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三章 尸山血海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三章 尸山血海

智囊站在槍神身邊說著:"只要這些東西能在城牆上形成僵持局面,我們就可以開始正式攻擊了."

"你確定?"

尤西娜搶先道:"這我到不擔心,反正我們人多,不管計劃有什麼不同,最後結果也是一樣的."

"那麼就這麼決定了."槍神向身邊的傳令兵道:"傳下去,只要那些怪物能在城牆上停留超過十分鍾就可以開始全軍總攻了."

"明白."

城牆上的怪物正在奮力向上爬,我們這邊也在緊張的等待著.很快第一只怪物從城牆邊上冒了出來,正對他的三個玩家一起把長槍頂了上去,一下把怪物紮了個對穿挑飛了下去.這種規模的攻城戰中第一個沖上牆頭的肯定也是死的最快的.

隨著第一個怪物被挑飛,後面的怪物接二連三的爬了上來,城牆邊上立刻開始叮叮當當的打成一片,不時還能看到魔法飛彈四處亂飛的景象.我把魔寵全都召喚了出來,至于邪靈騎士和鈴音騎士我還不打算放出來.他們是我的奇兵,大關鍵時刻可以拿出來頂一陣.

我的面前終于也有怪物爬了上來,但是沒等我出手我身邊的玩家已經搶先把怪物們都給掃了下去.

接觸戰持續了接近八分鍾的時候下面的美國玩家忽然變的混亂起來,然後大批的雜兵開始有秩序的向幾個地點集中,讓出了數百條通道,而他們的陣地後方,大地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終于肯動了!"我微笑著看著前方.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死的感覺.我不在乎美國的反擊力量,但是他們一直不出動我反而覺得很不安,現在既然他們開始行動了,那就好辦了.

洪水般的部隊從對面新開辟出的山谷中沖了出來,但不再是之前的雜亂無章,而是非常有秩序的一個個方陣,而且其中的不少部隊甚至還帶著大型的攻稱武器.

"好家伙,人不少啊!這次我能打個過癮了!"夜月興奮的說著.

"那你要不好連那兩個一起負責了啊?"我一指對面的山頭,只見兩只體型巨大到恐怖的生物出現在了山頭上.

"靠,什麼東西這麼大啊?"

出現在山頭上的兩只怪物看起來像是狗熊的近親,強壯的可怕.不過真正嚇人的是他們的體積,簡直就是兩座移動的小山.幸運他們自然是沒辦法和這個家伙比大小的,就連作為我們行會鎮會守衛的紅炎都比他們整整小了兩圈.

"這下不好了."看到那兩個怪物沖下山坡向我們這邊沖過來幸運小聲的低喃道.

我身邊的那門巨炮突然開始轉動起來,迅速鎖定了一頭怪物,不過先開炮的是別的地方的巨炮.我身邊的這門炮迅速的轉了一閣彈艙,然後響起了警報聲:"炮擊准備,無關人員閃避."轟.這次連倒數都懶得數了,炮口一聲怒吼,炮彈幾乎在火焰噴出的同時就已經命中了怪物的腦門.

巨炮的威力大的嚇人,硬是把那怪物轟的原地翻了個跟頭.不過讓人驚訝的是這家伙居然又緩緩的爬了起來,他坐在地上晃了晃腦袋,顯然是有些眩暈,不過似乎沒什麼事的樣子.怪物忽然抬抓摸了下自己的腦袋,然後把爪子拿了下來,結果發現爪子上已經是一片血跡了.他憤怒的站了起來,狂吼一聲後就這麼人立著沖了過來.以這東西的身高,站起來直接就能夠的到城牆頂,要是讓他這麼撞上來可不得了.

我趕緊對城市之樹喊著:"開炮開炮,別發呆啊!"

"哦!"城市之樹剛剛也被嚇到了.畢竟城市之樹也是智慧生物,看到有東西可以在被巨炮直接命中的情況下活下來當然也會驚訝.

炮擊聲立刻此起彼伏的響了起來,怪物雖然被打的全身開花卻依然怒吼著向前沖了過來.

"這樣不行啊!"我緊張的下令道:"告訴地獄之眼,該出絕招了."

"明白."

