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三卷 第十七章 天昭是個人  
   
第十三卷 第十七章 天昭是個人

"看不見我是嗎?"一個非常自傲的聲音出現在我的側面."別指望聽聲辨位,我動作很快的."

"會隱身是嗎?"我平靜的問著.

武士相當得意的道:"我知道你有反隱形能力,但是不要太囂張了,你的反隱形不是什麼都能反的."

"哦?真的嗎?不過我認為……"我突然加速."抓你足夠了."一劍橫掃.當的一聲響,一截斷刀旋轉著飛了出去嚓的一聲插入了地面.永琲瑣W刃上有一滴鮮血,這說明我砍中了.

那個家伙的聲音充滿了驚訝."怎麼可能?"

我毫無征兆的突然再次斜劈,刀刃過後只看到一溜血水灑了出去,不過這個家伙依然還是隱身狀態.可以說單就隱身技術來說他已經相當完美了.剛才我已經試過星瞳,如他所言是真的看不見他,也就是說反隱形的裝備對他無效.不過我在現實中接受過各種格斗方面的培訓,其中一條就是看氣流.

無論你怎麼快,你附近的風都會被你帶動形成氣流,只要看到氣流帶起的灰塵就能判斷出敵人的位置.但是這個家伙顯然是不知道這些的.隱身這種東西絕對不能在有水或者灰塵很大的地方使用,因為這都是沒用的.這里剛被我轟過,滿天都是灰,他的行動當然很容易捕捉,只有他自己以為我看不見他而已.不過話說回來,他的反應真的很快,每次我攻擊他都閃的開,這個速度已經相當驚人了,就算沒有隱身他也是個不錯的速度型武士.

"知道我為什麼能看見你嗎?"我連續三連斬劈了過去,嚇的這個家伙連續後退,可惜最後一劍還是砍實了,那家伙的肩膀上滲出一大片血跡,隱身也沒用了.

捂著傷口,他依然咬著牙問我:"你到底怎麼發現我的?我的隱身是無懈可擊的,不可能被看破.你到底怎麼找到我的?"

"是風.你的行動帶起了風."

"風?"他疑惑的看了下地面上的灰塵,然後用力踢了一腳,果然帶起了大量沙塵."你是高手,我承認自己不是你的對手."這個家伙還算有些分寸.

我推開面具沖他笑了笑."日本就是因為缺你這樣的人才不能真正的融入世界體制,今天你就不要出手了,我不想和你打."高傲是民族情節高漲的表現,這個我們中國人也有,日本人讓中國人無法忍受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俗話說不撞南牆不回頭,日本人是撞過也不回頭,這就導致他們老是在犯同樣的錯誤.這個家伙在日本可能算是少數派吧!

那個家伙也把面具拿了下來,他沖我慘笑一下."盡管有缺點,她畢竟是我的祖國."說著他把刀重新舉了起來."就算在現實中我也有為她犧牲生命的准備,何況這只是游戲,為了一級經驗就怯戰我還是什麼大日本武士?"

"有點意思.那麼成全你吧!"我突然脫手把永琤竣F出去.永睄C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插入了那個家伙的胸膛,剛才那劍砍的滿深的,他實際上已經失去戰斗力了.

被一劍穿胸的武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但是旁邊一個日本人立刻沖上去抓住永琝漭L拔了出來.這個白癡居然還對周圍的人叫了起來:"哈哈!神器啊!我搶到神器了!哇啊啊啊……"

最後那幾聲不是興奮的叫聲,而是被電的.我的武器從來就沒有別人可以用的.永琱W附著著當初的妖刀千人斬的靈魂,況且本身就有防止別人搶奪的設計,不被電才有鬼呢.那個笨蛋一陣哆嗦抓著劍柄倒了下去.我漫步走過去把劍拿了過來,那個家伙離開了劍還在地上抽著,嘴里直冒白煙.

