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五卷 第四章 不死金身  
   
第十五卷 第四章 不死金身

暈了!青龍這家伙到底是幫我還是害我啊?我被送進大殿之後就知道麻煩了.在我的對面坐著一個菩薩,雖然我不知道他叫什麼,但絕對不是簡單角色,更要命的是這些家伙背後還站著一圈羅漢,看這架勢他們是正在開會,而我進來的時間顯然不大合適.

"你是什麼人?"我背後突然傳來了說話聲.

靠.看來之前的想法還是太樂觀了!我的背後竟然整整齊齊的站了十幾個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僧侶類職業者,反正不是我這邊的.我竟然會出現在兩波人中間,這個位置實在太不安全了.

"哈哈!我剛剛在散步,走著走著不知道怎麼就到這里來了.既然各位在開會我就不打擾了.各位慢聊."我趕緊向側面走,打算繞開那些玩家離開這個大殿.實力再強也不可能在眾強環伺之下占到什麼便宜,我還沒那麼自大.

很可惜,對方反應過來了."干掉他."一個看起來像印度人的家伙指著我說了一聲.

"哪里跑."一個赤著上身的僧人擋在了我的面前,這家伙起碼有一米九,下身穿一條黃色的僧褲,赤裸的上身全是突出的肌肉塊,壯的跟頭牛似的.不,不對,牛跟他比起來都屬于先天營養不良的類型,這家伙那一身腱子肉看著都慎人.

這個超級猛男擋住我的去路之後立刻一拳砸了下來,我趕緊用力向地面一跺,靴底彈出一排鋼釘深深的打入了地面,瞬間就讓我停了下來.咱裝備夠先進,各種正常人完不成的動作我都能做到.那家伙一拳轟下來本來是計算了提前量的,結果因為我停的太突然而一拳轟在了地面上.只聽轟的一聲爆響,地面上以他拳頭的落點為圓心,附近的地面全都翻了起來,整個被砸出了一個蜘蛛網一樣的裂紋區,中央地區竟然陷進去一尺多深.

一拳不中,那家伙立刻拔出拳頭用力向上一帶,地面上立刻順著他拳頭帶起的方向裂了過來,我腳下的鋼釘嘩的一聲收了回去,身體猛的彈起,雙手一勾房梁翻上了房頂.

"哼!只會逃跑的懦夫."那家伙也跳起來再次對著站在橫梁上的我打了過來.我微笑著向後一個小跳,身體離開了橫梁范圍立刻開始向下掉.在我的臉部經過橫梁之後我立刻再次伸出雙手勾住橫梁的邊緣,身體就勢向前一蕩,像玩單杠一樣雙腿向前甩了出去,正好踹在那個家伙的肚子上."恩!"那家伙發出一聲悶哼就飛了出去.

轟的一聲房間拐角被撞出一個大洞,那家伙直接摔出了大殿.我在橫梁上繞了一拳又蕩回了梁上,微笑著蹲在橫梁上看著下面那些目瞪口呆的家伙們.力氣大也不一定就占便宜,像剛才那種情況人體在半空中沒有著力點,再大的力氣也使不出來.

"都別插手."肌肉猛男大概是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吼叫著從外面又沖了回來,連門都不走了,直接撞穿了一面牆.房間里的人本來正打算圍攻我,被這麼一喊也只好先停了下來.

完全沒有吸取教訓的肌肉猛男再次起跳,不過這次他提前跳過了我的高度,在拋物線的下落階段才襲向我這邊,稍微比之前聰明了點.我身體向後筆直的倒了下去,頭下腳上的落向地面.在快接觸地面時我雙手一撐,身體向後連續四個後翻拉開了一大截距離.肌肉猛男一拳轟碎了橫梁直接落在了我剛才閃出去的位置.

"有種你別跑."靈活性的巨大差距讓這家伙意識到只要我不想和他打,他就永遠碰不到我.

我笑著親吻了一下手背上的冰晶,然後向地上一按."冰封大地."唰,一道白色光圈迅速擴散開來,整個地面瞬間被一層冰面所覆蓋,連之前那個一直微笑著看著我的菩薩也驚訝的看了下自己身下的冰面,按他原來的想法我是不可能影響到他身邊的環境的,沒想到居然連他也不能阻止這個魔法.

完成冰封大地之後我跳起來在空中雙腳互相一砸,兩根背刃從小腿後面轉到了腳底,然後和事先伸出的支架連接在一起,當我落地時我的腳下已經多了兩只冰刀.我的平衡性非常好,況且我以前就會溜冰,落地後立刻原地站定.對面那個家伙顯然沒明白我什麼意思,立刻向我沖了過來,但是沒跑兩步就突然一晃,結果嚇的他在原地掙紮了半天才勉強沒有摔倒.

