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十一章 終于跑出來了!  
   
第十四卷 第十一章 終于跑出來了!

今天的作者專區也不知道怎麼搞的,我從一點登陸到現在才登陸上來,累死我了!

※※※※※※※※※※※※※※※※※※※※※※※※※※※※連砸了五輛車,每個里面都有兩名刺客,而其總一輛車中除了刺客還有一個小箱子,應該就是我們的目標了.

"啊……這東西怎麼打開啊?"槍神雙手抓著那只小箱子的蓋子使勁的拉,可是箱體一點反應都沒有.

"是不是有鎖啊?"我問道.

槍神把箱子拋了過來."那你找找."

我接住箱子研究了半天,最終確定這東西要麼沒鎖,要麼就是暗鎖,反正我找不到開口在哪."你們要是不介意,我就把箱子切開得了."

"我只要靈魂之石,箱子對我又沒用,你切就是了."

我想了想把箱子放在地上,然後把永硠雃角@柄匕首壓在箱子上用力刺了進去.永琲瑣W利程度是無與倫比的,輕易就刺入了箱子里,但問題是居然拔不出來了!

"我靠,這什麼破箱子啊?"我雙腳踩著箱子,雙手捏著永琲漪`用力往上拽,可就是拔不出來."哇啊……!"用力過猛,手一滑,我自己從箱子上掉了下來,永琱ㄕ沒拔出來.反而在向箱子里面流.

對,沒錯,確實就是在流.永甯O可以液化的,而現在它就正在發生液化,而且正在向箱子內部流動.

"不要!"我奮力撲上去,但什麼也沒摸到,永琝馴滲入了箱子內部,就連切口也緩慢愈合了.

"這東西把你的武器給吃了!"槍神一幅幸災樂禍的表情看著我.

玫瑰他們一下全都圍了過來,看來這箱子問題很大.永甯O多神器聯合體,而且有自己的器靈,這樣的東西也能被強行吸入箱子里面,可想而知需要多大的力量.最起碼里面的東西要能鎮的住永琲漱O量,否則就不可能把永琝l進去.

"把我的武器還給我!"我拿著箱子一通猛搖.就在大家准備出言制止我的時候,箱子正面的那個帶有圓環的五芒星突然亮起了黃色的光芒,然後我的身體也瞬間多了一層黃光,接著光芒一閃,箱子咚的一聲落地,我已經不在了.

槍神滿臉驚訝的指著那個看起來連人頭放不下的小箱子:"紫日該不會……?"

"進去了."玫瑰補完了他的話.

外面的人一個個驚訝無比,我也不比他們好多少,只感覺眼前一黑,再亮起來的時候已經處于一個巨大的房間里了.這個房間的面積大約相當于一個標准足球場的面積,四面的牆壁和天花板以及地面都是同一種材料,連個接縫都找不到.這種材料我很熟悉,因為剛才我正抱著的那個箱子完全就是用這種材料制作的.話說回來,這個地方的形狀,怎麼看怎麼像剛才那個箱子,只是它不該有這麼大.當然,或許是我變小了也說不定.

"哇!老大你進來救我啦?真是感動啊!"一個紅色的圓球蹦蹦跳跳的飛了過來,正是我的永.

"你剛剛怎麼搞的?"

"我也不知道.只感覺一陣強大的吸力硬把我給拽了進來,我怎麼反抗都沒用."永皒鶢鴔琲漱潃I上直接嵌回了屬于他的凹槽內.

我四下看了看.這地方有著適中的光線,不刺眼也不陰暗,但是找不到光源.空間雖然是比較大,但一個足球場的面積還不至于看不到邊,而且這地方什麼都沒有,一眼就全看完了.要是特別的,也就是牆壁和地面上都有著一些很奇怪的文字,而且這些字全都是以浮雕的形式印在牆壁和地面上的.我張開翅膀飛上頂棚看了看,上面也有一樣的文字,但卻沒有任何一個字能看的懂的.

"這是哪里?"我正在天頂上研究文字,下面忽然出現了說話聲,接二連三的有人出現在地面上.

我翅膀一收直接落在了他們身邊."你們怎麼也進來了?"

"還不是那東西干的?"玫瑰左右看了看立刻認出了這里是什麼地方."這該不會就是那東西的里面吧?"

