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無限自由  
   
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無限自由

"老大,發現危險人物."大鍋飯的聲音出現在通訊水晶的頻道中.

"別叫了,早看見了!"

"現在怎麼辦?"

"城里都被站滿了嗎?"

"還沒呢!"

"那就繼續打,一定要等到敵人無法繼續湧入城市才能啟動七靈塵鍾,否則達不到效果."

"知道了."

大鍋飯是知道了,可是我還沒底呢!自由女神的名號可是很響亮的,鬼知道她能強到什麼程度,萬一她把我的城市炸掉半個可怎麼辦啊?

正想著她已經到了我們面前,槍神像看見救星一樣跑到了她的身邊."女神殿下您總算進來了.趕快幫忙把這個東西給拆掉吧?沒有這個東西礙事我們早把內城拿下來了."

自由女神輕蔑的看了一眼槍神,然後抬手指向了巨大的金蠶堡壘."絕對自由."一道光束從她的手上飛了出來,瞬間命中金蠶堡壘的一個光束發射器,那個發射光束的東西突然閃出一片七彩光芒,然後帶著一陣哧哧聲消失在了空氣中,仿佛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

"靠,這是什麼攻擊嗎?"

我們還沒反應過來,立刻又來了一道光束,這次直接打在了金蠶的頭上.又是剛才一樣的情況,被打中的位置瞬間閃出七彩光芒,然後帶著才哧哧聲消失在了空氣中,而金蠶堡壘的頭上則多了個大洞,一個足夠大象進出的大洞.

"有沒有搞錯?這是什麼攻擊力啊?"諾琳被嚇了一跳.

玫瑰也擔心的道:"這大概不是我們能擋的住的吧?"

"不管怎麼樣,不能讓她再這麼胡搞了."我對玫瑰道:"這邊你來指揮,我去把自由女神引開."

"你小心一點啊!"

"放心吧!"我邊說著邊直接從那個大洞跳了出去,誰值當剛出來就發現迎面飛來了一道類似的光束.倉促之間我把永睅蛈b了身前,光束打在了劍刃上.永痝Q命中的部分突然像沖氣的氣球一樣膨脹了起來,然後居然還上下蠕動了起來,整柄劍都不規則的躁動了起來.

"永?怎麼回事?"我的詢問沒有任何回答,永琲獐C靈似乎完全沒聽見我的話,一點反應都沒有.突然永睄@烈的一收,然後變成了球形飛了起來,然後它向閃電般飛了出去,筆直的朝著自由女神撞了過去.

自由女神好象也被嚇了一跳,慌忙用手里的火炬擋了一下,結果永睄畢b火炬上發出了一聲脆響立刻彈向側面.站在自由女神身邊的一個神衛崔不及防被永睄痍舅F出去,直接砸倒了一片人.放倒了一個人之後永琤艅頛u了回來,然後重新化為劍形回到了我的手里.

自由女神驚訝的看著永."你……你你……!"

"你這個丑陋的老處女,想要我的命你還差點."永琲獐C柄上出現了一張臉,然後沖著自由女神就罵了起來."本大爺可是融合千萬把百戰利器的超神兵,你以為一個小小的秩序混亂就能要我的命嗎?"

"秩序混亂?"我驚訝的低頭看向永."你說她用的那個光束是秩序法術?"

"是的."永琱ㄝh的道:"什麼狗屁絕對自由,其實就是搗亂的法術.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有其規律和秩序.當一群魔法元素按照某個秩序運動時就被稱做魔法,而當一群分子按照一定規律排列時我們就稱其為物質.自由女神的能力說白了就是把規則全部打破,讓所有的個體全部自由化."

永痝o一說我也明白了,所謂的自由女神就是把所有的秩序全部的破壞掉,讓一個物體從微觀級別徹底分解.我們的身體,周圍的空氣,堅硬的鋼鐵,柔軟的棉布,這一切的一切不過是各種分子組合成的大塊分子集團.而分子是由各種原子按照一定規律結合起來的.比如最簡單的水就是氫原子和氧原子組成的,這個誰都知道.可是原子還是可以向下分的,不同的原子之前的真正區別就是原子內的質子,中子和電子的數量不同,但是自由女神可以讓規律全部失效.她的法術一旦生效,這些電子將不再按照原先的規則圍繞中子和質子運轉,電子逃逸後質子將失去穩定性,然後它們也會分散,這樣一來一個原子就徹底崩潰了.而一件物體是無數原子組成的,要是原子都崩潰了物體也就不存在了.剛才自由女神就是用這個方法把我們的金蠶堡壘上弄出了一個大洞,這和防禦無關,而是徹底破壞了物質結構.