雙子城中央聚靈塔尖端頂著的地獄之眼突然圓睜開來,圍繞著它的橘黃色火焰突然變成了紫黑色,接著一道暗金色的射線突然直射而出.

"嗷……"左邊那頭怪物慘嚎一聲轟然倒地,他的一條腿整個不見了.

陣地對面的槍神嚇了一跳."這是什麼武器啊?"

尤西娜不大確定的道:"可能是地獄之眼升級技能!"

其實尤西娜猜的沒錯.地獄之眼一直懸浮在聚靈塔頂端不是沒有意義的.聚靈塔是干什麼的?當然是聚集靈魂的.聚集那麼多靈魂能干什麼?當然是當作武器使用.這些聚集的靈魂除了支撐起城市上空終年不散的死亡烏云之外還有多余的就會送到地獄之眼中.隨著戰爭數量增加,聚集的靈魂會越來越多,這之後地獄之眼就會升級.而剛剛發射的這個就是靈魂射線,地獄之眼的終極必殺技能,最大射程一千公里,威力怎麼樣剛才已經展示過了.

槍神在那邊一邊喘氣一邊自我安慰著:"沒事,沒事,這種東西無法連射的."

他話音還沒落,地獄之眼突然再次一閃,又是一道金光,另外一頭怪物連叫聲都沒發出就倒了下去,因為他的腦門正中多了一個直徑三十多米的大洞.那頭少了腿的怪物嚎叫著用前爪支撐著身體繼續爬了起來向城市靠近,但是地獄之眼又是一閃.這次發射的是一道超細的射線,直接射在怪物前面的地面上,然後向前一劃,直到怪物的尾巴後面突然結束.

怪物定在了原地,等了兩三秒,突然從他的身體中間開始瘋狂的向外噴血,怪物的身體從中間分成了兩半轟然倒地,砸死了不少倒黴的美國玩家和NPC.

"靠,比激光還猛!"

尤西娜感歎著:"還好那東西只能點射."

這話剛說完,磐石城正面城牆兩端城角上方懸浮著的巨型黑水晶突然亮了起來.艾辛格雙子城的每層城牆的四個角上都有一枚黑水晶,這水晶就懸浮在一正一反兩座城市的城牆拐角的中間點,磐石城當然也繼承了這東西.此時閃亮的僅僅是最外層城牆的正面兩塊黑水晶,它們互相發射了一道黑色射線,然後在城市中心連接成一條線,之後射線上下展開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幕牆,仿佛在城市前面立了塊黑色的半透明玻璃.

地獄之眼第四次閃耀了起來,射線直接打在黑色的光幕上,然後消失.槍神還想笑話我們自己的魔法護盾擋住了自己的攻擊武器,誰知道黑色的幕牆突然一閃,從正面飛出幾萬道細小的金色光束,雖然和地獄之眼的光束比起來細小很多,但數量恐怖.萬道光束四處亂飛,陣地上立刻一陣雞飛狗跳,剛剛還在排著整齊隊伍沖鋒的軍隊立刻亂座一團.

尤西娜擔心的道:"這樣用人去填坑不是辦法吧?磐石城的防衛武器殺人速度太快,我們的兵力恐怕……?"

"不管用多少人填,這座城市必須拔除."槍神說的非常堅決."比諾槽,你帶人沖進去.無論如何想辦法打開城門,或者在城頭給我們爭取一個登陸空間."

穿的跟機器人一樣的比諾槽立刻點了點頭:"看我的吧."

地獄之眼的光束散射連續玩了七次才結束,槍神差點就崩潰了.要是這東西能無限制的亂飆,他們肯定是沖不進來的.不過剛才那種攻擊其實是要消耗靈魂能量的,所以不可能連續射擊.之所以連射這麼多次其實就是為了嚇唬嚇唬槍神,讓他知道我們還有可以克制他的秘密武器.

槍神確實是被我們嚇到了,但他並沒有讓部隊停下.我們的殺傷力確實是大的嚇人,但他手里有近億的部隊,就算咱那里讓我們殺也夠我們折騰很長時間了,他完全不擔心自己的部隊會有死光的時候.盡管十次攻擊干掉他不少人,但除了那兩個大家伙有些可惜外,其實槍神並不在乎什麼,部隊依然在沖鋒著.

