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十六章 招降  
   
第十二卷 第十六章 招降

抱住我腿的侍女眼中突然寒芒一閃,我意識到不好已經來不及了.倉促之間起腿想把她踢出去,可惜沒能成功,而且其他的侍女也不是擺樣子的.那個抱著我腿的侍女死死的掛在我的腿上就是不松手.雖說她看起來纖細苗條,但她是陶瓷人,不能以人類的重量來衡量,就她這麼點大就至少在二百斤以上.我這一個橫踢沒能把她扔出去,另外一邊卻又撲上來一個,這下兩條腿都被困住了,行動變的無比艱難.

情急之下,我雙手先上舉一段,呲呤一聲,雙手刃爪彈出.雙臂猛然發力下壓,雙拳同時向兩邊的侍女頭頂砸了下去.最先碰到她們頭頂的是刃爪的尖端,但是我卻突然感覺到手上傳來一股巨大的撞擊力,同時伴隨著一聲刺耳的銳鳴,刃爪居然順著兩名侍女的頭滑向了兩邊,只在她們的頭頂擦出兩道火星.

都說沒那金剛鑽,不攬那瓷器活,不考慮成語本身的意思,單從字面理解就知道,瓷器的硬度只有鑽石才切的開,可以說其實際硬度和玻璃有一拼,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易碎.不過易碎是由于不能彎曲造成的,這些人偶被魔法制造出來後連跳舞都不成問題,可想其韌性是多麼的好.既然韌性好就不會碎,沒有這個缺點的瓷器簡直和鑽石不相上下.

雙手武器全部失效,兩個侍女一起抬頭沖我邪惡的笑了笑,然後兩個人各拿出了一把匕首同時向我的跨下刺了過來.我靠,打不過我難道想讓我做太監?這種攻擊躲不過去也得躲.

我的身邊突然閃過一道旋風,瞬間把自己換成了銀月狀態."太陽領域."

超高溫瞬間讓整個洞穴都變的像火山口一樣,周圍的岩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融化,然而我真正的目標卻沒有任何反應.兩名侍女的匕首都中了,不過沒中我那要害.因為銀月比紫日要矮一些,換號之後兩名侍女目標錯誤,全都插到了我的小腹上,險險的沒把我變成太監.

周圍的侍女迅速的沖了上來,顯然是打算圍殺我了.太陽領域對大部分敵人都是致命的唯獨對這些侍女沒有一點辦法,原因就是——陶瓷屬于耐高溫材料.我的太陽領域溫度確實很高,但並不是真的能達到太陽的溫度,陶瓷在太陽上當然也會被蒸發成蒸汽,但在我的領域內還不至于氣化.

眼看著陶瓷侍女們再次沖了上來,我不得不采取別的方法了.

"太陽召喚."我周圍火紅色的火焰突然轉為金黃色,筋緊接著像火山爆發一樣,我的頭發全都開始向上飛舞起來.手里的太陽之杖尖端發生了一點變化,杖頭變成了一個尖錐,太陽之杖成了太陽之矛.沖著第一個沖到的侍女,我猛的把矛頭紮了過去.她仗著自己身體硬居然不閃不避的和我的矛尖硬捍.

這次她失誤了.幾乎就在槍尖接觸到她之前的一瞬間,她的胸口突然開始融化,槍尖像刺入液體中一樣毫無阻力的插了進去,接著無數道金色的電弧閃耀起來,那個侍女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融成了一灘紅褐色的泥類物質,而且其表面還冒著青煙.

我毫無猶豫的拔槍,反轉槍身對准抱著我腿的那個侍女刺了下去.她驚訝的抬頭看向我,槍尖正好從她的口中插了進去,一直貫進去兩尺才停下,接著她整個人都融化成了剛才一樣的物質灘了一地.

連續解決掉兩個侍女之後我獲得了一些自由,轉身後退了一點想躲避其他的侍女.不過看來用不到了,我的魔寵們一開始以為我一個人就能搞定了,所以沒出來幫手,現在發現我遇險當然立刻沖了上來,那些企圖靠近的侍女都被擋了下來.

