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 第十五卷 第五章 陰你沒商量  
   
第十五卷 第五章 陰你沒商量

本來仗著劍比他的拳頭長,我應該先把他的腦袋砍下來,所以我沒去躲他的拳頭,但是現在卻慘了.一劍沒砍動,他的拳頭卻已經到了.他的拳頭不偏不倚的正中我的胸口,發出當的一聲金屬撞擊聲,一股巨力瞬間貫穿盔甲深入我的體內,感覺好象直接打在心髒上一樣.

"日!貫力!"我只來及發出三個字就被送了出去,整個人像炮彈一樣倒飛而出,轟的一聲撞斷了一根兩個合抱的柱子,然後又沖進了牆邊的展示架中,砸的一堆武器嘩啦亂響,然後把我掩埋在了里面.

那個家伙還保持著出拳的姿勢,非常囂張的哼了一句:"狂妄自大!"

其實以魔龍鎧甲的硬度來說,就算被直接命中因該也沒什麼事.壞就壞在這家伙會貫力!貫力是一種技能,在游戲里和現實中都存在.其實貫力是一種很簡單的物理現象,簡單來說就是通過對速度的控制把力量送入自己希望的點再釋放出來,以達到穿透傷害或者隔物傷人的目的.在各種武士中這都算是一種很常見的技法,但能學會的人卻不多.游戲里為了讓外國玩家也能夠理解其內容,就簡單的把這招的屬性設定為忽視防禦.因為貫力技能可以隨意控制力量的爆發點,因此穿不穿盔甲意義不大.我剛才就是在這上面吃了大虧,力量全被這個家伙貫入體內,仿佛直接打中心髒一般.

堆積在我身上的那堆東西一陣晃動,我單手掀起壓住我的半截柱子從下面站了起來,用力向旁邊一推,轟的一聲響,地面都跟著震了一下,那半截斷柱被我掀了出去."我還沒死呢!那麼著急干什麼?"

"哦,不錯嗎!居然還活著."那家伙囂張的看著我:"心髒中招都沒死,莫非是心髒長的位置不對?看來你運氣不錯."

"說你胖你就喘,還真當自己是天下第一了嗎?好歹我也是公認的中國地區戰力第一,就算你能擊敗我,也不可能秒我吧?說句實話,即使是四聖獸出手,我也至少能堅持三十秒,何況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一擊得手就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你果然比我臉皮厚.順便說一句,你那拳貫力用的不錯,可惜你太自大,居然都沒調查清楚我是干什麼的."

"你不是戰士嗎?"

"所以我說你白癡啊!一年之前你說不知道我是什麼職業那很正常,到現在你居然還不知道,這就只能說明你白癡了.現在告訴你我是什麼職業,給我聽好了.我是馴獸師進階職業,不是戰士.弟兄們,給我踩平了他."

"樂意效勞."斯哥特帶著二十名鈴音騎士從大地之門中走了出來."我們老大你也敢打,不想活了是吧?"

"哼,人多算什麼本事!再說你們砍不動我,人多也沒用."

"人多不算本事嗎?"我嘲諷的笑了笑:"這麼算起來老虎應該比將軍厲害,國家元首不如北極熊,因為他們單挑打不過這些野獸."

"說什麼你還是殺不了我,人多也沒用."

"能不能殺你要試了才知道."

"還有必要試嗎?你有比那把劍還要鋒利的武器嗎?"

"武器不一定要鋒利才行的."我向前一揮手:"讓他知道什麼叫天旋地轉."

"了解."鈴音騎士一起沖了上去,逼的他迅速後退,不過房間就這麼大,他很快還是被圍了起來.

斯哥特伸手打了個手勢,鈴音騎士立刻分成了三隊,其中七個人組成了一個更小的包圍圈,另外十四人退出來組成了兩層包圍網.忽然最外圈的七個鈴音騎士一起向內沖,直接踩著前排的肩膀跳了起來,然後從空中向下刺了下去.被踩的那排鈴音騎士借助後排隊員傳來的力量就勢從前排的隊員身邊滾進了內圈,直接以騎士劍刺那家伙的腳部,而最前面的鈴音騎士則是直接出騎士槍挑刺攻擊.

當.幾乎只發出了一聲撞擊聲,二十一柄武器全部命中,但卻沒有一根能傷到這家伙.我就知道會是這個情況,不過我不相信這家伙沒有弱點.斯哥特准備這個陣形可不是為了刺他幾槍,而是另有目的.沒等這家伙反擊,所有的鈴音騎士一起發力把真家伙給挑上了天.

