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鬼盟老巢  
   
第十三卷 第二十章 鬼盟老巢

河流的上下游呼啦一下湧出幾十只這種東西,而且遠處還有聲音在不斷的向這邊聚集."看來是捅了人家老巢."我召喚出開拓者."幸運你先回去,開拓者快往那邊挖."

開拓者迅速的找了個比較軟的地方開始向下挖,繼續深入了十幾米才開始橫向移動.我收回幸運跳下地洞,開拓者帶著我橫穿了河底,然後繼續前進.我在河底的位置放了一堆炸彈,萬一怪物們要是追上來起碼這能擋一會.

跑了很長時間怪物也沒追上來,大概是安全了.我讓開拓者開始向斜上方挖,結果剛挖了沒一百米開拓者就停了下來.

"這回又怎麼啦?"我拍拍開拓者的尾巴讓他向旁邊挪了挪.開拓者讓開之後前方又是個洞.日本這地方多火山活動,地下的火山地脈在流動中經常會產生大量的氣泡,等岩漿凝固後就會留下這樣的一個個空洞.其實在這種地方是非常危險的,地洞是火山里揮發出的氣體,這不是空氣,而是硫化氫,要不是我的面罩可以提供後備氧氣和過濾功能,估計我已經被熏死了.

這個洞和之前的洞一樣完全就是個密閉的地下空間.我讓開拓者不要管這些洞只管向前向上,先挖到地面再說,跑這麼遠已經已經出了鬼手信長的搜索圈.開拓者接到命令就不再關那些洞,一路向前猛鑽.

話說鬼手信長的圍剿沒能成功,他還以為我用傳送卷軸逃跑了,所以帶著部隊又跑了回去.在離那片森林不遠的地方有個小城市,這個地方是個玩家城市,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什麼建立的,因為它的建立非常的秘密.這個城市其實就是鬼手信長的行會總部所在地,只是很少有人知道罷了.鬼手信長的想法和當初的松本正賀完全不一樣,松本正賀的想法是組建一支龐大的行會,從而更好的控制和指揮.鬼手信長的想法則是只組建一個精銳的小型行會當特種部隊用就可以了,其他的日本玩家由他來組建一個大致的聯盟性質的組織,只要能調動就可以了.

正是基于這種理論,所以鬼手信長才把自己的行會建立在這麼偏的地方,而且藏的像秘密基地一樣,根本都沒人知道.

回到自己老巢的鬼手信長立刻召集了自己的那群得力手下開始討論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鬼門關,按說我應該在九州和他們內打仗才對.

一個鬼盟的玩家道:"我認為紫日這個家伙肯定是有什麼鬼主意了,這家伙從不正常作戰,總是跟我們搗亂,實在是麻煩."

另外一個玩家道:"不管他要干什麼,派人盯著他才是當務之急."

鬼手信長托著下巴道:"可問題是剛剛的圍剿沒能成功,要盯住他起碼得先知道他在什麼地方才行啊!"鬼手信長正說著,忽然感覺到地面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怎麼搞的?"

"大概是火山."一個玩家相當鎮定的道.

鬼手信長緊張的道:"我們附近又沒火山,哪來的火山地震?"

"那能是什麼啊?"

"鬼才知……哇啊……!"

他們正在互相詢問著,忽然圍在他們中間的大桌子整個向上飛起,被頂翻到了一邊,兩個閃的慢的人還被砸在了桌子下面.桌子下面出現了一個大洞,一只巨大的鉗嘴從洞口探了出來,正在左右亂晃.忽然鉗嘴又退了回去,然後就看到一個華麗的頭盔從下面伸了出來,頭盔里還傳出了鬼手信長熟悉的聲音."打通了嗎?奇怪,這是哪里啊?"

沒錯,這下面鑽出來的就是我.開拓者開洞的速度還真是夠快的,這還沒多長時間居然一路挖到了鬼手信長的房子下面.看到外面這一圈滿臉驚訝的瞪著我的人,我也意識到情況有些糟糕.

"嘿嘿……不好意思走錯了."我突然向下一縮頭大喊著:"開拓者快跑."

鬼手信長也反應過來了."你個混蛋哪跑.快追."說著就帶頭跳了下來.

開拓者一下去立刻就開始往旁路上開道,我想想這帶大概來不及.雖然開拓者挖掘速度很快,但畢竟不可能比鬼手信長他們跑的還快,所以挖路跑是肯定來不及的.我干脆收回了開拓者直接沿著原路向回跑,鬼手信長他們也不用看路了,順著道路追就對了.