戰局一下子變的很奇怪.我的魔寵以及鈴音騎士們和那些陶瓷侍女單對單的對打,可是雙方打了半天一個人都沒少.侍女們的攻擊力太弱,除非要害攻擊,否則基本不破防,對我的魔寵幾乎沒傷害力.但是同時我的魔寵們打在這些陶瓷侍女身上也是火星四濺,就是不見傷害效果.雙方都不破防,這種戰斗非得打到一方耐力耗盡無法行動,另外一方再使用要害攻擊才有可能結束.大家都是高級存在,單靠基礎傷害想磨死對手可能性不大,這種攻擊頻率下自動回血速度比傷害還要快,根本不可能磨死的的.

這里真正能構成傷害的實際上只有我和玲玲,玲玲的聖劍切陶瓷有點費勁,不過好歹一劍一道大溝,三五劍就能切掉一條胳膊.我先甩掉身上最後一個侍女,轉身喊了一下夜月.夜月回頭看向我,卻只看到一個飛過去的圓球.她接到手里一看立刻笑了起來.我使用太陽召喚後手里的太陽之杖變成了太陽之矛,矛尖部分帶有真正的太陽領域,雖然這個領域僅包括矛頭自身范圍,但切足以讓這個矛頭變的無堅不摧了.所有我把多出來的永琤紫馱F夜月,畢竟我們這麼多就三件裝備有實用價值.

陶瓷侍女們的真實戰斗力實際上不高,鬼王制造出來的這些石傭基本上都一個樣,防禦高戰斗力不行,偏偏還就是這個防禦特性搞的人無從下手.面對這些人偶的時候我們就像面對烏龜的獅子,誰都知道獅子肯定比烏龜厲害,但就是拿烏龜沒辦法.在這些人偶之中最討厭的就是這些陶瓷侍女.陶瓷的硬度在所有這些人偶的材料中僅次于鑽石人,但是她們具備許多鑽石人沒有的討厭特性.

陶瓷耐高溫,陶瓷不怕酸性腐蝕,陶瓷硬度高.加上人偶本身的特性:不怕精神魔法,意志堅定,不怕疼,反應速度快.基本上最討厭的特點她們都給聚齊了.和這樣的東西戰斗,不是被打死,而是被累死的.論壇上玩家最不希望與之戰斗的生物排行中第一名就是高防的魔法人偶,不是打不過,就是怕耽誤時間.

夜月接住我的永瓻嵽艅韐懂咫F一把蛇劍,我們這邊也等于有三個人可以做到真的傷害輸出了.不過我們變,敵人更會變.其中一個侍女在我沖向她的時候突然原地一個轉身把自己寬大的長袍給脫了下來.別想歪了,她可不是打算用美人計.只見她隨手一甩就把這件衣服整個扔了過來,一下把我給罩住了,衣服遮擋住了我的視線.長袍離開她的身體幾秒之後就會變成普通陶瓷的特性,硬化的長袍變成個罩子一樣把我的上半身都給蓋在了里面.

陶瓷雖然脆,但那也得有足夠的力量把它砸碎才行啊!現在陶瓷長袍整個罩在我頭上,完全沒有縫隙,根本使不上勁.扔掉外套的陶瓷侍女立刻沖上來,對著我露在外面的肚子又是一刀.剛剛插在我小腹上的匕首還沒拿掉呢,這會又中一刀,那味道真是不好受.被罩在袍子里面黑漆嘛烏的什麼也看不見,根據中刀的感覺抬腿一腳,還真中了.趁那個侍女被踢開,我猛的跳起來向地面撲了過去.

啪!多麼清脆的聲響啊!雖然我被摔的七葷八素的,但是至少把外面的罩子撞碎了.出來之後我才發現外面好幾個手下都被這罩套住了頭,那些侍女全都變成了一身緊身裝備,看起來像刺客一樣.原來她們寬大的外袍就是為了遮擋里面的刺客服裝才特意穿上的.這套刺客緊身裝外面掛滿了各種武器,從攀爬的鉤索到遠程弓弩什麼都有.一開始看她們身材都只是正常,現在看她們才是真的纖細苗條,衣服里面塞這麼多東西還不顯得臃腫的大概也就是她們這些用泥塑陶瓷人了,正常人是不會有這麼苗條的.

寬大的外袍並非戰斗裝備,脫了外套的侍女們速度明顯見長,一個個飛簷走壁快入閃電.我現在才知道,鬼王最後的王牌根本就不是那四個鑽石人,而是這些陶瓷侍女.那些石油人和金銀人就相當于皇帝手下的小兵和低級軍官,鑽石人不過也就是大將軍的類型.而這些侍女大概就相當于皇帝身邊的貼身侍衛一類,真論戰斗力還是這些侍衛比較猛一些,起碼鑽石人就沒讓我們這麼手忙腳亂.其實我們今天是比較倒黴剛好在通道里開戰,要是這里再空曠一點,能召喚大型魔寵助戰就好了.這些侍女最怕的其實應該是超大型的重量級魔獸,陶瓷再硬也是有極限的,被坦克那樣的大家伙拍一下,想不碎都不行了.

