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二十八章 獲勝  
   
第十四卷 第二十八章 獲勝

神族也是分類型的,像維娜那樣的屬于全能型,在神族中屬于很珍貴的類型,因為一般這種神族將來的發展空間比較大,就算現在不是很強,以後也必定會有很大的發展.不過那畢竟是個別現象,大部分神族都是單一類型的神族.比如和我們打了不知道多少場的天昭大神就是典型的主戰型神族,個人戰斗力數一數二,能和他硬碰的人不多.而像天庭的太上老君就屬于後勤型神族,他煉制的仙丹和裝備可以讓主戰神族實力翻倍,自己卻沒多大戰斗力.甚至于神族之中還有玉皇大帝這種類型的純粹指揮型,除了善于統籌謀劃之外幾乎沒什麼別的能力.

自由女神也是個普通的神族,她實際上是屬于輔助型神族,換成玩家的觀點可以認為她是那種祭司類的人員,專門負責加狀態和別的輔助效果.不過神族的特性都是相對普通生物而言的,即使自由女神是輔助神,但她依然是個神族,戰斗力依然比普通生物要強的多,要不然她也不會跑前線來了.但我不是普通生物,系統設置的神力任務我早完成了,現在神力屏障對我已經沒用了,而且由于多次融合血統,我實際上已經是半神族了.自由女神這個輔助型的真正神族被我這個戰斗型半神族近身攻擊,其結果依然相當的淒慘.

我在攻擊之前已經啟動野性狂暴的聚力攻擊能力,同時在攻擊時發動了血贊技能,這個技能可以在接觸的瞬間大幅度燃燒敵我雙方的生命力換取對雙方的沖擊傷害,不過這個傷害主要是集中在自由女神身上,對我的影響不大,畢竟這是我放出的技能,有反傷害已經很嚴重了,不可能全部把反傷害集中到我身上來.

我人還沒落地,拳頭就直接打在了自由女神的左臉頰上.她的腦袋被巨力砸的向右一偏,然後帶動自己的整個身體離開地面在空中旋轉了七八圈後才轟的一聲摔在地上,當時就再沒有一點動靜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自由女神被一拳放倒,美國玩家的精神也被劇烈的震撼了一把.本來這個時候到是滿適合趁勝追擊的,不過我也受傷了,血贊不是那麼好玩的,傷人也傷己,這一拳之後我也是搖搖晃晃的退了幾步.我的背後突然一閃,一棵綠的生機盎然的參天大樹突然出現,我直接撞上樹干,但是樹干也同時展開形成了一個空心的樹洞,正好像個座椅一樣讓我摔了進去.樹干上突然亮起了綠色的光芒,我身上迸裂的血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連盔甲也完全複原了.

槍神忍著傷喊了起來:"別讓他療傷."

剛剛我要襲擊自由女神的時候那些自由衛士已經在向這邊趕了,現在剛好趕到,聽到槍神的話立刻就沖了上來.不過,就在他們打算攻擊我的瞬間,我背後的大樹上突然射出了幾十根藤蔓,每根瞄准一名衛士,准確的插入了對方的胸口.幾乎就是一瞬間,被命中的那些人全都變成了干尸倒在了地上.就在這些人倒下之後我身上的綠光突然閃耀起來,綠光過後我已經完好無損的站了起來.

這生命之樹還真是猛,回複能力出奇的強,簡直比一個祭司團都管用,剛剛幾乎怪掛掉了,這下居然全好了.

槍神看護衛被干掉,立刻吹響了一根哨子,我的面前突然一閃,七個人影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我還沒來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一掌打飛,剛恢複起來的生命值一下少了五分之一.另外一個人沖過來對著我的生命之樹就是一掌,不過生命之樹卻突然消失在空氣中,害他打了個空,自己反到差點摔了一跤.

一個拿著紅色騎士槍的家伙用長槍在面前一劃."七武神駕臨,你們這些螻蟻還敢反抗嗎?"

"什麼狗屁七武神啊?"我從地上爬起來重新走了出來."你誰啊?我都沒聽過什麼七武神!"

"大膽,居然敢汙蔑偉大的七武神."說話的那個戰士突然舉劍刺了過來,速度快的幾乎看不見.

叮.劍沒能刺到我,而是被一只非常纖弱的小手捏住了.刺劍的戰士驚訝的看著那手的主人,那是一個看起來還不到十八歲的小姑娘,穿著一身五彩斑斕的羽毛長裙,一看就是個小美人.不過此時大家驚訝的是她的力量,而不是她的美貌.這個七武神不管是真厲害還是比較會吹,至少他不會太差,這個小丫頭能僅憑兩只手指捏住人家的劍,這個實力就未免有些嚇人了.

