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三十二章 瘋狂的新法案  
   
第十二卷 第三十二章 瘋狂的新法案

"是什麼?"槍神問道.

"那就是我對亡靈生物具備全系威壓的同時還具備很高的亡靈生物全系友誼度,再加上我的通靈屬性."

"那又怎麼了?"槍神這家伙依然不理解.

"怎麼了?這都不明白?這種好感度之下的亡靈是可以談判的笨蛋."

"談判?和怪物?"

我沒理他,直接走出了藏聲的樹林.英靈立刻就發現了我,但是威壓和好感度的雙重作用下他顯得很猶豫.威壓和好感度雙屬性並不會互相干擾,威壓只是一種原自實力的壓力,會讓能感覺到這種實力的生物攻擊我之前先考慮一下.好感度則是純粹的親切感,也能起到防止亡靈主動攻擊的效果.

"你好,我叫紫日,能和你談談嗎?"我主動向英靈問好.

他沒回答我,只是盯著我看,而且他的手一直放在劍柄上,需要的時候隨時能拔出來.

"我想你應該知道現在的情況,我們……"

我的話還沒說完英靈就開口了."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我不記得了!"英靈的聲音粗壯而沙啞,而且好象是從一個巨大的鐵皮筒里傳出來的,居然還帶著和聲,聽起來不是很好聽,不過我想女孩子應該會喜歡這種聲音,因為很有男性特質.

這家伙居然不記得事情的經過了,按照小龍女的說法,來保護這些塔的妖怪都該是自願的,沒道理會不知道事情的原因.這個英靈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唯一原因就是失憶,而這種情況我見的多了.百分之八十的大巫妖都不記得自己之前的人生,因為亡靈法師轉職巫妖的過程中死亡率高達七成,剩下的三成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會失去之前的記憶,這就是一個人想要強行變成半神必須付出的代價.

這個英靈之前只是個稍微有些實力的戰斗性靈魂,多次強化後肯定是跨越了巫妖相同的台階進入了半神的階段,在轉化過程中他失去記憶了.這種失憶應該是永久而不可逆的情況,因為從沒有一個巫妖會恢複記憶.當然巫妖們經常會以回憶狀回想當年,實際上那並不是裝出來的.大部分巫妖還是亡靈法師的時候就知道轉化過程的副作用,所以他們會提前把生平的記憶記錄在一個水晶球里,等轉化完成之後再由事先設置的延時釋放機構把記憶重新灌輸回去,這就不用擔心失憶的問題了.不過這招對這個英靈沒用,因為他本來就是不是亡靈法師,再說這次晉級也不是他有所准備的,根本不會預備水晶球記錄記憶,失憶是必然的結果.

嘿嘿,既然他失憶了,那就好辦了.拐騙良家亡靈這種事我也干了不是一次兩次了,不在乎多來幾次.

"你不記得現在的情況了嗎?"我很認真的樣子問道.

"我不記得了."英靈看著我:"你是誰?我感覺……好象……我們應該是認識的."

"你這麼覺得嗎?"

"是的."

我笑了笑:"不過很不幸,我們不是真的認識."

"那我的感覺……?"

"這是因為我的亡靈屬性.你是亡靈族,我則具備亡靈族的親密屬性,所以你會覺得我們很熟悉."在這種小事情上最好是不要說謊,誘拐也是門藝術,完全說謊是肯定會穿幫的.

英靈想了一下就相信了我的話.他雖然失憶,人卻不傻.他知道這個情況下我就算承認我們認識他也不得不相信,所以我沒騙他的必要,而我主動說出我的屬性反而顯得我很坦誠.

"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會在這里嗎?"

我笑了起來,說謊時刻到了.當然,現在依然需要真話假話摻著說."其實你現在的任務是消滅我們."

本來槍神他們還隱藏在樹後面,一聽我的話槍神立刻忍不住跑了出來,我的魔寵都很了解我,他們沖上去想把槍神給拉住,結果沒能成功.這小子動作太快一下就沖了出來."紫日你腦袋壞了?他失憶你就直接說我們是朋友不就得了?"

英靈沒有臉,所以不會做出表情,但是我相信他的心里肯定已經徹底亂套了.雖然聽說他的任務是要干掉我們,但是他本能的覺得不該和我打,所以他沒有馬上翻臉,而是對我道:"你真的確定我的任務是干掉你們."