其實《零》這個游戲表面上看起來很不平衡,實際上只是因為他走的是循環平衡路線.一般網絡游戲要求每個職業之間都能平衡,也就是說排除個人因素之後每個人都能達到一樣的戰斗效果,不管是什麼職業都一樣.但是《零》的設計思路卻是循環平衡,也就是中國人最熟悉的一物降一物的道理.今天這次陶瓷人把我們這麼多高級戰力都給打的沒脾氣,但如果今天我一開始就知道這些陶瓷侍女很難對付,只要馬上召喚出飛鳥就可以了.

為什麼是飛鳥?因為他是唯一會使用震蕩波的魔寵.超高頻震蕩轉門克制堅硬物體,越是硬越倒黴.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在這通道里確實可以召喚飛鳥,但是召喚了也沒用.飛鳥沒有聲帶,他發出的超高頻震蕩來源于他的外骨骼系統,只有在告訴飛行中向骨骼腔內充入高壓氣體,然後震動肌肉,並通過帶有高壓氣體的骨骼腔共鳴產生超聲沖擊波,因此在這種山洞環境內飛鳥就算能飛行也不敢把速度加的太快,沒辦法產生震蕩波.

就是因為這些原因我才說《零》是做的循環平衡,一物降一物,而且地理因素也被巧妙的融合到了游戲中,不象一般游戲表面上說什麼包含地理因素,實際上全是用屬性數字強行修改的戰斗狀態,比如很多游戲中騎兵在平原戰中會被強行增加幾點傷害值,這就是把地形因素屬性化了,並非是真正的制造地理環境來影響戰斗.不過別的游戲那樣設置也是可以諒解的,畢竟《零》這樣的游戲是以物理運算引擎為基礎的,沒有這個物理引擎就無法在程序上實現真實環境模擬,但是運行物理引擎後服務器的負擔會成幾何級數的方式增長.除了龍緣的女媧系列超級生物電腦,目前世界上還沒有能負擔這種運送的計算機,所以也就沒辦法使用真實地形參數影響游戲.這不能怪那些游戲設計者,他們也知道《零》這樣的設置最好,但他們沒有那樣的服務器,只能放棄最好的方案采用比較落後的方案.

不過就目前來看,我到甯可《零》使用的是那種落後的運算模式,沒有這個該死的洞穴,我起碼有三十種辦法把這些陶瓷侍女全都給干掉.

"小心."我正在郁悶中,忽然和一個鈴音騎士對戰的侍女突然轉向向我這邊沖了過來,我變成了被兩個陶瓷侍女前後夾擊的狀態.

"獸化."我在瞬間完成了帳號切換,變成紫日之後再迅速獸化成狼人,雙手左右伸開同時頂住了兩個侍女的頭.她們的匕首這個時候離我的身體還有段距離.這就是變狼人的主要好處之一,胳膊比人家長.

"躺下吧你!"玲玲從遠處跳過來就勢一個跳斬把前面的侍女一劈兩辦,我抓著另外一個侍女旋轉起來扔向遠處砸翻了一個侍女.再次切換回銀月狀態,一抬手把太陽之矛扔了出去,剛好一穿兩個.

我們全體重新聚集到一起,侍女們也回到了鬼王身邊,不過她們只剩三個人了,加上鬼王自己也才四個人.

"知道厲害了吧?"我看著鬼王."居然跟我玩詐降,你還真是好膽量啊!"

鬼王嬉皮笑臉的道:"那不是我不自量力嗎!既然已經證明了您的勇武,不如我真的投降到您的手下如何?"

我解除了戰斗狀態,對鬼王道:"剛開始我確實是想把你干掉的,如果你當時真的投降,我也會殺了你."鬼王聽的眉頭一皺,不過我很快就著道:"但是你的反抗讓我改變了主意."

鬼王一聽有門,馬上又有了希望."不知道您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

我笑了笑:"其實很簡單,破財消災你懂嗎?"

"懂."鬼王一聽就來精神了."但是,我沒有錢啊!"

