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五卷 第二章 殺佛了!  
   
第十五卷 第二章 殺佛了!

我扳著手指數著:"一,妖魔現在有了大輪冥王這樣的實力派成員;二,妖魔一直就希望能夠獲得超越天庭的地位;三,妖魔正在集結部隊;四,妖魔不可能和你們一起聯合作戰.有這四條你們認為他們在計劃什麼?"

二郎神和北極行君互相看了看,然後問道:"這麼說來我們打佛門的戰斗還不能打嘍?"

"打不打不是我們說了算的,玉帝那邊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的.再說現在這個時機也確實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所以必須得打,只是要注意下後方的防護,不能搞的太被動,至少得多留些預備隊,還有就是把重要的地方都防護好了,以免發生些什麼不必要的損失."

"好的,我馬上向玉帝報告."北極星君拿出一張指疊了個紙鶴向天上一扔,紙鶴立刻飛了起來消失在遠方的天空中.

看著紙鶴飛遠我才對二郎神和北極星君道:"我來找二位也不光是為了妖魔的事情."

"就知道你是無利不起早的人,說吧,什麼事情要我們幫忙?"

我笑了笑對二郎神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戰斗開始後希望二位能指揮天兵給我們留點好處."

"好處?"

"就是人命."我直接道:"你們也知道,我們這些冒險者和你們修煉的方式不一樣,殺死敵人獲得的好處對我們非常大,所以我希望天兵在戰斗中能把敵人打成重傷,只要留口氣讓我的人來了結就可以了."《零》中的經驗值雖然是按有效傷害所占百分比計算的,但對最後一擊的獎勵卻也不少,所以最後一個消滅敵人的人可以拿到相當多的經驗值.不過這些NPC是拿不到經驗的,所以讓他們殺敵,還不如把最後一擊留給我們.

二郎神想了一下就答應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還可以向我示好,何樂而不為呢?

得到二郎神和北極星君的同意後我就離開了云端,反正這邊也沒我什麼事了.下面的修緣城之中現在正是一派混亂,那些佛門的玩家正在拆房子砸東西.按他們的想法,修緣城馬上就不屬于他們了,所以能搬的動的就帶走或者賣掉,不能帶的就一律拆掉或者焚燒,反正不能留給我們.

我飛到了修緣城上方饒有興趣的看著那些佛門的人正在吭哧吭哧的賣苦力,嘴角帶著一絲得意的笑容.因為我飛的很低,一些佛門的人都看到了我.一個玩家指著我喊道:"哼!我們是不會把東西留給你的,你看也沒用."

我雙手一攤,嘴邊掛著淡淡的笑容."不用管我,你們隨意."

"你不生氣?"那些人發現我的奇怪表情都很詫異的停了下來.

"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

"我們砸你的東西你還不生氣?"

我故意做的一臉迷糊的樣子反問他們:"反正一會系統會幫我修複的,我又沒損失,干嗎要生氣?"

"系統會自動修複?"一個玩家大聲道:"別開玩笑了,這個系統干什麼都要錢,怎麼可能無償幫你修複城市?你就是想阻止我們砸你的東西罷了."

"那你們繼續好了,我不在乎."其實我心里已經快笑翻了.《零》的主系統是'女媧’的簡化版,其功能依然非常強大.在主系統強大的人工智能面前,鑽空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比如像現在這種把協議中輸掉的東西故意破壞掉的行為,別人早就想到過了.所以系統也針對這種情況做了補償,那就是這種協議中的交易物品在交易生效後三小時內有保護功能,凡是被砸的東西都會自動修複.當然,這個修複確實不是免費的,《零》可是金融炸彈,怎麼可能有免費的午餐呢?這個修複費用確實不是我出,而是誰砸誰出.當破壞者帳戶余額不足後系統會自動開始隨機拍賣他身上的裝備,要是都賣光了你還繼續砸,那就開始扣你經驗值,而且扣的非常厲害,砸不了幾件東西你就回新手村了.

下面這些笨蛋顯然是不知道有這種設定,而且他們似乎是沒去注意自己的帳戶,畢竟游戲內的資金不屬于戰斗數據,所以不專門去查看是不會顯示的.但是我想一會就應該有人發現情況不對頭了.

果然,我還沒笑夠就聽到下面傳來驚訝的叫聲."咦?我的頭盔哪去了?"一個幫助佛門的玩家在那里到處找他的頭盔,明顯是帳戶已經枯竭,系統正在賣他的裝備.