那個武神反應過來後拼命的想把劍拔回去,結果卻發現劍像插進了鋼鐵中一樣動都不動.只要那個小姑娘卻根本沒看他,而是把臉轉向了我."你是紫日?"

我愣愣的看著她點了點頭.

"你是誰?快放開我的劍."那個武神發現自己的劍完全抽不動之後只好大聲喊了起來.

小姑娘皺著眉頭看向他,手上一用力,只聽叮的一聲劍尖被她折了下來,然後向著這個家伙隨手一彈,只聽噗的一聲那個家伙胸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洞,里面的內髒和血水全都從背後噴了出去,濺的後面那個家伙一身一臉.

"最討厭別人在我說話的時候插嘴!"小姑娘轉身正對我道:"我乃大輪冥王座下隨身近侍,冥王殿下聯妖族王庭一同請你去商議重要事務."

我指了指前面:"這看這……?"

小姑娘到是通情達理,立刻道:"此戰還有不足三日,我等你三日便是."

"多謝."我向後打了個響指,一名NPC衛兵立刻跑了過來."帶小姐去神殿的客房暫住."

"是."NPC守衛立刻做了個請的手勢帶著小姑娘離開戰場向內部走去.

小姑娘還沒走出兩步,七武神中的另外一個家伙立刻叫了起來:"傷我兄弟還想走?"

小姑娘頭也沒回的射出一根羽毛,准確的插進了那個家伙的腦門,然後轟的一聲那個家伙的整個腦袋都炸沒了.周圍的人全都嚇了一跳,一個個仿佛看怪物似的看著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小姑娘.

自由女神被打暈,槍神部眾大部份受了重傷.槍神知道單靠精銳力量強攻無效,干脆啟動了人海戰術,對著後面大喊一聲:"給我沖,大門已經不在了,沖進去就是勝利."

得到命令的美國NPC和玩家迅速向大門沖了過來,我不得不再度退回了金蠶堡壘里面,單靠我一個人可擋不住這麼多人,還是戰爭機器對付小兵比較有效.

玫瑰一看到我進入金蠶堡壘立刻走過來問道:"剛剛那個女孩子是什麼人啊?"

"是大輪冥王的近侍."

金幣疑惑的問道:"大輪冥王是誰啊?"

"我和你說了你認識嗎?"我反問道.

玫瑰笑著向金幣解釋道:"大輪冥王還有個名字叫孔雀王母,本體是一只孔雀,其實應該算是神獸一類的東西.不過這個大輪冥王的實力非常誇張,在佛門勢力中她不屬于正規編制,但實力和大日如來實際上沒多大區別."

"如來佛級別的高手?"金幣驚訝的道:"那得強到什麼程度啊?"

玫瑰搖搖頭:"我不知道那得強到什麼程度,不過剛剛這個小丫頭說白了只是她的侍女加衛兵,你也看到了,那兩個神族幾乎是被秒殺的,你可以想想,一個侍衛長都這麼厲害,那冥王本人呢?"

金幣想了想道:"估計她只要一招就能讓自由女神和那幫雜牌神族全部完蛋."

"所以這哎呀……!"玫瑰正要說話,金蠶堡壘突然向旁邊一歪,差點被整個掀翻.

"怎麼搞的?"我扶住玫瑰並大聲問道.

金蠶堡壘立刻回答道:"是重炮,不過別擔心,這炮彈破不了我的防禦."

玫瑰謹慎的道:"恐怕我們必須提前啟動七靈塵鍾了!"

"為什麼?"金幣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因為槍神已經從盲目自大中醒悟過來了,他知道不犧牲這層城牆他就什麼也拿不到,所以目前這城市暫時還不算他的,他不好好打就什麼都得不到.與其什麼也得不到,還不如先轟爛了搶過去再重修."

我點點頭道:"槍神可以這樣想我們卻不可以,反正進城的敵人也不少了,干脆提前啟動算了."我拿出影子之樹的樹葉道:"通知紅月啟動七靈塵鍾."

"明白."

磐石城聚靈塔半腰處巨大的鍾室內,紅月認真的點了下頭."鷹,可以啟動了."

當……

一聲渾厚而沉悶的鍾鳴突然之間響徹全城,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抬頭望向了鍾聲的來源.

槍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聚靈塔上發出鍾聲的位置."這不可能!間諜不是說完成任務了嗎?難道……?"