根據我的觀察,這個家伙應該是不會飛的,至少不具備戰斗飛行能力.戰斗飛行要求的是靈活性,大部分玩家都不具備這種能力.法師通用的漂浮術其實只是一種懸浮能力,並不具備戰斗能力,所以在格斗戰中用不上.

這個家伙被扔上天之後根本無法控制身體,隨著他的下落,四條鞭梢突然纏上了他的身體.還沒等他搞清楚怎麼回事,四條鞭子同時突然一帶,接著他整個人就在空中高速的旋轉了起來.這種方法其實很像抽陀螺,人體在半空中時沒有受力點,所以摩擦不大,不需要多大力量就可以高速旋轉起來.

剛開始這家伙還沒明白我們要干什麼,但是他很快意識到自己沒有落地,二十一名鈴音騎士輪番上陣,鞭子舞的像銀蛇一樣,愣是把這個家伙定在了空中,讓他不斷的高速旋轉,而且還是越來越快.

我站在一邊笑著問他:"感覺怎麼樣?暈嗎?一會會更暈的.一分鍾以後你會有種想死的感覺,不過別擔心,你死不了,就是生不如死而已."

大部分人都知道高速旋轉可以造成眩暈,但很少有人知道如果高速眩暈之後依然繼續旋轉會怎麼樣.其實這是一種很危險的事情,因為旋轉中大腦內的血液壓力不平衡,會導致部分大腦缺血,另外一部分則可能出現高壓現象,萬一碰上腦血管不夠強健的,就此爆掉也不是不可能.

這個家伙剛開始還罵我,一分鍾之後就只剩一種人不象人鬼不像鬼的嚎叫聲了,兩分鍾之後連叫聲都變的若有似無了.不過,雖然我有很多辦法可以把他整的很慘,卻沒辦法殺死他.不過,我殺不死他不等于沒人能殺他.游戲里是不會出現真正的無敵存在的,他的防禦這麼強,應該會有某方面弱到極點才對.

暫時先讓他在天上當陀螺,我走向了那個一直坐著沒動的菩薩."這位菩薩怎麼稱呼啊?"

菩薩單手做了個拜佛的手勢."你可以稱呼我為玄光菩薩."

"玄光是嗎?"我笑著道:"你這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是不是太假了點?"

"閻君什麼意思?"這家伙居然知道我有閻王的身份.不過我很快就釋然了.為了方便進出地獄,閻王的專用身份識別物品我都是隨身帶的,他是個菩薩,應該能感覺的出來.

他跟我裝傻,我卻不想給他面子."你知道我很精明,所以從我到達這里開始你就一直坐著不動,即使自己人被我打的很慘也絕不出手,無非就是想造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假象.你知道聰明人都很多疑,你越是表現的明顯我越會認為這麼明顯的行為肯定是誘餌,反而不會去動你身下的蓮花台.但是你做的太過頭了.假象只要一個暗示就可以了,你也沒必要一直不動窩啊?那麼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種可能了——你身下坐著很重要的東西,你為了保護它根本就不能動."

"你很精明,比我想的要精明的多.既然掩藏不住了,我也不說什麼了.但是,即使你知道我的坐下有很重要的東西,你也必須先過我這關才拿的到."

"你是認為我打不過你是嗎?"

"我只是一個小菩薩,哪敢和閻君說什麼高下!我只是說我會拼死保衛的,閻君不要誤會."哼,這家伙明明滿臉都寫著我看不起你,嘴里卻還非要假謙虛!

我也不是那種死要面子的人.佛門的菩薩有很多,我也不是全都打不過,但面前這個很危險,這點我已經知道了.所以我也沒打算自己去對付他."好吧!我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但你也太小看我的智商了."

玄光眼光一閃,非常謹慎的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打了個響指:"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鳳龍空間在我身邊展開,小龍女從里面鑽了出來,伴隨著一聲嘹亮的龍吟聲,整個建築被炸的粉碎,沖擊波把房屋碎片全都掃了出去,大殿原本的地面上什麼都沒落下.我啟動了行會會長的特殊技能擴音術,然後對著後方的天空喊了起來:"青龍大哥,如來的轉世肉身可能在這."

"你……!"玄光的眼睛簡直快瞪出來了,他沒想到我會用這招.