這邊聲音還沒完那邊就又有人叫了起來."啊天哪!我的破風劍!我的破風劍哪去啦?那可是聖靈裝備啊!"

城市里瞬間就亂了套,不斷有人的東西消失,甚至有人開始出現第二件物品丟失的情況.直到這個時候那些人才反應過來開始檢查數據,結果發現自己的錢都變成了零,而且身上一些不顯眼的裝備已經丟了不少了.

看著下面那些人亂成一團,我在天上實在笑的不行了.像他們這樣想鑽系統空子反過來被系統坑了的人可不是一個兩個,我以前見多了.下面那些家伙忽然想起來我還在天上,立刻有人憤怒的指著我質問道:"是不是你偷了我們的裝備?"

"哈哈!一群笨蛋,看看你們的系統信息記錄吧!"

聽了我的話那些家伙一起開始查看信息記錄,因為那東西大多是無用信息,九成九的玩家都設置的不顯示狀態,所以出了事也沒人知道.等他們查看了信息立刻就火了,但是火歸火,卻沒人知道該向誰發火.砸東西是他們自己自作聰明的行為,又不是我讓他們砸的.系統應對方式在論壇和系統幫助里都能看到,而且事情發生時還有警告提示,你自己關了信息顯示沒看又不能怪人.

雖然是他們自己沒理,但人這種生物從來都是不講理的,利益才是道理,不附和我利益的就是無理的.基于這個觀點,下面那些家伙一個個都開始理直氣壯的聲討起我來,無非就是說我明明早知道有這麼個規定而沒有告訴他們,結果害他們損失慘重.至于他們自己的無理行為則被他們集體選擇性遺忘了.

對他們的漫罵我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生氣,也沒和他們對著罵.自從上次在基地和武將軍吵架,宣布龍族正式成為一個種族開始,我覺得自己對很多事情變的似乎很單薄了.可能是由于龍族過于發達的智力和遠超人類的身體素質,在我看來人類已經和螞蟻差不多了,因此也不會去和他們計較什麼.教堂里的牧師們經常說神愛世人,那些神大概也有著和我一樣的想法吧!不過,我們的寬容僅限于一般方面,在利益問題上我是不會去在乎人類的生死的,畢竟我們已經不是人類的一員了.

下面的人罵的起勁,我卻微笑著提醒道:"一個小時限制快到了哦.強制傳送也是要花錢的,你們不想再少一兩件裝備吧?"

被我的話一說下面的人立刻恢複了冷靜,一個個邊罵我邊向城市外跑,再不跑又要被扣錢了.不少人已經開始掉裝備,再扣錢肯定又會掉更多的裝備的.

在我的刻意刺激下城市很快就撤除一空,我則帶著自己人全部進駐了這個城市.城市里的擺設和建築都在我們進入後自動修複了,但是我並沒打算長久的占據這座城市.這座修緣城的地理位置對我們行會來說意義不大,而且城市規模和建築風格都很難讓我們這種國際化的行會所接受,我打算等戰斗結束後轉手賣給別的行會,反正我是不會要的.

一夜的准備時間,大家都算勉強集結好了部隊,但由于時間倉促,依然是有點亂糟糟的感覺.雖然還想再等段一會,等部隊都准備好再出戰,可是雙方的交戰情緒已經穩不住了,不時有雙方人員爆發小規模沖突,想壓也壓不住!

大清早,我正和鷹商量著具體的戰斗安排,忽然聽到山上傳來了一陣鍾聲,其間還伴隨著渺渺梵音."他們打算先動手嗎?"鷹看著山上問我.

"鬼知道."我看了看云端的天兵."上面不動我們就不動,反正沒有天兵支撐我們沖上去也是死."

鷹有些擔心的問我:"萬一這是一個正在准備中的大型法術怎麼辦?"

"那你就放心吧."只指了指云上."天庭有法術屏蔽器,要真是攻擊性法術他們比我們反應快."

"那好,我讓大家先忍住不要動手."

"慢著."我拉住正准備去傳令的鷹."上面有動靜了,你先讓大家准備,可能是要開打了.我先上去看看情況."說完我就率先飛了起來.

