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三章 被騙了!  
   
第十四卷 第三章 被騙了!

"龍族?"我驚訝的盯著這個穿著緊身盔甲的白種人小姑娘.她是個真正的小女孩,不光個頭小,連年齡都小的離譜,看上去似乎才十歲左右.不過我是絕對不會把她當成單純的小丫頭來看的.因為沒有哪個小丫頭能在撞飛玲玲這個聖劍天使之後還有本事把本大人也給撞出去七八米遠.就算是黴炮彈也沒她這麼大動能啊!

"你就是冰霜玫瑰盟的首領紫日?"小丫頭用手里的短劍指著我問道.她手上的劍其實比一般短劍還要短不少,不過配合她的身高卻是恰到好處.

"你是什麼人?"我盯著她問道.

小丫頭還沒說話那邊的黑人青年先一步爬了起來喊道:"不用確認了,就是他.干掉他就算你完成約定了."

小丫頭看了一眼那個青年."條件確認完畢,記得我不欠你什麼了."說完小丫頭在的地方突然轟的一聲爆起漫天塵土,而她本人則像炮彈一樣向我沖了過來.我趕緊的向側面一個平移,小丫頭一下從我側面滑了過去,但是跟著我就感到一陣巨力帶的我在原地轉了兩圈才停下來.小丫頭完全沒給我喘息的機會,沖過去之後原地一個大回轉又沖了回來.

"靠!獸化!哎呀……"我本來以為獸化後應該能擋住這丫頭,沒想到居然還是擋不住.我整個被撞飛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幾個跟頭才被小鳳接住了.

沖過頭的小丫頭正打算轉身攻擊,突然一只巨錘轟的一聲砸了下去,小丫頭立刻消失在了一陣煙塵之中.我們一起盯著坦克的大錘子.

"中了嗎?"

坦克不大確定的道:"好象是打中了."

坦克話音都還沒落,只聽一陣巨大的轟鳴聲,坦克的前肢居然硬生生的被抬起了一點.坦克一發現有人在下面抬他的前肢立刻就知道是那個小丫頭了,但是不管他怎麼使勁向下壓就是壓不下去.

"靠,不是吧?坦克的力量都壓不住?"我轉頭對小龍女喊道:"加個三十倍重力法陣上去,我就不信她還撐的住."

小龍女雙手一甩,一道黃色的符紙立刻粘到了坦克的大爪子上.只聽轟的一聲坦克的前肢瞬間就接觸了地面,並且還陷進去一截.我們還沒來及得意,在坦克身邊幾米的地方地面突然爆開,那個滿身盔甲的小丫頭居然從地面下蹦了出來.

"我靠!把她給我打下來."

玲玲蹲身猛的一個起跳躥了上去,聖劍橫斬,結果小丫頭卻在空中玩了個漂亮的回旋踢,只見兩個人一接觸就又分開了.玲玲被一腳踢飛了出去,不過好象玲玲也用手擋了一下,沒踢中要害.小丫頭借助反踢的力量向後飛了出去,但是她剛飛了不遠就發現背後有人,剛一回頭就發現夜月在她背後.

"下去."夜月的大尾巴啪的一聲拍向她的小腦袋.小丫頭橫劍一擋,整個人立刻被砸向地面,夜月跟著向地面沖了下去.小丫頭剛一接觸地面立刻敏捷的向後起跳,斜著飛出去三米多,夜月一下沖到了地面上,劍都插進了地面.而小丫頭卻在落地後再次反彈沖了回來,夜月眼看拔劍有些來不及了,干脆放開了蛇劍.只見她頭一抬,目鏡嘩啦一聲彈了上去收回了護額里面.

小丫頭到是反應很快,可能是意識到了危險,她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橫著就飛了出去.地面轟的一聲仿佛被什麼人錘了一下,整個陷了下去.不過小丫頭迅速發現她剛剛站的草地已經變成了石頭,要不是閃的快現在她也該是那樣了.