"應該是的,不過大概沒那麼簡單.這有點像超空間,完全獨立存在的立體空間,和外面的體積不成比例,但是卻真實存在."

"我只關心怎麼出去."槍神拿出了他的槍對著牆壁開了一槍.

"不!"我喊慢了點,槍神已經扣動了扳機.只聽當的一聲,子彈打在牆壁上立刻被彈了回來.

"啊!"槍神自己被子彈帶了個大跟頭,他的肩膀上出現了一個恐怖的大洞.

玫瑰摸了摸牆壁道:"這是魔法金屬,你的槍是打不穿的."

永琱]在我的手臂上發出聲音道:"除了我這種噬魔武器,沒有東西可以破壞這種牆壁的."

槍神捂著肩膀疑惑的看著我問道:"是你在說話?"

我揚了下手."是我的劍,他是劍靈."我說著轉而對永盚D:"你說你是噬魔武器,是不是你可以吃掉魔力的意思?"

"正確."永琤峆D常得意的聲音道:"本來我只是妖打千人斬的器靈,但是之後你一口氣融合了太多的東西到我的體內,使我的能力大幅度上升,同時為了不被力量撐爆,我進化出了噬魔性質.當然,主要還是靠那把破壞之刃的屬性,不過我最終是進化成了噬魔性質的器靈.任何武器,只要它帶有能量,我就可以吞噬它的力量來強化自身,所以和我交手的武器會越打越脆,而我卻越來越強."

"那你能不能把這里的魔力吸干,讓我們沖破這里出去?"玫瑰問道.

"不可能."永盚D:"剛剛你們應該注意到了,我和你們進來的方式並不一樣.你們是被傳送一樣吸進來的,我卻是滲透進來的.這個盒子外面有個吸納法陣,可以把附近的東西吸進來,但是我剛剛那一下刺穿了箱體,直接切開了空間,所以被空間引力強行吸了進來.其實我根本就沒切到箱體,而是把箱體所在的空間給切了道口子.這個箱子說起來是在這里,其實它並不這里."

"什麼在不在的啊?完全聽不懂!"槍神一副小白的樣子.

永痤L奈的道:"你理解能力太差,這我可沒辦法.反正我只能告訴你們這並不是那個你們看見的箱子,那只箱子也並不存在.你們之前拿到的不過是這個空間在真實世界的投影,或者叫幻象會好理解一點.其實兩個空間根本就是無關的,你們看到的那個箱子不過是個出口.這箱子自己就代表著一個空間,它和我們所生活的空間並不一樣,這個空間就這麼大,雖然小,大它依然是個獨立空間,和我們所在的宇宙是完全獨立的兩個空間.所以說我沒辦法破壞這里.我只是把武器,不是創始神,不可能連一個空間一起消滅掉."

"那怎麼辦?硬砸能出的去嗎?"我問道.

"當然不行."永琣^答道:"雖然我也搞不清楚原理,但是我可以確定這個箱子里的世界用著完全不同的規則."

"不同的規則?"

"對.每個空間都有自己的規則.比如在我們平時生活的空間中鐵比銅要硬,這是一種規則,但是在這里就未必了.規則由空間制定,每個空間有著自己的規則.目前我只發現這個空間規定了我們周圍的這些牆壁硬度無限,可以認為是無敵的存在."

"難道我們要在這里一直待著嗎?"槍神激動的問道.

"拜托,我只是把劍好不好?不要什麼都問我啊!我又不是萬能之神!"

玫瑰忽然對我道:"老公,你的空間門還能開嗎?不行我們就和大地母神商量一下從她那里借道拐回去?"

我搖搖頭:"鳳龍空間到是能開,但是大地之門根本打不開."

"也就是說繞道是沒指望了是嗎?"

"沒錯."

"我們總不能一直在這里等到任務時間結束吧?"槍神問道.

"那是走運的."我補充道:"最可怕的情況是任務時間到達後我們依然被困在這里."

"不會吧?這怎麼說也只是任務中的物品,不會把我們長時間拘禁在這里的吧?"槍神依然抱著幻想.

我搖搖頭:"反正我不能在這里坐等,必須得想辦法出去才行."

"那你慢慢想吧!"槍神就地坐了下來.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己走到牆壁邊去研究上面的文字,想看看有什麼收獲.首先把我的所有能變人形的魔寵都召了出來,然後讓他們看了下牆壁上的文字."你們誰認識?"