我忽然反應過來."永,那你剛才被打中了怎麼沒事?"

"你傻啊?我的身體里有那麼多兵器,規則早就亂套了,她的分解能力對我這種無序狀態根本沒辦法.我現在既不是物質也不是能量,而且我們的成分也不是任何分子原子,我就是我,半能量半物質,屬于過度狀態,而且我只遵守自己的規則,這就是為什麼沒有武器能砍傷我的主要原因.嚴格來說我甚至都不算是處于這個空間內的物質,我一直處于一種半躍遷狀態,並不完全存在于這個空間內.她要是再用那招你就用我去擋,你自己可千萬被碰,不然會被分解掉的."

"明白了."我得意的看向自由女神."哈哈,這下不怕你了.原來的屬性就是破壞規則,那正好,讓你看看你的克星."我一拍背後,舵盤一樣的戒律之環從我背後飛了出來.

戒律之環上猛的一閃,小妖精的聲音從里面傳了出來:"戒律——強律法則!"

不錯,居然又抽到了最爽的法則.強律法則就是以最強的戒律約束自身,也就是把自己身上的規則全都琠w下來.對別人來說這個法則幾乎是廢的,但對自由女神來說這簡直就是天敵.她的能力就是破壞規則,強律法則剛好就是不讓規則被破壞,那她的能力等于就報廢了.

自由女神和其他國家的神不同,她沒有全面的能力,就靠一個自由法則混日子,這下最強法則被封禁等于是失去了戰斗力.不過這也是相對的,剛才的強律發者只針對我自己而已,別人是享受不到的,所以自由女神對別人依然有很大的殺傷力,就是傷不到我而已.

自由女神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立刻一指我."槍神,擋住他."

"啊?"槍神被搞愣住了.他把自由女神叫來就是充當主要戰斗力的,現在自由女神居然要他來幫忙擋住我,這不開玩笑嗎?

自由女神瞪了他一眼,然後對另外一邊的守衛喊道:"別讓他靠近我."

我可不管她三七二十一,直接跳了過來,結果立刻被擋了下來,十幾個自由殿衛沖上來把我擋在了他們身前."想傷害女神先過我們這關."

"沒空陪你們玩."我一回頭沖後面喊道:"玫瑰,幫我開路."

金蠶頭頂的光束發射器一閃,我面前的守衛立刻倒了一片.我直接踹倒只剩半截的侍衛尸體沖了過去.自由女神發現自己的侍衛被金蠶屠殺,立刻向金蠶發射了一道光束,嚇的我趕緊跳起來把光束擋了下來.自由女神跟著又來了兩道,全被我擋了下來.自由女神不想讓我靠近她,只能不斷的發射光束,我要保護金蠶堡壘也不得不蹦來跳去的擋光束,真是忙的不亦樂乎.

槍神發現我被逼的不斷的左支右擋,立刻意識到這是個機會,于是立刻興奮的朝我放冷槍.我正在半空中擋著自由女神的光束,突然發現側面飛來一發子彈,立刻橫劍擋飛了子彈,但是我自己也被打飛了出去.自由女神發現機會立刻向金蠶發射了一大片光束,無奈之下我只好把永皕磾蜆薿g了出去.

自由女神被永睎~了一跳,立刻嬌叱一聲:"無序結界."

永琱@邊飛一邊還在喊:"都跟你說了我有自己的規則,你的規則引響不到我的."說著永琱w經到了防護結界的前面,就像那防禦結界根本不存在一樣直接穿了過去.

比諾槽發現這個危急情況立刻把自己的胳膊伸了過去想替自由女神擋下這劍,但永琱ㄛO把單純的武器,他有器靈的.永睄C就在撞上比諾槽之前突然在空中爆裂,變成了無數根細長的血紅色鋼針,四周的人只聽到一陣仿佛人體被沖鋒槍子彈連續命中一般的噗噗聲,比諾槽和自由女神一起慘叫著飛了出去.永硠雃赤漪鶧w把比諾槽的整個右半邊身體和自由女神的肩膀及左手都給紮成了刺猬.比諾槽還好點,自由女神卻是全身飆血,狀況淒慘.那些紅色的鋼針居然全是空心針,中間簡直就是放血槽,而且其中一些打中了血管,導致血水像噴泉一樣瘋狂的向外飆.