"財不等于錢,黃金白銀確實非常有用,但這個世界上錢買不到的東西和它能買到的東西差不多一樣多.我現在需要的就是錢買不到的東西,但是這次我不是用錢買,而是用你的命來買."

"您想要什麼?"

"人偶的制作方法.上次從你那里弄了一些回去,但是研究出來的人偶總是不如你做的好用,而且很多方面都表現的呆呆傻傻的,沒多大實用價值.更何況這次相間,你居然還搞出了幾個新品種,尤其是最後的這些陶瓷侍女,我很喜歡.從她們的表現上看她們應該是具備中等以上智慧水平的,而且相當的忠心.這麼好的東西我當然不會放過.你如果願意教會我的人怎麼做出和你這些一樣的人偶,我就放過你.這是個交易,有你的技術買你的命.強買強賣的事情我是不會干的,你自己考慮吧,不答應也沒關系."

鬼王小聲嘀咕著:"你這也叫不強買強賣,不賣我就沒命了,哪敢不賣啊!"

"你說什麼?"

鬼王沒想到我耳朵這麼好,趕緊大聲解釋道:"我是說您寬容大量居然這樣便宜我,我怎麼能再藏私呢!我非常願意完成這個交易."

我微笑著道:"很好,那我就不要你的命了.這三個剩下的侍女的命我也給你留下了,算是附贈品.你打算怎麼教我的人?"

"這個傳授方法比較複雜,我又沒寫過什麼記錄,大概要見到那些制作的人才能面對面的傳授了."

"那好吧.你跟著我就行了,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等一等."

鬼王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他等,不過他很快就知道了.這個通道本來就快挖通了,但是鬼王卻被堵在了這里,原因就是半路上挖到一塊巨大的黑鋼岩結晶體擋住了通道的去路.這種黑鋼岩結晶體是一種很有用的礦石,雖然很多人都不知道它到底是干什麼的,但是只要提前一下之後誰都認識它,因為這黑鋼岩結晶體就是黑鑽石原礦.只要用魔力裝置抽取其中的黑鑽石精核重新鍛壓就可以得到上品黑鑽石,那可是一種比黑水晶還要牛的超級黑暗系寶石.眼前這塊黑鋼岩結晶體全部分解完之後少說能產出三四公斤高純度黑鑽石,誰要是在市場上喊一句我要賣黑鑽石,馬上就能讓一群亡靈法師打破頭.

開采礦石對我來說不算什麼大事,好歹我還有九千多邪靈騎士外加一個開拓者可以幫忙.很快這個大家伙就被我們給弄了下來.直到它被弄下來我們才知道他實際上比我們估計的要小很多.這塊黑鋼岩結晶體面積確實很大,向兩邊挖了半天才到邊,但是它的厚度太小了,所以體積沒有預計的那麼大.按這個體積,能抽出三四兩重的純黑鑽就不錯了.

敲碎了這塊大家伙放進鳳龍空間,然後我們帶上鬼王離開了這個山洞直接去找那個空間薄弱點.

冥界和人間的薄弱點就像兩個地方之間的通道,這種地方聚集的妖魔鬼怪數量非常龐大,不過真過的去的並不多.我們的穿越到是沒什麼麻煩,小龍女會通冥術,只要人不多就能一把帶過去.我把大部分魔寵收回去,小龍女帶著我和鬼王以及他那三個侍女返回人間也不算超載.

回來之後事情就好辦多了,先飛回支點城,然後直接傳送回艾辛格.玫瑰在我進支點城的時候就知道我回來了,到艾辛格這邊時她已經在等著我了,而且真紅和金幣也跟在她身邊.

真紅看到我之後是一臉的期待,不過我卻只能讓她失望了."不好意思,情報可能有問題.我到那地方的時候對方正在設計害我,我沒辦法找到那個攜帶最後一瓶聖血的日本人.之後我們從人間到到冥界,實在沒辦法尋找了."

看到真紅暗淡下去的神色,玫瑰馬上安慰道:"真紅你也別泄氣,東西只要還在我們就一定找的到,我會讓情報部門再加把勁的."

真紅也是比較開朗的人,雖然情緒低落,卻沒有什麼過激反應."我知道這東西不好找,你們不用擔心我.不完整的國器也是國器,我不會太在意的."