"當然."說話的不是我們的人也不是英靈,而是鬼手信長.這家伙剛剛一直躲了起來,現在卻突然冒了出來."英靈,干掉這些家伙."

英靈看了看鬼手信長,眼中的紅色火焰閃爍了幾下,明顯相當猶豫."讓我先搞清楚狀況可以嗎?"

鬼手信長立刻咆哮了起來:"沒什麼為什麼,我花了那麼大的價錢把你們請來,現在你又吸收了那麼多的力量,為的就是干掉他們."

"可是我為什麼要相信你?"英靈一個問題把鬼手信長問的差點嗆死.

鬼手信長剛要說話被我先一步截斷."英靈,他說的是事實.我們和他是敵人,他為了對付我所有收集了大量妖怪過來布置了一個大陣,在這樣的陣法中死亡的守衛生物的力量會被傳遞到別的守衛生物的身上,你是這里最後一個守衛,所以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你身上,導致你強行進化成了半神狀態的英靈.你失去記憶就是因為這次進化.你的記憶雖然喪失了不少,但是基礎知識應該都還在,我說的情況你應該知道吧?"

"不錯,如果我的力量在短時間內確實曾經大幅度提升確實可能造成失憶."

我繼續道:"你就是他請來對付我的守衛,而我不希望和你戰斗,如果你願意的話跟著我干怎麼樣?"

"我……?"英靈開始猶豫了.之前的記憶喪失導致他把自己的過去全都給忘記了,現在能記得的都是些基礎知識,這就使他對所有人的觀感都被清零了.現在任何人在他面前的表現都會被重新審視,不存在地區性的好感和先入為主的特點.而在公平表現下鬼手信長肯定沒我魅力大.好歹我也是魅力值超高的存在,加上亡靈系好感度和威壓,只要我不主動辱罵或者攻擊亡靈,他們都會很願意跟著我混的.鬼手信長唯一的優勢就是他是鬼族,天生帶著亡靈類操縱能力,所以可以請到大堆的妖魔鬼怪.

鬼手信長看到英靈有些松動的征兆,馬上叫了起來:"你不能違背信義."

"可我不記得了."英靈很直爽的回答著.

我對鬼手信長道:"你有和他簽合同嗎?"

"合同?"玩家之間為了防止欺詐很少不簽署合同,但是反過來因為NPC的高信譽,很少有玩家想的到要和NPC簽合同,鬼手信長只是想著調集妖怪參戰,他哪想到過要跟妖怪們簽合同.

槍神總算明白我的意思了."既然沒合同,那就沒有約束力,而且你說當初答應就答應嗎?這里又沒有人看到,唯一的當事人還失憶了,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英靈也下定了決心要放棄鬼手信長,立刻道:"我決定了,不會再幫助你,起碼現在我是中立的."

我立刻向夜月使了個眼色:"聽到了?他說自己是中立的."

夜月立刻露出了一個異常嫵媚的笑容轉身面對鬼手信長."你現在是一個人了,我們來樂一樂吧?先來段健身操."說著夜月已經沖了上去,六柄蛇劍上下飛舞,打的鬼手信長不得不連連後退.

小鳳突然翻身跳了起來然後在空中變成了一柄劍落向夜月:"用我吧."夜月收起一柄蛇劍接住了小鳳變的火焰劍,一下和鬼手信長的東洋刀對磕在一起.兩個人的力量明顯不是一個級別,鬼手信長再厲害也是玩家,基礎力量方面肯定不是魔獸出生的夜月的對手,不過更可怕的是他的刀居然只是一接觸就被燒的通紅,小鳳變的火焰劍果然溫度不低.

夜月看看手里的火焰劍突然向著前方猛的一揮,一道火焰順著地面直接燒了過去,嚇的鬼手信長連忙跳到了一邊.這個家伙知道現在再和我們打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借著跳到一邊的機會再次起身跳向後方,幾個起落就跑的不見影了.夜月把劍向天空一扔,火焰劍在半空變成火鳳凰,然後又以人形重新落地.

我轉身看向英靈:"願意跟我走嗎?"

"我不習慣住在人類城市中."

