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四卷 第四十一章 天地五妖1  
   
第十四卷 第四十一章 天地五妖1

我們向雨解釋了一下向導的意思,雨也不笨,立刻就明白了向導的意思."向導就是按照你們的要求帶路的人是嗎?這個簡單,我是在這里長大的,附近沒有我不知道的地方.你們想去哪里?"

我拉著雨的手非常親切的道:"這個先不急,你先帶我們到你的住處,看看你有什麼要帶的東西.反正你以後就要住在我們那邊了,這邊可能就回不來了,所以還是把需要的東西都帶過去比較好."

"回不來了?"雨很驚訝的看著我們."你們是說到了那邊就回不來了?"

我點點頭:"其實我們也很喜歡這里,這里的風景很漂亮,我們也想時常來玩玩,但是那個通道似乎比較奇怪,能否正常往來也不大確定,為了預防萬一,你還是把東西都帶上比較好."

"這……!"

"有什麼問題嗎?"

雨有些為難的點點頭."我在這里還有幾個朋友的,要是再也見不到她們,我會很傷心的.還有這些衣服,我也想送她們幾件."

我立刻和真紅以及克利斯締娜交換了個眼色,克利斯締娜立刻拉著雨說道:"這個沒什麼,我們先到你家把要帶的東西帶上,然後我們去他們那里串門,把他們一起請到我們那里不就行了嗎?"

"那太好了.我們先回去收拾東西."雨非常高興的答應了我們的要求,然後迅速的帶我們去她的洞府收拾東西去了.

雨的洞府就在碧波潭潭底,還好我們都有辦法下水,也就跟著下到了潭底.這片水域里本來有很多怪魚,但是雨在這里卻有著絕對的威懾力,所有怪魚都自覺的遠離了我們附近.

順利的到達潭底,周圍突然一空,我們居然進入了一個無水空間.剛剛在外面明明什麼都沒看到,可是進入這里之後卻突然發現前方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水晶茅屋.這建築實在是讓我們看的直搖頭,明明是以最美麗的水晶建造,可偏偏卻蓋的亂七八糟,簡直就是一堆水晶堆了個洞府出來,里面也是縱橫交叉的水晶柱,連走路都很不方便,要在里面不斷的低頭躲避橫梁,或者是跨越障礙物.

"我說雨啊!你這里怎麼蓋成了這樣子啊?"金幣扶著根水晶柱敲了敲:"這麼好的水晶要是雕琢一下那還不漂亮死啊?"

"雕琢?"雨很詫異的看了看我們:"怎麼雕琢啊?我不會啊!"

"算了,反正這里以後你也用不到了,回頭有空我再告訴你怎麼雕琢."金幣話鋒一轉:"不過你這個水晶既然用不到了,干脆送我吧?"

"你喜歡水晶嗎?"雨很平常的道:"我可以造水晶的,你要就拿吧!"

"什麼?你能造水晶?"這次是我問出來的.

"恩.有什麼奇怪嗎?"雨一點也沒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多麼恐怖."不就是水晶嗎?我平時都是用這個作為攻擊手段的."

"暈!你還真有錢啊!"金幣感歎著.

"有錢?"雨疑惑的撓撓頭."錢是干什麼的啊?很漂亮嗎?"

"這個……!"金幣無奈的搖搖頭:"一時半會解釋不清,等到了我們那里你就知道了."

"你還是快收拾東西吧."我催促著雨.

"好的."雨迅速的把我們帶到了她的房間,說是房間其實這個地方也就是個稍微大些的空間,連個門都沒有.雨開始收拾自己喜歡的東西,結果我們卻發現那不過是些有著特殊花紋的烏龜殼或者是一些破爛的奇怪物體.

"等等等等!"我趕緊拉住雨."你這都是些什麼玩意啊?"

"我喜歡的東西啊!"雨很疑惑的看著我.

"你喜歡這些東西?這些東西很漂亮嗎?"

"不是啊!"雨笑著拿起那些東西給我看."這個玄龜殼是我的床,還有這個."雨拿出了一件黑了吧唧而且歪七扭八的棍子."這個是我的武器,怎麼樣?很厲害吧?"

"武器?"我把那個黑色的東西拿了過來,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也沒搞清楚這是什麼玩意."這個到底是什麼武器啊?"

