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五卷 第一章 神壇之爭  
   
第十五卷 第一章 神壇之爭

神戰,說白了就是宗教戰爭.這次妖魔和天庭都想滅佛門,而我恰好使這個想法得以順利的實現,因此戰斗就提前觸發了,只是我沒想到會來的這麼突然,這其中肯定是還有什麼我不清楚的事情存在著,否則不會發展的這麼奇怪.在紅月那里了解的情況是本行會目前還能壓制當地的戰斗,所以我還有一定的時間去調查情況.

離開艾辛格之後我直接去了天庭,結果剛出傳送點就看到南天門大開,排著整齊方陣的天兵部隊正洶湧的沖出南天門向前方奔去,一副大戰之前兵荒馬亂的樣子.

"這不是紫日嗎?你不在五台山指揮部隊,跑天庭來干什麼?"

"哦,是拖塔天王啊!我是來找玉帝有些事情,不知道玉帝在不在?"

"在,只是現在正在開會.我還有事,你自己進去就是了."

"多謝."辭別了李天王之後我迅速的進入了南天門.這里面和外面也差不多,各處的玄天大陣之中都有無數的天兵在向外湧,明顯是正在集結.

穿過點將台後面就是宮殿部分了,這里的人少些,相對就要安靜多了,只是依然能看到一些仙女很是匆忙的飛來飛去,完全沒了之前的從容.一路順利的來到靈霄寶殿,門口的守衛神將根本都沒攔我,直接就讓我進去了.大殿內的神仙們到是不多,但全都是老大級別的,連老子和元始天尊都到了.

"紫日你到啦?我就知道你要來."玉帝第一個發現我的到來.

"見過諸天仙長."我行了一圈禮,然後道:"我只是想知道一下天庭為什麼會提前發動全面戰斗,按照我們的約定不是應該讓我們行會先做前期工作,之後再聯合天庭和妖魔一鼓作氣拿下佛門的嗎?你們這樣提前作戰計劃讓我們變的很被動,本行會的主要力量現在都被拖在了日本,一時間根本無法回援,干什麼都束手束腳的,很是無奈啊!"

"你們看看,我就說他要來找我的麻煩嗎!"玉帝帶著玩笑的口氣對別的神仙打趣道.

元始天尊笑著對我道:"我們以前計劃當然是有原因的,你的那些小朋友也不用撤回來了,我們天庭還不至于出不起這點人手."

"天尊的意思是……?"我盡量鎮定的詢問道.

"別多心,我們不是要把冰霜排除在外,只是現在出了點意外,必須提前.放心,好處少不了你們的."

"意外?"我想了一下問道:"什麼意外值得如此提前作戰計劃?"

"如來轉世,這個意外夠不夠大?"

"如來轉世?"我忽然明白過來的猛點了一下頭."明白了.我這就去安排."

"果然是孺子可教也."老子喊住了我."先別急,這里還有些東西給你."說著他用手指一彈,一枚金丸彈到了我的面前,然後輕飄飄的落到了我手里.

我還沒來及問這是什麼元始天尊就提前扔了根金色的卷軸給我."那枚金丸叫做'本金珠’,以強大法力灌輸其內,即可發出萬道金光.以金光照過之人可獲得永久抵抗佛門一成法力的能力.我給你的金卷是'混沌法卷’,上面記錄了一種克制佛門法力的技能,學會後不用發動即可獲得對佛門法咒的絕對壓制能力,你拿回去給你的參戰人員學習一下."

哈哈,大神就是不同凡響,出手比那些窮光蛋妖怪闊氣多了."那個,兩位仙祖,請問戰斗之後此物如何處置?"

"送予你的難道還要我們收回嗎?"

"多謝.我先去辦事了."

賺了賺了,這趟沒白跑,起碼撈了兩個大寶貝,而且還是全行會通用的東西.像這樣能提高整個行會實力的寶貝在游戲里可是很罕見的,何況還是這種不需要刻意操作的被動系能力,簡直就是極品中的極品.

離開了天庭之後本想去看看妖魔的情況的,但是想了一下還是算了,上次到他們那邊鬧的不大愉快,現在自己送上門會讓他們感覺我求著他們似的,反而會變的更難辦,等他們自己倒黴了我才能和他們說的通,現在說什麼都是白搭.