"媽的,我們這麼多人不可能擋不住他."旁邊的玩家一聲吼就沖了上來,不過響應者明顯變少了很多.我在人群中往來沖殺了十幾個來回也沒擋的住我,這下他們都開始軟了.打仗這種事情靠的就是士氣,一鼓作氣打下來就打下來了,打不下來就干脆撤兵,可惜現在日本玩家是防守方,沒有撤退這個選擇.

永睄C我嫌太短,干脆變成了永睆j橫掃直劈,周圍的人被打的一路鬼哭狼嚎的,根本拿我沒辦法.日本不是沒高手,只是和我們一樣,高手都不在這里.鬼手信長那樣的高手日本也有不少,如果他在這里就不會被我一個人像虎入羊群一樣橫掃千軍了.不過鬼手信長就算知道情況也來不了,他現在正在支點城外指揮大軍攻城呢.

快沖到附近的中央炮台附近時我突然召喚出了金剛,剛才光顧著打了,忘記還有個拆房子的專用工具沒拿出來.金剛這個控靈不會魔法,但人家依然上一德國的地區守衛之一,可見他的力量強到什麼程度,這個時候不用更待何時啊?

金剛一出來立刻人立而起,雙拳對著胸口一陣狂擂,然後突然又放開手臂兜著地面一個橫掃.這個家伙的前臂起碼有四十米長,這順地一掃立刻把一群人都給帶上了天.金剛是鋼鐵身軀,防禦力近乎無敵,除非被重炮命中,玩家的攻擊如同瘙癢.

一個日本武士舉著武士刀嚎叫著沖到金剛的腳邊一刀砍了下去,結果是當的一聲刀斷了.金剛連看都沒看他,根本就沒感覺到有人在砍自己.

我對著金剛大喊著:"那些炮台,拆了它們."

金剛轉頭看看附近林立的炮台雙眼紅光一閃,放下前肢像大猩猩一樣沖了上去.一些拱衛炮台的NPC都被他掃到了一邊,然後他像爬樹一樣三兩下就上了高高的炮台頂上.我剛剛襲擊炮台時想的是轉過炮頭轟擊後面的大炮,但是沒能成功.金剛比我更猛,他直接拿起大炮就向旁邊的炮台扔了過去.轟的一聲巨響那座炮台都比整個砸倒在地.

附近的大炮一看情況不對立刻掉轉炮頭打算轟平這個炮台,沒想到金剛一個縱躍跳到了地下,沒等旁邊的炮轉過來他就上了那個炮台,抓著大炮的炮架上了平台,像剛才一樣抓起大炮就扔.連續搞定了十幾門炮日本人才終于把炮位調整過來,一陣隆隆巨響之後炮彈密集的像暴雨一樣砸了下來.

"重金屬風暴!"金剛突然轉身吼出這麼一句,我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看見他背上那個箱子打開了.一聲爆炸聲之後那片密集的彈雨居然在半空中自己爆炸了.開花彈的破片殺傷對金剛這種皮厚的像城牆一樣的鋼鐵怪物根本毫無用處,反到是下面的日本人遭了殃,彈片在他們頭頂一通好砸,愣是干翻了幾千人.

好家伙,我都不知道金剛背上的箱子里有這種東西,上次看里面明明是導彈的,怎麼辦成這種不明防禦武器了?不過不管怎麼說,至少我知道這個防衛武器的效果相當誇張.

攔截成功後金剛收起武器一個縱身撲到附近的炮台上再次開始他未完成的工作,日本人的炮台這下是徹底暈了.炮彈傷不到他反而把自己人給干倒不少,可不開炮要怎麼反擊呢?

日本玩家正犯愁,忽然一只巨大的惡犬從日本陣線後方跑了上來.這個家伙的體積不比金剛小,而且速度奇快,借助助跑在人群中幾個起落就到了金剛身邊.咣當一聲,金剛被這條大狗整個撞翻在地.兩個巨獸抱在一起滾出老遠還撞倒了一座炮台才停下來.