"或許我們該考慮借用神族的力量了."尤西娜說道.

"暫時還不到他們出場的時候,先用這些兵攻克外圍防禦比較好."槍神說著.

智囊反對道:"神族的力量就像尖兵,用他們來突破最外圍的防禦才是最好的應用方法,我們不應該把他們藏的太久."

"那也得看比諾槽的表現如何才能決定."槍神依然不打算讓神族參戰.

我們這邊並不清楚槍神的想法,我們只知道應該趁現在多消耗一些敵人的力量.磐石城的所有大型武器都在轟鳴著向城外發動攻擊,敵人的傷亡也在以每分鍾幾千人的速度上升中,但這都不足以影響雙方的力量對比,槍神那邊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我站在城頭上幾乎沒什麼事要做,即使全面進攻開始,敵人也沒能登上城牆,無非就是沖擊部隊的人變的密集了一些而已.偶爾出現的大型生物到是經常需要我來協調一下攻擊,但城頭的巨炮威力太大,只要不出現之前的巨熊那樣的怪物一般就可以忽略了.

單方面的屠殺持續了近十三個小時,直到第二天天明依然毫無進展.不,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進展,起碼我知道了三件事.第一,我們的實彈武器彈藥剩余量普遍低與五成,也就是不足一半了.第二,槍神手下的部隊已經只剩七千幾百萬了,我們行會的龐大武器群在十七小時內干掉了兩千多萬部隊.我第一次知道原來大型群戰武器殺傷力這麼猛.我知道的第三件事情就是磐石城的城牆只剩不到二百米高了.不是城牆被削低了,而是地面被抬高了.

槍神這家伙整個就一神經病,十三小時內用兩千萬各類生物的尸體在我的城牆下堆了二百米高的一個斜坡,我不知道他是腦子進水了還是人多的用不完在這里跟我顯擺.反正現在的磐石城比地獄還地獄,城牆外的尸山肉堆惡心的下人,放眼望過去就是江山一片紅,鮮血彙成河流,然後凝固成黑色的河床,上面再留過更新鮮的血液,然後再次凝固.

槍神這兩千多萬人雖然掛掉了,但也不是什麼都沒做,這一晚上我們也損失了差不多兩萬人,基本都是被高級魔法和一些大型怪物干掉的,還有些是個別沖入陣地的敵人混戰中被干掉的,雖然相對敵人的損失來說這不算什麼,但真正說起來這其實讓我很心疼,我畢竟沒那麼多人像槍神一樣去填這個坑.

到了大早上我才知道其實槍神他們一晚上都沒在線,這也是戰斗持續了這麼長時間依然還是在用人填坑的原因.槍神這混蛋的意思我已經明白了.他不是在打仗,他是在拼我的睡眠時間.這家伙認為我就算精力旺盛也總要有睡覺的時間,所以他打算用持續不斷的攻擊讓我不敢下線,從而耗盡我的在線時間.只要我們這些領導頂不住了,一座沒有指揮的城市是很好對付的.不過他大概是不會想到我其實是不用睡覺的,所以他就算把人都給拼光了也是白費,我根本不可能會有精力消耗過度需要下線休息的情況.

雖然我不用睡覺,但是其他人不行,紅月他們還是有些堅持不住了,在我的勸說下他們都選擇了下線.玫瑰靠著我站在城頭上看著外面尸橫遍野的大地,帶著調侃的口氣道:"別的女孩子都是陪著男朋友一起看日出,我卻要和你一起看尸體,真是不公平啊!"

我無可奈何的攤攤手,然後指了下城牆下面."我比較擔心的是再這樣下去,一會地面就該被他們填平了.以槍神那邊的兵力狀況,就算把第一道城牆真的填平他也還能剩個四五千萬部隊,而我們只有一千萬部隊,內城牆沒有這麼誇張的防禦效果,我擔心……!"

"那就想想別的辦法,比如說亡靈魔法."

"早試過了.外面的尸體都碎的太厲害,根本召不起來."

"放心吧,就算地面城被徹底推平又怎麼樣呢?我們還有天空城和地下城,另外還有移動要塞,四座城只要還剩一個,磐石城就不算被摧毀,所以它是無敵的."