一路跑回之前的那條河,結果我忘記自己在這里放了炸彈,一腳踩了上去.轟的一聲悶響,炸彈爆炸了.我到是沒怎麼樣,這樣的炸彈還不至于要了我的命,但是頭頂上就是河床,那地方薄的很,根本頂不住這樣的爆炸.隨著爆炸的沖擊波被抵消,河床也塌了.地下河里的河水一下子全都湧了進來,巨大的水流沖入地道把我推著向後退.

鬼手信長追的正起勁,忽然聽到不大對勁的聲音.他伸手擋住了後面的人."等等,聽這什麼聲音?"

一個玩家伸頭聽了一下."好象是水聲."

"水聲?"鬼手信長疑惑的在那想到底哪來的水,不過他很快就有答案了,因為水已經沖過來了.鬼手信長趕緊對後面喊:"快向回跑."

雖然喊的快,但人反應是要時間的.河水順著通道一路沖了過來,其中還夾雜著我一起向這邊沖.不過鬼手信長這個時候可管不了我了,現在最主要的工作是逃命.可惜水的速度比他快多了,河水迅速帶著我追上了鬼手信長把他也卷了進去,之後一路向前把那些家伙全都給卷了進來.

我們一大群人就這麼翻滾著沖過了通道到達了那片洞穴密集區.水流把我們從第一個地穴的入口沖了出來,然後開始迅速向這里灌水,看樣子一會就能把這里裝滿.我們雖然互相敵對,但是現在卻顧不得對戰了,趕緊爬過位于高處的通道進入下個洞,然後繼續跑.河水就這麼一路追著我們前進,愣是逼的我們連戰斗時間都沒有.

好容易穿過了洞穴區,後面的河水還跟我們間隔著三四個洞穴,大概還要十幾分鍾才淹的過來.鬼手信長一看好機會,立刻向我發動襲擊,結果一擊不得手又變成纏斗.戰斗十幾分鍾依然沒結束,河水卻過來了,淅瀝嘩啦的把我們一起沖入通道帶了出去.一進入狹窄的通道河水的流速就明顯開始增加,我們根本想停都停不下來.

鬼盟總部的會議室內此時正聚集了大量的鬼盟玩家.守衛聽到房間里有打斗和喊叫聲,沖進來的時候只看到翻倒的桌子和地上的洞,卻沒發現本該在開會的行會老大們,于是把其他的會員也喊了過來打算下去看看情況.正當他們在討論是不是要下去的時候,地面突然震動了起來.

毫無任何征兆,洞口突然噴出一道巨大的水柱,接著房間里的水線開始迅速上升.大門雖然並不密封,但是門縫漏水的速度遠比不上出水口的速度,很快水就一直淹到了房頂.由于大門是向內開的,水壓把它牢牢的壓在門框上,根本打不開.眼看著水已經到了房頂,然後迅速把整間房子都給灌滿了,唯一的出口就剩頂上那個通氣口了.水流迅速到達通氣口,然後像噴泉一樣從房子上的所有縫隙向外噴,外面的玩家隔著玻璃看到里面的玩家像魚一樣在窗口里面飄來飄去.一個反應快的玩家迅速對旁邊拿戰錘的矮人叫道:"快,砸開它."

那個矮人玩家立刻揮舞起大錘一錘子砸了上去,咔的一聲牆上出現了一道裂縫,接著裂縫開始向四周擴散,很快爬滿了整面牆.周圍的玩家都意識到不大對頭,轉身就想跑,可惜慢了點.牆壁突然轟的一聲整個炸裂,河水像洪水一樣噴了出來,一下子把外面的人全都給沖了出去.水壓平衡後房間內部的大洞像個噴泉一樣不斷的向外噴著水,過了幾秒,忽然一個黑影從里面飛了出來.附近的玩家已經爬了起來,看到黑影落下來之後趕緊跑了過去.

那些玩家靠近了一看才發現這是個自己行會的老大,可是那個老大爬起來之後一邊咳嗽一邊指著水柱說著:"咳咳……快……咳……快點,信……信長還在里面!咳咳咳咳……!"