"我可以建造一座亡靈之城,再說我也很少出現在城市中.你看怎麼樣?"

"成交."

無損搞定,拐騙亡靈比直接擊敗他再抓成魔寵要簡單多了.我先給英靈起了個名字叫國王,因為他說自己隱約記得自己以前是個指揮者.我估計他可能以前是個將軍,跟著我可以指揮大批亡靈,剛好能發揮他的特長.

國王被算做人形魔寵,出乎意料的是他的兩個魔寵位置居然是滿的.這之前只有艾美尼斯成為我的魔寵時帶著一個開拓者而已,而這個國王居然一次就給我帶了兩個魔寵進來.

國王自己的屬性還算不錯,畢竟強化了這麼多次,基礎屬性相當誇張,不過因為我身邊的魔寵全都是罕見的強力戰斗魔寵,所以這點反到沒什麼突出了.真正讓我比較喜歡的是國王的特殊屬性,第一個是國王可以增加對亡靈系的好感度,第二是他的技能.國王的技能中也有死亡迷霧,和我的技能可以重疊使用,當兩種迷霧同時展開後迷霧中的活體生物都有可能逐漸被轉化成亡靈生物,而且還能主動壓制非亡靈系生物的屬性.另外還有個技能叫靈魂捕捉,這個技能讓望國王吸收生物身體上的靈魂強化自身屬性.這個強化不是暫時的,而是永久性強化,也就是說國王的後期發展度很高,他殺的生物越多就會越強.另外這個技能對玩家使用時還有一個副作用,那就是被殺的玩家將額外的掉一級.這級不影響正常死亡懲罰,只是額外多掉一級.

國王的兩個魔寵比他還有趣.這是兩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小家伙,穿著一身很樸素的唐裝,看起來就像一對瓷娃娃,非常的可愛.不過一看他們的名字差點沒暈過去.那個男孩叫魑魅,女孩叫魍魎,連起來就是傳說中最難纏的魑魅魍魎,號稱鬼界中僅次于鬼王的超級大麻煩.本來國王這個家伙買一贈二我就很滿足了,沒想到還會送來兩個這麼有個性的小家伙.其實魑魅魍魎也算人形寵,只可惜已經掛到鬼王的魔寵格之下了,要不然又能幫我多賺兩個魔寵位置.

魑魅是個小男孩,看起來很靦腆的樣子,只要身邊有人,就一定會抱著人家的腿.不過你可別以為他抱人腿是和你撒嬌,這是在吸收陽氣,只要被抱住就會不斷的損失生命值,當生命值見底人就掛了.而且在他抱著你的過程中,攻擊他等于攻擊你自己,不過和你平時攻擊自己不算傷害的情況不一樣,這種攻擊會算傷害,只是傷害加到你自己身上而已.想擺脫他除非他主動放開,或者你有辦法用針對亡靈的魔法把他震開,不然的話就干脆等死算了.都說閻王好說小鬼難纏,看到他的屬性我總算明白一點了.魍魎這個小丫頭和魑魅的屬性基本差不多,不同的是她抱住人之後吸收的是魔力,一旦魔力見底一樣會造成立即死亡,而且她還有個更麻煩的問題是她有時候會沖你笑.看到魍魎的笑容相當于中一次魔力紊亂術,之後一定時間內使用魔法時消耗翻倍.同時魑魅這個小男孩也具備特殊手段——哭.他只要一哭起來,聽到哭聲的敵對勢力人員會出現雙倍損傷,而且任何傷口都將無法愈合,即使用治療術也得好幾次才能完全驅散這個效果.

總的來說國王戰斗力很強,而且發展潛力無限大,魑魅魍魎則是超級輔助型生物,絕對能把人活活煩死的那種,總算沒浪費我花這麼大勁收服他們.

因為鬼王放棄把守定星塔,整個大陣已經徹底失去了鎮守力量,我們周圍突然變的明亮起來.陣法上各個結點全都向上噴發出了高強度的能量光束,這是發陣即將失控的征兆.

本來我還在等著大陣消失好閃人,小龍女忽然發現情況不大對."這不是解除陣形的狀態,該死的混蛋在陣法里加入了一旦被破壞就自動起爆的設置."