一群美國玩將慌忙上前幫忙往外拔針,結果卻發現針頭居然全是十字花形的倒爪,以這種密集程度,硬拔的話等針沒了自由女神的肉也差不多都沒了.不過還沒等他們想出辦法,那些針卻突然像冰塊一樣融化了.紅色的液體迅速流到地上聚集成一個紅色的球體.

比諾槽大喊著:"抓住它."

幾個玩家立刻撲了上去,但是永琣b地上彈了一下突然飛到半空中向我這邊直射了回來.我老遠就伸出了手,永琣b空中變成了一柄劍准確的落在了我的手里.我一握住劍柄立刻一揚手,永琲獐C刃立刻散開變成鞭狀飛舞了起來,幾個沖上來的玩家紛紛被逼退.

自由女神掙紮著爬了起來."不要以為我只會秩序破壞,看我的神力炸彈."一個光球從她的指間飛了出來,目標直指我這邊.

"戒律之環,分解."戒律之環外圈的環突然脫離本體,然後從中間斷成了兩半.分開之後的兩個半環兩端各展開一端尖銳的刀刃,然後進一步變形成月牙形的月刃圍著我飛舞了起來.戒律之環中央的水晶球上的六根短棍突然飛到我身邊把我圍了進去,然後每根棍子瞬間上下伸長組成了一個六邊形把我包圍在了中間.

白色的光球直接撞上了兩根棍子之間的光幕被擋了下來,我腳下的黑魔導光環突然一亮,一道一模一樣的光球沖著自由女神飛了過去.這是黑魔導光環的基本能力——魔發複制.

一個法師正要用魔法盾幫自由女神擋下那個光球,自由女神連忙喊道:"來個戰士去擋,這東西碰到魔法會爆炸!"

神力炸彈是一種專門爆破魔法的法術,所以用戰士去擋才是最簡單的.好在她喊的及時,要不然他們周圍的人都得跟著倒黴.

我這邊擋下了神力炸彈的同時已經沖向了自由女神這邊,沿途的敵人立刻沖過來想把我攔下來,可是卻根本無法靠近我的身邊,那兩邊上下飛舞的半月可不是開玩笑的,誰會向那絞肉機一樣的刀刃旋風上沖?

"你的敵人在這里."比諾槽突然喊了一句,然後沖了上來.半月撞在他的身上打的叮叮當當響成一片,但是這家伙全身都是鋼鐵,最後只打出了一些劃傷,並沒有傷到他的根本.

沖入防禦范圍後比諾槽立刻揮拳向我砸了下來,這家伙是魔發人偶,力量可不是一般的大.真紅那樣的到是可以和他對拼拳頭,我可不行.腳下一點地面,整個人猛的拔高一米多,雙腳准確的站在了他的拳頭上.

比諾槽愣了一下,我直接踩著他的胳膊沖到他的腦袋跟前像射門一樣對著他的面門就是一腳,把他踢的猛的向後一仰,整個人都翻了下去.我想跳過去攻擊自由女神,可是剛一起跳忽然發現腳上一緊.明明被踢倒的比諾槽居然抓住了我的腳,這家伙的力氣死大,抓著我的腳腕就把我掄起來砸向了地面.轟的一聲我撞在地面上又反彈了起來,但是比諾槽並沒放手的意思,直接掄著我轉了個圈再次向地面砸了下去.

"我靠你還來勁了?"我雙手一撐地面,結果力量不足還是轟的一聲砸進了地面,要不是面具防禦不低大概就得破相了.

比諾槽一抬手再次把我向上甩起,我一咬牙,一道旋風順著我的身體卷了過去,旋風過後我已經切換到銀月狀態了.比諾槽稍微愣了一下,剛剛他還抓著紫日形態的我,不知道怎麼突然變了樣子.我將太陽之杖向地面一插."光輝——太陽召喚."

天空中的太陽突然變的烈焰滾滾,一道橘紅色的光束突然從太陽上直射下來進入了我的身體,我的身上立刻紅光一閃,比諾槽被震的倒退了十幾步才站住腳.我在空中翻了個漂亮的跟頭平穩落地,把太陽之杖拔出來握住杖柄用力一轉,然後向兩邊一拉,太陽之杖居然分成了兩段,中間只連著一根金絲.我的身上藤起了熊熊烈焰,高溫逼的人都不斷的向後退.