返回艾辛格找紅月安排了一下人員調度工作,既然要幫天庭打佛門,那就必須多占些便宜,所以人少了是絕對不行的.工作還沒完全安排完,鷹就忽然跑進了會議室."咦?紫日你回來啦?"

"恩,已經回來很長時間了.這麼晚了你還在線啊?"

"還不是那些印度阿三害的,我們國家那些修佛門一派的玩家也都跟著起哄,好象佛門那邊開出了很高的任務獎勵,要求這些玩家協助護教."

"那現在的情況呢?"

"大仗沒有,小摩擦不斷."

紅月疑惑的問道:"那你怎麼跑回來了?那邊應該很亂才對啊!"

"亂已經不足以形容那邊的情況了,我是回來找人的.行會里的那些高手都哪去了?我那邊出了幾個麻煩人物,需要幾個高手過去撐下場面,要不然就控制不住了!"

紅月立刻道:"高手都在日本那邊呢,現在你讓我上哪去給你找……"紅月說到後來聲音越來越小,目光也逐漸轉到了我的身上.鷹看到紅月的反應也明白過來了.

"OK!OK!我跟你去就是了."他們兩個這表情我要是再不明白就是傻瓜了.不就是撐場面嗎!好歹我也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這麼大面子放哪里撐不住場面的?

鷹這個家伙連拖帶拽的把我拉到了五台山下的修緣城外.這是個玩家城市,里面全都是修佛的玩家,而且城市主管行會就是個佛門勢力.更重要的是這座城市把上五台山的路給堵死了,游戲里的五台山可不像現實中的那個五台上那麼小,這座山在游戲里被放大了很多倍,而且高度也變的很嚇人.另外,由于現在它是佛門在中國境內的三大主要據點之一,所以山頂布置了虛彌空間,從外面看起來不大,進入之後就會變成一個非常廣大的區域.如果我們不能拿下這座城,那想上山就只能靠飛的了.盡管我們行會空運能力不錯,但自己背後留個釘子總不是什麼好事.

現在這修緣城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本行會的大軍就在城市外結陣待命,在我們頭頂上居然還有一大片閃著金光的祥云,從這里能看到云的邊緣站著不少天將,想來上面應該都是天庭的部隊.本行會的大型攻城器械以及蟲族的戰爭堡壘也已經到了幾部,正停在我們行會的部隊後面壓陣,還有不少人正在組裝大型攻城武器.

我還沒靠近陣地前沿就聽到了那邊亂糟糟的吵鬧聲,鷹也直接拉著我飛到了那邊.只見一些本行會的玩家和另外一些穿著道士服裝的非本行會玩家站在一邊,正和對面穿僧袍的玩家罵架,而且其間還偶爾會攙雜一些武力毆斗的情況.

"會長到了."不知道哪個眼睛比較尖的家伙叫了一聲,我們這邊的玩家立刻分出一條路,非常得意的盯著對面的那些玩家.

我向兩邊的本行會玩家點點頭,然後走到了陣前.對方的人群中有個看起來只有十八九歲的家伙明顯是首領,他非常橫的站到了我的面前,幾乎是頂著我的面罩."你就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

我點了點左胸口那朵荊棘玫瑰."除了我還有誰能帶這個東西嗎?"

"好.既然你是會長,那就馬上撤兵吧."

"你腦袋被驢踢了嗎?"這家伙簡直就一白癡嗎!

"你敢罵我."那家伙氣憤的道:"剛才你們的人和我們的人打賭輸了,說好了要你們輸了就撤軍的."

"哦?有這事?"

"當然有.難道你們還想賴帳不成?"那個年輕人身後的另外一個武僧職業玩家走上來指著我們身邊的一個玩家道:"就是他和我們打的賭."

我把頭盔摘下來收進了鳳龍空間,然後沒睬他們,而是轉身對鷹道:"我和你打賭,我可以跳到月亮上."說完之後我原地蹦了一下,當然,我是不可能跳到月亮上的.但是我在那些人提問之前先一步對鷹道:"好吧!我沒跳上去,我輸了.現在我把那座城市輸給你了."

那個年輕的武僧聽不下去了,立刻叫了起來."喂.修緣城是我們佛門的城市,你憑什麼把他給人啊?"

