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掉進寶庫里的強盜  
   
第十三卷 第四十三章 掉進寶庫里的強盜

找了個安全的酒館定了個包間,然後我把幾個人形魔寵都召喚出來和他們商量了一下.大家的意見其實都差不多,誰都知道那些該死的影子生物肯定就在這個星球上,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普通的老百姓似乎不知道這件事情,或者說是他們知道,而是我問的不對路.

最後凌給我的意見是先找個能知道核心秘密的高層人員詢問一下,光靠和低級人員接觸大概不會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畢竟有些東西是不會讓所有人都知道的.得到提示後我決定再回去找那個女將領,我這個時候已經知道她在宮里被貶的事情了.這個女人好象因為長的特別漂亮,所以在這邊是個新聞人物,她被貶之後民間傳聞非常多.

既然她不在關鍵區域當差,那就好辦多了,我還是用老方法挖洞進去.開拓者和玫瑰藤在前面挖,我在後面跟著走.前進了大約幾公里後開拓者和玫瑰藤突然停了下來.

"為什麼停了?"

"主人,好象挖到地下建築了."

"地下建築?"我疑惑的走到前面,開拓者和玫瑰藤向兩邊拓展了一點空間,方便我的觀察.我們的前進道路被一道磚牆擋了下來我走過去仔細觀察了下洞口附近的情況.玫瑰藤和開拓者似乎是已經把夯土層和石灰防水層都給打穿了,剩下的這層磚牆大概已經是第三層牆壁了.我在牆上用力敲了一下,石頭牆好象沒什麼回音,看來里面還有非常厚的牆壁."能繞過去嗎?"

"不大清楚."玫瑰藤在我的意識中道:"我的觸須在周圍伸展了很遠也沒找到邊界,這個東西挖的相當的大,可能是個地下宮殿群."

"宮殿群?"我的嘴角露出了邪惡的微笑."給我擴大點空間,我要看看里面有些什麼."

"是."玫瑰藤和開拓者立刻開始向周圍擴展,這個地方很快就多出了一個龐大的空間.召喚坦克出來,然後讓玫瑰藤把自己的觸須整個貼到牆壁上,之後讓坦克用自己的攻擊前肢去敲牆壁.再硬的東西也會有震動,只不過我力氣不夠,產生的震動不足以判斷內部結構.坦克可就不一樣了,他的力氣夠大,敲一下就跟打樁機差不多.玫瑰藤這個震動銘感器可以根據回音判斷內部的結構和大致環境,而且由于心靈接觸,我也可以同步感受到內部的情況.

坦克對准了我們挖出的牆壁中心來了一下,一聲悶響之後玫瑰藤這邊的震動感受器立刻返回了第一次震動回波產生的圖象.這層圖象還非常模糊,不過這只是初波,之後回音每撞到一種新的結構斷層就會有一次回波,多個波形疊加後就能得到完整的結構圖.

第一個回波構成的圖象只是大概把范圍確定了出來,第二個波束很快返回,這時候我腦海中的圖象已經可以算是地下宮殿的結構圖了."好家伙,真是夠大的啊!"回波顯示這個地方雖然只有地面宮殿群的十分之一面積,但是它有整整三十幾層,實際面積比地面部分還要大的多.

第三道回波間隔了幾秒也回來了,這次的波形明顯變化了很大,返回的模擬圖象顯示出的是宮殿內部的情況.因為是波形造影,所以沒有顏色,但是依靠外形結構大致還是能判斷出里面的是些什麼東西.宮殿里的東西到是很多,不過有個地方卻特別的吸引我.在波形造影中我看到了一個相當大的房間內被一些零碎的碎片所占滿了.這個房間差不多有兩千平,內部堆的全是這些碎片.因為沒有顏色,所以看不到這些碎塊到底是什麼,但是震動波顯示這些東西都很硬,而且它們的形狀大多很規則.更引起我注意的是這個房間的牆壁和大門都是特殊處理過的,明顯比其他房間要厚的多.整個地下宮殿一共只有三個房間是這樣處理的,我相信這麼特別的房間里不可能堆著垃圾,那麼這些規則小塊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它們應該是黃金.

王宮的地下一共就這麼三個經過特別加固的房間,其中一個是臥室型房間,大概是國王專用的房間;另外一個之中有大量武器和防具,十有八九是收藏室之類的地方.而這個房間全是這種小塊物體,除了黃金之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東西能讓國王把它們專門集中到這樣的房間中來.

