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洪均教主家的保姆  
   
第十三卷 第二十七章 洪均教主家的保姆

事實證明大人物的心情是不能隨便亂猜的.洪均教主和紫卓從天上打到地上,然後又飛回天上,我們別說幫忙,連看都沒法看.以前玉帝是不知道洪均教主和紫卓的關系,光知道她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所以才召集這麼多人來准備迎戰.但是現在知道了這些之後我們反而不好辦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父女,這種時候作為外人的我們上去不管幫誰都會被記恨,搞不好人家父女還會突然聯合起來打我們也說不定,這都是有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們是絕對不能插手的.

洪均教主好象是比紫卓要厲害一些,畢竟人家才是老爹,幾個回合下來紫卓就有些頂不住了.突然外面金光大盛,接著又暗淡了下去,看樣子是紫卓跑掉了.我們一個個在南天門里不知道該不該出去,急的團團亂轉.

正在我們猶豫的時候南天門的兩塊門板仿佛被隕石砸到一樣突然彈開了,站在門後的幾個神仙被門板直接撞飛,連站的近的都被門板帶起的風給吹翻了不少.我們也沒時間管那些被吹翻的人,全都緊張的注意著門口,只見洪均教主正一臉鐵青的站在那里.

玉帝看到這個情況趕緊想上去說些什麼,結果被原始天尊搶了先."師傅,大小姐她……!"

"她不是我女兒."原始天尊話都沒說完就被洪均教主獅子吼般的聲音震的不敢出聲了.玉帝一看這情況干脆閃到一邊去了.洪均教主現在就是個火藥桶,連原始天尊都被罵了,誰上去誰倒黴.

洪均教主吼完原始天尊就開始大步向前走,我們一個個噤若寒蟬的跟在後面,生怕哪里得罪的到他.不過目前這個情況,你不找麻煩,麻煩是會來找你的.洪均教主走了沒幾步突然轉身看著我們,嚇的後面的神仙們連忙往後退了幾步.其實相比後面的神仙,我這里才最倒黴.天庭里也是講資力的.洪均教主走前面,玉帝和原始天尊當然是跟在後面,我有特赦令,要跟著玉帝,其他神仙都在後面跟著.也就是說我現在離洪均教主非常近,除了前面兩位老大就剩我了.

洪均教主在原始天尊和玉帝臉上來回掃了幾遍,然後眼珠子一轉,突然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你."

我的心髒一跳,而前面兩位卻明顯肩膀一松.雖然嚇的半死,但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我趕緊躬身上前."教主何事吩咐?"

可能是我態度好,也可能是養氣工夫過硬,洪均教主的聲音已經比之前要平和的多了.他從身上拿出了七八個瓶子出來."這五瓶是內服的,每樣取三枚.去打一盆蓮池聖水,然後把瓶里的東西都倒進去,絞勻之後外敷.好了,你去吧."

我剛要走,旁邊的玉帝居然還傻忽忽的問:"教主您受傷了嗎?"

洪均教主還沒來及張口,我就上去拉住了玉帝."我知道是給誰用的,玉帝請不用擔心."說著我趕緊向洪均教主鞠躬."我馬上去辦."說完轉身就跑.玉帝這個白癡,洪均教主這種時候拿藥除了給紫卓還能給誰?他自己受傷的話給我藥干什麼?回去自己處理下不就結了?

我還沒跑出兩步洪均教主突然喊道:"那個……!"

我趕緊原地一個轉身躬身等待下一步命令.洪均教主這老家伙雖然不理世事,但畢竟是太上皇級別的人物,巴結巴結是有好處的.

"那個……!"洪均教主想了半天也沒能說出來."那個……那個……那個她……我的……"

還好研究過心理學,這不是問題.盡管洪均教主只說了一半我還是立刻一點頭."是的,教主放心,您的心她會明白的,我一定代為勸解.請問教主是否還有吩咐?"

洪均教主的臉上終于出現了一絲絲笑容點了點頭."你去吧.你是個人才,不錯,非常不錯.玉帝,以後要記得多關照啊!"說著他就轉身帶著眾神仙一起走了.

哈哈,我就說太上皇很厲害的嗎!玉帝見了洪均教主就跟三孫子似的,洪均教主直接發話要他關照,那我以後只要別跳到靈霄寶殿上去揭瓦天庭就絕對沒人敢管我了.

我先去灌了兩大桶蓮池聖水,然後才向南天門外進發.雖說調藥只要一盆就夠了,但是咱總得收點勞務費吧?反正蓮池那麼大,隨便裝個兩三桶也沒人看的出來.