我信誓旦旦的保證道:"真紅你放心,我保證一定幫你把最後的那瓶聖血找回來幫你完完成國器的組裝.這才是第一次行動,沒找到也不算什麼,要是百發百中,那我們的情報部門也太厲害了不是嗎?反正有系統保護,沒有人可以把那瓶聖血抹殺掉,所以總還是可以找到的."

金幣也上來安慰了真紅幾句,然後帶著真紅離開了,我轉身把鬼王拉了過來."給你介紹下,這個是我新抓的俘虜."

"我抗議."鬼王舉起一只手."我和你做過交易了,我應該是自由人了."

"抗議無效,你還沒教會我的人,在此之前你依然是俘虜."

鬼王郁悶的沒再說話,我對玫瑰道:"雖然這家伙不怎麼友好,不過他的技術很不錯.記得上次我弄回來的人傭嗎?那都是他的東西,而且這次他又有新發明了,走,我們現在就帶他去設計部門,相信很快我們就可以量產人偶了.雖然這些東西戰斗力不高,但自己造的東西又花不了多少錢,一旦量產,用數量壓過去也一樣不錯."

我的豪言壯語說的是滿不錯的,但實際情況往往不象想的那麼簡單,至少人偶量產就是這樣.

鬼王被帶到了我們的實驗工作室之後簡直像進了玩具店的孩子一樣興奮的到處跑,這個看看那個玩玩,還不斷的詢問身邊的人這些東西到底是干什麼用的,只不過我們的技術員暫時還不知道這個家伙是誰,所以都沒搭理他.

鬼王終于意識到沒有我在這里他是什麼都干不了的,于是又老老實實的跑了回來求我幫他介紹一下.我拍拍手吸引周圍研究員的注意."魔偶研究組的過來集合一下,給你們安排點工作."

很快就有一群人圍了過來,其中領頭的三個分別是沃瑪,倫德和諾琳.沃瑪是本行會的技術總監,平時都在魔晶動力研究所.倫德和諾琳這兩個NPC,一個是佳哈這個人偶專家的徒弟,另一個是最完美的魔偶,當然也要在這里幫助搞研究.

鬼王對前面兩個人都沒什麼反應,但是看到諾琳之後他的眼睛頓時大了三圈."你你你……你是人造生物?"

這次到是讓我稍微感到了一點點驚訝."你看的出來?"

鬼王可能是太激動,忘記了他的小命還捏在我手里,很不耐煩的道:"再精良的魔法人偶也還是人偶,當他能被稱為人的那一刻我到有可能認不出來,但現在是不可能的.不過她和我的研究不一樣,似乎是借助了很多別的什麼東西."

"那你的研究是什麼樣的?"諾琳很有興趣的問道.

"我的研究是以靈魂為基礎的."

"靈魂?不是以基本機械為基礎嗎?"沃瑪也問道.

"當然不是."

倫德也加入進去:"這麼說來你懂的滿多的嗎?趕快說說你的心得."

"說到這個嗎……!"

我靠!本來還打算幫鬼王介紹一下,這到好,這幫家伙全都是見面熟,聊著聊著就向工作區走了過去,完全把我給忘了!算了,反正他們都是在我的利益服務,沒有老板會嫌員工太兢業的,讓他們好好溝通吧!

跟著他們到了實驗區,鬼王看到了大量以前他想都不敢想的東西,其中一些是他以前搞不到的特殊材料,另外一些則是價格高昂的超級加工設備.比如說那個一次性灌模設備就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東西,那玩意可以用流水線的方式加工人偶,而且可以精確的控制每一個人偶的特點.只要你造的還算是人形,不管你要什麼面容和裝扮它都能加工出來,而且順便還能做第一遍的大致脫水,保證燒制的陶人有一定的韌性又不至于因為太軟而發生變形.

鬼王看了半天才道:"這東西你們從哪搞到的啊?好誇張的能力啊!"

沃碼得意的道:"你知道這是干什麼的嗎?"

"本來不知道,但看了之後大致能明白它的功能.不過我是越看越驚訝,這麼好的東西我要是有個一台兩台,我的人偶大軍也不會……唉!好漢不提當年勇!"

我知道鬼王什麼意思,他是想要是有這種設備,他的那些人傭數量起碼翻好幾十倍,我就算再厲害,面對那麼多的人傭還是會輸的,至少我肯定抓不到他了.說實話這個機器的生產速度我是見識過的,這東西做人傭就像打年糕一樣,一下一個,速度那叫一個快.

