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八章 時之傷  
   
第十四卷 第三十八章 時之傷

"你找到什麼了?"

"這個."克利斯締娜指了指地面,我們連忙游了過去.只見克利斯締娜腳下的地面上果然有著一個奇怪的方格.這塊地面上有個長方形的洞,洞內有三個突出的圓面,每個面上都有一些奇怪的文字.但是,最奇怪的是那圓面居然還在滾動,簡直像個轉輪式顯示器.斑儂枷蘭被我放出來看了之後也是直搖頭,這上面的東西根本就不是龍文.

那東西不斷的轉動,但我們周圍卻什麼也沒發生.幾分鍾之後那個東西突然停了下來,三段滾動軸上顯示的文字完全一樣,但我們並不清楚那代表什麼意思.既然它不轉了,我們也不能一直守在旁邊,只好四處偵察了起來.一個小時後我們最終放棄了這次搜索任務,因為除了那些文字之外我們實在是找不到任何線索.

"我們不能在這里瞎轉悠,還是先離開去找些線索吧?"金幣道:"再說這里不一定就是放逆鱗的地方,也許我們猜錯了地方,或者這里就是這麼一個咒文房間,不是什麼重要的任務地點."

"也有這個可能."我想了下道:"還是先回去吧!我們在這里跟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也沒用."

"那好吧!"真紅拿出了傳送卷軸展開,但是卷軸沒有閃光."奇怪,怎麼沒反應啊?"

我收起其他魔寵,只留下阿嫡娜並帶頭向來時的通道游了過去:"別費勁了,也許這里有禁止傳送的封印."禁止傳送的地區在游戲里有不少,真紅也沒覺得有什麼奇怪,收起卷軸就跟著我游了過來.

有阿嫡娜拉著我速度並不慢,很快我們就到了來時的大門邊.本來我還擔心回去的時候這個門會成為我們的麻煩,沒想到這家伙居然是個自動門,有人靠近就自己開了.出了這道門就是我們來時的那條狹窄通道,大家繼續向前游,很快就到了之前開始灌水的地方.這道閘門之後就是水比較少的區域了,所以我先把阿嫡娜收了起來,走到門邊看了看,果然,牆上竟然有個明顯的拉杆.看來這地方根本不想把我們封在里面,所有的門都有簡單的開關.

讓大家准備好之後我才拉動把手,閘門轟的一聲在我們面前開啟,通道里的水立刻從門底下沖了出去,多虧我們已經把武器插進牆壁固定住了自己,不然肯定會被水流一起帶出去.

等水流光了之後我們才拔出各自的武器,克利斯締娜拉了我一下."紫日,你有沒有發現不對勁?"

"恩?"我疑惑的四處看了看,然後突然明白過來."對啊!水怎麼沒啦?"

"水?"金幣低頭看看腳下,疑惑的道:"你把門打開了,水當然要流出去啊!有什麼奇怪的嗎?"

真紅到是明白了過來."不對.這座建築是在沼澤地里的,我們進來時地面上就有過膝深的積水,就算現在打開閘門,水位也頂多降到和之前一樣才對,怎麼會全都流出去了?"

被真紅這麼一說金幣也明白了過來.就算這里的水流出去,起碼水位線不該跟著向下降啊!正在我們疑惑的發問過程中,前方的閘門已經完全升了起來,外面的通道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這不是我們進來的那條路吧?"真紅看著前面的通道問道.

"我看也不像."金幣率先走了出去.這個地方和我們進來時的通道看起來到是差不多,一樣的低矮狹窄,但是它們有著一個很大的區別,那就是保存情況.進來時的那條通道上完全被苔蘚類植物覆蓋,而且牆壁上的文字都已經掉光了,可是眼前這條通道的牆壁卻嶄新的像是才修好一樣.牆壁上色彩豔麗的壁畫和文字昭示著它的建造時間絕對不超過一百年.

我走出去摸了摸偷盜的頂部."這不是我們進來的那條路."

"你怎麼確定?"克利斯締娜問我.

"我們進來的通道被水泡了幾萬年,早就已經浸透了,剛剛我們開門時通道里的水只是順著地面湧出,不會把通道頂弄濕.你看看,這頂部明顯是干透了的,沒有三五個星期根本不可能.我們才進去多長時間?用火烤也沒干這麼快的吧?"