"棍子啊!"雨很認真的回答我:"用這個敲人很厲害的."

靠,居然是棍子.不過這也不能怪我,這個玩意除了材質比較特殊之外幾乎就是根隨處可見的樹棍子,我當然無法把它和冷兵器中的棍聯系起來.即使再破爛的棍子最起碼也要削直了才行啊!這個東西到底算個什麼玩意啊?

我把永畬酗F出來,然後用力一抖,永睎間展開變成一根一米九長的棍子,兩頭部分還帶著狼牙刺."看到了?這才叫棍,你那根基本上就是樹枝!"

"咦?你怎麼知道這是樹枝的?"雨居然還很認真的道:"這可是我從世界樹上偷來的,別人可沒有呢!"

"世界樹?"克利斯締娜突然沖過來搶過那段爛樹枝看了起來:"你說這是世界樹上的樹枝?"

"是啊!"雨很認真的點著頭."當初我和風她們五個人可是拼了命才搞到幾根樹枝回來的,我們五個每人都有一根,非常好用呢!"

"那世界樹現在還在嗎?"克利斯締娜問道.

"在,當然在."雨很疑惑的道:"你看我們不是在嗎?"

"也對."克利斯締娜自言自語的道:"世界樹代表的就是世界,世界樹不在了世界就也不存在了,既然我們還站在這里就說明世界樹還在那里."

真紅疑惑的問克利斯締娜:"我們在正常游戲空間怎麼沒見過世界樹?"

"因為世界樹不在中國,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克利斯締娜解釋道:"世界樹其實是個任務空間,從樹干下面進入,然後會走進一個任務空間,之後不斷的向上做任務,隨著你的完成方式不同你會不斷的在樹干的分岔點進入不同的樹枝.當你到達某一樹枝的頂點後就會得到對應的獎勵,不過一般越是靠下的樹枝獎勵就越少,但是高處的樹枝任務環節太多,能完成的人不多,再說現在也沒有人摸索出正確的任務要求,很少有人能按照主干方向前進的.不過聽大樹附近的NPC泄露的消息,似乎只要能走到世界樹的頂端就可以得到一件超級寶貝,只是不知道到底那是個什麼東西."

"不知道的才是最誘人的."我道:"那東西還是不要想了,那種任務根本就不是讓人做的,進去也未必到的了頂端.雨你既然有世界樹的樹枝,那知道這個東西有什麼用嗎?"

"可以用來敲人."雨迅速的回答道.

"除了這個之外呢?"

"可以快速恢複力量,拿著它我可以不斷的使用高級法術而不用擔心力量耗盡."

"那我明白了."我點點頭."不過這個東西也太難看了點吧?"

"能用就不錯了."克利斯締娜把樹枝遞還給雨道:"你自己收好,等到了我們那邊,可以找人幫你脆煉一下,弄成像我們的武器這樣的東西."

雨很小心的摸了摸我的永硠雃赤煽狺l:"這個真的能變成這樣嗎?你們的武器都好漂亮哦,比衣服還好看."

我周圍旋風一閃而過,我已經切換回紫日形態,雨被嚇了一跳.我趕緊安撫她:"別怕,還是我.我有兩個樣子."

雨看了看我,然後點點頭,接著她身形一晃,已經變成了一個水人.現在的雨完全是由水組成的,但是依然保持著人形,只是顏色變成了淡藍色,還帶點透明,面目也不太清楚了."紫日大哥的原形原來是這樣的啊!你看,我的原形也很漂亮吧?"

暈,搞了半天雨把我的兩個號當成妖怪的原形和變化後形態了,不過好象這樣理解也差不多,沒多大問題.不過這個雨的原形卻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金幣湊上來看了半天,然後小心的伸手碰了一下雨的胳膊,結果她的手指一下捅進了雨的胳膊里,嚇的她趕緊把手拔了出來.雨笑著道:"我是水,水就是我,你不用擔心,就算被切碎了對我來說也沒什麼."

"那不是說你完全不怕物理傷害了嗎?"

"物理傷害是什麼傷害?"雨很疑惑的看著金幣:"反正我不怕打,只要不被法術傷害到就沒事."

"這個到是可以理解."我趕緊道:"你還是先還原回來把你的東西收拾了再說吧!"