槍神的難道沒能繼續下去,因為聚靈塔半腰處突然爆出一個球形的灰白色光球,光球迅速向四面八方擴散了才出去,但是進入其中的東西卻出現了截然不同的效果.中立存在和本行會勢力及我們認可的存在全都像沒事一樣被光球包裹了進去,但是所有槍神指揮的那些人和大型武器全都在光球通過的瞬間化為了白色的沙子飄揚開來.

坐在會客室里的小孔雀在接待的人退出去之後就立刻換了個樣子,再沒有之前的文靜,仿佛突然變成了一只好奇的小麻雀,在房間里蹦來跳去.這看看那瞧瞧,似乎什麼都覺得好奇.不過她只看了一會,突然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迅速席卷而來,那一瞬間她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不過就在她全力支撐起防護罩准備抵擋時,那道能量卻完全當她不存在一樣穿過了她的身體.小孔雀驚訝的在自己身上上下摸了個遍,再確定了自己沒事之後依然愣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從出生開始就比別人強出很多的她第一次感覺到死亡的恐懼,這刺激實在是太大了一點.

相比之下自由女神就要淒慘的多了.小孔雀只是被嚇了一下,可自由女神卻是真的在鬼門關走了一遭.本來她已經被我打暈了,剛剛幾個侍衛帶著她想要離開的,沒想到剛到城外就看到那個巨大的光球擴散了開來.本來以這個狀態自由女神肯定是必死無疑的,沒想到她卻被這恐怖的壓力給震醒了.發現光幕後她立刻支撐起了防護魔法,也幸好她是輔助系神族,防護力量比較強,而且這里已經快帶破壞半徑了,七靈塵鍾的威力下降了很多.就是這一連串的幸運導致幸運女神頂過了七靈塵鍾的必殺攻擊,可是她的法力也受到了劇烈的震蕩,當場噴血暈倒,最後還是破壞半徑外的美國玩家把她給搶了出去.

小孔雀這邊從震驚中恢複過來後立刻就想到了要出去問問情況,結果剛把會客室的大門打開就迎面撞上了正准備進房間的我,還好她也是高手,一個空翻穩穩落地,反到是我被撞飛出去砸倒了走廊上的一根柱子.

"啊!對不起對不起!"小孔雀發現門口站著的一大群人就知道是來見她的人,沒想到結果卻把帶隊的給撞飛了.

"哇!小姐你力氣還真大啊?"我推開身上壓著的半根柱子,然後被玫瑰他們七手八腳的拉了起來."這多虧是我,別人就讓你撞死了!"

"意外意外!我正要出去找人問下剛剛那強大的法力是怎麼回事呢!"

"哦,你說那個啊?"我一邊拍著身上的灰一邊道:"那是七靈塵鍾的淨世之音,不過別擔心,它只破壞我們選定的目標,你是我們的客人,不會受到傷害的."

小孔雀忽然想起來自己是來干什麼的,立刻又變成了那種冰塊一樣的表情."我娘……啊不對,是冥王殿下想見你."

我們這幫都是些什麼人啊?在我們面前說漏嘴簡直就是在一群餓狼面前大喊我是小羔羊.玫瑰迅速給了我一個了然的神色,我也暗暗點了下頭.另外一邊的素美迅速拉了下我的手,我捏了捏她的手指表示知道,看來大家都發現了.沒想到這小丫頭居然是孔雀王母的女兒,這可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不過人家不說我們也裝糊塗,總之接待的時候盡量熱情些就是了.

"不知道這次大輪冥王殿下想見我是為的什麼事情呢?"小孔雀剛想說忽然又停住了,她用眼神瞄了眼我身後的人.我立刻笑著道:"放心,我們這里講究的就是一個忠誠團結,這里沒有什麼不能說的."

小孔雀立刻道:"其實我也沒什麼能告訴你的,大輪冥王殿下的意思是找你去商量重要事情,我只知道是要建立個什麼勢力需要你配合,我也沒弄明白,還是你到了讓他們給你說吧!"

我笑著道:"這個當然是沒問題的,就是戰斗暫時還沒結束,反正還有兩天多點,小姐就在我們這里玩玩吧?我們這里的好東西可是很多的,這麼大規模的戰爭您沒見過吧?"

"恩."小孔雀的小孩子性格又出來了."靈山上根本沒什麼好玩的,就那幾座山幾個湖,再美的風景也看膩了!那幫羅漢神佛什麼的每天就知道打座練功,真不知道他們練功干什麼!還是你們這里還玩,剛剛那個和我打的家伙好有意思,可惜就是太弱了!"

我尷尬的笑了起來:"那家伙已經不錯了,是小姐你太強了!"