真紅雙手環抱在胸前說道:"如果這不是進來的那條路,那我們進來時的那條路呢?剛剛那個房間只有這一個出入口,而且這通道完全是直的,要是有彎曲度還可以設置隱藏岔道,直線通道怎麼隱藏?"

克利斯締娜道:"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剛剛的密室在我們進去後做了整體平移,只是我們一直在里面,並沒感覺到震動,所以這不大可能.但這是魔法世界,也不能完全排除有這個可能性."

"不管怎麼說還是先出去再說吧!"金幣道:"在這里憋的太難受!"

"同意."克利斯締娜立刻跟著金幣一起向外走了出去,我也只好跟上.

隨著我們向通道口移動,光線變的越來越亮,隱約還能聽到隆隆的水聲,感覺好象不大對頭.龍淵林里安靜的讓人心里發毛,這麼大的動靜沒道理我們進來時發現不了啊?再說這光線也不對啊!龍淵林里可是黑的很,現在我們還在通道里卻已經能感覺到洞口明顯的亮光,這太不正常了.

走在前面的金幣和克利斯締娜最先到達洞口,然後兩個人就站在了那里一動不動.真紅走過去把她們兩個推開了一些:"讓開一點,別擋著洞口啊!"真紅出去後也站在了洞口,結果把洞給完全擋了起來.

我走到她們身後把她們全都給推到了一邊."怎麼都站著啊?傻啦?"我邊說邊走出了通道,跟著我也傻掉了."這怎麼可能?"

我居然正站在一個半山腰上,背後是通道入口,前方的山腳下卻是一大片生機盎然的草地,而更遠處的地面卻突然中斷,變成了向下的懸崖.難道我們跑到一個高地上來了?

"那是什麼?"真紅忽然指著遠處問道.

我抬眼看了一下,跟著也傻掉了.遠方的空中漂浮著一個島嶼,雖然看不真切,但是那綠色的東西確實是一個島嶼,只是它和地面還有很大一段距離,竟然是完全懸浮在空中的.不過看到它之後我更加驚訝了,因為從這里看過去那東西和我們應該是在一個水平線上的,這麼說來我們也是在一個浮島上嗎?或者說我們這里的地勢比較高?

"跟我來."我喊了一聲就召喚出夜影跳了上去,然後讓夜影向高處飛,我需要了解下周圍的地貌.

隨著我們越升越高,我就越來越驚訝.我們剛剛走出來的地方竟然真的是個浮島.整座浮島大約相當于北京市內城區的面積,在它的中央是座不算很大的小山,我們走出來的通道口位于這座山的半山腰.山的另外一面有個大湖,湖水順著一條小河流到浮島的邊緣後變成了一條瀑布,仿佛一根銀白色的緞帶般飛瀉而下,直接落入下方的一個更大的湖中.我們之前在通道內聽到的那隆隆的水聲就是這瀑布的水聲.詩云飛流直下三千尺,那是誇張的比喻,而眼前的瀑布卻是真的飛流直下三千丈,那氣勢比起銀河也不差多少.

美麗的懸空浮島靜靜的懸在地面上那個碧綠的大河上方,銀白色的瀑布飛散的水霧在湖面上架起了一座虹橋,看起來真是美的讓人窒息.遠方像這樣的浮島還有很多,光我們的視線所及范圍內就至少有五六座.

除了浮島外,這里的地面也美麗異常.大片的操場和森林交替出現,閃著銀光的河流在各種地形上縱橫交錯,整個一世外桃源.不過,我們的城市呢?

我啟動了星瞳,目力所及范圍內看不到一個玩家,至于城市,那就更別提了.附近沒有任何文明痕跡,能看到的就是植物和動物,完全的自然世界,不帶任何人工痕跡.

真紅拿出傳送卷軸試了試,然後對我道:"紫日,我們大概被傳送到了什麼不得了的地方了!"

我先啟動了傳送戒指,結果提示找不到傳送陣坐標,也就是說我所在的這個地方的所屬國家范圍內沒有任何一個開啟的傳送陣.龍淵林在中國境內,如果這還是中國的話不可能找不到能傳送的傳送陣,那只能說這不是中國范圍了.但是這也不大對頭,就算是別的國家也不該沒有傳送陣啊?或者說這里是公共地區?可地球上有這麼美麗的公共區域嗎?