出了南天門之後我立刻四下尋找了一下,這個紫卓到是好找,云層中有明顯因為高溫而留下的團狀云.跟著飛行軌跡一路追了出去,最後在一座位于大片原始森林中央的深山里找到了仿佛森林大火燒過一樣的痕跡.這個紫卓,還真是小丫頭性格,枉費她這幾萬年的禁閉了!

我騎著夜影剛降落到那片地區就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山洞入口,同時還發現了一大群人在我對面站著.這些人穿著都很亂,應該是零散玩家.他們看到我之後先是一愣.我沒管他們,直接跳下夜影把他收了起來,然後走了過去."我知道你們肯定是被這里的大火引來的,但是這個任務不是你們做的,所以還是請回吧."

一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人走出來道:"雖然你是中國地區第一強人,但那又怎麼樣?這任務是我們先發現的,憑什麼讓給你?"

我笑了起來:"如果你覺得自己搞的定一萬級以上的怪物的話,那麼請便."

"你說一萬級?"一個小姑娘驚訝的問我.

我搖搖頭:"我不知道她集體多少級,反正超過一萬級,因為她是從三個一萬級的大BOSS的聯合看守下跑出來的,所以她肯定不止一萬級."

"切,就算你比我們厲害,一萬級也不是你能對付的吧?"那個青年傲氣十足,根本不甩我.

我拿了個小瓶子晃了晃:"所以我才說你們不要進去.我有這個."

"這是什麼?"

"藥."

"里面的怪物受傷了?"

"恩.不過我不能告訴你們是誰打傷了她,因為打傷她的人更要命,我告訴你們我就完蛋了.現在都回去吧!"

"我偏不信."那個青年說著向後一招手."有種的跟我去.一萬級的大BOSS受傷的機會可不多,萬一能有機會我們就發達了."

剛剛和我說話的那個MM想了想還是沒跟進去,而是和幾個姐妹一起站到了旁邊.前面那幫人剛走到洞口,還沒來及進去就看見一道火焰從里面射了出來.毫無任何慘叫什麼的,門口站著的十幾個人全都消失的連灰都不剩了.剩下的沒進去的人看了看那些前車全都知趣的轉身走了.

我目送他們走遠才轉身走到洞口,先把戒律之環頂在了前面.可能是感應到了這里的高溫,戒律之環自動收取出了皕襲棓,這樣我就不怕紫卓的高溫火焰了.防護剛剛完成一道火焰就飛了出來,嚇的我趕緊躲到了戒律之環的後面.只不過躲的慢了點就把我的頭發燒焦了一塊,還真是夠嚇人的.還好主要的火焰都被戒律之環給擋掉了,不然我就和那些人一樣完蛋了.

"喂,是我,別噴了!"

回答我的是一道更猛烈的火焰,盡管有戒律之環的保護還是感覺像在蒸籠里一樣.

"聽不出我的聲音嗎?"我再次叫道:"別噴了!"

側耳聽聽,好象是沒聲音了,于是我才敢向里走.山洞到是不太深,沒走幾步就到頭了.遠遠的就聽到了斷斷續續的抽泣聲,顯然紫卓正在傷心呢.我小心的走了進去,只見她正坐在一塊石頭上哭呢.

"嘿嘿,紫卓小姐你傷的怎麼樣了?"看她沒反應我又向前走了兩步."其實教主他也是……哇……!"

紫卓居然甩手扔了道火焰過來,打在戒律之環上被彈了出去,但是卻嚇了我一跳.這些老大實在太嚇人,動不動都是必殺級別的魔法,碰一下就能要人命!

"不許提他."紫卓生氣的說著.

"好好好,不說不說."我趕緊三兩步蹦了過去.繞到正面才發現紫卓傷的其實不重,洪均教主就算生氣也不大可能真對自己女兒下重手,不過傷是真傷,不過全是皮外傷而已,外加洪均教主的特殊法力,打出的傷根本消不掉,所以才顯得有些狼狽.

"看什麼看?"紫卓舉手又要扔火焰.

我趕緊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結果碰了她的傷口,然後我們兩個人一起叫了起來.

"啊!疼!"

"哇!燙!"

紫卓捂著受傷的手腕就往下掉眼淚,我則捏著自己正在冒煙的手在那里亂蹦.這丫頭身上起碼有一萬度,隔著魔龍套裝還把我燙成這樣!再回頭看看紫卓,她那邊哭的滿面淚痕的好不傷心.本來我還想紳士一點幫她擦下眼淚的,不過在看到她那金色的眼淚一落地就燒的地面直冒泡後,我決定還是當回縮頭烏龜的好.