我抓著杖尾在手里舞了起來,脫節的杖頭上已經亮成了一個小太陽.我猛的把杖身轉了一圈向前一甩:"飛火流星."小太陽就著慣性飛了出去.

自由女神本能的想後退,比諾槽橫身上來伸手擋了一下,只一接觸他的整條胳膊就立刻融成了鐵水流到了地上,不過我的小太陽也被擋了回來.我法杖一橫,小太陽飛回來之後咔嚓一聲又對接了上去.我再度舞起法杖把小太陽甩了出去.

"射日神槍."槍神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側面,同時出現的還有一聲槍響,我的小太陽被直接轟飛了出去,不過沒有飛多遠就被金絲拉了回來,只是上面的火焰卻熄滅了.

我把法杖再度向地上一插,然後一正杖身,用杖頂的寶石對准槍神:"太陽射線."一道金光射出,槍神狼狽的飛撲出去才躲掉了我的攻擊,但就是如此依然把褲子給燒著了,連他身邊的人都遭了殃,幾個全身是火的人在地上打著滾,至于被直接命中的家伙早就變成了一陣青煙.

"絕對自由."自由女神看我變了身體立刻又想試下她的絕招,但是射線打在我身上如泥牛入海,音信全無.

我輕蔑的看向自由女神:"別費勁了,我現在就是太陽神,沒有能量能傷到我的."

"那實體攻擊呢?"槍神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背後,他的槍也頂在了我的腦袋上.在說完的同時他就扣動了扳機.

轟.子彈直接穿過了我的腦袋,槍神全身冒著肉被烤焦的臭味滾到了一邊.我的腦袋上多了個大洞,但是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恢複著.轉身看著狼狽不堪的槍神."你不知道元素不滅嗎?"

"無敵狀態?"槍神驚訝的問道.

"不是,只是你的破壞力不夠而已."我用法杖猛的敲向槍神的腦袋,但是旁邊一個玩家迅速撲上來擋下了我的法杖,但是那個勇敢的家伙瞬間就化成了一陣青煙.槍神到是抓住這個機會退了出去,但是看他全身都重度燒傷,估計也不好受.

我身上的金光忽然暗淡了下去,火焰也開始逐漸熄滅,看來太陽召喚的時間到了.這麼強的魔發當然不能長時間保持,也就能在關鍵時刻牛一下而已.好在就這一下就重創了比諾槽和槍神,而且還把自由女神給嚇傻了.

我將法杖轉動起來向地面上一插:"太陽光環!"一道燃燒著金色火焰的火焰環迅速以我為中心擴散了出去,瞬間把附近的敵人全部清理乾淨,剩下的就只有幾個高手而已.

將法杖拔出來指向自由女神,上眼紅光一閃:"火舞風暴."一片密集的火焰刀以霰彈的形式密集發射了出去,而且還是持續不斷的在轟擊著,自由女神拼命支撐起了一個防護盾.我舉著法杖一邊不斷的發射一邊向前走著,自由女神愣是被逼的不斷後退.我知道這個狀態不能持續太久,我這是故意把銀月的法力用完好換回紫日形態,反正可以趁機把自由女神的法力消耗一些,至少之後能省點事.

"雷光破."美國另外一個國器持有者神鷹終于趕到,一拳打在了我的身上.我被沖擊力橫著拋了出去,但是他也被我身上同時閃現的十幾個報複性魔發打的吐血飛了出去.這套誓約套裝就是猛,報複性魔發居然這麼多,而且還同時發作了.

我在空中就完成了變身,以紫日形態穩當的落地,然後直接進入獸化形態,把永硠雃角鬗l附著在我的狼爪和刃爪上,然後向自由女神沖了過去.

自由女神慌張的四下找人,想看誰能幫她擋一下,她是個法師形的神,不是天昭那樣的戰士,不能讓我近身.但是她現在卻毫無辦法.槍神被燒的像塊煤炭,神鷹吐血不止,比諾槽少了條胳膊,她的神衛被太陽光環清出了安全范圍,根本來不及了.

我將一瓶聖血灌了下去,然後仰天一聲狼嚎:"唔……野性狂暴!"閃電般沖到自由女神面前一拳砸了下去:"血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二十六章 將計就計     下篇:第十四卷 第二十八章 獲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