嗷!一聲龍吟震的虛彌幻境之內的所有人都差點趴下,一些級別比較低的甚至直接噴血倒地.青龍畢竟是過萬級的老大,我們這些玩家和人家差著十萬八千里,根本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不過這聲的干擾似乎大了點,連我們都受了影響,鈴音騎士一時失神沒接住那個金剛不壞的家伙,結果讓他從陀螺狀態解脫了出來.不過我看十分鍾內他是別想站起來的,估計連爬行都很困難.

天上的龍吟還沒完全消失青龍就已經到達了我身邊."你說的就是這家伙身下那個蓮花台?"

"誰說看見如來肉身了?"朱雀只慢了一秒到達我們身邊,跟著白虎和玄武不分先後的到達了我們身邊.好家伙,我這一聲把四個老大都給招來了!

我指著那個玄光菩薩道:"我剛才把這家伙的同伴打的死的死傷的傷,他卻完全無動于衷,而且這里原本放著很多寶貝,他就看著我拿也不動手阻攔.如來既然轉世,肉身必然還留著,否則他轉世回來無法快速獲得法力.這家伙對周圍的戰斗無動于衷,一心護著這個蓮花台,要說沒鬼那才怪呢!"

朱雀性子比較急,立刻道:"管他有沒有,干掉這個家伙拿過來看看就知道了."

玄光連忙伸手道:"聖獸慢來!"

"本尊沒那工夫和你慢來.給我滾一邊去."朱雀上去一腳直接把那個菩薩踢飛了出去,那個金剛不壞的倒黴蛋趴在旁邊看的眼睛都直了.在他的印象中菩薩應該是很厲害的角色,但是在朱雀面前這個菩薩簡直像是被大人欺負的小孩,連抵抗都沒有就被踢飛了.

朱雀一把抓住蓮台翻過來看了看,然後又掂量了一下,最後閉上眼睛感覺了半天."這是個封印,內部連接著某個空間,但是我不知道里面放著什麼.不過很有可能就是如來的肉身."

"能打開嗎?"白虎問道.

"我不善于開封印,還是讓玄武幫幫忙吧!"朱雀說著把蓮台扔給了玄武.

趁著玄武研究那個封印的時間,我湊到青龍身邊道:"青龍大哥,那邊那個家伙的身體很奇怪,我的劍居然砍不動,你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青龍看了一眼那個家伙,然後又把目光移回了蓮台上."那家伙身上有大日如來親自加了萬古佛印."

"什麼意思啊?"

"意思就是那家伙是正牌西天大佛,如來親封的.他成佛的時候身體應該已經變成了金剛之體,傷他肯定不是那麼容易的.不過他實力太差,姿勢也不行,只能維持一段時間.如果遭到連續打擊,或者被超過他抵抗極限的力量命中就會破開防禦傷到他本人."

我立刻壞壞的問道:"那你能超過他的防禦上限嗎?"

青龍果然立刻盯著我狠狠的道:"當然.在我面前他就跟豆腐一樣,一個手指就能攆死他."

"那個……!"

"別說了,我知道你要什麼,但是我不能給你."青龍說的真夠絕的,搞的我都不好繼續開口了.不過還好我平時的公關做的不錯,青龍老爹老媽都是我撮合的,他總還得給我點面子.考慮了一下他還是在自己背後摸了一把,然後掏出了一塊閃著青光的東西."把你的胳膊伸出來."

我伸出右手,青龍看了一下道:"把盔甲打開."

我趕緊把手腕上的護臂拆了下來,露出下面的皮膚.青龍用手指在我手腕上方一點的位置輕輕一點,我感覺到一陣刺痛,好象肉被切開了.青龍用指甲在我的小臂上拉出一道兩寸長的傷口,然後把那閃著青光的東西塞進了傷口中."這是我的血,可以給你增加一點點對神佛類人員的附加傷害.那個家伙的防禦力是靠魔力支撐的,你就算靠自己的力量慢慢打最終也是能干掉他的.只要把他的魔力耗光就行了."

"多謝了."

搞了半天是我之前被他的防禦給嚇到了.主要是之前我從沒碰到過永甯憭ㄟ坁漱H,即使能被對方擋住也都是被武器或者防具擋住,從沒碰到過這種肉體防禦無敵的情況.所以我被他的防禦嚇到了,當時就失去了突破防禦的信心,否則一直打下去把他魔力耗干一樣能把他斬于劍下.

