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雪姬  
   
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雪姬

一個一身白的冰山美人從大霧之中走了出來.如果沒猜錯這女人應該是日本神話中經常出現的雪女,而且還是個高級型號.一般的雪女都是只具備一個人形,並非實體,眼前這個雪女卻在地上踩出了腳印,顯然已經實體化了.看她身高大約一米七左右,白色的長袍下擺拖的老長.一頭藍色的長發在頭上盤了個複雜的花形之後還一直垂到了膝蓋以下,再配合她冰藍色的大眼睛,有種看一眼心都要結冰的感覺.這個女人肯定很強.我的魔龍套裝是可以隔熱的,連我都感覺徹骨的冰寒,那就一定是對方的法力非同一般.

北方聯盟的那個玩家向我點下頭詢問道:"一起上嗎?"

我搖搖頭:"還是我來吧!你打不過她的.不介意的話最好你先跑遠點,真打起來附近可能哪都不安全."

"你們誰也走不掉."說話的不是面前的女人,這個女人好象不大說話的樣子,雪女應該就是冰冷的.我們尋著聲音望過去,在附近的樹上站著一個忍者.這個家伙的身高絕對不超過一米五,配合一身雪白的忍者服還真是夠隱蔽的.說話間那個忍者已經從樹上跳了下來站到雪女旁邊.

我們還沒說話,雪女先轉身看了眼忍者,然後冷冷的說道:"歸你了."然後轉身向後走去.她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不想和忍者合作.

這個忍者也知道自己的實力還不至于一次干掉兩個人,更何況我身邊還站著夜月,明顯是個帶寵的玩家,游戲里最強的就是我們這種人,他當然不敢亂搞.趕緊轉身去拉住那個女人."等……啊!"在他接觸到雪女的瞬間雪女突然一揚手,這個忍者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雪女冷冷的轉身瞪著摔在地上的忍者."找死."

忍者好象並不生氣,爬起來之後連忙道:"真不好意思,我一時情急,這兩個人我搞不定,還是請雪姬大人來對付吧!我只是想不要放跑了他們才好."

雪姬轉頭看向我們."收了你們的訂金我就會完成任務,難道你不相信我的信譽?"

"當然不是."忍者趕緊討好道:"我只是怕大人一時忘記了而已."

"滾一邊去看著."雪姬筆直的朝我們走了過來.

我趕緊伸手制止道:"你是什麼人?"

"雪姬."回答還真簡練.

"你是玩家?"

"不是."

"那你是誰的魔寵?"

"沒人夠資格做我的主人."

"那你為什麼幫鬼手信長服務?"

"因為他……!"雪姬突然反應過來,臉上頓時變的比剛才還要冷十倍."你套我話?"

我對身邊的那個北方聯盟的人道:"你先回去告訴煙雨是鬼手信長的人殺了你們的人."

雪姬憤怒的盯著我,搞的我周圍的溫度開始急劇下降."你別想從我這里活著離開,我不會那麼容易放你走的."說著她就開始繼續向我靠近,同時周圍的溫度也開始積聚下降,我已經發現周圍的樹木都開始結晶化了.

那個北方聯盟的人轉身就跑,雪姬揮手扔出一個白色的光球,夜月舉劍擋了一下,結果剛一接觸光球劍就立刻變成了白色,連夜月的手都被凍在了劍上.

"好冷!"夜月的手完全失去了知覺."主人?"

"沒關系,你先治療一下."我把阿嫡娜召喚了出來."幫夜月治療一下."

阿嫡娜看了下夜月的手,驚訝的叫了起來:"這是怎麼搞的啊?怎麼都凍在一塊啦?"夜月用劍指了下對面.阿嫡娜看了一下."是她?"

夜月點點頭."很強."

"你都說強我大概是不指望了.先幫你把傷治好."阿嫡娜隨手托起一個白色光球靠近了夜月的手,結果冰塊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迅速的融化掉了,連傷口也開始快速愈合.

雪姬眼神複雜的看了看我們,又看了看已經跑出很遠的那個北方聯盟的玩家,轉頭看向那個忍者."你."她一指那個比方聯盟的玩家."追."

忍者先是一愣,隨即一跳而起."我來啦."

我一伸手打開鳳龍空間."白浪,飛鏢,擋住他.鐮刀,找機會把他干掉."