金剛一手捏住狗脖子,另一手猛的一拳擊出,硬是把那條大狗打的翻了幾個跟頭飛了出去,但是大狗卻像沒怎麼受傷一樣爬起來再次沖了上來.金剛一個閃身讓了出去,沒想到狗尾巴一帶,居然又把他帶了個跟頭.巨狗沖過了頭,一個轉身再次撲上來.金剛還沒爬起來就被咬住了手臂拖了出去,巨狗一個原地轉身把金剛給扔了出去,轟的一聲砸進旁邊的炮台陣中,頓時又是一陣牆倒屋塌.

轟.滿地的瓦礫突然全部飛了起來,金剛從下面沖了出來再次開始擂擊胸部發出炸雷般的巨響,同時仰天一陣巨吼.吼完的金剛突然四肢著地趴了下去,然後背上的金屬箱子再次打開,兩門大炮從里面彈了出來架上了金剛的肩膀.

大狗意識到危險趕緊向側面閃,沒想到人家打的根本不是炮彈.嘭的一聲一大團白色物體飛了出來,這個東西在空中展開變成了一張大網.正在躲閃的大狗立刻就被捆了個結實,一頭栽倒在地上,滑出老遠才停下來.金剛背上的大炮已經收了回去,一個縱身跳過去直接落在了大狗旁邊.

巨犬還想爬起來咬人,但是被網拽著根本用不上力氣,一起來就又倒了下去.金剛把雙手握在一起高高舉起,然後整個身體直立了起來,接著突然彎腰用力雙拳直下的砸向狗頭.噗的一聲,狗頭粉碎,紅白相間的糊壯物噴的周圍人一身一臉.巨狗一下都沒掙紮就到倒了下去,再沒一絲動靜了.金剛踩了一只腳到狗身上,然後直立起來再次開始擂擊胸口,並得意的大聲喉叫了起來.這是一種炫耀武力的意思,踩著對手的尸體做這種動作更顯得他是多麼的威猛.一時間周圍的日本玩家都被震住了,一個個傻愣愣的看著他不知道該做什麼好了.

"趴下."我忽然看到一道紅光從日本陣地後面射來,趕緊提醒金剛.金剛反應慢了點,紅光直接穿過了金剛的身體在他身上打出了一個直徑幾米的大洞.洞的邊緣部分一片通紅,明顯是金屬被燒融了.剛才發射的應該是高熱射線,但我沒看見發射器,只看到光.

金剛動作緩慢的放下手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里面還不斷的有電火花在閃爍著.忽然,金剛的身體失去了平衡向後仰了過去,然後轟隆的一聲倒了下去,震的地面都為之顫抖了一下.

"回收."我一招手金剛立刻消失在原地.

拿出永琝琩陶t的向紅光的來源跑去,不搞清楚這東西的來曆我們還得吃虧.不過事情沒有想的那麼簡單.我剛跑到一半就被一名聖騎士架住了.日本玩家里也有選普通職業的,像聖騎士這種全世界玩家都能選的職業在日本當然也會有人選的.

這個聖騎士的力氣好大,和我對砍一劍居然能硬把我逼退幾步.更奇怪的是他的劍居然只多了一個不太明顯的缺口,並沒有被削斷.

"神器?"

"破壞之刃?"

我們兩個同時叫了起來.

"哼!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有破壞之刃."騎士用力的一揮劍,然後插回了劍鞘,轉身從背後又抽出了一柄長刀."好久沒遇到你這樣可以和我對劍的人了."

我看了幾眼他手里的刀."那是破壞之刃嗎?"

聖騎士笑著把手里的刀玩了個刀花."削了你的劍可別哭哦!"

