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二卷 第四十三章 還是人嗎?  
   
第十二卷 第四十三章 還是人嗎?

事實證明最近比較倒黴的人是鬼手信長,這個家伙居然打算在印度尼西亞占領區擴建城市.我是不可能讓他安安穩穩的建城的,至于搗亂工作的人選嗎……這不是現成的嗎?

"卡莉歐碧,帶上你的姐妹們,有玩的了."

"這麼快就有搶劫目標了?"卡莉歐碧興奮的問我.

"當然.我們行會一向都是很忙的."

"告訴我目標是誰?我們有多少人手?什麼地形?對手實力怎麼樣?用什麼裝備?……什麼……?……"

我懷疑卡莉歐碧在現實中就是個職業強盜,這丫頭簡直是專業干這個的,對各種東西熟悉的要命,連帶的問題也特別多.我們以前什麼時候搞過這麼徹底的調查?每次襲擊人家,搞清楚雙方力量對比和對方的特殊手段就基本OK了,很少查那麼詳細的.特別是大型戰爭中,一次要掃平幾十個城市,哪來那麼多時間一個個搞偵察啊?

"卡莉歐碧.先冷靜點,我們也只是剛定下來要行動,還沒想好要怎麼行動,給我們點時間怎麼樣?"

"要我幫忙嗎?以前搞情報我可是一流好手."

"暫時不用,我們行會的工作風格你可能一時還不能適應,所以還是先由我們的人來搞."

"那我要在旁邊看著,多看幾次就好了,以後我可以自己干."

我稍微猶豫了一下,想想讓她接觸點機密內容也沒什麼,再說她要為我工作,也不能什麼都瞞著她,要不然到時候反而會搞的大家關系破裂.點點頭之後我讓卡莉歐碧帶上她的小隊跟我走,同時通知鷹和紅月有事情干了.

召集本行會精英小隊全體傳送到印尼的哨兵城,印度尼西亞被滅國之後我們占領的土地就算中國國境范圍,所以使用一般的國內傳送陣也可以來回傳送.哨兵城是由原來的印尼城市馬塔蘭擴建而成的,現在該城市所在的整個龍目島都被擴建成了城市范圍.在這個島的東面不遠處就是松巴哇島,這個島比龍目島大很多,其上有兩個城市.在上次對印尼作戰中這一區域是由美國人占領的,不過後來被轉賣給了日本人.鬼手信長這次要建造的新城市就是位于這個島之上,剛好緊挨著我們的哨兵城,如果這個城市建起來,那可就搞笑了.兩個城市的城牆上每天都可以玩炮擊戰了.

這個地方刮旋風,早上刮東風,下午吹西風,晚上得看季節.北半球的冬季時晚上刮南風,北半球的夏季時晚上刮北風,春秋兩季晚上沒風.這種旋風會干擾到火炮的射程,所以每天早上六點以後到十二點之前松巴哇島都順風,如果城市建成,日本人每天早上可以有六個小時時間炮擊我們的龍目島,中午吃飯時間剛好沒風,大家休息一下,下午一點之後到晚上七點之前全都有強勁的西風,我們的龍目島可以炮擊日本人的松巴哇島.我當然是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的,所以我就不能讓日本人建成這個城市.

目前城市還在建設中,小日本為了保證這段時間建設不會受到我們壓制,特地從國外請了個法師團隊回來,依靠大型的戰場魔法強行屏蔽這種強風,讓我們無法炮擊他們還沒建成的城市.至于說用艦隊騷擾,這種賠本買賣我才不干呢!戰艦不要錢啊?我又不打算搶灘登陸,和岸防炮台對射純屬傻冒行為.

這次的搶劫目標主要是敵人的材料堆放場,建造城市的物資相當多,全都堆在松巴哇島另外一端的日本城市里.因為這個松巴哇島是狹長形狀的,所以這邊不在我們的火力覆蓋范圍之內.有了卡莉歐碧的專業技能幫助,這次搶劫應該比較容易完成,畢竟這里只是個小島日本人也沒辦法集中太多部隊過來,只要能破壞掉其中的傳送陣,基本上就不用擔心敵人的增援問題了.

一切的計劃都進行的很順利,但就在我們摸上這個島,正准備潛入城市的時候,我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了系統提示聲."注意,緊急呼叫模式啟動,十秒後強制退出."