倫德拍拍鬼王的肩膀道:"你為什麼會想到從靈魂開始做人傭呢?我之前接觸的魔偶都是以機械為基礎,魔法陣也僅僅是為了方便指揮而加入的,後來會長帶回了你造的那種人偶我們真的很驚訝."

鬼王有些滄桑的邊回憶邊說著:"我也是沒辦法啊!那時候我還是個仙門的小學徒……!"

"你是仙門出來的?"我被鬼王的話搞愣住了.

鬼王有些生氣的道:"別打斷我."

"好好,你繼續."

"一開始我確實只是個小仙童,師傅剛收我入門沒兩天,沒想到就遇到了那次萬妖大會.之後妖魔們開始不守規矩到處濫殺無辜,仙門也被干掉了不少高手,結果眾神發怒開始合力制造乾坤葫蘆.妖魔們知道這葫蘆的厲害,想要提前破壞這個掉乾坤葫蘆,眾神仙就和他們打了起來為葫蘆護法.那一戰真是殺的天昏地暗,直打了三天三夜才結束.最後的時刻乾坤葫蘆終于完成,一下之間就把眾妖一起吸了進去,但是當時我站的太近,被一個妖魔抓住一起帶入了葫蘆中."

"所以我才會在葫蘆里見到你是嗎?"我終于知道為什麼鬼王自稱是仙門的弟子卻進了裝妖怪的葫蘆里了!

鬼王沒回答我,而是繼續道:"當時葫蘆里全是妖魔,他們非常氣憤被吸入葫蘆內,正好發現我這個仙門弟子,當時就想殺我泄憤.但是其中有一個妖魔說只殺我一次太便宜了,于是他們殺死我之後又向我的靈魂中輸入妖氣,使我靈魂不散.我本仙門中人,沾了妖氣就再也回不去了,可我又不想和那些妖魔混在一起,所以我才獨自躲到了葫蘆底下的出口處.當時乾坤葫蘆制造的匆忙,底部的法力輸入渠道沒有關閉,就留下了一個大洞,也就是你後來見到的那個通道.這個秘密只有我知道,但是妖怪們不知道.我沾染了妖氣回不去仙門,又不能和妖怪們一起,所以干脆在這個通道把守,也算對仙門進了份心力.不過那個通道位置隱蔽,妖魔們根本就沒發現過那里可以出去,所以我說是把守,實際上什麼事情都沒有.閑來無聊的時候我就會捏些泥人灌些法力做成石傭,後來我在想,要是自己能還原成人該多好,于是我就開始研究怎麼把靈魂輸入到人傭之中."

沃瑪道:"所以你會從這個偏門開始研究是嗎?"

鬼王道:"也不算偏門!仙家點兵術和紙人術實際上都有一些類似的能力,只是以前仙門的人覺得這些東西不過是小玩意,所以沒向這上面發展而已."

"那就是說你自己後來研究出結果了?"諾琳問道.

鬼王點點頭:"對紫日他當時找到我的時候我的石人已經很多了."

我點點頭證實道:"給你們帶回來的樣品都是他那時候造的,當然大部分都被打碎了,能帶回的不足千分之一."

鬼王得意的道:"當時其實我已經發現了很多種提高石人能力的方式,只是乾坤葫蘆的設計就是為了封住妖魔的靈氣來源使他們逐漸退化並全部滅亡,因此葫蘆內是一點靈氣也收集不到,所以找不到外面很常見的那些帶有靈氣的材料,因此也無法提升石人的力量."

我點點頭道:"難怪這次你的人偶厲害了這麼多,原來是因為上次的材料不好是嗎?"

"那當然,要是當時有現在的材料我也不會被你趕出來了."

"那到未必."

"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的制造技術是最好的."

沃瑪道:"那趕快教教我們怎麼個做法?"

我本來以為鬼王該傳授知識了,誰知道他卻突然對我道:"我要修改條件."

我把眼睛一橫:"反了天了,你還敢跟我做地起價怎麼著?"

鬼王慌忙搖頭:"不不不,傳授還是要傳授你們的,但是我想更改一下請求.我想能夠在這里參加你們的研究,你們這里的實驗器材和材料都是我以前做夢都想要的東西,現在終于看到了,我實在忍不住.就算我教會你的人,畢竟不如我自己做的好吧?再說多我一個研究人員你也不在乎的是吧?"

我稍微想了一下,鬼王說的確實很對,你派留學生跟別人學東西,肯定不如直接把對方教授直接弄回來效果好,這是肯定的."那好吧,你可以留下."