這個家伙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但是他身邊的人不笨.那個之前喊話攻擊的人說道:"思蠻,別沖動.冰面打滑,你有力氣也用不上."

"可是……!"

"退後,讓我來."這個家伙從身上拿出兩條布條纏在了腳上,然後向我沖了過來.和那個野蠻人一樣的家伙比起來這個家伙要瘦弱的多了,不過那也只是相對而言,其實他並不瘦,相反可能還屬于比較壯實的類型.

在他快沖到我身邊時,我突然腳下一點,整個人非常幽雅的滑了出去,然後轉了個很奇怪的彎,猛的向那個家伙背後滑了過去.他慌忙之中轉身稍微快了點,結果腳下突然打滑,整個人失去了平衡.布條只能減少打滑的可能性,不是說就絕對不打滑了.我的冰刀才是冰上最方便的工具,比那臨時綁的布可好多了.趁他摔倒,我突然身體一變,一個下鏟,直接從他身下把他鏟了起來,同時雙手刃爪彈出,一左一右插入了他的胸口和腹部.那家伙到是夠膘悍,受了這麼重的傷居然還伸手抱住了我的身體把自己拉下來死死的纏在了我的身上."你們快上!"

他後面的人這才反應過來,一起沖了上來.我仰天一聲長嘯,身體突然增高,狼人形態轉化之後魔龍套裝表面的刀刃全都彈了出來,我猛的原地轉身用里一撕,哧啦一聲,那個家伙變成了無數的碎肉飛散出去,噴了他的同伴一身一臉.

"喔咪陀佛!造孽啊造孽!"那個菩薩終于說話了."怒目金剛,此妖孽已經墮入魔道,你去超度于他吧!"

"墮你個頭."一個狼人形態的我突然從天而降,單腿在前向這個菩薩踹了過去.

菩薩身邊的一個羅漢立刻閃到菩薩身前單拳擊出,拳腳相撞居然發出了一聲像金屬撞擊的聲音,我的戰士分身被打飛了回來,那個羅漢也連退三步才被後面的人扶住.

"兩個人?"羅漢愣住了.

"是分身術?"菩薩到是眼尖的很.

"還有一個."另外一個羅漢突然叫了起來.

"晚啦!"法師分身直接落在了菩薩面前,法杖插入了地面."天堂雷霆——萬雷崩天."一道水桶粗的電柱從天而降,直接把大殿的天頂炸了個大洞,幾個想上前的羅漢全被電流打飛了回去.法師分身完全不受電流影響,拔出法杖揮舞起來向前沖,電柱就一直跟著他走,凡是靠近的人全都會被電流彈開.

"慈悲咒."菩薩終于坐不住了,單手一彈,一個金色亮點向著法師分身飛了過去.

我突然出現在法師分身前面,永硠雃角F一面盾牌剛好擋住那枚金色光球,巨大的力量愣是推著我連續後退了四五米,地面上的冰都全被震裂,但是盡管如此我也硬是接下了這一擊.

菩薩顯然很吃驚,他沒想到自己的攻擊居然被擋下來了.因為地面上的冰面碎裂,已經不再打滑了.之前的那個肌肉男又沖了上來:"金剛伏魔拳."

"去死."我直接從背上拽了根羽毛扔了出去.我翅膀上掛的羽毛只有三分之一是金屬羽毛,剩下的一部分是魔術妖精,另外一部分就是燭蜂.剛才扔出去的就是一只燭蜂變的羽毛,飛到半路就自動還原成了燭蜂.

猛男當然不怕小蟲子,一拳直擊燭蜂,卻看到我和兩個分身一起抱頭蹲了下去.雖然奇怪,但他也不知道我們什麼意思.那一拳直接命中了燭蜂,然後……"咳咳咳……"我們三個狼狽的從濃煙滾滾的大殿里跑了出來.

法師分身邊咳嗽邊說:"我說主體,你也不會等我們做好准備再扔啊?"法師分身一臉漆黑的問我.

我無奈的笑了笑:"第一次用,沒想到威力這麼大!對了,戰分身,拿到了嗎?"

戰士分身狂笑著亮出幾大塊寶石."我就感覺這幾個東西能量反應超強,全都被我扣下來了."

"你們這些卑鄙的家伙!"一個羅漢從大殿里沖了出來,臉上黑的跟非洲雞一樣!"快還我佛門至寶來."

"啊呸!這些都是我華夏大地所產,你們這些印度人也沒問過我們就挖出來用,這叫盜竊國家礦產資源懂不懂?沒找你們要使用費就不錯了!"