五台山頂的虛彌空間內飛出了三名佛佗,二郎神和北極星君也從這邊的云端飛了出來,我迅速從下方跟上,與他們彙合到了一起.兩邊接近到只有十米的距離上停了下來.對面的一個佛陀首先單手豎于胸前做了個揖."各位天庭神將,今日無端帶兵圍我神山重地意欲何為啊?"

二郎神嘿嘿一笑."華萊佛士就不要和我們說些場面話了,我們知道你們的情況,你們也知道我們是干什麼來的,假客氣也沒用."

"唉……我佛慈悲!不想你等雖位列仙班,卻依然無法滅人欲,可憐可歎啊!"

華萊佛士這家伙說的好聽,其實就是在罵天庭的神仙成了仙還忘不掉人間的欲望.其實他們自己又什麼時候忘記過欲望呢?沒欲望發展什麼佛門?想把佛門發揚光大本身就是一種欲望,而且還可以歸類為事業欲這個人類都有的主要欲望之中.

北極星君聽了華萊佛士的話立刻道:"華萊佛士也不要說那些沒用的了,今天的事情必然不能善了,你們要是明事理知進退,就干脆投降算了,也省的我們費事."

真沒想到北極星君態度這麼強硬,以前還真沒看出來,這老小子脾氣還挺大的.

華萊佛士身邊另外一個佛陀非常生氣的道:"雖然我佛慈悲,卻也不是好欺負的,速速帶兵撤退,否則不要怪我護法幃陀不講情面了."

幃陀?難道這兩個就是那種專門打架的佛?我忍不住仔細打量了這兩個家伙一下.檢查結果是完全沒看出來他們和其他的佛有什麼區別,這些佛的服裝幾乎就是統一樣式,就算有區別也不太大,反正我看不出來.另外,這些家伙還有統一發行,就是那種滿頭包的發行.至于他們的面部特征,除了臉比較圓也沒啥多余特征了.

"幃陀又怎麼了?"二郎神得意的道:"我天庭可不像你佛門一天到晚裝仁慈,咱就是光明正大打出來的實力.你們幃陀不過是善于戰斗的佛陀而已,我的八十萬天兵也不是擺著好看的."

兩邊都沒什麼談下去的打算,語氣一個比一個沖,這個本就沒希望的談話很快就進入不可調和狀態.那個帶頭的華萊佛士首先動手,不想二郎神早有准備,立刻和他打了起來.我和北極星君看二郎神都動上手了,也不再說什麼了.我隨手扔了一個手電筒一樣的東西出去,接著就沖向了其中一個幃陀.

被我扔出去的東西翻了幾圈後突然帶著尖銳的哨音向上竄去,然後在高空轟的一聲炸開了一朵巨大的荊棘玫瑰形象.這玩意是本行會的爆破專家水晶巧克力研制的,據說是她看完一部叫上海灘的老電影後做出來的東西,反正這玩意叫兄弟很方便.

信號炸響,下面立刻傳來了一片喊殺聲,天兵那邊也跟著動了起來,步調配合到是滿不錯的.

小弟們不用管了,我現在就是要專心對付面前這個幃陀.人家可是專門管打架的佛,還是戰斗力很要命的那種,單靠傷害輸出硬拼我可不是對手,但是我也沒打算和他拼.

"小龍女,布陣."一晚上時間早過了魔寵冷卻了,現在我可是九百九十九級,而且是力量全滿,幃陀再猛也就兩千級而已,我有天庭給的專門對抗佛門法力的技能和藥品,這點差距也不是不可逾越的.

在日本的時候和天昭也不知道干過多少次了,我們的魔寵們對于這種人多欺負人少的事情已經很熟悉了,配合絕對不用擔心.小龍女一離開鳳龍空間就劈頭蓋臉的照那個幃陀丟出一堆法術,跟在最後的是一個金光法陣,這東西是用天庭拿回來的那個技能修改出來的東西,據說專門克制佛門法力.

那個幃陀身邊突然亮起一個金色的光球,小龍女打出去的法術全被擋了下來,但是最後那個法陣撞上防護罩卻仿佛是冷水倒緊了滾油中,轟的一聲兩個東西一起爆炸了.

小龍女高興的道:"天庭給的東西果然是專克佛門法力的,沒想到效果居然這麼好."

那個幃陀沒想到自己的無敵防禦狀態居然被輕松打掉,趕緊抽身後退,但是卻突然感覺背後有危險,猛的一回頭就看一大團火焰迎面沖了過來,嚇的他趕緊向下一降.幸運的龍炎擦著他的頭頂飛了過去,但是下面一道火焰卻准確的把這個幃陀給罩了進去.很快一個火人從火焰里飛了出去,但是身上的衣服已經被燒穿了好幾個地方,臉臉都給熏黑了.