三只魔寵跳了出去朝忍者追了過去.忍者嚇了一跳,轉身跳了出去.飛鏢閃電般的追上去在他的腳腕上開了道血口子,忍者腳上一疼,起跳不到位,一下沒跳上對面的樹叉,結果自己反而撞到了主干上.還沒等他落地,白浪已經沖了上去.也算這個忍者反應快,在空中一個翻身閃開白浪的撲擊,沒想到卻被一根絲纏住了.鐮刀用力一拽,本想抓住樹干的忍者被硬生生的拉下地摔的夠戧.沒等他爬起來,白浪已經落到了他的身上.一只前爪踩住他的背,一口咬在他的腦袋後面用力一擰,只聽咔嚓一聲,那個忍者四肢一彈,然後就直挺挺的趴那里不動了.白浪這家伙直接把人家的頸椎給擰斷了,這招比咬氣管還快.

雪姬愣了一下,沒想到忍者這麼快就完蛋了.她稍微停了一下,然後立刻向我這邊沖了過來.我一開始還以為她靠近我是為了讓冷氣對我造成影響,沒想到她越沖越近,完全擺出了一幅要和我近身肉搏的架勢,搞的我有些措手不及.

我想拿永琠颲袪i攻,可是對方速度太快,剛摸到永琣o就到我面前了.拿永甯O肯定來不及了,干脆雙臂一架,喀嚓一聲兩臂上的刃爪全部滑了出來.當.一聲金屬碰撞上,雪姬居然用手抓住了我的刃爪.看她那對小手白白淨淨的,沒想到居然個鋼鐵一樣硬,抓到刀刃還能撞出金屬碰撞聲.

在我驚訝的目光中雪姬突然一用力,只聽的叮當兩聲,我的刃爪居然斷了.趁著我愣神的機會,雪姬突然繞過我的雙臂鑽入我的懷里,然後我只感覺到一陣透骨的冰寒凍的我全身麻痹.

完全沒給我反應時間,雪姬一個上鉤拳,我以一個非常漂亮的姿勢身體後仰飛了出去.轟的一聲撞上一棵樹,跟著就是喀嚓一聲,然後那棵大樹居然像玻璃一樣整個粉碎.低溫讓水分都結晶了,大樹的樹干也被凍的很脆,一碰就碎.我突然想到雪姬之所以能把我的刃爪捏斷大概也是一樣的情況.她碰到的任何東西都會劇烈降溫,這個時候鋼鐵也會變的非常脆,所以只要一碰就斷.

沒等我爬起來雪姬已經再次沖上來,但是這次我反應很快."小鳳.依佛里特."

火精靈王依佛里特和火焰元素組成的小鳳都是火焰系頂級存在,他們一出來周圍的溫度就開始直線飆升,即使是雪姬這樣的頂級冰凍系生物也不可能在兩個火焰系頂級生物面前完全張開自己的領域.

雪姬一看到這兩個渾身熱力四射的生物立刻就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不能靠他們太近,于是連忙後退了一大截.小鳳看著前面的這個女人."咦?冰晶生命?"

雪姬皺著眉頭問道:"你是什麼生物?"

小鳳現在還是人類形態,但是隨著雪姬的問話,她的頭發突然開始燃燒起火焰並飄舞起來,同時身體也在異化,很快就變成了一只巨大的火鳳凰."本尊為地獄火鳳凰,你有什麼意見嗎?"

雪姬又看向依佛里特.不用他問,依佛里特自己就主動報名道:"我是火精靈之王依佛里特."

"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看到這麼多火焰系頂級存在.哼,我是不會怕你們的,今天就讓你們知道什麼是極寒."

小鳳寸步不讓:"就憑你還不能把我怎麼樣.當心靠的太近把你也給融了."

"那要看你的本事夠不夠了."雪姬突然一伸手:"冰晶柱."一根巨大的冰錐突然出現在半空筆直的朝小鳳飛了過去.小鳳扔出了一個火焰球,兩個東西在半空中撞在一起,化為了一大團水蒸氣.

"我說了你的寒冰魔法傷不到我."小鳳一裝嘴,一道火焰向雪姬飛了過去.雪姬立刻張開了一道冰牆.火焰把冰牆整個蒸發成了一團蒸汽云,但是和剛才一樣沒能造成實際傷害.