可能是意識到夜月不好惹,她在地上幾個起落向我沖了過來.根據她之前的話,我才是她的目標.已經狼人化的我把將雙手向地上一按:"斑儂枷蘭,和體."我的身上頓時嗡的一聲蕩開一道氣浪."龍狼變身."仰天一聲長嘯."獸人形態二度解放."喀嚓一聲,我的身體再次變形,不過身高沒長反而縮小到了兩米左右,而且身上很多地方都冒出了尖銳的骨刺,連爪子也變的像鐮刀一樣恐怖.魔龍鎧甲跟著我的身體開始劇烈變化,唰的一聲鎧甲上所有的刀刃全都彈了起來,現在我身上就像刺猬一樣,誰敢碰一下就得被切成肉絲面.我一回頭對凌和小純喊道:"增幅."

凌把法杖一舉:"以黑暗的名義,賜予你永琲漱ㄕ漱夾,狂暴的噬血之體,迅捷的疾風之速,野蠻的排山之力."

小純也一樣舉起了法杖."以光明的名義,賜予你永琱坐炷g之眼,捍衛之雷電之爪,守護之光影之盾,反擊之心靈之錘."

我的身上再次纏繞上了諸多屬性,同時閃耀著紫色光芒的魔導之環完全展開,黑色的地獄烈焰沖天而起.大量藍色的小顆粒懸浮在黑色的火焰中,其間還有紅色的閃電相連.永痗項菃琲漱煻u融化成了液體形態游動到了我的雙手雙腳和嘴里,然後形成了爪子和牙齒.狼人形態可以用嘴咬人,有一幅神器級別的牙齒可以大幅度提高戰斗力.

我背後的兩只翅膀完全展開,羽毛瞬間銳化成了匕首一般的刀刃.戒律之環從背後飛了起來,然後在空中解體,半月從戒律之環中分了出來,然後圍繞著我高速旋轉起來.中央的核心展開成六根金屬柱子在我頭頂組成了一個正六邊形,中央的寶石上閃耀出紅色的光芒."戒律——防禦取消."

哈哈!沒想到居然抽到這種戒律,這回看你死不死.

小丫頭沖的好好的突然發現我身邊多了一堆東西,嚇的連忙手腳並用的停了下來.她回頭看了下那個黑人青年."這可不是我們之前說好的情況."

青年叫喊著:"和你的約定就是幫我干掉他,他的實力可不在考慮范圍內."

小丫頭無奈的轉頭面對我,不過她沒有馬上沖上來.我身上現在散布的氣息,就算是傻瓜也能感覺到.這種強大的壓力下向前沖可不是什麼好主意.想了一下之後小丫頭單手向地面一按:"召喚!巨神兵."

地面突然轟鳴起來,嚇的我們趕緊向後退.巨神兵這東西我是第一次聽說,鬼知道是個什麼玩意,所以還是先閃遠點好.結果地面裂開後出來的東西讓我白擔心一場.所謂的巨神兵就是石巨人,不過是外貌經過了一些修飾,看起來像個穿盔甲的武士而已.

土系召喚生物都有類似特征——防禦高動作慢.這個大家伙剛站起來就看到他的腦袋突然爆炸,坦克在一邊得意的道:"切,長那麼大有個屁用,還不是被我一炮爆頭!"

小丫頭驚訝的看了看坦克才想起來我們這邊有個攻擊力恐怖到極點的超級攻擊武器.她連退幾步再次把手按在了地面上."召喚……"她剛說出兩個字地面上就形成了一個亮著紅光的魔法陣.

不過她還沒喊完凌就突然把法杖王地上一插."封印——空間斷裂."

小丫頭的那個魔法陣剛亮起來就突然熄滅了,她驚訝的再次用手按住地面,可是魔法陣卻沒亮.召喚生物是需要連接兩個空間才可以的,但是剛剛凌把這個空間和別的空間給暫時割裂了,所以暫時什麼也召喚不了了.當然,除非是像我一樣從自己身上召喚生物,因為這些生物只是藏在我的身體里,不是在另外一個空間,所以可以隨時召喚.

確認召喚無望之後小丫頭突然從背後又抽了一柄劍出來,這下就變成雙劍了.她的身體稍微向前面一傾,然後嗖的一下就向我沖了過來.晶晶突然落在她的前面."聖盾——邊界之牆."

小丫頭故計重施,想從側面繞過去,但是聖盾卻突然一閃,周圍出現了一道光幕.只聽咚的一聲,小丫頭一頭撞上了盾牌形成的光幕被彈了回去,不過晶晶自己也被彈了出去.這丫頭雖然吃了虧,但只後退了幾米,腳下再次一點又沖了上來.

