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三十四章 鬧獨立  
   
第十四卷 第三十四章 鬧獨立

這個可愛的小丫頭目前看起來毫無殺傷力可言,但誰知道她的真正能力如何呢?反正我的魔寵位置很多,不在乎多浪費一個.現在這個小丫頭正好是極度虛弱的狀態,收服起來比較容易.我小心的割破手指愛她的頭上滴了一滴血,誰知道血水一接觸到她的額頭就立刻冒著青煙消失了.

"自主防禦?"我回頭看了看維娜.

維娜皺著眉頭道:"不應該啊!你先等下."說著維娜把兩只手按在了小丫頭的兩邊太陽穴上."你再試試."

我再次滴了一滴血上去,血水依然像之前一樣迅速蒸干,什麼都沒留下.

維娜道:"原來是這個東西在作怪."她忽然把小丫頭給翻了過來,然後一把掀開了小丫頭的裙子,在她的小屁股上有根毛茸茸的大尾巴正無力的搭拉著.維娜把她的尾巴上的毛向上壓了壓,結果我們全都注意到了她的尾巴根部居然還套著個金屬環.這個環和之前的封印環一模一樣,只是它沒有連接鎖鏈,所以之前我們都不知道這里還有個環.

既然知道原因就好辦了.拆掉這個小東西之後我再次滴了滴血到小丫頭的額頭上,這次血水像是滴在了海綿上一樣,瞬間就滲了進去.不過,血水滲透進去之後小丫頭的額頭上卻突然浮出了一個紅色的V字形印記.

"這是什麼玩意啊?"我收了這麼多魔寵,從來就沒見過誰的頭上出現這樣的印記.

"是抵抗印記."維娜到是見多識廣."她在抵抗魔寵契約,契約被她逼到了體外,但還是完成了,所以留下了這麼一個印記."

"被逼到體外有什麼影響嗎?我這邊已經能看到她的屬性了."

"大概沒什麼影響,就是魔寵契約會變的很松散,有可能無法完全指揮."

"那不就和之前的小純一樣了嗎?"

小純一聽立刻抗議道:"我很不聽話嗎?"

"你說呢?"

凌笑著道:"原本小純是最調皮的.現在又多了一個更麻煩的,看來以後有的煩了."

我想了想道:"你們先給她輸入一些魔力,我來看看她的屬性能力."

聽了我的話之後維娜和凌他們立刻開始幫小丫頭輸入魔力,而我則查看起屬性來.這個小丫頭的種族是獸人,但名稱寫的是始祖獸人,我也搞不清楚這個始祖獸人族和一般獸人有什麼區別.具體屬性方面系統全部給出了一些進度條,但是沒具體數字,通過和別的魔寵的數值條的比較大致可以判斷出這個丫頭屬于敏捷型近戰力量,而且攻擊力和速度都非常的高,真打起來可能是個不錯的幫手.特殊屬性方面我到是沒發現什麼,系統在這個位置居然給我留了一排問好,全隱藏屬性,一個也看不到.查了半天只知道這丫頭戰斗力還不錯.

關閉屬性查看,小丫頭已經醒了過來,此時正坐在那張床上東張西望.維娜正在她身後給她輸入魔力.她在我們每個人的臉上打量了一遍,然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似乎很好奇的在衣服上摸了幾下.

維娜收回法杖道:"好了,已經輸入了一部分基礎力量,靠她的自我恢複能力應該很快就能完全恢複了."

小貓回頭看了看維娜,然後突然縱身從床上跳了出去,一下撲到了維娜的懷里,整個人都掛在了維娜的脖子上.維娜被她嚇了一跳,還以為她要襲擊自己呢.小家伙拿腦袋拼命的蹭著維娜的臉蛋,搞的維娜愣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

我走過去開起了維娜的玩笑:"你還真是有母性的光輝啊!沒想到我的魔寵居然和你最親!"

維娜尷尬的笑了起來,她想把小家伙拽下來,可是怎麼也拉不動,最後只好抓著小家伙的胳膊道:"快下來,我快抱不動你了!"

沒想到小家伙還真聽話,立刻就放了手.不過,她剛一落地就像猴子一樣跳上了後面維娜專用的那張超級大床,讓後在上面像玩蹦床一樣蹦了起來,嘴里還發出了一串銀零般的笑聲.

"呼!"維娜轉身坐了下來."這丫頭精力也太旺盛了!"

小純有些擔心的道:"她現在力量還沒完全恢複就這麼亢奮了,要是力量完全恢複了該怎麼辦啊?"

凌點著頭道:"我想我有些明白自由女神為什麼要把她鎖能那樣了."

我無奈的走到床邊向下丫頭招招手:"小貓,過來."小貓是她的名字,因為是直接收做魔寵的,所以她之前的名字我沒改.