凌道:"這是古代語,傳說是上位神使用的文字.黑暗神殿的很多秘密記錄都是用這種文字寫的."

小純道:"光明神殿也使用同樣的文字記錄機密文件."

"那就是說你們都認識這些文字嘍?"

"我不認識."小純搖著腦袋道:"這些是書記祭司的工作,我從來不接觸這些東西,根本就不認識."

我趕緊轉向凌,但願她別和小純一樣就麻煩了.還好,凌點了點頭."我以前在黑暗神殿也是一點點干起來的,在成為女神之前我曾經做過神族資料的管理者,所以非常精通這些文字."

"那太好了,趕緊幫我翻譯一下."

"這樣不行."凌搖著頭道:"我需要一個開頭,這里的文字完全找不到頭,沒辦法翻譯."

"那你快找開頭啊?"

凌指了下頭頂:"這麼大片地方我一個人要找到什麼時候啊?你們也幫忙找.開頭位置會有一個特殊標記,像這樣."凌在空中畫出了一個魔法圖形,因為灌輸了魔力而一直懸浮在那里.這個符號到是很簡單,我看了一下立刻讓大家分頭找.槍神那個混蛋打定主意要等時間到,根本就不幫忙.

人多就是好辦事,很快開頭標記就被紫月找到了.凌跑過去開始閱讀那個地方的文字.我直到這個時候才明白凌為什麼要我們找開頭.要是一般的文字,哪怕你從一段話的中間開始讀,實際上也是能理解意思的.但是這種奇特的文字的書寫方式卻完全不同于我們的文字,它是像羅紋一樣一圈圈盤繞著寫的.那個特殊符號就是一偏文章的開始點,然後它上方的那個字就是文章的第一個字,後面的文字會圍繞中心標准開始盤繞著向外一圈圈的寫,最後寫完一整面牆的時候依然是個大致上的正方形.如果不知道開頭標記,你根本就沒辦法確定文字在哪里開始拐彎,所以沒法閱讀,如果要是按照我們的文字排列習慣那就更完蛋了,翻譯出來肯定是什麼意思都沒有的亂碼.

凌解讀了一陣突然道:"主人."

"怎麼了?"

"我們好象搶錯東西了!"

"搶錯東西了?"

"這個盒子根本就不是裝靈魂之石的容器.我們可能是把目標搞錯了!"

"這東西不是裝靈魂之石的嗎?"

"恩."凌指著牆壁上的文字道:"這個盒子叫做幽閉牢籠,其作用是封印那些強大到即使抓住也無法殺死的敵人.如果某個敵人太強,他的靈魂或者肉體可能會永琱ㄦ,而萬一這個人又非常危險,不能讓他在外面活動,那就可以把人裝到這個里面來.這樣這個人就不會威脅到外面的人了.這就相當于一個永久性的封印,而且是只進不出的."

"不是吧?"這下完蛋了.居然被裝進這麼個東西里面,萬一真出不去可怎麼辦啊?我們行會的精銳可都在這了,這要是出不去損失可就大了!"你剛剛說這個不是裝靈魂之石的盒子是嗎?"

凌點點頭:"這個東西是件能封印任何人的高級神器,其本身的價值比靈魂水晶要強太多了.沒有人會用這樣的盒子去裝靈魂水晶吧?我猜那支軍隊只是來保護這個東西的,靈魂水晶他們可能只是順便押運而已."

玫瑰聽了凌的話也點著頭道:"說的不錯.我們拿到的第一顆靈魂水晶就是在水源地用于淨化水源的,當時只有三十幾個守衛,由此可見這東西遠沒有重要到需要派一個軍團來押運的地步,要不然那個水源地就不會只有三十幾個人了.看來我們確實是搶錯東西了!凌,你再看看上面有沒有寫怎麼出去的?"

"出去其實是很簡單的,只要有個懂得密語的人在外面操作就可以了,連不會魔法的人都能用."

"可是我們全都被吸進來了,誰在外面幫我們開啊?"槍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我們的身邊,大概是剛剛聽說這里是個永久性的封印而緊張起來了.

"有沒有辦法從里面打開這個東西?"我問道.

凌看著牆上的字道:"這上面完全沒寫."