聲波震動對柔軟物體成像很不清楚,但不是完全沒圖象.通過感受震動的區別,我能確定出地下宮殿內的人員數量和位置.可能是因為這里是後備宮殿,所以暫時沒什麼人.聲波顯示這里只有少量衛兵和打掃衛生的仆人,而且大多集中在入口附近,畢竟沒誰會想到有人從地下打洞進來.

我們現在所在的這面牆好象是一些為仆人准備的臥室的外牆,由于現在這里完全沒人住,而且又不是重要地段,所以根本沒人.我向後打了個響指."坦克,用點勁來一下."

坦克先後退了一點,然後轟的一聲撞向牆壁.磚石結構的牆壁根本頂不住這樣的撞擊,一下就被撞倒了,不過里面居然還有層木結構的柵欄,怪不得剛剛的回音信號那麼不清楚.

不用我說,玫瑰藤的觸須自己插入了這些木頭中,然後把它們全都給拽了下來.木架後面又是一層磚牆.坦克用前肢猛砸了兩下牆就粉了.玫瑰藤把磚塊的碎片弄了出來,坦克對著上面又來了兩下牆就徹底被打穿了.這層磚的里面是層木板,大概是防潮用的,相當的薄,剛剛已經被連牆一起打穿了.收回挖地道的大型魔寵,我召喚出白浪和飛鏢,然後把夜月和艾美尼斯也召喚了出來.白浪是地道類區域專用魔寵,飛鏢速度夠快,艾美尼斯善于偽裝,夜月可以無聲無熄的讓人去見上帝,都是偷雞摸狗必備魔寵.

穿過那個小洞進入房間,白浪已經確定了附近區域內沒有活人,不然他一定聽的到.反正附近沒人,我們直接大張旗鼓的走出房間進入了外面的走廊.之前的聲波已經把地圖描繪出來了,地圖被我傳給了白浪,他的記憶力比較好,特別擅長走迷宮.跟著白浪後面一路飛奔,跑了一大半路程才慢了下來.寶庫這樣的地方可不是一般房間,整個地下宮殿里五分之一的衛兵都集中在這里,而且附近走動的人也不少.

白浪在一個通道拐彎處突然停了下來,他回頭示意我們有人在靠近,然後開始小心的向前移動.夜月的身體一翻直接游上了通道的牆頂,我也跟著走到了牆邊背靠著牆壁等待攻擊時機.通道旁邊的岔道上傳來了幾個人的聊天聲,聽起來人還不少.

腳步聲越來越近,對方很快就到了拐彎處附近.在第一個人走出通道的瞬間我們這邊突然同時啟動.白浪最先跳了出來,借著慣性直接沖上了對面的牆壁,然後從牆壁上跑了過去,一下就落到了那群人的背後.那些士兵突然看到一個白影閃過去,眼睛本能的就跟了上去,但是他們剛轉過身就意識到這是個陷阱.當他們轉回來時只看到一張美麗的臉蛋以及臉蛋上那雙美的令人窒息的雙眼.璀璨的銀光一閃,通道內的人全都永遠定格在了那一瞬間.夜月放下護目鏡把眼睛重新擋了起來,轉身向我比了個OK的手勢.整個過程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在我們幾十米外就有另外一群人,但是他們對此毫無所覺.

我指了指前面,然後指指夜月,又指指右邊,再指自己,然後指指左邊.夜月瞬間明白了我的意思.夜月和飛鏢分別扮演兩個吸引者,我和夜月一起從那個十字路口閃了出去.右邊的人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就全部被石話,左邊的人則只看到眼前人影一閃,跟著就覺得脖子上有一陣陣的涼意.他們想喊卻喊不出來,伸手一摸脖子卻摸到一些熱乎乎的液體,把手拿到眼前一看居然是血.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們已經什麼也做不了了,眼前越來越黑,接著無力的軟倒.一個個腦袋滾了出去.我把閃亮的永畯奐s撞回了手臂上,剛才這一下除了永琩S有任何武器可以做到,因為它們都不夠鋒利.

解決了路口的敵人剩下的就簡單了.前面有個小房間,里面距離了差不多二百多士兵,這是附近唯一的士兵集中點,干掉這里之後再用一小隊人堵住它,就不會有人進來搗亂了.對付這種集中在一起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用炸彈.不過我不能搞出太大動靜,驚動了外面的人可不好.想了想我還是決定用魔法.