小貓停了下來,歪著頭看了看我,好象是在思索著什麼.僅僅幾秒之後,她的臉上又突然浮出了開心的笑容,然後兩步跑到我身邊,一個縱身就掛到了我的身上,把我給帶的向後退了兩步,結果這還引起了她一陣開心的笑聲.

還好力氣我還是有些的,干脆單手抱著她的腿,讓她坐在了我的胳膊上.她似乎對這個位置很滿意,到是變的安穩了許多,不過那雙大眼睛還是在到處亂瞄.她打量了半天房間里的情況之後突然把目光轉到了我的身上,在看了一會之後她突然開心的笑著摟住了我的頭."爸爸!"

"哇啊!"轟隆.我一個沒站穩直接摔到了地上,周圍傳來一片竊笑聲.

凌趕緊跑過來把我拉了起來."你沒事吧?"

我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然後拉住小貓的小手問她:"你怎麼叫我爸爸啊?"

小貓把一只手指放在嘴角有些委屈的反問:"不對嗎?"

"這個……應該叫主人,不是爸爸!"

"不是都差不多嗎?"小丫頭疑惑的問道.

"當然差很多,我……算了!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我算是徹底沒辦法了,這丫頭雖然這麼小,卻已經學會了淚光大眼攻擊法,我要是再反對估計就得變噴泉了.

聽到我同意小丫頭立刻開心的抱住我的腦袋喊了起來:"爸爸我要出去玩!"

"玩可以,但是要聽話."

"恩.小貓最聽話了."

我對維娜她們道:"好了,既然小貓沒問題,你們先回鳳龍空間,我要去見下孔雀冥王大人了."

"好的.有事情再叫我們吧."凌帶著魔寵們迅速的返回了鳳龍空間,維娜則留下管理神殿事務.

離開神殿找到還在等待的靈兒,她已經快要等不及了,看到我立刻就迎了上來."解開了嗎?"

我微笑著從背後把小貓拉了出來."小貓,快謝謝姐姐,你能的救可是有姐姐的功勞在里面的."

"恩.謝謝姐姐."小貓立刻甜甜的回答道."感謝姐姐把我救出來."

"真是可愛."靈兒摸了摸小丫頭的頭.

我打斷她們道:"我現在已經閑下來了,是不是馬上去見殿下呢?"

"哦,我都給忘記了."

暈!合轍她不是在著急我到現在都沒跟她去見大輪冥王啊!

"那麼我們……?"

"馬上動身."

小貓拉住我問道:"爸爸我們要去哪里啊?我也要去."

靈兒嚇了一跳,指著我問道:"她叫你什麼?"

我無奈的聳聳肩:"她非要這麼叫,我也沒辦法.反正多個女兒也沒什麼,不覺得她很可愛嗎?"

靈兒點點頭沒再說什麼,而是帶著我准備去見大輪冥王.有我的飛鳥做交通工具,路上的速度到是不慢.靈兒幫我指著方向,我們很快就看到了前方的一片山區,看起來面積還不小的樣子.

我疑惑的問道:"大輪冥王殿下怎麼跑到這里來了?這附近不應該是妖族的領地嗎?"

"這個等你見到大輪冥王就知道了."靈兒談正事的時候到是還有點腦子,沒有完全表現出那種小孩心性.

"真不知道你們搞什麼鬼."我無奈的搖搖頭,讓飛鳥繼續向前飛.小貓在我身邊興奮的睜個大眼睛東張西望,大概是以前沒飛過這麼高這麼快.

前方的山區並不大,我很奇怪怎麼會在這里見面.隨著距離接近,我忽然發現山上有片大霧籠罩,什麼也看不見.拍拍身下的飛鳥:"注意降低速度,別撞到東西."

"明白."飛鳥的速度逐漸放慢,但我們還是很快沖進了大霧之中.說來也奇怪.那片大霧看著滿大,可我們剛進去就感覺眼前突然一亮,迷霧消失了,山區也不見了.

"這是……?"

靈兒得意的笑著道:"孔雀幻術中的最高級幻術——夢幻空間.完全虛構的法力空間,除了得到允許的人之外誰也進不來."

"這是大輪冥王殿下搞出來的?"

"算是吧."靈兒現在又恢複了驕傲的小孔雀狀態:"這是我和媽媽一起布置的,厲害吧?"

"真是厲害.要是我也有這樣的空間制造能力就好了."

"你就別想了."靈兒道:"就算是我們也是耗費了百年修為才做出這麼大片空間的,不過這個是永久空間,不會消失的."

"那就是說這東西不用一直找人支撐著是嗎?"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

"你們搞這麼大個空間干什麼?"

"你去問他們吧."靈兒向前一指,我立刻發現前方站著一大群人.

飛鳥降低了速度緩慢的在對方前面懸停,我和小貓跳了下去,靈兒則直接落在了一個美麗的女人身後.對面這群人我到是認識不少,可就是搞不清他們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是干什麼.