"可我不想它被破壞的太厲害.而且你知道,如果地面城被完全破壞,另外三個也會很快完蛋的.講起來四城一體,其實地面城才是核心,沒了它就什麼都沒了."

"那你就多努力一點吧.我回聚靈塔去指揮,你在這邊慢慢忙吧."玫瑰說完就推開我打算離開.

"我忙什麼啊?"我疑惑的問玫瑰.

玫瑰頭也沒回的向後指了指,我回頭一看,只見遠處的山邊又出現了大群重炮陣地."終于要開始了啊!"一直被槍神藏在後方的重炮群在這個時候出現只能說明槍神打算動真格的了.

果然,隨著重炮群出現我立刻發現了幾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山頂,雖然他們刻意放低身體隱藏了自己,但那些大家伙實在太顯眼,就算藏在山背後也能看的到.

首先發威的就是那個重炮群,之前擺出二十幾門炮完全就是槍神在耍我們玩,現在居然拉出四五百門來,而且比之前那些都要大.我們這邊的城牆上瞬間就升起了一片火球,但是槍神也沒得意多長時間.磐石城的城牆上再次打開了一些閘門,四十多門小一號的重炮升了起來.這東西雖然小,但是威力並不差,射程也和大型重炮一樣,完全可以擔任火力壓制的工作.

兩邊很快就進入了激烈的炮擊戰,槍神那邊數量多口徑大,我們這邊打的准射速快,誰也沒占多少便宜.非要說便宜的話,我們這邊可能稍微有點,因為我們的炮都帶有自動防衛系統.這些大炮的底盤上裝有魔法防護盾,只在外界有高于正常速度的物體接近時才會啟動,能為自己所在的大炮阻擋三次攻擊.美國人的炮本來就不准,打中也是碰運氣,所以很難擊毀我們的炮,反到是他們那邊的炮兵陣地不斷有大炮報銷.

雙方都知道炮擊不過是起到一個壓制的作用,真正的戰斗還得靠步兵.躲藏在山後的巨獸們終于也露出了猙獰的面目,嚎叫著沖了上來.當先一只巨大的三頭犬被地獄之眼一道光束片成了兩半,但是後面更多的怪物沖了上來.

磐石城正面牆角的兩塊黑水晶再次亮起,大量紅色的電弧在水晶表面纏繞著.沖的最快的一頭白色巨獅猛的跳了起來,眼看就要落進城里,可是卻在半空被兩邊水晶上放射的紅色電弧命中,在半空中定格抽搐了幾秒又被彈了回去.

跟在獅子後面的是一頭半人半蜥蜴的怪物,這東西能用後肢站立,前肢雖然覆蓋著鱗片,而且只有四個指頭,但和人手的結構很類似.這家伙身高起碼有四百米,現在我們的城牆被尸體堆的只剩二百多米,對他來說已經不算高了.他一個飛身就想進城,結果在通道城牆正上方時卻突然被一道光幕擋住了.他的腦袋和光幕接觸的地方電弧亂飛,但就是進不來.跟在這個怪物後面的巨獸也相繼沖了上來,但全都無一例外的被擋了下來,不管他們怎麼砸就是沖不進去.

雖然一時進不來,但怪物們知道這種防護罩通常是靠能源支撐的,每次打擊都會消耗能源,受攻擊越多破的越快,所以他們全都不停的撞擊著光幕.我們能做的也就是抓緊時間用大炮先解決幾個怪物.

紅炎帶著幾百頭巨龍和幾十只麒麟站在城牆後等待著,只要防護罩一破,他們將第一時間撲上去把剩下的怪物擋在城外.

就在大型怪物攻擊防護罩的同時,一大群穿的很混亂,但是一看就知道全都是精銳的人群進入了戰場.乍看起來這幫家伙和之前用來消耗的雜魚差不多,但自己看會發現他們的裝備全都閃著不同顏色的光芒.按慣例,越是漂亮的裝備就越強,這些家伙的裝備無不精美非常,明擺著都是好東西.而裝備好基本上就可以和高手劃等號了.開著坦克的弱智肯定比拿著樹枝的劍聖能打,不得不承認個人實力往往和裝備有很大關系.