鬼王立刻又伸出一個手指:"最後一點,希望幫我保密,我不希望仙門知道我的消息."

"行."

得到許可的鬼王立刻歡快的指導我們的研究人員.他先看了我們根據他的研究搞出來的改進型人偶,然後才道:"你們的研究方向實在是有問題,不過我不得不說你們還真是財大氣粗.明明方向不對,你們愣是拿錢砸出了一條道來.現在這個人偶被你們搞的真是沒話說,完全一個大雜燴啊!"

"那你說怎麼辦呢?"沃瑪道:"我們行會的鋼鐵魔偶在攻擊力上遠超你的人偶,防禦力也基本相當,只是體積偏大,而且反應速度相對緩慢.最重要的是你的人偶具備相當高的智力,這是我們最頭疼的問題."

鬼王道:"我已經說了,人偶是以靈魂為基礎的,既然本來就是個人,智力當然高.你們這些大家伙全是鋼鐵造的,本身又沒有靈魂,當然就比較笨重."

"你是說每個人偶都得加入靈魂?"

"對."

"那靈魂怎麼找?"

鬼王拿了個筆在旁邊的白板上邊畫邊說:"最好的靈魂是自願成為人偶的靈魂,比如她們這樣."鬼王把他帶的那三個陶瓷侍女推到前面來."她們身體里的靈魂原本都是受苦受難的冤魂,他們不能轉世,但又想具備身體,所以我幫她們制造了這個陶瓷身體.這樣的靈魂制造出來的人偶不但智力高,而且具備自主思維,辦理一些高難度的事情也完全沒有問題,除了沒有野心之外和正常人是沒有區別的."

"可是這樣的靈魂並不好找啊?"沃瑪提了個比較實際的問題:"我們行會制造人偶是為了能量產並上前線作戰,如果需要專門收集靈魂還怎麼量產啊?"

"其實這個很簡單.這種自願的靈魂可以保留智力和記憶,只是多得了個身體,所以這個魂魄並沒有任何損失,相對的自願者就會比較多.但是我也知道這樣的靈魂可能無限制的供應.但是我還有別的辦法.當初在乾坤葫蘆里的時候就是這樣,那里只有妖魔的靈魂,我怕做出來的人偶跟我搗亂,所以選擇先摸掉他們的荒魂再進行融合."

"抹掉荒魂?"

"對.魂魄魂魄,一共是三魂七魄.荒魂管的就是思想,一旦沒有這個荒魂,魂魄就成了無意識的白魂."

"白魂也可以用來做人偶嗎?"我一聽這個就來勁了.別的我不知道,白魂我們多的是.

鬼王肯定的答複道:"就是白魂,我都是把妖怪們的魂魄變成白魂,然後才裝進人偶中的.這樣制造出來的人偶沒有自主思想,但是能理解你的命令並按照命令執行,而且會有基本的反應能力,非常適合做成小兵,那些自願的靈魂就做成高級的指揮官類型."

"這樣也行嗎?"我真是佩服這個家伙,居然能用白魂制造人偶.

鬼王道:"有了魂魄事情就完成一大半了,剩下的就簡單多了."

沃瑪道:"我說怎麼我們造的人偶和你原本的那些差那麼多,原來是沒有靈魂!"

鬼王道:"現在你們先去搜集一些靈魂來,我再教你們之後的步驟."

一直站在旁邊沒說話的玫瑰忽然道:"說到自願的魂魄,其實我知道個辦法."

"什麼辦法?"

玫瑰的辦法就是免費送身體的廣告.艾辛格原來就是三大冥都之一,雖然後來獨立出來了,但是鬼魂依然多的要命.可以說艾辛格有一大半都是鬼居民,其他生物連三分之一都不到.自願的人偶制作對靈魂本身來說沒有任何損失,而且還能得到身體,這個誘惑對大部分鬼魂都很大,所以玫瑰只不過稍微做個點廣告就吸引來了無數的鬼魂,連鬼王看了都搖著頭說我們這里群眾基礎好.

自願魂魄這麼多,白魂就更多,直接從聚靈塔上抽,要多少有多少,而且那些魂魄都帶著戾氣,做出來的人偶反而更有殺氣.

制作人偶的第一部是先准備靈魂,我們很快找來了第一個實驗體的靈魂.按照玫瑰的想法,既然將來是要用做高等事物的人偶,所以靈魂的質量要高一些才行.這個鬼魂可是從幾千萬鬼魂中一個個篩選出來的超級精英鬼魂.