"哦,原來你知道不能拿別人的東西打賭啊?"我指著剛才和他打賭的那個本行會玩家道:"後面那些都是我的人,你和他拿我的人打賭,我憑什麼聽你們的啊?"

我們行會的那個玩家也是個機靈的家伙,立刻叫了起來."你這個笨蛋,我當初就想到這一點了,你卻傻了吧唧的真跟我賭.那又不是我的部隊,我自己也只是其中一員,哪里管的到他們.是你自己白癡,可別說我不守信用哦."

這個年輕的武僧職業玩家年齡不大,哪有我們這些老油條圓滑,當即被氣的差點背過氣去."你你你……!"

我毫不掩飾的大笑著說道:"你還是把氣喘勻了再說吧,憋死了我可不負責哦."

"我要和你決斗.你輸了就得撤退."

聽了他的話我還沒來及回答,他身邊的人就先拉住他小聲道:"別沖動,他可是紫日!"

"紫日又怎麼了,我只是很少和人打,難道還真贏不了他嗎?"那個年輕人指著我道:"我向你挑戰,你敢是不敢."

"敢我當然敢,但是你的賭約是不是太奇怪了些?"

"哪里奇怪了?"

"你只說我們輸了要撤軍,那麼你輸了呢?"我沒等他接話就繼續說道:"我知道你要說你不會輸的,但那是你的事.沒有彩頭我可是不會出手的哦."

"我打你看你還不還手."這家伙居然直接就沖了上來.

咚的一聲響,那個家伙被擋了下來.真紅出現在我的面前,單手接下那了家伙的拳頭."想打我們會長也得先過我這關吧?你以為他是誰都打的到的嗎?"

我站在真紅背後背著手看著那個家伙道:"我可不是自由玩家,記住我可是冰霜的老大,後面有好幾百萬NPC等著為我沖鋒,踩也踩死你了.我不想出手就沒人可以逼我,你的明白?想和我決斗就把彩頭放出來,我覺得有興趣才會和你打."

"好."那家伙立刻道:"如果我輸了你們就可以繼續攻擊我們的城市."

我微笑著說道:"我不打還不是可以繼續攻擊,你這也算彩頭?"

"那你要怎樣?"

"簡單.我輸了就立刻撤軍,以後永遠不再進入修緣城勢力范圍.你輸了就帶著你的人上山,這城市歸我們行會了."

"不可以啊!"他身邊的人拉著他勸道.

"我同意了."

"那麼立個契約吧."我直接召喚了一張系統擔保的契約書,然後口述了內容,之後確認同意.他看了一遍內容之後也確認同意了上面的條款,並簽了名.我到這個時候才知道他叫降龍,和十八羅漢里那個降龍羅漢一個名字.

"開打吧?"降龍到是個急性子,簽完契約馬上就要開始.他身邊的人連忙下了一堆裝備給他,明顯是想把最好的裝備集中起來,這樣勝算大一些.降龍到是也沒推辭,可能也知道我不好對付.

真紅笑著對我道:"人家可是把好東西都用上了,要我把千斤拳臂借你嗎?"

"你認為呢?"

"我看沒必要."真紅說著就自己跟著別人一起向後退了出去,給我們留出足夠的空間.

我看向對面的降龍,這家伙現在一身皮甲,身上到處都閃著金光,明顯是一身好東西."你只是一個自認為很強的玩家,我畢竟也是很出名的人物,用大號別人說我欺負你.我換小號上,免得你輸了不服氣."說完我原地轉了個身,一道黑色旋風從我腳下卷上頭頂,然後消失.帶著七彩飛翎的裙甲披散開來,五光十色的寶石在我全身各處閃耀著魔法的光芒.銀月這個小號一身的裝備可能比魔龍套裝還要厲害,只是級別沒有大號高,外加魔寵少了點,所以總體實力上暫時是不相上下.

"你……你是女人?"

"你真傻假傻?都和你說了是小號,難道你連我男女都分不出來了?"

降龍又仔細打量了我半天,然後搖搖頭道:"那好,接招吧."只見身影一閃他已經到了我面前,然後一拳照著我的面門就打了下來.不過這拳是不可能打中我的,因為我已經不在那里了.降龍一拳打在我的面門上卻沒感覺到阻力,直接穿過了我的身體飛了出去."幻影?"