在雨收拾東西時我們就聽著她解釋各種物品的作用及收藏原因,這樣我們就可以幫她做一些篩選,像之前那個玄龜床根本就沒有帶的必要.玄龜內丹到是有點用,可殼是沒用的,帶了也是廢品,難道艾辛格還能缺床嗎?

經過篩選我們發現雨身邊的東西雖然看著很丑,但很多都是極端珍貴的天材地寶,甚至一些是現代已經絕跡的東西,只是都沒經過淬煉,性能都還很差.我和金幣很簡單的就從雨的嘴里得到了這些東西的產地信息,等把人找齊之後我們會去采集一些帶回去,這可都是好東西,有價無市的寶貝.

把雨這邊的東西都收拾好之後發現居然有整整一間屋子那麼大的一堆,還好我們都有鳳龍空間,直接就幫雨打包裝了起來.雨對鳳龍的這種空間能力很感興趣,可惜她自己不會空間法術.這里還是洪荒時代,很多後期妖怪會的法術這個時代都還沒發明出來,因此雨的力量很偏科,單論法力強的嚇人,實際戰斗力卻並不見得怎麼樣.不過相信只要回去經過我們的調教,應該能很快變成不亞于紅炎,維娜以及觀音姐姐的超級戰力.

"好了,現在東西都收齊了,我們去見你的朋友吧?"我對雨說道.

"恩,跟我來吧."

雨的第一個朋友住的到是不遠,就在這個浮島附近的森林里.這是一片相當廣闊的原始森林,它看起來很奇怪,因為這里的主要植物都和我們那個時代不同.我們在雨的帶領下直接進入了森林,然後穿過一條地底通道,等我們從另外一頭出來的時候發現我們已經到達了一小片空地所在的位置.

這片空地大約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的面積,大致成圓形,地面上沒有任何植物,森林仿佛被某種力量隔絕了一般停留在這個區域之外,而這個區域的中心卻生長著一棵近七十米高的巨型植物.

"小樹."雨蹦蹦跳跳的跑向那棵大樹."快看我的新衣服."

眼前的大樹突然開始發光,當光線暗淡下去後大樹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站在原本生長著大樹的位置.這個女孩子看起來和雨差不多年紀,但是和雨那種柔弱的美麗不同,她看起來要活潑的多,很有朝氣的感覺.另外,這個女孩子的頭發居然是綠色的,不像雨的頭發是藍色的.等我們走近我才發現她的眼睛居然也是綠色的,我又順便注意了一下雨的眼睛,果然,雨的眼睛是藍色的.看來她們兩個根本就不是妖怪,而是元素生命體,一種古老而基本的生命形態.

根據我掌握的知識推斷,越低級的東西就越強大,因為它們已經是基本形態,無法被再度破壞.元素生命體就是最基礎的物質,想摧毀元素幾乎等于和世界法則在抗衡,而那根本就是不可實現的事情.

雨非常興奮的向自己的小姐妹炫耀著身上的服裝,而她的那個朋友則是滿眼羨慕的光芒.這個被喚做樹的女孩身上只穿著一堆樹葉,雖然看起來比雨之前穿的龜殼裝要好看的多,但依然算不上衣服.

對于我們的靠近,樹並沒有表現出什麼敵意,畢竟我們是跟著雨一起來的,再說她們這種元素生命體感應能力都很強,我們要是有惡意,她在幾公里之外就能感覺到了.

"雨,不幫我們介紹一下嗎?"我走過去問道.

雨連忙停止了自己的炫耀行為,趕緊給我們介紹了起來.從雨的介紹中我們明白了樹的真身就是剛剛那棵大樹,而她實際上應該屬于木系元素精靈.

樹很認真的上下打量了我們一下,然後看了看雨身上的服裝,之後很羞澀的問道:"我真的可以得到像這樣的穿在身上的東西嗎?"

雨一幅過來人的樣子對樹說道:"這叫衣服,不要再說什麼穿在身上的東西了.這個東西可是很漂亮的,而且很輕便,也很舒服,我感覺比以前的衣服好太多了.不,不對.以前那些根本就不能叫衣服."

我笑著道:"樹小姐,這些衣服在我們那里有很多,我們甚至能按照你的身材和喜好進行定制.而且,雨現在穿的服裝僅僅是好看而已,其實我們還有一些能增加你們實力的衣服,不僅美觀,而且實用."

