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三十九章 現狀  
   
第十四卷 第三十九章 現狀

和始祖龍撕打在一起的那個東西看起來也是只奇怪的生物,非要形容的話,它很像是一種長了毛的恐龍.這家伙的體型和始祖龍不相上下,但是動作要敏捷的多,不過它不如始祖龍強壯,而且它長了一對翅膀卻沒有前爪,打起架來略顯吃虧.

兩個家伙打的山搖地動,從我們面前一路滾了過去,那些小型生物早就跑的沒影了.忽然,始祖龍用短粗的大尾巴打了那只怪物一下,怪物被甩了出去.兩只巨獸剛一分開就同時開始吸氣,然後同時張開大口.始祖龍的嘴里噴出了一團燃燒著的火團,但是明顯能看到其中還有些黑色的物質,不像巨龍噴出的是純粹的火焰.這邊的怪獸的嘴里什麼也沒噴出,但對面的始祖龍卻翻滾著摔了出去,好象是被什麼東西打中了一樣,而且地面上也不被犁出了一道很深的大溝.

始祖龍噴出的黑色液體雖然速度慢,但還是命中了怪獸,並粘在了怪獸的身上開始燃燒,燒的怪獸滿地打滾.我們再看那邊的始祖龍,被打飛出去之後就在地上掙紮著想站起來,可是卻怎麼也爬不起來,而且嘴里還在吐血,明顯是受傷不輕.

"看樣子兩邊都受傷了!"斑儂枷蘭道.

"我們要不要動手?"金幣問道.

"先看看情況再說."

兩個家伙都很強,雖然傷的不輕,卻一起掙紮著爬了起來,然後再次沖向對方.轟的一聲兩只巨獸撞在了一起,始祖龍一口咬在了另外那頭怪獸的脖子上,那頭怪獸也毫不猶豫的一口咬住了始祖龍的脖子,兩邊僵持不下,就看誰的氣更長一些了.

事實證明後備系統很重要,始祖龍在被咬住脖子後居然把胸口下面的鱗片全都站了起來,在那些鱗片下出現了鮮紅的篩板一樣的結構.

"鰓?"克利斯締娜問道.

斑儂枷蘭點點頭:"我們龍族最早是兩棲爬行生物,有鰓並不奇怪吧?"

雖然嚴格來說鰓這個東西是水中呼吸器,但它上岸之後也並非完全不能使用,僅僅也就是交換效率不如在水中好而已.那條始祖龍多了一個可以進行少量呼吸的鰓明顯比另外那只怪物要占便宜,最終在雙方都咬住對方氣管的情況下還是先把那只怪物給憋昏了過去.

那只大怪物剛一倒下始祖龍就立刻松開嘴巴猛吸了幾口氣,然後對著怪物噴了好幾口黏液,那會燃燒的黏液把怪物的腦袋徹底燒成了焦碳,始祖龍靠上去又用爪子推了幾下,確認這家伙死透了才轉身看了我們幾眼,然後它突然拆開了怪獸的頭顱.這個怪物的腦袋很大,但腦漿卻不多,大概是智力很低的類型.始祖龍先是喝掉了那些白色的腦液,然後從里面挖出了一枚綠色的晶體一口吞了下去.完成這一切後它把尸體向我們推了推,然後張開翅膀飛向了遠方.

"它剛剛什麼意思啊?"幸運看著始祖龍遠去的方向問道.

"好象是把尸體給我們的意思."斑儂枷蘭道:"始祖龍是龍族的祖先,智力並不像我們這麼高,行為很單純.不過它畢竟是我們龍族的祖先,腦子還是有點.剛剛我們在那場戰斗中沒有跟它過不去,但它不確定我們會不會趁它剛打完架收拾掉它,所以它留下怪物尸體,認為這樣我們就會去吃尸體而不管它了."

"吃尸體?我們為什麼要吃尸體?"

斑儂枷蘭敲了幸運一下."始祖龍的時代都是早期生物,生存競爭很激烈,殺戮大多為了食物,留下一定的戰利品逃跑其實已經是一種智慧的表現了."

"那它干什麼還把魔晶和腦子吃掉?"

"可能是舍不得吧!再說吃那點東西又不影響它逃跑."

克利斯締娜忽然道:"我忽然想起來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啊?"我們一起看著她.

克利斯締娜道:"你們想想我們走出那間密室之後的事情,把它們都串聯起來分析一下,覺得有什麼問題嗎?"