"你總算到了."妖族四大護法之首水虛走出來招呼道:"我們等你好久了,來,跟我們去天妖殿吧."

我被搞的淅瀝糊塗的,不過還是跟著水虛他們身後走進了他們背後那座雄偉壯觀的大殿.剛剛在天上我就已經看過這里的情況了.這地方是一大片的平地,而且似乎正在新建一個巨大的建築群.這座大殿就是這個建築群的中心,而且已經完工了.其他地方的建築都還在建設中,要全部完工大概還要段時間.其實就連這座建築也不是完全完工的狀態,里面很多地方還保持著木料的原色,連油漆都沒來及刷,而且門頭上的匾額居然也沒掛,只留了個掛鉤在那里.

當我們進入大殿後大輪冥王向後一揮手,殿內的無關人等就全都退了出去,剩下的還有二十幾個人,其中就包括四大護法和靈兒,以及一些看起來很強的人.

跟我比較熟的水虛站了出來."好了,現在該到的都到齊了,我先介紹一下.紫日會長大家都是認識的了,所以來介紹下我們這邊的人."水虛先伸手比了下大輪冥王那邊:"這位是……!"

我伸手制止了他."大輪冥王殿下,我認識的."

"那就好."水虛又開始介紹道:"這位是天獅大王,是天下獅族的共主."

我向他點了下頭,對方也點了下頭.

水虛又介紹起下一位來."這位是麒麟王殿下."被介紹的人看起來是個極為俊俏的青年,但是從他的眼神中能看出來,這個家伙屬于那種很有內涵的家伙.

書虛繼續介紹下一位:"這位是……!"

"龍王殿下是嗎?"我笑著單手撫胸鞠了個躬."我們見過不止一次了."這家伙就是小龍女他爹,我能不認識嗎?

老家伙點了下頭,表情很嚴肅,也不知道啥意思.

跟著水虛又介紹了不少人給我認識,全都是很厲害的家伙,不過有個情況比較特殊,那就是他們都是人類以外生物或非生物修煉起來的高手.比如像大輪冥王,雖然是在靈山也有位置的上神,但人家之前是孔雀,不算人類.還有龍王和麒麟王,明顯就是異類,至于後面那些石妖王之類的,連生物都不是.不過這里有個一身甲胄的家伙到是很值得注意,因為水虛介紹說這個家伙就是妖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和妖王行影不離的護法卻沒出現.

介紹完在場人員之後水虛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我的背後也被送來了把椅子,我坐下後小貓就坐在我腿上東張西望的,似乎覺得這些人很好玩.不過我之前說過讓她不要搗亂,所以她還表現的比較安分.

"不知道各位把我緊急召來這里是有什麼事情呢?"

大輪冥王首先開口:"相信以紫日會長的智力,聽到我們這些人的名字後就該猜到一些什麼了吧?"

我毫不避諱的點了點頭.

大輪冥王接著道:"那就好辦了.既然大家心知肚明,我就直接一點.我們這些人想要建立妖庭,和天庭分庭抗禮.現在我們需要你的支持和幫助,不知道紫日會長和你的冰霜玫瑰盟是否願意幫這個忙呢?"

"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行會首領,這種大事我怎麼幫的上忙呢?"靠,我就知道找我來沒好事,搞了半天這幫家伙想造反.人類社會中造反是死罪,神族也一樣,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到不是我怕什麼,只是不想白白背上幾個大仇家.當然,要是好處足夠那是沒問題的.

大輪冥王露出了一絲讓人寒到骨頭里的冷笑."這麼說來紫日會長是不打算幫忙嘍?"

水虛一看氣氛有些不對路連忙出來打圓場."紫日會長也不是說不明白啊!我們只是要商量一個好點的辦法出來才行,紫日會長應該是可以為我們出一份力的.當然,我們不會讓紫日會長和你的行會白出力,報酬我們是不會吝嗇的."

我笑了笑.水虛這個家伙比大輪冥王圓滑的多了.實力太強的人往往不太容易相處,因為這些人通常都是不知進退的家伙.大輪冥王連大日如來都不怕,跟我這麼個小家伙說話當然更是囂張的一塌糊塗.估計要不是靈兒站在她身後拉著,我可能已經被她干掉了.

神龍王突然說道:"紫日,我們也不是認識一時半會了,你什麼水平我也知道.我們不是要你個人的戰斗力,而是要你的行會的力量來幫助我們.這個事情你肯定是幫的上忙的,就看你願不願意出力了."

"錯."我堅決的道:"我的實力沒人知道,因為我自己都不清楚.另外,龍王殿下的意思難道是想讓我的行會幫你們打先鋒不成?"