雨之前並不知道還有能提升自己能力的服裝,連忙問了起來:"還有這樣的衣服嗎?我怎麼不知道."

我笑著解釋:"我們身上的這些就是可以同時提升多項能力及美觀度的服裝,這種服裝被稱為裝備.像我這樣的叫做盔甲,而像克利斯締娜那樣的服裝叫做法師袍,當然還有其他的服裝.這些有使用價值的服裝被我們統稱為裝備,其種類非常的多樣化,而且美觀度也不相同.你們要是喜歡,等回到我們那里,可以為你們定制一些."

"真的嗎?"樹很激動的湊上來,然後想想又不好意思的道:"可是我沒有東西和你交換啊!"

還不錯,這個丫頭至少比雨聰明些,知道不能白拿別人好處.我故意裝的很誠懇的道:"要是一兩件衣服我到是可以送給你們,但是裝備的價值卻是衣服的千倍甚至萬倍億倍.再說,很多人都會想要很多套裝備,我是肯定不能白給你們這麼多裝備的.不過……"停了一下,看到兩個小丫頭一臉焦急的有樣子,我才繼續道:"也不是沒有辦法.雖然你們沒什麼東西和我交換,但你們可以幫我做事情啊!"

"幫你做事情?你為什麼要我們幫你做事情?"樹的腦子果然是比雨聰明的多,因為雨剛剛已經打算張口答應了,只是被樹拉住了.

我盡量溫和的解釋道:"這個其實很簡單啊!我只有一個人,但是有時候我會有許多事情要做,我一個人是忙不過來的,這個時候我就需要幫手.還有就是我也有自己的敵人和仇人,有時候敵人會來打我,或者我去打我的仇人,這個時候一個人肯定不如一群人好辦事,這個你們明白嗎?"

樹點點頭:"這個我當然知道.以前沙琳怪想欺負我,我就是和小雨她們一起把沙琳怪打死的.人多確實很有用處."

"所以啊!我當然希望有很多人幫我,而且人越多我就越安全,你們說是不是?"

雨和樹都直點頭.

"那麼,我就以這些服裝和裝備做為請你們幫忙的條件,我給你們提供各種個人用品,而你們幫我打架."

"個人用品是什麼?我只想要漂亮的裝備."雨還是弱弱的問道.

"裝備只是個人用品中的一種,你們在生活中其實需要很多東西的.比如……先問下,你們吃東西嗎?或者說你們只靠吸收元素生活?"

雨搖搖頭:"我們當然要吃東西,光吸收元素只能提供戰斗需要的法力,可是不管肚子啊!"

看來雨和樹已經是高級的元素生命了,光靠元素已經不能維持生命形態了.不過既然她們要吃東西那就好辦了,至少我們又多了些誘惑她們的東西.

我從鳳龍空間里拽了兩瓶從天庭敲詐回來的白玉露,分別遞給兩個人.她們兩個首先是眼前一亮,然後欣喜的抱著那兩個瓶子道:"這是送我們的嗎?真好看,這個東西是干什麼的?為什麼這麼漂亮?"

暈!這倆丫頭沒見過高檔的彩色瓷器,我只是想讓她們嘗下里面的白玉露,結果她們兩個卻抱著瓶子當寶貝."誒……兩位,這個只是個裝東西的容器,我要你們看的是里面的東西.那上面有個蓋子,能拿掉的,對,就是那個,可以打開的.里面有些液體,你們可以喝一點嘗嘗."

兩個姑娘都是小心翼翼的打開了瓶蓋,然後同時發現了瓶子里的液體發出的香味,之後都小心的嘗了一口,結果一起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直到最後把一瓶都給嘗沒了才不好意思的停了下來.

我笑著說道:"這只是一種飲料,類似的東西還有很多種,每一種都有獨特的味道,雖然不一定有這個好喝,但搭配起來經常換換口味也非常不錯.除了這飲料之外我們還有好吃的."我說著就拿出了一份經過高級烹調術加工的紅燒火蜥蜴,結果我還在那里掏筷子她們兩個就用手把這條火蜥蜴給分光了.