這些人沖到城牆下之後立刻使用了各種方法上到了城牆上,既然是高手,就算不會飛,這點高度一般也是不成問題的.

在這些人中有一些裝備極為突出的人一直緊緊的聚在一起,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兩個美國國器持有者比諾槽和神鷹都在這,而且連尤西娜和槍神也在其中.這個小隊迅速的靠近了中央的城市區域,之前比諾槽已經帶人沖過一次,這是實在進不了城,所以又退了回去,這次動真格的了,他就跟著自己的會長尤西娜他們一起再次沖了上來.

我本來一直在指揮城牆上的防衛武器攻擊那些攻擊防護盾的巨獸,但是城牆邊卻突然翻上來一大排身影.那防護盾只能攔截大型生物,對身高小于五米的生物基本是不起作用的.

我第一眼就發現了爬上城牆的槍神,沒想到這家伙居然親自上陣了.剛剛開炮的時候我還看他在遠處指揮呢,沒想到這麼快就到我面前了!槍神這家伙也是雙職業,而且和我一樣有馴獸師職業,剛一上城牆他立刻放出了一群魔寵.雖然沒有鳳龍,但他有空間裝備,帶的不光是魔寵,居然還有玩家在里面.這一打開城牆上立刻就多了一大群人,而且還有更多的人在往外跑,看起來那空間裝備的容積還不小.

槍神打開裝備後立刻舉槍瞄准我扣動了扳機,我閃電般的把永睅謢b了身前.當的一聲永琱W濺起一片火花,子彈被彈飛了.但是我還沒從子彈帶來的沖擊力中緩過來,就看到一把雙手十字劍翻滾著朝我飛了過來.剛剛被子彈的沖擊力震的失去了平衡,一時之間沒辦法閃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劍飛了過來.我身上接二連三的閃出一排防護盾,但是在那柄劍靠近後居然自動在防護罩上打開了一排通道,讓它直接飛了進來.

噗……我踉蹌著後退了兩步,右胸口斜斜的插著一個劍柄,劍刃從左後胸冒了出來,暗金色的血水順著劍刃滴答在地面上.

槍神的臉上滿是得意的笑容,剛上城牆就能重創我,對他來說已經是個不錯的回報了.至于他身邊扔劍的那個人更是得意的滿臉開花,而且他正迅速沖過來打算把劍拔出來結果掉我.

但是,我是沒那麼容易死的.被打的後仰的上半身又再度直了起來,我低頭看看胸口只剩劍柄的十字劍.這東西真夠邪門的,不但忽視裝備的防禦,居然連魔法防護也一切穿過去了.我伸手握住劍柄向外一抽,劍刃立刻退出來三公分左右,用手再次抓住劍刃向外拔了一點,猛然猛的一用力,整把劍立刻被帶了出來哐啷一聲掉在地上.

他娘的.這破劍兩邊居然全是鋸齒,拔出來的時候還帶走一大塊肉,真是歹毒啊!

槍神看到這種好機會當然不會放過,立刻抬槍補射,但是晶晶已經先一步擋在了我的伸前,子彈命中了盾牌,擋的一聲被彈開了.

那個扔劍的家伙沖上來想搶回自己的劍,玲玲卻跳了出來一劍把他逼了回去.不過他卻遠遠的一伸手,地上的劍震了一下,然後立刻朝他飛了過去.不過就在他快要拿到劍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飛來一枝箭,叮的一聲打在了他的劍上,把他的劍給彈飛到城牆外面去了.那家伙趕緊轉身去接自己的劍去了,反到把槍神給暴露了出來.不過四周有太多敵人,我也沒辦法過去戰斗.

"誰殺掉紫日我送他一件神器."槍神在後面大聲喊著.

聽到這個獎勵,那幫玩家全都瘋狂的沖了上來.我身邊的NPC守衛和玩家也立刻頂上去和他們混站在了一起.