"什麼?你說這地方要爆炸了?"槍神問道.

"對."

看槍神有些慌張我馬上伸手制止."別緊張,我們還有個雙保險呢!"

槍神一聽立刻放松了下來:"那你趕快打開啊."

"OK,不過你的錢?"

"按照之前約定的付給你就是了."

"哈哈,合作愉快.夜月,打開空間,讓他們全都進去."

夜月瞬間張開了自己的洞府空間,來不及解釋我就把槍神他們一起推了進去,然後我自己也跟著跳了進去.空間門在我們全部進入後立刻關閉,誅仙大陣幾乎同時起爆.轟的一聲真個陣內的空間全都被一個巨大的力量撕裂了,這種破壞空間的力量根本沒法抵抗,要是我們留在里面肯定完蛋.鬼手信長這家伙還真夠狠的.不過說起來,其實鬼手信長身邊那個神野一戶比鬼手信長更危險.之前以為他是個非主戰職業直一直沒怎麼注意他,現在想來,這個家伙既然能成為日本第二代領導者必定是有兩把刷子的.而且仔細想想,我這段時間平凡落難實際上並非鬼手信長多麼強,而是這個神野一戶的陣法布置技術太強.這個家伙實際上比前台的鬼手信長更危險.

等了好半天估計外面差不多已經安全了我們才重新打開洞府的大門,此時誅仙大陣已經不存在了,各種空間通道的開啟限制也都沒了.我先把魔寵們全都送回了鳳龍空間.和槍神完成交易手續之後我們一起傳送到了支點城,從這邊的跨國傳送陣回到艾辛格,這邊已經快亂套了.之前所有聯系中斷,根本無法與外界聯系.玫瑰知道我和槍神身邊都帶著國器,這要是搞掉了那還得了?所以他正在集結部隊,並讓人到處去尋找我們的下落,一旦找到就可以馬上出兵救援.

看到我突然出現玫瑰立刻放下心來,連忙揮手讓大家先把集結起來的部隊送回原駐地,其他人則跟著我到了接待廳,尤西娜還在這邊等著呢,比諾槽可是她的手下,她不可能自己離開的.

和他們說了一下大概的情況後槍神便帶人准備走了,我們雙方可還是半敵對關系,沒什麼感情好序的.尤西娜當然也只好一起離開,我禮貌上還是和他們一起傳送到了美國的起點城,然後把他們送到美國國內的傳送陣上,算是徹底把他們送出我的勢力范圍.

槍神他們站到傳送陣上和我們揮手告別,我正打算幫他們啟動傳送陣,忽然感覺到眼前一黑,我被從游戲中隔離了出來.我身邊的人都不見了,周圍什麼也看不見,就像漂浮在無盡的虛空之中,沒有重力也沒有光線.

正當我打算研究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同時,一個白色的亮點突然出現在前方.光點迅速向我這邊飛了過來,幾乎一瞬間就到了我面前.這個時候我才看清楚光點原來是道白色的大門,只是剛才距離比較遠所有看起來像個點.一個柔和的女聲出現在我的耳邊."請不用擔心,這是全服務器同步廣播,游戲已被徹底截停,不會影響您的游戲進程.進入門內即可聽取廣播內容,此通告極為重要,請盡量不要下線."

我很好奇,什麼通告搞的這麼誇張,以前即使是服務器大升級也只是在游戲內發廣播而已,這次居然把游戲全部截停,這也太誇張了點吧?

我上前推開大門,里面是一個巨大的空間.這個空間感覺就像一個超級電影院,巨大是他的唯一特點.我出現的位置不是在電影院入口,而是正對著一個座位,位置上還有我的名字.我走過去坐上去,大門同時消失.

"老公?"我左手邊突然出現一道大門,門打開後玫瑰從里面走了出來."你怎麼在這里?"

"和你一樣從一個打開的大門進來的.過來這邊,這個好象是你的座位."玫瑰的座位就在我旁邊.

玫瑰剛坐下她背後的大門就消失了,但是另外一邊又打開一個大門,鷹從里面走了出來.我趕緊看了一下,果然我右手邊的位置寫著鷹的名字.我干脆站起來向後看了一下,好家伙,整個會場正在打開無數個傳送門,大量人員正從米面走出來.

