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六章 龍淵林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六章 龍淵林

因為無法確定三個地點中哪個才是正確目標,我們只好一個個的查.最先選擇的目標是嫌疑最大的龍淵林,根據我們在圖書館里翻了三個多小時所得到的資料顯示,這里的可能性高達百分之七十五.如果真在這里,另兩個地方就不用查了.

一開始我們對這個龍淵林的名字還覺得很奇怪,但是到了地方之後卻發現這名字真的是很貼切.這龍淵林的情況非常像洪水期的紅樹林,整個林子都泡在水里,而且水中全都是樹木的根系和蔓藤,幾乎是寸步難行.說起來這地方還是個練級區,林子的外圍樹木很稀疏,可以坐小船進入.這地方盛產一種大飛蟲,是火系法師練級的好地方.

我們四個在林子外圍先看了一下,然後對照任務卷軸上的說明,越看越覺得這個地方應該就是逆鱗所在地了.附近的玩家先開始對我們還沒什麼反應,不過有個玩家忽然指著真紅叫了起來:"國器.我們國家的國器."

"那不是紫日嗎?"一個MM道.

"好誇張的裝備哦!"一路人感歎.

"羨慕啊!"一小白嘀咕著.

克利斯締娜拍拍我和真紅:"你們還真出名啊!"

"靠,為什麼就沒人記住我呢?"金幣在一旁感歎著.

"我還不想被人記住呢!"真紅四處看了看道:"說真的,你們想好怎麼進這龍淵林了嗎?"

我回頭看了看金幣和克利斯締娜的裙子,金幣立刻叫道:"你別看我,天尊套裝根本不沾水."

克利斯締娜搖搖頭:"潮了就潮了,法袍又不是沾了水就失效."

真紅在旁邊道:"我們是想提醒你在里面穿點什麼,衣服沾上水可就全貼在身上了,別走光了!"

克利斯締娜調皮的把裙子一掀,我正想回避,卻驚訝的發現她的裙子下面居然穿著甲片."嘿嘿,我早想到這地方水多了,特地在里面罩了沒有屬性的裝飾性鎧甲."

"那就沒事了."真紅指了下前面:"克利斯締娜和金幣坐船上吧,我和紫日在下面推著你們走."

"恩,先這樣吧,能不把自己弄潮最好."

金幣到是不客氣,直接跳上了一艘船.克利斯締娜跟著金幣走了上去,真紅交給旁邊的NPC三個水晶幣,算是把船買了下來.這些船其實就是用這里的樹干做的,相當的簡陋.可以租也可以買,我們因為要到林子深處,所以還是把船買了下來,反正也不貴.

她們兩個上船後我和真紅就直接走進了水里,一人一邊扶著船身推著船前進.這地方雖然完全泡在水里,但實際上水只到人胸口而已.附近的玩家中大部分都和我們一樣直接淌水進去,只有一些比較有錢而且很講究的玩家才會租船用.

其實船在這里最大的用處並非為了不被水弄濕,而是為了更快的移動.水面下的植物根系過于密集,淌水的話行動非常困難.我和真紅半扶著船身基本上是在游泳前進,所以到是不怕下面那些東西.

"這里看起來好可怕哦."克利斯締娜看著前面的密林道.

真紅點點頭道:"里面看起來確實很陰森."

現在雖然還是在龍淵林的外圍,但那些樹木已經能長到近一米的直徑了.這些樹和我們經常見到的樹完全不同,它們的樹干上不是龜裂的樹皮,而是蓋著厚厚一層青苔,而且不少樹干上都爬滿了寄生植物.頭頂的樹枝也是互相糾纏,也分不清到底是哪棵樹的枝杈,其間還有大量蔓藤植物附著其上,糾纏在一起,只感覺整個天空都被遮的密密嚴嚴,完全透不下一點陽光來.

剛開始我們走在林子外圍還算好,那里人多,樹也少,到了深處就開始不對頭了.遮蓋在頭頂的樹枝上垂下道道蔓藤,由于長期無人出入而顯得尤其茂盛,有些地方甚至能組成像垂簾一般的屏障,不動刀砍根本就過不去.

除了植物茂盛之外,這森林深處的水好象也是越來越淺的樣子.之前我和真紅還能扶著船游泳,現在卻不得不在水里深一腳淺一腳的硬淌了.拖著船走的實在是太麻煩,我干脆把夜影召喚了出來,然後讓金幣和克利斯締娜騎上去,這樣我和真紅就不用拖著船走了.我們自己能輕松點.

這林子里植物太茂盛,講起來我們全都有飛行魔寵,結果能用的上的就只有夜影一個.其他魔寵都有翅膀,而這地方翅膀根本展不開.

我們正走著,忽然聽到側面傳來什麼東西落水的聲音,我們轉頭一看,原來是個果子掉在水里,正在那里一飄一飄的.再一想又不對,我趕緊抬頭看向上方,只見樹干上好象有幾個東西在動.

"看到什麼了?"金幣問道.