我胸口的傷口在小純和阿嫡娜的治療下迅速愈合,盔甲上的洞也迅速消失.自動複員的裝備最大的優點就在于可以連續作戰.我舉起永琩陶t沖了上去.直接躍過人群落幾敵人堆中,當先一腳把槍神前面的人踹了個大跟頭,然後一個後抬腿,把背後那個想偷襲的家伙踢成了太監.右手一轉,永睄M啦一聲癱在地上變成了鞭狀.我舉手舞了一個圓,帶著利刃的永矞@劍立刻飛舞了起來,當先帶倒一圈人.

槍神的槍口再次瞄准了我,我猛的一收手,永琩陶t回到我面前收緊成劍形.雙手用力捏住永,劍刃一橫,當的一聲,子彈打在劍刃上斜著彈了出去,一個正打算向前沖的美國玩家被打的凌空摔了出去.

槍神拉牆再次上膛,我一抬手對准他的腦袋,手指一動,複仇者狙擊弩嗖的一聲射出一根金色的弩箭.當.比諾槽突然出現在槍神面前替他擋住了這枝箭,但是箭杆依然直插入比諾槽的手臂半尺深.比諾槽驚訝的看了下手臂.他最初的游戲人物就是選的土元素種族,這個種族先天防禦就比別的族高,而且生命值超多,屬于天生的戰士.後來比諾槽獲得特殊機遇,完成任務後晉級成為了人偶族,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魔偶,算是機械生命體.現在他的身體完全就是金屬構成的,外面還套著個國器盔甲,這樣的防禦力居然還被射了這麼深,他怎麼能不驚訝?

不過真正讓他驚訝的還在後頭.剛射到他胳膊上的箭突然爆炸,轟的一聲把他掀出去三米多遠,結果把槍神也給帶翻在地,而他的胳膊也是整個嶄開了一個巨大的開口,從外面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齒輪和連杆結構.

可惜的是我就來及射了這麼一箭,狼人形態的神鷹已經躥了過來.這小子具備多重變身術,而且近戰能力驚人.國器沒有垃圾,這個家伙的國器也不會垃圾.到我面前後他迅速的一個縱身撲了上來,我就勢向後一倒,用腿在他肚子上撐了一下,把他從我上面帶了過去,我跟著一個鯉魚打挺又蹦了起來,直接撞開前面的兩個人沖向還沒爬起來的槍神和比諾槽.這兩個人只要能干掉一個都是大收獲.

無奈的是一記火焰刀打斷了我的美好願望.尤西娜橫舉著法杖站到了我們中間,但是我絲毫沒有退卻的意思,就地一滾,彈起來的時候永琣A次展開,直接甩了過去.一個彩虹聯盟的玩家撲過來替尤西娜擋了一下,鞭狀的永矬韘矰F他的身體,尤西娜幸免遇難.那家伙還想掙紮,我猛的向後一拉劍柄,永痚{出一道紅光收了回來,那個家伙變成了幾十段肉片散了一地.

"看槍."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

我猛的轉身,一把捏住了槍刺,同時永琱w經刺進了那家伙的眉心."下次殺人記得別出聲."猛的向側面一帶,那個家伙的上半個腦袋飛了出去.

"出聲你也未必擋的住."槍神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背後.我猛的一回頭就看見槍神已經擺好了射擊姿勢,奇怪的是還有兩個人蹲在地上幫他抬著槍架.槍神帶著得意的笑容扣動了扳機.

我反應迅速的把盾牌架了起來,當的一聲響,我只感覺到胳膊上傳來了一陣巨大的撞擊力,把我整個人都給砸飛了出去.槍神這發用的不是普通彈藥,之前的子彈根本沒這麼大威力.

我後邊的幾個本行會玩家想接住我,結果被一起帶飛了出去,好在後面人多,沒受什麼傷,就是震的身上肌肉發麻.比諾槽和神鷹似乎早已經准備好了,看我中招立刻跳了過來.不過神鷹剛跳起來就被夜月的大尾巴凌空打飛了出去,不過這家伙居然在半空中轉化成了一只白頭鷹飛了起來.比諾槽到是落到了我的面前,不過還不如飛出去好點,他一落地就被一群鈴音騎士包圍,身上立刻多了N多個洞眼,只不過他是機械生命,只要不傷到要害就不至于要命.

神鷹變成鷹飛了回來,然後再度化為狼身打算襲擊我們,結果再次被夜月擋住.我的起碼魔寵打算襲擊槍神,結果被更多的敵人纏住了.城牆上亂成一片,完全沒有之前的輕松狀況了.