"真的嗎?我真的很強嗎?"形容別人驕傲的時候經常說人像驕傲的孔雀,現在看來果然是有些道理.小孔雀被我三兩個馬屁一拍立刻就得意起來."在靈山的時候那些家伙都不和我打,悶的要死,也不知道到底我是什麼水平了,沒想到我這麼厲害啊!"

其實以我看小孔雀不是真的多厲害,而是她的身份讓靈山那幫家伙沒人敢動她.大輪冥王和大日如來是一級的,這小孔雀是大輪冥王的女兒,這要是真打出個什麼問題把她娘招來就麻煩了.而實力強到不怕大輪冥王的存在估計也沒心情和個小丫頭打鬧.不過以上的分析都是基于靈山勢力而言的,到了我們人間她的戰斗力絕對是頂級存在.雖說美國的神族勢力是全世界最爛的,但神就是神,被小丫頭隨手秒掉兩個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至少我相信如果要我和她打,除非我把全部魔寵和召喚生物都用上,說不定能打個平手,而且如果她想跑我是決定拿她沒辦法的.

玫瑰招呼大家都進會客室坐下,然後對小孔雀問道:"說了半天都不知道您怎麼稱呼呢?"

"我嗎?"小孔雀得意的道:"我的法名是不動,封號隨我娘用冥王二字."

我靠,這丫頭是不動冥王!我說這麼這麼強呢!

小孔雀笑著道:"我娘是想讓我安靜點,所以取了個不動,結果我卻是全山做調皮的孔雀,所以人家都叫我靈兒,取靈動可愛的意思.我和你們滿投緣的,你們也叫我靈兒吧!"

得!不動冥王居然有個這麼可愛的小名,不過想想這丫頭的法名,還是對她客氣點比較好.不動冥王可不是好惹的,關鍵不是她娘大輪冥王的問題,而是她自己的問題,這個不動冥王是專管封印鎮壓的神,說白了就是神族里的公安部長兼司法局總檢察長,權利大到沒邊的那種.基本上就是說你有罪就有罪的人物.另外,除了封號厲害,她的自身實力也很強.神族的公安部長可不像現實中的國家領導,神族沒那麼複雜的人事機構,公安部長就是最能打的神,專門負責抓那些最難抓的強人.由此可以反向推測,她的實力至少比那些違法亂紀的神族都要厲害很多,要不然就算她後台硬也輪不到她來做這個實權人物.

玫瑰也是個外交好手,尤其她這種賢妻良母型的美女對小丫頭的殺傷力最為出眾.風騷美女或許勾引男人還算行,但是哄小孩肯定不如玫瑰這樣的賢妻良母.玫瑰直接坐到了靈兒的身邊,拉著她的手問道:"你平時在靈山都玩些什麼啊?要不要我帶你去看看我們這邊的娛樂項目?"

"好啊好啊!難得出來一次,不玩個夠本太虧了!"靈兒的兩只眼睛都滿是星星的看著玫瑰,簡直就是遇到知己的感覺.

玫瑰拉著靈兒立刻就走,完全當我們不存在了.鷹在旁邊感歎著:"真可怕,這麼快就被拐騙了!玫瑰要是改行做人販子肯定能發財!"

靈兒被玫瑰拉去玩了,我則帶著其他人去商量接下來的工作了.磐石城這邊看起來應該是沒什麼要擔心的了.美國聯軍這次突然沖入城內起碼損失了幾千萬大軍,看外面的兵力,想打下磐石城除非出現奇跡.何況這次自由女神受了重傷,外加美國神族僅有的實力型人物差不多被干掉一半,這個損失實在太大.高級NPC可是不可再生資源,死了就沒了,兵力槍神還能花錢補回來,強力神族他是不用指望了.

不過槍神那邊雖然沒事了,我們卻不能輕松下來,因為維娜還在人家手里呢!雖然維娜因為已經擁有真實的肉體所以不會消失,但一旦她在游戲內的身體被殺,那她的身份就暴露了,可如果她從此不再上線又會嚴重影響本行會的實力,所以我們必須把她救出來.

我們正在這邊商量著怎麼辦的時候頭頂卻突然響起了系統提示聲."全美聯合勢力主動認輸,恭喜冰霜玫瑰盟提前完成領土任務,磐石城及所屬周邊土地正式劃入中國領土,享受本土待遇,請城主于三日內設立界碑,否則視為放棄界碑設置權.全美聯合勢力向冰霜玫瑰盟支付一點二億水晶幣戰爭賠款,資金已轉入行會戶頭.全體冰霜玫瑰盟玩家在本級基礎上升一級,全體幫助冰霜玫瑰盟參戰之外行會及無行會玩家均獲得當前級別半級之經驗值.全體參戰NPC晉升為精銳NPC,解除智力限制.即時起磐石城范圍內享受七十二小時安全保護,禁止切磋類以外一切戰斗行為.通告結束."