"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那各位是什麼意思呢?以大欺小?難道各位認為我們這樣的行會好欺負是怎麼著嗎?"

石妖王一掌拍在自己的座位扶手上,把半個扶手給拍沒了."紫日.我警告你,不要拿我們當軟腳蝦,我們是不會在乎你的實力的.我……"

"哈哈哈哈!"我突然大笑了起來."笑話啊笑話!"

"你笑什麼?"大輪冥王皺著眉頭問我.

"本來我還想幫你們的,但是現在看來我還是明哲保身的比較好."

"你這話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們根本不可能和天庭分庭抗禮,成王敗寇,你們只能是寇,因為你們缺乏成王的基本要素."

"什麼基本要素?"石妖王激動的問道.

"內涵."

一聽我的話連靈兒都發火了."你罵我們沒內涵?"

"不是罵你們,只是在闡述事實."我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虧你們還有人在天庭和靈人干過一段時間,人家的好東西你們是一點也沒學到,壞習慣到是學了個全.就你們這樣也想鬧獨立?還是好好的寄人籬下混口飯吃,不要去想什麼天下了!朽木不可雕!"

我說完立刻轉身走向大門口.麒麟王身影一閃就到了我的前面."你不能走."

我摸了下手上的戒指,光芒一閃我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我已經出現在了磐石城的傳送陣里.紅月正好打算傳回艾辛格,剛好看到我出現.她疑惑的道:"你不是剛跟不動冥王去見大輪冥王了嗎?怎麼跑這里來啦?"

"別提了.整個一群扶不起來的阿斗,還是算了.他們要是還有救的話會再來找我的,要是沒救的話大概會派人來襲擊我.但要是他們那麼做了,我會讓他們後悔終生的."

"就你最壞."紅月走上傳送陣把我推了下去."讓開讓開,我要去新大陸浮島,你找回來的那幫活寶最近又合成出了幾種強力戰斗生物,玫瑰說帶幾頭回去研究研究是不是可以拿出去賣."

"那你去吧."看著紅月傳送走,我又去找了玫瑰談了一會之後的撈錢計劃,然後還接待了幾個美國行會的玩家.這些美國人都是比較友好的美國人,他們想和我們做生意,所以跑來和我們洽談,正好我沒什麼事就干脆由我來談了.

我們剛談到一半就有人敲門."進來."

大門被推開後走進來一個我們行會的玩家,他貼在我耳朵上小聲的道:"玫瑰要我告訴你不動冥王和水虛到艾辛格了."

我點點頭."知道了."無所謂的轉身對那些美國玩家道:"我們繼續吧."

我完全沒把這消息當回事,繼續和美國人開聊,一直到談完之後把他們送走我才晃悠悠的找到了玫瑰.玫瑰看到我立刻笑了起來."你還真夠壞的啊!"

"你還不是和我有一樣的想法?"

小貓爬到我的肩膀上看看我們,然後疑惑的問:"你們在說什麼啊?為什麼我都聽不懂的?"

玫瑰笑著在小丫頭的頭上揉了揉:"等你長大了就明白了."說完玫瑰又對我道:"還打算讓他們等到什麼時候?"

"那得看你怎麼讓他們等的了."

玫瑰得意的道:"我會犯錯嗎?放心,我沒讓人招待他們.連水都沒給送,就把他丟一破房間讓他們等著,把門口的人都撤走了.讓他們慢慢等吧!"

"恩,不錯,你果然是我的賢內助."我摟著玫瑰親了一口."反正他們沒耐心,多磨磨才好,讓他們等去吧."

"紫日……!"靈兒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聽那聲音就知道她現在火氣不小.

我毫不在意的轉身看著她."呦,這不是不動冥王殿下嗎?不在你們的夢幻空間計劃獨立的事情,怎麼有空上我這里串門來啦?"

"你知道我來干什麼的."靈兒氣鼓鼓的瞪著我說道.

"咦?我知道?我怎麼想不起來啊?"

"你……!"

"息怒.息怒."水虛及時趕到,一把拉住了正打算動手的靈兒."紫日會長,我知道今天那幫家伙惹您不高興了,可他們就是那個樣子,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

"就因為我知道他們一直就是那個樣子,所以我才不幫忙."我收起了玩笑的表情,非常認真的對水虛道:"如果這次不能把他們的棱角都給他們搓平了,那他們就算建立起妖庭也必然會摔的更慘.另外,我也不是你們的什麼人,大家只是合作關系.平時拉你們一把沒什麼,這種抄家滅族的事情我能隨便干嗎?"

"可是……!"

"好了,你回去吧."我非常認真的道:"就算他們讓你再來游說你也不要來了,我不會回去的."

"那……!"

我伸出一個手指:"死掉一個.只要今天在場的那些家伙中死掉一個,之後他們如果還想的到我的話你就再來找我吧.當然,你來之前要和他們說好,如果還是和之前一樣我還是不會幫他們的.過不了這關他們就什麼也不是."