"哈哈哈哈!這是我這個月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這個家伙大概並不知道永琲滲S性,還以為這只是柄普通的破壞之刃.永琱坐公T實融合有破壞之刃,但它的主體卻並不是破壞之刃.永琱坐云漸D體其實應該是北極星君給的烈日之刃,其次還有光明聖劍和魔龍刃以及魔龍槍在里面,後來還融合了好多戰場上的殘兵斷刃,最後又因為融合了妖刀千人斬和龍族龍牙鞭的原因而出現了一個劍靈並具備了變形能力.現在的永琤i以說是一堆武器的集合,它的萬用形態就是因為融合的武器太多,所以任何武器對它來說都算是主體,也都可以被覆蓋.

聖騎士囂張的橫刀指著我."來吧!讓你知道我的刀代表什麼."

"干掉他."周圍的日本玩家全都在為這個家伙打氣,不過他們只能是精神上支持他,已經沒人敢動我了.

聖騎士腳下一動,突然沖了上來.我把手里的永琱@抖,劍身立刻脫開成為長長的刃鞭.我一抖手,鞭頭立刻朝著騎士飛了過去,騎士橫刀一擋,鞭子瞬間在刀刃上纏了好幾圈.對方並沒有驚慌,而是微微一笑.只見他突然大吼一聲,刀刃上立刻發出了一聲銳鳴,永矞@嘩啦一下解體了,斷裂的鞭體掉了一地.因為突然失去了拉力,我整個人向後一踉蹌險些摔倒.

"哼,知道厲害了吧!"那個家伙得意的揮刀沖了上來,但是剛跑了兩步就突然一聲慘叫整個人橫著飛了出去.倒地的他立刻意識到不好,趕緊向側面一個橫滾,沒想到滾到一半突然又慘叫了一聲.他一下坐了起來,伸手到背後咬著牙猛的一使勁,然後摸出了一段粘滿血肉的恐怖犬牙釘.扔掉手里還帶著鮮肉的犬牙釘,他又從腳下拔出了一只同樣的東西,剛才就是這個讓他摔出去的.

拔出釘子之後他才發現剛才紮到他的東西就是才被他削斷的永睄C的一部分,可惜他現在注意到也晚了.被紮的血肉模糊的腳還可以不顧忌,但是後腰上那個卻不行,那一下好象是紮到了血管,血水流個沒完.

"感覺怎麼樣?"我走到他身邊用永睄C逐個去接觸地上的永痚v,這些永皒H片化成的釘子一接觸到永睄C立刻就融合到劍身上吸收了進去.

"你的劍能分裂?"騎士又驚又怒的看著我.

"你該不會認為是你削斷了我的劍吧?"我笑著嘲諷他."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破壞之刃."我把永琱@揮,劍尖部分立刻變成了一個T型頭,但是這個T頭的兩邊全都是刀刃,隨著我的揮舞劍身很快又變成了一柄長槍,之後是長柄戰斧和鉤鐮槍."明白了嗎?永甯O可以隨時變化外形的,削斷它根本毫無意義.再說剛才也不是你削斷的.如果我想和你拼劍的話,你的武器根本就砍不斷我的劍.另外,反到是你的刀要注意了."

"我的刀?"那家伙現在才想起來看看自己的刀,結果發現剛剛永矬魋隍漲鼽m已經出現了一大排很深的豁口了,要是當時多纏一會很可能他的刀就先斷了.

"現在明白了嗎?這柄劍是一堆神器拼出來的,怎麼著也比你的那把劍要強出很多了.現在你可以安心的去了."說完我一劍結果了這個家伙,不過非常可惜的是這個家伙似乎也有和我類似的防止武器掉落的能力,居然什麼都沒爆出來,我還指望最好把他的劍爆出來我好拿回去再融一次呢!

我從地上站起來一轉身,周圍的日本玩家全都向後一退.連那個厲害的家伙都被我干掉了,這些日本玩家已經明白以他們的戰斗力光靠人多是堆不死我的,所以已經沒人擋我了.

由于前進速度加快,我很快就打到了敵人後方,這邊有個地區被大批的人群圍在中心.和別的地方不同,這里的玩家明顯組織嚴密,而且戰斗力也有顯著提高.