凌被召喚了出來,她將在房間內釋放一個黑洞魔法.雖然這個魔法准備時間超長,但是這里沒有人知道我們在附近,所以完全不用擔心時間問題.魔法很順利的完成,房間內突然出現的黑洞讓里面正在聊天的士兵完全亂了套,由于強大的吸力,這些人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氣流高速回流導致他們的喊聲都傳不出去,全都被吸了回來.我召喚出鐮刀,然後用他的蜘蛛絲在腰上纏了一圈,讓鐮刀把鐮刀狀的刀足插入牆壁固定自己,然後我就拖著這根蛛絲走了出去.

有保險繩就不用擔心被吸入黑洞,我大搖大擺的走向房間里那些抓住了固定物體或者用武器插入了地面的強者.這些人都是反應快的人,靠黑洞把他們吸進去太耽誤時間.我走到其中一個人身邊,他正奮力的抱著根柱子,身體已經被吸的橫起來了,但還沒有飛出去.我用小匕首在他的手上比了比,他嚇的渾身大汗,眼睛驚恐的看著我.最後我還沒刺他就自己忍不住松了手被吸進了黑洞,其他和他一樣的人全都看的心驚肉跳,因為他們知道我肯定也會對他們這麼做的.

很快我就解決了大部分的人,然後走到最後一個強人身邊.這個家伙硬是靠一杆插入地面的長槍固定著自己沒被吸走.我走過去在他身邊停了下來,他看著我直吞口水,顯然嚇的不輕.在他驚恐的目光中我抓著長槍往外拔了拔,他拼命的叫,可是我什麼特聽不見,聲音都被氣流吹回黑洞里了.

可能因為掛著個人,這支槍插的還滿緊的.我干脆把永硠雃角F個錘子,然後對著他的腦袋比了比,覺得比怎麼好下手,然後又對著地面比了比.還是地面好砸,我揮起大錘一錘砸向地面,磚石地面立刻崩裂,長槍連著那塊磚頭一起飛了出去.

望著飛出去的長槍,我驚訝的發現上面沒人.低頭一看,這個家伙居然抱著我的腳在那里掛著.人的潛力果然是無限的,這種環境下他居然還能向上爬了一步抓住我的腿.看看他身上穿的不錯,應該是個大官,有利用價值.我笑著打了個響指,黑洞立刻消失,那個家伙一下摔到了地上.沒想到他不是馬上停下來喘氣,而是一骨碌翻起來跳向側面的牆壁,那里居然插著把刀.我對這個家伙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單純的勇猛我不在乎,那種人都是白癡,但是太圓滑的人我更不喜歡,因為這種人還不如勇猛的白癡.不過這個人很不錯,之前的恐懼說明他不是愣頭青,而現在敢去拿刀就說明他也不是那種趨炎附勢的小人,他有氣節,同時有怕死.這樣的人才是人才,有血有肉,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也知道自己不可以做什麼,精英就該是這樣的人.

拿到刀之後他立刻准備沖上來,但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腳動不了了.低頭一看自己的腰部以下居然全都變成了石頭,他再抬頭時卻看到一個美麗的女人正環著我的脖子靠在我的身後看著他.

"你……!"他再次掙紮了一下,結果發現完全動不了,干脆把手里的刀向我甩了過來.

叮.長刀被一道無形的氣牆擋了下來.我身上有三道魔力護甲,要是能被一把破刀傷到我就是白癡了!

"不錯,你很勇敢.我很欣賞人才,你願意跟著我干嗎?"

"你做夢."對方居然猛力一掌擊向地面.轟的一聲,本就被黑洞折騰的差不多的房間徹底頂不住了,地上頓時裂開一道大溝,他整個人帶著磚頭一起掉進了下面的房間.

鐮刀從後面跳出來,用力在地上一蹦,轟的一聲我們這半邊也跟著一起掉下去了.那個家伙掉下來後已經是躺在地上了,但是他依然無法移動,石化不是那麼容易恢複的.我不殺他其實不光是因為他的性格,剛剛他抱住我的腿的時候被系統判定成了攻擊行為,我因此看到了星瞳上的屬性顯示,這個家伙居然有兩千級,而且還是罕見的指揮型NPC.他這種人在游戲里比寶石還值錢,能見到一個都是三生有幸了.

