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三十一章 神秘囚犯  
   
第十四卷 第三十一章 神秘囚犯

"月黑風高殺人夜,正是行凶好時光."金幣立在自由神殿的牆頭上向我們幾個招招手."沒人,快進."

我們幾個非常輕巧的躍上牆頭,然後人影一閃已經到了牆里.按當初的設計路線,現在我們應該正處在一處無人看守的倉庫區,這個地方好象是放破爛的,所以沒人會注意這里的情況.迅速移動到這個小院子的牆邊,從這里出去可以看到大量的人員,不過全都是非戰斗人員.院牆附近有座假山,按照情報,那應該是個暗樁.

我向靈兒比了個手勢,然後指了指那假山:"交給你了."

靈兒點點頭,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假山旁邊,然後在假山上一按,頓時假山上的幾個洞口開始向外狂噴煙霧,而且是那種粉紅色的煙霧,其中還帶濃烈的血腥味.靈兒向我們比了個OK的手勢,我們立刻到了她的身邊.

"里面的暗哨干掉了?"

靈兒點點頭:"已經震成血沫了."

"果然是厲害!"

"噓,那邊來人了."金幣把我們兩個一起暗到了假山後面.

一隊巡邏隊從前面走了過來,不過他們的巡邏間隔很大,所以我們沒動他們.等這隊巡邏隊離開之後我們迅速的向前方突進,很快就過了外圍區域進入神殿的核心區.從這里開始任務就變的有些難度了,因為這里已經離目標很近了,到處都是巡邏的衛隊,明哨暗哨更是不計其數.

一個七人巡邏小隊剛從我們面前經過,另外一隊立刻又從另外一個方向走了過來,這麼高的密度根本沒辦法突擊.

我小心的召喚出夜月,然後對她比了個別出聲的手勢.夜月點點頭,跟我一起從藏身的植物後面伸頭出去張望.靈兒對我召喚出來的夜月似乎很感興趣,一直盯著夜月的尾巴看了半天.

我和夜月小聲商量道:"一會隊伍過來的時候你能用石化之眼一次性全部石化七個人嗎?"

"可能有點難度!"夜月對我道:"要是從後面開始兩個兩個的石化應該沒問題."

"兩個一組的話萬一前面人發現怎麼辦?"

"石化又沒聲音,前面人不會那麼警覺的吧?"夜月道:"再說啊嗚……"夜月突然驚叫一聲,嚇的我趕緊伸手把她的嘴給捂住了.夜月拽快我的手轉身看著靈兒:"你摸我的腰干什麼?"

靈兒不但沒有一點犯錯誤的覺悟,居然又伸手去摸夜月的腰."你真的是蛇妖族?"

"什麼蛇妖?我是女媧神族."

"都一樣嗎!"靈兒認真的道:"好難得,還以為你們這一族只剩一支後裔了,居然又看到一只發展的這麼完美的分支.你的身體似乎有很強的力量,應該是有不錯的基礎,要是好好鍛煉,你會像女媧娘娘一樣強大的."

"噓,現在不是討論神族的時候,周圍到處都是人,還是想想怎麼過去比較好."

真紅忽然問道:"紫日你不是有會打洞的魔寵嗎?挖個地道過去怎麼樣?"

"不可能的.要是在一般地方就算了,這里可是神力封鎖的區域,高手多如狗,我們在地下打洞,那動靜別人聽不見,難道神族也聽不見?"

"那還是按照原定計劃一點點的向前挪吧!"

其實玫瑰他們給我們制定的計劃已經相當周詳了,我們只要按計劃辦事還是很簡單的.夜月發揮了石化術的靜默特長,配合我們的各種手段到是很容易就摸到了那尊自由女神像前面.

現實中美國那尊自由女神像我是見過的,如果靠近的話看起來還是比較高大的,不過現實中那尊雕塑中的自由女神主要體現的是那種堅定的信念,所以表情很神聖.而現在我們面前這尊雖然個頭上比現實中的那座要高出一大截,但是外形就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這尊雕塑中的自由女神穿的不是那種長袍,而是一種輕便盔甲.她的相貌被修改的比現實中的那尊雕塑要漂亮許多,現實中的自由女神像看起來是個三十以上的中年女人,這個則完全是個二十五六歲的少婦形象.就連自由女神像最著名的自由火炬也變成了一根頂部像火炬的戰斗法杖,而另外一手抱著的那本自由之書則變成了一本封面雕刻有五芒星陣的攻擊法術書.