報著試試看的想法我啟動了愛之環,還別說,居然真的通了."老公."玫瑰的聲音傳了出來."什麼事啊?"

我把自己看到的圖象通過愛之環傳送給了玫瑰:"我們進入了龍淵林,出來後就發現周圍變成了這樣,你幫我用愛之環定位下我的位置."

"不行,我能和你通話,甚至能把你召喚回來,但是找不到你的坐標."

"找不到坐標?"我疑惑的看看周圍."這麼大片地區不應該沒人知道啊!難道我不在地球上?"

玫瑰的聲音道:"你忘記愛之環不能跨星球傳送嗎?我既然能召喚你回來就說明你還在地球上.現在要我把你召回來嗎?"

"先不要.克利斯締娜和真紅她們都在我身邊,你把我召回去了她們怎麼辦?"

"那你先自己想辦法,實在不行的話就去求求大地之母,把她們帶進空間門,然後我召喚你回來,她們不就跟著回來了嗎?"

"恩,我們先在這邊調查一下,需要的時候會再通知你的."

切斷聯系後我們四個一起開始搜索這邊區域,結果卻是越看越糊塗.這里的植物不論大小居然沒有一種我們能認識的,很多植物看起來和我們經常見到的植物差不多,可是查資料卻根本就不是我們見過的東西.植物動物也一樣,僅僅轉了半個小時我們就發現了起碼三百種新物種,而且其中一半是大型生物.按照一般規律,小型生物的種類會比較多,但是我們發現的生物大部分是大型生物,而且全是新物種,那只能說明這里的所有生物,至少絕大部分生物都是我們之前沒見過的.

"這東西我好象在哪里見過."金幣用劍插著一條水生生物在那里說著.

我看了看她抓到的生物.這個東西差不多有一尺長,身體成灰白色,不看頭部的話很像鯰魚,但是鯰魚的頭是扁的,像鴨子嘴一樣,可這個家伙的頭卻是水滴形的,而且正面還長著一張人臉.除了耳朵,人臉上的器官它一個不少.

"這東西好象是叫人面魚吧?"我接過那個生物看了看,被金幣叉上來它已經死透了,現在軟的像面條一樣.

金幣被我一提醒馬上想起來了."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在無字天書上看到過,這人面魚是傀儡術的材料之一."

"傀儡術?"

"就是做個小娃娃,然後可以用它操縱一個玩家或者NPC的行動.但是操縱效果要看傀儡術級別和制作者的級別與被操作者的等級比來定,比如像你這樣的我肯定是操縱不了的,但是干擾一下還是可以的."

"這麼說你會傀儡術?"

"當然.道家法術也不全是光明正大的東西,依我看道術里面的邪門法術其實比正經法術還要多."

"這魚長的雖然丑了點,用處到是不小,不如我們抓點回去?"我看著金幣問道.

"好主意."

我這個人向來是雁過留毛,這人面魚既然是重要的物資,自然不能放過.首先打開空間門,然後讓邪靈騎士出來幫忙補魚,我自己則跑進去找大地之母商量借用了一下她的花園,讓她幫我在她的花園里開出幾個大池子,我好帶些活的人面魚回去繁殖.竭澤而漁那就是一錘子買賣,我這個人還是很重視可持續發展的.

本來抓魚是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邪靈騎士剛忙了不一會就出了麻煩.剛才還很平靜的湖面突然翻滾起來,忽然水面炸裂,一條長相恐怖的大魚浮了出來.這家伙的腦袋起碼有座三單元的六層樓那麼大,後面的身體卻是短的很,整個身體加起來還沒腦袋大.它的腦袋造型很像魔鬼魚,可是額頭上卻長著一排觸手,也搞不清楚是個什麼東西.

"湖怪?"

金幣很驚訝的道:"活見鬼了,這種地方怎麼會有巨頭魚啊?"

"這東西你認識?"克利斯締娜問道.

金幣點點頭:"這是洪荒時代的東西,早就該滅絕了,沒想到居然還能看到."

我對怪物沒興趣,在我眼里只有有用和沒用兩種情況."金幣,這東西有沒有什麼利用價值啊?"

金幣搖搖頭:"這是害獸,除了肉能吃之外完全沒用."

"肉能吃?味道怎麼樣?"

金幣沒好氣的道:"你去咬它一口不就知道了."

"那就是說用處不大了嘍?"說著我就把坦克召喚了出來.一指那條怪魚:"轟了它."