"老婆,回頭看."

玫瑰回頭看了一下."怎麼全都是我們行會的人?"

鷹道:"我進來前聽說是全游戲的人都要參加的,可能是按行會分的會場.一個行會的人都分到一個電影院一樣的空間.我們行會的人大概都到了."

因為突然被送到這樣一個地方,大家都很好奇,所以會場里全是討論的聲音.我坐下來和鷹他們互相交換了一下意見,但是好象也想不到什麼可靠的答案,好在通告很快就開始了.

前方的大舞台四角突然突然打開了四個洞,四個攝象頭一樣的東西從里面升了起來.大廳忽然黑了下來,只剩台上還亮著,但是光線也明顯暗了下來.四個台角的激光器忽然全部啟動了,它們在舞台中央投射出一個巨型的三維人像.

"靠,這不是現任聯合國秘書長嗎?"鷹一下就認出了台上那個穿著西裝的人.

那個全析投影足有一百多米高,雖然會場很大,但是後面的人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到這個投影.目前這個投影還是靜止的,我知道這說明投影還沒結束.果然,另外一個人像逐漸出現在秘書長身邊.

"是主席!"這次是紅月叫的.作為中國人,自己的國家主席當然認得.我們全都愣住了.為什麼一個通告需要動用國家領導人的全析投影?

跟著出現的有美國總統,歐盟輪值主席,俄羅斯總統.四位超級政體老大加上一個現任聯合國秘書長,五個人的全析投影一出來就把所有人都搞蒙了.這五個人里除了聯合國秘書長的實際權利比較一般之外,其余四個都是隨便一句話就能讓一個小國家完蛋的人.這四位老大跟聯合國秘書長一起出現,其意義就不能不讓人懷疑了.不過懷疑歸懷疑,這五個人如果打算串通好了干點什麼,誰也別想攔的住.

五個靜止的投影忽然抖動了一下,接著全都開始恢複了運動,好象是已經和真人同步了.第一個說話的是聯合國秘書長.他站在一個講台後面對著台下的我們說著:"各位現場的,電視電腦前的以及龍緣網絡內的世界人民你們好.今天,我們在此發布一條面向全世界范圍的通告."秘書長的話明顯說明廣播不是只針對游戲用戶的,這應該是個世界性廣播.這個廣播目前正在所有已經知道的人類通訊方式中使用全頻道廣播,為了配合廣播,全世界的網站都被要求停網三十分鍾,此期間所有人不管訪問哪個網站都只會打開這段廣播視頻.而電視台更是全部轉到了這個廣播上來,任何電視台,包括私營電視台,膽敢不轉播,你就等著被本國宣傳部門關停吧.

講話還在繼續."應龍緣集團的要求,聯合國于去年前成立了人類倫理特別研討會.今天,研討會終于通過了一致意見.自此刻起,聯合國將承認龍緣正在運行的網絡游戲《零》中的高級智能類人形生命具備人權."

轟.台下爆炸了.不是炸彈爆炸,而是人群爆炸了.承認人形NPC具備人權?這個通告何止是震驚可以形容的?聯合國秘書長大概也知道大家一時接受不了,所以說完就識趣的閉嘴了,等大家議論一會再說.

大約五分鍾之後他才繼續開始說話."經過多國科研人員的確認,龍緣開發的模擬神經單元已經具備基本人格,可以被認為是沒有身體的自然人.考慮到人權的概念,我們宣布給予這些不具備實際身體的模擬人以人權資格.為了使這一資格具備法律效益,各國已經緊急通過了特殊法案."

聯合國秘書長退到了一邊,我們國家的國家主席走到了講台後面."正在收看此次通告的各位中國人請注意,本國已經于現在時刻正式通過《特別人權法案》所有具備人格的虛擬人物在中國境內將正式獲得人權保護."

中國主席說完就走到了一邊,美國總統又上來發表了類似講話.四個老大講完,聯合國秘書長又走了回來."不光是這些國家,聯合國所有成員國均已通過該法案.法案的具體內容將在之後的通告中予以詳細解說."

五位老大的時間都很緊張,通告一結束畫面上的五個人就同時消失了,接著又突然出現了兩個新面孔.其中一個人穿著一身黑色的服裝,好象是法院的衣服.另外一個人一身西裝,一看就知道是商務人員.不過比較讓我驚訝的是,那個穿著西裝的人我認識.這個人叫良守仁,是阿偉老爸.