"啊?"我愣了一下,趕緊交代和我和體狀態的幻影."身體你來指揮,我不在的時候由凌替我指揮."交代完幻影之後我又趕緊對紅月道:"紅月,有人按我的呼叫玲,這邊你代我指揮一下."幾乎是剛說完畫面就突然一黑,我被強制退出了.

緊急呼叫功能是游戲外的人喚醒正在游戲的玩家的方式,直接拿頭盔有百萬分之一的概率造成半永久性神經創傷,所以才設置了個強退按扭.輕按一下游戲內的人就能得到提示,自主退出,如果長按,則十秒後強制退出.我現在的情況就是強制退出.

我再度恢複控制之後忽然感覺身體很奇怪,首先是我感覺不到身體的存在了.手臂和肢體的觸覺全都沒有了,什麼信息也收不到.除了觸覺之外我還發現眼睛也看不見了.不是那種黑暗造成的視力障礙,而是根本沒有視覺信號.聽覺方面和視力一樣,我什麼也聽不見.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態,心跳聲都能被放大到打鼓一般的聲音,怎麼可能會出現完全聽不見的情況呢?不管怎麼說我的五覺全都失靈了,身體失去控制,別說動,連感覺都感覺不到.

正當我焦急萬分的時候,忽然前方出現一個紅色的亮點,接著亮點迅速向兩邊延長成一條亮線,之後亮線上下展開顯示出一副畫面.視覺總算是恢複了,問題是感覺好象哪里不對.等等,我怎麼在半空中?

我發現自己的視線所處位置居然離地有五六米高,下面有大群的工作人員正在忙碌著,其中不少人還在向我這邊看著.有一個年輕的研究人員正在和幾個老研究員說著什麼,看樣子他們似乎在爭吵,可我什麼都聽不見.那個年輕人不斷的向我這邊比畫著,同時又面紅耳赤的對那些老研究員叫喊著.

我試圖轉動一下視線,結果發現這些都是徒勞的,我根本動不了,甚至連轉動眼睛都不行,因為我根本都感覺不到眼睛的存在.

那個年輕的研究員指揮著一群人把一個小隊車推了過來.這個東西和床頭櫃差不多大,很像醫院用的送藥車.在這個推車的上面嵌著一個長橢圓形的半球體,看起來很眼熟,好象在哪見過.小推車的下面延伸出很多電線,在整個房間連排的到處都是,不過因為我不能轉動視線,所以看不到它們都連接到哪里.

年輕人從另外一個匆忙跑過來的人手里接過了一個麥克風,然後把麥克風的插頭對准那個半球體上的一個小洞插了進去.我忽然聽到一陣爆響,好象是有人對著耳朵猛吹了一口氣般的聲音,不過只有聲音,沒有那種耳朵灌風的瘙癢感.

年輕人拍了拍麥克風上面,咚咚咚的巨響簡直震的我頭發暈."哇,輕點!"我忍不住叫了起來.

房間里的人全都同時停了下來,一起望著我這邊.那個年輕人興奮的拿起了麥克風."哈哈,你總算能聽見了.這幫笨蛋,我說可以直接輸入的嗎!他們非不信!"

"喂,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另外,你說話小聲點,別離麥克風那麼近,炸耳朵!"

"哦!對不起!"他趕緊把麥克風稍微拿遠了點."事情是這樣的.你不是剛做了大腦獨立化改造嗎?"

"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確實是出了問題."年輕人道:"幾天前我們突然發現你們的身體機能開始衰竭,處于瀕死狀態,好在你們的電子腦可以獨立運做,所以對你們做了緊急處理,把你們的電子腦取了出來.你們因為還連接在游戲中,所以感覺不到."

"你不是要告訴我,我們的身體死亡了吧?"

"當然不是."年輕人道:"是這樣的.我們研究發現,身體衰竭的主要原因在于RH16位置的……!"

"打住.太專業的我聽不懂,告訴我直白點的東西."

"簡單來說就是大腦微電流平衡被破壞,身體進入植物人類似的假死狀態,時間一長,細胞就自動衰亡了."

"那怎麼辦?我的身體現在怎麼樣了?還有我現在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無法控制自己的視線和其他器官?"