雪姬看了看我,然後道:"看來今天沒機會干掉你了.你的魔寵很強,不過我遲早會勝過他們的."說完雪姬突然變成了一座冰雕,幾秒之後冰雕自動爆炸了,破碎的冰片像彈雨一樣四處亂飛,把周圍已經凍的很脆的樹木打碎了一大片.要不是小鳳和依佛里特在前面擋著,估計我也跑不掉.

"這個可惡的女人,臨走還想陰人!"夜月抱怨著.她還在為剛才被凍傷而生氣,說起來她平時受傷的機會還真不多.

我笑著拍拍夜月的腦袋算是安慰她一下,然後直接走到那個忍者身邊.雖然已經掛了,但尸體上還是能發現很多東西的.玩家死亡後尸體身上還會帶著一套和之前一樣的裝備,這種東西被稱為死亡裝備,但是這些死亡裝備都只具備一個外形,即使扒下來也不能用.真正爆出來的裝備,雖然也會和其他裝備一樣穿尸體身上,但是這種裝備會閃光,而且拿下來可以照常使用.

翻看這個忍者的尸體後我沒在他身上找到任何有用的東西.從這點上可以判斷出對方應該還有別的成員在附近.那個被殺的北方聯盟玩家和我後來遇到的那個北方聯盟玩家顯然是要在這里接頭的,而且應該還有需要傳遞的物品.既然那個接頭玩家被殺了,那麼東西一定被搜走了.在剛剛的交談中我已經通過誘導詢問的方式騙到了不少信息,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雪姬應該是被雇來執行任務的,不是鬼手信長的人.這個白衣忍者顯然是雪姬的配合人員,或者說監視者也可以.如果搜到東西,當然應該是由這個忍者保管.他現在死了,就算那種東西沒爆出來,至少應該在尸體上找到變成不可用狀態的死亡裝備才對.既然沒有這東西的死亡裝備存在,那就是說東西已經被人拿走了.比較合理的分析就是監視雪姬的人不止一個,另外一個人可能先帶東西回去交給鬼手信長去了.可惜的是北方聯盟的那個玩家不肯告訴我他們傳遞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沒辦法,兩邊都不肯配合我,我也查不下去了.現在只能先按軍神的意思去找天昭的麻煩.他雖然已經是完全體,但他只是個修煉起來的人類,況且大地母神也說我只要召喚全部魔寵,和他的實力也差不多,所以我並不怕他.

先換了套普通裝備,然後離開這片森林.以鬼手信長的習慣,我要不馬上走,他的人肯定一會就到.結果我還是動作太慢了.被干掉的那個忍者肯定一掛回去就直接報告了鬼手信長,而且顯然鬼手信長已經猜到是我了.後來我和雪姬交戰那一會他就把人都召集齊了,我剛走到森林邊緣他的人就到了.鬼手信長這混蛋居然帶了好幾千人,還真是夠無賴的.

我不能被發現.鬼手信長帶的人太多,要沖出去可能不大容易.大地母神幫我嚇跑了天昭一次,但是她不會經常幫我的,要是在這千軍萬馬之中被天昭堵個正著,那可就真的是欲哭無淚了.按照大地之母的說法,我和全部的魔寵加一起也只能和天昭打個五五之數,要是再家上鬼手信長這幫人我就鐵輸了.

看來必須得小心的逃出去.想了想還是決定走地下,保不住鬼手信長有帶反隱形的人,萬一被看到就不好了.先向林子的中心退,找個無人區召喚出玫瑰藤和開拓者.接到命令後開拓者立刻在地上打出一個洞,然後垂直向下深入.筆直的下降五十多米之後開拓者才開始橫向前進,我跳下去跟著他後面走.玫瑰藤在我後面負責善後,別人是別想追蹤這個通道的.

我們在地下走,鬼手信長帶著人在上面搜索.當然他什麼也找不到,我在地下,入口也被植物偽裝了起來,當然不可能輕易發現.我一直在地下移動,有開拓者開路速度到是不慢.走著走著,開拓者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不走了?"我奇怪的詢問他.

開拓者不會說話,但是有心靈接觸可以和我交流,不過他連這個也沒用,而是退回來一點向側面開了個岔道,然後開始擴大這個洞穴.我順著他剛剛打的路走到前面,這邊居然有個洞口.原來開拓者是打到了一個地下空間,所以才停了下來.

我伸頭看了一下.洞口只有三十幾厘米的直徑.開拓者的感覺相當敏銳,只是剛剛打通就停了下來,沒有繼續向前鑽.從這里能看到外面並不是天空,也就是說這里不是某處懸崖,而應該是打到地洞之類的地方了.