阿偉他老爹先說道:"大家好,從現在開始廣播的內容都是分國家進行的.各位現在看到的是中國區廣播內容,作用范圍僅針對中國國境范圍內的所有廣播電視和網絡用戶.我是龍緣技術部中國區負責人良守仁,我身邊的這位是中國司法部最高檢查長高峰.首先我要給各位解釋一下此次獲得人格的虛擬人員的范圍."

這個是實際內容,必須認真聽.大家全都聚精會神的等待著詳細的劃分標准.

阿偉他老爸接著說道:"其實真正的劃分標准就是計算方式."他向側面一讓,手指背後.在他後面投射出一個巨大的視頻畫面.畫面中的是一個巨大的像倉庫一樣的房間,房間中央的東西就是女媧二型,《零》的中央服務器,而周圍仿佛書架一樣的東西上擺滿了一個個仿佛西瓜那麼大的金屬球.每個球體都有一根電纜連接著,而電纜全都分別連接到地面上的一些電冰箱一樣的設備上,這些設備再用更粗大的電纜連接著更大的設備,那些更大的設備則直接連接著中央的主服務器."各位現在看到的就是《零》的主服務器女媧二型."

場面再次混亂.傳說中的游戲主服務器,在《零》還沒上市之前就已經炒的沸沸揚揚的類神經計算機,這是第一次公開亮相.雖然從外殼上什麼都看不出來,不過畢竟是真的看到了主機,也算很讓人激動了.當然,我和玫瑰早就見過這東西,而且這個畫面中的主機實際上也偽裝過,機殼明顯臨時換過,原來的外殼用白油漆寫了很多方程式,現在這個外殼卻閃著銀白色的金屬光澤,根本就不是原裝的.

稍微停頓了一會之後阿偉他爸才繼續介紹道:"各位平時在游戲中遇到的各種NPC和怪物都是由這里的這些東西人工模擬出來的虛擬生命,其中具備低級智商的怪物全部由中央這個主機負責模擬,而人形生物和具備高級智力的生物,比如說魔猿,都是由外面這些大冰櫃一樣的東西進行模擬的.不過,大家可能注意到了,在《零》中是存在著一些智商和我們相當的生物的,甚至有些生物會表現出超越我們的智力.比如說龍族,部分高級NPC,以及一些特殊生物.這些生物才是真正的高級生物.而各位所遇到的這些高級智慧生物,實際上就是由這些西瓜一樣的東西來獨立運算的.這每個西瓜實際上就相當于一個人的大腦,他們在物理上是獨立的,其運算產生的智能生命體也是單一的.這次法律保護的虛擬人格實際上指的就是這些鐵西瓜里模擬出來的智能生命體."

停頓了一下,他又繼續說:"另外還有一件需要說明的是,在游戲中的各個城市中存在大量普通的人形生物,主要是人類為主.這些生物雖然具備人形,實際上卻是由這些冰櫃一樣的設備模擬出來的,並不具備真實的人格.但是,隨著和各位的接觸,有些生命體會發生進化,這個時候主系統會發出升檔請求,之後這個生命體的模擬運算將被提取出來單獨注入一個'鐵西瓜’中進行獨立處理,這個時候這個人格就算是徹底的人性化了,同時他也將受到法律保護.不過,這樣的智力界限並不好直觀的劃分,各位不可能見到一個NPC馬上給他做智力測試,所以系統會給出全新的智能提醒功能.任何時候,只要在心里詢問一下,幫助系統就會自動標示玩家周圍可視范圍內所有具備虛擬人格的NPC.具備虛擬人格的NPC頭頂會出現一個綠色的人形標志,除了詢問者,別的玩家和NPC都是看不到這個標志的.標志可以按照個人要求隨時顯示或者隨時取消,而且只有自己看的見,不影響他人正常游戲.另外提醒一下各位,並非只有城市里的人形生命才會有人格,野外怪物中也可能混著這種存在,最好養成隨時確認的習慣.那麼,下面請高峰檢場長為大家解說下法律內容的詳細規定."