"提前結束了?"

"看來槍神這家伙還是滿知道進退的嗎!"紅月開心的道.

我示意大家安靜."既然防衛戰結束那就可以集中力量去解救維娜了.大家都知道行會專署神族的意義多麼重要,這個不用我說了吧?"

"知道是知道,可是怎麼救啊?"金幣問道:"維娜是被神族綁架的,對方肯定會把她藏在神族的領地內.美國人這次和我們算是梁子結大了,如果我們動大軍去救人肯定會遭到阻攔.進攻和防衛可不是一回事.靠著磐石城我們能以一擋十,出去的話我們能一對二就不錯了,肯定是救不下維娜的."

紅月點頭道:"說的對,救維娜不能動大軍,去了也沒意義.我們只能用精英突擊的方式解救維娜,只派高手潛入比大軍強攻要容易的多,而且這樣比較省錢."

修羅紫衣道:"最重要的先把維娜的位置確定下來,沒有目標的瞎找可不是辦法."

"這個到不是問題."我道:"反正可以讓海王殿的人去幫忙打聽,就是潛入的過程可能會比較麻煩,對方肯定是知道我們會去救人的,所以必定是防衛森嚴,講是秘密潛入,大概最後肯定會變成強行突破."

"這到不用太擔心."紅月壞笑著道:"只要玫瑰把那位可愛的靈兒大小姐請來幫忙那還不是要怎麼進就怎麼進?"

"讓不動冥王幫忙?"金幣驚訝的道:"要是真的能說動她的話,到是的確什麼也不用擔心了,就算自由女神親自在維娜身邊守著大概也沒用,只要她想進去誰也擋不住."

"那就看玫瑰的了."

商量好了營救計劃後我們大致確定了一下城市的修繕工作,那個該死的間諜害的我們的防禦水晶也掉了下來,這會還得找人把它們吊起來.那些大家伙每個都有四五千噸重,不是說修就能修的,即使龍族不上去一二百也休想能把讓它穩穩當當的回到原來的位置上.大約折騰到美國時間凌晨一兩點的時間玫瑰終于帶著靈兒回來了,兩個人挽在一起簡直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一樣.

玫瑰老遠看到我就偷偷打了個OK的手勢,我忍著笑走過去打招呼."下午玩的怎麼樣?"

靈兒一聽立刻興奮的開始和我說著她玩的那些東西,看那熱情勁,分明是已經把她來我們這里是干什麼的都給忘的一干二淨了!雖然她的名號很嚇人,但她實際上就是個小丫頭,根本什麼都不懂,除了能打之外幾乎沒啥特長.不過在游戲里這個混亂的世界能打就代表著一切,所以她才有著如此高的權利.現在這個小丫頭已經把所有的任務都給忘記了,就像個剛從游樂場回來的小孩子一樣急于向別人炫耀自己玩的那些東西,所以一說起來就沒個完了.我反正一切都順著她來,她想炫耀我就聽著,時不時還配合的驚訝兩聲,哄的小姑娘臉上都快開花了!

好不容易等她炫耀完了我才抓住機會開始拐騙她去幫我們救維娜出來,不過這個需要注意技巧,不能直接問她願不願意幫忙,要不然會留下不好的印象的.不過現在她身邊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咱的好老婆在旁邊,這戲到是不難演.

我裝的很沉重的樣子先向她告個罪,讓她稍等一下,然後才把玫瑰拉到一邊.玫瑰看著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向旁邊一帶,用眼神指了下靈兒,然後故意小聲道:"你知道,維娜現在被自由女神的人抓住了,我們不能放著不管.維娜對我們非常重要,可是大輪冥王那邊又要我去見他們,這下搞的我真是不知道該去哪邊好了!"

玫瑰立刻配合的皺起眉頭道:"是啊!這可怎麼辦啊?救人需要實力,你就是不去見冥王也未必能救的出來啊!我們行會可全指著維娜了,這下……哎……!"

完全沒有心機的靈兒其實全都聽到了,我雖然壓低了聲音,但本來就是要讓她聽見,所以聲音只是感覺起來小,不是真的聽不見.這個小丫頭立刻跑過來拉著玫瑰問道:"那個維娜是很重要的人嗎?要不然我幫你們去救人吧?反正那邊也不太急,救了人回頭再去也無所謂的."