"你……強詞奪理!"

"老子還用強嗎?"戰士分身比我還狠."你敢說這些不是我大華所產?你敢說你向我大華的什麼人申報了?你敢說自己是大華本土出生的?"

對方當然不能說,但是他可以做.那個家伙立刻沖上來就要開打,但是戰士分身卻突然消失了,結果害這個家伙差點摔倒.我再次接觸了地面,冰封大地迅速擴散開來,使大殿之外的廣場也變成了溜冰場,然後我非常悠閑的倒退著滑了出去,後面那個羅漢想追,結果才跑了兩步就摔了個大跟頭.

毫無征兆的,我背後的地面突然爆開,那個肌肉猛男居然從地下鑽了出來,對著我就是一個重拳.

"偷襲對我沒用哦!"靈巧的一個轉身,冰刀在地上一點,我以非常幽雅的姿勢平滑了出去,然後轉身一個飛踢.肌肉猛男伸手想抓住我的腿,結果卻捏到了刀刃上.魔龍套裝全身都是刃,雖然由于習慣問題我平時只使用其中很少的一部分刀刃,但必須承認,魔龍套裝真的有很多個刃.

手被傷到的猛男同志本能的一松口,我腳尖一勾,正好踢中他的手腕.靴尖部分哧的彈出一根鋼錐,一下釘進了那家伙的手腕,而且鋼錐的尖端在插進入之後還彈出了四個分叉,變成了一個十字倒鉤.

一擊得手我連忙收腳,帶著倒鉤的錐子從那家伙的胳膊上拽下一大塊肉,血水像自來水龍頭一樣狂噴不止.沒給他任何喘氣的機會,我收腳之後迅速貼近他的身邊,右手一拳打向他的臉.對方立刻用左手隔擋,並准確的接住了我的拳頭.成功攔截攻擊的他忍著右手腕的疼痛露出了一個很古怪的微笑,但是我也笑了.噗……一聲輕響,十字弩箭直插入這個家伙的眉心,只剩了不到一寸長的一截尾巴在外面.這家伙太粗心,而且他顯然沒想到我身上有這麼多機關.魔龍套裝的精髓就在于陰你沒商量.

肌肉男終于倒了下去,我卻被耽誤了逃跑的時機,後面的那些家伙全都追了出來,好在地面上全是冰,他們在開始攻擊前得先震碎冰面,當然,這樣就會被我發現了.

我迅速轉身,那些家伙已經沖過來了.但是,剛剛那家伙給了我一些啟示.地面上突然裂開一個大洞,幾十根蔓藤把我包裹了起來,然後迅速沉入地下,等他們追過來的時候地面已經被填平了.

青龍這家伙真會害人,居然把我搞進了敵人堆里,還好我跑的快,不然就寶貝拿不到,反而要把自己賠進去了!

玫瑰藤在地下給我開了條路,一直到達剛剛的那個大殿下面.反正已經進來了,這里的寶貝那麼多,只拿幾個寶石就閃人也太對不起自己了.不過正當我打算出去時,突然聽到一聲剛聽過不久的聲音."你還真是貪得無厭啊!"

說話的是那個菩薩,不過我也不管他,依然沖破地面進入了大殿之中.大部分人都追了出去,這里現在只剩下了兩個人,一個就是一直坐著沒動地方的菩薩,另外一個是個玩家,但他卻不是僧人,反而是穿了一身鎧甲,看起來很像是戰士類的玩家.

"你很強."那個玩家已經站到了菩薩的身邊,非常鎮定的看著我.我很確定他之前不在這個房間中,而應該是在燭蜂爆炸之後出現的.

我沒理睬他,只是左右看了看,先確定了一下大殿里所有寶貝的位置.這個房間簡直就是個寶物陳列室,兩側的牆壁上都放著共有五層的階梯式桌台,而每層上都放著大量奇特的物品.雖然這些物品我一個都不認識,但是毫無疑問這些東西都是寶貝,至少那上面的能量反應非常的高.

見我不回答,那個家伙略微有些生氣.指著我道:"太狂妄有時候並不是什麼好事."

我自顧自的沖到一邊的台子前,把鳳龍空間打開,然後往里裝東西.嘴里緩慢的回答著:"和我說過類似言論的人有不少,不過他們現在已經不再說了."

"狂妄."那個武士從背後抽出了一柄單刀.這刀相當長,連柄帶刃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刀身比較窄,介于日本刀和中國的厚背刀之間.到刃並不平滑,而是一種類似波浪紋的起伏狀態.這樣一柄奇怪的武器我還是第一次見,不過《零》中的奇門兵器很多,這東西還不算太古怪."打的過我才有狂妄的資格."