周圍的玩家一聽老大在里面趕緊過去看著,不一會果然又有黑影被打了出來,周圍的人沖過去接住之後發現是另一個行會里的元老玩家,趕緊放下他又去接跟著飛出來的玩家.水里一連出來六個人,全是他們行會的人,第七個黑影飛出來後他們又沖上去接住了,但是放下來一看卻發現好象不認識這個人,結果就看了下對方的胸口.不看不要緊,一看把他們嚇了一跳,因為那里別著的是他們死對頭冰霜玫瑰盟的標志.

我被日本玩家接住後也注意到了對方眼神的變化,一個翻身跳起來,翻手把接住我的人扔了出去.召喚出飛鳥跳上去."快閃."一群日本玩家追了上來,結果被飛鳥尾巴後面排出的氣浪打了個大跟頭.飛鳥拖著長長的尾焰消失在天空中.鬼盟的人也不知道是追還是不追,想了想還是決定不要追了.他們的老大都還在水里泡著呢,要追也得有人打的過我才行啊!

松本正賀是最後一個從水里出來的,他一出來就開始到處找我,結果別人告訴他我已經走了幾分鍾了,氣的他不斷的罵人,但是再罵也沒用了,此時的我都已經在好幾十公里之外了.

說起來也怪鬼手信長倒黴,他的城市是建在山下的凹地的,而我之前遇到的地下河實際上海拔高度很高.所以盡管那是條地下河,但實際上要比鬼盟總部的地理位置高的多,結果這下一打通之後河水就不走原來的路線,而是全都倒灌回了這個通道,然後從鬼盟的城市中央噴了出來.

我在日本上空轉了好大一圈又飛回了九州地區,這邊才是日本戰役的主戰場.剛飛到一半就看到一大片戰場,奇怪的是卻不是中國人和日本人的戰斗,而是一大群美國人在和日本人戰斗.仔細一看那幫美國人的旗幟還有點眼熟.

拍拍飛鳥."下去,往美國人後方落."

飛鳥剛突破云層就看到下面有大群的空騎兵正在混戰.美國這邊的空騎兵相當整齊,清一色的彩虹鳥.看到這鳥我就想起來到底下面的是什麼人了,如果沒猜錯的話下面應該是彩虹聯盟.除了他們沒人有這麼花的旗幟和坐騎.

空中已經打亂了套,根本沒人注意我.一路飛到軍陣後方對方的防空部隊才注意到我,法師團立刻打了一排魔法彈上來,還好飛鳥閃的快.一個直線突擊,我收起飛鳥直接從空中跳了下來.下面的法師團倉皇後退,戰士們沖了上來,不過尤西娜認出了我."停,是自己人."

戰士們看看我,又疑惑的看了看尤西娜.尤西娜笑著解釋道:"他是紫日,中國人."

在美國人看來中國人和日本人長的都一個樣,根本就認不出來.他們正在和日本人打仗,突然看到有個中國人落地,很自然的以為是日本人突破到後方來了.

趕開那些侍衛,尤西娜走了過來."你怎麼到這里來了?"

"我在找人,剛好經過你這里,看到你們在這里打仗,所以下來看看."

"找人?你找誰啊?"

"天昭."

"日本那個大神?"尤西娜嚇了一跳.

"不是他還能有誰."

"你找他干什麼?"尤西娜非常驚訝的問我.

我無奈的搖搖頭."打架."

"你打的過他嗎?"

"不知道."我指指前面."別說我了.你們這是怎麼搞的?"

"還不都是那個鬼手信長害的.那個混蛋哪不好跑,非要到我們美國來搗亂.前段時間我們行會從南美運了一批重要貨物回國,沒想到半路上被他們搶了.國戰開始後美日之間居然開啟了海上通道,我來找鬼手信長算帳來了."

"什麼?美日之間也有通道?是什麼樣的通道?在什麼地方?"這可是重大新聞,一定要查清楚.

尤西娜和我關系還不錯,再說這種事情隱瞞也沒多大用,所以她很爽快的向我介紹起來."其實這也不算什麼秘密.國戰開始後在美國的西海岸出現了一座島,這個島的面積雖然不大,但是其邊緣處有兩個很大的山洞.這兩個山洞是一個朝南一個朝北,朝南一側的山洞是只能進不能出,朝北一側的山洞是只能出不能進.另外,在日本這邊的太平洋上也出現了一團永不消散的大霧.美國那邊的船從這島南面的山洞開進去,就會從日本這邊的這團大霧之中開出來.而日本這邊的船只要朝著大霧開,不管你從哪個方向開進霧中,只要你別轉舵,最後肯定是從美國這邊的這個島的北面山洞開出來.後來我們才確定這實際上是個海上傳送點,而且是完全免費的,還能連船一起傳送."