不出聲不要緊,金幣這一張嘴,只聽樹干上嗚的一聲,仿佛是轟炸機群起飛一般飛起來一大群蟲子,那巨大的嗡嗡聲就是它們震動翅膀發出的聲音.

"流炎噴射?"一道火焰柱從克利斯締娜的法杖上噴了出去,那些蟲子全都被燒成了焦碳,噼里啪啦的往水里掉.克利斯締娜法杖一收,感慨的道:"這里果然是火系法師練級的天堂啊!"

"怎麼了?經驗很多嗎?"我問克利斯締娜.

克利斯締娜點點頭:"這些蟲子全是六百五十級生物,剛才我那下就燒死好幾百只.雖然它們實力很強,但是完全沒有火焰抗性,只要是火系法師,幾乎是完克這些蟲子.另外,這些家伙的經驗值也滿高的.這里的植物全都水分充足,可以隨便放火,而且沒有其他怪物,火焰法師連保鏢都不用帶,自己一個人都能進來練級."

"你的話可不完全對."我打斷了克利斯締娜的話.

"為什麼?"

我拿永琣b旁邊的樹上挑下一個東西,金幣和克利斯締娜都嚇了一跳.只見永琱W正掛著一只近半米長的黑色水蛭,要是被這東西吸住,估計等它吃飽人也成干尸了.還好我和真紅的盔甲都是全密閉的,而夜影帶著克利斯締娜和金幣根本沒碰水面.

我笑著道:"法師不帶保鏢,要是掉水里可就完蛋了.這東西能把法師吸干."

克利斯締娜渾身難受的扭動著:"還是趕快扔掉吧!惡心死了!"

我笑了笑,永琱W突然燃燒起黑色的火焰,那只水蛭立刻化為飛灰.真紅忽然伸手到背後摸出把匕首朝我扔了過來,我還沒反應,那只匕首就擦著我的腦袋飛了過去.我一回頭就看見匕首正插在樹干上,上面還釘著只長相丑陋的多足蟲.這蟲子很像蜈蚣,但是個頭太了太多,而且兩頭都有巨大的鉗子,也不知道哪邊是頭,一看就很嚇人.

金幣難受的道:"這地方搞的我全身不舒服!"

"啊!"克利斯締娜突然像抽筋一樣彈了起來,結果一晃之下居然從夜影背上翻了下來,多虧我就在旁邊,一伸手把她接住了.卻看見她指著金幣手直抖.我抬頭一看,原來金幣背後爬著一只碗口大的七彩蜘蛛.

金幣發現克利斯締娜掉下去就想回頭,我趕緊喊了身:"別動."金幣像被定格一樣一動不敢動.我把克利斯締娜交給真紅,然後把永琣糷F過去,劍尖火焰一噴,那只蜘蛛立刻化灰."好了."

"到底什麼東西啊?"金幣疑惑的問我們.

"你還是不知道的好."真紅邊說邊把克利斯締娜送回了夜影背上.

我一邊把真紅的匕首拔下來還給她一邊道:"這地方蟲子還不少,你們等一下,我放點護衛出來,免得你們害怕."

"恩.早就該放了!"克利斯締娜抱怨道.

我把翅膀張開,大量黑色的羽毛掉落下來,在半空中變成鋼鐵冥蜂嗡嗡的飛了起來.一千多只鋼鐵冥蜂四散開來,這些家伙全都是食肉昆蟲,戰斗力非常的強,就算比它們等級高的怪物也能靠數量優勢獲得勝利.

自從有了鋼鐵冥蜂的保護,我們就再也沒有受到蟲子的騷擾了.不過,行動速度依然是慢的可以.這個鬼地方根本就不是人來的,已知的大部分行動方式在這里都不合適.幸好我們運氣不錯,很快就發現了有價值的目標.在密林中我們居然找到了一座大型建築,其外形有點像金字塔,但也不完全像.雖然它總體上是金字塔的那種傾斜的層疊式結構,但這個建築的每層都比下面一層小很多,總共也就五層就到頂了.

我派出大量探路蟲圍著這個玩意飛了一圈,結果發現這個東西的占地面積竟然大的嚇人.另外,探路的鋼鐵冥蜂還幫我們找到了入口.

這個建築的入口高度只有一米六八,我和真紅都要彎著點腰往里鑽,克利斯締娜要稍微低著點頭,只有金幣可以站直了走進去.除了矮之外,這個通道口還很窄,左右寬度絕不超過一米,反正我能輕松的夠到兩邊牆壁,而且兩個人想交換下位置都很困難.

通道狹窄已經很要命了,更可惡的是這個建築居然也是泡在水里的,不過通道里的水只到大腿而已,不算太深.但是水的深度使的通道顯得更加矮小,給人的心理壓力很大.幸好我們幾個都沒有幽閉恐懼症,不然非瘋了不可.