被克利斯締娜這麼一說我們全都開始思考起來,金幣看了看旁邊地上一條正在蹦達的人面魚,又看了看對面那奇怪的怪物尸體,然後仰頭看了看天,最後突然叫了起來:"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啦?"真紅疑惑的看著她問道.

"我明白我們遇到的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了."金幣激動的叫著.

我想了想也拍了下腦門:"我也明白了!"

"你們到底明白什麼啦?"真紅到現在還沒能理解我們的想法.

克利斯締娜道:"其實問題已經很明顯了,我們明白的事情就是我們似乎是走進時光隧道了!"

"時光隧道?"

我點點補充道:"之前我們進入的那座建築是在地面上的,而且地勢還很低,甚至被水淹了三分之一,可我們出來的時候呢?它跑到了半山腰上,而且還是在一座飛空浮島上面.這說明什麼?"

"位置變了."真紅回答道.

"不光是位置變了,而是整個地貌都不對了.另外,我們走出來時那段通道你看了嗎?它和我們進入時是一模一樣的,唯一的區別就是它很新,這說明什麼?"

"我不大確定."真紅也開始明白了.

克利斯締娜接替我繼續說道:"情況已經很明顯了,那條通道根本就沒變化,我們進出的通道應該就是一條通道,只是在我們進入後那個房間把我們送到了很久之前的時代,于是通道變成了嶄新的."

"那麼那座建築是怎麼從浮島上跑到地面上的呢?還有那龍淵林是怎麼搞的呢?"真紅問道.

我推測道:"按照我的推測,我們下來的那座浮島可能是墜落了,而且由于年代久遠,早就和周圍的大地完全融合成了一個整體.那個龍淵林之所以地勢那麼低,十有八九就是浮島墜落時砸出來的.另外,那浮島上植被茂盛,旁邊還有個湖,如果它真的墜落了,湖水倒淹森林,然後森林適應洪水發展成現在的龍淵林也很正常."

"這麼說起來到是的確有些道理."真紅道:"照你們的推論,那現在的情況就能理解了.本該絕種的人面魚在洪荒時代應該很多,所以你看見一湖的人面魚也很正常.還有那條始祖龍.如果這里真是洪荒時代,巨龍族還沒進化出來也可以理解."

克利斯締娜走到那尸體前踢了一腳."按照我們的推論的話,我們應該正處在遠古大陸上.這東西要是我沒猜錯,很可能是鳥龍."

"鳥龍?"

"介于龍和鳥的中間形態,可以說是過度型的進化生物."克利斯締娜摸了一下這家伙的皮毛,然後道:"這毛暫時還沒進化成羽毛,不過已經變的很柔軟了.要知道毛發可都是鱗片的演化產物."

"看來我們確實是被送到古代來了."真紅道:"傳送卷軸失靈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不過紫日你的空間門為什麼還能開啊?"

"你既然都知道那是空間門了,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真紅愣了一下,然後突然明白過來了.空間門本來就是連接的兩個不同空間,既然這兩個空間本就沒什麼關系,那時間對它們的相對位置也不存在意義,所以就算我們被送回了洪荒時代,大地之門卻依然能打開.

我們幾個在一起分析了一下情況,大致確定了這里就是洪荒年代.至于我們到這里的原因,大概就在那個密室上了.之前克利斯締娜曾經在密室里發現過一個滾動顯示器,當時因為看不懂文字所以我們也不了解那是什麼東西,現在看來那東西顯示的應該是時間.可以說那個沖滿水的房間基本上等于一部時間機器.

分析出了我們所處的狀況,然後進一步討論的結果反而讓我們高興了起來.我們四個人中除了克利斯締娜外都有當初的過場動畫的錄象,按照那段中國版的創世紀,其中的金龍死後是變成了黃河,也就是說如果真的有逆鱗,那應該已經和龍身一起化為黃河的一部分了.按照這樣的推論,那現代實際上是沒有金龍逆鱗的,但是我們卻蒙對了.那個房間把我們送來洪荒時代,而這個時候金龍還活著,也就是說可以確定這個時代存在一枚真正的金龍逆鱗.可問題是我們要怎麼拿呢?難道要和金龍打一架?我們幾個大概不夠人家一個噴嚏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三十八章 時之傷     下篇:第十四卷 第四十章 誘拐史前大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