靈兒疑惑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水虛:"你們在說什麼啊?"

我看向她道:"在明白我們今天說的話之前你們不可能擁有自己的妖庭."

"你……!"

水虛拉著靈兒道:"不動冥王殿下,我們還是走吧!不要在這里丟臉了!"

"什麼?我丟臉?我哪里丟臉了?你到是說清楚啊?"靈兒的聲音漸漸遠去,水虛最終還是把她拉走了.

玫瑰笑著看向我道:"你還真是狠心啊!"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一群老小孩,跟過家家似的就以為自己能建立一個妖庭和天庭分庭抗禮了,不把他們摔疼了他們是不會明白我的話的.現在先處理我們的事情."

玫瑰迅速轉換了思路."我們的事情現在主要集中在日本和美國方面,日本那邊的戰斗一直是大戰沒有小戰不斷,不過總體來說我們中國玩家的開拓精神還不錯,目前整個九州和四國島都被中國玩家占領了,日本玩家的實際控制區只有本洲島和北海道島以及附近的一些小島而已了.美國這邊的情況看起來比較嚴峻,其實就是美國人拉不下面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另外,影子行星和紅色星球的出口似乎已經穩定下來了,我們行會牽頭聯系本國行會把中國境內的所有出口都設置了防衛圈,只要人不太多應該都沒什麼事情."

"我能做些什麼呢?"

"你的工作就是盡快把彩虹聯盟爭取過來,之前的戰斗中彩虹聯盟完全的倒向了槍神那邊,但是他們既然為我們提供解救維娜的情報那就是說明他們已經有和我們修複關系的想法了.我覺得有的時候不能把人逼的太緊,他們做出第一步的試探,我們是不是該給點對應的信號?"

"明白了,這個你不用管了."玫瑰的意思我也明白,處理起來到不是太麻煩的事情."哦對了,我們行會有什麼需要買的嗎?"

"要買的東西多了,你指的什麼?"我剛要解釋玫瑰忽然道:"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真是個不錯的主意.這樣.你找他們去買點彩虹石回來.這東西可以用來做裝飾,硬度也還不錯.最重要的是只有彩虹聯盟才有彩虹石,想和尤西娜修複關系就用這個吧."

"了解."

維娜被抓,彩虹聯盟為我們提供了情報,使得援救計劃得意順利實施.那麼我就要顯示出一定的友好態度,這樣他們才能再繼續下一步的修複行動.而買東西這種方式就是一個修複關系的好辦法.我們向彩虹聯盟采購物品就說明我們至少不再處于敵對關系上了,只要尤西娜不是太笨的話就該明白我們的意思的.

具體聯系這個事情當然不用我去,再說現在表面上看我們還是敵對狀態,我要是到了彩虹聯盟兩邊都不好說.派了個聰明點的玩家和幾個NPC一起出去采購彩虹石,我則回到了艾辛格.那群妖怪怎麼看都不是讓人放心的存在,這幫家伙以前都是寄人籬下,根本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以為只要自己力量強就能支撐起一個宗教勢力,其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不管是天庭還是靈山,這兩方的勢力都是一種帶著政治色彩的宗教勢力,而政治就是一種妥協與壓迫的產物.政治的核心是利益關系,而不是武力.大輪冥王和那些妖怪中只有水虛一個人了解什麼是政治關系,其他人都是草莽英雄.這些人要說搞個山頭當山大王我相信,讓他們組建妖庭和天庭對抗那是想都別想的.這就好象是一個土匪,你給他一支無敵軍團,讓他推翻現任國王自己當大王,但最後他還是會被別人推翻,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治理國家.

家長們對待自己的孩子都是說教為主,告訴他們不能玩火不能摸電,但這些妖怪又不是我的兒女,說教起來那麼辛苦我才懶得管他們呢.等他們被火燒了電打了,不用我去說,自己就明白了.

我難得回艾辛格坐鎮,第一次連續幾天在行會里坐著處理各種事務.行會組建這麼久我好象是第一次真正坐下來處理行會事物,現在才知道玫瑰他們的工作實際上還是滿繁重的.小貓這幾天已經熟悉了環境,已經不再纏著我了,因為她發現了更好的玩具.吉祥如意現在就是小貓的大毛絨玩具,成天混在一起,我也樂的清淨,這丫頭精力太旺盛,我可架不住.

安甯的日子只持續了三天事情就來了,我早就知道那幫妖怪要惹麻煩,果然這就到了.大清早的二郎神就來了,後面還跟了兩個白胡子老頭,也不知道是哪里神仙.