我們和美國玩家混戰在一起,下面還有更多的美國人逐漸爬上城牆.被扔下去的尸體再度增加了死亡斜坡的高度,反正他們人多,死個一兩千萬不在乎.

仗著沖上來的人越來越多,美國人開始分出一部分人去破壞我們的防禦設施了,只不過我們這邊的反擊也比較強,他們一時半會還不能真的破壞什麼.

看情況已經越來越危險,我不得不下令啟動了暗藏很久的陰人設備.只見整個城牆頂部突然一亮,當地面再度暗淡下來時城牆上已經變的無比乾淨了.整個城牆頂上,不管敵人,還是我們自己人,全都不見了.除了那些原本就安裝在城牆上的設備,所有能看的見的東西全都沒了.

閃光過後才爬上城牆的人覺得場面很詭異,但是遠處的人卻能發現奧秘.只見頭頂上倒立著的磐石城天空城上,原本光禿禿的城牆上出現了大量的人員,分明就是下面城牆上消失的那些人.我們把整個城牆上部的人全都給傳送到了對立的天空城上去了.

單就這一個傳送還不算完,傳送不能改變我們的狀況,只是把戰場換了個位置,接下來才是陰人的關鍵.只見城牆上我們一方的人突然再次一閃,其中九成的人又回到了下面的城牆上去阻攔新爬上來的敵人,而只留了一成的人在上面.

槍神發現身邊的敵人突然少了一大半,還以為我們打算放棄外圍城牆呢.之前的傳送太突然,而天空城和地面城又太像,他一開始沒發現自己被傳送到了天上.不過當他發現人少了後一抬頭卻發現倒立著的巨獸.那些巨獸一直在攻擊防護罩,但是現在卻變成倒立著,而且怪物腳下依然是大地.

槍神當然知道大地是不可能跑到天上去的,那麼唯一的結論就是他自己倒了過來.他之前也看到了磐石城是具備一正一反的雙子城結構的,現在立刻想到了自己是被傳送到了天上的天空城.剛想到這點時他還沒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很快他就想到不對了.不過這已經晚了.

磐石城天空城本來是有重力逆轉裝置的,所以站在天空城雖然是倒著的,但是里面的人並不會掉下來,也不會有自己是倒立著的感覺.可是,這個東西實際上是可以關閉的,而這也就是我們陰人的法寶.

就在槍神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天空城城牆部分的重力逆轉裝置被突然關閉,整個城牆上的重力都恢複了正常,也就是開始向下了.呼啦一下城牆上的人全都掉了下來,向下面的城牆落了下去,而我們這邊留下來的那一成全都是玩家,每個人都召喚出了自己的守護長槍騎了上去.槍神這個時候就知道完蛋了.

他們這些人是高手不假,可大部分人不善于飛行.能飛的起來和善于空戰完全是兩回事.熱氣球也能飛,你用它打空戰試試?再說這些人里起碼有一大半是不會飛的,在地面上他們是高手,在空中四面不受力,他們就就是靶子.

我們行會的長槍本來就是空戰之王,現在簡直變成在打移動靶,除了僅有的幾個習慣空戰的美國玩家和高級NPC可以勉強和我們交戰,其他會飛的人都在半空被打成重傷.至于那些不會飛的,反正掉下去就會摔死,完全可以不用管他們.

這一正一翻可把槍神坑慘了,沖上來幾萬高手和十萬NPC精銳,這一下基本全部報銷了.玩家還好說,掉一級還能複活回來,NPC在單次戰役中可是屬于不可再生資源,死了就是死了.死一兩千萬雜魚槍神不在乎,那種雜魚要多少有多少,可精銳難求,這可不是說有就能有的兵,這一下真是偷雞不成施把米!

看到這次沖鋒已經不可能實現,槍神果斷的下令撤退,美國玩家紛紛撤回了本陣重新計劃進攻計劃.持續了十多個小時的第一次進攻終于結束,除了在我的城牆前堆起了二百多米高的尸骸外,美國人什麼也沒能做到.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二十二章 互相試探     下篇:第十四卷 第二十四章 自由女神的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