那個大法官立刻站到講台中間開始解說."首先請大家別擔心,這次的法律規定不會影響大家的正常游戲.可能有玩家已經在擔心會不會出現誤殺一個智能NPC導致自己被判殺人罪的情況."

還別說,連我都有點擔心了.剛才聯合國秘書長說的太含糊,只說給予人權,人權的第一條就是生存權,如果殺NPC要償命,這游戲還怎麼玩啊?

不過大法官馬上就解除了我們的憂慮."其實大家不用擔心,游戲還是游戲,保護人權和各位的游戲並不沖突.大家都是活生生的人,在游戲里互相攻擊的情況應該也經常發生,公安部門不是也沒把大家以殺人罪抓起來嗎?其實解決辦法龍緣集團早就幫我們解決了,那就是像玩家一樣死亡複活系統.具備人格的智能NPC將不會真正的死亡,除非特殊任務中需要掉出寶物什麼的情況,一般被殺不會有任何損失,只會在一定時間後自動複活.這個情況下,攻擊者只按照游戲內的陣營規定接受獎勵或者懲罰,不會觸犯任何法律,所以不影響大家的游戲."

"奇怪,這不是等于沒法律嗎?"紅月小聲的問道.

我們還沒來及回答,上面的大法官已經開始說道:"實際上這次新制定的法律主要集中在了《婚姻法》方面."

我暈,該不會是老爸他們想干那個事情吧?我和玫瑰多少都算是知情者,立刻互相看了一眼,對修改內容也明白了個大概.

果然,大法官所著:"因為這些虛擬人格具備人權,所以,《婚姻法》相關內容中做了修改.現在將允許自然人與虛擬人格之間的婚姻請求,並且該婚姻將受到法律保護.虛擬人格和自然人夫妻間享有等同于現實社會的繼承權保護,如果某玩家在和游戲中具備法定人格的虛擬人物結婚後死亡,其私人財產將按照繼承權分配,他的伴侶,也就是這個虛擬人格將做為繼承人中的一員享受繼承權.不過,因為虛擬人物已經被設定為不會真實死亡,所以反向繼承權雖然已經立法,但不會實際發生."

果然還是讓我們猜對了.為了一百多年後的那個人類大逃亡計劃,各個國家在削減人口.這種允許自然人和虛擬人物結婚的法案看起來荒唐,實際上卻會大幅度削減出生率降低人口.與其到時候世界人口太多無法全部運走,不如用這種方法大幅度減少人類數量來的人道一些.

不要小看這個新婚姻法,它的效果絕對是立杆見影的.人類選擇配偶的第一直觀因素就是相貌,雖然很多人會標榜什麼內在美,但相貌畢竟是你認識一個人的第一步.如果第一眼就看著不舒服,很難想象還會有後續發展.而在外貌上,自然人和NPC顯然是沒法比的.就算你整容也有限度,而既然各個國家是有意促成這樣的婚姻來削減人口,那將來的NPC肯定是越設定越漂亮.就算再整容也沒法和虛擬人物比.

人類第二個選擇配偶的標准應該是興趣和愛好,有共同語言才好繼續深入發展感情.這點上自然人和虛擬人格是沒法比的,畢竟虛擬人格的興趣和愛好有人為設定的成分在里面.就算成為虛擬人格之後他們有了一些並非來自程序員設定的,自己的愛好,但因為之前的特征被設定的太多,興趣和愛好實際上已經大致固定了.反正就是比自然人要愛好廣泛.

第三標准就是性格和內涵了.性格決定雙方是否和的來,內涵則主要體現在生活中對另一半的幫助能力上.性格這點先不說,內涵方面自然人全都得靠邊站,人家的知識是系統灌輸的,只要龍緣高興,這些NPC全都可以具備教授級別的知識量,博古通今那是小意思.

當然,最後,身體契合度這個原始問題也得關注.不過凡是涉及身體的部分,自然人都要靠邊了.《零》的虛擬程度是百分之百,如果把一個人打暈之後連接到游戲里,然後再虛擬出一個現代都市的環境,他保證會以為自己在現實中,不會想到已經進入游戲了.《零》可以完美的體現任何感官信息,肉欲也一樣可以搞定.雖然倫理問題不大好解決,不過各個國家為了大方向上的人道,只好先把人倫拋一邊了.