"別白費力氣了.你是跑不掉的."

"哼,就是爬我也能爬走."他到是脾氣不小.

"那麼這樣呢?"我向前一招手,夜月走過去盯著他的胳膊,然後目鏡一閃.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胳膊也石化了.之前他雖然知道石化的原因在我們這里,但是他沒看到是誰把他石化的,現在才知道原來是這個女人的眼睛.

"你是什麼東西?"

"東西?吾乃神族遺脈,你居然管我叫東西?信不信我把你眼皮石化,讓你不能眨眼,活活憋死你?"

他沒回答,而是再次看向我."你是無雙帝國的人還是天霜國的人?"

"現在是我發問的時間,你是俘虜,給我老實點.現在告訴我寶庫里還有什麼機關?我知道那道牆里有夾層,不象是一般的房間,你最好別蒙我,不然你會很痛苦的."

"我要是不說呢?"

"你會說的."我向夜月再次點點頭,夜月立刻用一只手把他翻了過來,然後在他的胸口一點.他立刻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夜月站起來等著他咳嗽.只見他在地上是越咳越厲害,最後臉都咳紫了.我又點了下頭,夜月蹲下去在他的胸口再次點了一下,咳嗽立刻停了下來,不過看樣子他也被折騰的快完蛋了.

"現在覺得怎麼樣?是不是有種胸口著火了的感覺?現在想說了嗎?如果你不合作,下次會更嚴重,直到你把自己的肺給咳出來."

"你是個惡魔."

"恩,我知道.你已經不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了,之前的幾個都死的挺慘."我推開面罩笑著看向他."忘記告訴你了,我的特長是亡靈系生物操縱,就算你死了也得繼續為我工作,生生世世永遠也別想停下來."

"死靈?"

"就是你們說的死者."忘記他們這個星球上的亡靈的叫法不一樣了!

"你這個……!"

"別再罵了,留著點力氣一會多咳幾聲吧!現在告訴我房間里的機關在什麼地方."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邊這個人首蛇身的美麗妖怪,最後還是屈服了."在門軸上.進入的時候不要把兩邊的門一起打開,先開右邊的門板,然後再開左邊一半,之後把右邊的門板關上,拿了東西出來再關左半邊的門,如果順序錯了門後面的千斤閘就會落下來,然後向里面灌酸水.黃金和珠寶都不怕酸,但是入侵者肯定會被溶掉."

"真是夠毒的.不過這種機關對我似乎沒什麼用.還有別的東西嗎?"

"酸水機關連著警報,如果不起作用,之後可以手動驅動鋼叉系統把房間內的人都穿成肉串.那些黃金和珠寶都是按照特定位置擺放好的,鋼叉穿梭的時候不會傷到珠寶,但是里面的人肯定沒地方躲藏的."

"就這兩道機關了嗎?"

他非常生氣的道:"這樣都不死的人再裝什麼機關也不會有用了,反正前進閘降下後從里面是打不開的,關它十天半個月餓死里面的刺客就是了.敢偷國庫就讓他抱著黃金餓死吧!"

"OK,我相信你的話."我轉身對鐮刀道:"帶上他,我們去寶庫.前面只有四個守衛,唯一的出口在我們這邊,不怕他們跑掉."

"我勸你別想的太簡單."他非常得意的道:"那四名守衛可不是一般的人."

"我知道.四台魔偶而已,力氣再大又能怎麼樣?沒腦子的魔偶比小狗還要乖."

我們帶著他很快就到了寶庫大門口,對付魔偶其實根本不用使用什麼戰術.本行會的特長就是魔偶制造,對魔偶可以說是了解的太透徹了.這種鐵皮疙瘩好對付的很.讓他們在後面跟著,並且從鳳龍空間翻出了四台本行會制造的高級魔偶,之後把那個家伙的嘴巴封了起來,我們一起走向了寶庫大門.

四個魔偶看到我之後立刻轉過來看向我,然後在通道前面排成一排面對我.一個魔偶開口道:"金庫重地,禁止靠近.報上來意."

我放出的魔偶中的一個魔偶走了出來."我們是新型守衛者指揮官,你們四個已經淘汰了,現在交出核心,我們會送你們回去改造."