那個年輕人笑了起來,然後拍了拍身前的那個橢圓形半球體."哈哈,別亂想了,你都沒有什麼要怎麼控制啊?另外,你現在看到的視線實際上是來自房頂上的監視器,我身邊這個球才是你的大腦.所以說你實際上在這里,上面那個只是你的視線位置造成的錯覺.怎麼樣?能在視線中直接看到自己的感覺很奇怪吧?"

我暈.搞了半天手推車上面那個東西就是我的電子腦.外面那層是強化金屬外殼,里面包裹的就是我的大腦.下面那些線應該是把我的腦電波信號和這些儀器連接了起來.我說這麼自己感覺位置這麼高,原來這是天花板上的監視器傳輸到我腦子里的信號,所以畫面位置顯得這麼高.

"你還沒說我的身體怎麼樣了?還有,我老婆和我的手下他們怎麼樣了?"

"放心,他們都沒事.目前他們都和你一樣被提取了出來,身體則被暫時冷凍了起來.這兩天我們可是不和眼的連軸轉,總算是找到了解決方案,不過為了防止萬一,需要你配合我們做些實驗."

"什麼實驗?"

年輕人拍了拍手,一群研究人員推來了一個固定架,我一眼就認出了綁在架子上的那個身體就是我自己."這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因為你的身體微電流失衡,所以我們幫你人工植入了一些電子元件,但是考慮到諸多因素的問題,我們就干脆做徹底一點,直接把尚在實驗中的二代電力系統裝到了你的身體上.雖然造成你體重增加了百分之三十,不過能力方面增加超過百分之三百,所以還是很劃算的."

"喂,你們到底把我改成什麼啦?"

"這個大概要你進去之後才能感受的到.現在先聽我說."他指了一下旁邊桌子上放的一個跟保溫瓶差不多的東西."這是個無線終端接入設備,我聽說你的電子腦是具備無限接入能力的,所以你先接入那個東西,之後我們做移植的時候方便你繼續和我們交流意見."

"好吧."我把注意力集中到那個東西上,很快感應到了那個東西的接入射頻范圍,然後模擬出對應的信號值.那個設備上的綠燈突然跳了起來.

年輕人拿著本冊子走回畫面中,但是看到那個綠燈後他驚訝的道:"我還沒給你頻率數據呢?你怎麼進去的啊?"

"這沒什麼,龍緣的無線設備都有保護信號,只要找到沒有被屏蔽的區域就肯定是使用波段了."

"那麼我現在幫你做移植,你有什麼感覺要馬上告訴我.哦對了,忘記介紹了,我叫晴天,是從第四特區調過來的."

"好的."

晴天把插在我電子腦上的話筒拔了下來,然後開始一根根的拽掉我的電子腦下面連接的那些電路,不過由于我還和終端保持著無線連接,所以畫面和聲音都還在.我那具身體被推到了畫面中央,直接以站立姿勢做移植.晴天拿起了一個東西在我的脖子後面接觸了一下,然後我的腦袋突然向前低下,居然從脖子那里斷開了.不過不是完全的斷掉,脖子前面還連接著,只是後面打開了,而且後腦這邊也完全展開了.原來這個身體的腦袋里全都是空的,整個一個大空腔,從這里還可以看到內部的複合材料內壁以及一些接觸點.

一個帶著無菌手套的研究員把我的電子腦從手推車上拿了起來,然後來到我的身體後面,和晴天一起小心的把電子腦放了進去.因為我的大腦已經被連接到電子腦的外殼上,就相當于已經在電腦芯片中制作好了大規模集成電路,現在這個電子腦和身體連接在一起的工作其實只相當于把芯片插到計算機主板上,根本不是什麼很複雜的工作.

電子腦就位之後他們把身體上腦袋後面的外殼給關了起來,然後把我的頭扶正.我能聽到咔嚓一聲鎖閉機構就位的聲音,大概是連接完成了.身體外面的肌肉組織上被小心的滴上了原生溶液,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成了一體,幾天之後會連傷疤都看不出來的.

晴天對著鏡頭打了個OK的手勢."好了,切斷你和終端的連接,意識一旦恢複自由,身體會自動檢測到你的意識,之後應該能恢複對身體的控制."

"明白了."

我切斷了終端的連接,各種感覺信號一下就全沒了.大約等待了兩秒,一個帶著回音的男聲在我的腦海中響起."主程序檢測到意識信號,開始同步."