"都讓開."我擋住了還想上去擋的晶晶,直接沖了上去.

當.一聲洪鍾般的撞擊聲蕩漾開來.小丫頭的行動被我硬生生的擋了下來,她的兩柄劍都被我捏在了手里,但是我卻驚訝的發現兩只手里都是火星四射,而且還伴隨著一種刺耳的金屬摩擦聲.我低頭看了下她的雙手,驚訝的發現她的手捏著劍柄正在高速的旋轉著.兩柄劍像鑽頭一樣在我手心里飛速旋轉著,怪不然震的我雙手發麻.不過人的手腕是不能無限的旋轉下去的,這個丫頭肯定不是人.她的手腕完全是個鑽頭,轉起來又快又有猛,還帶著震蕩效果,完全是兩把沖氣鑽.不過現在她拿我一點辦法都沒有.我的手心已經被永琝馴覆蓋住了,她的武器再猛也就是和永瓻魕M平手,想插進去是不可能的.

"滾!"我突然一用力把她甩了出去.小丫頭飛出去之後在空中調整了姿態,剛一落地又沖了回來,不過卻被我再次抓住了劍刃,兩只圍著我旋轉的半月立刻沖上去在她身上留下了十幾道傷口,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完全沒有血流出來.她果然不是人類.聯想到她那能旋轉的手腕,搞不好她和諾琳一樣是個魔偶也說不定.只有這個解釋在能說的通,要不然她的速度和力量以及抗擊打能力也太變態了點!

小丫頭抬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平靜的念著:"力量——解放."

"恩?"

手上突然出現一股難以想象的力量,我只感覺仿佛有座山壓了過來.巨大的力量硬是推著我向後倒著滑行,身體完全控制不住這力量.這丫頭剛才根本沒盡全力,現在應該才是完全狀態.

"該滾的是你."小丫頭的聲音突然發生了變化,稚氣的童聲變成了少女的美妙聲線,非常的甜美.不過她的話可一點不甜美."你以為你那點東西就是力量了嗎?你還差的遠呢!"

手上的力量突然再次增加,我完全控制不住身體,整個人被巨大的力量送了出去,毫無反抗能力."哇啊……"我在空中飛出去三四十米才轟然墜地,摔的我兩眼金星直閃.晃晃腦袋爬起來,發現那丫頭居然還站在原地.不知道為什麼她沒追上來,但是她的身體卻在奇怪的顫抖著,好象是不大正常.

叮.一聲毫無征兆的輕響,小丫頭的盔甲上彈起了一些不清楚功能的零件.突然,嘩啦一聲,她的腿部突然伸長變粗,從一個小丫頭的形態迅速伸展到了一個能年人的腿長.她那全覆蓋式的盔甲從小腿和大腿部的中段分成了三節.最上面的部分跟著腰部一起收了上去,成為裙甲的一部分.中段收縮並舒展開變成了護膝.下面的小半截護腿跟著鞋子連接成了戰斗靴.隨著腿不伸長,她的腹部盔甲也自動彈開,然後她的身體突然也伸長了一截,原本的上半截盔甲現在變成了只護的住胸口的輕便型胸甲,而下半截盔甲則整和進了裙甲中.身體舒展完成後小丫頭的胳膊也自動伸展開來,然後就是頭盔,自動放大了一圈,面具也伸了上去,變成了護額的一部分.一頭粉紅色的長方從頭盔里披散了下來,隨風飛舞著.

那個十歲左右的小丫頭居然在我的眼前變成了一個十八歲的大美女,原本的緊身重鎧如今已經完全展開變成了輕靈的短甲,最要命的是她那對短劍居然也伸長了,而且是比正規雙手劍還要長的雙手大劍.一個身材苗條的美女拿著兩柄和她自己差不多長的大劍,這形象實在是有點詭異.

"難道你真的是魔偶?"我的印象中好象部分魔偶是可以變形的.

小丫頭,不對,現在應該是大美女了.她把兩柄劍舉平,雙手打開,劍尖指向身體兩側,十自己成為一個十字架形態."記住.我叫瑪利亞.今天由我終結你.以後你有什麼想要干掉的人,或者是完不成的任務,可以來找我.不過先說清楚,我收費很貴的."說完,她將上身向左旋轉了一點,然後猛然回旋,接著她整個人就這樣原地轉了起來.由于她的兩柄劍是張開向兩邊的,她一旦高速旋轉起來就變成了一個帶著刀鋒的陀螺,任何靠近的東西都會被削成碎片.