忽然想起來我這里有藥,趕緊拿出那些瓶子按照洪均教主的要求每樣倒三顆出來,剩下的我貪汙了.將那些藥全都集中起來,然後拿個玻璃碗出來,小心的把藥放進去,之後推到她面前.我可不敢直接交給她,再燙我一下算誰的?"吃吧.這是專門治療這個傷的藥,效果很好的."

"哼!"紫卓對著那個碗噴了口氣,結果玻璃碗迅速融化成了一灘玻璃水,之後又迅速凝固成一團爛泥形態的玻璃,連藥也給包在里面了.我現在開始慶幸剛剛沒有用手遞是多麼明智的決定了,要不然現在融成爛泥的就是我的手了.

我一邊把那爛玻璃拿回來一邊說著:"小姐你也不用這麼傷心.其實天下哪有不關心子女的父母呢?教主他地位不同,當然不能像一般的家長那樣給予內太多的關愛,小姐你應該多理解教主的難處.我說……哇……啊……著了著了!"我突然像只兔子一般的躥了出去,屁股後面還冒著煙.這個死丫頭放的火比三昧真火還要麻煩,居然連魔龍套裝都燒了起來,不管我怎麼滾都撲不滅.忽然想起我還帶了不少蓮池聖水,趕緊拿出來從頭頂澆了下來.嘩啦一下火終于滅了,這種高溫的聖火只有聖水能沒的掉,要是一般的水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呼!"我剛被火燒了,現在又淋了一身水,加上剛剛打滾沾上的灰,現在實在是狼狽的很.

"噗嗤!"看到我狼狽的樣子紫卓居然笑了.這對父女果然還是有共同點的,起碼都有惡魔的本質.她笑著笑著突然注意到我正瞪著她,于是不好意思的伸出一只手."給我吧!"

"什麼啊?"

"藥啊."

"你現在想吃了?"我不是不想給,只是怕她再浪費.瓶子里的藥總共就九顆,剛才每樣都被她浪費了三顆,現在再給她三顆,要是再被浪費,我的貪汙計劃就沒指望了.

"哼,我才不讓他如意,受傷是我自己難受,我干什麼便宜他."紫卓賭氣的說著.

我點點頭:"這才對嗎."趕緊拿出瓶子倒給她,結果她卻一把把瓶子搶了過去."你干什麼?"我干著急卻不敢和她搶,人家形容活潑的女孩熱力四射,她卻是真的熱力四射,和她搶東西只會把我變成生煎肉.

紫卓每樣倒了三顆吞下去後把瓶子也給收了起來."哼,以後再和他打架我總得留點後備藥吧?"

暈!和著我這趟算是白跑了,好不容易貪汙點藥全讓人家一鍋端了,我還沒話可說!這真叫啞巴吃黃連了!

拿了這些她還不滿意,又發現我這里還有兩瓶."那是什麼?"

"哦,這個啊?"我趕緊道:"這是外敷的."

"那快給我啊?"

"這個不能直接用,需要調和一下."我先從鳳龍空間里弄了個大盆出來,然後把蓮池水倒進去,接著把藥也倒進去.本來兩大桶水,滅火用了一桶,現在又去了半桶.我的貪汙成果這一下就只剩半桶水了!把藥放進去攪和了半天,終于變成了一盆紅褐色的,仿佛紅土一樣的顏色的糨糊狀物質."給.哪里受傷直接敷上去就可以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又留了一台魔偶給她."有夠不到的地方讓它幫你敷,我先回去複命,一會再回來."

"恩."紫卓點點頭就開始脫衣服,我趕緊轉身跑了出去.

懶得飛了,我直接用傳送戒指回到南天門外的傳送陣,把門的守衛這次看到我都趕緊靠邊,免得再讓我撞個大跟頭.一路沖進靈宵寶殿,這邊似乎正在開會.

洪均教主看到我之後立刻總結道:"好了,事情就這樣吧!你們該干什麼就干什麼去吧!"

"是."終仙回應後全都轉身走了出去,大殿內最後只剩下洪均教主和玉帝,連二郎神他們這樣級別的神仙也都被趕了出去.

看人都走光了我才一拱手."回稟教主,那邊我已經找到了."

"那……傷怎麼樣了?"

"藥已經用了,不過瓶子被搶了去,剩下的……!"

洪均教主大手一揮."沒關系,那不重要.不過你這是……?"洪均教主顯然也注意到了我的淒慘樣子."唉!辛苦你了!"洪均教主一彈手指,一枚紅色的丹丸落到了我的面前,我趕緊伸手接住."這是賞你的避火珠,吞下去之後你就不用擔心她的高溫了."