聲音停頓了兩秒,我突然看見了一個綠色的畫面,不是剛才的大廳,而是一個立體的信息欄.聲音再次恢複."同步完成,信號匹配良好,完成度百分之百,系統開啟自檢."

"主電力系統開啟."聲音停了半秒."狀態正常,目前能源剩余9999."

"神經網絡檢測."一陣巨痛傳來,但不到一秒就消失了."完好."

"視象系統開啟測試."我的瞬間恢複了視力,面前的是正一臉期待表情不斷說著什麼的晴天,不過剛才看到的那些立體圖表還以半透明的形式掛在我的視線里.視線恢複後焦距居然從放大到縮小自動調節了一遍,然後恢複到正常焦距,跟著顏色又變成了黑白的,之後又跳成了綠色,然後變純藍,之後又在好幾個單色上跳了幾次,最後突然又恢複正常的彩色世界.聲音再次響起."視象系統無異常,變焦裝置狀態良好,光譜分析器狀態良好,輔助視力裝置狀態良好."

"聽覺系統開啟測試."

"你到底怎麼樣了啊?說話啊?別讓我們著急啊!"剛一恢複聽覺就聽到晴天連珠炮式的問題,不過聲音忽大忽小,不斷的在調整,而且一會變粗一會變細.

提示聲又響了."音量設置完成,拾音設備狀態良好,音域分析器狀態良好,分頻器狀態良好,共振感受器狀態良好."

"開啟發音裝置測試."

我一聽就知道是能說話了,可一張嘴聲音卻不對頭."啊……啊……啊啊啊……啊啊……?"聲音不但沒有正確的頻率,而且音量也亂套,忽大忽下.

"音量測試正常,多音域測試正常,全頻率測試正常,校音器正常."

"靠,總算能說話了."聲音檢測一結束聲音就徹底正常了.

晴天激動的道:"有什麼感覺?效果如何?"

"我都還不能動,怎麼知道效果如何?還有,這個什麼破系統啊?怎麼還有自檢啊?知道這是我身體,不知道還以為是大型電腦開機測試呢!你不會是把我改裝成機器人了吧?"

"哪的話啊?"晴天趕緊解釋,不過我的自檢還在繼續,看來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完成.我先聽晴天的解釋.晴天手舞足蹈的介紹道:"其實你的身體里根本就沒有全金屬的零件,你就算過機場安檢設備也沒問題.剛才已經說了,你身體里裝的是第二代電力系統,或者叫生物電系統.人類電器時代的各種設備翻來覆去無非就是用的電磁效應,電能效應,電化學反應以及電波效應四大方面.不管是什麼設備,總歸不會超出四大效應的范圍.電燈是典型的電能效應設備,轉化電能為熱能和光能,電動機就是電磁效應,電鍍槽就是電化學反應,無線設備就是電波效應.反正任何電器設備,都在這四大效應范圍內,無非就是複雜度不同."

"那我呢?"

"你的身體也具備這四大效應,但是實現方式不同.比如說電能效應,當電流過某導體,這個導體會發光或者發熱.像電熱絲就是典型的發熱效應,而稀有氣體燈,則是用的電光效應,都是電能轉化.既然某些稀有氣體通電能發光,那麼光熱效應其實不一定非得由金屬零件來完成.我們在你的肌肉和骨骼內設置了可以代替金屬的發熱和發光設備."

"發光?你當我是螢火蟲啊?"

"別理解錯了,你的身體是不能發光的,發光材料只用于少數特定功能器官,比如你的眼睛."

"什麼?我的眼睛能發光?"

"不錯.我們在里面設置了生物光發生器,靈感來自深海魚類,不過你比他們發的光要強一些,而且可以定向發射.這個功能主要是為你提供目光聚焦能力.你的眼睛可以射出底功率光束,可以為激光制導武器提供直接的光束制導.相當于把激光指引信標裝到你的眼睛里了."

我心虛的道:"還好是不可見光,要不然就真成怪物了,夜里眼睛亮倆燈泡,非嚇死人不可."

晴天笑著道:"放心吧,正常人又看不見這個波段的光束."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四十二章 最強的強盜     下篇:第十二卷 第四十四章 蛛絲馬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