雖然我知道現在的她不能碰,可她卻不放過我,就這麼旋轉著向我沖了過來.

"黑暗的彼端,世界的盡頭,吾以黑暗之名,割裂這紛亂的空間."凌的咒語完成的真是時候.一道黑色的半透明光幕出現在我們之間,瑪利亞變成的那個旋風陀螺撞上屏障後打的屏障上面火星四濺,但就是過不來.女神級的防禦魔法就是猛.

凌得意的道:"我把我們之間的空間連接給切斷了,她想打穿這防禦壁就得連這個空間一起撕開."我剛想表揚凌幾句,那邊的瑪利亞卻突然停了下來,然後人影一閃已經到了光幕這邊.凌嚇了一跳."你怎麼過來的?"

"傳送."瑪利亞冷冷的回了兩個字,然後一劍斬向凌.

當.我用雙手抓住了她的劍.現在我的手已經被永睌郅\了起來,爪子非常鋒利,武器是傷不到我的手的.

"不錯的硬度.但是沒用."瑪利亞的劍突然從我手中消失,然後猛的再次插向了凌.

"誰說沒用的?"戰士分身出現在我的身邊,雙手捏住了那柄劍.

"還有一個?"瑪利亞愣了一下.

我一個橫砍過去,她迅速的退出去十幾米遠.變成大人之後上升的不只是力量,速度也明顯快了很多.現在看來她應該不是魔偶,而是其他什麼生物,反正不是人.魔偶可沒有她這麼囂張的,況且剛才我感覺到了她身上的溫度.她是溫血動物,身上還有種奇怪的氣味,好象是某種植物的香味,而且我還似乎在哪里聞到過,就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你居然還有一個分身?"瑪利亞很好奇的看了看我.

"不止一個."法師分身拿法杖當錘子用,一棍敲在了瑪利亞的腦袋上.

"中了!"凌忍不住叫了起來.

瑪利亞被從背後敲了一棍,但是卻沒倒下.我們的歡呼還沒發出,她就單手捏住了頭上的法杖向前一扔.法師分身的力量完全沒法和她比,被直接舉起來扔了過來.我趕緊上去接住了法師分身,誰知道連我也跟撞翻了.這丫頭的力氣實在是大的嚇人.

"三個又怎麼樣?你們不是我的對手."瑪利亞囂張的用手里的劍一指我們三個."你們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對手."

"別把牛皮吹炸了."戰士分身突然一蹲身沖了過去.

瑪利亞非常靈巧的一個閃身讓開了戰士分身,但是我已經先一步出現在了她躲閃的方向上,直到她撞到了我的身上才驚覺上當了.不過她的動作非常快,在我攻擊前就跳了起來.不過很可惜,自大的人通常都沒什麼好結果.一張白色的大網從天而降,把她整個給裹了進去.她到是力氣不小,奈何這東西彈性好的出奇,任她怎麼拽就是不斷.

手腳被捆住的瑪利亞轟的一聲摔在地上,但是她立刻蹦了起來,不過更多的蛛絲落了下來,把她越纏越緊,最後終于只剩腦袋在外面了.

我收回分身笑嘻嘻的走到她的身邊."我是目前的全世界最強玩家,但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強在哪里.現在我告訴你,我強在團隊配合,而不是個人實力.你真以為我們不是你的對手嗎?剛剛不過是在為我的魔寵爭取時間弄出這張加厚的大網而已,沒想到你居然真的上當了!"

"哼!你難道以為這東西就困的住我了嗎?"瑪利亞說著突然猛的一掙,但是卻並沒有發生她預料中的蛛絲亂飛的景象.

"哈哈哈哈!你要是剛剛繼續掙紮一會說不定還能出的來,現在就別想了."我指指下面,瑪利亞一對頭才發現蛛絲繭的外面居然被一道道的金屬絲纏繞了起來.這絲是永硠靰,上面還散發著淡淡的紅色光芒.對于永痝o樣的超級組合神器,想掙斷它是不可能的,何況永琩蔬悸獄j蛛絲也不是那麼容易拉的斷的.有了這雙層拘束,她就是個女泰坦也被想出來了.

