打開了空間門,書確實是退了,但是鬼王也不見了.黑水河依然是在平靜的流淌著,但是我們這邊岸上的森林已經消失了一大片.黑水的腐蝕性太強,被它泡過的森林可不是簡單的被水淹一下那麼簡單,現在是連樹都給腐蝕沒了.鬼王引發洪水不可能是為了自殺,所以他一定是想辦法躲開了洪水並且跑掉了,問題就是我不知道他去哪了.

我再次召喚亡靈幫忙找了一下,結果是毫無結果.亡靈們僅在這片森林中有效,鬼王好象是進入了河對面的亂石區.和這邊不同,河對岸的地形更加複雜,各種大小高低的山峰連綿不絕,而且其中一根草都沒有,全都是光禿禿的石頭山.即使在冥界,這種地方也算的上是罕見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二世忽然和玲玲他們從後面跑了出來,而且他們還抗著那十六個金人的碎片.他們的效率到是不錯.

"鬼王引發的洪水,規模雖然不大,但是他卻趁機跑掉了."

"那怎麼辦?"玲玲問道.

"鬼王不會隱身術,森林里的亡靈又說沒看到他跑進去,那麼只有一種可能——鬼王進入對面的山區了.既然這里沒有植物,我想空中偵察應該容易些."

說的是容易,真做卻不容易.換上全飛行系魔寵,大家開始越過河流向著山區進發.空中搜索時飛的太高無法看清楚地面,太低又會影響觀察范圍,真想在茫茫石頭海之中發現鬼王還真不容易.可惜的是洪水六氣味都給破壞了,不然讓白浪去找肯定有希望.

我們轉了半天都沒有任何線索,正打算放棄,幸運卻突然向著一堆石頭沖了下去.他猛的在那座山下一停,身體一轉,一尾巴掃向了山尖.就在幸運的尾巴即將命中山體的時候,原本立在山頂的一塊大石頭突然飛向了後方,幸運的尾巴緊跟而至,轟的一聲把真個峰頂打的四分五裂,碎石滿天飛.那塊奇異飛走的岩石在後面的山體上平穩降落,雖然顏色很像岩石,但形成卻是個人.

這是鬼王帶的人俑,但是他居然會擬化成石頭的顏色.鬼王身邊有東西有這樣的技能嗎?難道是那些鑽石人?之前沒見過這類兵種,不知道是不是具備變色的特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又是你?     下篇:第十二卷 第十五章 鬼王是恐怖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