"哦,感謝教主."

"東西我也不是白給你的."果然沒有天上掉餡餅的事情!"這個……以後她的行蹤你要負責幫我盯著,這樣我才能放心.如果她要報複我,只要不是什麼大事情,你就隨她,實在是過分的事情,你再通知我.只要是和她相關的事情,天庭各部隨你調用."

"尊法旨!"哈哈,以後可以光明正大的調動天庭軍隊了,這個好事情一定要把握好.可惜必須是跟紫卓有關系的事情,要不然也不好交代.不過找點借口偶爾利用一下應該沒問題,嘿嘿,不枉我搞的這麼慘,終于看見實惠了!

我還沒得意多長時間,洪均教主突然又冒出一句."要是她再出什麼事我就找你."

"啊?"不是吧?找我?那個姑奶奶我哪管的住啊?讓我管還不等于沒人管啊?"教主,這個……!"

"別這個那個的了,就這麼決定了,你現在先去盯著她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靠,你有事我沒事嗎?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我其實根本不敢說,要不然之前的努力就白費了,可能還要倒扣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那個姑奶奶安穩點,這樣的話到是可以考慮.

從靈宵寶殿出來,一路上的神仙們見到我都熱情的要命,咱現在也是洪均教主面前的紅人了,不管什麼神仙都得對我客氣著點.不過我現在沒空享受這種倍受矚目的感覺,我要頭疼的是怎麼才能讓紫卓聽我的話.想來想去似乎也就只有從她和洪均教主的關系上來想辦法了.首先我得從戰略上藐視她.雖說她的戰斗力可能已經超越天庭任何的單個人員,只有洪均教主和他那倆徒弟能搞定紫卓,但是從感情上來分析,她基本上就是一個處于叛逆期的小丫頭.哄孩子本來就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偏偏這還是個手握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孩子,堪稱麻煩中的麻煩,極度危險人物.

就這麼胡思亂想間不知不覺就到了之前那個山洞,收回夜影我再次走入了山洞."紫卓,紫卓?"山洞內回響著我自己的聲音,卻沒有回應.快速跑進去之後卻發現我的那個盆子還在地上,但是紫卓人卻不見了.趕緊四下觀察了一下,牆壁上有大量燒焦的痕跡,顯然有人在這里戰斗過,就是不知道大地打成什麼樣了.想來以紫卓的力量是不會受傷的,但問題是誰和她打了起來呢?難道是那些玩家又回來了?這也不大可能啊!他們的戰斗力紫卓只要一擊就能搞定,沒必要打的這里天翻地覆啊?

我突然想到了三個人.之前在日本紫卓跑出來的時候熾日他們應該是跟著她的,問題是她很快就到天庭了,而那三位卻不見了.很可能是他們追不上紫卓的速度,等到他們追過來的時候實際戰斗已經結束了.他們可能是還沒去天庭,所以並不知道洪均教主已經決定暫時先不把紫卓抓回去了,他們還以為紫卓是在亂跑,所以去抓她了.想到這里我就知道又有麻煩了,這要是讓他們把紫卓打傷了,洪均教主饒不饒他們我可不清楚,反正我是跑不掉了!

轟.一聲巨響從洞外傳來,山洞大門居然塌了.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剛要出去找人就被堵在這里了.打開空間門召喚出晶晶和坦克,由晶晶在我們前面支撐起防護盾,然後讓坦克炮轟山門炸個洞出去.

山外面此時正站著大群玩家,帶頭的正是一開始不聽我勸告被燒成灰的那個人.他正得意的道:"哼!不讓我進,那你們也別出來了."

他正說著,突然轟的一聲巨響,山洞口整個向外崩飛,碎石瞬間砸倒了一群人.他們還沒從石頭下面爬出來就看到一只巨大的昆蟲從洞里爬了出來.一開始他們並沒看到洞里是什麼,現在看到坦克走出來還以為他就是那個BOSS,立刻有人叫了起來."快跑,大BOSS出來了."

"怕什麼?不就是……"那個家伙話都沒說完就被坦克一腳踩扁了.我從坦克後面走了出來,左右看了看.

"你們是什麼人?"

"你是什麼人?"另外一個玩家戒備的盯著我.

我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看到四個大型生物從這里離開嗎?"

一個玩家習慣性的搖頭.我點點頭,收回坦克,召喚出飛鳥直接跳了上去.後面的人還想喊我,但是他的聲音永遠也傳不到我這里了.飛鳥在我落上去的同時啟動了超音速突擊,聲音在後面我是聽不見的.