忽然,和我拼的正熱鬧的人全撤了下去,前面出現了一個敞開的通道,而通道的另外一頭則是個熟人.

"真沒想到啊!你居然也會到這里來."鬼手信長大馬金刀的坐在我正對面的那台機器的基座上看著我.

我冷笑了一下."你不是也在這里嗎?"

"我?"鬼手信長從基座上跳了下來."你來了這里我能不來嗎?說起來到是你為什麼會先出現在這里呢?分散我的注意力嗎?難道你認為日本只有我一個指揮者嗎?"

"我當然知道你就算不在,你的部隊也依然可以戰斗,但是我起碼能把你吸引到別的地方來,或許還有他."我向上一指.

鬼手信長沒有看我指的方向."你難道認為這種拙劣的方法就可以吸引我分散注意力嗎?"

鬼手信長正說著,他身邊的人卻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對他耳語了幾句.鬼手信長一聽立刻驚訝的回頭看向上方,結果卻看到了白衣飄飄的天昭正懸浮在他們頭頂.

"大神!"

天昭沒看他,只是張口道:"你去辦你的事,這里交給我了."

鬼手信長立刻恭敬的道:"那就麻煩大神了."說著他轉身對周圍的人一招手."我們走."

跟著鬼手信長來的人全都收起武器跟著他迅速離開,連鬼手信長剛剛坐著的那個機器也被抬走了.不用說,這個東西應該就是放倒金剛的那個高溫射線的來源了,看來鬼手信長來了已經有一會了.

等他們都走光了之後天昭才從半空中緩緩的降了下來."又見面了!"

"嘿嘿,難道你想找我報仇不成?"我現在其實是強顏歡笑.軍神這個混蛋還真是料事如神,他給我安排個任務對付天昭,然後又把我派到這里來打一仗,沒想到真的把天昭給引來了.不過我的問題並沒解決.當初選天昭只是因為在那麼多敵人中他看起來最好對付,但這不是說天昭是個簡單的敵人.相反,現在有了完全實力發揮的天昭並非我可以對付的敵人.我雖然已經有神力對抗屬性,可那只是把神力引起的額外好處消除了而已.天昭的絕對實力依然在我之上,而且上很多.

天昭點點頭確認了我最不希望他承認的事情."之前拜你所賜,我的分身在下界被整的很慘,面子也丟的差不多了.現在我下來了,該是清算的時候了."他說著就要動手.

"慢著."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難道是想留個遺言什麼的嗎?"天昭得意的道:"可能你不知道,雖然你是冒險者,但被我殺死的話一次可就是五十級,你有做好准備嗎?我會一直把你殺回原始狀態,直到形神具滅的."

"好.算你狠.我承認打不過你,但是你也別指望殺了我."

"你憑什麼有這種自信?"

"就憑這個."大地之門突然出現在我背後,然後我向後倒退了一步跨入了門內."有種你追進來打."

我這招叫超級無賴法.大地之門是大地之母借我用的通道,它的內部連接的空間就是大地之母的花園.這里是大地之母以神力創造的空間,和正常地圖完全無關.這片土地受到大地之母的絕對保護,就算是平級的上位神也不能隨便進入,更何況天昭和我們國家天庭那些神仙一樣都只算下位神.雖然天昭不知道這個空間是什麼地方,但是他能感覺到這道大門里蓬勃而出的強大力量.別說進去了,站在外面天昭都覺得背心發涼.

不知者無謂,無知的人永遠是最勇敢的.天昭來了,那些日本玩家一個個都跟打了興奮劑一樣.看到天昭這麼長時間沒動靜,旁邊的玩家有些按耐不住了.反正有他們的大神撐著,一個因為無知而極端勇敢的家伙沖了出來.他舉著東洋刀就向我這邊沖了過來."讓我為大神打頭陣,受死吧紫日."天昭能感覺到危險,所以他不敢動.這個比天昭弱了N倍的笨蛋卻敢沖,因為他的實力弱到連危險都感覺不到.