給你兩個選擇.第一:找一個除了不是真人之外,其他所有方面都比真人表現好的伴侶,而且還加上給人類的未來做點貢獻.第二:堅持傳統觀點找個不如人家好看,不如人家有知識,不如人家有能力,不如人家貼心的真人伴侶.估計除非是像我一樣已經愛人一個真人的人,大部分人都會選前面一項.

因為游戲內外的貨幣可兌換,虛擬人的收入不存在問題.雖然說虛擬人收入不高,可人家消耗也不高.他們消耗的都是游戲內的東西,都比現實便宜的多.玩家甚至可以在游戲里買套大房子,和游戲中的人物結婚,而現實中只要一個單身宿舍那麼大塊地方就可以了.反正業余時間都在游戲里,現實中的房子再大也是浪費.

大法官繼續說道:"由于《婚姻法》中認定這些虛擬人格的人權,所以,以下的幾條規定希望大家注意.第一,游戲內的婚姻系統將和現實中的婚姻登記對應,各位千萬不要搞出重婚行為,否則立刻就會被發現予以懲罰.這里的懲罰是刑法和民事法范圍,可不是游戲里的懲罰那麼簡單.第二,關于子女問題全世界統一執行新標准的人口計劃制度.每個自然人將擁有零點五個生育標准,當兩個自然人結婚後,使用夫妻雙方的各半個名額可以生下一個孩子.如果之後雙方離婚,要是再找一個伴侶,則不能生育新的小孩,因為其中一方的半個名額已經用掉,剩下的半個不足以生育新的孩子.不過這個規定對虛擬人格無效,在游戲內你們想怎麼生都不管.新出生的孩子也將獲得虛擬人格待遇,受法律保護,不會真實死亡."

好家伙,這條可比以前的計劃生育還要狠啊!以前計劃生育離婚再婚後生小孩的限制還沒這麼嚴格,這下居然每個人只給半個名額,實在夠黑.雖然大法官沒說,不過我估計一旦誰超生,那懲罰也不會像以前僅僅是罰款那麼簡單了.

大法官只是簡單的這麼介紹了一下,然後說道:"具體法案已經發布,各位電視觀眾可以上各大網站或者購買任何一份近期報紙查閱.也可以在《零》的游戲系統中直接查閱."

阿偉他爸又走上來道:"本次通告結束,馬上會把大家傳送回之前的位置並給大家三秒適應時間再恢複游戲進程."

話音剛落我周圍的景象已經恢複到了傳送站旁邊,槍神和尤西娜還在那里站著和我們告別呢.不過為了防止突然切換導致一些玩家不適應而意外死亡,游戲現在依然是暫停的.我們已經恢複到身體里,但是身體不受控制.耳邊有系統讀秒:"三,二,一."進度突然恢複,我們的身體又能動了.槍神他們也是一臉愕然,好象是不大適應.尤西娜作為北美電器集團掌門公主,對這些事情應該多少知道一點.她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一言不發的和槍神一起傳送走了.

大家顯然都不太能消化這個問題,全都表現的有些反常.我們身邊有不少人都站在原地不動,大概是在查看詳細內容.我和玫瑰先回到了艾辛格,然後去維娜的大臥室里坐下來查看詳細信息,艾辛格就只有這里最安靜.

新法律規定的內容多達好幾千項,但是實際上主要針對的問題就一個——人口.這個法案有著明顯的削減人口意思在里面,其意思已經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法案的懲罰力度空前的強,不知道是不是全世界都一個標准,反正中國地區的懲罰居然已經可以和殺人放火等罪行媲美了.這里規定,如果某人超計劃生育,如果能打掉就馬上打掉,要是已經不能打掉了,那超額的數額就由他本人補償.比如一個男子,如果他已經有了一個小孩,他和前妻離婚,再娶個女人,如果這個女人有了小孩,那麼這個女人因為沒生過小孩,所以不算超額,但是那個男的就算超額了.此時這個男的將被判處終身監禁,把他自己的生命名額讓給自己的孩子.如此之嚴的打擊力度簡直讓人暈倒.我能感覺到這情況不大對頭.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三十一章 困境等于獎品     下篇:第十二卷 第三十三章 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