我老遠就開始客氣的道:"楊大哥怎麼想起來到我這來啦?該不會是玉帝又要找我吧?"我現在反正已經把天庭的人都混熟了,在天庭能說的上話的NPC我基本都是稱兄道弟,哥哥姐姐叫的勤快點,人家總會對你好點.禮多人不怪,嘴甜不吹虧,這就是我的人生哲學.

二郎神看到我立刻笑了起來:"你到是比我算的還准,還真讓你說對了,確實是玉帝傳你."

"那我們馬上就走吧?別讓玉帝等急了."

"請."

跟著二郎神一起向天庭飛去,順便問道:"楊大哥啊!不知道這次玉帝找我是不是因為那些妖魔的事情啊?先透露點內幕,我一會也好對答啊!"

二郎神道:"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聽說是妖魔在搞什麼妖庭,要和我們天庭分庭抗禮.最近我們有幾隊神兵在半路被襲擊,死了不少人.拖塔天王和他家那三個小子都出去抓妖怪了,也確實干掉不少妖怪,但不知道為什麼妖魔們好象這次勢力變的很大,出現了很多以前沒有過的妖怪,我們也吃了點虧.玉帝八成是要用你的關系去探聽下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要是知道這方面的消息我們就方便多了."

我點點頭:"消息我當然是有點.你也知道,我做中間人的嗎!情報當然是關鍵."

"什麼?你真知道?"二郎神一聽就來勁了."那你趕快先透露一點給我,我好領兵去剿滅一些妖怪撈個功勞啊!你是不知道,現在玉帝已經放開話了,哪路神將能消滅大量妖魔的就有重賞.我升官了以後在天庭也可以多關照你不是?"

這家伙到不傻,不過他說的也確實是實話.我點點頭道:"這是當然.大哥附耳過來."我對著二郎神一陣傳授,他在那聽的直點腦袋.

一進南天門二郎神立刻對我道:"那個……紫日啊!你看這後面的路你都認識了,我是不是……?"

我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趕緊客氣的道:"沒關系,大哥趕緊去除妖吧,後面的路我都認識,我自己過去就是了.大哥可千萬記得我剛剛的話啊!"

"那是那是."二郎神一邊回答一邊就已經跑了出去.

我無奈的搖搖頭轉身進了男天門,一路和認識的神仙點個頭問個好,很快就到了荷花池邊上.玉帝找我談的這事不是能在大庭廣眾拿出來說的,所以不是在靈宵寶殿,而是在荷花池邊上談.

我到的時候玉帝正在和一群人交代著什麼東西,看到我出現立刻加快速度交代了幾句揮手讓那些人離開了.我走到玉帝身邊行了個禮.

玉帝疑惑的問道:"我讓二郎真君去接你,怎麼就你一個人來啦?"

"真君將我送到門口就先離開了,好象是說什麼前線戰事吃緊,他急著去指揮前線戰事.不知道玉帝把我叫到這來有什麼事情嗎?"

"你就別和我裝了,我的消息都沒你靈,你還問我什麼事?快說,這次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這個玉皇大帝真是夠精明的,不過我早知道他肯定有派人監視我,所以我也不在乎.再說了,中間人就是有這個好處,我可以隨意的接觸任何勢力的人員而不會被懷疑,要是天庭的人私自和妖魔混在一起,那肯定會被當成叛徒處理的,但是我不要緊,我只是中間人,不和他們接觸才叫怪呢.

我笑著對玉帝道:"其實這次的事情我知道的也不多,妖魔好象是聯絡了靈山和天庭內的非人族修道者組建了一個妖庭,本來他們是打算拉我入伙的,不過被我義正詞嚴的拒絕了.我對天庭忠心耿耿,怎麼可能去幫助妖魔呢!"

玉帝笑著道:"說你拒絕我相信.說你為了天庭拒絕他們我就不信了.天庭和妖魔的第一次聯合就是你搞出來的,你以為我能不知道你是什麼人?別說那些場面話,這就我們兩個人,還是直接點吧.妖魔這次的力量你知道有多少嗎?"

"這我到不知道.哪天接觸的時候我只見到了其中的首腦,看樣子靈山和天庭這邊都被挖走了不少人,奇怪的是靈山的佛門卻沒說什麼.不過依我看,佛門大概是遇到了些什麼問題,甚至這次的妖魔聯合就是從佛門那邊引起的.至于他們的兵力,雖然我沒看到,但是既然能找來這麼多老大,那他們的家底大概是都在那了."

"你說佛門出了問題?"玉帝似乎來了精神,很認真的問我:"你是怎麼想的?說說看?"

其實相比之妖魔的小打小鬧,玉帝真正忌憚的還是佛門,能把佛門干掉的話妖魔都不算什麼了.所以我說佛門出了問題玉帝比什麼人都緊張,因為他看到了很重要的機遇.

我就知道玉帝對這個很在意."其實玉帝自己應該也能想到."

"我能想到?"玉帝沉思了一下."你還是先說說看你的想法,我參考一下."