"這怎麼行啊!"玫瑰連忙道:"你只是來邀請紫日的,又不是我們的人,怎麼好意思麻煩你去呢!再說那個自由女神也不是好惹的,你……?"玫瑰這話其實就是故意在激她.既然她是只驕傲的孔雀,又怎麼可能承認自己不如別人呢?況且她本身就未必比自由女神差.

"我一定要去,你不讓我去就是不把我當妹妹."

靠,玫瑰真猛,這才幾個小時啊!都認了妹妹了!靈兒碰到玫瑰大概就是傳說中那種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關系.

接下來我和玫瑰半推半就的拒絕了一下,最後終于在靈兒的強烈要求下把她算了進來,在遠處旁觀的紅月他們早就憋笑憋到內傷了,等我們帶著靈兒去休息室之後他們才敢放聲大笑,一個個敲地板撞牆搞的好象什麼似的!

海王殿那邊拿了我們的傭金之後速度也快的很,兩個小時就給我們送回了情報,另外還帶了個口信回來.找我們的人是彩虹聯盟的會長愛爾莎,也就是北美電器集團的公主尤西娜小姐.這次幫槍神阻擋我們行會對美國的勢力滲透可以說是她的重大失誤,戰斗剛結束她就被家里的幾個老家伙叫下線一通狂罵.

《零》中有這麼多大集團的太子黨不是沒有原因的.這些集團需要培訓接班人,而《零》就是一個虛擬的世界,這里的戰斗可不光是武力上的,腦力上的競爭實際上也不少.對我們這些太子公主來說,操持一個行會實際上就是一種對管理能力的培訓,所以各大家族才會鼓勵自己的孩子去玩這個游戲.

尤西娜這次的決策在游戲中使她的行會損失慘重,要是放在現實中那就是一個集團的倒閉,這麼重大的錯誤怎麼可能不讓那些老家伙生氣呢?被叫下線痛罵了很久之後的尤西娜上線之後立刻想到了維娜.她知道維娜對我們行會的重要,也知道我和維娜的私人關系非常好.接受了老家伙們思想教育的尤西娜意識到這是個和我們修複關系的好機會,于是她聯系了海王殿,通過海王殿聯系我們,並帶來了維娜的關押地點及大致防衛情況的情報,算是他們行會的道歉禮.

和彩虹聯盟鬧翻對我們行會本來也沒多大好處,之前的戰斗只是在當時的情況下做出的合理選擇.人是有人性的,但小到一個幾人的社團,大到一個國家,只要是集體,那麼其唯一目的就是為了自己群體的意志得以實現.這個目的不一定是利己的,但必定是這個組織的集體意志的體現.因此,一個組織是沒有人性的,它們只遵守野獸法則.人們常說國家之間是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永遠的敵人的,這也是一個道理.我們現在和彩虹聯盟的利益大體上是沒有沖突的,至少沒直接沖突,因此我們的合作是非常有必要的.彩虹聯盟既然主動道歉想修複關系,我們自然不會拒絕,只是之前的事情不能當沒發生,至少面子上得讓我們過的去.

尤西娜的意思是先幫我們把維娜弄出來算是修複關系的第一步,之後的事情再慢慢商量.

我把真紅,金幣以及克利斯締娜全都叫了來,帶上她們三個再加上一個不動冥王應該就差不多了.秘密潛入帶太多人反而不好,再說我們幾個的魔寵都不少,真要人隨時能拉起一個小軍團.不過最後決定名單的時候卻多了個人,諾琳非要跟著一起去,我們也沒辦法.她雖然是本行會的成員,但身份特殊,我說話也不完全有效.不過考慮到她這個機械生命體戰斗力超群,帶上也可以幫我們不少忙,所以最後我也同意了.

把她們五個一起集中到戰術討論室,這邊的設備比較好,可以詳細分析下戰斗任務.

靈兒一進入這間四面牆全是水晶的房間就興奮的開始到處跑,特別是房間中央那個巨大的水晶台讓她特別感興趣.這個台子其實是個全息成像設備,為了雕刻那些複雜的魔法陣必須得足夠大才行,而且為了魔力暢通還必須得用高純度的水晶做,當初建的時候可心疼死我了!不過當初建的那個是在艾辛格,這個只是複制品.

水晶台高一米二,表面是完全的平面,長七米,寬五米,不啟動的時候是透明的,一旦啟動就會變成淡綠色.水晶台面的側面有個操作區,這里有大大小小三十多個魔法陣,上面還鑲了一打雞蛋那麼大的紅寶石.