"好囂張的造型."克利斯締娜看著那尊雕塑道.

真紅指了指雕塑的下面:"比起那東西的造型,我更想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奇怪,怎麼多了這麼多守衛?"我驚訝的發現本來應該沒人把守的雕塑基座旁居然站了整整三百人的武裝衛隊.

"出現情報外的守衛了,這下可不好辦了."金幣道:"要不然我們召喚個魔寵去把人引開怎麼樣?"

"這恐怕做不到吧?"真紅問道.

我搖搖頭:"把這些人引開就意味著要出現些動靜,結果只會招來更多的守衛,反而會讓之後的事情變的更麻煩."

"要不然用我的幻術試試?"靈兒建議道.

"這個更別想了."我搖頭道:"自由女神不會笨到連自己的總部都不設置反隱形法陣的.你的幻術只針對人,對這些法陣肯定是沒用的."

"那怎麼辦?"

"從上面走."我指了下頭頂."現在天上反到是最安全的地方,只要我們用幻術配合安靜術,再從他們頭頂滑過去應該就沒問題了."

"好主意."

在我的提議下靈兒為我們增加了一個變形幻術,任何發現我們的人都會把我們當成幾只鳥,這樣就算有高手發現我們引起的氣流變化也不會懷疑了.使用幻術後我們分別升空,不過沒敢召喚亂七八糟的魔寵.我用自己的翅膀飛行,懷里還抱著真紅.克利斯締娜和諾琳一起騎著我的夜影,靈兒自己會飛,順便把金幣也帶了起來.我們三個飛行單位飛起來都沒聲音,這樣比較好潛入.長槍速度是夠快,就是聲音太大了.

我們先垂直上升,然後盡量不扇翅膀,直接滑翔到了雕塑旁邊,然後降落在了基石的頂上.下面就是那三百守衛,只是此時他們是背對這邊的,所以沒有人注意到我們.

我比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輕巧的飄落地面,向上面招招手.金幣她們一個個的跳了下來,我一個個的接住她們把她們緩慢的放到地上,盡量不搞出聲音來.等大家落地我才帶著他們進入基石內部,這里到是空無一人,但問題是牆壁上卻開著個暗門.那個本來應該用于壓住開關的紅色花瓶就放在房間中心,大門一直開著,完全沒有要關閉的意思,顯然是有人進去了.

當初玫瑰告訴我們進入之前要把瓶子搬運回原地是怕之後有人進來發現門開著就知道有人潛入了,但是現在門卻已經是開著的了,而且瓶子沒有被移回去,這說明是神殿內的人進去了這里.我瞬間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自由女神就在下面.外面那三百人的衛隊搞不好不是保衛這里的衛兵,他們應該是自由女神的隨身侍衛,只不過因為密實只有自由女神自己能進去,所以守衛都等在了外面.

不管怎麼說救援行動絕對不能放棄,我招收示意她們動作快,大家小心的潛到了門邊.暗門之後是道斜向下的長長地道,而且在前方很遠的地方還拐了個彎,這樣的地方是我最怕遇到的.這麼窄而且又這麼長的通道,萬一半路上遇到有人上來我們來躲都沒地方躲.

金幣湊到我身邊盡量壓低聲音道:"干什麼不進去?"

"萬一下面有人怎麼辦?"

"那也不能這麼站著吧?"

我想了想把飛鏢召喚了出來,一指前面飛鏢立刻躥了出去.小家伙動作超快,就算發現有人上來再跑回來也來的及.飛鏢下去十幾秒就跑了回來,我點點頭帶著大家開始向下走,飛鏢已經看過下面一切安全了.

順著台階向下走了很遠之後終于進入了水平通道,這邊有個小房間,大約一百多平方.這個房間是六邊形的,除了我們進來的這面牆,另外五面牆上各有三個通道口,也就是說一共有十六個通道連接到這個房間,除了我們進來這個外,另外十五個通道通到哪里我們完全不清楚,甚至它們到底是各有去處還是其中一些是陷阱也搞不清.

沒辦法,我只好把最擅長通道內生活的白浪召喚了出來.白浪先在各個通道口聞了一圈,然後走回來道:"這些通道全都有人走過的氣味,如果不是剛剛有人闖入過那就不是陷阱."