洞內黑咕隆咚的,但這不影響我的視力.掃視了一下確認安全後我才鑽了出去.這邊確實是個地下空洞,面積大約也就三四百平米,最大落差的地方相差也才十幾米,並不是很大.在這個空間的另外一側,牆壁上有個小洞.這個小洞只有一根手指的粗細,但是非常顯眼,因為從洞的那邊有光投射過來.

先收回魔寵,我迅速的跑到那個小洞邊上把眼睛湊了上去.通過這個小洞可以看到另外一邊也是個山洞,但是和這邊比起來那邊就要大的多了.洞那邊也是個天然洞穴,因為洞壁和洞頂都很亂,人工洞穴不會搞成這樣.再說人工挖出來的洞穴也沒必要挖的這麼高.我現在用來張望的這個小洞實際上離洞底還有十多米高.我現在所在的這個洞的地面和旁邊那個洞的地面並不平行,兩者有著比較大的落差.也正是因為這個落差,所以我才能幸運的沒被洪水沖走.因為旁邊這個洞根本就是條地下河.

從我這可以看到河水正在快速的流淌著,要不是因為我這邊地勢高,剛剛在開拓者打穿洞穴的一瞬間我就該被河水沖回去了.幸好沒發生這種事情.

下面的河流似乎也不是一般的河.流淌在河里的液體看起來不像水,因為它們在發光.我剛剛看到從這個小洞投射到我這邊的光線就是河水發出的.這種河水看起來更像是某種油,而它發出的淡藍色光芒也顯得很奇怪.反複確認這邊安全之後我干脆把小洞給砸開,然後跳了下去.

河道兩邊的地面到是很平整,中間的河流寬約十米,水流速度比較快.之前看到的藍光在靠近了後顯得更亮了,但是發光的東西卻不是河水.之前在上面看不太清楚,靠近才發現原來發光的是河里的一種貝類生物.至于河水的成分,也不象在上面看的時候像油一樣,它還是水,只是因為折光的原因看起來像油.

因為沒發現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所以我打算過河之後讓開拓者繼續挖.剛走到河邊打算飛過去,突然河流的上游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水花聲.水花聲速度很快,迅速的向我這邊靠近,幾乎是十幾秒後就到了我跟前.只見河中的水全都在向兩邊飛濺,似乎有什麼東西河里用很高的速度在移動,水流是被這個東西給掀起來的.

轟的一聲響,水花突然在我面前停下了.一個巨大而丑陋的腦袋從河水里冒了出來.這個腦袋乍看像個蛤蟆,嘴吧大的嚇人.

沒有任何的停頓,這個怪物一出水就開始向我撲來,而且他的大嘴也提前張開了.這個家伙的嘴巴里有著一堆亂七八糟的鋒利牙齒,其中還有一種惡心的黏液在向外流淌著,一看就知道這是個肉食性動物.

我一個橫躍閃出七八丈遠,那個家伙一口咬在了旁邊的石頭上.我只聽到一陣喀嚓喀嚓的聲音,他居然把那幾個石筍給嚼了.可能是嘗到味道不好,已經被嚼碎的石頭又被吐了出來.但是這至少說明這家伙牙口很好,連石頭都能啃.

奇怪的是這個大家伙咬完石頭居然不動了.它沒有馬上過來追我,而是在原地不斷的轉動巨大的腦袋似乎在找什麼.我突然意識到這個東西好象沒有視力,它是在聞周圍的氣味.地穴內光線暗淡,這東西的眼睛顯然是退化了,但是鼻子卻加強了.聞了幾下之後他居然准確的對著我的方向沖了過來.

"幸運."對付這種東西還得大家伙才行.

幸運一出來就發現這個大家伙,敏捷的一下閃到旁邊,身體一轉,一尾巴掃了上去.那條可怕的生物慘叫著飛過了河撞在對面的岩壁上又掉下來,嘴里不斷的向外噴著血泡,顯然摔的不輕.幸運直到這個時候才看清楚自己打死的到底是什麼."哇,好惡心的東西,早知道就不碰了."幸運顯然對碰到這種東西很頭疼,拼命的把尾巴放到河里去洗,結果尾巴還沒洗乾淨,上下游就突然同時響起了剛才一模一樣的響聲.

"這下麻煩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十八章 分級的世界     下篇: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鬼盟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