天昭沒有阻止他,因為他想知道門里到底有什麼.那個玩家直接沖到大門口,然後果然勇敢的邁了進來,但是他只進來一步就突然被彈了出去.反擊力量到是不大,他只飛了兩米多就落地了,好象也沒受什麼傷.他重新爬起來打算再次沖過來,可是他突然發現自己邁不動腿了.天昭和他同時注意到了問題所在.這個家伙的腳居然變成泥土和大地連在了一起.

這個勇敢的白癡還在試圖把腳拔起來,可是卻一點動都沒有,同時泥化的部分正順著小腿向上蔓延,很快就過了膝蓋開始向大腿部分蔓延了上去.天昭身體沒動,但是突然有兩個風刃飛了過去.喀嚓一聲那個家伙倒了下去,他的兩條腿被齊根削斷.在日本玩家看來這是天昭在救他.畢竟在游戲里腿斷了可以依靠治療法術和藥物再長出來,可是人死了是要掉級的.不過實際上天昭對這個玩家一點救援的意思也沒有,他只是想知道切斷已經變化的部分能不能阻止變化的傳導.

天昭獲得的結果讓他驚訝.被削斷的兩條腿倒在地上後居然開始從兩頭向中間變化,兩條大腿迅速變成了兩根人腿形狀的泥巴.同時,只剩上身的那個家伙倒在了地上,他的屁股接觸地面的地方也開始迅速的泥化,並迅速的向腰部蔓延,速度相當之快.同時變化的還有他的手.這個家伙摔下來後用手支撐著身體,接觸地面的手掌迅速就泥化了.

天昭認為這可能是證明地面才力量的源泉,于是他迅速用神力把這個家伙托了起來,並把他直接腰斬,去掉已經開始泥化的部分,同時他的胳膊也被下掉了,這樣他就沒有沾染泥土的部分了.可是泥化裂口再次出現,而且是全身上下一起開始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倍.這個人就在大家的眼前化成了一堆泥土倒在了地上.

吃驚是肯定的.包括天昭在內的所有人都很吃驚,但是天昭很快注意到了我一開始放出來的召喚生物們都追上來了.魔寵們和鈴音騎士,邪靈騎士全都重新開始返回空間門內,天昭卻不加任何阻止,只是傻愣愣的看著.

就在我的部隊快要全部進入空間門的時候,天昭突然用神力從旁邊抓起一個人扔進了空間門.這個人撞上空間門也被彈了回去,同時穿過大門的我的士兵卻沒有任何變化.那個被彈回來的人也和之前的那個人一樣迅速的化為泥土散了一地.天昭這是在測試是不是空間門上還有道什麼屏障什麼的,現在他知道這門不是另有屏障,而是只允許指定生物通過.

就在天昭打算再扔一個人測試一下的時候,大地之門里面突然響起了一個非常稚嫩的童音."天昭.你要是再敢往我的花園里扔東西,當心我不客氣了."

一身翠綠色服裝的大地之母出現在了空間門的門口,我則帶著隊伍站在里面.大地之母的外貌看上去就像個六七歲的小女孩,而且配合那一身綠色的服裝顯得相當的可愛.周圍的那些日本玩家中有個別喜歡幼女的人物頓時哈喇子就下來了.

天昭也覺得這個小姑娘長的很可愛,可以說外貌上是無懈可擊的.但是他現在卻是冷汗直冒,仿佛看到的是比邪魔還要危險的東西.這個小丫頭身上散發出的力量讓天昭連站在那里都有些不穩,他只感覺腿好象不是自己的了,一種有種往下癱的感覺.

大地母神伸出一只手指向他."人類,你的力量很強,但是不要嘗試挑戰我,你還不夠資格.當你成為真正的神的時候,你才有資格做我的對手.現在滾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十六章 一夫破關萬夫莫當     下篇: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分級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