"青龍,這個東西的封印很複雜,解開可能要很長時間."玄武對我們這邊說道.

青龍看了下那個蓮台道:"那就先帶回去,我們找洪鈞教主去解,他應該有辦法."

"這就走."朱雀一拿蓮花台,身影一閃就不見了.我還想喊,結果另外三位也一起不見了.

靠,你們這些混蛋想害死我啊?這下廢了!剛剛被朱雀踢飛的玄光菩薩又回來了,我就是因為看到他才想叫住青龍他們的,誰知道這些家伙居然跑這麼快.這下真是倒黴了,早知道還不如不喊青龍他們呢!起碼之前這個玄光不敢動地方,我還可以不斷的嘗試各種攻擊,現在他的蓮台不見了,這家伙什麼限制都沒了,搞的我反而更危險了!

玄光剛到我跟前,不等他說話我就一指北方."青龍他們把你的寶貝蓮花台拿走了,現在追的話說不定還有機會哦?"

玄光冷笑著看著我,完全沒有了之前菩薩的慈悲像,如果他把臉塗綠了絕對是個惡鬼像.玄光的表情說明他很生氣,問題很嚴重.

"菩薩."不死男居然支撐著從地上爬了起來,這家伙平衡性不錯,這才幾分鍾居然能站起來了."菩薩快去搶蓮台吧!這里交給我就行了."

雖然我隨時可以再把這個家伙再變成人體陀螺,但我現在可不敢反駁,最好玄光聽他的去追青龍才好.我只是來占便宜的,菩薩還是留給青龍他們對付的好,反正他們三拳兩腳就能把這個家伙打成豬頭,何必讓我拼死拼活呢!

不過很可惜,即使是菩薩也知道柿子要撿軟的捏.玄光知道自己打不過青龍,何況四聖獸還在一起,他連一個都對付不了,更別說四個了!但是他知道他能打的過我,所以他決定把四聖獸給他的氣都出在我身上.

"你要干什麼?"我一邊退後一邊打開大地之門讓斯哥特他們全都回去,同時我自己也退到了門口."我可不怕你哦."

小龍女降落在我身邊沖玄光菩薩挑釁道:"不就是個小菩薩嗎!牛什麼牛啊?有本事進來打啊?"

斯哥特也擠到門邊喊著:"你們兩個一起上,不敢的人爬著滾蛋."

這倆家伙跟著我果然是學壞了,大地之門可是擅入者死,他們兩個挑撥玄光和那個防禦無敵的家伙進來完全就是在陰他們.可惜雖然那個家伙是個白癡,但玄光畢竟是正牌菩薩,大地母神的氣息他還感覺的出來.他知道這門里有個他絕對不能碰的存在,但是他又不知道這是誰的氣息,畢竟他不認識大地之母.猶豫了半天之後玄光還是沒有走進來,只是站在門口喊著:"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出來打過就是了."

"有本事你進來打啊?"我們這邊也不甘示弱的喊了起來.

形式最終演變成了罵陣,兩邊都不敢動.玄光不敢進來,我們不敢出去.

玄光雖然沒敢進來,但是他身邊那家伙終于忍不住了."怕你們才怪,進來就進來."正當我們興奮的希望他進來時玄光卻把他拉住了.

"別沖動.這里面有古怪."

那家伙著急的道:"他們就是在虛張聲勢,不用怕他們."

"不,我真的感覺到了一個很強大的氣息,雖然我覺得那氣息很平和,沒什麼攻擊性,但它實在太龐大了.我感覺自己的力量在那力量面前就像水窪和大海的區別."

"有這麼誇張嗎?"

玄光想了一下突然笑了起來,然後他在那個家伙耳朵邊上說了些什麼.那個家伙立刻笑了起來,然後去後面的大殿廢墟中翻了件標槍出來.我瞬間明白他要干什麼了.這兩個家伙不敢進來,所以就打算用遠程攻擊.

"金身巨力."那個家伙突然全身冒出刺眼的金光,然後猛的一甩,投槍像閃電一樣飛了進來.

嗡……一聲金鳴之音突然爆開,震的所有人都捂著耳朵蹲了下去.當金鳴消失後大家才敢睜開眼睛看情況,結果玄光和那家伙都愣住了.

只見那根投槍正懸在半空之中,一半在門里一半在門外,而它的尖端則頂著一根白嫩的手指.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五卷 第四章 不死金身     下篇:第十五卷 第六章 形神俱滅