"狂妄不需要資格,是個人都能狂.他可以是實力超越的強者,也可以是廢柴."

"很好,我知道你很能說.但是我覺得你的實力並不像傳說中的那麼厲害,我研究過你的作戰錄象.對一般人來說你也許是高手,對我來說你卻是個廢物."

"隨你便.人類的強大從不需要豬的承認."

"哼."那家伙冷哼一聲,然後突然沖了過來,與此同時這邊的整個架子都已經被我搬空了,而這個過程中那個菩薩卻一直沒動.我知道他為什麼不動,因為我早就感覺到他坐的蓮花台不大正常了,只是暫時沒弄明白他為什麼一直不肯離開那個蓮花台.

背後的風聲已經到達,我非常准確的一低頭閃過了橫切而至的刀刃,身體向後一滾,從刀刃下面滾了出去.對方的力量控制很到位,沒有因為一刀落空而失去平衡,甚至連我身前的那些木頭台子都碰到就成功的反轉刀身沖了回來.

不管打嘴仗的時候怎麼說,我在心里覺得這個家伙的戰斗技巧是我至今為止見過的人中第二好的,連槍神都只是在裝備上超越他,而戰斗技巧完全無法和他比.至于我心目中戰斗技巧最好的,那當然是真紅了.人家好歹是正規間諜部隊出來的,接受過五年以上的正規格斗技巧訓練,一般玩家哪是她對手?

刀鋒跟著我的移動緊追而上,而我已經站了起來.雖然這家伙的戰斗技巧是游戲內我見過的第二好的人,但需要說明一點,那就是我本人的格斗技術其實也比他好.不用力量和輔助手段硬拼的話,我的格斗技術可能不如真紅,但絕對比他好.何況游戲里的實力也不完全是看技術的,要不然就沒那麼多人去練級和打寶了.

當,咚,叮.連續三聲響,那家伙愣住了.第一聲是我們兩個的武器相撞的聲音,第二聲是沒有刀頭的刀撞上我盔甲的聲音,第三聲是斷掉的刀頭落地的聲音.整個過程不到一秒,永痦@無懸念的削斷了他的刀.武器的差距是可以用人力彌補的,但人力和武器都不如人的時候就徹底沒指望了.

雖然這小子愣住了,但我是不會給他面子等他恢複過來的.永矬~續挺進,迅速頂上了他的盔甲,遇到了一點點阻礙,稍微一用力就插了進去.但是……叮.

我驚訝的抬頭看他,而他的表情似乎也剛剛從武器被削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我們雙方都嚇到了.他沒想到自己的武器居然一下都沒擋住,我沒想到他在盔甲里面還穿了護心鏡之類的東西.最讓我驚訝的是這件東西居然把永睅蚺U來了.至今為止我見過的永琱薑ㄟ坁漯F西還很不多,沒想到這家伙居然就有一件.

震驚之下我踹了這家伙一腳,然後兩個人就借住這腳的力量分開了.我真沒想到瞄准心髒的一劍居然會沒刺進去,不過我是不會給對手太多機會的.剛一分開我又迅速沖了上去,那家伙沒有盾牌,唯一的一把刀還讓我給削了,這麼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另外,那家伙的護心鏡似乎是很高級的寶貝,一定要搶下來.

那家伙已經從武器被毀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中看到我再次沖上去不但沒跑,反而得意的笑了起來.我也沒管他為什麼傻笑,而是迅速沖上去一劍朝他脖子砍去.只要這劍命中,他的腦袋就該搬家了.不過這家伙居然勇猛的很,也不躲閃砍向他脖子的那一劍,而是拼著挨這一劍送了我一拳.

他要拿的是把劍我大概會避免正面沖突放棄這一劍,可他出的卻是拳頭,這東西可殺不掉我,頂多掉點血,不算什麼.

我下定決心的一劍勢大力沉,他的那拳也力道不小.不過我的劍加上胳膊,在長度上占了優勢,最終還是我先砍中了.當.又是和剛才一樣的聲音,我的手上也傳來了巨大的反震力,永硠蓂{脫手.剛剛那劍穿透盔甲後被高檔護心鏡擋下來還好說,這劍可是正中脖子,那里什麼都沒有,我居然沒砍進去!

劍被擋住,我驚訝的看向他的臉,而迎接我的只是他得意的笑容.上當了!這家伙有某種我不知道的能力,反正是金剛不壞,連永痝ㄛ憭ㄟ!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三章 拔山     下篇:第十五卷 第五章 陰你沒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