我站在半空中看著因為失去平衡而差點摔倒的降龍道:"現在認輸你還能留點面子,如果這就是你的實力,那我只能說你和我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

"你別得意."降龍突然雙手合十."密咒——邪魔封印."說著他突然伸手向我推出一掌,一個金色的掌印從他的手上飛了出來,並越變越大,迅速的向我沖了過來.

我緩緩的抬起了右手:"水輪之鏡."

一面非常漂亮的藍色鏡子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金色的掌印直接飛進了鏡面,然後又飛了出來,順著原路飛了回去,一下轟在了降龍的身上.轟的一聲爆炸,降龍被自己的招數炸飛了出去.

我用法杖輕輕向躺在地上還沒爬起來的降龍一指:"流炎——爆裂之光."一道紅光直射入降龍的身體,轟的一聲他整個人炸成了一片血沫,連渣都沒剩.我從空中降下來對還愣在那里的佛門人員道:"給你們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會接手這個城市.希望你們不用我申請系統強制執行."

那些人非常憤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後轉身返回了自己的城市.鷹走過來拍了我一巴掌."厲害."

我無所謂的搖搖頭:"這種小家伙都這樣,自以為天下無敵,其實根本就是不知所謂的家伙,兩招我都覺得用的太多了."

"我又不是說你打架厲害,我是說你的腦子厲害.這才幾秒啊?一座城市就歸我們了."

"嘿嘿,這叫馬無夜草不肥,人無橫財不富.反正是送上門的,不要白不要.你去告訴大家一會移動到城里駐紮,起碼比等在外面舒服."

"為什麼讓我去?我還要召集人手呢!你自己不能去安排嗎?"

我指了指天上."我去和上面的天兵天將先通個氣,明天早上的戰斗我們可是要聯合作戰的,配合不好可不行."

"既然你有正當理由那我就沒辦法了.我這就去安排,你去搞你的公關吧!"

我轉身直接飛了起來,反正天庭的部隊就駐紮在我們頭頂,一下就到了.之前在下面光能看到一團云彩,根本不知道上面有多少人,但是上來之後卻發現這上面居然也有虛彌空間,從下面看就那一片云,從上面看卻是連綿不絕,根本都看不到邊.這上面除了天兵之外還有好多神獸和散仙,看起來陣營編制非常合理,比佛門的戰斗素質高多了.

雖然天兵不一定認識我,但是天將和神仙基本都認識我,我剛上來就有一群神仙和天將走了過來.兩邊帶頭的都是熟人,神仙里面帶頭的是北極星君,而天將這邊則是二郎真君,全是咱的鐵關系.

"哈哈,沒想到這次出戰是你們兩位帶兵啊?"

二郎神笑著道:"佛門在我華夏有三處主要據點,拖塔天王帶大軍去攻最難打的浮云山去了,我只負責五台山一帶的隊伍,還有一處最小的是太白金星在帶隊."

"哦,天庭打算遍地開花啊?"

北極星君道:"聽說你去見過玉帝了,那就應該是知道情況了.如來現在還被困在六道輪回之中,我們趁他沒出來之前先把這邊搞定,之後只要集結高手一鼓作氣把出了六道輪回的如來干掉就徹底解決問題了,所以玉帝才這麼急著動手."

"那你們有注意妖魔的事情嗎?"

"妖魔?"二郎神疑惑的問道:"我們打佛門注意妖魔干什麼?難道他們還能聯合起來和我們打不成?"

"那可不一定哦."

"什麼?難道真的是妖魔和佛門要聯合了?"二郎神緊張的問道:"你快說說詳細情況啊!要是真的我可得趕緊報告天庭啊!"

"別那麼緊張,不是聯合."

"呼!嚇我一跳."二郎神摸著胸口道:"你說話別大喘氣好不好?"

"不是我大喘氣,是你們太心急了.你們也別太放心,妖魔雖然沒打算和佛門聯合,但是他們正在幾乎取代佛門的位置,而且他們好象也在集結部隊.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妖魔大概是准備做黃雀了."

"這是真的嗎?"二郎神和北極星君同時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第五十五章 神戰發動     下篇:第十五卷 第二章 殺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