看著她們兩個在那邊舔手指,我得意的道:"用品不是只有美麗的衣服這一樣的,好吃的好喝的,還有其他許許多多你們想都沒想到過的東西.只要你們幫助我做事,我就可以為你們提供這些用品,你們覺得怎麼樣?"

"你們真的是天天吃這個嗎?"樹還是保持著最低限度的戒心,不過看她舔手指的樣子實在是沒什麼威懾力.

"我們當然不是天天吃這個."看樹露出了那種我就知道的表情,我立刻微笑著補充道:"因為我們有好幾萬種不同的食物,每頓飯我們一般也就是四菜一湯,就算頓頓不重樣,全都試一遍也得好幾年時間,怎麼可能天天盯著一個東西吃呢?再說,這幾萬種食物大部分指的是肉類和需要烹飪的素菜,水果和其他一些不需要處理就可以直接食用的東西我們都沒算在內.比如這個."我又扔了兩個果子給她們.

兩個小丫頭立刻拿著果子啃了起來,臉上滿是幸福的表情.

我趁熱打鐵繼續游說:"怎麼樣?味道不錯吧?這是樸素果,在我們那邊很多的."

雨早就投降了,樹卻還想抵抗,但是在我拿出了使用各種貴重材料制作的首飾以及各種化妝品之後她就徹底被擊倒了.女人都是愛美的,元素生物也不例外.

搞定了樹之後我們又向她們的下一位朋友的洞府跑去,路上我順便從樹和雨的口中問出了不少關于天材地寶的消息.這個時代的貴重物品基本還處于未開發狀態,由于這個時代的人類還沒進入社會化階段,所以各種稀有物品在這個時代都很常見,尤其是動植物資源,簡直就像是野草一樣遍地都是.

樹和雨帶我們見的第三個朋友住的比較遠,即使使用了飛鳥和長槍這樣的高速魔寵帶我們飛都花了不少時間.按照我們飛行的時間和長槍的速度來看我們其實已經離開中國國境了,不過這個時代的地球上各個大洲都還沒分開,整個地球上就一塊大陸,而且是完整的連在一起的,所以我們也搞不清楚這里到底算是哪個國家范圍.這里的地形和我們那個時代實在是相差太大,我們那個時代是高山的地方,在這里可能還是平原,這都是沒准的事情.不過我們初步判斷這里很可能是南極洲.

雖然我們現在所在的地區明顯在赤道上,而且腳下全都是大片的熱帶雨林,但是這個地區現在和大陸的其他部分已經有了要脫離的趨勢了,而且根據大致的地形走向來判斷這很可能就是後世的南極洲,只是這個時候它還在赤道上,當然也沒我們那個時代那麼冷.

好不容易找到了地方,老遠就看到一座懸浮在高空的浮島.這一路上我們見到不少浮島,這個時代的浮島就像山包一樣常見,不過眼前這個卻是我們所見停留位置最高的浮島,它幾乎是處于皕髒h的高度,要不是雨和樹認識路,我們自己很可能從它下面飛過去而不知道.

這個浮島和我們之前見過的浮島有很大區別,不光是它停留的位置比較高,它的結構也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浮島.這個浮島上完全沒有植物,也沒有土壤,有的只是一種白色的類似白玉一樣的岩石.這種白色的石頭從下方看上去很容易把它和云混在一起,這也是它這麼隱蔽的原因之一.

島的上面沒有什麼崎嶇的地形,只有中心部分略微高一些,大致上就是個平頂.這里給我們的唯一感覺就是風大,光靠自己的力量站在這里幾乎有種要被吹走的感覺,連兩個人說話都要大聲喊,因為氣流流動太快,聲波傳遞很困難.不過我們只走了不到一邊米周圍的風就突然消失了,害的我們幾個還因為突然失去了阻力而差點摔了一跤.雨和樹似乎早就知道這里有這樣的結界,根本沒受影響.

我剛要說她們兩個,忽然看到前面人影一閃,一個白色的人影帶著一串幻影朝我沖了過來,我趕緊雙手交差護在了身前.胳膊上感覺到一股不算很大的力量,但也震的我退了一步.白色人影借著踢我的力量迅速後退閃出了一百多米,然後兜了個大圈子又繞了回來.對方在到達我面前時突然一個急停,然後就勢一個甩腿,我把雙手放在身前,穩穩的接住了這一腿,不過對方又再次脫離,然後人影一閃突然不見了.