"那好吧.佛門本來就不是我們華夏宗教勢力,說起來他們的發源地應該是印度,只是在我們這邊發展的比較好而已."

"這我當然知道,但這和妖魔造反有什麼關系?"

"關系很大.妖魔存在于我華夏大地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為什麼以前沒有組建妖庭?"停了一下,讓玉帝思考一下我的話,然後才繼續道:"沒有想到組建妖庭這個方法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力量.妖魔的力量一直不如我正道人士,所以組建不了天庭這樣的勢力.妖魔分散天下還能在夾縫中求得生存.但一旦他們組建起妖庭就不得不和我們正面對抗了,所以在沒有力量的過去他們即使想到組建妖庭這個方法也不會去做."

玉帝問道:"那就是說現在他們有這個力量嘍?"

"對."我認真的道:"力量不會平白無故冒出來,想法也不會自己跑出來,單以妖魔的條件即不會想到組建妖庭這樣的事情,也沒有組建妖庭的力量,但他們還是建立了妖庭.這說明其中出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這個事情使妖魔有了這樣的想法和這樣的力量."

玉帝點著頭表示認可我的推論.我接著道:"說到這里就可以聯系到佛門的問題了.我這次被他們找去時曾經見到過天獅王."

"你說那個佛門手下的第一獅子王?"玉帝驚訝的問道.

我點點頭."不光是他,我還看到了兩位更狠的."

"誰?"

"不動冥王和大輪冥王."

"什麼?"玉帝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這個消息太震撼.大輪冥王和大日如來是一個級別的,如果書大輪冥王離開佛門,那幾乎相當于天庭中的王母娘娘之類的人物跑掉了,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事情.而且說起來這個大輪冥王的力量和天庭這邊還不一樣.天庭的中央集權做的很好,除了存在少數散仙和海外仙人不歸天庭直屬之外也就只有洪鈞教主和元始天尊那幾位超凡高手不聽管了.但是佛門不一樣,佛門里如來只有手下的一系部隊,其他的勢力也亂的很.大輪冥王幾乎就是統治著孔雀一族,她的手下除了這個不動冥王外還有一堆高手,幾乎全部都是她的直系後代,根本不聽如來指揮.正因為這個原因,天庭要是跑個人到沒什麼,可佛門要是跑個人就不得了了,尤其是像大輪冥王這樣手下比較多的強人.

我對玉帝道:"大輪冥王是佛門里的一線人物,實力強到什麼程度不用我說玉帝也該清楚,何況她的手下都是嫡系,根本不聽如來號令,想怎麼用就這麼用.這樣的人物都離開了佛門,難道不是佛門出事的證據嗎?"

玉帝道:"你就是憑這個推斷出佛門出了事情?"

我點點頭:"大輪冥王有實力,一旦和妖魔聯合,妖魔就足以和天庭抗禮,這就是妖魔的膽.同時,大輪冥王這樣的雖是孔雀修煉而成,但他們在佛門畢竟是一方霸主,對天庭這樣的統治機構很是了解,也只有他們才能想出這樣的相法.所以我說這次妖魔造反,主要原因還在佛門那邊."

"你的意思是佛門故意害我們?"

"那到不會."我搖了搖頭:"如來還沒這麼大膽子.大輪冥王在佛門向來是與如來不和的,就算讓她做假,大概她也不會聽如來的話,所以這個可以排除."

"那你認為佛門內部到底出了什麼事?"

"信仰危機."

"信仰危機?"玉帝愣了一下.

"其實很簡單.佛門原本在我中土發展很好,後來被我從中這麼一搞,天庭和妖魔聯合起來把他們的勢力給驅逐了出去,這樣佛門的信徒占有量將大幅度下降.另外,雖說佛門原本是印度的宗教,但印度最大的教派卻不是佛門,而是印度教.佛門在中土的勢力范圍被削弱,再本土又沒有根基,這樣一來他們的信徒就不夠了.作為一個宗教,信徒不夠是很可怕的.由于佛門本身的松散制度,加上信仰危機,很自然的佛祖對這些手下的約束力就不夠了.像大輪冥王這樣的一方霸主帶著自己的手下跳槽出來另立門戶也很好理解."

"如你所說,佛門不是要解體了嗎?"玉帝很激動的問道.

"解體到還不至于,傷筋動骨怕是免不了的."我對玉帝道:"其實之前我們利用妖魔的勢力把佛門擠出中土大地就已經傷其根本了,只是當時他們還有反擊之力.現下大概是如來做了什麼有傷團結的事情,所以導致佛門勢力中的神獸之類叛離佛門."