鬼魂准備好之後由鬼王指揮制造了一個符咒,然後要鬼魂附著在符咒上.沃瑪迅速照樣子雕刻了一個模版,鬼王問她干什麼,她卻說一會再揭曉.符咒做完鬼魂附身到符咒上,之後就是把符咒燒成灰,這個過程中鬼魂需要承受一些痛苦,但這是必然的,實在是沒辦法省略掉.

第三部,把燒完的灰和制造材料混合.根據鬼王的經驗,不同材料的質量對最後人偶的實際效果和能力有著很大影響.據他說目前為止發現的最好的材料應該是水晶,而且以黑水晶為最.不過我們雖然大款卻還沒到能拿黑水晶量產的地步.鬼王在知道黑水晶無望之後本打算用陶土,從他的侍女身上就知道這種材料也不錯.不過我們這邊卻沒按照他的想法做,而是實驗了新材料.根據現代經驗,複合材料通常比單一材質要好,所以我們使用了一種混合有大量特殊物質的陶土,理論上還是燒制陶瓷人,但實際上其中有不少好東西,包括水晶粉.我們的想法是通過水晶粉這種材料的添加比例來控制人偶的質量.工業生產要求的是規模化和可控化,不能精耕細作,不要求最好,但一定要最快.混合粉添加法是最合理的辦法.

把這種被成為一號混合土的材料和符咒的灰燼摻到一起攪拌好,然後想辦法做成需要的形態.這方面我們決定征求鬼魂們自己的意見,畢竟是他們要用的身體,改成他們希望的相貌對我們沒什麼關系,對他們卻有著心靈撫慰的效果.

形態確定之後就是顏色調整,不要以為陶瓷的顏色是之後上上去的,這些顏色是燒制之前就確定好的,必須先把顏色和圖案弄上去才能開始燒.這些顏料之前並不是彩色的,上去之後燒過才會顯色,所以必須先上色再燒.這個方面和外形一樣需要鬼魂們自己選擇,不過我要求他們都要在身上統一位置留下本行會的標志做為軍隊記號.

顏色也完成之後就是燒制過程,這個過程需要的是火焰種類的挑選和溫度控制.在這里溫度實際上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火焰.魔法人偶需要有靈氣的火焰燃燒過才可以獲得最好的效果,所以我們干脆直接上三昧真火,反正太上老君用這火煉丹,想來靈氣應該夠足了.

鬼王在這邊指揮我們做,沃瑪在旁邊指揮別的設計人員調整著一些奇怪的設備,顯然正准備著另外一種東西.

燒制完成後就是最重要的結尾步驟,使用一種鬼王專門制造的特殊液體在空中畫出一個魔法陣,然後念動咒語.光芒一閃,魔法陣射入了人偶身體內,那個人偶像被打了一拳一樣踉蹌著後退,險些摔倒.

我們同時反應過來,能踉蹌著後退就說明完成了.要不然它應該直挺挺的倒下去才對.

那個鬼魂看到自己的新形象樂的滿屋子亂跑,我們好不容易才讓他安靜下來接受測試.實驗到是很快,結果是新人偶的特性明顯比鬼王自己那些陶瓷侍女好很多,可是問題依然存在.這個人偶依然繼承了這些人偶一貫的特點——攻擊力弱.

我雙手交疊在胸前,看著這個家伙."鬼王,你有辦法改進一下嗎?這個戰斗力上不去,光防禦強可不行啊?"

諾琳道:"把機械魔偶裝在里面不知道行不行."

沃瑪道:"融合可能有問題."

"至少可以試試看啊?"

實驗經費充足的好處就是可以浪費式的做實驗.那個剛融合的人偶被我們重新敲碎,這樣里面的靈魂才能出來.那家伙到外面了還在抱怨自己沒過癮就被拉了出來.

新實驗想法相對簡單,先把鋼鐵魔偶的內骨架完成,然後用混合土澆灌全身代替肌肉之類的東西.一個鋼鐵骨骼陶瓷肌肉的人偶很快就做了出來,實驗結果幾乎讓人暈倒.不是戰斗力太強,而是根本沒辦法動.

"魔力干擾!"沃瑪說了這麼一句之後就開始看著魔偶發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十五章 鬼王是恐怖份子     下篇:第十二卷 第十七章 技術儲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