我等大家都進來後就把大門關了起來,玫瑰和素美以及一名男性戰士已經在這里等著我們了.玫瑰和素美是本行會智囊,當然要在場幫忙指導,至于那位男性戰士,他是當初武將軍安排給我培訓的特戰部隊的指揮官.人家可是真正的特戰部隊出身,這種潛入任務對他來說屬于基本課程,有他指導我們能省不少事情.

尤西娜之前送來的情報已經完全輸入了這個解說室的水晶控制系統,隨著玫瑰啟動水晶台面的能源魔法陣,整個台面立刻亮了起來,一個虛擬的建築群微縮模型出現在了台面上,不過這個模型非常的粗糙,里面的建築都是一個個的立方體,根本沒有什麼樣子,只能大致表示一下這里有這麼座建築.

玫瑰解釋道:"你們現在看到的就是這次的目標區域,這是座系統城市,而且是非常罕見的神之城,也就是以宗教勢力為領導的城市.這個城市叫做自由之城,其特點就是沒有規矩,只要你不把城內的公共建築給拆了,干什麼都沒人管你,可以說是全世界最亂的城市."

真紅感歎著:"還真是符合自由女神的宗教性質啊!完全的自由之後就變成了這種地方,簡直比賊窩還亂!"

素美拿著根教鞭走到牆邊啟動了顯示水晶,牆上立刻顯示出了自由城里的真實截圖.敲了敲牆面後素美才道:"你們也看到了,這個城市真是亂的可以,大街上什麼樣的人都有,可以說是惡霸橫行.所以,為了融入這樣一個城市,你們要做的就是囂張.在城里行走難免有人多擋路的時候,我們在別的城市一般是讓過身前的人擠過去,或者和前面的人商量讓自己過去.但是在這里絕對不能做出這樣的行為,否則會被更多的人纏上,他們會用一切方法欺負你們."

"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真是不敢想象!"靈兒張著嘴巴驚訝的問道:"那我們到了那里要怎麼辦?"

"用腳踹."素美邪笑著做了個踢腿的動作.

"用腳踹?"

素美點點頭:"不管前面是男是女,也別管什麼禮讓三先,只要有人擋路只要上腳,而且一定要狠,最好把那人踹個大跟頭出去.當然,用手推開也是可以的,不過動作要大,別搞的太斯文,不然會很慘.要不然你們喜歡更暴力的方法直接把前面擋路的人砍了也沒問題."

純真的諾琳小聲的問道:"人家只是站在路上,又不是故意擋路,砍人不合適吧?"

"我也沒說一定要砍啊!"素美道:"反正就是要牛氣沖天,絕對不能露怯.還有,你們如果到了店鋪里想打聽事情,可是里面人又很多你們怎麼辦?"

諾琳怯生生的道:"排隊啊!"

"錯!"素美用雙手在面前比了個差."你們絕對不能排隊,直接把擋著你們的人扔出去就可以了,不然反而會引起懷疑.還有如果是酒店之類的地方沒有位子也絕對不能等,看好哪一桌把那里的人丟出去就行了."

"要是對方反抗呢?"

"殺."

諾琳點了點頭:"我大概明白要怎麼做了!"

"你明白了?"素美立刻道:"那我問你.如果有人在路上欺負弱小的人你要怎麼辦?"

諾琳想了想道:"視而不見.除非影響到我才動手."

素美滿意的點點頭:"很好,看來你確實是明白了."

金幣唏噓道:"這哪是自由之城啊!簡直是流氓基地嗎?"

"不管怎麼樣,想進入這里不被注意就得這麼做.這里沒有NPC守衛,不用擔心殺人被NPC驅逐,根本不會有人管你."

玫瑰敲了敲水晶台面把我們的注意力吸引了回來."以上是混入城市外圍的方法,現在注意看這里."玫瑰指著台面上的一個區域."這里是自由女神的神殿所在地,進入城市之後你們要想辦法靠近這里.不過一旦進入這個區域就必須小心了,這里面可不像外面那麼亂,里面的防衛非常嚴密,而且不少美國的神族都是依附在自由女神之下的,所以自由女神的神殿里有大量別的神族,這些家伙比衛兵還要麻煩."

靈兒得意的道:"交給我了,保證一秒一個."

那個軍官道:"注意你們的任務是潛入營救,而不是殺光這里所有的人.我不懷疑不動冥王殿下有這樣的實力,但如果敵人發現有人潛入後把人質轉移走,或者直接滅口呢?"

"這個……!"靈兒只是戰斗力強,她又沒做過特種兵,想問題當然簡單的很.