瑪利亞之前的話顯示她是個獎金獵人,或者說是雇傭兵.像她這種人平時確實很囂張,但是有一點,在真正的不利條件下她知道服軟,不會真的拿自己開玩笑."好吧!"瑪利亞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低著頭."我認栽.要怎麼你們才肯放了我?說出來我們好商量."

"你到是挺通情達理."我笑著道:"先告訴我你是什麼人,或者說你是什麼種族."

"我?"瑪利亞有些驚訝的問道:"你剛才在我身上聞了半天我還以為你認出來了呢!"

"我是覺得你的氣味很熟悉,就是想不起來在哪里聞到過."

"哈哈哈哈!"瑪利亞笑著道:"你是在自己身邊聞到過.因為你身邊有一個我的同類."

"我身邊有你的同類?難道你是……?"

"沒錯.我是樹司.彩虹樹的樹司."

"你是彩虹樹司?"我說怎麼這麼熟悉呢!我的小號銀月就有一個行會守護是彩虹樹妖,彩虹樹司無非也就是高級了一點.當初和妖族聯盟的時候他們給了我們行會一些樹妖作為行會守護,我們行會的每個人都得到了一個.我因為有兩和號,所以得到了兩個樹妖.紫日這個大號的樹妖是生命之樹,它可以在戰斗中吸收陽光,敵我雙方的魔法能量,死亡人員的尸體等一些能源來幫助主人回血回魔,算是一種非常強的輔助生物.至于小號銀月的樹妖,則是一棵彩虹樹妖.彩虹樹的特點是美麗芬芳,看到它的人都會被它美麗的外表所迷惑,再配合它那獨一無二的香氣,剛好可以形成一種強效制幻效果,能夠對一大片范圍內的敵人實行集體催眠,可以說是非常之可怕的一種植物.

進化到樹妖級別的彩虹樹已經相當麻煩,進化到樹司級別就更要命了.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她的行蹤總是閃來閃去,那不是她在閃,而是我們自己的腦子里出現幻覺了.她其實一直在用幻覺催眠我們,只是因為艾美尼斯這個幻象女神在附近,所以催眠很不成功,只能起到干擾作用,一直沒有形成完整的幻覺圖象.要是照她平時的正常水平,我們應該根本無法確定她的位置才對.

我追問道:"剛剛你的力量……?"

"那是你的幻覺."瑪利亞說的非常得意.雖然你們中間有幻象女神,但靠的太近還是會被我影響到的.我讓你們產生錯覺,讓你們的身體喪失力量,同時讓你們感覺不到自己喪失了力量,這樣你們就會以為自己出了全力,其實你根本就沒用多大力氣.

玲玲不大相信的道:"就算我們出現錯覺沒用多大力氣,可你之前確實是把我們扔飛了很遠啊?"

瑪利亞很自然的道:"拜托.我可是樹司.樹人你總見過吧?雖然我們不是一類,但大家都是植物系的.我們這類生物就是力氣大,只要讓你們失去力量,把你們扔出幾十幾百米還不是和玩一樣?"

暈!完全被耍了!現在想來確實是這樣.之前坦克一錘子砸到她,把她給砸進了地面卻沒能把她砸死,這就是因為她是植物系,所以防禦比較高.之後她能抬起坦克的爪子是因為坦克被催眠了,他以為自己用了很大勁,其實根本就沒用勁.只要坦克不使力向下壓,瑪利亞自身的力氣足夠抬起坦克的爪子,所以她當時依然能出來.後來小龍女貼了張重力符咒她就不行了,她雖然能催眠小龍女,可符咒的力量是不會變的,所以她只能挖洞出來.

還有她之前攻擊我時被半月砍了很多次,我當時沒看見血,那也是因為她是植物,所以不會流血.另外,她的那個鑽頭一樣的手臂,那也是植物的特征.玫瑰藤在地面下打洞的時候就是這麼挖掘前進的.

聯想一下之前的情況,原來我們全都被她催眠了.當著幻象女神的面還能不知不覺的催眠這麼多人,她確實是很強!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二章 銅牆鐵壁     下篇:第十四卷 第四章 從天堂掉進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