"怪不然呢!我說你們怎麼有閑心跑日本來打仗了,搞了半天是開通了海上通道.哦對了.美國的對外通道不會就一個吧?"

尤西娜點點頭確認道:"當然不止一個.在美國的東海岸也出現了一個傳送點,不過那個傳送點是橫跨大西洋的,而且比較刺激,一般人還真不敢用."

"比較刺激?怎麼個刺激法啊?"

"那個傳送點是個大旋渦,任何船只要靠近就會被吸進去,然後順著旋渦旋轉向下,不一會就會從大西洋對面的歐洲附近冒出來,雖然通常不會把船怎麼樣,但是聽說經常有人在通過通道後失蹤,而且失蹤的人全都是掛回去的."

"大旋渦?還真是夠刺激的."我想了想道:"聽說加拿大人在進攻你們,現在情況怎麼樣了?你不在國內抵抗侵略,反而跑到這邊來,不怕那邊頂不住嗎?"

"拜托,我們是美國,不是伊拉克,有那麼高欺負的嗎?昨天早上我們已經開始反擊了,加拿大那些家伙根本不是我們對手,現在好象已經把戰線移動到原先的國境線上去了,估計今天晚上就該打到加拿大領土上去了."

"你們到是滿厲害的嗎?"

"你以為世界警察是那麼好當的嗎?"尤西娜亮了亮她的小拳頭."在世界上是靠這個說話的."

我笑了笑,沒多做評論."那你現在和日本人的戰斗情況怎麼樣了?剛才我在上面看你們這邊好象快頂不住的樣子."

尤西娜略微有些傷神的道:"說起來你們東方人是不是都習慣不按常理辦事?"

"你為什麼有這樣的觀點?"

"因為你辦事一直都是這樣,這個鬼手信長也和你一樣,根本沒有正常的戰斗方式,盡想些壞點子坑人,我的人吃了好幾個大虧,真是郁悶死了!要是堂堂正正的被打打敗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被人這麼玩死我不甘心啊!"

我笑著伸出一只手."給錢的話我幫你搞定."

尤西娜打了下我的手掌."被你敲詐還不如打一場敗仗呢!"

"開玩笑的."我收回手道:"就算你不求我我也得幫忙的."

"你什麼時候轉性啦?"尤西娜裝做很驚訝的樣子問我.

"我沒轉性,只是我看到個熟人在對方的軍陣里.我覺得有必要去會會."

"我就說嗎!"尤西娜伸手在我頭頂一點."好了,確認你加入我們的戰陣了,現在不會被自己人誤傷了."

我點點頭轉身沖向了戰場.其實剛剛在天空中我就注意到下面的戰場中心有一大片白,除了那個雪姬我實在想不出什麼人能搞出這種白色的雪地來.

進入戰場後才發現美國人的戰斗方式和之前想的有很大區別.說實話,游戲開始這麼長時間我從沒見過美國玩家的大規模戰爭到底是個什麼樣子,今天算是第一次見識到.原來美國玩家的戰斗和別的國家完全不一樣,他們這邊的戰斗主要以遠程武器為主,火力還分幾層.

最近層的火力是以火槍為支撐的,由于游戲內的火槍威力小射程近,所以只能做為第一層戰斗力.第二層是弓箭手.這種原始武器使用拋射方式之後的射程和威力都遠超火槍,剛好可以打擊中距敵人.第三層火力網是法師,這些人的傷害輸出大概是全軍最高的.魔法的為威力很大,覆蓋面又很廣,射程也相當令人滿意,而已的缺點就是准備時間太長,而且彈藥受魔力限制,不能連續使用.在前三種之後,還有第四種武器.這是一些大型魔法武器,射程都很遠,威力也超大,只是平時戰斗一般用不上,只有防守和攻城的時候可以派些用處.

日本人在美國人的密集武器攻擊下傷亡慘重,但是一旦沖到近身,美國人的防衛力量就明顯不行了,不過日本人在沖鋒的路上消耗了太多人命,已經沒有之前的數量那麼多了,所以沒有一下沖跨美國玩家的防線.

我這個一身黑的人在彩色的彩虹聯盟成員中相當顯眼,對面的雪姬一眼就看到了我.她隨手扔掉了手里捏著的已經變成冰雕的一個玩家,然後筆直的朝我走了過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十九章 雪姬     下篇:第十三卷 第二十一章 變相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