飛上高空之後我開始四下尋找.按說四個老大混戰在一起,動靜應該不小才對,可是放眼望去居然什麼都找不到.這麼大的生物沒道理突然消失啊?難道是人形化了?應該不會啊!他們這種級別的生物,只有恢複本體才能發揮最大戰斗力.平時欺負下普通人用人類外形就可以了,要是他們和紫卓打,不還原成本體是絕地不行的.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已經跑遠了.

想了想,我干脆啟動了愛之環."玫瑰.你在哪?"

"在艾辛格,有什麼事嗎?"

"那正好.馬上去找軍神,讓他用行會指揮系統幫我找個目標."

"我就在他這里,你說吧.什麼目標?"

"其中三個目標分別是一只巨大的火焰蝠王,一只黑龍,還有一只火鳳凰.另外一個可能是個女人的形態,也可能是只什麼鳥的形態."

"你該不是說天上那個太陽吧?"

"太陽?"我被搞愣住了.

玫瑰的聲音非常無奈."抬頭."

我疑惑的向上看了看,結果驚訝的發現天上居然有兩個太陽,其中一個身邊還有三個黑點正圍著她轉呢.我說怎麼一直找不到呢,原來是飛上去了!"好了,那就沒什麼事情了.我看到他們了."切斷聯系我趕緊讓飛鳥向上飛.

一口氣爬升到云層山方,情況終于明了了.和我想的一樣,確實熾日到了,不過到的只有他和黑龍,蝙蝠女並不在場.

"快住手,住手."我老遠就開始喊,不過上面這幾位顯然是不大聽的見.巨龍和火鳳凰的身形太大,飛舞的聲音遠遠超過我的喊聲.紫卓到是保持著人類形態,不過考慮到她身邊兩位的動靜,她大概也是聽不見的.來回轉了半天,好象沒什麼地方給我布置擴音法陣,只好把幸運召喚出來幫我喊.還好巨龍的嗓門夠大,幾位到是立刻就聽到了.

呼的一下兩邊分開,熾日和黑龍飛到了我的身邊,紫卓還是靜靜的漂在遠處.熾日化為人形飛到我身邊,拉著我擔心的問道:"你怎麼跑這里來了?"

"是洪均教主的意思."

"洪均教主?你見到他了?"

我想了向,把熾日拉到一邊問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洪均教主和她是什麼關系?"

"他們兩個有關系嗎?"熾日一臉迷茫的樣子,看起來是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內情了.

我無奈的道:"這事反正很複雜,你就別管了.我剛剛得到了天庭那邊的直接指示,她的事情暫時由我負責,你們最好先去見見洪均教主,然後由他來安排.對了,那只色蝙蝠哪去了?"

"她去天庭搬救兵了,不過看你這樣子,難道她去過天庭了?"

"切.你們三個速度也太慢了,等你們來黃花菜都涼了!紫卓剛剛已經去天庭干了一架,我這不是被派來當跟班了嗎?"

"什麼?你們都打過一場啦?那她怎麼還在這里?難道天庭的人沒把她抓起來?"

"所以我才和你說事情很複雜,個中內情不是三兩句說的清楚的,而且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你說.你還是帶黑龍一起回去問洪均教主吧!有什麼不清楚的你去問他,他覺得能告訴你他會告訴你的,他要是認為不能讓你知道我也不敢和你亂說啊!"

"你確定天庭那邊真的不抓她了?"熾日將信將疑的問道.

"難道我還能騙你嗎?"

"那好吧."他轉身對黑龍道:"我們走,先回去複命去."

黑龍疑惑的看看我,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問,轉身跟著熾日飛走了.紫卓看到他們飛走之後身上的光線才暗淡下來.我趕緊飛了過去.洪均教主給的避火珠效果真不錯,即使不啟動戒律之環我也沒感覺到任何熱量.

"你回來干什麼?"紫卓看看我,有些生氣的問道.

"你以為我想回來嗎?"剛被洪均教主指派來做這種任務,我還一肚子火氣呢!沒想到她居然先向我發飆!

"你那麼大火氣干什麼?"紫卓發現我真生氣了,口氣反而軟了下來."是不是被老頭子逼來的?"

"老頭子?你管你爸叫老頭子?"

"哼,你們怕他我可不怕他,沒罵他老不死的都是看我媽的面子!"

暈!這麼個大活寶以後必須得我來看著,看來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了!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二十六章 天庭大八卦     下篇:第十三卷 第二十八章 勞力換食品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