"遵命閣下."四個魔偶一起行禮,然後自己把胸口的蓋子打開了.被鐮刀背著的那個指揮官拼命搖頭,但是無濟于事,魔偶連看都不看他,就這麼拿出了自己的核心,然後一起停了下來.

魔偶沒了核心就等于是一堆廢鐵,衛兵指揮官被我放了下來,他驚訝的看著這些魔偶拼命的想說什麼.我拿掉了他嘴上的封口膠,他立刻叫了起來:"你怎麼做到的?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聽話?他們應該會檢查口令才對啊!"

"口令是對應人類使用的東西.魔偶的記憶中魔偶本身是不會撒謊的,我讓我的魔偶去假傳這段指令,他們自然會認為是真實的,所以不用什麼口令.我的勢力也有很多魔偶,這東西我早研究透了."

"哼!居然讓你鑽了空子."

我沒搭理他,先把核心上的魔法銘文給抹掉,然後拿出本行會的設計圖,在上面找到對應的操作魔法陣直接印到核心上.稍微輸入點魔力後把它塞回魔偶的身體,四個魔偶立刻恢複了行動.這個被俘的指揮官剛開始還一陣移動,可是當他看到魔偶們向我行禮的時候就徹底傻掉了.

"只管官大人,等待您的命令."魔偶認真的說道.

我點點頭."在這里看著,要是有別人來到這里一律格殺勿論,不能放跑一個人."

"命令確認."四個魔偶又回到門邊去了,不過他們現在變成我的人了.

走到大門邊,我按照那個指揮官說的順序推開了大門,房間里立刻閃現出璀璨的光芒.巨大的倉庫里整齊的擺了很多奇怪的架子,左邊的架子上堆的全是黃金,而右邊則是各類寶石.

"哈哈,這下發財了."我興奮的沖了進去.這一屋子東西可不是小數目,搬回去夠用不少時間了.夜月他們也跟了進來,但是就在最後面的鐮刀進來的瞬間,那個俘虜居然從鐮刀身上滾了下去,而且還滾到了門外.我們剛要去追,大門頂上卻突然掉下一道重閘把門給封死了.我們只聽後面哐啷一聲,房頂四個拐角突然彈出了四個金屬管道,然後嘩的一聲四個巨大的管口同時開始瘋狂的向房間里灌水.那黃綠色的液體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它們還散發著一種刺閉的酸味,比冰醋酸的味道還要刺激."都回去."我打開鳳龍空間對魔寵們喊道.

"你怎麼辦?"夜月問我.

"讓霜雪出來,她應該可以對付這些東西."

"明白."

在大家閃身跳進鳳龍空間的同時霜雪也跳了出來,而我已經不得不爬到架子上去了.地面上的液體已經有一尺多深了,而且還在以恐怖的速度上升中.霜雪一出來立刻就捂住了鼻子."老天!這什麼味道啊?"

"別管味道了,這是強酸.馬上把那四個管口給我凍起來."

"遵命."霜雪打了個響指,一個白色的寒冰之環從她腳下蕩漾開來,水面瞬間凍結,並迅速延伸到下落的水柱上,最後把四個出水口也給凍了起來.由于封凍的冰塊堵塞了出水口,房間里已經沒有新的液體流入了,但是之前那麼一會灌進來的液體已經有一米深了.要不是霜雪動作快,只要再過一兩分鍾這個房間就能被完全灌滿.

鳳龍空間還沒關閉,剛躲閃進去的夜月和艾美尼斯又跑了出來.冰凍的酸液已經沒有什麼殺傷力了,他們就這麼直接站在了冰面上.

夜月看了下大門道:"真是的,居然被騙了!"

艾美尼斯道:"之前他確實說了有強酸水的,只是沒想到他還是把這個機關啟動了.不過他說的那個鋼鐵穿刺會不會也是真的啊?"

艾美尼斯話音還沒落,四周的牆壁上突然喀嚓一聲打開了很多小洞,接著嚓的一聲每個洞口都伸出了一截尖銳的槍頭.霜雪看了看周圍道:"艾美尼斯你還真是烏鴉嘴呢!"

夜月道:"不介意的話最好快點想辦法,我可不向變成肉串."

"玲玲,出來幫忙."我把玲玲叫出來之後指指牆壁."一人一邊,削掉槍頭."

"明白."