玫瑰道:"就算有,人家也不會寫上去的.這里是用來封印強大敵人的地方,如果把出去的方法寫在牆上,那只要認識這個文字的就都能出去了.所以這上面是不會有任何有關如何打開這里的說明的."

"說的也是啊!"槍神無奈的四下看了看."不行,必須想辦法,我可不要一直待在這里!"

玫瑰忽然道:"別急,我有個想法說不定可行."

"什麼想法?"

"漏洞.我們鑽系統的空子.金幣."

"在這."金幣舉起一只手喊道."什麼事?"

"別動,我們能不能出去就看你那只手了!"

"我的手?"金幣把手放下來看了看."你不是要我在這牆上打洞吧?你以為我是真紅啊?"

玫瑰把金幣拉到面前,然後把她的手捉了起來,之後指了指她的手指."我們能不能出的去就看你這枚戒指了."

"愛之環?"我瞬間就想明白了玫瑰的意思."你是想讓阿偉用愛之環的空間召喚能力把金幣召喚出去?"

槍神立刻道:"那也只能召喚一個人啊!"

"可是她有鳳龍啊!"玫瑰說道.

紅月道:"可是鳳龍空間不能裝活人啊?"

我立刻把夜月推了出來."變成石像就不算活人了."

"對啊!"大家一起歡呼起來.幸好我們行會亂七八糟的東西很多,要不然今天還真麻煩了!

玫瑰大聲道:"先別忙著高興,能不能召喚還兩說呢!"

"試一下不就知道了?"我立刻對金幣道:"打開愛之環看一下,召喚許可狀態如果是亮著的應該就沒問題了."

金幣聽了我的話立刻看了一下,然後激動的叫了起來."真的可以.召喚許可是亮的."

"那就好."我對其他人道:"全都到那邊站好,把魔寵和沒用的東西都收起來,我讓夜月幫你們石化."

知道能出去大家全都興奮的動了起來,先把各自的魔寵什麼的都收好,然後夜月給他們一個個的進行石化.因為對方不抵抗,所以石化很簡單,一會工夫之後這里除了我和金幣之外,大家都成雕塑了.

金幣打開她的鳳龍空間,然後我和人形化的幸運一起動手把變成雕塑的大家一起塞了進去.完成之後夜月先把我給石化,然後她和幸運一起把我也塞了進去.雖然我被石化,但是凌還在.她有忠貞之心,我不能控制魔寵的時候她具備我的完全權限.由她打開我的鳳龍空間然後帶大家一起進入,這樣這個空間內就只剩下金幣一個人了.

金幣呼叫阿偉之後讓阿偉把她召喚了出去,幾秒之後她就到了艾辛格,然後把我們全都給倒了出去.這下我們算是提前離開任務了,不過分數也已經累積的很誇張了,就算提前退場也無所謂.

我的鳳龍空間在我的雕塑離開金幣的鳳龍空間後就自動張開了,凌從里面出來之後帶著夜月開始給大家恢複正常狀態.

"呼!沒想到還真出來了!"槍神一看到頭頂的藍天立刻就叫了起來."看來你們行會有些東西還是滿好用的嗎!"

"你這是什麼話?"

"就知道說大話."我鄙視了槍神一樣:"沒有我們你到現在還在那個盒子里裝著呢!"

"沒有你我也不會進那個盒子."

"你想打架是怎麼著?"真紅居然比我還火暴,一下沖上來捏著脖子把槍神給提了起來.這丫頭手上的那雙可是千斤拳臂,槍神的職業又不是力量系的,頓時就被捏的臉都變色了.

我拍拍真紅示意她放槍神下來,怎麼說也是剛合作結束,現在殺他就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

槍神一落地立刻氣憤的道:"哼!遲早要和你們比出個高下."

"我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我一語雙關的回答道.玫瑰他們當然都知道我的意思,至于槍神能不能明白就不是我要關心的事情了.

系統獎勵的艾辛格複制城的地點已經選好,我們即將把他降落在美國領土上,到時候槍神這家伙肯定會出現在反抗者的隊伍中,所以我才說不會讓他等太久.到時候我會讓他知道我們冰霜玫瑰盟不是好惹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十章 搶劫靠的是智力     下篇:第十四卷 第十二章 戰爭陰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