一發魔晶炮彈准確的命中了怪魚,其實是那家伙自己張嘴接的,大概它把炮彈當吃的了.轟的一聲,怪物被炸的四分五裂,血肉飛的到處都是.我隨便找了一塊掛在樹上的肉塊,拿回來讓斯哥特幫忙處理了一下,還別說,味道絕對一級棒.斯哥特在游戲里是亡靈,不能吃東西,但是自從有了現實中的身體後就迷上了吃,並愛屋及烏的開始喜歡上了烹飪,現在簡直成了我們游戲里的隨軍廚師.

雖然肉味還可以,但這怪魚總的來說利用價值不大,還是人面魚有用的多.也多虧我的鳳龍空間和大地之母的花園地方比較大,所以平時我都希望放些亂七八糟的破爛在里面,像今天就派上用場了,因為我居然在里面翻出了魚網和小船,我自己都不記得什麼時候放進去的了!

人面魚雖然是材料,但其實也是凶獸,戰斗力還是有點的,只是本身等級不高,所以還算好抓.這湖里的人面魚數量很嚇人,我們沒網下去就是一大堆,不一會我們就弄了幾千條.裝滿了一池之後我就沒再抓了,反正太多了也沒用.

因為是拉網大魚,所以不可能區分類別,隨著人面魚一起被拉上來的還有很多希奇古怪的東西.金幣居然認識其中幾種生物,後來我干脆把魔寵都召出來大家一起研究.還別說,集思廣益之下居然能認出其中大部分物種.隨著這些物種的確認,我們開始越來越驚訝,因為這里的東西全都是洪荒年代滅絕的生物,也就是說這些東西根本就不該存在,何況還是這樣大量的出現.

為了證明不是這個湖的特殊情況保留了少量的稀有物種,我們特地飛到附近的幾片水域去打撈了一番,結果證明所有水域全都有大量的本該滅絕的生物.

我們正疑惑不解之時,忽然天空中傳來了一聲怪叫,聽著三分像龍吟七分像鴨子叫.我們順著聲音望過去,只見兩只巨獸在天上翻滾著掉了下來,嚇的我們趕緊躲開.

轟的一聲巨響,那兩只怪獸砸進了湖邊的沙地,然後翻滾著掉進了湖里.看起來它們絲毫沒有摔傷,剛一下水又打了起來,一直從湖里打到按上,然後一路滾進樹林開始互相嘶咬抓撓.

被我召喚出來的斑儂枷蘭哆哆嗦嗦的指著那兩只怪物的其中一只道:"不不不……不會吧?"

我奇怪的看了斑儂枷蘭一眼."中邪了?怎麼說話都開始結巴啦?"

"不不不……"斑儂枷蘭急的扇了自己一嘴巴才恢複正常道:"我是嚇的!這也不知道是哪代的老祖宗,居然還在!"

"老祖宗?你什麼意思啊?"

斑儂枷蘭指著其中一只怪物道:"你看那只全身鱗甲的生物,和我們巨龍族是不是很像?"

"你這一說還真是的.那家伙的身體和你們的形態差不多,只是背上的翅膀比巨龍族的翅膀要小很多,結構也不一樣,而且脖子和頭的比例也不大對,感覺脖子太長,腦袋也很小,尾巴似乎是短了點,看起來比巨龍丑多了."

幸運湊過來問道:"斑儂枷蘭,你難道認識這東西?"

瘟疫也道:"你說什麼老祖宗,這東西和我們的祖宗是敵人嗎?"

斑儂枷蘭苦笑著道:"什麼敵人!你們這些忘本的小家伙.這種生物叫始祖龍,是我們巨龍一族的祖先."

"什麼?"這一手我的四條龍寵全都傻了.

水晶身為仙女龍對形象很重視,她立刻拉著斑儂枷蘭問道:"我們的祖先怎麼會長這麼丑?"

"就是就是!"幸運秀著自己的肌肉道:"你看我這麼玉樹臨風,怎麼可能是那種東西的後代?"

斑儂枷蘭笑著道:"我沒騙你們,那真的是巨龍之祖,就像人類和猿人的關系一樣,我們巨龍就是這種始祖龍進化來的."

這下不光是四條龍寵,連我們都傻了.巨龍一族的祖先居然長這樣,真是天下奇聞!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七章 召喚室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九章 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