"好的,我知道了."我轉頭看向其他人:"怎麼辦?隨便猜一個還是……?"

金幣笑著道:"當然不能用猜的,你難道忘記我是什麼職業了嗎?"

"盜賊加道士,怎麼啦?"

"你不知道道士是可以算卦的嗎?"金幣說完就拿出了一枚銅板向地上一扔,銅板落地後居然沒有倒下,而是一路滾到了其中一個通道口才倒地.金幣得意的指著那個通道:"就它了."

"你這和瞎猜有什麼區別?"

"這是系統技能."金幣道:"我的命中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五,錯不了的."

"那就信你一次."真紅率先走向了那個通道.

我沒有收回白浪,借助他那敏銳的聽力我們能非常輕松的知道有沒有人靠近.在這封閉的地道里任何細小的聲音都會引起很大的回音,所以白浪能發揮比地面上更好的作用.

僅僅前進了四十幾米通道就突然結束,前方是道大門,旁邊牆壁上有個把手.我想了想還是嘗試著拉了一下,大門咔噠一聲開始滑向側面,很快就消失在牆里.沒想到門後面居然是個向下的旋梯.我們進入旋梯後石門又滑了回去,不過這邊也有個把手,所以我們並不擔心.

順著台階向下,大約垂直下降了二十多米樓梯就結束了,眼前出現了一道類似的大門,旁邊也有個把手.我上去拉了一下,大門立刻打開.門後是個巨大的房間,不過卻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在我們對面的牆壁上一道高五米多,寬三米多的大門,門上雕刻著大量的魔法陣,而且表面還鑲嵌了大量的寶石之類的東西.

我們走到了大門前看了半天,真紅搖頭道:"這邊好象沒有開門的機關!"

我點頭道:"之前的門只是起到隔斷的作用,根本沒指望擋住誰.這道才是真正的大門,鑲了這麼多好東西的大門就是讓人無法簡單打開,當然不可能留個機關讓你隨便開."

"來看看這是什麼?"諾琳忽然喊我們過去.

我走到她身邊,只見她在門旁邊的牆壁上找到了一個洞.這個洞是在牆里的,外面有塊偽裝成磚頭的石門蓋著,要是不把這門打開從外面看就會以為是牆體的一部分.

"你怎麼找到的?"

"我剛剛只是在上面靠了一下,起來的時候它就自己彈開了."

"原來是彈鍵式開關."我扒在那個洞口向里看了看.這個洞的深度足有一米多,洞口成圓形,直徑也不大.我們之中手最小的諾琳試著把手插了進去,雖然勉強也進的去,但是她的胳膊太短了,夠不到洞底.

金幣放了個照明術,看了下洞里面."里面好象是個鑰匙孔,就算我會開鎖術不用鑰匙,但是這麼深我要怎麼夠的到啊?"

我笑了起來."嘿嘿,讓你們見識一下全游戲最牛的武器的特殊用處."我把永畬酗F出來."永,讓他們見識見識."

"看我的吧."永琣b劍靈的控制下開始伸展,很快就變成了一根近兩米長的棍子,而且粗細和洞口差不多.我把永硠雂う煽狺l從洞口插了進去,當棍子那頭到底後外面還剩了半米長的一節.

金幣疑惑的道:"就算你能插到底也變不出鑰匙來啊?"

諾琳笑著道:"你真笨.既然永痧鉣雃迄狺l,在尖端再延伸出根鑰匙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而且由于永痧鄏菪捅鴔,它幾乎就是把萬能鑰匙."

"對哦!"

我對永痚搮D:"感覺到里面的樣子了嗎?"

永琤艅閬^答道:"恩,很簡單,里面的結構只是個很普通的多角齒輪,沒什麼複雜的結構.需要我進入里面變成鑰匙嗎?"

"當然."

"好的,已經完成了."

我正准備轉動永,諾琳突然制止了我."還是我來吧.你不知道鑰匙需要轉幾圈,說不定這東西帶密碼保護呢?"

"那到是."我松手退到了一邊.

諾琳抓住永皕L微用力擰了起來,隨著永琲甄鈰坒鉣巨嚓藂蓿ルX清脆的機械咬合聲,聽起來似乎設備維護的相當好,金屬撞擊聲清脆而悅耳.轉了一圈多,諾琳的沒有忽然皺了起來.她又反向轉了一點,然後在那個位置來回動了半天,最後突然發力把永琣V里繼續插了一點進去.