我們的戰術指導再次道:"所以,你們在接觸人質之前要盡量避免被發現.只有在被發現,或者必須殺人才能通過的情況下才允許殺傷對方人員,而且殺完之後要做好必要掩飾,至少不能讓敵人馬上發現有人潛入.這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就必須小心了.首先就是不能把敵人打的太爛,否則血水飛濺開來很難清理,最好是靠近後對要害進行攻擊,比如把脖子擰斷.這樣不會流血,而且在動手時對方無法發出聲音呼喚附近的人.另外,清理目標也有講究,要盡量從沒人注意的人員開始清理,動作要連貫.真的動手之前最好就把全部的過程都計劃好,一旦開始動手就不用分心了.……"

這個家伙果然是專業人才,一口和我們說了一個多小時,聽的靈兒和諾琳眼睛瞪的老大,完全把人家當偶像了!

好不容易等他介紹完玫瑰才繼續開始解說:"侵入神殿范圍後走這條路線."畫面上亮起了一道由一個個箭頭組成的路線.玫瑰在台面邊上按了一下,立體圖象忽然放大,本來的城市模型被取消,神殿范圍被放到到了整個台面,而且每個建築的大致外形也顯示了出來,甚至還多出了很多各種顏色的小點.

我們的指導員再次拿起教鞭開始解說:"你們看到的這是戰術分布圖,由箭頭組成的是前進路線,最終目標是這座自由女神像.這個路線上有些部分的肩頭是綠色的,有些是黃色的,有些是紅色的,它們代表這段區域的危險程度.綠色區域是完全沒人的區域,只要別搞出太大動靜就絕對安全.黃色區域有少量巡邏人員,但是沒有固定哨,所以可以輕松的過去,你們需要注意的是紅色區域.這些地方通常需要認真對待.圖上已經給你們標出了所有人員的位置.這些紅色的線條代表對方人員的巡邏線路,黃色的小點是明哨的位置,紅點上暗哨的位置,都必須小心.現在我給你們解說那些目標需要干掉,那些可以繞過."

又是長達一個小時的分析說明,我們總算搞清楚了每個位置應該怎麼做了,而且路線圖也印到了腦子里.

畫面再次一改,箭頭鍾點的自由女神像放大到了整個台面的大小,而且還是以半透明的方式顯示出來的,可以看到雕像的內部是空的.玫瑰道:"這個就是神殿區域內的自由女神像了,這個可和法國人送給美國的那個自由女神像不一樣,這尊像要大的多,其中也是空心的.這個基座內部是一個房間,結構你們可以看到.這里沒有守衛,但是有魔法防衛裝置,所以需要小心,好在我們已經知道了防衛裝置的工作方式,讓教官給你們解說下怎麼過去."

這次到是短,畢竟就幾個防衛裝置,幾分鍾說完.

玫瑰再次解說道:"這個房間的牆上有面浮雕,就在這個位置.浮雕中的馬車輪子實際上是可以活動的,靠近以後你們會發現馬車輪子上一共有十二根支撐,其中有一根支撐杆上有個紅心標記.轉動這個帶標記的支撐,使它指向當時的時間點數,也就是當時是幾點你們就讓它指向幾點的位置.注意這里指的是美國時間,別搞錯了.完成之後回到房間中心,在地面找一塊表面有個缺口的地磚.那個缺口不是砸出來的,而是故意留下的.在牆邊有個紅色花瓶,把它搬過來放到這塊地磚上面,然後牆邊會打開一道暗門.注意這個花瓶搬過來前先記住它的位置,因為門打開後要迅速把它搬回去放到原位,之後大門會維持開啟狀態三十秒,要在這個時間內進去才行."

"為什麼非要用這個花瓶?"金幣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那塊地磚下面有重量測量裝置,只有特定重量的壓力才能開啟它,也肯能是魔法陣的一種特殊設置,反正必須得是這個花瓶放在這個位置才能開門,而且開門後還必須把花瓶移回去,否則大門會一直處于開啟狀態,別人進來會發現有人進了暗道的."

"進入暗門之後呢?"真紅問道.

玫瑰搖搖頭:"後面就得你們自己想辦法了!尤西娜送來的情報只到這里就沒了,下面的地方沒有任何一個玩家進去過,只有自由女神的人進去過.尤西娜他們只知道維娜被關在這里面,但是具體里面什麼樣子就完全不清楚了!"

"有這些就差不多了."我說道:"進入內部之後只要別讓人跑出來,即使我們強攻進去應該也沒什麼,我想這里面不會太大的."

我們的戰術指導立刻道:"為了預防萬一你們還是按照我之前說的策略小心前進,實在不行了才可以來硬的."

"明白.那我們現在就開始行動吧?"靈兒迫不及待的說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二十七章 無限自由     下篇:第十四卷 第二十九章 惹了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