玲玲的聖劍和我的永痝ㄛO鋒利無比的武器,我們兩個一人跳到一面牆邊上,然後順著牆比一路掃過去,那些伸出來的槍頭立刻淅瀝嘩啦的掉了一地.幾乎就在我麼削完之後,槍杆突然開始向外伸,然後我們都被槍杆頂著推了回來,最後撞上貨架被卡在了那里.不過因為這些槍都沒槍頭,根本捅不動人,全都被我們卡在了那里,只是把我們也給頂在了貨架上無法動彈.

沒有生命危險就好辦.我們用武器把頂在身上的槍杆再次削斷,然後把彈出來的後半截也齊根削斷,這樣長槍對我們就沒有威脅了.用相同的方法把其他的槍杆都砍斷拆下來,房間里的槍刺就完全失去了作用.

我笑呵呵的看了看房間里的那些珠寶和黃金."嘿嘿,機關搞定了,現在是收獲時間.大家發揚下我們的一貫傳統,一件也別放過."

我的搶劫行動向來是寸草不留的,既然我已經進來了,就沒道理會剩下幾件.那些被冰封在酸液下面的珠寶都被我們挖了出來,反正這些東西不能浪費.利用這個時間我大致檢查了一下自己的收獲.這里最多的東西就是黃金,幾乎占了收獲物品的八成,不過考慮到游戲內黃金的價格不象現實中那麼高,所以這也算不上什麼大不了的財富.真正有價值的都那些珠寶.這里的寶石種類之多簡直含蓋了所有常見寶石種類,而且其中居然還有十幾個以前從未見過的品種,不知道是我不認識,還是地球上根本就沒這種寶石,反正能放在這個房間的應該都是好東西.

除了一般的寶石,這里還存放了少量煉金材料.這些可不是一般的地攤貨,寶庫中發現的這些材料全都是極端罕見的超級貴重物品,單就市價而言,它們的價值已經超出了那些黃金的總和.另外,我還在其中找到了不少紅紋魔晶石,這就意味著我可以多造幾台魔偶了.

我們正在拼命往鳳龍空間倒騰東西,夜月卻忽然喊我:"主人,過來一下."

我轉頭看到夜月正趴在一面牆壁上敲敲打打的,不知道在干什麼."什麼事?"

"這面牆好象是空心的,里面有東西."

"東西?我來看看."靠過去敲了敲,牆壁的聲音果然不同.我把霜雪喊了過來,讓她對牆壁進行極凍,然後我用火烤了一下.嘭的一聲牆面自己爆炸了,在它的後面顯現出了一個六角形的金屬面板,面板上有魔法陣,而且有大量符文在上面.

"這是什麼啊?"夜月上去敲了敲:"主人,你聽,里面還有滴滴答答的聲音呢!"

"滴滴答答的聲音?總不會是定時炸彈吧?"

"那可說不准."霜雪走上來把我們兩個推開."讓我先把它凍起來,萬一真是炸彈我可不想陪葬."

艾美尼斯立刻道:"應該不會吧?制作這個地方的人怎麼算到我們會在今天闖入呢?定時炸彈是不可能的."

霜雪立刻反問道:"如果這個炸彈是以前兩項機關的觸發為前提啟動呢?觸發前兩個機關後這個炸彈自己也跟著啟動,但是爆炸要等段時間.如果是自己人,會知道關閉它,如果是入侵者,那……!"

"管它是什麼,打開看看就知道了."玲玲上去一劍插入了牆壁,然後用力一撬,金屬面板被撬出來一個角.我干脆上去幫忙一起把這個東西給拽了出來.拿出來後才發現這是個金屬盒子,正面是正六邊形,厚度大約有四十厘米.

玲玲把劍又插進了盒蓋的縫隙,向上用力一撬,接著蓋子當的一聲自己彈了出去.一些淡黃色的液體隨著蓋子一起噴了出來,躲避不及的我們全都被沾到了.霜雪緊張的趕緊擦了起來,結果是越擦面積越大.

我制止了她的行動."別怕,只是潤滑油而已."

聽了我的話大家都沾了點衣服上的東西放到鼻子前聞了聞.夜月點點頭:"是用魚油熬成的潤滑油,里面還有攝龍草的味道,看來是相當古老的東西了."

"大家快看."艾美尼斯忽然指著盒子里面讓我看.剛剛大家都被里面濺出來的液體嚇到了,一直沒注意盒子里的東西,這下一看全都傻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四十二章 無影的影子     下篇:第十三卷 第四十四章 亡靈守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