我可不是菜鳥,對方剛一消失我就感覺到背後有人靠近,呲呤一聲,兩個半月自動懸浮在了我的背後,把對方逼的硬生生的停了下來.我就勢翅膀一張,對方迅速後退,不過我感覺到翅膀尖端還是劃到東西了.

"風姐姐,別打了."雨和樹急的叫了起來.

人影完全沒理睬她們兩個,突然一閃出現在我面前.我只看到她是個美麗的女人,而且有著一雙閃亮的銀色眼睛,不過接下來我就只看到她迅速的遠離我.不是她在後退,而是我被踢飛了.從剛開始出現,她的速度一直在增加,而且越來越快.我搞不清楚她為什麼要攻擊我,但是看起來她不像是玩玩的意思,因為剛才那腳就是殺招,只不過我在關鍵時刻擋了下來,只是對方力量太大,還是把我踢飛了.

再玩就沒命了,我收起了先禮後兵的想法.兩個半月在我飛出去的同時就旋轉著向她飛了過去.女人一甩手,兩個風刃正撞上兩個半月,但是半月太過鋒利,切開風刃後依然速度不減的向前沖了過去.女人稍微驚訝了一下,但她還是迅速的閃了出去,半月完全追不上她的速度.但是半月只是誘餌,讓她分心而已,真正的殺招在我這邊.

我雙手從背後摸出六柄匕首,同時扔了出去.六柄匕首在地上盯出了一個六邊形,那個女人看了我一眼,很疑惑我為什麼把匕首扔的這麼偏,不過她馬上就知道我要干什麼了.兩根龍筋索從我雙手上飛出,分別射中兩根匕首,然後我拉著索線沖了上去.風不清楚我想干什麼,所以只是讓開我的身邊,但是我手上卻拉著龍筋索,飛速沖到匕首邊上,把索線掛上匕首的握柄,接著再向下一把匕首跑.六柄匕首很快被我拉出一個帶外框的六芒星陣.風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晚了,我在索線上舒服了魔力,以索線為基礎迅速張開了一個封閉結界,風被封在了其中一個結界中,但是半月卻還在自由的穿梭其中.結界限制了風的活動空間,這樣半月即使速度慢也能迅速的捕捉到她.

兩個半月繞了一圈後一起飛了回來,風在狹窄的區域內避無可避,眼睜睜的看著兩個半月同時向她飛去.

"不要."雨大叫了一聲,兩個半夜交叉著卡在了風的脖子上,僅差一點就可以把她的腦袋和身體分開了,但是半月被我停了下來.

風的眼睛里有驚恐也有不服,但似乎還是驚恐多一些.半月是元素武器,雖然有很強的實體殺傷力,但它真正的用途就是用來切割能量,所以即使是元素生物被切了也是鐵定完蛋.

"還要繼續嗎?"我挑釁的問道.這個風明顯是天生傲骨型的,不讓她服氣大概是沒辦法收服她的.

"你的結界太奇怪,我以前沒見過,所以上當了,要是我一開始就知道,肯定不會讓你布置完的."

"那好."我站了起來,結界消失,龍筋索把匕首都帶了回來,半月也從她的脖子上離開回到了我的背後."再來一次."

風的身體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經出現在我面前,猛的一拳直朝我的喉結打了過來.這一下要是打中我就蓋暈了,不過我也不傻,猛一低頭,面罩的下沿就和盔甲的護領接到了一起,把脖子擋了起來.不過風的戰斗經驗卻也不差,一道風刃從拳頭上發了出來,直接在我低頭前從縫隙穿了進去,我被打的飛了起來,摔在地上一個翻身趕緊又爬了起來.還好魔龍套裝連脖子上也套著環節式鎧甲,不然剛才那一下我就身首異處了.

我才爬起來風已經到了跟前,一個掃腿向我小腿踢來,我反應迅速的把小腿轉了個角度,嘩啦一聲小腿後面的背刃彈了起來."啊!"風一腿踢到了刀刃上,悶哼一聲退了開去.

我向雨和樹說道:"看到沒有?裝備不光是美觀,打架的時候也是很有用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四十章 誘拐史前大妖怪     下篇:第十四卷 第四十二章 天地五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