這條通道由岩石組成,也不知道是怎麼砌的,連個牆縫都都沒有,大概是用了類似水泥的東西建的.牆上本來有很多壁畫,不過現在都被綠色的青苔蓋住了,看上去毛茸茸的.通道里安靜的要死,只有我們幾個人走路發出的水聲在通道里回蕩,聽起來相當的詭異.

克利斯締娜忽然問道:"你們有沒有覺得腳下很涼啊?"洞太窄,加上水不深,所以克利斯締娜和金幣現在都在步行.

我回頭看了眼克利斯締娜,發現她的臉好白.想了一下我立刻明白了原因."把眼睛閉上,不管你感覺到什麼都別睜眼."

"為什麼?"

"反正是為你好."

"哦!"克利斯締娜最終還是把眼睛閉了起來.我讓她扶著金幣,然後把她的裙子掀了起來,讓金幣幫忙提著.蹲下去抓住她的一只腳,讓她把力量移到另一條腿上,然後把她的這只腳抬出了水面.還好,沒什麼東西.我又讓她換了條腿,果然,只見她的腿彎後側正附著一只近一尺長的水蛭,金幣嚇的差點叫起來,多虧被真紅給捂住了.

"千萬別睜眼."我再次叮囑了一聲,然後拿永痗項萓o的皮膚向上削,到了水蛭的嘴邊小心的就把水蛭給刮了下來.我一下把那條水蛭挑了起來,好家伙,起碼有四五斤重了.這家伙還真能吸.永琱W火焰一閃,水蛭和血水一起不見了."好了,可以睜眼了.金幣幫她加個回血術."

聽我說要金幣給她加回血,克利斯締娜連忙看了下自己的血量."咦?我怎麼少了這麼多血?"

金幣有些後怕的道:"是水蛭.都吸的像個擀面杖一樣了."

"啊?"克利斯締娜嚇了一跳.

金幣趕緊安慰她道:"別擔心,已經被紫日燒掉了."

我笑笑道:"這樹林里氣溫滿高的,就算在水里也不該有多涼的.你剛剛是因為失血過多,所以才感覺冷."

"不是吧?損失這麼多血量我居然沒感覺."

真紅很內行的道:"水蛭的嘴上有帶麻痹作用和抗凝血作用的分泌物,被吸的時間越長越沒感覺.要是一個人到這里練級,可能等最後發現自己被吸血的時候已經連把水蛭弄下來的力氣都沒了."

金幣有些擔心的把自己腳也抬起來看了半天,生怕自己也被吸了.真紅在旁邊笑道:"你怕什麼?有天尊套裝頂著,水都碰不到你的皮膚,水蛭更不可能了!"

"總歸有點怕嗎!"

克利斯締娜搖著頭道:"早知道就弄套像你們一樣的密封盔甲了!"

我笑著抬起一條腿往旁邊的牆上一踩,把腿亮在水上面."看到啦?密封盔甲只是防止叮咬,不是說它們不靠近我.我的腿部盔甲外面此時正爬著三只水蛭,它們能感覺到我的體溫,但就是找不到入口,所以只能圍著我的盔甲到處亂爬."

"好惡心,你快放下去吧."克利斯締娜剛被水蛭叮過,現在感覺看到都全身發毛.我笑著扔給她一個小瓶子.她疑惑的看了看."什麼東西?"

"辣椒素.雖然比較刺激,但是可以防止蚊蟲叮咬,塗不塗你自己決定."這東西我以前試過,超級辛辣,所以我才沒有一開始就拿出來,估計女孩子是受不了的.

克利斯締娜小心的倒了點到手上,感覺似乎沒事,然後往腿上擦了點,結果立刻眼淚就下來了."哇!這東西也太刺激了吧?"

"現實世界的蜂油精也很刺激,游戲里的昆蟲比較大,所以這防蟲藥就得更刺激一點."

克利斯締娜一狠心真的拿辣椒素把腿上都塗了一遍,然後跟著我們繼續走,只是她走路的姿勢變的很奇怪,看起來好搞笑.

繼續向前走了一段時候,克利斯締娜忽然問道:"是我的錯覺還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水位在升高啊?"

我低頭看了眼水面,原本只到大腿的水面現在已經齊著小腹了."確實是變深了,不過不一定是水位在升高."

"什麼意思?"克利斯締娜沒反應過來.

真紅道:"因為通道是傾斜的,我們正在向深處走.當然也不排除確實是水位在升高的可能性."

"不管怎麼說走到頭就知道了."我拿了頭盔遞給克利斯締娜."先帶上吧.這頭盔帶水下呼吸屬性,就算水把通道灌滿了也沒事."

克利斯締娜剛把頭盔帶上我們就聽到背後一聲響,一道重閘落了下來,把我們過來時的路給封了起來,緊跟著就看到頭頂打開了一排手指粗的洞眼,水像瀑布一樣淋了下來.

"看來我們是中機關了."

"不管它,反正淹不死我們."克利斯締娜道:"大不了轟出條路來."通道里的水以飛快的速度上漲著,看來之後的路程都得在水中前進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五章 知識就是力量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七章 召喚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