諾琳還沒說話永琤叫了起來:"靠,里面居然還有二級鎖芯,你們等一下,我先變成適合的鑰匙形狀."

"好了嗎?"

"好了,可以轉了."

這個該死的鎖果然是很複雜,居然還帶二級鎖芯,多虧是永琤i以變形,不然除非用真鑰匙,否則大概是怎麼也別想打開了.

諾琳這次先是順時針扭,結果完全轉不動,只好反向轉,僅僅走了半圈,突然我們都聽到了非常清脆的一聲咔噠聲,明顯是接對了.諾琳把永琱@把抽出來扔還給我,我們前面的那道大門轟的一聲響,然後開始在巨大的摩擦聲中向兩邊分開.

我們全都站到了門前,隨著大門打開,里面的景象立刻進入了我們的視線.

震驚.我們全都愣在了門口.大門之後的房間並不大,這道門對那個房間來說已經就是一整面牆了,所以這個房間只有三面牆.和外面的通道不同,這里面完全是由金屬制造的,根本沒有磚頭的影子.全金屬打造的房間牆壁上有很多個環扣,而每個環扣上都連接只一條兒臂粗的鎖鏈.那些鎖鏈的另外一頭全部集中到了房間中間的一塊木頭做的圓台上.那里半掛著一個看起來只有八九歲的小女孩.

這個小姑娘被一大堆鎖鏈懸掛在台子上方,她的身上光溜溜的什麼衣服都沒有,不過卻套著大量的鎖鏈.她的脖子上有個手指寬的金環,環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魔法符號,表面上還閃著淡金色的流光.這個項圈上連著八根鎖鏈,分別鎖在房頂的八個固定環上.

除了脖子上之外,她的兩只手腕上也有類似的金屬環,但是手腕上的金環卻比脖子上的要寬的多.脖子上那個環只有一厘米左右的寬度,但是手腕上的這對金環卻有近兩寸寬.這還不算,這兩個環上還各連著四根鎖鏈,全都連著房頂上的鐵環.就是因為這些鎖鏈比較短,小女孩才會被半吊在空中.

我們很快發現她胳膊上的環並非只有手腕上才有,居然連上臂處也是左右各有一個環,每個環上也是四各鏈子連著房頂.此外,她的十根手指上居然各有一個像戒指一樣的金屬環,居然連這些環上都連著鎖鏈.

除了胳膊和脖子,她的腰上還有一個近四寸寬的金環,這個環上連著八根鎖鏈,分別連接在周圍的牆壁上.她的兩條大腿和腳腕上也有一樣的金屬環,同樣是鎖著鎖鏈,只不過是固定在地面上的而已.

這麼多密密麻麻的鎖鏈把這個小姑娘半懸在地面上,可能是時間比較長了,她已經無法站立,只能任憑鎖鏈吊著她,可是鎖鏈又不夠長,她的腳雖然能落地,膝蓋卻碰不到地面,所以這個姿勢實際上相當的不舒服.

這個小姑娘的身上沒有任何衣物,不知道是時間過于久遠粉化了還是原本就沒有,但是從她的頭發上判斷大概是粉化了,因為這個看起來只有八九歲的小女孩有著一頭烏黑的長發,不但拖到地上,甚至還在地面上堆了一小堆.不過盡管她的頭發很長,我還是注意到了幾個很特殊的地方.首先我發現她的耳朵居然在頭頂上,而且是那種毛茸茸的小耳朵,看起來好像貓耳朵.另外我在她的身下找到了一條尾巴,一根有著蓬松長毛的白色尾巴.這應該是個獸人,不過我不大清楚什麼級別的獸人需要鎖成這樣.

"真是太過分了!"我還沒說話靈兒先氣憤的叫了起來."怎麼能這樣對一個孩子?"靈兒氣憤的走過去要解鎖鏈.

"別……!"我喊的好象晚了點,或者是靈兒原本就沒打算聽我的話,總之她的手還是碰到了鎖鏈.啪!一聲電擊聲,靈兒被電的倒退了一步,那些原本捆著小姑娘的黑色鎖鏈上突然亮起了密密麻麻的血紅色魔文.我們開始只注意到那些環,沒想到連這鎖鏈也是魔法裝備,而且級別還不低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靈兒看著自己的手,她不能想象為什麼會有魔法裝備強到她都碰不得的地步.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章 囂張對囂張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二章 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