玉帝聽完我的話就開始了沉思,眼光忽而殺氣森森,忽而又迷惑不定.我也不管他,自己找了個位置坐下,把玉帝身邊的吃喝全都拿了過來.和這些大人物見面我向來是不會空手的.他們這些超級NPC一般都會有幾種極品食物或者飲料,玉帝當然也不例外.現在桌子上放著的東西里就有"酒井玉液","紫玉葡萄"以及"神仙果".酒井玉液是一種甜酒,味道類似米酒,但是口感偏甜,度數不高.除了好喝之外,這東西還能增加魔力恢複速度,簡直是超級補品,不喝白不喝.那個紫玉葡萄味道也不錯,比現實中的葡萄好吃多了,而且還可以增加耐力上限,也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最後就是這個神仙果,對我用處最大,這玩意加物理防禦,吃一個加十點,而且可以無限疊加,所以我每次到天庭都是連吃帶裝,能搬多少走就帶多少走.

等玉帝想清楚事情我已經把桌子上的東西都解決完了,可惜附近沒有仙女姐姐,不然我就讓她們去再弄幾盤來了.玉帝當然不在乎這些小東西,看都沒看那一桌子的果核."紫日啊!按你所說,佛門大概是沒有什麼班底了,相反,妖魔反到來了大批幫手,實力不小啊!"

我笑了起來,早知道這家伙黑,沒想到這麼黑.他說佛門沒班底,又說妖魔不好對付,意思很明顯了——他想對付佛門.都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爛船還有三磅釘,佛門這麼大個基業,又在我中華大地上屹立這麼多年,好東西總能攢不少.原先他們很強,手里東西多到也沒什麼.現在實力不行了,手里還拿著一堆好東西,玉帝怎麼可能光看著不動手呢?

我笑了笑對他道:"玉帝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玉帝和我說是什麼意思?"

玉皇大帝笑的很邪惡."你也知道,我們和佛門一直關系不錯,突然……這個……你也知道的.所以呢……?明白?"

盡管玉皇大帝跟我說的不清不楚,但意識我是明白了.合轍就是他想要寶貝,又不想落過河拆橋的話柄,還真是夠無聊的.不過這個到是正和我意."既然玉帝有這樣的想法,那我們來做一次外包任務也可以啊!"

"何為外包啊?"玉帝對我的新名詞不大了解.

"這外包嗎……就是你們的工作,但是你們因為種種原因不想做,那麼就把工作整體發派出來,由別的集體或個人代替你們去完成,當然,這個是要收費的."

"哦,了解."玉帝連忙道:"那我就把這件事情外包給你們行會,你看怎麼樣?"

"包我是想包,不過這佛門就算不行了,但力量總還有一些的.特別是那個大日如來,那家伙的實力……?"

玉帝伸手制止我繼續說下去的意思:"我把四方鎮守借你用幾天,任務完成再還我就是了."

靠,四方鎮守不就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他們四個?要是他們四個一起上,大日如來也照樣干的翻.想想確實滿有誘惑力的."那個……光這四位大概不行吧?佛門可不是光如來一個人啊?那些什麼古佛羅漢的也滿強啊!我們行會說起來那是陸上第一,可這要和神族打,好象能出手的也沒幾個人啊!"

玉帝皺著眉頭,眼珠子轉了半天,忽然道:"你知道護國神獸嗎?"

"玉帝說的是那碧凌,白玉麒麟,還有金龍嗎?"

"你知道就好.我記得你的行會是可以選擇其中之一為護會神獸的,你好象一直沒動吧?"

"我到是想動,可惜不行啊!我們選的是碧凌,但他的身體需要恢複,沒辦法用啊!"

玉帝道:"我知道三件寶貝,第一件是往生水,第二件是仁善之淚,第三件是金龍逆鱗.你要是能拿到這三樣東西,就可以複活他們三個.碧凌做了你的行會神獸自然聽你調遣,另外兩只,既然你救了他們,求他們幫你辦件事應該不成問題吧?"

"聽起來是不錯,但是這三件東西大概不會太容易拿到吧?"

"那你拿不拿呢?"

"當然拿.這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放過.玉帝你知道三件寶貝的情報趕緊都告訴我吧."

"情報在這里,回去你自己看吧."玉帝給了我一大卷卷軸,看這大小就知道任務絕對超變態,連任務說明都這麼長.玉帝遞完卷軸接著說道:"關于你幫我對付佛門的報酬嗎……!還是你開吧."

我想了想道:"這個我可能需要回去商量下,畢竟事情有點大,不是我一個人說了就算的."

"無妨,你慢慢去商量.或者你可以先把那三件東西拿到手再回來找我談,反正這麼多年都等下來了,我也不急在這一時三刻了."

我和玉帝的邪惡交易就這麼大致定下來了,帶著卷軸我就一路旋風似的卷回了艾辛格.一進城我就直接拿出了愛之環通知玫瑰:"全體骨干集合,有重大事情商量."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三章 趁亂逃跑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五章 知識就是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