巨龍的龍炎和東方的火焰類術法的類型不同,所以對佛門和仙門的人既沒有特殊克制作用,也不會完全無效,至少這個幃陀就明顯被燒傷了.

"卑鄙,居然這麼多……!"他想罵我,但是話都沒說完就被另外一團火焰包裹了進去,逼的他不得不住嘴專心防禦.

依佛里特帶著滾滾熱浪追著幃陀一頓猛砍,雖然這個幃陀的火焰抵抗力還算不錯,但卻架不住連續的高溫燒啊!依佛里特的戰斗力其實並不算高,但他的實際作戰效果卻比我的很多魔寵都要好,這完全都是因為他的高溫造成的.想象一下,如果讓你和一個全身散發著幾千度高溫的幼兒園小孩打架,你覺得自己有勝利的希望嗎?依佛里特就是這種情況,他的格斗術其實很一般,但他溫度太高,沒人敢在他身邊長時間停留,因此很多招數都用不上,硬是逼的很多高手發揮失常.現在這個幃陀也是一樣,被依佛里特追的滿天亂飛,根本沒辦法靠近.

"這邊好了."艾美尼斯突然在空中顯形,然後讓開了身體.而她的身後遮擋的則是並排站在一起的凌和小純.此時她們兩個的咒語正好完成.

正追的起勁的依佛里特突然原地消失,一黑一白兩個光球脫離凌和小純的法杖,先是聚合在一起,然後變成了一個黑白相間的光球,高速旋轉著向幃陀沖了過去.

那個幃陀身邊突然再次出現了金色的光罩,然後開始做出了防禦的姿勢.正和二郎神打的火熱的華萊佛士抽空對這邊大喊了一聲:"別接,那招你擋不住."喊完這句話的華萊佛士因為分心而被二郎神的三尖兩刃刀劃了個大口子.

正准備接招的幃陀雖然聽到了提醒,可已經來不及閃了.光球撞上了金色光罩,然後就像是穿透一層薄紙一樣鑽了進去,直接撞上了那個幃陀的手掌.天地之間出現了一道亮線,然後一個刺眼的光球在亮線的中間點上閃耀起來,那一瞬間周圍變的一片白,連太陽都被比了下去.光芒過後爆炸的聲音和沖擊波才到,在場的人全都被沖擊波炸飛老遠,不過二郎神和北極星君都是高手,對面剩下的兩個佛陀也不簡單.我們這邊畢竟是自己放的東西,提前有准備,也沒傷到自己.

天空中的爆炸迅速擴散,一道淡藍色的光罩從爆炸圈蕩漾開去,最先撞上地面上的山體,然後就像是一座山壓下去一樣,在那光罩接觸地面時,大樹全都像被壓扁了一樣倒向地面,連距離很遠的修緣城也被殃及,倒了好幾座房子,還好距離遠,沒把整個城都推平,要不然就沒的賣了.

爆炸的威力稍稍有點超出預料,凌和小純自己也被嚇到了.這招黑白混合技之前她們只用過三次,幾乎每一次都是越級干掉過老大級別的高手,但是我們忽略了一個問題.以前使用這招時我們級別都不高,可現在不同了.我們的級別升上來了,法術威力也上來了.更何況凌和小純這招的威力不是二者單獨威力相加,而是相乘,所以兩人每提高一點威力,最後的總威力就會翻一倍,這可比例算下來,現在的爆炸威力起碼有之前的幾百倍,難怪會這麼恐怖.

鳳龍空間已經打開,艾美尼斯一邊一個架著凌和小純飛了進去.剛才這招威力確實夠大,但缺點也很明顯,敵人不死就是你死.這一招就一口氣把她們兩個的法力給吸干了,現在連維持飛行都不行了.

天上的人都愣住了,過了近十秒二郎神才反應過來."紫日好樣的,沒想到今日頭功居然讓你拿到了."

剛才那個和我們戰斗的幃陀已經被轟的連渣都不剩了,這下我和佛門算是徹底血海深仇解不開了!不過我不怕,反正背靠大樹好乘涼,我有天庭罩著,怕他個球.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一章 神壇之爭     下篇:第十五卷 第三章 拔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